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n foto

porn foto porn foto 4520瀏覽 6254評論 收藏


大強看著 陳瑤佯裝淡定的樣子心里冷笑,站起來冰冷的目光看向陳瑤,指著陳瑤說:“你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是誰接的你?”雖然陳瑤早就想到 薛大強會如此質問,可當薛大強真的問出來的時候,陳瑤的心底還是一陣陣的傷心。

  “爸,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還不明顯嗎?當了婊子就不要再想著立牌坊,既然敢 做出這么不要臉的事情,我說說又何妨?”薛大強的話說的絕情,陳瑤的眼淚嘩的一下就下來了。

  “薛大強,你胡說什么?今天早上的確是我們老板來接我的,可那也是因為工作呀,你的想法可真齷齪。

  ”陳瑤紅著眼睛怒目圓瞪,一腔怒火沒處發泄,整張臉都變得蒼白一片,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顯然是被薛大強給氣到了。

  “啪!”一個耳光下來,陳瑤的半張臉都紅了。

  “陳瑤,我真沒有想到你居然會這么做,我薛大強哪一點對你不好,你居然敢給我死去的兒子戴綠帽!”陳瑤的半張臉都疼的有些麻木了,耳朵嗡嗡嗡的響個不停,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這個面目有些猙獰的男人。

  “既然你 不愿意相信,那我們斷絕關系好了!”陳瑤沖著薛大強咆哮了一句,然后便頭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后面傳來了薛大強的喊叫聲。

  蹲在無人的角落里哭了一番之后,陳瑤才發現自己沒地方可去。

  過了一會,拿出手機,她撥通了閨蜜 楚月月的電話。

  “大美女,今天怎么有空聯系我了?不在家陪你們家大帥哥了?”電話里,楚月月一如既往的調笑著陳瑤,若是平時的話,陳瑤也不會在乎,可剛剛跟薛大強大吵了一架,甚至薛大強還動了手,陳瑤就覺得無比委屈。

  “怎么回事,誰欺負你了,告訴我,老娘這就給你報仇來。

  ”楚月月聽到了陳瑤低聲的啜泣聲,便意識到了不對,變得焦急起來,急忙問陳瑤在哪里……陳瑤一邊哭一邊將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楚月月,等到說完的時候,楚月月已經急匆匆的趕來了。

  “薛大強那個老王八蛋,居然敢這么懷疑你,走,你跟我走,回頭就跟那老小子斷絕關系,看他以后還敢不敢這么對你。

  ”楚月月將陳瑤帶到了她的家里,一邊幫陳瑤用冰塊敷著臉上的淤青,一邊安慰著陳瑤。

  當年陳瑤跟薛大強在一起的時候楚月月也不同意,可無奈陳瑤太堅持了,現在出了問題,楚月月自然勸陳瑤馬上跟薛大強斷絕關系。

  “就憑你的長相跟身材,什么樣的男人沒有,憑什么就一定要掛在薛大強死鬼兒子這顆歪脖子樹上等死?”正在楚月月如此勸說的時候,門鈴響了。

  說曹操曹操就到,剛才還說薛大強的兒子那顆歪脖子樹呢,那顆歪脖子樹就來了。

  “你來干什么,馬上給我滾,這里不歡迎你!”楚月月根本就不讓薛大強進門,沖著薛大強一邊喊一邊就要關門。

  可薛大強似乎有先見之明似的,直接從門口擠了進來,朝著陳瑤走了過來。

  “瑤瑤,我錯了,求求你原諒我吧,我也是一時沖動,因為太在乎你才這么想的,以后我保證,我再也不懷疑你了!”薛大強只剩下這個兒媳了,又怎么會這么輕易的放手呢,自從有了這個兒媳,可是有很多人羨慕妒忌呢,他很享受這種榮耀,所以,無論如何都不會讓陳瑤就這么跟他斷絕關系的。

  “你走吧,我不會跟你回去了!”陳瑤也是傷透了心,變得很決絕。

  可就在 這個時候,撲通一聲,薛大強居然直接跪在了陳瑤的面前,一雙拳頭使勁的捶打著自己的腦袋,眼淚流的跟河水似的。

  “哼,早知今日又何必當初呢,陳瑤,你可不要被他的表演給欺騙了!”相處一場,陳瑤看到薛大強這個樣子,頓時就心軟了,現在聽到楚月月的提醒,又再次冷靜了下來。

  “你走吧,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回去的!”薛大強將陳瑤的表情看在眼里,對楚月月都已經恨得咬牙切齒了。

  “瑤瑤,你就原諒爸這一次吧,你要是不跟我回去,我 就算是跪死在這里都不會離開的,求求你了,我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薛大強繼續表演,他太了解陳瑤了,陳瑤容易心軟,這種苦肉計最適合不過了。

  果然,跪了不到一個小時,陳瑤就忍不住了,答應薛大強跟著他一起回去。

  薛大強自然是千恩萬謝,不管陳瑤提出任何條件,都無條件答應。

  “陳瑤,你真的要回去嗎?”楚月月皺著眉看向陳瑤,她怎么都覺得薛大強的表現有表演的成分。

  “嗯,畢竟是我老公的父親,我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楚月月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搖著頭說:“行,趕緊滾吧,希望你不會后悔!”陳瑤知道楚月月刀子嘴豆腐心, 也就沒有介意,跟著薛大強一起回到了家里。

  這一晚上,陳瑤面對薛大強的甜言蜜語從來都沒有抵抗力,覺得過去了就過去了,親情之間哪來的隔夜仇……為了給陳瑤賠罪,薛大強索性向公司請了假,扔下剛剛成立不久的公司,一心一意的照顧陳瑤。

  這一天,正當陳瑤陪著薛大強逛街的時候,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 陳小姐,還真是巧呀!”一道嫵媚的身影加上略帶妖嬈的聲音,陳瑤就算是想要躲避都沒有時間了。

  這個女人陳瑤很熟悉,那次去度假山莊泡溫泉的時候來勾引劉豐,最后被劉豐打臉,本來倆人就暗中較勁,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遇到了。

  尤其是當看到她的目光在薛大強的臉上停留了那么一下之后,陳瑤的心下意識的就哆嗦起來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緊張襲來。

  “瑤瑤,你怎么了,你認識她?”薛大強的目光死死的盯著 蕭然暴露的胸口,怎么都不愿意挪開,被蕭然自帶的那種風情給吸引了。

  “是呀,我跟陳小姐可是好朋友呢,這位先生是李小姐的公公嗎?那還是真是幸會呢。

  ”說話間,蕭然伸出白嫩的小手便要跟薛大強握手,薛大強更是欣喜若狂,根本就沒有聽懂蕭然話里話外的意思。

  陳瑤變得緊張了起來,蕭然撞見了她跟劉豐在一起的場景,薛大強愛吃醋,要是知道了就麻煩了。

  想到這里,她慌亂中急忙上前,有些緊張的對薛大強說:“爸,您先去那邊坐坐,我跟朋友聊會兒天!”薛大強也沒有多想,還沖著蕭然客氣的點了點頭,然后便朝著那邊的沙發走了過去。

  “你究竟要干什么?”陳瑤的目光有些冷,同時也伴隨著緊張。

  “陳小姐不必緊張,我只是有一小小小的忙需要李小姐幫我一下。

  ”蕭然媚眼如絲,在跟陳瑤說話的同時,還朝著坐在一邊的薛大強看了一眼,那笑更是晃得薛大強眼睛都花了。

  “什么事情?”(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陳瑤也不吃驚,蕭然這個時候站出來,并且沒有第一時間揭穿她,肯定是有目的的,只是目的究竟是什么,陳瑤有些不確定。

  “陳小姐能不能回去跟劉總說一下,讓我也去劉總的公司上班?”陳瑤吃驚地看著蕭然,就她這身狐貍精的打扮,想要去公司上班似乎也不是什么難事,就算是沒有本事,很多老板也愿意將她請去當花瓶。

  可她卻用這種方式想要進劉豐的公司。

  一種奇怪的感覺蔓延出來,似乎上次的度假山莊這個女人的出現就有些不同尋常了。

  “蕭小姐費盡心思的,就是想要進公司上班?你究竟什么目的?”陳瑤冷靜下來后,越想越是覺得這件事不對勁,于是便問了起來。

  “陳小姐,希望你明白一個道理,聰明的女人往往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做好了,要不然,后果,你懂得……”似乎為了讓陳瑤驚醒,她又朝著坐在一邊的薛大強看了一眼,甚至還沖著或薛大強揮了揮手,惹得薛大強又是一陣的心猿意馬。

  “公司有嚴格的招聘規定,我并不負責這一塊兒,蕭小姐還真是高看我了。

  ”陳瑤想要拒絕,順便找了一個合理的借口。

  “哈哈,李小姐,我只是來通知你的,并不是聽你抱怨的,至于你們公司的規定我不管,我要求的事情你必須做到,要不然,你心里清楚!”蕭然的眸光閃爍,露出警告的光芒,讓陳瑤的話也說不出來了。

  想到要是拒絕蕭然的后果,陳瑤便索性收起了那不切實際的想法,答應了蕭然。

  看著蕭然離開,薛大強盯著蕭然的背影有些不舍,走過來有些奇怪的問:“瑤瑤,剛才那位美女你們什么關系呢?”薛大強對于這個陌生嫵媚的美女,有了濃濃的興趣。

  尤其那流露出來的風情,早就讓薛大強的魂都丟了。

  “普通朋友,其實也不是很熟,就是遇到了就說了兩句話!”陳瑤心里有事,自然沒有看出薛大強眼里的興趣。

  因為蕭然的突然出現,陳瑤便也沒有興趣再逛下去了,索性給薛大強的衣服都買好了,倆人就回到了家里。

  第二天上班,剛到公司,陳瑤接到了一個電話,當聽到電話那頭蕭然的聲音之后,陳瑤便知道自己的僥幸想法已經破碎了。

  公司有專門負招聘的人事部,而且也有著完善的招聘流程,從員工投遞簡歷到通知面試,都是一個嚴謹的過程。

  當然,萬事無絕對,現在陳瑤憑借董事長助理的身份,想要走走關系其實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人事部的那個胖經理讓陳瑤有些反感,輕易不愿意去找他。

  可今天,陳瑤卻不得不去找一下人事部的那個經理了。

  剛進門,人事部經理就坐在沙發上看視屏,電腦里傳來了輕微的聲音,一開始陳瑤還沒有注意聽,但很快,陳瑤就聽到了若影若現的聲音,頓時便紅了臉。

  在上班的時間看這種東西,陳瑤有些沒有想到。

  “是陳小姐呀,今天什么風把你給出來了,趕緊坐,為給你倒水!”胖經理在看到陳瑤進來的時候眼睛就挪不開了,尤其是盯陳瑤寬大的領口上面,更是讓她有些反感。

  陳瑤的眉頭皺了一下,想到接下來她有事要求人家,便壓下了心底的不適,坐在了沙發上。

  胖經理平時跟應聘人員打交道多了,對于揣摩人心思有著一套,一眼就看出了陳瑤的臉上帶著為難,頓時就更加高興了。

  將手里的水遞給了陳瑤,就在陳瑤伸手接水的時候,胖經理突然就松開了手,然后,杯子里的水就倒在了陳瑤的裙子上……“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幫你擦擦!”說話間,也不管陳瑤愿不愿意,一雙肥胖的手掌便伸了過來,落在了陳瑤白嫩的大腿上,肉呼呼的臉上笑得猥瑣,一雙原本就不大的眼睛變得更小了。

  陳瑤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那個男人占了便宜,感受到陳瑤嬌嫩的肌膚,那個男人心里一陣蕩漾,就連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不用,我自己來!”陳瑤大羞,反應過來后急忙往另外一邊躲了一下,從桌子上撕下紙巾開始擦拭起來,心里有些僥幸,幸虧水不是很熱,要不然這薄薄的衣料指定被燙傷。

   在自愿的 性生活中,無論雙方采用什么樣的方式,做出什么樣的動作,只要是共同享受的,就談不到誰屈從誰、誰伺候誰,也就不存在男尊女卑。

  可是,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有確實存在,這主要體現在人們對于性動作的描述里。

  在幾乎一切民族的語言中,異性 性交從來都被描述為“ 陰莖插入 陰道”, 也就是“男人肏女人”。

  可是,它為什么就不是“陰道 吞沒陰莖”呢?女人就真的不能“肏男人”嗎?在“女上位”的性交中,往往是女人主動把陰道套在陰莖之上,難道這不是“她吞沒了他”嗎?在女對男的口交中,男人們常常喜歡說這是“我肏她的嘴”,而女人們則常常描繪為“我吃他的JJ”。

  同樣一個動作,卻被男人和女人做出不同的表述,這才是男尊女卑的表現。

   中國古人很注意這一生活實踐。

  在明清之際的性小說中,屢屢使用“套弄”這個動詞來描述某些女人主動進行的性交,也就是陰道主動地去吞沒和玩弄陰莖。

  問題僅僅在于,為什么在現代的中國,已經沒有幾個人還記得老祖宗的這個概念與哲理,更沒有人去發掘其中的文化意義?潘綏銘: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這種男尊女卑的潛意識有兩個根深蒂固的本土文化來源。

  其一就是“名不正則言不順”的“社會身份主宰論”。

  簡單來說就是:隨著“男尊(姐弟亂性)女卑”的身份制度的確立,“卑”的陰道就再也不被允許去吞沒“尊”的陰莖了。

  反之,“陰莖插入陰道”的概念的確立,不但成為男權中心社會的支柱,而且成為排斥異性性行為多樣化(例如口交、肛門性交等)的思想武器,更是壓制同性性行為的法寶。

  其二,中國古代的祖先崇拜集中體現為“性的惟生殖目的論”,就是規定性的一切僅僅是為了生兒育女。

  結果,唯一可能帶來生殖結果的“陰莖插入陰道”的概念也就應運而生并且唯我獨尊。

  這樣一來,男女之間的性交就變成了一種社會的定規與禮儀,即所謂“倫常”。

  并不是因為我在生理上是男人才去插入,而是由于社會首先把我規訓為“大男人”,所以我才會信奉和貫徹“性就是我插入”,絕對無法容忍“性也可以是我被吞沒”。

  反之,社會如果把我培養成“淑女”,那么我就很難承認性交是“我吞沒他”,即使這樣做過,也絕不能這樣想,更不能說出來。

  潘綏銘: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