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 了

射 了 射 了 6164瀏覽 12016評論 收藏


李悅猶豫了,她雖然不懂,但是她媽跟她說過,女孩子的 身體不能隨便給人看。

  可是,她現在生病了,劉 大爺是醫生,應該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來吧。

  ”李悅有些害羞,小臉比剛才還要紅,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脫褲子,能不害羞嗎?李悅將褲子慢慢褪下來,只留下了一條小褲褲,小褲褲上還有蕾絲花邊, 老劉也沒想到李悅里面穿得這么好看,褲子脫下來后確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聞到這個味老劉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這,這樣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嗎?”李悅將頭偏向一邊,抿著唇,將小褲褲掀起一條縫隙,余光看著老劉。

  她看不懂老劉現在是個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來了,身子也漸漸難受起來。

  “可以,可以 看病了。

  ”老劉吞咽了口唾沫,漸漸地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變得難以控制,隨后他慢慢湊過去。

  “啊,不要,大爺,不要碰啦,那個地方好臟哦。

  ”李悅感覺到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體,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有些微微的顫抖,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

  “我媽跟我說,跟我說男人碰了我這里會晦氣,運氣不好。

  ”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一臉的糾結,她覺得老劉幫她看病對她挺不錯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心里有些愉悅,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你 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話音剛落,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以看病為由,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體快要炸開了。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老劉一點都不怕,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方便老劉看病。

  “劉大爺,我還有救吧?”她覺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聲了。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沒事咱們慢慢來,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主意,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爺你說,我都信。

  ”還好有救,李悅心里松了口氣。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腦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須毫無破綻。

  “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覺到不舒服,對嗎?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只能用東西,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這樣你的病就好了。

  ”“這東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但是什么?很貴嗎,要多少錢?”李悅細眉一蹙,有些擔憂。

  “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給你給小姑娘看病,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對著李悅說道,“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大爺怕你不能接受,所以……”還好不是因為錢,可是,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還不得害羞死,這可怎么是好。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我沒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露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這樣,大爺去拿藥。

  ”看到李悅直接脫光,老劉激動得身子立馬有了反應,還好他的白大褂遮擋得住,匆匆走到藥柜前拿了無副作用的軟膏,順手將門關上。

  心里尋思,這小姑娘就是好騙,現在他只要慢慢激發她內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鉤。

  回到病床邊,老劉將藥膏涂在自己手上,將手伸了過去。

  “謝謝你,劉大爺。

  ”李悅是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謝謝劉大爺,看向劉大爺的眼神甚是感謝。

  她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現在老劉的眼中。

  可是為什么她一被老劉碰到,她就會有觸電的感覺,更加奇怪的是劉大爺的手指開始活動的時候有一種被大火吞噬的感覺,熱,難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劉大爺好心給自己治病,再多的話都被吞進肚子里。

  “小悅,現在你是不是感覺到這里也漲漲的,有些難受?”老劉一只手微微顫抖的落在李悅胸前飽滿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沒有停止活動。

  他現在想著自己穿著白大褂,然后對一個年僅十八歲的女孩做著這種事,一時之間興奮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悅震驚的點點頭,劉大爺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看來自己真的病的不輕。

  老劉一臉嚴肅的點點頭,“看來是沒錯了,你現在這個病已經被轉移到這里,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快將里面的東西排出來。

  ”你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被我這樣弄著肯定會有感覺,老劉心里暗喜。

  “我們按摩加快吧。

  ”老劉面上十分正經,借著治病為由,將手堂而皇之的伸進李悅衣服中,開始擠按起來。

  “嗯~謝謝,大爺。

  ”在這樣雙重的沖擊下,李悅不自覺的叫了出來。

  現在的李悅對男女主是確實是一竅不通,被老劉這樣襲擊胸部還沒有一點防備之意,反而覺得害羞,真以為是在治病。

  可能這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樣觸碰,她感覺自己身體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難。

  “小悅別見怪,大爺這也是為了治病,免得你漲得難受,為了更快的將東西排出,我們只能這樣,你應該不會怪我吧?”老劉敏感的察覺到李悅有些排斥,為了不讓她反感,老劉耐著性子給她解釋一番,減慢手上的動作,溫柔的按摩著她的肌膚。

  本來李悅確實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還要抓我的胸部,現在被劉大爺這樣一解釋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左手握右手)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劉大爺說的確實很有道理,處處在為我考慮。

  “我明白大爺是為我好,你再快點吧,我忍受得住。

  ”現在的李悅已經被劉大爺弄得大腦一片空白,而且劉大爺動作越快,她就感覺越舒服。

  老劉眼瞅著李悅一副情動的模樣,可把他給高興壞了,那雙長有老繭的手在李悅身上游走著,柔軟的觸感一下一下的沖擊著他的神經,以及最后一絲理智。

  “不愧是沒干過活的小丫頭,這皮膚摸起來就是跟那些婦人不一樣,摸著真舒服。

  ”老劉享受著自己的手摸到的觸感,不一會就聽見李悅因為可望被挖掘出來而發出的聲音,這種聲音有種魔力,將他整個人都漂浮起來。

  再看看李悅現在,被老劉按摩著,開始憋得滿臉通紅,難受得要命,可現在,大概是被劉大爺的按摩給引起了內心深處對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變得舒服起來,開始配合著劉大爺的手對自己的按摩。

  李悅覺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點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一種無法描述的東西也跟著感覺出來了。

  “大,大爺,你看看,是不是那個東西出來了?”老劉壓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動,李悅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沒錯,是出來了,看來我的按摩手法相當管用。

  ”老劉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著李悅的身子,“只不過還沒有完全出來,這東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療好的。

  ”“還沒出來完?”李悅一聽還有東西在自己身體里,被轉移了注意力的李悅,完全忘記現在還沒有提上褲子,她斟酌片刻,“那大爺,你能再幫我排排嗎?”老劉眼珠子一轉,自己都這樣弄她了,她還愿意相信自己說的話,而且一點異常都沒發現,自己現在難受的厲害,看來要來點真槍實彈了。

  “那是肯定要幫你清除干凈的,就是大爺現在有點累了,你坐在大爺腿上,大爺給你好好治治。

  ”“成,沒問題,謝謝大爺。

  ”現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悅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煥然一新,對劉大爺更加沒有了戒備之心,便主動朝老劉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李悅背對著老劉的時候,眼看著她就要落在老劉腿上,頭腦發熱的老劉竟然悄悄的將褲子解了開來。

  眼瞅了,兩人就要身體就要有了接觸。

  卻沒想到就在這一瞬間,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劉大哥,你這大白天不開門看病,關門干啥?” 王然好奇的看著這緊閉的大門,她感覺這幾天身體不舒服,準備來老劉這開兩副藥。

  這可苦了 劉為民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這樣被打破。

  李悅對這個男女之事確實懵懵懂懂,但是也是知道廉恥,如果被人看見她這幅模樣,肯定是不行的。

  “小悅沒事,咱這是看病,不著急,穿好后出來就行了。

  ”老劉乘著李悅愣神的空檔將褲子穿好,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樣。

  李悅點點頭,紅著臉將褲子穿好。

  這有人來拿藥,這事兒是做不成了,老劉摸摸李悅的腦袋,“我們已經成功一半了,別擔心,這件事我們都保密,下次你再來找大爺幫你。

  ”“好,我下次再來找你看病。

  ”李悅感激的看著老劉,說完就往外面走去。

  老劉將診所的門打開,讓王然進來。

  “我說這怎么回事,原來還有病人啊劉大哥。

  ”王然看見李悅跟著劉為民從里面走出來,也沒多想。

  “是啊,小姑娘身體不舒服,我給看看。

  ”劉為民說完還對著一旁的李悅囑咐道,“回去注意安全。

  ”李悅點點頭后就離開了診所。

  王然說了自己的癥狀之后,劉國華熟練地將藥包好遞給王然。

  現在他可不想多看王然一眼,畢竟自己的好事都被王然給打亂了。

  等人走后他就開始準備做飯。

  他這座診所的房子就是以前居住兩層小樓,雖然看上去有些老舊,可質量杠杠的。

  因為他坐冤獄的緣故,上面怕他鬧事,給大家找麻煩。

  所以對于他開設診所的營業執照審批很快,基本上沒有花多少錢,要是別人去申請的話,沒有二三十萬,診所的執照是辦不下來的。

  有時候想到這,劉為民心里突然覺得這幾年牢也沒有白坐。

  作為一個老光棍,劉為民吃飯完之后,穿著他那一身白大褂,坐在診所門口愜意抽著煙。

  “真是舒坦啊!”劉為民抽著手里的香煙,瞇著眼睛望著落下的夕陽忍不住感嘆起來。

  因為這幾年冤獄,上面害怕事情曝光牽到大家,所以對劉為民的賠償都很顯誠意。

  不僅給他辦理了診所營業執照,而且光是賠償金就有六七十萬。

  俗話說手里有錢,心里不慌。

  現在他房子有了,錢也有了,就差一個婆娘了。

  劉為民尋思著自己年紀也不小,是該找一個女人結婚生孩子傳宗接代了啊!“可惜李悅那丫頭就不錯。

  ”劉為民想起剛才李悅雪白的身體,頓時忍不住心里一陣意動。

  可他也知道自己和李悅年齡相差太大,人家一個小姑娘,怎么會愿意陪著自己這個糟老頭子過一輩子呢!“過幾天,讓龍媒婆幫忙問問。

  ”劉為民抽完最后一口煙之后,扔掉手里的煙蒂,腦海里忍不住尋思起來。

  畢竟他年紀也不小了,再耽擱下去恐怕就生不了孩子了。

  “老劉,不好了,出大事了!”這時候,一位比劉為民年紀還小一些的中年男人神情匆忙跑過來,朝劉為民喊道。

  “ 陳大孔,出什么事了?”診所里,劉為民望著眼前神情急切的陳大孔開口問道。

  陳大孔他們這個村的村長。

  劉為民所在這個鎮,位于南元省東懷鄉,華明鎮。

  人口也不過上萬,而且還分布在周圍十里八鄉。

  在鎮上生活的人也不過才一千多人,加上年輕人受到外面世界的誘惑,大多數都選擇外出打工。

  所以留在鎮上的不是不是老弱婦孺,就是正在讀書的孩子。

  而因為人口的減少,所以鎮政府都已經遷往縣城,所以華明鎮雖然號稱是鎮,其實和村差不多。

  身為村長的陳大孔跑進診所之后,一臉著急朝他喊道:“老劉,你趕緊去王家看看吧!王家出事了。

  ”“王家出了什么事?”劉為民聽見這話,立馬從板凳上站起來,抓著陳大孔的手忍不住開口問道。

  大家鄉里鄉親的,左鄰右舍,有什么事情自然要互相幫忙。

  特別是劉為民經過這次冤獄之后,對于這些東西更為看重。

  子欲養而親不在!雖然他現在生活變好了,可是一想起因為他去世的父親,劉為民心里滿是悲傷,如果自己沒有蒙冤入獄,或許自己的父親就不會死。

  這也是為什么他不顧鄉人們的閑言碎語,選擇留下來的緣故。

  “還不是王家那婆娘,她今天早上進山采藥的時候,一不小心從山上滾下來了。

  ”陳大孔喘著粗氣,三言兩語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劉為民說了一遍。

  劉為民聽到這,抓起診所里的醫療箱就跟著陳大孔朝王家跑去。

  “她傷得重不重?”在路上,劉為民緊張詢問著劉老頭的傷勢。

  因為陳大孔嘴里所說的王家婆娘今年都快六十歲了,這么大年紀的人從山上摔下來,不死也已經是萬幸了。

  “情況有些不樂觀啊!”陳大孔說到這,一臉擔心道:“雖然她摔下來的時候被幾顆雜木給攔住了,可右腿受傷嚴重,現在人都已經昏過去去了。

  ”“那我們趕緊走吧!”聽到這,劉為民心里一緊,腳下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因為留在家里的老人閑不住,所以都喜歡到周圍山上挖取野生藥材,然后賣給藥販子,換取一些鹽巴錢。

  這幾天本來就已經下雨,山高路滑,她卻還要上山,這不出事才怪。

  鎮上本來也不大,不過就是兩條街而已。

  所以,當他們趕到王家的時候,王家門口聚集了不少人。

  “你們沒事堵在門口干什么?”看見門口被堵,陳大孔臉色有些難看,忍不住吼了起來。

  陳大孔作為村里的村長,在村里多少有些威嚴和氣勢。

  再加上大家看到他身后提著藥箱,一臉著急的劉為民,紛紛邁動腳步,自動給兩人讓出一條路,露出受傷的病人來。

  “劉叔,你給我婆婆看看,她還有沒有救啊!”劉為民剛踏進院子,一位三十多歲的婦女立馬沖過來給劉為民跪下了。

  她,就是王家的兒媳林蘭花。

  林蘭花雖然穿著一身普通花布衣服,頭發凌亂,可是劉為民還是從她精致的五官發現,眼前的這個林蘭花是一個美女。

  在她旁邊的木板上,躺著一位六十來歲的年邁婦女。

  她就是王家婆娘,錢氏。

  俗話說歲月催人老,這錢氏以前也是一個美人胚子。

  在劉為民很小的時候,她就已經嫁到了這個村子。

  可她年輕的時候 丈夫死得早,因為擔心改嫁之后兒子沒人照顧,所以就留下王家照顧兒子。

  只是她沒有想到,自己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兒子撫養長大,結果兒子王兵卻在外出打工的時,從房頂墜落去世了。

  只留下一個剛滿月的兒子和新婚一年多妻子。

  于是她當年發生的不幸生活,又落到兒媳林蘭花的身上。

  “你,你這是做什么,趕緊起來!”林蘭花的突然下跪,頓時把劉為民嚇了一大跳,趕忙上前把她攙扶起來:“你放心好了,我會盡力的,畢竟按照輩分我也要叫她一聲老嬸子呢!”因為王錢氏現在已經陷入昏迷,不省人事,所以林蘭花心里已經慌了神,根本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而劉為民的出現,讓她心里燃起了一絲希望,畢竟劉為民雖然坐過牢,可是醫術在這周圍十里八鄉卻是沒得說的。

  “皮膚真心細膩啊!”劉為民雖然嘴里說得正氣凜然,可剛才攙扶林蘭花起來的時候,他卻發現林蘭花手臂上的肌膚細膩,觸感十足。

     閱讀提示:在和他們那幫朋友混熟之后,他那幫朋友竟然借著醉酒在丈夫面前對我 亂摸,而丈夫卻假裝沒看見。

  好幾次遇到這樣的場景,我都是提前退場,回家后和丈夫大吵,他卻裝作鎮靜的說凡事不要太認真,還說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我成為豐胸女人。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網友傾訴:  我父母曾是工薪階層,在我十幾歲時,父親下海經商,隨后幾年,父親公司在當地小有聲望,我們也從普通住宅樓搬進別墅,即便如此,在母親的嚴管之下,我和哥哥依然生活節儉。

  母親一直向我們灌輸啃老可恥的思想,所以我和哥哥都是憑借自己的努力學習,最終考上的大學。

  哥哥大學畢業后出國深造,而我則考取了當地的公務員。

    都說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在我工作第一年,和單位一個同事戀愛了,父母知道此事之后極力阻止,源于 男友家境潦倒,因為男友的父親是個賭博鬼,外債很多且在當地名聲很是不好。

   原本想和父母抗衡,怎奈父母擅做主張,幫我在單位請了病假,然后將我軟禁家中,我只好向父母妥協,我的初戀隨即無疾而終。

  口述:老公嫌我 胸小 縱容哥們亂摸 我身體  隨著男友和其她女人的快速牽手 婚姻,我再也不相信愛情,面對很多追隨者,我都視而不見,轉眼我到了26歲,父母開始為我著急,十天半個月就會問我個人問題,我每次都懶洋洋的告訴他們沒人要。

    父親也給我介紹了些許生意場上那些老板的公子給我認識,但我就是看不上他們身上那股吊兒郎當、目中無人的行為,好不容易找了個相對穩重的公子哥,我也只好將就,也就是我現在的丈夫。

    丈夫有過留學經歷,思想還算傳統,就是有一點不好,就是喜歡臭美,穿衣很講究,愛自己勝過愛我,盡管說對丈夫少有不滿意,但我已經無心再挑,所以在雙方父母催促下,我們很快在當地舉辦了轟轟烈烈的婚禮。

    新婚夜,能感覺到丈夫對男女之事很嫻熟,而我則是生平第一次,記得最清楚的一句話就是“沒想到你的胸這么小”,我當時連死的心都有,感覺這對我來說是莫大的侮辱。

    之后,丈夫經常拉我去夜店,說在曖昧的場所能夠刺激我身體的亢奮,說不定能讓我在那種環境下變得奔放,從而身材變好。

  每次去夜店的時候,丈夫都會叫上一大幫狐朋狗友以及他們的妻子。

  口述:老公嫌我胸小 縱容哥們亂摸我身體  在和他們那幫朋友混熟之后,他那幫朋友竟然借著醉酒在丈夫面前對我亂摸,而丈夫卻假裝沒看見。

  好幾次遇到這樣的場景,我都是提前退場,回家后和丈夫大吵,他卻裝作鎮靜的說凡事不要太認真,還說這一切都是為了讓我成為豐胸女人。

  對丈夫的無理說辭,我簡直無語。

    想如今,我和丈夫的夫妻生活極其不協調,一方面是我看著他就感覺惡心,另一方面是他嫌我胸小沒有興趣,只是我們卻在家族利益的驅使下都沒勇氣提離婚。

    回復:  中國父母都聲稱很愛自己的孩子,卻在孩子的婚姻問題上采取‘賣肉’的方式讓 子女們在不喜歡的異性面前被結婚。

  婚姻就像寫字,父母往往看到的只是華麗的設計,而子女才是真正試穿鞋子的人,舒適與否,只有子女們知道。

    兩個不差錢的男女,卻為了所謂的‘門當戶對’將自己埋進了愛情的墳墓,事實上,你們并不開心,帶著一種夫妻之間的反(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感在圍城中行尸走肉。

  口述:老公嫌我胸小 縱容哥們亂摸我身體  關于女人的胸,沒有一個明顯的大或小的標準,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喜歡大胸女人,只能說你們的婚姻組合原本就是一個錯誤。

    曾經父母興致勃勃的將你們拴在一起,為的是完成子女成家的夙愿,但婚姻的本質是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你的婚姻顯然違背了情感的本質。

    面對不合適的婚姻,離婚也不是什么丟人顯眼的事情,將你的婚后遭遇原原本本的反饋給父母,并用強硬的態度堅持離婚,我相信做父母的不會太為難你的。

    以此為鑒,警示所有愛父母的,在操辦子女婚姻的時候,在考慮門當戶對的同時,也考慮一下子女們對情感的接受程度。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木子李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口述大全(微博) 分享到: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