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x 035

ipx 035 ipx 035 32792瀏覽 3261評論 收藏


旋風門視頻截圖  旋風門教師暴力事件  近日,一部 老師體罰并暴力 毆打 學生的視頻在網上引起廣泛討論。

  因視頻中 暴力老師使用旋風踢等動作而被稱為旋風門。

  事件 當事人為北師大(珠海)附中學生處 馬主任和一名在校學生。

  事后,學生家長報警。

  市教育部門日前在接受采訪時表示,馬主任系臨時聘用人員,對其作出停職、免職的處理。

    昨日, 記者從警方了解到,當事學生曾在3月17日和同校其他學生參與了與市區某學校的斗毆,當時派出所本著教育為主的態度,將此事通報給 校方,并交給校方作進一步教育處理。

  事后,老師要求所有參與斗毆的學生寫保證書,并交予家長簽字。

  在其他同學都按照要求照辦后,當事學生卻始終不肯寫,而且拒絕說明原因。

  此后,老師要求其當面寫下保證書,但當事學生隨便寫了幾個字敷衍應付,馬主任一時情緒無法控制,導致發生了9日晚的事件。

  “旋風門”暴力老師毆打學生 校方稱臨時工(3/3)  打人老師:不愿再回憶事發細節  學校稱馬主任平日很關心學生,語文課講得很不錯,一些畢業的學生曾專程看望馬主任。

  私底下還是有不少學生當他是朋友,有畢業的學生看到網上視頻后,還專程打電話回來,希望能夠為馬主任提供一些幫助。

  該校一副校長表示道。

  一些學生則認為馬主任對好學生態度挺好,對不聽話的學生,有時則會動粗。

    昨日,記者通過電話與馬主任取得聯系。

  從其聲音判斷,馬主任聲音略有些嘶啞,而且不斷伴有強烈的咳嗽。

  馬主任表示已經知道市教育部門對自己的處理結果,但為了保證孩子隱私,不愿再回憶起當時事情發生的細節。

    通話中,馬主任顯得欲言又止,稱有些東西自己不知道如何表述,但表示今后可以就如何教育學生以及老師教育學生時面臨的困惑和難處聊一聊。

  他停頓了一會,說孩子是可以教育好的。

  并稱雖然一切都是為了孩子,但畢竟我做錯了。

  “旋風門”暴力老師毆打學生 校方稱臨時工(3/3)  而當記者問對于處理結果是否感到委屈時,馬主任表示不能這么說。

  一切都是為了孩子,但畢竟我做錯了。

    校方:生病在身或情緒失控打學生  校方曾表示事情發生前馬主任一直因身患重感冒而輸液,當事學生當日逃學被其多方找尋方才尋回,而對于為何出現那一幕的細節部分,校方未明確表態,只稱可能斗毆、逃學兩者都有吧。

  當事學生逃學,加上參與斗毆后據不認錯,未見其有悔改之意、且生病在身的馬主任情緒無法控制,或成為了整個事件的導火線。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該校對被打同學的一致表述是喜歡打架,而且經常曠課,比較調皮,而這一點,記者也曾向老師以及學校領導求證,均稱涉及到孩子隱私,不好評價。

  “旋風門”暴力老師毆打學生 校方稱臨時工(3/3)  網友熱議珠海旋風門  此事見諸報端后,在網上引來一場老師應該如何教育學生的討論。

  記者從珠海本地香山網看到,網友小荷轉發了此事的媒體報道,并在報道的后面寫道看了這則新聞,心中不知道是啥滋味,中學生的難教是眾所周知。

  我是老師,很清楚老師的壓力與職責。

  學生的頑劣是存在的,老師面對學生不能打不能罵也是很痛苦的。

  教得好家長說是孩子本身聰明,教得不好家長說是教師不會教。

  當然,馬老師的行為肯定過激了,但我想事情肯定是雙方面的,只是,老師這次動手過頭了。

    而在珠海北師大附中的百度貼吧上,學生們的爭論重點從馬老師的為人已經升級到學校的管理上邊,網友北師xiao記者稱,首先我們這件事上不管學生正確與否,身為一名主任(女同學和我在教室做爰),這樣教育學生的方式就是不對。

  “旋風門”暴力老師毆打學生 校方稱臨時工(3/3)  而貼吧里也有馬主任的支持者,網友吖夾在畢業生就最近所謂X X門說說自己的看法中表示,當年馬主任教我們的時候我還沒有聽過有人不喜歡馬主任的,只能說一屆不如一屆,馬主任我絕對撐你。

  網友sunnydau也表明支持馬老師的態度相信06級畢業生大部分都力挺小馬哥的。

  小馬哥,加油! 老張最近很苦惱,被一個美艷少婦給纏上了,上次見面更是隱隱透出想要跟他睡覺的意思。

  那個美艷少婦名叫李琳,今年32歲,是醫學院的老師,人長的非常漂亮,身材也相當火爆,屬于讓人看一眼就 忍不住有想法的那種,老張面對她時也不例外,身下很暴躁。

  只是暴躁歸暴躁,老張終究不能跟她發生些什么,因為李琳是 亡妻曾經的學生。

  所以老張上次拒絕了李琳,可哪成想,今晚她竟然又來了……“老師,你快過生日了,我是代表院里來給你送慰問品的。

  ”客廳門外,李琳那雙白皙小手倒是拎著些保健品,可顯然她自身更引人注意。

  超薄透明絲襪緊裹在修長的 玉腿上,黑色超短裙被其內的翹臀撐到緊繃繃的。

  胸前更是誘惑人,明明穿了件寬松的乳白 雪紡衫,卻硬生生的被她穿成了緊身衣,視線透過那件薄透的雪紡衫,隱隱都能看到里面黑色帶鉆的里衣。

  也不知李琳是不是故意的,隨后還彎腰放下東西,任雪紡衫領口洞開,暴露出大片細膩的白。

  那種白嫩,直勾的老張口干舌燥、老心慌亂,趕緊把目光挪向了別處。

  也正因為如此,讓李琳得以趁機進入他家客廳,隨即坐在了沙發上。

  人都進門落座了,還是代表醫學院來搞慰問的,老張也不好攆人走,只能陪著聊了幾句。

  其實老張能猜到李琳為什么纏著自己,這一切都是因為亡妻生前的研究成果——老張那方面的戰斗力超強,老婆生前又是醫學院兩性學科的教授,就以他 身體為基礎展開了研究,最終研究出初步的成果,可以從根本上提高男性那方面的能力。

  只是成果還沒公布,三個月前的一場車禍就把老婆變成了亡妻。

  作為伴侶,亡妻的一切財產都歸老張所有,自然也包括那份研究成果和各種研究資料。

  所以老張完全有理由懷疑,李琳這個亡妻曾經最喜歡的學生、醫學院兩性學科如今最優秀的老師,是懷著怎樣的目的來登門,上次隱隱透出愿意跟他睡覺的圖謀又是什么……這個時候,李琳坐在沙發上,熱情而又關切地詢問著老張最近的生活狀態。

  只是白皙小手卻在光滑細膩的絲襪大腿上輕輕撫弄著,而且望向老張的眼神也是媚波流轉,那媚然的小表情仿佛是在告訴老張:我的大腿真的很性感,不信你來摸摸。

  這故意撩騷的一幕,讓老張頓時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趕緊把目光挪向別處,盡量不看李琳,惟恐著了這只香艷妖精的道兒。

  隨后的時間里,老張小心翼翼的防備著,怕李琳再度誘惑自己。

  但出乎意料的是,李琳并沒有像上次那樣透漏出跟他睡覺的意思,更沒有再施展別的誘惑,仿佛剛才的表現也是不經意而為之。

  甚至在聊了幾分鐘后,她就起身表示要離開了。

  “老師,你別送了,留步吧!”阻止了起身的老張,李琳 就在‘嗒嗒’的高跟鞋觸地聲中,往客廳門口走去。

  這讓老張長長松了口氣,不用再防備李琳對他的誘惑了。

  可就在這時候,意外突然發生——走到門口處的李琳突然雙手捂在胸前,精致的臉蛋兒上寫滿了痛苦。

  隨即更是對老張痛聲呼救,“老師,老師救命,快幫幫我!”老張不是李琳的老師,甚至他本身也不是教師,李琳的稱呼是根據老張亡妻的身份來的。

  只是這些在現在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老張根本不明白,前一刻還好好的李琳這會兒怎么了。

  趕緊來到近前,老張忙向李琳詢問狀況。

  李琳在痛苦中急聲做出解釋,“我這里面有腫塊,兩個里面都有,現在堵住乳腺了,鼓的好像要炸掉一樣。

  老師你快幫我揉揉,遲了的話乳腺被徹底堵死,我這會壞死萎縮的……”李琳說了很多,聽起來確實像是那么回事。

  關鍵老張不是搞醫學的,他就是個單位退休小領導,他也不懂這個。

  不過看看李琳痛苦的樣子應該是真的,這會兒都疼到彎腰蹲在地上打哆嗦了。

  見她這么痛,老張也顧不得許多了,趕緊扶著李琳來到沙發旁讓她躺下。

  不得不說,李琳身前真是有料,哪怕是躺著的姿態,胸前也高高的挺立著,看著特別過癮,尤其是在李琳的按壓下,這會兒都已經透過寬松領口露出些許的白皙嬌嫩,相當誘人。

  “老師,老師你快救我,快幫幫我呀!”老張都來不及做什么心里斗爭,一雙手就被李琳緊緊抓住,隨即按壓在了那高聳的地方。

  那一瞬間,溫潤和飽滿充盈著老張的掌心,刺激他本能的亢奮著。

  甚至都不用催促,老張就忍不住的在李琳胸前隔著衣服抓弄起來。

  “老師,你弄的我好舒服,你再用力些……”急促的嬌息聲伴隨著李琳柔媚的話語,直讓老張心里發顫。

  那么迷人的存在,他都多少年沒摸過了,如今抓在手里,真是過癮又刺激。

  再看看李琳那張俏然臉蛋兒上的嫵媚,更是讓他心頭暴躁,本能的渴望更多。

  然而李琳卻像能讀懂他心思似的,隨后就羞聲說道:“老師,你這樣揉的話穴位不是很準,我、我脫掉衣服你再幫我揉吧,那樣看的清楚……”李琳要脫掉身前衣服,這讓老張忍不住的亢奮著,畢竟要見識到她嬌媚的飽滿了。

  但緊接著他又有些糾結,怕自己忍不住犯錯誤,把李琳給弄了……稍稍猶豫,為了救人的老張做出決斷,“李琳,你必須穿著里衣,我才可以幫你揉。

  ”為了不使自己受誘惑沉淪,老張提出了這樣的建議。

  只不過話剛說完,李琳就羞聲嬌嗔,“老師,我本來就是指脫衣服,又沒說摘里衣。

  ”這話說的,讓老張好尷尬,自己想多了。

  不過李琳并沒有讓他的這種尷尬維持太久,隨后就坐起身來,將雪紡衫給脫掉了。

  下一瞬,她胸前的豪景就以波瀾壯闊的態勢,洶涌展現。

  如果不是有那件中間嵌鉆的黑色蕾絲花邊擋住,怕是都會彈出來!望著胸杯上方透出的半部渾圓豪景,老張貪婪的吞了口唾沫。

  他本就是個戰斗力超強、那方面渴望也超強的人,這會兒見到李琳胸前的嫵媚,更是大受刺激,直感覺胸腔內有火焰噌噌爆燃,幾乎將他整個人都燃燒起來。

  就這,李琳還在媚然的澆油,“老師,快幫幫我,我好難受,你快幫我,快……”在李琳的嬌聲催促下,老張感覺腦子都不會轉了,身體行為全憑本能。

  一雙手不知不覺的就扣在了李琳胸前,感受著罩杯蕾絲的網格,也感受著上(豁達大度)部渾圓的嬌媚,更是情不自禁的加大了力氣,狠狠感受著那種迷人的彈性與豐盈。

  “老、老師,謝謝你,好舒服,你弄的我好、好舒服……”此時的李琳,美眸緊閉面色嫣紅,嬌息急促中更是媚然的‘感謝’著、嚶嚀著。

  只是這種‘感謝’的話語,卻讓老張更加的受不了,身下都瘋狂的暴躁起來。

  可偏偏在這時候,也不知是李琳是有心還是無意,竟然抬起了她的絲襪玉腿,撩向了老張的身下。

  當老張感受到下面的異樣時,裹在透明絲襪的玉腿正在輕輕的來回撩弄著。

  哪怕隔著褲子,老張都能感受到那種來自李琳絲襪玉腿的嬌媚。

  他 不行了,他真的不行了,他感覺那里憋的都要爆炸了,急需狂暴的發泄出來。

  那雙望向李琳的眼睛更是通紅,完全被暴躁的渴望給填充,忍不住的想要弄了李琳!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廚房里突然發出了‘吱吱’的哨音。

  這哨音讓老張忽地清醒過來,他不能弄李琳,李琳是有圖謀的,他不能著了這妖精的道兒。

  于是以廚房燒著水為由,老張趕緊離開了客廳,在關火的同時也漸漸讓自己冷靜下來。

  而這時候的李琳則躺在沙發上,雙手緊緊捂住火熱的面頰,心中在暗嘆可惜的同時,也充斥著羞臊的情緒……大約五分鐘后,冷靜下來的老張從廚房里出來了。

  盡量不去看上身僅穿著胸杯的李琳,他直接指了指墻上整9點的掛鐘。

  “李琳,時間不早了,你再留在我這也不合適,快穿上衣服走吧!”李琳也不好再裝病,畢竟五分鐘都沒發作了,這會兒再發作實在有點假的過分。

  所以她只能穿好雪紡衫,紅著臉離開了老張家中。

  攆走李琳后,老張一頭趴倒在沙發上,粗重的喘息著。

  像他那方面欲望超強的人,要壓制住自己的沖動不容易,尤其還是李琳那么性感美艷的少婦所引發的沖動。

  甚至于現在趴在沙發上,聞到之前李琳躺在這時留下的體香,體內欲焰都有復燃的跡象。

  不敢再想了,也不敢再聞了,老張趕緊起身去衛生間拿涼水沖把臉,壓制身體內的躁動。

  只不過剛剛把那股渴望的火焰給撲滅,敲門聲突然響了起來。

  老張琢磨著不會是李琳又回來了吧?這害人的風騷小妖精啊!‘膽顫心驚’的來到房門前,透過貓眼往外看了下,我的天,還真是李琳那只美艷妖精!不過這時候李琳顯得特別驚慌,更是急促的拍打著房門,含著哭腔呼喊。

  “老師,快開門,救命,快救命,有人耍流氓!”有人耍流氓?為人正直的老張最看不得這個,當時腦袋一熱就把門給打開了。

  緊接著一陣香風撲面而來,更是有嬌媚的胴體入懷。

  那一瞬間,老張甚至都能感覺到胸前被兩蓬溫軟的異物給撞了,直撞的他有些魂飛天外。

  但隨后李琳驚惶失措的顫聲說道:“老師,有人對我耍流氓,他扯我絲襪,還摸我屁股……”聽到這話,老張趕緊把她給迎進屋。

  低頭看了眼,可不是怎么的,李琳大腿后側的絲襪都被扯破了,耷拉著得十多公分。

  老張當時就怒了,竟然還有人敢耍流氓?非得教訓教訓他不可!別看老張花甲之年,但是身板卻相當硬朗,一般的小年輕都不放在眼里。

  然而就在他順手抄起門口的臂力棒準備出去打流氓的時候,卻被李琳給攔住了。

  “老師,我屁股好像被流氓給抓破皮了,你家有沒有消炎藥?人的指甲縫里有很多細菌,造成破傷風的后果比貓狗抓傷還嚴重,如果真感染了,兩三天就會發高燒腦死亡的!”老張聽到這話嚇了一跳,沒想到抓傷還那么嚴重呢?于是趕緊去找消炎藥膏。

  只是當消炎藥膏拿來的時候,李琳卻羞赧了,“老師,那個壞流氓抓我屁股了,藥膏抹完還得揉弄下才能加快吸收,我看不到也夠不著,你、你……能不能幫幫我?”李琳的話讓老張特別尷尬,才好不容易壓下火呢,這會兒竟然又讓自己幫她揉屁股。

  可隨后李琳又各種央求,表示自己真的不想腦死亡,變成植物人。

  老張想想,這么年輕漂亮的女人,要是變成植物人真是怪可憐的,于是只好點頭應下。

  見老張答應下來,李琳忙不迭背轉過身,將上身趴低在了沙發上。

  隨即在高高撅起翹臀的同時,那雙白皙小手也挽向了短裙的邊緣,羞澀褪下。

  下一瞬,她那渾挺翹的香臀和裹在上面的肉色真絲小褲,就徹底暴露在老張視線中。

  甚至因為這個姿勢的緣故,還導致小褲緊緊貼在她那兒,勾勒出了迷人的輪廓……望著李琳高高撅起迎向自己的嬌媚處,老張第一時間就暴躁了。

  他甚至有種想要將腦袋湊上去,聞聞李琳那里是種什么味兒的沖動。

  不過他終究還是忍住了,因為他怕聞完之后忍不住,畢竟李琳現在的銷魂姿勢太適合進入了。

  屏住呼吸,強行壓制住心頭的暴躁渴望,老張伸手抹上藥膏,然后輕輕觸碰在了李琳翹臀的被抓傷處。

  只是縱然有藥膏的清涼,那白皙的嬌嫩肌膚也讓老張心頭火熱。

  觸碰到抓傷位置后,老張強忍著不看,盡可能快的幫李琳涂抹著,但并不敷衍。

  而這時候李琳那雙裹在透明絲襪內的玉腿也輕輕磨蹭著,仿佛在磨蹭著某處的渴望……很誘人,不過老張終究還是憑借高強的忍耐力,沒有作出任何不合規矩的事情。

  在涂抹完藥膏后,老張趕緊來到衛生間,洗手指上的藥膏還是其次,洗臉冷靜下才是主要的。

  足足洗了近三分鐘的臉,他這才消下了心頭火焰,重新來到客廳內。

  這個時候李琳正在穿著裙子,裹在絲襪里的玉足輕輕抬起,優雅的穿過,最終裙子套在身上,精致的玉足也探進了高跟鞋內,整個過程都抒發著一種無言的魅惑。

  感受到心頭火焰的再度躁動,老張趕緊開口送客,表示送李琳離開,或者讓她丈夫來接也行。

  但是李琳卻表示,她丈夫出差了,沒有人可以來接她。

  “而且老師你護送我的話,萬一那個流氓有同伙,一個纏住你、一個欺負我,那怎么辦?”李琳問的還挺有道理,讓老張一時語塞,不過隨后他又提議報警。

  李琳當時就羞急到不行,“不能報警,如果被別人知道我被流氓猥褻,那羞死個人了!”老張實在無奈了,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該怎樣?李琳羞赧的小聲給出了答案,“老師,我今晚可不可以在這過夜……”老張當然不愿意李琳在這過夜,他怕被這只妖精把自己給活活撩死。

  可是又沒辦法,李琳這么個柔弱嬌媚的女人,真把她攆出去送到流氓手中,老張于心不忍。

  所以不置可否的,這個話題也就暫時先撂下了。

  隨后的時間里,老張給李琳倒了杯水,然后倆人就隔著桌子坐下,互相沉默著。

  不過看起來,李琳似乎有什么話想要說,而且臉蛋兒憋的通紅,應該是很糾結。

  那種糾結直看的老張都難受,于是忍不住說道:“有什么話想說,你就說吧!”反正他心里是打定主意了,想要和我上床,門都沒有,我不受你的誘惑!而李琳隨后說的話,還的的確確是跟上床有關,不過卻跟老張想的不太一樣。

  “老師,其實我不是故意誘惑你的,我也不是個不知廉恥的女人。

  ”“我之所以像是先前那樣的行為,主要是因為那份研究成果,因為我丈夫……不行。

  ”在說到這些的時候,李琳好羞,不自禁的捂住了滾燙的臉頰。

  之后她還羞聲表示,從來沒有體驗過女人的嗨潮是種什么滋味,每次丈夫都超不過一分鐘。

  為了證明自己說的話,她甚至還掏出手機打開微信,將兩夫妻之間的私房話播放出來。

  似乎這已經充分證明,李琳說的都是實情。

  但是老張鑒于之前被李琳套路過‘胸前腫塊’的問題,他不太相信。

  畢竟語音消息誰都能發,找個男人說幾句就能充當她丈夫,所以老張不會輕易相信她的。

  見老張不說話,李琳也不好再說什么了,這也就導致房間中再度陷入沉默。

  只是,就在沉默了近十分鐘后,老張突然感受到了身下有異樣。

  低頭一看,隨即就看到有只裹在透明絲襪里的性感玉足,正在輕輕撩弄著他的身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