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色 桃子 av

一色 桃子 av 一色 桃子 av 1923瀏覽 6327評論 收藏


大清早。

  少婦 孟婉晴又開始渾身難受了。

  不到五點就醒了,從床上爬起,開始折騰起丈夫王立群來。

  如狼似虎的年紀,需求極為旺盛,可哪知,丈夫沒幾下,就不行了。

  干巴巴的,渾身不是滋味,剛來了點 感覺,丈夫就泄氣了。

  “哎,又不行……”孟婉晴眼神哀怨,媚眼如絲,望著丈夫,心底格外不是滋味。

  忍不住,她從抽屜里拿出了玩具,自我滿足了一番。

  感覺是有了,不過那種空虛感卻越來越強烈。

  她,多么希望能有一個威猛的男人,征服自己啊!她是一名師范大學的老師,外表端莊賢惠,可骨子里十分奔放。

  也許是玩的太嗨了,竟忘記了上班的時間。

  火急火燎的出門,連小褲都忘記穿了。

  “終于趕上了。

  ”正值上班高峰期,人滿為患,好不容易關上門,孟婉晴被擠在角落里,貼著冰涼的 電梯,涼颼颼的,屁屁上來了一股寒意,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輕微的小摩擦讓她來了一點感覺。

  “嗯?怎么有種溫熱 東西戳著我?”還沒緩過神呢,孟婉晴感覺到后面有什么東西頂著自己,她本能的往旁邊挪了挪,卻沒想那東西也順著跟了過來。

  電梯很擁擠,她沒有躲閃的空間,隔著白色短裙,那東西片刻不離的戳著自己。

  該不會?狹小的電梯空間,緊貼在自己身邊的男人,這讓孟婉晴立馬意識到,有色狼!正打算呵斥時,卻突然發現電梯反光鏡上那張熟悉的臉。

  那……那不是自己教的 黑人留學生 詹姆斯嗎?電梯色狼竟是自己的黑人學生!孟婉晴臉瞬間通紅起來,隔著單薄的白裙,被他拿東西頂著,恰好她又發現自己太匆忙,小褲也忘記穿了,這……這?腦子一陣混亂。

  呲呲……砰!一聲巨響,電梯強烈晃動,正運行的電梯突然戛然而止,陷入一片黑暗。

  狹小擁擠的電梯空間,人群開始慌亂起來。

  “停電了?”“什么破電梯啊,怎么總是出故障?”“快點打求救電話……靠,沒信號啊……”一陣嚷嚷中,孟婉晴突然到屁股上襲來一雙粗厚的手掌,幅度不大,手掌的 溫度順著屁股蔓延全身,大早上沒從丈夫那得到滿足的她,原本就燥熱的厲害,突然更想體驗一番這厚實的溫度。

  這,偷偷摸她的人可是自己的黑人學生啊!可被他這么一摸,怎么就那么舒服呢?真的羞死人了!面對這香氣逼人的 女人,被摸得一點抗拒都沒,電梯里又是一片漆黑,詹姆斯膽子慢慢大了起來,手順著裙擺往下摸去,伸到了里面。

  竟是一片荒蕪,暢通無阻……因為小褲沒穿,詹姆斯一手……“我靠,這女的真奔放,出門都不穿……”詹姆斯在后面猛地吞了口口水,想著方才見到的那張修長嫩白的大美腿,如果能抱著肆無忌憚的弄一次,那 真的是爽死了。

  當然,詹姆斯對電梯上偷摸這種事情早已輕車熟路,他深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更何況這次的“獵物”還蠻聽話。

  孟婉晴感覺到對方貼著自己屁股的手,指尖熟練的活動起來。

  “嗯!”孟婉晴皺著眉頭,渾身一個哆嗦,那手指很順溜的就進去了。

  “啊!”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發出聲音。

  不行,不能再這么讓詹姆斯繼續下去了,她怎么能做出對不起自己丈夫的事情呢?可,可是這黑人的手法真的是爽啊,沒兩下,她身子就有點發軟。

  強烈的羞恥感涌上心頭。

  低著頭,身體情不自禁的來了感覺,跟丈夫結婚二十年來,她還從未體驗過竟還有如此厲害的指法。

  詹姆斯感覺到面前女人身體在顫抖,心底不禁一陣冷笑。

  “這女人,反應可真不小啊,以前可從來沒遇見過,就這么兩下,就成這樣了……”他猥瑣邪笑,瞅著電梯一片黑暗,這女人又沒抗拒,豈不是天賜良機。

  想到這,他邪惡的將自己褲衩的拉鏈給解開。

  呼……孟婉晴的裙擺很短,單薄,明顯感覺到里面的溫度提升了幾分,她很快意識到,這個黑人留(少兒益智故事)學生肯定是將褲襠的拉鏈解開了。

  孟婉晴前幾日還看過歐美小電影,黑人的那兒,恐怖的無法想象。

  那東西就這么貼在自己后面,似乎只要自己稍微動兩下,就能進入。

  此時的孟婉晴腦子一片混亂,竟想嘗試這黑人的厲害,哪怕她是自己的學生。

  詹姆斯一直在控制,不斷的在后面對女人屁股磨蹭。

  他輕輕掀開裙擺,彎腰的同時,假裝腳沒站穩,往前一頂,竟直接竄了進去。

  “唔……”突然被毫無阻攔的闖入,孟婉晴渾身一漲,忍不住發出了絲絲嗚咽。

  身體竟感覺到強烈的暢爽,舒服感,竟本能的想要去迎合,但僅存的理智提醒她,身后的人,可是自己的學生詹姆斯啊!她咬著粉嫩的紅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只是詹姆斯只是輕輕的往前一動,孟婉晴就徹底失了力氣,腳底都軟了。

  不行不行!詹姆斯剛想壯著膽子,嘗試進去一下,可胳膊突然就被面前的女人給抓住。

  他嚇了一跳,心底一沉,完了,被抓現行了。

  “詹姆斯……”軟綿綿,嬌滴滴的聲音從耳邊響起。

  這聲音怎么如此熟悉?聽到聲音的詹姆斯渾身一愣,眼前的這個女人竟然是大學里教自己文學史的老師孟婉晴!當即他就懵了,趕緊把拉鏈拉上,但電梯里人實在太多,擠的人貼著人,一時半會也不好弄,孟婉晴整個柔軟的身子貼著自己,一鼻子香氣,他怎么也冷靜不下來。

  孟婉晴倒在詹姆斯寬敞有力的懷抱里,臉火燙的厲害,那玩意好不容易出來后,她竟滿心的失落。

  天哪,怎么會有這種感覺啊?呼呼,真的羞死人了喲。

  這要是讓自己老公知道,可怎么辦?正想著,電梯燈亮了,恢復正常運行。

  一分鐘后,電梯門打開,趁著人群散去的功夫,孟婉晴趕緊將凌亂的衣物整理一番,快步的朝外走去。

  “孟老師。

  ”孟婉晴剛走出去沒兩步呢,突然身后傳來詹姆斯的聲音。

  她愣了愣,俏臉滾燙,想了片刻還是停下了腳步,眼神竟不由自主的瞄了一眼詹姆斯的褲衩,那對方還挺著在呢。

  “詹姆斯……”一聲軟綿綿的嗓音,聽得詹姆斯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火辣辣的目光勾著她裙擺下,粉嫩嫩的長腿,咕嚕一聲,渾身難受。

  詹姆斯心底也有點膽怯,孟婉晴總歸是老師,在電梯里弄出了這樣的事情,總要找點借口。

  “孟老師,剛才真的是一場意外,對不起,我沒控制住……”孟婉晴面對詹姆斯的歉意,竟一絲埋怨都沒,心底深處甚至有點渴望,能真刀實槍的嘗嘗黑人的玩意。

  “我知道了。

  ”“嗯,不過老師,以后你最好不要穿這么火辣,性感的小短裙,男人看了真的會受不了的。

  ”詹姆斯繼續說道。

  孟婉晴聽后,下意識的扯了扯裙擺,手指竟在大腿邊上,碰到了一坨坨白色黏糊糊的玩意,有點腥味。

  很快,她就意識到了是詹姆斯的那個,突然間有點反胃。

  “以后公眾場合,注意點形象,知道沒?”孟婉晴嘆了一口氣。

  詹姆斯萬萬沒想到孟婉晴竟一絲責怪語氣都沒,懸著的心也落了下來。

  “好呢,孟老師,那我先走了啊。

  ”詹姆斯神情復雜的瞥了一眼孟婉晴那修長筆直的美腿,轉身離開了現場。

  他怎么也沒想到今天占便宜的女人,竟是自己的老師,而且在電梯里差點就把她給弄了,想起她在課堂上溫婉端莊的樣子,黑人詹姆斯猛地吞了口口水,心中的火焰升騰。

  到了學校辦公室,孟婉晴坐在椅子上,打開電腦,開始做教案。

  可她發現自己注意力根本集中不了,腦子里一直在浮現電梯里被黑人學生詹姆斯弄的畫面。

  甚至開始幻想他那里到底是什么樣子?各種被他弄得畫面,竟然不斷的在腦海里呈現,不斷的沖擊她的心理。

  想到最后,她感覺到了椅子上一涼,她竟然……她沒想到自己反應竟然這么強烈,頓時羞紅了臉。

  “天哪,自己這到底是怎么了?這可是自己帶的留學生啊,怎么可以有這樣的想法?真的是太羞恥了。

  ”可真的好難受啊……‘她見辦公室里沒人,實在忍不住,一團邪火急需要發泄,就在網上找了一個網址,打算看小電影發泄一下。

  點擊進去后,封面圖的男主角竟是一個黑人,長得還真有點跟詹姆斯像呢。

  突然她有點迫不及待了,連呼吸也變得急促。

  打開播放,第一眼,孟婉晴眼珠子都驚呆了。

  這也太厲害了吧,跟自己老公比,那簡直不可比擬,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這么恐怖,自己能受得了?孟婉晴猛吞了口口水,越看越亢奮,以至于一只小嫩手情不自禁 老板娘白了我一眼,伸手在我腰間軟肉上掐了一把,道:“他想讓我懷,可我不想懷啊!你想想,如果我這個月真懷上了,他還會讓你碰我嗎?”  我頓時回過神來。

    老板娘說的對!   陳總才不是那種大方到可以把 老婆拿出來分享的人。

    他之所以處心積慮讓我跟老板娘發生關系,為的不過就是借我的種子,讓老板娘懷孕。

    一旦老板娘真懷孕了,他肯定也不會再讓我跟老板娘有類似的親密接觸。

    我一下慌了神,老板娘已經把我深深迷住,好不容易才有機會一親芳澤,如果告訴我以后都沒機會了,我決不能接受!  于是我驚慌的問:“ 嫂子,那可怎么辦,我不想你懷孕!”  嫂子看我著急上火的樣子,溫柔的摸了摸我的臉,在我的嘴唇上輕輕嘬了一口,甜甜一笑,說:“瞧你緊張的樣子,真是沒白疼你!”  我急著問:“嫂子,你倒是說說怎么辦呀!”  嫂子笑道:“你明天悄悄去藥店給嫂子買一盒毓婷回來。

  ”  我好奇的問:“毓婷是什么?”  老板娘紅著臉說:“是事后避孕藥,吃了就不用擔心這次會懷孕了。

  ”  我松了口氣,急忙道:“那我明天就去買。

  ”  老板娘點 點頭,抱住我的脖子,任憑身前的玉兔擠壓著我的胸膛,口中幽幽道:“真想一直這樣抱著你。

  ”  我感覺到老板娘那完美的感覺,又有些沖動,開口道:“嫂子,我還想……”  老板娘感覺到我的變化,紅著臉說:“小壞蛋,不能再來了!你這已經耽誤太久了,再來的話, 陳宏斌會起疑心的!”  我這才想起老板還在門外晾著,這次跟老板娘獨處的時間太長了,估計他現在已經心急火燎了。

    于是我急忙問她:“嫂子,可是我還想要怎么辦?”  老板娘滿眼春情的 看著我,說:“明天不是去溫泉酒店嗎?晚上我去你房間找你。

  ”  我說:“不是還有莉莉姐嗎,你不怕被她發現呀?”  老板娘想了想,說:“小心一點應該沒事的,后半夜的時候我悄悄溜出門,陪過你再溜回來,她不會發現的。

  ”  我感動不已,捧起老板娘巴掌大的小臉蛋兒,動情的品味著她的櫻唇,口中說:“嫂子,你對我真好……”  老板娘激烈的回應著我,含糊不清地說:“人家都說,通往女人心靈最快的通道就是女人的那里,說的一點也不假,嫂子現在滿心里都是你。

  ”  我忍不住問:“那陳總呢?”  老板娘神情間閃過一絲慍怒,冷冷道:“我已經看透了陳宏斌那個混蛋,我跟了他八年,他竟然為了多分點遺產,這么算計我,實在是太過分了!”  說著,老板娘又道:“王浩,我跟你說實話,我和陳宏斌一直都沒有什么感情,之所以嫁給他,是因為當年我爸爸做生意遇到了困難,差點家破人亡,為了不讓我爸進監獄,我才被迫答應嫁給陳宏斌,以此來換取陳家的幫助。

  ”  我恍然大悟的 點了點頭。

    我老板長得一般,除了有錢也沒什么優點,老板娘平時也不像是特別愛慕虛榮的人,所以我一直納悶,老板娘為什么會看上陳總,原來里面還有這么一層隱情。

    老板娘看了看時間,對我說:“王浩,你該走了,嫂子明天再好好陪你。

  ”  我依依不舍的點了點頭,確實不能再耽誤下去了。

    我把懷中的老板娘輕輕放在床上,站起身來,老板娘遞給我幾張紙巾,深深的看著我,羞赧地說:“待會兒我去洗澡,給你發微信。

  ”  我點點頭,低聲道:“嫂子,那我先走了。

  ”  “去吧。

  ”老板娘說完,拿過眼罩戴上,整個人蜷縮著躺在了床上。

     我又上下看了老板娘幾眼,這才萬般不舍的轉身,推門出了房間。

    一出房間門,我便看見一臉焦急的老板,他見我出來,表情有些惱火的問:“媽的,你怎么這么久?!知不知道過去多長時間了?!”  我看出老板眼神里的怒火,心虛的說道:“對不起陳總,我一直出不來……”  “草!”老板氣的罵了一句,看著我,表情猙獰的問:“那最后弄出來了嗎?”  我唯唯諾諾的點了點頭:“你弄了這么久,她沒發現什么異常?”  我搖了搖頭,說:“老板娘一直不說話,也沒摘眼罩。

  ”  老板有些心煩意亂的看著我,片刻后他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行了,你走吧!”  我如蒙大赦,急忙轉身離開。

    老板進屋之后,我又悄悄溜了回來,想在門口聽一聽里面的動靜,但是里面音樂聲沒有關掉,所以什么都聽不見。

    無奈之余,我只能悻悻的下了樓,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回到房間里,我整個人好像做了一場不真實的夢。

    我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和我那個絕美的老板娘發生了那種事。

    躺在床上,我反復回想著剛才與老板娘的每一個細節,心里依舊無比激蕩。

    下一個瞬間,我又忽然回想起陳總看我的眼神,這讓我心里有些慌張。

    可以看得出,陳總對我跟老板娘做了這么久很是不滿,剛才他表情上的猙獰,以及眼神里的怒火藏都藏不住,完全不是他當初求我幫忙時的樣子。

    我心里猛然生出一個念頭,如果我沒能讓老板娘懷孕,老板會不會恨死我?畢竟我睡了他的老婆。

    可是,如果我讓老板娘懷孕了,老板得償所愿之后,會不會更恨我?畢竟我不但睡了他的老婆,(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還是他未來孩子的親生父親……  一想到這里,我感覺后背一陣發涼……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