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hub gay

porhub gay porhub gay 48343瀏覽 3421評論 收藏


嘿,兒子,來這兒,我們來聊一聊。

  我看到你在看那個路過的 女人

  我不是想評判或者羞辱你,我知道你為什么這樣做。

  但我們必須得談談這個問題,因為你怎樣“ 看女人”,這很重要。

  很多人會告訴你,女人應該注意自己的 穿著,以免招來 男人不當的目光。

  但我想告訴你 的是:女人如何穿著打扮是她的事,但像看一個人那樣去看她是你的責任,不管她穿什么。

  當你被一個女人的穿著所誘惑,忍不住游移雙眼、上下打量時,可能你會歸咎于她穿了什么,或者沒穿什么。

  但不要這么做。

  不要扮演受害者。

  因為當它發生時,你并不是一個無助的受害者。

  你完全能夠控制你自己,試一試。

  試著去看她的眼睛,而不是衣服或 身體

  當你扮演受害者時,你就陷入了男人一受到外界刺激 就會與生俱來地產生反應以至于無法自控、喪失判斷能力的謊言中。

  這是個荒謬的謊言。

  你能做到的遠不止是那樣。

  那個被你看的女人也遠不只是她的衣服和身體。

  社會上有很多男人物化女人的說法,這廣泛存在。

  人類會物化他們試圖去控制的事物。

  但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不要把她們簡化為一件物品。

  當你物化一些人——無論男女時,你也就放棄了你的人性。

  怎樣“看女人”?一位父親寫給(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兒子的話關于女人的著裝,有兩種常見的觀點迫使你去相信。

  一種觀點認為,女人需要靠穿著打扮來吸引男性,另一種則說女人得靠穿著來保護自己,避免男人的傷害。

  但兒子,你可以做得比這兩種要好得多。

  一個女人,或任何一個人,都不需要靠穿著才能引起你的注意。

  你需要給予她們應有的全部注意,僅僅因為你們都是人。

  另一方面,女人也不應該感到她要遠離你來自我保護,因為你能夠控制自己。

  不幸的是,現在不同性別之間的大多數互動,都根植于 恐懼:對拒絕的恐懼、對被虐待的恐懼、對失去控制的恐懼。

  我們害怕他人,因為我們被這樣教育:他人是危險的;女人的身體會導致男人犯罪;如果一個女人展露了太多身體,男人就會做 蠢事

  但我們必須得說清楚: 一個女人的身體不是危險源,她既不會對你造成傷害,也不應招致你做出蠢事。

  如果你做了蠢事,那也僅僅是因為你選擇這樣做了。

  所以,不要散播男人和女人間的恐懼。

  怎樣“看女人”?一位父親寫給兒子的話女性的身體很美好、很奇妙也很神秘。

  尊重她,把她當成同樣有希望、有夢想、有經歷、有感情和有追求的個體來尊重,讓她更自信,鼓勵她更自信。

  但這么做不是因為她是弱者。

  這是最大的胡扯。

  女人并不比男人弱。

  她們不是弱勢的性別,是另一個性別。

   那 黃天本來就生氣,在加上剛剛 被我唬住了,可能覺得面子上過不去,盯著我看了半天終于忍不住吼道:你又算什么東西,哪兒來的?告訴你啊,別多管閑 事兒

   這黃天看起來瘦不拉幾的弱不禁風,沒想到這脾氣還挺沖。

   不過我還真不怕,你沖,我比你更沖! 我眉頭一挑,獰笑一聲,臉色狠狠 說到:小兔崽子,懂不懂尊敬長輩,老子都能當你爸爸了。

   聽到我的話,那黃天等人還沒出聲,我身旁卻是傳出一聲嗤笑聲。

   轉頭一看,居然是那小姑娘小蕓,此時正好笑的看著黃天,眼里還帶著一絲挑釁。

   這下那黃天哪還忍得了,當即是怒吼道:我操你大爺的!老東西,找死吧你! 黃天一邊吼著,一邊就揮著拳頭沖了過來,他身后的幾個幫手一看,也是同時嚎叫著沖了過來。

   我無奈的一笑,回頭撇了一眼那小姑娘,還真是個豬隊友啊,一句話沒說就把人惹毛了。

   不過看到我看過來,那小姑娘居然還 無辜的攤了攤手,調皮的吐了吐舌頭。

   搖搖頭,看著沖過來的黃天等人,我的眼神也是冰冷下來。

   我不是一個主動惹事兒的人,但是也從來不會怕事兒,如果確定了麻煩,那我會毫不猶豫的去解決掉麻煩。

   說時遲那時快,黃天已經沖到了我的面前,狠狠的一拳朝我的面門打了過來,那模樣別提多兇狠了。

   不過我卻不屑的撇了撇嘴,外行就是外行,出手的時候破綻百出,在練家子看來,這種攻擊是最不實用的,看起來聲勢浩大,其實毫無作用,輕易就能躲避。

   我身子微微往旁邊一側,那黃天的拳頭就從我的旁邊擦過,我順勢抓住他的手臂,用力往后一扯。

   黃天用力一拳被我躲開,本來就已經失去了重心,又被我一扯,整個人從我身邊擦過,向前撲去,直接摔了個狗吃屎。

   唉喲!一聲哀嚎從黃天嘴里發出,果然是弱不禁風。

   黃天的同伙一看,都是一頓,隨即更加憤怒的朝我沖了過來。

   首當其沖的一個家伙速度還挺快,眨眼就到了我面前,眼看拳頭已經到了,我心里一橫。

   那就狠一點兒,嚇嚇這幫小崽子。

   我索性直接不躲了,屏氣發力,直接硬生生挨了他一拳。

   這 小子一拳打 在我的左肩膀上,別說,年輕就是好,力道還挺大,我都感覺有些使不上勁了。

   心里暗自叫苦,我臉上卻裝作若無其事。

   那小子見我一點事兒沒有也是愣了下來,我趁機反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那小子的臉上。

   啊!一聲慘叫,那小子痛苦的捂著臉倒了下去。

   那一巴掌我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勁兒,可得有他受的了。

   這小子一倒地,后面沖上來的那幾個家伙頓時愣了,直接停了下來,驚疑不定的看著我。

   分分鐘被我放倒兩個,而且我看起來還一點事兒沒有,這下那幾個小崽子也慌了,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先上來了。

   我嘿嘿一笑,小孩兒還是小孩兒,這就被我唬住了。

   怎么樣?還打嗎?我看著剩下的幾個人笑道。

   看著我笑吟吟的樣子,那幾人猶豫了一會兒,最后居然直接丟下那黃天和挨我巴掌的家伙 跑了

   我直接一愣,忍不住 笑了笑,還真是果斷,而黃天見到自己小弟丟下自己跑了,也是忍不住吼道:臥槽!你們幾個給老子回來! 不過那幾人哪里還管他,頭也不回的消失了。

   小子,現在知道尊敬長輩了嗎? 擺平了幾個家伙,我走到那黃天面前,一臉的笑意。

   呵呵,知知道了大大哥,我錯了饒了我吧 黃天看著我猛的一哆嗦,連連求饒,沒了小弟撐腰,他一個人連屁都不是。

   饒了你可以,道歉吧。

  我懶洋洋的說到。

   對不起大哥對不起。

  那黃天如釋重負,馬上點頭哈腰的道歉。

   不是我,是給她,蠢貨! 我喝了一句,指著身后的小姑娘,小蕓 黃天一頓點頭哈腰,給那小姑娘道了歉。

   雖然對于黃天的道歉,那叫小蕓的姑娘理都沒理,不過我還是讓他走了。

   畢竟還是學生,教訓一下就行了,沒有必要太過分了。

   等到那黃天走后,那叫小蕓的姑娘才好奇的看向我。

   謝謝你大叔。

   雖然對于她這聲大叔不是很滿意,但是我也沒明著說什么。

   行了,沒事兒就好,走了。

   本來還想和她聊一會兒的,不過我心里惦記著和王婷婷的飯局,也沒有這個心情了。

   說完我看了看表,已經六點多了,估計王婷婷也已經到了吧,于是我轉身就跑了,第一次和王婷婷吃飯呢,可不能遲到啊。

   那姑娘見我說走就真的走了也有些意外,連喊都喊不住我。

   不過我現在可沒心情管她,大步流星趕路,幾分鐘后,我就出現在約定好的飯店外了。

   進入飯店,還好王婷婷還沒有到,我才沒有遲到的尷尬。

   找了個位置坐下,等了一會兒后,王婷婷還是沒有到,我正準備發微信給她的時候,她的微信倒是先發了過來。

   李師傅,不好意思,我今天可能來不了了。

   臥槽!一看到這信息我整個人都不好了,這特么的不是耍我嘛! 雖然心里很是不爽,不過我還是沒有說什么不好的話,依照王婷婷的性格,應該是出了什么事兒耽誤了,不然不會這樣放我鴿子。

   但是王婷婷就發了一條微信后,又是音訊全無,我發了好幾條微信都沒有回復我。

   看著對話框我有些失望,不過心里卻有些擔心起她來,到底出了什么問題。

   等了很久還是沒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復,看來是真的不會來了,我看著一桌子的菜也沒什么胃口,草草吃了一點兒后,就全部打包帶回去了。

   回到家后依然沒有等到王婷婷的回復,我也不報希望了,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我照常去新房干活兒,而王婷婷又和之前一樣,如同消失了一樣,微信也不回復,人也沒有來過。

   王婷婷的消失讓我憂心忡忡,干起活兒來也是毫無動力,也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什么事兒了,這樣一想我就非常煩躁。

   突然,新房的大門被人打開了,我一驚,隨后心里一喜,這個時間能來的,難道是王婷婷過來了? 我連忙放下手中的活兒,從房間里出來,果然,王婷婷正從大門外走進來。

   婷婷!我高興極了。

   李師傅。

  王婷婷也是微微一笑。

   你這幾天去哪兒了,我好想你。

  我上前拉住王婷婷的手說到。

   王婷婷臉色一紅,沒有回答,我也沒有在意,不過我能看出來,她的情緒并不高。

   看來她說的那件事兒,對她的影響還是很大的。

   我看著王婷婷原本精致的臉蛋變得憔悴,突然有些心疼。

   婷婷,沒事的,都會好的。

  我一把將王婷婷摟進懷里 安慰著她。

   王婷婷沒有反抗,任由我抱著她,過了一會兒居然直接在我的懷里小聲的抽泣起來。

   我頓時慌了,我是最怕女人哭的了,一哭我就頭大。

   好了好了,婷婷,別哭了別哭了。

  我輕輕拍著她的腦袋安慰她,心里是暗暗叫苦。

   不過有時候心里有憋屈,大哭一場發泄一下,倒還比較好,所以我任由王婷婷埋在懷里,眼淚很快打濕了我的上衣。

   大哭一場后,王婷婷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直起身來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

   我知道她的尷尬,所以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沒說,只是安靜的陪著她。

   李師傅,讓你見笑了。

  王婷婷擦掉了眼淚說到。

   沒事兒,唉,你別叫我李師傅了,聽著怪別扭的,以后就叫我老胡吧。

  我笑道。

   好吧,老胡。

  王婷婷笑了笑點點頭。

   隨后王婷婷猶豫了一會兒后,又開口說道:唉,你不知道, 馬亮那個混蛋,昨天居然又偷偷出去亂搞,真是氣死我了。

   我怎么這么命苦,當初怎么就嫁給他這個禽獸了! 你怎么知道?你看見了?我不由自主問到。

   王婷婷苦笑著點了點頭,我恍然,原來是這樣。

   我總算知道她昨天為什么放我鴿子了,原來是看到了奸夫淫婦,怪不得臨時不來了。

   不過看她現在這個樣子的表現,昨晚怕是沒有當場捉奸成功吧。

   果然,王婷婷恨恨的說到:昨天晚上我猶豫了,但是我現在真的是好后悔,好后悔昨天晚上沒有揭穿馬亮這個禽獸! 可惜,我低嘆一聲,居然沒有搞死這個混蛋,不過現在既然王婷婷已經知道了這個事情,那以后肯定還有機會的。

   沒事兒婷婷,既然你知道了這件事兒,以后你就掌握了主動了,想要收拾馬亮這個混蛋還不簡單嗎。

   這個混蛋,居然這樣對我,真是氣死我了。

  王婷婷點點頭,不過還是狠狠的將馬亮罵了一遍。

  (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 我心里暗自高興,王婷婷越恨馬亮,那我的機會就越多,等到捉奸成功的時候,就是我上位的時候啦,哈哈。

   不過表面上我還是配合著王婷婷,裝出一副恨之入骨的模樣,將馬亮狠狠的問候了一遍。

   女人吐槽什么事的時候,男人根本不需要腦子,跟著吐槽就對了,更何況馬亮還是我的對手,我自然是不遺余力的。

   這樣沒過多久,王婷婷的心情好像就好了很多,連起色都好了一些。

   謝謝你老胡,還好有你在,要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找誰訴說。

   王婷婷看著我,眼里還帶著一絲感激和慶幸。

   說什么呢婷婷,放心吧,不管發生什么事兒,我都一定會站在你身邊的。

   我笑了笑,現在這個時候,表明我的立場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話說得這么明顯,王婷婷的臉一下就變得通紅起來,猶豫了一下,隨后身體一傾,一口親在我臉上。

   老胡,等到這事兒過去了以后,我就好好報答你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