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ise rutkowski

denise rutkowski denise rutkowski 33471瀏覽 41236評論 收藏


“啊?”聽著 王婷的回答, 林三咕咚咽了口唾沫,不可思議的看著王婷,尼瑪這是什么情況,短 無力這不是形容 男人……林三裝作不明白,順著問道,“什么短無力呀?”“就是,你知道的,他年紀大了,房.事總是有心無力,每次都是動幾下接著就she了。

  ”剛才答非所問的回答了林三的問題,王婷就意識到不對勁了,可是這種夫妻間的秘密她從未對別人說過,此時一開口,下意識的就想將自己的委屈傾倒出來,想著林三剛才在衛生間里做的事情,她仿佛著了魔一般,若是林三聽后……所以她也就強忍著羞赧繼續說下去了。

  “那,那你……”林三心潮澎湃,真他娘的刺激,和已婚少.婦談論夫妻房.事,真他娘的刺激,聽這話的意思王婷這個有氣質少婦似乎受盡了委屈,要是自己稍微……那以后自己可就不用偷著用她的 內庫了。

  “我……”王婷說著聲音低迷起來,無奈的說道,“我能怎么樣,以前沒生孩子的時候,他完事后,還會用手指幫我一下,可是生了孩子后,他徹底的不管我了,每次完事后,就呼呼大睡,根本就不遷就我……”聽著王婷傷心的話,林三心里暗罵王婷老公暴殄天物,這么好的老婆,竟然只是當做生育工具。

  從王婷的話里,林三已經猜出她老公的想法了,她老公歲數大了,找 女人更多的是為了傳宗接代。

  這樣的男人怎么可能對女人好呢。

  沒孩子前他還會遷就王婷,在房.事上也考慮王婷的感受,可是等王婷懷了孩子生了娃,那王婷在他看來和世界上大部分女人一樣,就是比男人少了個把。

  “那你是不是經常用手?”林三腦袋一抽順著王婷的話就說了出來,說完后林三心臟砰砰直跳。

  王婷顯然也沒有想到林三會這么直白的問出來,她的嬌軀一顫,緋.紅順著脖子就爬上了臉頰,羞赧的看了林三半天才悠悠的開口道。

  “ 三哥,你咋問我這么羞人的問題呀?”林三心頭一跳,這小娘們勾人的眼神讓他有些難受,一時間摸不準她的意思了。

  他吞咽著唾沫打著哈哈試探的問道,“王婷,那個你要不方便說就不說了,全當我沒問,哈哈……”“三哥說的哪里的話,都問出來咋能當沒問呢。

  再說了三哥也不是外人是我們家的恩人。

  ”她說著往前走了一步身上的香氣鉆進林三的鼻孔里,讓他渾身舒坦。

  “三哥也猜到了吧。

  我男人做生意,經常不在家一出去就好幾天,而我又年紀輕輕,有時候忍不住,就用手……”“哈哈,沒事,都是成年人了,三哥理解,你看三哥呵呵,三哥一個老光棍平時興趣上來了,也用五姑娘咳咳……”林三自爆丑事避免尷尬。

  “嗯。

  我猜到了,剛才三哥還用了道具呢。

  ”王婷說著身子慢慢的往前靠。

  “道具?”林三心頭一驚。

  “就是我的內庫。

  ”王婷的話讓林三大驚,趕忙解釋道,“妹子,你聽我說,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你內庫嗯……從衣服簍里掉出來了,我,我幫你撿回去……”林三一邊狡辯著,一邊觀察著王婷的神情,越說到后面他越覺得不對勁了,因為……他發現王婷眼睛竟然幽怨的盯著他,而且她的眼睛還有意無意的偷看一下林三的下.面,盡管那里已經嚇得不敢抬頭,但是本身尺寸驚人,平靜時候規模也頗為驚人。

  任何一個獨守空房的女人都不會無緣無故找個陌生男人解決生理需求。

  在受到丈夫冷落的時候也是王婷了解到女人真正快樂的時候,她多次想要自己的老公帶給自己那種快樂,可是從來沒得到滿足過。

  她的那些玩鬧的姐妹多次勸說她讓她找個小年輕快樂快樂,年紀輕輕嫁給一個糟老頭子連女人的快樂都沒有體會到,很虧,要那么多錢干啥,也不快樂。

  今天,在醫院的時候她只是當林三是個好人,熱情可靠,可是剛才發現林三竟然偷偷的拿著她的內庫聞,一開始她很氣憤,后來她陡然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林三年富力強,而且可靠,盡管有些不堪的行為(三個洞都被塞滿爽),正說明自己對他的誘惑大呀。

  “三哥真的嗎?內庫咋可能從衣簍里自己出來呢?”王婷眼中帶著絲絲渴望,努力的讓自己顯得鎮定,她第一次這么主動夠引男人,她也害怕,當然她更加擔心林三拒絕她,以為她是個臟女人。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此時林三內澎湃,要不是弄不清王婷的真正意圖,他早就動手將王婷推倒在沙發上了。

  身材好氣質佳的少.婦被壓在沙發上,想想某國兩人電影里面的情景林三就覺得渾身刺撓,原本沒有任何反應的二號,正蓄勢待發,再稍微一撩撥恐怕就會頂上天了。

  “你,你都看到了?”林三索性承認了。

  “我還以為三哥是個老實人呢。

  現在看來,三哥也不是什么好鳥。

  ”王婷嘴上斥責,但是身子卻是猛地往前一倒,整個人一下子撲進了林三的懷中。

  這樣了林三要是再不明白王婷是什么意思,他可就真是老實人了。

  林三聞著她身上淡淡的發香,故作不知的問道。

  “妹子,你這是咋了?咋倒我身上了呀?”“三哥,你扶我躺下吧,我這會覺得渾身沒有一丁點力氣,你說我是不是也感冒了?”王婷低著頭聲音羞澀,可是林三也卻清晰的感覺到她的兩道目光正直愣愣的盯著林三褲子中已經崛起的某個位置。

  林三也能感覺到王婷肯定是第一次對誘.騙男人,這也讓林三心中歡喜,暗道王婷不是個放.蕩的女人,人盡可夫的女人林三可沒有興趣。

  “那,妹子,我扶你到沙發上吧?”林三試探的問道。

  “客廳里不方便,還是去臥室吧。

  ”王婷羞澀的說道,若是一會林三要在客廳里做,她會羞死。

  林三腦袋里全是兩人電影中沙發上的橋段,床實在是沒什么新鮮感。

  “你家這沙發又大又寬敞,就在這也挺好,再說了我一個大男人去你臥室不合適。

  ”“我感冒了,一會不得打針吃藥啥的,這在客廳里能做嗎?”王婷說著覺得自己臉發燙,這是她能說出的最大尺度的話了。

  王婷隱晦的話讓林三內心激蕩起來,王婷軟綿綿的 身體擠壓在他身上,他早就受不了了。

  既然王婷都這么主動了,林三若是再慫,那可就說不過去了。

  林三一咬牙,雙手大膽的往王婷腰身一圈,在王婷驚叫聲中一個公主抱將她攬在懷里。

  低頭看著王婷羞澀紅透的小臉林三情不自己的低頭在她圓潤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溫香入口。

  “嗯……”王婷嬌軀一顫,輕微的掙扎一下,口中發出哼唧的無力抗議。

  林三見一擊奏效,哪里還會放手,快速的走到沙發上,將王婷平放在沙發上,看著王婷那渴望而又迷離的美眸,林三哪里還忍得住,渾身的血液涌向一處,某處早就蠢蠢欲動的長槍瞬間達到最強狀態。

  “三哥,我好像感冒了,你能幫我打一針嗎?”打針這個詞是王婷的那些姐妹告訴她的。

  “婷婷,你別著急,三哥這就來幫你。

  ”林三吞咽了著唾沫,激動的連衣服都來不及處理,一下子就上了沙發,趴在了王婷的身上。

  盡管隔著衣服,但是一接觸到王婷柔軟的身體林三就忍不住了,一雙手急躁的鉆進王婷的襯衣里,幾下就將襯衣的扣子給撐開了,瞬間那兩顆精美絕倫的倒水滴就進了他的手里。

  王婷的身體很敏.感,林三一上手,她就覺得一股電流流遍全身,身體控制不住的往上挺,雙手從后面 用力的抱住林三的后背。

  “三哥,親我,愛我,我,我好想.要。

  ”林三沒想到王婷這么的著急,基本上是一碰就有感覺了,他能夠感覺到王婷的身體不停的往上挺,他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突出一部正被王婷柔軟的肌膚刺激著。

  “婷婷別著急,三哥也想和你再進一步。

  “林三輕聲說著,而手已經是往下滑,伸向了王婷腰間,稍一用力,王婷的褲子就出現了縫隙。

  王婷知道林三要將她最后的防線撤去了,她配合著躬身方便林三給她脫,而她呢,也是羞赧的伸手慢慢的朝林三的褲子走去。

  片刻,兩人的褲子都沒了,林三跪在王婷下.邊,看著王婷羞澀的臉,再看看她不停顫抖對身體,以及戰戰兢兢輕微分開的雙腿,林三知道王婷還是有些放不開。

  這也不怪王婷,她沒想到自己的身體竟然那么的不安分,竟然對一個認識一天的男人那么的渴望。

  她低著頭羞澀的看著林三雙腿,二號早就是雄赳赳氣昂昂了,她忍不住拿老公的和林三的對比。

  完全不是一個檔次,林三的至少比自己那不中用老頭的大上一倍多,而且似乎還很米且。

  她相信林三一定可以將她帶到姐妹們說的那種快樂的上天的感覺。

  “三哥,你要慢點,我怕承受不住。

  ”王婷扭動著身體,有些害怕的將雙腿又閉上了幾分,聲音有些顫抖。

  “放心吧婷婷,三哥不會用力的,婷婷這么美的女人,三哥咋敢用力呢。

  ”林三伸手輕輕將王婷雙腿往兩側分。

  ”嗯。

  三哥,你這有些大,比我老公的大不少,你一會要慢點,我怕疼。

  ”王婷聲音顫抖的說道。

  她是真的擔心林三不管不顧的猛沖,她嬌小而且真的怕疼。

  “放心吧婷婷,我會很疼你的,會輕輕的。

  ”林三做好了所有準備,慢慢的朝前靠去…… 渾渾噩噩的睡了過去,朦朧中他仿佛 聽到開門的聲音,接著一個修長白嫩的光滑身子轉進了被窩,若有若無的芬芳噴在臉上:“ 小豪,小豪,我好想你……”“嫂…… 嫂子?”楊豪睜眼一看,李秀梅一絲不掛的貼著自己,兩個大白兔拼命的抵著自己的胸膛,一雙媚眼春意盈盈的看著自己。

  “我……我是你女人……不要叫我嫂子。

  ”李秀梅伸出小舌頭,怪嗔的在楊豪嘴唇上舔了一下。

  楊豪心中巨震,下意識的就將嫂子摟在懷里準備好好疼愛一番。

  可是,眼睛一睜,哪里還有什么嫂子!這特娘的竟然是個夢!也就在此刻,看著窗外已經大亮,竟然已經早晨了,趕緊起床嫂子卻不見蹤跡。

  楊豪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簡單洗漱了一下就去俱樂部上班了。

  雖說健身館一般晚上才有人來,但是他們這些打工的可不能這樣隨意,簡單的開過晨會,楊豪一邊滿懷心思的思念著嫂子,一邊給器具做些簡單的保養。

  “豪哥!外面有人找!”前臺這時候忽然有人叫了一聲,楊豪心中一動,難道是嫂子?可是一出了俱樂部,他就感覺到了不對。

  三五個大漢正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

  “有事嗎?”楊豪警惕的問道。

  “楊教練嗎?”幾人中一個領頭的發話了:“我們老板讓我和你打個招呼!”話音剛落,這幾人大漢變戲法一樣的從身后摸出一根棒球棒,隨后劈頭蓋臉的就朝著楊豪撲打過來。

  我靠!楊豪楞了一下,隨后立即反應過來,一邊急速的后退,一邊眼觀四路,迅速扛起身后的垃圾桶,竟然直接就和 這些人硬剛起來。

  嘭嘭嘭!咚咚咚!兩方打的毫不留情,楊豪雖然仗著身體健碩和對方一時間不相上下,但是對面畢竟有五人,沒過一會,他的背部腿部就遭受了重擊!雖然不至于立刻失去戰斗力,但是這么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小豪?你們干嘛呢!給我住手!”就在這時候,一聲嬌喝在幾人身后響了起來。

  “ 王姐,你怎么來了!”楊豪有些擔心,自己一個人都應付不過來了,哪還有能力保護王姐啊。

  可是讓楊豪沒想到的是,王姐壓根就沒在怕的,看到楊豪被打,她氣的眼睛都紅了,直接走過來,二話不說一巴掌就扇在了那幾人臉上。

  “你他媽誰啊!”幾人從懵逼中清醒,憤怒的就要還手。

  “來!動我一下試試!老娘是王婉華!”“什么,你就是王姐?”萬萬沒想到,這幾人大漢聽到王姐自保名號,竟然驚恐萬分!隨后不等王姐說話,扔下手中的棒球棒竟然四散逃開!“狗東西!回去告訴 劉三,楊豪是我的人,讓他少打注意!”此刻的楊豪一臉懵逼。

  咋回事啊,劉三是誰?這些人我見都沒見過,怎么王姐反倒比自己清楚?不過,楊豪此刻最為驚訝的,還是王姐。

  這個昨天剛給自己口爆過的老女人,到底什么來頭,怎么這些人聽到王姐的名字,跑的比狗還快?“王姐,你……”楊豪放下垃圾桶,剛要說話,卻被一根手指堵在了唇上。

  “小豪,先別問,你受傷了嗎?讓我看看。

  ”說完,王姐就死心不改的,上來動手動腳,弄得楊豪原本不疼的身子,此刻也被捏的紅紅腫腫了。

  要是以往,他肯定早就推開了。

  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不說王姐前兩天剛給自己口爆過,二人的關系已然拎不清了,就說現在,王姐可是剛剛救了自己。

  不得已,楊豪只能一邊忍受著王姐的占便宜行為,一邊問道:“王姐你先別忙,你告訴劉三是誰?”“啥叫先別忙?”王姐找出楊豪話語里的漏洞,一邊盯著楊豪的下身癡癡笑了起來。

  “先去包間,我告訴你。

  ”上次幫楊豪口過以后,她可是晚上睡覺都睡不好,這才今天一大早就趕了過來。

  楊豪頓時頭疼,但是只能在王姐的要求下,來到了包間里。

  一進包間,王姐就饑渴難耐的撲了上來,一邊瘋狂的扯著楊豪的上衣,一邊把手伸進楊豪的內褲里,緩緩的揉搓起來。

  一感覺到下身的反應,她就急不可耐的蹲下去,一口將這念念不忘的東西吞了下去。

  嘔……伴隨著王姐的干嘔,楊豪漸漸也有些了欲望。

  可是,畢竟剛才被對面狠狠的砸了幾下,此刻腰部稍微一挺,就感覺刺骨的疼。

  他忍不住叫了起來。

  “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嗎?”王姐看出楊豪是真的疼,趕緊吐出一半,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事!剛才腰被砸了,現在動起來有些疼。

  ”“什么!腰?”王姐嚇得瞪大了眼睛!腰可是男人非常重要的部位,這要是被砸壞了,她這下半身以后該找誰啊!王姐趕緊狠狠的嘬了幾口,接著吐出這條沾著長長細絲的寶貝,萬分不情愿的將它護送回了鳥巢中。

  “走!姐帶你去醫院看看!”說完,王姐不由分說的就拉著楊豪出了俱樂部。

  態度之強硬讓楊豪生不出半點拒絕的意思,況且腰也確實疼,也就聽之任之了。

  市里醫院的條件不錯,進行了一番檢查以后,發現并無大礙,開了治療跌打損傷的藥就讓兩人走了。

  坐在王姐回程的車里,楊豪再度問起了那個劉三,這一次王姐沒有再推脫,一邊開車,一邊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楊豪……“什么!你說這些人是那個死胖子找來的?”楊豪此刻震驚不已,他實在想不到,那天來找 慕容青的胖子竟然真不是她老公,兩人竟然(少婦做愛小說)是包養關系!“呵呵,其中有個人我認識,就是劉三的手下,而且你又是那個小婊子的私教,所以這個事情肯定是劉三搞出來的。

  ”王姐不屑的罵了一句,隨后側過臉幽怨道:“哼,你們這些臭男人,就是喜歡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現在好了吧,被打了吧?活該!”雖然王姐一向對慕容青很是鄙夷,但是想到楊豪竟然真的跟慕容青有一腿,立刻就有些生氣了。

  “冤枉啊,王姐!我跟慕容青真的沒 做過什么,我也是莫名其妙啊!”楊豪言不由衷的解釋著,心里卻在犯嘀咕。

  難道慕容青真的把那天的事情告訴了劉三?可是她為什么要這么做,這對她有什么好處嗎?一想到這里,楊豪不由的有些厭惡起來。

  這點表情落入王姐眼中,她不由的眼睛一亮:“你跟那個小騷貨真的沒做過?”“當然沒了!我怎么回看上她!”楊豪賭氣的說道。

  “嘿嘿,我就知道我們家豪豪最乖了。

  ”王姐嘴唇一咬,瞥了一眼楊豪下體,眼神里又有了幾分渴望。

  楊豪立馬打了個冷戰,隨后趕緊把頭看向窗外。

  “咦,不對啊,王姐,這不是去俱樂部的路啊,你要帶我去哪?”“去哪?當然是我家啦!你今天受傷了,我煲參湯給你喝!”王姐狡黠一笑,隨后腳下油門一踩,跑車轟的在馬路上疾馳起來。

  到了市中心一處高檔的別墅區,楊豪立馬就被王姐的家給震撼到了,氣派!太氣派了!怪不到那些人聽到王姐的名頭嚇得屁股尿流,就光是這套房產,就不是一般人能住的!“你隨便,我去廚房煲湯!”一進屋,王姐將跑車鑰匙隨意的扔在一邊,然后曖昧的看了楊豪一眼就走向了廚房。

  楊豪被王姐家的氣派震撼到了,真的就四處逛了起來,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看過去,各種歐式,意式家具看的他眼花繚亂,一個字豪!兩個字真豪!可是,就在楊豪走到二樓的拐角處,在一個房間門口,他忽然聽到了一陣奇怪的聲音。

  好奇的推開虛掩的門,眼前的一切讓他一愣。

  只見一個曼妙修長的身姿正趴在床上,兩條修長柔滑的長腿緊緊并攏著,一條黑色的居家短褲完全擋不住此人高聳挺立的翹臀,二者形成了一道攝人心魄的魅惑弧線,而這道弧線在這人的腰部又突然縮小,堪堪一握的細腰更是露出了大半牛奶般的柔滑皮膚。

  此刻,這個身材極其爆表,渾身上下無一不透露出性感氣息的青春 美人的身前正放在經典的島國大戰片,而剛才楊豪聽到的古怪聲音正是從女孩身前的電腦里發出來的。

  小美女在看黃片?楊豪有些激動,畢竟這種躲在暗處偷窺美人做壞事的感覺太刺激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