艷照

艷照 艷照 20461瀏覽 42597評論 收藏


“沒…沒有。

  ” 李浩縮了縮腦袋,連忙收回目光。

   蘇秀皺了皺眉頭,羞紅的臉頰顯得更加誘人,望著李浩的眼睛掙扎了好一會, 輕咬了咬嘴唇道:“ 小浩,我…我想洗澡。

  ”李浩腦袋嗡的一聲響,瞄了蘇秀一眼, 看著她身上就穿著一件薄紗睡衣,里面白嫩肌膚依稀可見,蘇秀那臉上帶著一片緋紅更是 散發著一股誘人的氣息。

  “我哥呢?”李浩咕隆吞了吞口水道,看著蘇秀一臉嬌羞的模樣,一股燥熱瞬間從心口傳遍全身,他甚至 感覺到身體某地蠢蠢欲動,沒想到 嫂子竟然要自己幫忙洗澡。

  “你哥他走了。

  ”蘇秀聽到李浩的話,委屈的又一次哭了起來。

  “什么?他走了,我去追他!”李浩生氣道,嫂子都癱在床上了,自己堂哥竟然扔下嫂子不管,想著李浩就氣不打一處來。

  “小浩,別追了,他走了不會再回來了。

  ”蘇秀搖了搖頭心酸道。

  “可是……”李浩還想解釋。

  蘇秀打斷他的話,搖了搖頭:“別說了,是嫂子沒用這么久了,嫂子卻連動都不能動,不能怪你哥。

  ”看著眼前那楚楚動人的嫂子,李浩更恨自己堂哥。

  嫂子只不過是出了意外,她會好起來的,自己堂哥竟然丟下不管。

  “嫂子,你放心,以后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 李浩咬了咬牙道。

  “嗯。

  ”蘇秀看著李浩認真的樣子,感動的點了 點頭,輕咬了咬嘴唇道:“小浩,那…那你幫嫂子洗下澡可以嗎?嫂子感覺自己很臟。

  ”李浩聽到蘇秀說臟,想到昨晚旁邊房間充滿誘惑的聲音,看著眼前露出一大片潔白的嫂子,剛壓下去的邪火又猛地涌了上來……咕隆吞了吞口水,同時心里對自己那堂哥更加怨恨,這混蛋弄了嫂子一晚上就丟下她不管,真是個混蛋。

  李浩越想越氣,要是這會他堂哥在這,他絕對會給他一拳。

  “小浩,可以嗎?”蘇秀再次問道。

  李浩一顫,這才反應過來,看著蘇秀那性感的嬌軀,吞了吞口水道:“嫂子,我這就給你去放水。

  ”“嗯。

  ”蘇秀輕點了點頭,看著李浩走進浴室,心里頭百般不是滋味,自己出意外了,陪伴自己身邊的不是自己老公,竟然是自己的小叔子,想到這一切蘇秀心里頭就覺的委屈。

  很快李浩放好水出來了,看了看坐在床邊的蘇秀:“嫂子,水好了,我…我抱你進去吧!”蘇秀俏臉一紅,想到等下要在別的男人眼前褪去衣物,這個人還是自己的小叔子,就想掙扎著起來。

  但 渾身使不上勁,哪怕是手都抬不起,即便覺得不合適,但也沒辦法,只得輕咬了咬嘴唇道:“小浩,先…先幫我把衣服脫了吧!”“嗯。

  ”李浩輕點了點頭,他進放水時候就想通了。

  嫂子是病人,自己本身就是醫生,就跟對待平常病人一樣就成了,但看著蘇秀那妖嬈的嬌軀,特別是那一雙修長的大白腿,李浩突然這發現真的很難。

  嫂子實在太美了,太漂亮了。

  蘇秀其實也只不過比李浩大兩歲,今年二十五正是大好青春時刻,而且蘇秀無論身材還是容貌,即便跟現在當紅明顯相比也不失遜色。

  看著那因為害羞,快將臉蛋都埋到胸前的蘇秀,李浩伸手過去都不禁打顫起來。

  蘇秀身軀也因為害羞而微微顫抖著, 這可是除了老公之外第一個看到自己的身子,而且…而且還是自己小叔子。

  蘇秀越想越羞,當李浩抓住她衣服慢慢往上拉,那炙熱的大手偶爾觸碰到她的肌膚,一張俏臉也變得越來越紅……李浩也好過不到哪里去,看著那風景,猛地吞了吞口水。

  突然蘇秀下身傳來一股異樣的感覺,身體竟然有了反應,蘇秀一下愣住了。

  我這是怎么了,老公碰自己的時候,自己一點反應都沒,為什么現在李浩就碰了一下,自己 就會有這種感覺……這種感覺讓蘇秀又羞又難受,她不敢去看李浩,瞇上了眼睛,但隨著裙子慢慢被褪下,她哪怕沒有睜開眼睛依舊能感覺到李浩那炙熱的目光。

  嫂子是病人,我是醫生,我不能亂想,不能。

  李浩看著蘇秀通紅的臉蛋,努力壓著體內邪火,伸手去幫蘇秀脫內衣,李浩早就不是啥初哥了,可環手去解蘇秀背上的內衣扣,因為緊張弄了好一會也沒解下。

  那手不斷蹭著蘇秀光滑的后背,體內的火越燒越旺,也越來越緊張。

  蘇秀也好過不到哪里去,那后背被李浩抓的癢癢的,這種滋味讓她又羞又急,輕咬著嘴唇,呼吸越來越急促。

  那熱氣正好吹在李浩的胸口處,李浩低頭一看,看著輕咬著嘴唇一臉嫵媚的蘇秀,瞬間有了反應,二人本來靠的近,加上李浩就穿著一條沙灘褲,直接碰上了蘇秀的小腹。

  那感覺讓李浩不禁哼了一聲。

  蘇秀也感覺到了李浩的反應,體內那異樣的感覺變的更加明顯了起來,輕咬著嘴唇不禁發出一道聲音。

  嗯……李浩嚇了一跳,偷看了看蘇秀臉色,看著她雙眼迷離嘴唇微微的張開,那反應更加劇烈了,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雙手一顫,蹦的一下就彈開了。

  他身為一名老中醫,平常也看過一些婦科疾病,甚至好多時候有些女人因為病的特殊,也瞧過她們的身子,可那所有的身子都沒嫂子的如此好看。

  李浩看著甚至有著低下頭去親上一口的沖動。

  蘇秀也是嬌羞不已,特別是那種體內異樣的感覺,讓她又羞又難受。

  她更是想不通,昨晚自己老公和自己玩的時候還沒任何反應,為什么現在被李浩這么一弄,就莫名的有反應呢?這…這不可能的,自己癱瘓了,沒感覺的。

  然而那滋味卻是真真實實的,現在她渾身就跟萬千只螞蟻撕咬著一樣難受。

  蘇秀睜開眼睛偷瞄了李浩一眼,在他那炙熱的目光,羞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鉆下去。

  看著蘇秀展現在眼前的一切,那一雙修長的美腿,李浩咕隆猛的吞了吞口水,幾乎要站不住腳了,感覺整個人都要炸開了。

  “嗯。

  ”蘇秀不禁哼了一聲,渾身微微一顫。

  李浩感受蘇秀動靜也嚇了一跳,但又有些不明白,嫂子不是癱瘓了嗎?沒知覺嗎?那她為什么會這樣呢?難道嫂子身子在恢復,她有知覺了,她也有反應了。

  李浩瞄了瞄蘇秀的雙腿,看著她腿窩子出還有著一道痕跡,雙眸一下瞪了起來,嫂子是…是有反應了。

  蘇秀瞧見李浩炙熱的目光,害羞的哼了一聲:“小浩,別看了,快抱嫂子去洗澡。

  ”“哦,哦。

  ”李浩吞了吞口水,反應過來,深呼吸了一口氣,強壓著邪火讓自己冷靜下來,伸手剛抱起蘇秀,蘇秀那嬌軀就整個貼在了李浩的身上,李浩渾身都不禁發顫起來。

  蘇秀貼在李浩身上一張俏臉羞的也幾乎要滴出血了,身體那股異樣的感覺更加明顯,羞得蘇秀不禁輕咬了咬嘴唇,悶哼了一聲。

  李浩腦袋嗡的一聲響,這一聲差點讓自己忍不住交了,定了定神連忙快步走向浴室,把嫂子放入浴桶內。

  水沒過嫂子的肩膀,擋住了香艷,李浩才松了一口氣,但看著蘇秀那一張紅撲撲的俏臉,李浩體內的邪火依舊不斷的躁動著。

  特別是剛剛蘇秀身子的動靜,李浩更是覺得興奮,同時心里更疑惑嫂子的反應,是嫂子受刺激好了嗎?這種情況也不是不可能的。

  李浩想了想,壯起膽子道:“嫂子,要不……我幫你擦擦身子吧!”啊……蘇秀驚呼一聲:“這…這不好吧!”“沒事的,我就幫你擦擦背,要不然這也洗不干凈是不。

  ”李浩故作輕松說道,看著蘇秀那羞紅的臉蛋,一顆心卻提到了嗓子眼上。

  蘇秀黛眉微微一皺,想想李浩說的也有道理,而且剛都被他又看又抱的,那現在就讓他幫忙擦擦背也好,洗掉那個男人的一切。

  “小浩,那就麻煩你了。

  ”蘇秀輕咬了咬嘴唇道。

  “嗯。

  ”李浩輕點了點頭,心里默念著就是幫嫂子驗證一下她的身子是不是反應了,自己不是故意揩油的,不是的。

  哪怕這么想著,可當真的伸手摸上蘇秀那光滑的后背,渾身還是不禁一顫。

  蘇秀感受到李浩雙手的溫度,黛眉也不禁一皺,一直以來都覺得李浩還小,所以才敢讓李浩幫自己洗澡,但她現在發現自己錯了,李浩早就是大男人了。

  自從出意外癱瘓后,哪怕老公跟自己弄的時候,自己都沒感覺的,現在為什么會有這樣感覺呢?蘇秀不由發出一道嬌哼。

  這種感覺舒服又難受。

  蘇秀哼了一聲,看著李浩炙熱目光,羞得連忙緊咬住嘴唇,不讓自己發出叫聲,呼吸卻越變越急促。

  李浩看著蘇秀的表現,更加肯定蘇秀有感覺了,咕隆吞了吞口水,慢慢的游轉過去,一步一步的靠近,李浩感覺一顆心都要跳出來了一樣。

  那是嫂子的私密地方,我就要碰到了嗎?這只是幫嫂子看一下反應,對,是看她反應的。

  李浩安慰著自己,深呼吸一口氣,直接摸了上去, 剛接觸上,那一股觸感傳來,還是讓他感覺整個人都要暈過去了。

  蘇秀也是禁不住發出一道嬌喘聲,渾身打了個哆嗦。

  聽著這一道嬌喘聲,李浩渾身一顫,雙手的動作越來越大,同時更加確定對嫂子的病有好處的,李浩膽子就(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變的更大起來,手上的動作更大了一些,看著水下蘇秀那一雙美腿,深呼吸了一口氣,顫抖雙手朝下探去。

  蘇秀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

  這種感覺她已經好長時間沒有過了。

  感受著李浩的手越來越接近那,蘇秀似乎渾身都要冒火了一樣,眼瞧著那就要被攻陷了,蘇秀嚇了一跳連忙阻止道:“小浩,那里…那里不用擦。

  ”李浩一怔,慌忙收回手,看著蘇秀那通紅的臉蛋,低聲道:“嫂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看看你的反應。

  ”啊……蘇秀聽到這話,俏臉一下變得陰沉下來,小聲抽泣道:“小浩,你怎么能這樣。

  ”李浩看著蘇秀的哭泣,知道她是誤會了,連忙解釋道:“嫂子,你知道我是一名中醫,我剛才就是想要刺激刺激一下你的身子,如果你有反應,說明你的病可以用中醫推拿治療。

  ”“嗯,真的嗎?”蘇秀狐疑的看了看李浩。

  “當然是真的。

  ”李浩堅定的道。

  蘇秀想著剛才異樣的感覺,好像李浩說的有道理,畢竟自己跟丈夫弄的時候都沒那感覺,就是被李浩那么一摸就有了,或許還真的有效果,只是看了看李浩,蘇秀又不免覺得害羞起來。

  同時想到剛才的感覺又不禁有些期待,更何況還能對自己的病有所幫助。

  蘇秀輕咬了咬嘴唇道:“小浩,那你……你再幫嫂子看一下。

  ”“嗯。

  ”李浩見蘇秀答應,顫抖著雙手再次朝著桶里頭伸去,剛碰觸上蘇秀那嬌軀,李浩感覺渾身都要冒火起來了。

  蘇秀感受著李浩的大手,也是有了感覺。

     **** 肉欲父親和女兒 同桌把JJ插我下面. 亂/倫小說全集  又是一年多雨的秋,寒蟬凄切,當年源上(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高二,天很冷,冰冷地 雨滴悄悄地敲打著樹上已是枯黃但又遲遲不愿垂落的每一片 葉子,他在滿屋潮濕的空氣中翻找著散發著霉味地衣服,這是一間八十年代末的老屋,與源同歲,父親說這是他一手操建的。

  每每秋雨降至,屋內潮濕泥濘,自從母親去世后,這個單調的空間里充滿的太多的惆悵和疏離。

  當意識悄悄滲透在這光怪陸離的空氣中時,耳邊突然想起父親聲色俱厲的催促,源慌忙把最后一件秋裝塞進書包,望著雜亂無章的衣櫥,一滴雨水順風打在他的前額上,也就在這時,源的幻想便飛起來,他看見,人一程又一程地前進,而這片熱土,永遠地站在這里,用這冰冷的雨滴,把過去的腳步和未來聯系起來……  海棠依舊,綠肥紅瘦。

  即使是在夜色朦朧淫雨霏霏的晚上,昏黃的路燈散發出來的光芒也會把路邊夏末秋初的灌木叢渲染得像初抽乍嫩的春綠,郁郁蔥蔥,卻又樸素迷離。

  葉子上面晶瑩透亮的雨珠折射出來的 光線在雨中閃爍著,雨像線,看燈光,像隔著一個模糊的 屏障,一滴滴,一絲絲,細風吹來,打在腦門上,冷號淅淅……屏障中或許閃爍著一個人,,也許源越是回憶往昔,意識卻越模糊,幾年的時光年已足以使一切都變得漫漶不清或難以想象了。

  但他依稀記得當時的景象,白日熙攘喧囂的路口,晚霞在燃燒,一座城,一個人,一場夢,感若無比。

    以一個正常人的眼光來看,我的日子毫無幸福可言。

   老朋友來看我,她坐在我家歷史悠久的沙發上,光鮮的衣著,明媚的神情,我的陋室立刻蓬蓽生輝。

  她環顧左右說,都什么年代了,這也太不像個家了。

    我想也是的。

  屋子小得可憐,地上轉個圈,可能就會帶倒幾把無辜的椅子;電視是結婚時買的,不知道哪個零件罷工了,已經“黑白”了好長時間;電腦是六年前的,樣子丑、配置低,不過湊合還能用;手機就更別提了,四年沒有換過,用 兒子的話說,扔大街上都沒人撿。

  一切都很舊,包括我自己。

     閑閑地聊了一會兒。

  老朋友離開的時候,憐惜地丟下一句話:搞不懂你,幸福感居然還那么強!我只笑笑。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朋友走了,我掃視一眼熟悉的小屋。

  的確太寒酸了!墻上沒有結婚照,更沒有值錢的藝術品,只有做了一輩子教書匠的二祖父送我的一幅墨寶:書山有路勤為徑。

  屋里最多的也是書,我的書、兒子的書,隨手都能抓到。

  那些書會讓我的心平和安靜。

    老公不是讀書人,但這并不代表他膚淺,社會這本大書教給他很多東西。

  他待人寬厚,善良真誠。

  到目前為止,他離眾人眼里的成功還很遙遠,但他一直很努力。

  他懂得我所有的欣賞、鼓勵和期待,并為了一個目標而前進。

  他了解我,知道我性格懦弱,受了氣只會回家抹眼淚,遠不適合在職場廝殺,所以,他愿意養著我,并以此為榮。

    我亦清楚他的喜好,他愛喝我熬的小米粥,愛吃我做的手搟面。

  不管多晚回來,我都會很快為他端上一碗。

  每次吃完,他總會摸著肚子滿足地說,舒服啊!我知道他應酬多,睡眠不好,偏偏人又懶,洗腳水是必得親自為他送上的。

  他的臭鞋臭襪總是到處亂扔,我佯裝發脾氣的時候,他總是嬉皮笑臉地回應道:不過是給你找一個罵人的理由嘛,不然,你一定得悶壞了。

    他說過,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愛好,空虛無聊的日子最難熬。

  于是,我撿起文字。

  我寫什么,他幾乎從來不看,也很少夸獎我,只是每當我沾沾自喜地炫耀那點成績時,他總是盲目地堅信:你可以做得更好。

  我只好給自己上上發條,為了那個“更好”。

    我最得意的作品是兒子,他11歲了,開朗健康。

  他身上沒有名牌,我也很少帶他下館子,我愿意在廚房花上一上午為他蒸包子、做餃子,愿意帶一本書守在爐火前為他燉兩小時 牛肉

  如今兒子已發表了幾篇習作,一個長篇正在進行中,詩歌處女作剛剛收到雜志社確定刊用的消息,這讓我很欣慰。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