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metal ifrit nude

fullmetal ifrit nude fullmetal ifrit nude 38808瀏覽 27343評論 收藏


蘇晴今年三十二歲,正值一個女人的最佳年齡,172的身高,修長細膩的雪腿,豐腴誘人的胸脯,雖然已經女人三十,但看上去給人的感覺,仿若才二十三四的樣子。

  撲面而來的,是楚楚動人和暗香浮動。

  今天她穿著一件紅色的緊身連衣短裙,胸前的驕傲隨著步伐上下擺動,看的讓人直流口水。

  兩條如玉般光滑的美腿,踩著一雙七公分的漆皮高跟鞋,更是讓人眼前冒火。

  此刻她正站在市 一高的大門外,等待放學。

  今天她原本是想要去做個美容的,可閨蜜劉玉婷突然將兒子托付給她,所以她只好來接 小偉放學。

  站在一高的校門口,感受著周圍 男人饑渴的目光,蘇晴莫名的有股異樣, 身體也漸漸有了感覺。

  正值放學的時間,一高的學生陸續從校門口出來,蘇晴左等右等,卻不見小偉的影子。

  沒辦法她只好到學校里找,結果找到教室,卻發現小偉一個人呆愣愣的坐在那里,有些失神。

  蘇晴快跑兩步,上前安撫小偉的肩膀問他怎么了?十八歲的小偉抬頭看著媽媽的閨蜜,涌動一下喉頭,低聲說沒什么。

  今天下午,小偉被數學老師安排去校長室送材料,結果剛到門口,就聽到里面傳來一聲女人輕吟。

  他看過電影,知道這聲音代表著什么。

  他按耐住心頭的激動,悄悄來到窗前。

  天吶!房間里,竟然是校長和自己的美女班主任 林雨薇

  林雨薇趴在桌子上,校長抱著林雨薇的細腰,從身后蠻橫的沖撞著,林雨薇的鼻息內發出誘人的聲音。

  小偉被這刺激的一幕,給震驚的無以復加。

  一整個下午,都在慌神。

  放學的時候,班主任林雨薇還來巡視過一次,當時兩人的目光剛一相接,小偉的腦海中就回蕩起這個女人在校長身下的模樣,一下子羞紅臉,低著頭不敢跟班主任對視。

  媽媽的閨蜜來找自己,總算是讓小偉緩過神來,跟著蘇晴離開學校,坐上她的車,小偉才知道媽媽出差一周,這個長假自己都得住在蘇晴 阿姨家里了。

  看著蘇晴阿姨凹凸有致的身材,小偉莫名的喉頭涌動一下,回想起平時一本正經,在校長身下卻放浪形骸的林雨薇。

  難道,蘇阿姨也是這樣嗎?跟著蘇晴回到家里,蘇晴進門就將手提的坤包放到鞋柜上,彎下腰撅起屁股脫自己的高跟鞋,并招呼小偉進門。

  可此時站在她身后的小偉,卻傻了!蘇晴紅色的短裙根本遮不住那迷人的裙下風光,微微抬起的腳懸掛在空中挑著那雙高跟鞋,隨著鞋的離腳,露出深紅色的動人腳趾,在室內燈光的照射下,泛著點點光芒。

  愣怔一下午的小偉終于忍不住,一把從身后抱住媽媽的閨蜜,蘇晴阿姨。

  身下堅挺一個下午的那物抵上去的那一刻,小偉感受到一股令人顫栗的柔軟舒適。

  突然被小偉抱住,蘇晴也是一驚,可緊隨而來的那物,卻讓蘇晴瞬間渾身發燒,有些站立不穩的扶著一旁的鞋柜,嬌滴滴的聲音問小偉你干嘛。

  小偉只是頭腦一熱的沖動,現下被蘇阿姨喚醒,立即又恢復文弱害羞的模樣,臉紅的像猴屁股一樣,說沒什么,往后一周就拜托蘇阿姨照顧了!蘇晴看著小偉,臉上也有些燒臊,應付兩句,就趕緊溜進臥室里換上睡衣,將浸濕的 底褲連同裙裝一同丟到 衛生間的洗衣筐里,這才渾身爽利的跟坐在沙發上的小偉說你先去洗個澡,晚上想吃什么阿姨給你做。

  小偉說吃什么隨便,然后就乖乖的衛生間里去洗澡。

  蘇晴則拉開冰箱,準備做菜。

  作為一個懂生活品質的都市麗人,蘇晴的冰箱里常備著各種各樣的鮮果肉類,平時她一個人在家,為保持身材晚飯往往不吃,或者拌個沙拉就好,可今天卻不一樣!小偉正值長身體的時期,又是高三用腦過度的關鍵時刻,還是需要吃點肉的。

  簡單考慮一下,蘇晴就決定炒個蝦仁,來個回鍋肉,再做道清炒菠菜和水果玉米,最后再燉個排骨湯。

  做完決定,蘇晴剛準備系上圍裙開工的時候。

  就忽然意識到,遭了!自己剛換下的底褲,可還在衛生間里。

  顧不得其他,蘇晴慌慌忙忙的來到衛生間前,剛想要敲門,卻發現衛生間門沒關嚴,透過縫隙可以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小偉脫的寸縷不掛站在那里,正呆呆的凝視著洗衣筐里自己那條黑色的蕾絲花邊底褲。

  蘇晴的臉,一下又紅了!小偉卻是目瞪口呆的望著這條帶著蘇阿姨身體味道的底褲,他本來是沒發現的,結果脫下自己的底褲找地方掛的時候,才看見。

  更重要的是,他發現這條底褲,竟然跟今天下午被校長褪下來掛在班主任林雨薇腿彎的那條,一模一樣。

  看到這一幕,小偉不禁又想起下午的那一幕,以及美女班主任的嬌軀。

  他愣怔好久,終于忍不住的帶著七分好奇,三分渴望,伸手將那條底褲,拿過來抓到手里。

  原本門外的蘇晴,已經平復好心情,打算敲門拿回衣服的,可她手剛抬起來,就看到一直漠然的小偉,竟然一把將自己最貼身的衣物抓到手里,而且眼神中,還帶著侵犯的酷冷。

  一剎那,已經抬起手的蘇晴就僵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著小偉將自己身體最原始的味道放到鼻尖處,輕嗅一下。

  瞬間,僅隔一道門的蘇晴感覺到自己身體內涌動一下,身體來了感覺。

  蘇晴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一個少年的面前這樣。

  而且這少年,還是自己閨蜜的兒子。

  這讓她多少有些措手不及,她還記得自己上一次這樣,還是剛談第一個男朋友,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這讓她臉色緋紅,含羞不已。

  另外,底褲這 東西,怎么能被一個男人隨便拿在手里的,而且上面還沾著下午時的東西,多臟啊,多難為情啊!蘇晴抬起手就想推門進去,但是手指剛碰到門,她就又將手放下來。

  自己現在進去算是怎么回事,這樣做是不是太唐突了?青春期的少年對于異性有著濃重的好奇心,這一點是可以理解的。

  蘇晴覺得如果自己這樣貿然的進去,肯定會讓小偉的自尊心受到極大的傷害,到時候產生什么心理陰影就麻煩了,說不定會改變孩子一生的軌跡的。

  想到這里,蘇晴又把手放了下來。

  她決定還是不要把這件事情戳穿,反正自己只需要照顧小偉一個星期,等一個星期之后也就不需要煩惱這種事情了。

  蘇晴轉身去了廚房炒菜,可做菜的時候滿腦子卻都是小偉拿著底褲,神情一臉迷醉的樣子。

  一想到小偉現在正拿著底褲,說不定在衛生間里做更過分的事情,蘇晴兩腿一哆嗦,那種突如其來的感覺,又來懲罰她了。

  吃飯的時候蘇晴還特意觀察了一下小偉,小偉面色如常,只是眼神有些不敢和她對視。

  晚飯過后,雙方互道晚安,蘇晴回到房間滿腦子還是今天的畫面。

  翻來覆去的睡不著,直到下半夜,有些煩悶的她從床上爬起來,推門走進了衛生間。

  等她打開衛生間的門,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臟衣簍,里面多了一條底褲,應該是小偉的。

  更讓蘇晴心驚的是,這條底褲上面明顯有一些東西,蘇晴鬼使神差的就把手伸了過去。

  蘇晴的手很好看,有人說她憑著雙手去做個手模,也肯定能賺的盆滿缽滿的。

  那纖細如春從一樣的手指,緩緩的朝著前方伸了過去,丹紅色的指甲油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如此美麗的手,此刻微微顫抖著,就這樣輕輕的夾住了那條底褲,并且將其拿到了眼前。

  蘇晴和上一任男友已經分手三年了,這三年當中她不是沒動過再找一個的念頭,可每次有了這種想法,她就會拼命的工作,以此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真的被前一任傷的太重了。

  時至今日,有時候午夜夢回的時候,蘇晴的眼淚都會打濕枕頭,她仍舊還能記得自己當初是如何討好男友的,甚至不惜在床上作踐自己。

  可就是這樣的付出,也沒能讓男友的心安定下來,最后還是跟別的女人跑了。

  自己多久沒有碰過男人了?蘇晴都有些淡忘了,不過當底褲來到近前的那一瞬間,那股熟悉的,充斥著男性荷爾蒙的味道撲面而來的瞬間,以前的種種突然重新浮現在蘇晴的面前,恍如昨日。

  敏感的身體立刻給了蘇晴反饋,她覺得自己身上一熱,雙腿一麻就軟倒在了衛生間的地面上。

  后背靠著衛生間的墻面,蘇晴的手中卻死死的握著那條底褲不曾放手。

  那熟悉的感覺再次出現在心頭,蘇晴突然意識到,自己渴望男人,(左手握右手)就算再怎么壓抑自己的本性,但生理上的規律是沒有辦法改變的,自己就是渴望男人。

  有了這個想法,蘇晴心中突然產生了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

  “聞一下吧,這也是男人的東西,上面有你渴望的味道。

  ”聽著心里面的這個聲音,蘇晴看著眼前的這條底褲有些發愣。

  “不要猶豫了,也沒什么好害羞的。

  小偉不是也一樣聞過你的味道嘛,只是單純的聞一下,不會有什么問題的,再說別人也不可能知道。

  ”這個聲音簡直像魔鬼一樣,蘇晴覺得自己的手完全脫離了大腦的控制,就這樣舉了起來,把底褲送到了面前。

  而另一只手,已經回憶起了三年前經常做的事情,輕車熟路的到了它該工作的地方。

  “嘶!”當底褲貼近面前的那一瞬間,當那充斥著男性荷爾蒙味道闖入鼻腔的一瞬間,蘇晴的大腦當中轟的一聲,徹底失去了自控能力。

  她發了瘋一樣,狠狠的把底褲按在臉上,拼命的呼吸著,仿佛要把上面所有的味道,統統吸入身體中一樣。

  同時另一只手也開始在身上胡作非為!蘇晴悶哼了一聲,就這樣倒在了地上,可兩只手卻沒有離開,繼續我行我素的做著之前在座的事情。

  一陣陣如同哭泣一樣的嗚咽聲,從蘇晴的喉嚨之中傳出來。

  那是一種孤獨的哀鳴,也是身體極度愉悅的信號。

  差一點,還差那么一丁點!蘇晴很清楚自己的身體,她確定自己就差那么一丁點就能達到那根線了。

  或許只要再輕輕的勾一下手指,只要能找對地方,一直投下去就能把自己送上歡愉的頂峰。

  于是蘇晴微微瞇著眼睛,嘗試著去尋找那個地方。

  就在她確定自己找到,手指按下去的瞬間,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看見衛生間的門打開了。

  小偉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門口,此刻正一臉震驚的望著她!手指按下,歡樂的浪潮如期而至…… 這樣想著,她逐漸地放松了身體。

   老劉見蘇曉雯不那么緊張了,便又向前靠近了一些,輕聲 說道:“曉雯,劉 爺爺給你活血,如果你感覺有什么異樣,你別緊張,這是正常的……”“嗯,謝謝劉爺爺……”蘇曉雯回道。

  老劉看著蘇曉雯緊閉著的雙眼上那修長的睫毛,心里樂了,真是個有禮貌的好姑娘,得到了蘇曉雯的同意,他便開始肆意妄為。

  “嗯……啊……”蘇曉雯不自覺地就從口中發出了輕微的聲音,她似乎覺得這種聲音有些羞恥,急忙咬嘴了嘴唇,不敢再吱聲。

  可是胸口那酥酥麻麻還有些癢癢的感覺,讓她幾乎忍受不了了,甚至 這種感覺已經朝著全身擴散,最后匯聚在了一點,蘇曉雯不由得夾緊了腿,她覺得自己肯定有問題了。

  但是老劉不說話,她也不敢出聲,又過了一會兒,那種感覺好舒服,又好難受,蘇曉雯終于有些受不了了,忙抱住了老劉的頭:“劉爺爺,不,不行了,我感覺好難過,我是不是傷的很重?是不是得病了?”老劉心里一緊,懷疑自己的動作是不是太大,又嚇著這小丫頭了,忙問道:“曉雯,你哪里難受?告訴劉爺爺,有病可別瞞著……”蘇曉雯臉色羞紅,緩慢地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雙腿之間……“可能是傷了,這個麻煩了,弄不好,可能會要命的……”老劉知道這小丫頭是動情了,卻并不聲張,反而一臉凝重地說道。

  果然,他這副模樣,讓蘇曉雯緊張起來,蘇曉雯從未體會過這種感覺,被老劉一唬,就六神無主了,急忙問道:“劉爺爺,那可怎么辦啊?”“你先別著急,讓劉爺爺看看再說……”老劉一本正經地說道。

  “怎、怎么看啊……”“你先把褲子脫掉……”老劉看著蘇曉雯扭捏的模樣,怕她害羞不肯脫,還補了一句,“這事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果拖得久了,怕是就不好治了……”蘇曉雯不疑有他,只是羞的不行,想了想,一咬牙道:“好,劉爺爺,我脫……”說著,她扭扭捏捏地開始脫牛仔褲,脫到一半,老劉看到她竟然把內褲留了下來,忙道,“這個也要脫……”蘇曉雯咬了咬嘴唇,又把內褲一起脫了下來,隨后,就羞得捂住了自己的下身。

  老劉看著眼前這雙潔白如玉的玉腿,頓時覺得口干舌燥,這兩條腿修長圓潤,腿型堪稱完美。

  這會兒老劉才注意到這丫頭的腳很小,腳趾如同十個晶瑩透剔的貝殼俏皮可愛,因為羞澀的關系,蘇曉雯的雙腿并攏著,還用手擋著。

  即便如此,卻已讓他血脈膨脹,難以忍受,差點忍不住就撲上去,不過,老劉知道越是這種時候,越不能急躁,于是便說道:“曉雯,你這樣捂著,劉爺爺怎么看病啊,你的手拿開……”蘇曉雯緩慢地把手拿開,又捂在了自己的臉上,但雙腿依舊并攏著。

  “曉雯,把腿分開,劉爺爺還是看不見……”老劉將手放在了蘇曉雯的膝蓋上,蘇曉雯猶豫了一下,緩緩地將雙腿分開……她覺得自己快羞死了,心怦怦直跳,想著此刻老劉正盯著她下面看,那種異樣的感覺愈發強(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烈了起來。

  手不由得就就解開了褲腰帶,蘇曉雯卻突然驚呼出聲:“劉爺爺,那、那是什么……”老劉一愣,卻見蘇曉雯正驚慌地指著他那根大家伙,隨即眼珠一轉道:“你其實早就病了,只是一直沒發作,這次摔傷,把病給引出來了,老爺爺正準備發功給你 治病……”蘇曉雯有些詫異,沒想到老劉還會功法,她和二叔一起洗過澡,自然也見過男人的那東西,但她二叔的那根東西,永遠都是小小的,從來沒有變這么大過,一時之間,竟然信了……不過,看著老劉那大家伙,她還是有些害怕,忍不住問道:“劉爺爺,你要怎么治?”老劉道:“怎么治和你說了,你也不太懂,你只要躺著別動就行……”老劉說著,就把自己那東西靠了上去。

  蘇曉雯只覺得身體更加的難受和奇怪了,她不由得發出了聲,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劉爺爺,我好難受……”“劉爺爺現在就給你治,一會兒就不難受了,還會很舒服,不過,剛開始的時候,會有些疼,你忍著點……”老劉說著,雙手抓住了蘇曉雯的腰……蘇曉雯喘息著,這種感覺說不出來,無法形容,她覺得,自己肯定是病了,不然的話,怎么會這樣,他等待著老劉給她治病。

  她看著劉爺爺有些害怕,發功的時候,也不知道會有多疼,可是身體卻希望劉爺爺快些進來……就在這種矛盾的心態中,蘇曉雯又是嬌羞,又是期待,心思難明……他怕太用力嚇著了蘇曉雯,心跳頓時加快了幾分。

  老劉猶豫著,最后,覺得這樣耽擱下去,可能夜長夢多,萬一出了變故,豈不是后悔?于是,深吸了一口,就準備突破。

  就在這時,突然房門被敲響了。

  老劉被嚇了一跳,差點就軟了,扭頭一看, 蘇海已經推門走了進來,瞅了他一眼,順手就把他從床上拽了下來。

  老劉不知道蘇海怎么突然變卦了,竟然悄悄的溜回來盯著他,他深怕蘇海因為憤怒揍他一頓,嚇得急忙提起了褲子:“這、這個……”蘇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劉叔咱們出去說。

  ”說完,蘇海又對蘇曉雯說道,“今天劉爺爺累了,就到這里吧,回頭再給你治病……”“哦!”蘇曉雯的臉羞紅著,剛才“治病”時,還不覺得如何,此刻卻是臉紅的仿佛能擰出水來,忙揪了被子,蓋住了自己的身體。

  老劉被蘇海攬著肩膀,跟著他一路來到外面,蘇海這才說道:“劉叔,我想過了,目前走到這一步差不多了。

  ”“啥、啥意思?不能睡了?”老劉問道。

  蘇海搖了搖頭:“不是這個意思,劉叔現在我的誠意你看到了,你也該拿出你的誠意來了……”蘇海拉著老劉坐下,未等老劉說話,就又說道:“咱們廠里張會計的媳婦你知道吧?”老劉點了點頭,張會計說起來,還和老劉沾點親,是他遠房的表侄,也沒啥血緣關系,早些年的大學生,在廠里混得不錯,深得許江的信任。

  他媳婦叫孫倩倩,也是這一帶有名的俊俏小娘們兒,二十五六歲,小臉大屁股,皮膚又細又白,和綢緞似得,可謂天生麗質,嫵媚動人。

  老劉不知道蘇海為什么突然提起她來。

  只聽蘇海道:“先睡了她,然后我侄女就是你的了……”“啥?”老劉瞪大了眼睛,這蘇海真是想到一出是一出啊,天下的女人難道都特么你說了算?說睡誰就睡誰?“那個、蘇老弟,張會計和你也有仇嗎?”老劉疑惑地問了一句。

  蘇海似乎預料到了老劉會有此一問,淡淡地說道:“沒仇,不過他是許江的狗,我看不慣他,咱不是要睡了方雨嗎?方雨比較難上手,先拿他媳婦練練手……”“咳咳……”老劉干咳了兩聲,在他看來,不管是方雨還是孫倩倩,都他媽挺難上手的,平日里兩個人如果能有一個給他睡,他做夢都能笑醒了。

  怎么話到了蘇海這里,就變得好像揮之即來一般。

  蘇海瞅了老劉一眼:“劉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我可能隨便找個人就讓你去睡,這里面有些事你不知道……”老劉忙問道:“啥事,蘇老弟你說說……”蘇海道:“張會計前兩年不是出過車禍嗎?你聽說了嗎?”老劉點頭。

  “那他出車禍把下面那玩意兒砸廢了,你知道嗎?”蘇海又問。

  老劉很是詫異,這事他都不知道,蘇海是怎么知道的?蘇海看老劉的反應,就知道他并不知道這件事,于是又說道:“當時把他抬到醫院的人剛好有我,這事知道的人不多,但我算一個,你想那孫倩倩年紀輕輕,就守了活寡,肯定有需要,上手是不是容易些?”“真有這事?”老劉瞪大了眼睛。

  蘇海道:“劉叔,你看我像是開玩笑嗎?”“可是,即便這樣,也不是說睡就睡的啊,人家能看上我一個老頭子嗎?”老劉說道。

  蘇海笑了笑:“這你就不用管了,我早安排好了。

  ”“啥意思?”老劉一頭霧水。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