初 芽 里奈 av

初 芽 里奈 av 初 芽 里奈 av 22261瀏覽 28129評論 收藏


朋友前陣子上了一連串的 性別平等研習,回來之后有感而發 的說:“ 性別教育最需要教 的是 大人

  ”于我聽(幼兒益智故事)來也是頗有感觸。

  許多伙伴在學校體系里很努力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有機會對 孩子造成一些些影響,但我們也很清楚,光靠學校老師是不夠的,孩子的 生活中會接觸的大人各式各樣,除了家長、照顧的長輩之外,可能還有課后照顧的志工老師或教保員、安親班或補習班的老師,加上學校也可能接觸故事媽媽、彩虹媽媽等家長志工,這么多不同的大人都有機會觀察到孩子之間的互動,也是孩子發問解惑的對象,各種性別的議題就在這之中,而我們這群接觸孩子的大人,自己受過什么樣的性別教育呢?在我們觀察孩子對于性別或性議題的反應時,其實反映的是身邊大人給予怎樣的響應態度或討論空間,同時也看到,當大人生活在充斥各種 信息的環境中,小孩生活周遭,其實同步環繞著各種信息,大人可能因適應不良或有意識的不看不聽,但是對孩子來說,這已經是原生的環境,他們從中學習、也與之適應共處,于是,大人常會訝異現在的孩子怎么那么早就問 那么多、懂那么多。

  無處不性別無處不性別當兩個小男生因為打鬧而抱在一起,明明是很開心、感情很好的擁抱,旁邊的小女生卻大叫著“好惡心”,兩個小男生表情有些詫異。

  如果你是旁邊的大人,可以怎么響應?是贊聲說同性戀很惡心,或是厘清友好的擁抱不一定是同性戀,如果是同性戀有什么好惡心?當你聽見孩子自己聊天時問別人,女生跟女生可以結婚嗎?又聽到旁邊的人七嘴八舌,有人說可以,有人說不行,還有孩子說曾經看過報紙上有兩個男生的結婚照,所以應該可以吧。

  如果你是偷聽的大人,你會想要沖過去跟他們好好談一談嗎?如果他們沒有來問你,可以讓討論而不是標準答案留給孩子嗎? “ 沈哥,質量的事兒我給你打包票,不好我一分錢都不要!” 趙斌滿臉笑容的給 沈輝倒了杯酒,“我師父遠近聞名,有他坐鎮,沈哥放一百個心。

  ”沈輝吃了口菜,對他的話沒放在怎么聽,心心念念的都是剛才的女人,那樣的女人要是能壓在床上,滋味一定不錯。

  趙斌哪里看不出沈輝的心思,要是劉婷稍稍犧牲一下 就能換來這樣一個大單子,那也值了,以后再好好補償她。

  正想著,劉婷又端著菜過來了,晃動的身形,沈輝看的腹部一陣燥熱。

   李富貴也是色瞇瞇的盯著她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了酒的原因,竟然覺得她越發迷人。

  “婷婷,你也一起吃吧。

  ”趙斌拿了把椅子放在沈輝旁邊,家里只有一個四方桌。

  一想到劉婷要坐在自己邊上,沈輝的血液不由得跳動起來劉婷點了點頭,目光掠過一旁的沈輝,面頰不由得微紅起來,要是她有個這樣體面的老公該多好。

  心里嘆了口氣,劉婷在椅子上做好,熱情的給李富貴和沈輝夾菜,淺淺的笑著,“手藝不好,你們多擔待。

  ”沈輝早已心猿意馬,別看他穿了一身干凈整潔的襯衫,可是骨子里對女人的渴望 從來沒有停止過。

  他吃了口魚肉,隨即連連夸贊,“這魚肉做的很鮮嫩,手藝不錯,太謙虛了。

  ”聽到這話,劉婷有些羞澀的低頭吃飯,趙斌見狀立即笑著說:“好吃沈哥多吃點兒。

  ”沈輝點點頭,一手卻不由得探索到劉婷的大腿上。

  感受到觸摸,劉婷一愣,目光緩緩看向沈輝,卻見他正吃著菜,仿佛什么也沒發生過一般。

  隔著絲襪,沈輝輕輕捏了一把。

  劉婷不由得輕輕一顫。

  沈輝的觸摸跟李富貴不同,沈輝的手修長且保養得好,摸在她的腿上似乎有些舒服。

  意識到自己有這種想法時,劉婷整個人一驚,我在想什么呢!怎么能對客戶有這種想法?一頓飯吃完,李富貴不勝酒力早已趴在桌子上打著呼嚕睡著了,趙斌訕訕的笑了笑,“沈哥,你在這兒坐一會兒,我把師父送回家就馬上回來談合作的事兒。

  ”如果讓劉婷跟沈輝接觸接觸,等他再回來,說不定沈輝就痛快的簽合同,而且李富貴家離這兒不遠,沈輝也做不了什么。

  沈輝擺了擺手,“不著急,我也有些上頭,在這兒暫且休息一會兒,等你回來我們再好好聊聊。

  ”這樣絕佳的機會他怎么能錯過,他可不想趙斌回來的這么快。

  趙斌點頭哈腰的應下,隨后一把搭起李富貴,有些不穩的往外走去。

  他們一走,屋子里就剩下劉婷跟沈輝兩個人,氣氛靜默的有些尷尬,劉婷就站起來恭敬的說:“沈哥,你先休息,我把碗筷收拾一下。

  ”說著,她彎腰把碗筷都放在一起,完美的身形再次映入他的眼底,沈輝咽了咽口水, 身子已經燥熱了起來。

  沈輝轉了轉眼睛,輕咳一聲,站起來走到她身后,“我幫你一起吧。

  ”不等劉婷拒絕,沈輝就緊緊貼著她的后背摩擦著,劉婷身子一僵,臉色倏地紅起來。

  “沈……沈哥……”劉婷的心臟怦怦直跳,感受著那物,心底竟有一起快感。

  沈輝嘴角一勾,將她的手握住,幫著劉婷一起收拾盤子。

  這么一來,劉婷就不好說什么,身體的反應,讓她有些受不住。

  “我……我自己來就好。

  ”劉婷立即掙脫他的懷抱,臉色通紅的把盤子端走。

  沈輝意味深長的看著那個曼妙的身姿,心中有了渴望,沒有拒絕就是有戲,只要他再進一步說不定就能得手。

  想到這兒,他大步跟上去,目標直指那個誘人的背影。

  聽到腳步聲,劉婷剛剛平靜的心臟再次撲通撲通的跳起來,他……他要干嘛?難道……劉婷越來越緊張,身子也慢慢緊繃起來。

  “你怎么了?”看到她微微顫抖的身子,沈輝明知故問道,劉婷一緊張,猛的一個轉身,看清沈輝的面容,身上就傳來一陣疼痛。

  “啊……”劉婷輕輕半咬著紅唇,眼里蘊出淺淺的水光,楚楚可憐又魅惑誘人。

  “是不是摔疼了?”沈輝眉頭微微蹙起,眼底有些心疼的問道。

  劉婷搖搖頭,正要撐著手自己站起來,身子突然一輕,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落入了一個結實的懷抱。

  劉婷的臉越發紅熟,這樣的動作趙斌從來沒有對她做過。

  沈輝將她抱到沙發上輕輕放下,關心的問道:“那么重一聲,一定傷到了,我看看。

  ”“別……”劉婷還沒說完。

  一陣涼意襲來,劉婷的臉紅的快要滴血了,她咬著唇,臉上盡是羞澀和尷尬,聲音干澀,“沈哥……別……我沒事。

  ”誰知沈輝的語氣頓時加重,“什么沒事?那么重一聲怎么會沒事!”下一秒,他把手放在那一片柔軟上,手中的觸感登時讓他心底一顫。

  劉婷緊緊咬著嘴唇,雙手攥著沙發,指甲都要陷進去。

  “是這兒吧?”沈輝輕輕的給她揉了揉,聲音溫柔如水,見劉婷不說話, 他就知道沒錯。

  “這樣不行,我去拿個毛巾給你敷一下。

  ”沈輝皺了皺眉頭,拿熱水打濕了毛巾再次回到她旁邊。

  面對這樣的尤物,沈輝也是有點緊張的,他伸手扯下了她的褲子。

  “啊……沈哥……你,你干什么?”一股羞恥感頓時涌入她的腦海里。

  沈輝沒說話,把熱毛巾輕輕敷上去,劉婷“嘶——”了一聲,似乎有些舒服。

  “多敷一會兒,晚上睡一覺,明天就會好很多了。

  ”沈輝溫靜的說著,目光卻下移到劉婷那處,身子再次蠢蠢欲動。

  在酒精的作用下,沈輝竟然伸出手去,還沒觸碰到多少,“沈哥……你別……”她帶著一絲哭腔說道。

  “放輕松,別怕。

  ”沈輝慢慢安撫著她,手慢慢的撫摸起來,他知道,這是女人的敏感點。

  “嗯……”劉婷忍不住嚶寧了一聲,眼里水霧連連,渾身都顫抖起來。

  見狀,沈輝的眼里浮起一絲興奮。

  沈輝意味深長的看著那個曼妙的身姿,心中有了渴望,沒有拒絕就是有戲,只要他再進一步說不定就能得手。

  想到這兒,他大步跟上去,目標直指那個誘人的背影。

  聽到腳步聲,劉婷剛剛平靜的心臟再次撲通撲通的跳起來,他……他要干嘛?難道……劉婷越來越緊張,身子也慢慢緊繃起來。

  “你怎么了?”看到她微微顫抖的身子,沈輝明知故問道,劉婷一緊張,猛的一個轉身,看清沈輝的面容,身上就傳來一陣疼痛。

  “啊……”劉婷輕輕半咬著紅唇,眼里蘊出淺淺的水光,楚楚可憐又魅惑誘人。

  “是不是摔疼了?”沈輝眉頭微微蹙起,眼底有些心疼的問道。

  劉婷搖搖頭,正要撐著手自己站起來,身子突然一輕,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落入了一個結實的懷抱。

  劉婷的臉越發紅熟,這樣的動作趙斌從來沒有對她做過。

  沈輝將她抱到沙發上輕輕放下,關心的問道:“那么重一聲,一定傷到了,我看看。

  ”“別……”劉婷還沒說完。

  一陣涼意襲來,劉婷的臉紅的快要滴血了,她咬著唇(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臉上盡是羞澀和尷尬,聲音干澀,“沈哥……別……我沒事。

  ”誰知沈輝的語氣頓時加重,“什么沒事?那么重一聲怎么會沒事!”下一秒,他把手放在那一片柔軟上,手中的觸感登時讓他心底一顫。

  劉婷緊緊咬著嘴唇,雙手攥著沙發,指甲都要陷進去。

  “是這兒吧?”沈輝輕輕的給她揉了揉,聲音溫柔如水,見劉婷不說話,他就知道沒錯。

  “這樣不行,我去拿個毛巾給你敷一下。

  ”沈輝皺了皺眉頭,拿熱水打濕了毛巾再次回到她旁邊。

  面對這樣的尤物,沈輝也是有點緊張的,他伸手扯下了她的褲子。

  “啊……沈哥……你,你干什么?”一股羞恥感頓時涌入她的腦海里。

  沈輝沒說話,把熱毛巾輕輕敷上去,劉婷“嘶——”了一聲,似乎有些舒服。

  “多敷一會兒,晚上睡一覺,明天就會好很多了。

  ”沈輝溫靜的說著,目光卻下移到劉婷那處,身子再次蠢蠢欲動。

  在酒精的作用下,沈輝竟然伸出手去,還沒觸碰到多少,“沈哥……你別……”她帶著一絲哭腔說道。

  “放輕松,別怕。

  ”沈輝慢慢安撫著她,手慢慢的撫摸起來,他知道,這是女人的敏感點。

  “嗯……”劉婷忍不住嚶寧了一聲,眼里水霧連連,渾身都顫抖起來。

  見狀,沈輝的眼里浮起一絲興奮。

  劉婷咬著牙說道,要是他們突然走進來看到自己在沈輝懷里該作何感想,這大白天的,她不能這么做。

  道德的底線一次次沖擊著她的心臟,殘存的理智告訴她絕不能背叛趙斌,可是那種快感無時無刻都在沖擊著她心里的防線。

  “我……我是趙斌的老婆……”劉婷見他還不放手,心里又急又氣,卻又怕惹怒沈輝,后果承擔不起。

  沈輝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不過只要想起昨晚的事兒,他就知道這個女人是不會拒絕的。

  他可不想因為劉婷自身的擔驚受怕而影響到他的興致,他昨晚回去可是輾轉難眠,一心想著她。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