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ice griffith

janice griffith janice griffith 34949瀏覽 34734評論 收藏


李馨,咱不能這樣,你這總是在關鍵時刻反悔,我這心臟都被你吊上來摔下去的折騰壞了。

  ” 陳宇這會兒是真急眼了,伸手就要拽李馨的T恤。

  但李馨卻死死把住,無論如何也不同意。

  最終她 紅著臉羞聲說道:“我不能對不起表妹,所以你最多也就是這樣看著我,然后用我的里衣自己……那樣兒,如果你不答應就算了,我去訂外賣。

  ”話落下,李馨起身就要走,這讓陳宇 實在沒招了,只能選擇妥協。

  雖然李馨的T恤并不薄透,看不穿里面的旖旎,但是至少能近距離觀賞那種勾魂輪廓。

  所以陳宇 興奮的吞了口唾沫, 右手拿著李馨的黑色里衣,開始當著她面忙活起來。

  整個過程中,陳宇都有注視著李馨的俏臉,關注著她的表情。

  李馨顯得很羞赧,很是不好意思,可是那雙春痕蕩漾的美眸卻始終注視著陳宇的手掌。

  甚至都能清楚聽見,她的嬌息越來越急促,越來越厚重……這時候的李馨,感覺嗓子眼里好像冒火一樣,甚至全身都覺得發熱。

  被陳宇當著面做那種事情,她覺得很羞赧,可是這種羞赧中更存在著一種刺激。

  那種仿佛小孩子明知犯錯還故意去做的刺激感,讓她前所未有的興奮著。

  尤其是看到陳宇的身下,更是讓她本能欲望里面貪婪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滿足。

  哪怕是飲鴆止渴或者是望梅止渴,她也是心甘情愿。

  只是隨著時間的流逝,隨著近半個小時過去后,李馨震驚了。

  因為劉剛隱疾的緣故,她有查過那方面的事情,包括男人平均10分鐘就算合格。

  但陳宇的手速顯然要比真正做那事快,而且時間還達到了半個小時。

  這讓李馨在震驚之余,心中又忍不住的泛起了強烈的渴望,甚至帶起了她的幻想。

  如果是跟陳宇發生那種事情,會是怎樣的感覺,會不會讓她體驗到女人的那種快活?這種念頭剛剛泛起,李馨就羞赧的回過神來,心中暗罵自己不要臉,怎么可以胡思亂想。

  但是罵歸罵,罵完之后她還是心有沖動,而且隨著陳宇的繼續,她的沖動愈發的強烈。

  從李馨的表現中,陳宇讀懂了她的心思。

  于是下一瞬,他不問自取的突然動手,一把抓在了李馨的身前。

  那一抓,讓李馨徹底崩潰,那急促的嬌息聲,更是變成了一種迷離的嚶嚀。

  她本能的閉上眼睛,面部表情展現出了前所未有的旖旎,以及銷魂的舒適愜意。

  盡管陳宇的動作很粗暴,可是對現在的她而言,確實讓她感覺到滿足。

  只是緊隨其后的,女性本能的羞恥心就驅逐了一切念頭。

  大羞的李馨趕緊睜開眼睛,更是揮手一把推向了陳宇。

  “陳宇,你怎么可以這樣,我們說好的,你……”正羞聲嬌斥的時候,李馨卻突然發現躺在床上的陳宇,臉上竟然再度泛起了痛苦的表情。

  而且很快的,那種缺氧的病態紅就重新浮現在陳宇的臉上。

  “陳宇,陳宇你怎么了,你別裝啊?”李馨心有擔憂,起初她懷疑陳宇是裝的,可很快她就發現陳宇好像連呼吸都停了。

  難道是因為情緒激動引發的心臟驟停?!李馨很是害怕,她湊上 身子使勁的搖晃著陳宇,“你別嚇我啊,陳宇你快起來!”心中緊張的境況下,李馨連醫學急救知識都給忘記了,只是本能的搖晃著呼喚著陳宇。

  但也不能說沒有效果,因為隨后陳宇就痛苦的喊道:“快幫我,快、快……”順著陳宇的手指,李馨看到了那挑釁式的猙獰。

  她瞬間明白了該怎么幫,于是連她羞赧都顧不上了,毫不猶豫的就伸出了白皙小手。

  下一刻,陳宇就感受到了屬于李馨的溫潤,好過癮,好刺激。

  陳宇當然沒有任何病狀,一切都是他的再次偽裝。

  因為他感受到了李馨胸前的旖旎迷人,所以大受刺激的他想要更多。

  于是在借著李馨一推之下,他成功的‘發病’了。

  而事實證明,眼下他的‘發病’還是有療效的,成功換來了李馨對他的‘溫潤關懷’。

  只不過興奮歸興奮,但此刻的陳宇想要的卻更多,他想要一步到位!所以她再度艱難的說道:“不管用,必須那樣,最真實才能最快的刺激我發泄出來。

  ”李馨都急眼了,怎么這樣啊,這到底是什么狀況,都沒聽說過。

  可眼下顯然考慮這些顯然已經不合適了,她(姐弟亂性)就想著趕緊救下陳宇。

  不然等表妹回來后怎么跟表妹交代呀,就說你男朋友摸我那摸亢奮了,嘎嘣一下沒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只不過讓李馨把身子交給陳宇,而且是以她主動的方式,這也太羞人了。

  拋開對于劉剛的感情和忠誠不談,單是身為女性的羞赧也不允許。

  然而 就在這時,陳宇卻表現的更痛苦了,甚至連話也說不出來,看起來整個人都快不行了。

  李馨大為著急,她實在顧得太多了,不管是為給表妹交代也好,身為醫護人員的責任也罷,她終究還是紅著臉伸手探入了裙內,然后在小腿處掛著一條粉色的底褲,邁腿上床,繼而紅著臉,趴向了陳宇的身子,迎向了那既讓她感覺到羞赧、又讓她感覺到渴望的猙獰——“啊!”嫵媚的迷魂嬌吟響起在臥室內,直勾動著人心底最深處的那根欲望之弦,讓人迷離。

  只不過現在的陳宇特別好奇,都還沒進去呢,李馨叫個什么勁兒?事實上李馨也不想的,就在她準備進去的時候,腳下突然傳來了震動感。

  這種緊張刺激的旖旎時刻,突然像有人撓她腳心,直把她給嚇了一跳,這才失聲喊出。

  只是當低頭去看的時候,才發現竟然踩在陳宇的手機上了。

  也顧不得許多,李馨趕緊把手機踢開,眼下當然是救人重要。

  因而紅著俏然的臉蛋兒,李馨再次握住了陳宇那里,讓自己的嬌媚身子慢慢迎了過去…… 這個時候的陳宇,將眼睛瞇起了一條縫,偷偷注視著李馨。

  掛在那雙白皙玉腿上的粉色小褲,看起來特別漂亮,是種薄紗的質地,中間還有鏤空的花紋。

  陳宇都忍不住的幻想起遮掩在李馨那里時,該會是種怎樣的嬌媚。

  再往上看那雙白潔的玉腿,修長而纖細,更是讓他恨不能立刻挎住,給予李馨最勁爆的沖擊。

  只可惜,此刻李馨穿著垂膝裙,下蹲的姿勢讓裙子將她嬌媚的旖旎蓋住,看不到更多。

  不過陳宇也無所謂了,稍后被李馨的溫熱嬌媚給包夾,那才是最過癮的事情。

  感受著那只小手的溫熱,陳宇更加的興奮了,整個人心中都斥滿期待。

  而這個時候李馨的那具嬌媚身子,離陳宇的 身體也是越來越近,令空氣中都擴散出旖旎的味道……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手機嗡嗡的震動聲再次響起。

  陳宇當時就急了,這是哪個不長眼的玩意兒,關鍵時刻打電話。

  于是他想都不想的,伸手就把手機摸起來給丟了。

  只不過剛剛丟掉電話,陳宇忽地意識到了問題的出現,而且是個大問題。

  事實上也的確是如此,隨后李馨就忽地一下子起身,羞紅著臉提上底褲。

  “陳宇, 你個大騙子,你根本沒病,你裝病騙我,你混蛋!”原本李馨是為了救人才愿意作出那方面犧牲的,可眼下通過陳宇丟手機的舉動卻讓她發現,陳宇根本就沒有病,一切都只不過是裝的,為的就是騙她主動坐上去,將她的身體占有。

  意識到這點后,被騙的李馨如何不惱。

  想想自己還握著陳宇那里要往自己身子里面送,她如何不羞。

  氣急敗壞的跳下床后,李馨滾燙著臉頰,抓起床上的里衣就快步跑出了客廳。

  隨即更是躲進隔壁的房間里,捂著火燙的臉頰坐在椅子上。

  陳宇大為著急,事情好不容易發展到這種地步了,哪成想卻被個電話給壞了好事。

  于是他連忙做出解釋,“李馨,我是剛剛醒來的,我……”“滾,你個臭流氓,你個死騙子,我不要聽你的解釋!”臥室里的李馨是真的生氣了,她怎么可能不生氣?要知道,陳宇差點騙走的,可是她的第一次!劉剛的隱疾特別嚴重,吃什么藥也起不來,所以相處一年多了,她的初夜還在。

  本以為陳宇是個好人,哪知道竟然在裝病圖謀她的身子,這讓李馨羞惱到了極致。

  可是羞惱歸羞惱,畢竟之前的情緒到位了,身體也有了反應。

  所以眼下李馨特別難受,那雙緊并的玉腿不停磨蹭著。

  李馨希望這樣可以抑制下那種羞人的反應,只是沒有料到,那種磨蹭讓她欲望更加嚴重,以至于腦海中不自禁地回憶起了陳宇那挑釁似的猙獰,這讓她的身子好難受…… “啪!”臉上一陣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 了我的臉!“你們過份了!”我企圖擋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軟軟的一團,手條件反射地立馬給彈了回來。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圓瞪,“他竟然敢摸我 的胸,清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釋道,剛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惡!”楚雪湘哇哇大叫,“清清,幫我抓住他的手!” 林清清趕忙上前來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沒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林清清呀地一聲,忙朝后閃。

  “這 渾蛋反天了,盡吃豆腐!”楚雪湘憤怒之極,馬上一巴掌朝我的臉上甩了過來。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馬上又朝我臉上扇過來,我又把她的左手給抓住了。

  “混蛋,快放開我的手!”楚雪湘雙手動彈不得,更是憤怒不已。

  “我不放!”我當時不會傻到放開她的雙手,讓她來扇我。

  被氣憤沖昏了頭腦的楚雪湘開始憤怒地用 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彈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雖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內面什么都沒有穿,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讓我瞬間熱沸騰了起來。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拍了我一下。

  這一次,我不聽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已經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勁,渾然不覺她屁股下的我已經劍指蒼穹了。

  “混蛋,竟敢襲我們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將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啪——”隨著楚雪湘的屁股狠狠地拍下,我頓時淪陷在一片溫柔之中,全軍覆沒,被她徹底吞沒了……那種被緊緊地包裹住的滋味實在太爽了,讓我渾身一顫。

  楚雪湘也是渾身一顫,瞬間就懵逼了。

  ……一旁的林清清見到我和楚雪湘全都怔住,一動不動了,她有些驚訝地問道:“你們倆怎么不打了?”“呀——”楚雪湘回過神來,尖叫一聲,如坐針氈般從在我身上彈了起來。

  “啵!”一聲猶如拔紅酒塞子的聲響響了起來。

  “痛死 我了!我痛死我了!”楚雪湘捂(性插故事)著屁股,不停在在床上跳動。

  “雪湘,你怎么了?”林清清驚訝地問道。

  “那混蛋居然捅進了我的屁股!”楚雪湘又羞又怒地吼說。

  “……”林清清頓時也是懵逼了。

  我沒想到,剛才殺將進去的,竟然是楚雪湘的后庭,而不是前面!楚雪湘憤怒之極,又朝我撲下來,不停地用拳頭打我的臉,一邊打,一邊吼:“叫你捅我,叫你捅我,我打死你,打死你!”剛才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用屁股拍擊我而造成的意外,怎么又怪我了?我一怒之下,抱住楚雪湘的腰,一個翻滾,將她壓在了身體之下。

  楚雪湘的身子非常柔軟,壓在她身上,非常舒服。

  “走開!”楚雪湘漲紅了臉,想推開我。

  但是,被我壓在身下,豈能說走開就走開的?我緊緊抓住她兩只手讓她打不到我,腰下死死頂著她的腹部,令她不能動彈。

  “清清,快把他拉開!”楚雪湘氣急敗壞地大叫。

  林清清趕忙來拉我,但拉了好幾下,我紋絲不動,反而將楚雪湘壓得更緊了。

  “打他的頭啊!”楚雪湘叫道。

  林清清果然拿起枕頭朝我的頭打來。

  為了不讓楚雪湘再出鬼主意,我索性將嘴對著她的嘴唇貼了上去。

  “嗚——”楚雪湘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

  真他媽的香甜啊!好美的一吻!這是我跟楚雪湘的初吻,沒想到,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下。

  楚雪湘掙扎得越來越厲害,兩只腳也不斷朝我身上踢,我索性身子一動,下面頂在了在她的雙腿間。

  全身的流血陡然加速,沸騰澎湃。

  我暗暗用力,在她雙腿間不斷施壓。

  “啊……”楚雪湘突然呻吟了一聲,兩頰緋紅,猶若桃花。

  “砰砰砰!”突然傳來一陣沉悶的敲門聲。

  我一愣,敲門聲是從林清清與楚雪湘房間外傳來的。

  林清清與楚雪湘顯然也跳了一跳,兩人都停了下來,我們相互盯著對方看了兩秒,時間仿佛停止了。

  林清清面紅耳赤,顫聲問:“誰啊?”“你倆夠了,繼文剛走,你倆就在里面瘋狂,是想氣死我嗎?”門外傳來 陳滿光極為不滿的聲音。

  林清清與楚雪湘相互吐了吐舌頭,林清清說:“我們知道了。

  不吵了,睡覺了。

  ”楚雪湘瞪了我一眼,沉聲道:“還不放開我?”我依依不舍地放開楚雪湘。

  林清清與楚雪湘從床上走了下來,各自弄著自己散亂的頭發。

  “還不回去?”楚雪湘繼續拿眼瞪我。

  我感覺胯下粘粘地,剛才,一時興奮,受不了楚雪湘的玉體誘惑,盡然謝了!男人一謝靜如佛,我也覺得不好意思再在這房間呆下去,只得爬出窗回到了我的房間里。

  去洗了個澡,換了一條內褲,感覺清爽了很多。

  躺在床上,我輾轉反側,剛才實在是太刺激了,令我眼前盡是那旖旎香艷的畫面。

  “那個張小北,太可惡了!”聽到楚雪湘說道,“竟然當著你的面想搞我!”“嘿嘿,你不是想要人搞你嗎?如愿以償了吧。

  ”林清清幸災樂禍地道。

  “屁屁屁,我是想你給我破處,不是他,好吧?”楚雪湘生氣道,“現在以來,我一點心情都沒有了。

  ”“是不是你說他是廢物,他才搞你的?”林清清問。

  “誰知道他呢。

  搞得我都濕了。

  ”楚雪湘話中滿是抱怨。

  “濕了?不會吧?”林清清十分驚訝,“那你那兒有沒有什么反應?痛不痛?”“他沒進來,怎么會痛啊?就是有種——奇怪的感覺。

  ”楚雪湘憤憤地道,“那渾蛋,竟然捅我屁股,實在變態!”我不想再聽下去,要是聽著聽著身體又來了反應,那團火恐怕不好滅。

  第二天,才剛朦朦亮,我們就被陳滿光叫醒了,催促我們去收玉米。

  楚雪湘趴在床上沒起來,我和林清清各挑著幾個蛇皮袋子極不情愿地朝陳家玉米地走去。

  “都是你,害我這么早來收玉米!”林清清邊走邊抱怨,還不時摸摸后臀,走路也不太穩。

  “你怎么了?”我問。

  “不是被蛇咬了一口嗎?現在還疼。

  ”林清清秀眉緊蹙。

  我朝她渾圓的后臀看了看,很驚訝昨晚她跟楚雪湘在瘋鬧時怎么一點也不喊疼。

  “對了,昨晚為什么要偷看我們?”林清清生氣地問。

  “不是你和我表姐吵得太兇了嗎?我想來看看是怎么回事,誰知道你倆竟然……”“哼!”林清清白了我一眼,加快了步伐,將我甩在了后頭。

  到了玉米地后,我們便提著蛇皮袋去瓣玉米。

  林清清才瓣了一點點,將蛇緊袋一扔說要去解手。

  我瓣了一陣后,發現林清清一直沒有回來,好奇過去一看,好渾蛋,竟然在玉米地里睡著了。

  她下面穿一件休閑褲,上身是一件白色襯衫,側身躺在玉米苗下,一眼望去,豐滿的胸部現出兩處雪白來,像是兩只呼之欲出的小白兔。

  襯衫往上提了一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甚至還能看見粉比色內內褲頭。

  最是這猶抱琵琶半遮面的風景吸引男人。

  我的身體竟然有了反應。

  這時候還早得很,村里人一般沒有起來,如果我跟林清清在這兒來一發,不會有人知道。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朝林清清走去。

  誰知剛到她面前,她就睜開了眼睛。

  “怎么偷懶了?”我怔了怔,問。

  “什么偷懶?人家沒睡醒好不?”她撒嬌般地說道,然后閉上眼睛繼續睡。

  見她那說話的模樣,倒顯得挺可愛。

  我打消了剛才那齷齪的念頭,繼續去瓣玉米。

  一直瓣到九點鐘,太陽出來老高,陳滿光才給我們送飯來。

  吃完飯,叫我們頂著太陽繼續瓣玉米。

  “真是個周扒皮!沒良心!”林清清瞪著陳滿光遠去的背影叫罵。

  陽光火辣,實在受不了,我和林清清雙雙坐在路邊一棵大松樹下休息。

  林清清的俏臉紅通通地,胸口也敞得老開,摘了一片樹葉邊扇風邊埋怨。

  “這個時候本小姐本來可以在家享受空調的,就因為你,害得我現在要在這兒曬太陽!”“也不能怪我。

  要是你讓我來二次,就不會出現那種情況。

  ”聽多了林清清的抱怨,我這時心里也很惱火。

  “還二次,你就是個廢物,讓你來十次八次你都不行!”林清清白了我一眼。

  “那要不試一試?”我朝林清清胸口看了看,那片雪白似乎也因為熱氣有些緋紅。

  “想得美!”就在這時,一輛小車開了過來,灰塵斗亂,我和林清清趕緊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林清清朝車罵道。

  小車立馬停下。

  車門打開,從車上左右走出來一男一女。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