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tr 065

nitr 065 nitr 065 10617瀏覽 31193評論 收藏


曉蕓使勁搖頭,“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故意撕掉的,是 黃小山逼我撕的。

  ”遠處黃小山想說些什么,但 趙權的開口顯然沒有給他機會。

  “黃小山逼你撕的?黃小山那會兒在哪,他在你身邊嗎?他有機會逼你嗎?”孫曉蕓還想解釋些什么,但趙權卻是站起身來,不再給她半點機會。

  “孫曉蕓,你喜歡車是嗎?看到我買下R8心里就懊悔了,知道我有錢了,是嗎?”“好,喜歡車,喜歡我有錢,那我就在今天把中彩票的錢先揮霍干凈了再說!”猛地轉身望向之前那個售車 小姐,伸手環指 展廳內所有車輛——“凡是我視線內的所有 車子,通通給我拿 打包,今天我要讓你們展廳里一臺車都沒有!”趙權的話一出口,全場震撼。

  這個展廳足夠寬敞,足足有十多輛車,從最次的A3到最貴的R8,竟然全部打包。

  這是車啊,這不是飯店里的菜,全部打包,那得花多少錢?!所有人都懵了,連 銷售經理都懵了,完全不知道眼前這人到底是上帝還是神豪。

  全場唯一清醒的人就是那個售車小姐,她興奮的小臉蛋兒都通紅,顛顛的趕緊往前臺包。

  穿著高跟鞋不得勁兒,她把鞋子甩掉踩著絲襪快跑,惟恐趙權后悔似的。

  就連取合同的時候,她身前那嬌挺的美好都是顫顫的,難掩內心中的激動…… 韓璐來到身邊,勸慰到趙權,“你別沖動,沖動是魔鬼,你要這么多車沒用,那輛R8也退了吧,我不要,你真想要送我的話,就送我一輛A4L就行了,掛公司戶,可以嗎?”這就是區別,這就是韓璐跟孫曉蕓的區別。

  韓璐在死命的往外推,而孫曉蕓卻使勁的往自己那撈。

  趙權望向韓璐,臉上露出微笑,小聲回道:“璐姐,我沒沖動,這種事情對別人而言是沖動,對我只能算是任性,最多算是耍點小脾氣。

  ”韓璐急道:“那你有毛病啊,你要這十多輛車干嘛,天天換著開?”趙權聳聳肩膀,“天天換著開?那我才是真有毛病呢,你一臺R8,我一臺Q7,那臺A8L留給你洽談業務的時候使用(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再留出三臺作為公車,其他的作為員工獎勵好了。

  ”“誰要做出突出貢獻,就獎給他一臺,我就不信咱們公司的員工會沒有凝聚力!”拿六七臺車子作為獎勵,而且還全都是奧迪,員工們的斗志當然會嗷嗷的。

  但問題是,趙權真的有那么多錢嗎?當韓璐擔心趙權會出丑的時候,趙權擺手示意她放心,“應該勉強夠了,彩票中那1300萬,除了公司投資四百萬,還剩八百來萬。

  不過,買完這些車就不剩多少了。

  ”韓璐暗暗翻了個白眼,她知道趙權又憋著壞呢!別人不知道趙權投資多少,她親自查的賬又怎么會不知道?實際上,趙權投資了公司1000萬。

  這時,售車小姐已經把合同拿了過來,精致小臉蛋兒上寫滿了興奮。

  “先生,您的合同拿過來了,還是我幫您填寫您簽字嗎?”趙權點點頭,只不過還沒來得及說話的,原本癱坐在地的孫曉蕓就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

  “不可以簽字,不可以的,那是我們的錢,中彩票的錢也是我們的錢,你不能胡亂揮霍,你給公司里投車算什么,那里面有一半錢是我的,是我的!”歇斯底里的喊叫聲炸響在大廳里,而且合同也被孫曉蕓給強行扯個稀碎。

  趙權對銷售經理無奈的聳聳肩,“好像有人不讓買,怎么辦,要不我換家店?”銷售經理當時就急眼了,他也有業績的,他哪能讓錢被別家賺去?“先生您放心,我保證給您最大的折扣和優惠,包括之前那輛R8的優惠也會補在所有車子的里面。

  至于這位女士……”銷售經理稍稍沉吟,然后直接拿出對講機,“保安,過來,有人搗亂。

  ”保安很快就進了展廳,然后在銷售經理的吩咐下,直接把孫曉蕓給拖走了。

  兩條胳膊給強行架住的孫曉蕓使勁蹬扯著,連鞋子都掉了,也不忘繼續歇斯底里的尖叫著。

  “趙權,你不能這樣對我,那彩票錢里有我的一半,我要告你,我要起訴……”對于孫曉蕓,趙權當真是心如死灰了。

  曾經的感情,被孫曉蕓自己親手一點點的磨滅,磨到渣都不剩不點。

  在孫曉蕓被保安給強行拖出去后,趙權把所有的合同都給簽了字。

  之后的轉賬、拿鑰匙,根本不費半分力氣,全程4S店都跟伺候祖宗似的伺候著。

  拿了R8的車鑰匙,其余鑰匙都被趙權丟給了銷售經理,包括韓璐那輛CC的鑰匙。

  “幫我把車給送回去,還有外面那輛白色CC,地址稍后問那個老頭兒,他知道該送哪。

  ”趙權口中的老頭兒,自然就是指黃政德了。

  黃政德自始至終都留在展廳里,他不能走,因為還有份賭約憋在身上。

  別人可能記不住,可他自己記得清清楚楚,他說要跪迎新老板入公司……“趙總。

  ”黃政德訕訕上前,跟趙權打著招呼。

  但趙權卻根本沒搭理他,直接招呼韓璐上了副駕駛,然后在咆哮聲聲中,開著維加斯黃的超跑直接駛出了展廳。

  尤其是過彎時那流暢的飄逸,直把銷售經理都震住了。

  之前R8送來時,還是總部公司的駕駛員隨車,因為車輛太過貴重,上車停臺時都要特別的小心翼翼,伺候這貨比伺候祖宗還小心,上展臺時更是慢慢的蠕動著,惟恐磕了碰了。

  那神豪趙權可倒好,一腳油門蹭地一下子就出去了,眼瞅著就往玻璃門上撞。

  銷售經理當時都嚇懵了,這真要撞碎了,他這還沒法修啊,修不了,得去上級4S店。

  可下一瞬,眼瞅著R8即將撞向玻璃門時,卻在暴躁的轟鳴聲中一個華麗的甩尾漂移過彎,很靈巧的就飄過了門口,那感覺就像是門口在自動湊向車子似的,那么和諧,那么自然。

  銷售經理忍不住的挑起了大拇指,“這是真玩車的,比總部那些專職駕駛員強多了……”開車在路上,趙權教授著韓璐啟動、檔位、按鍵等常規駕駛所能用到的東西。

  可韓璐看起來卻心不在焉,那雙美眸更是時不時的瞟向窗外。

  趙權看了她一眼,也就不再多教授什么了,轉而說道:“璐姐,放心吧,我送你車不是想泡你,只是想借機討好你,讓你多幫我賺點錢而已。

  再有,就是借你打擊孫曉蕓了。

  ”“她聯手黃小山那么一頓坑我傷我,總得讓我報復一下,讓她知道失去了什么吧?所以你就做個大善人,只當是做好事助人為樂了,好不好?”“當然了,如果你想被泡的話,我也是非常樂意的,畢竟你這么漂亮,身材又這么好,而且還有顆很厲害的頭腦,心地又善良,所以我還是期待的。

  ”韓璐正琢磨趙權今天送這臺車的含義時,耳旁就傳來了趙權的話。

  她又一次感覺到心思被趙權看到透透的,像是在他面前沒有任何秘密可言。

  不過……趙權的話也確實讓她放心了許多,至少沒有了被追求的壓力。

  “可我思來想去的,這臺車子我還是不能收,你買車我開車,讓別人看到像什么啊?”韓璐是真心的不想收這臺車,雖然她也很喜歡,可是收了這臺R8,搞的就好像她被趙權包養,又或者她在圖謀趙權些什么似的,總之她覺得很別扭,很尷尬。

  趙權笑了笑,不以為意,“那我車子都買了,你總不能讓我直接開二手車市場去吧?我這么個大 男人,開這種小車窩在里面也實在別扭。

  ”稍稍想了想,他又說道:“這樣好了,合同咱就不改了,你的股份我也不要。

  到時候分紅了,你就把屬于你的股份分紅給我一塊,這樣你心里踏實,我這車也算沒白買,怎么樣?”韓璐思來想去的,最終覺得也只好這樣了。

  因為就在剛剛她準備再次拒絕時,趙權有了新的提議:“要不我給它戴上大紅花,到公司樓下向你求愛?這樣你接受的就比較理所當然了。

  ”韓璐趕緊答應分紅的事,她覺得給R8戴大紅花的事,趙權真干的出來……找了寬敞的路段,趙權跟韓璐換了下位置,然后教她開車。

  看著挺麻煩的,但操作起來只要腳下有數,還是挺簡單的。

  大約十分鐘后,韓璐就已經在路上正常行駛了。

   女人性子穩,不會像男人似的那樣往死了踩油門,非得死氣掰咧的沖動一回。

  而且韓璐開的也小心,把鞋子給脫掉了,怕高跟鞋影響,只用裹在絲襪里的小腳丫踩油門。

  只是鞋子沒地方放,所以就被趙權給拎在了手里。

  但是,趙權好像有些流氓啊,竟然、竟然聞她的鞋子…… 我的女友 顧清,是公認的大學校花。

  她雖然長得很漂亮,性格卻清寧淡雅,嘴上總習慣掛著一抹溫柔的微笑,為人保守,很有賢妻良母的味兒。

  當初,我花了足足兩年水磨的功夫,才把她追求到手,內心對她的愛意可想而知。

  但后來,我卻發現了女友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這事,要從我跟她約好的境外游說起。

  大三那年,泰國游在大學莫名地火爆了起來,我便跟女友顧清約好了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報了個五天四夜的團。

  剛下飛機,出了泰國機場,女友很興奮,她立刻換上了及臀的超短褲,上半身穿了個露臍的衛衣,打扮很是性感。

  一般國內的團, 到了泰國會有一個專門的領隊,帶隊 的是一個叫 阿亮的泰國人,但他的國語很標準,介紹自己說祖上是云南人。

  一路上,或許是顧清穿得很暴露,所以他老喜歡盯著我的女友,這讓我很憤怒,特地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但這家伙是個老油條,依然故我的 在我女友身上掃來掃去。

  行程最后一晚,我心想總算要擺脫阿亮這色鬼了,可他卻敲開 了我們酒店的大門,神秘兮兮的問我們,想不想去看一場特殊的表演。

  在泰國,最特殊的無非就是人妖表演,難道還有比這個更特殊的?我有點猶豫,但女友卻躍躍欲試。

  心想著反正最后一天了,難得出國一趟,怎么也得見識一下世面。

  不過見識的費用真高,女的要1000泰銖,男的要2000泰銖。

  阿亮告訴我們,想見識的,就在酒店樓下集合。

  我帶著顧清到樓下,看到團里有十幾個人報名了,基本上都是成雙入對的,其中還有幾個女人長得挺漂亮的。

  阿亮叫了三輛日式的皮卡車,在泰國這種車幾乎遍地都是,很快就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港灣,接著坐船來到了一個海島上。

  這島上燈火通明的,很熱鬧。

  阿亮對這很熟悉,領著我們穿過了幾條橫巷,來帶了一個黑不溜秋的屋子門口,買了票后,有專門人領著我們走了進去。

  阿亮本來是領隊不想進,后來不知道為什么看看我女友,也跟著買票進場。

  屋子里裝修的跟個鬼屋似的,再加上冷風嗖嗖的,顧清嚇得急忙鉆進我的懷里,四周到處都有墨鏡黑衣大汗把守著,這讓我心里也直打鼓。

  進場后,我們被安排到了一個很大的圓臺下。

  屋里早就坐了形形色色的人,不光有泰國人,還有一些歐洲人的面孔,等我們圍著圓臺坐好。

  有個泰國人嘰嘰咕咕地,站在桌子中間說了一大堆,反正我也聽不懂,但這時燈光卻亮了起來。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不,準確的說,是一個人妖,來到了圓臺中間的位置。

  那人妖生了一張女人都會嫉妒的漂亮面孔,讓人不禁暗叫可惜。

  很快,音樂響了起來。

  人妖跟那男人搞到了起來,各種姿勢,我們坐在臺下看的清清楚楚,那些個歐洲人早就起哄了,興奮的不得了,而顧清卻一臉嬌羞的躲在我的懷里,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滿是好奇地盯著臺上的一舉一動。

  等到人妖表演完了以后,先前那主持人叫我們都上了圓臺,嘰里咕嚕地說著,領隊這時給我們翻譯說,主持人讓我們玩游戲,待會擠在一起,要搶異性的內衣,搶到的可以回到座位,搶不到的,要在臺上像剛才那對人妖一樣表演。

  音樂這時又響了起來。

  圓桌上的人開始擁擠到了一起,我想要護住顧清,但人多,很快顧清就跟我被推擠的分開了。

  或許大家都不認識,男人逮著陌生的女人就開始上下其手,說不出的興奮。

  我到處尋找女友的身影,一下就鎖定了她。

  她今天穿了一件露腰短T桖,和短裙子,有好幾個男人圍住了她,說不出的狼狽,好幾次我看到她那碩大的柔軟部位被陌生男人壓住了。

  我的天,那雙平時我都要小心呵護的柔軟,現在卻被幾個陌生的男人擠壓的變形了!我極度懷疑顧清這么保守的女人,會被氣得哭出聲來,但讓我沒想到的是,她不僅沒哭,反而樂在其中,表情似乎還帶了一絲期待和興奮。

  我心里隱隱生出了醋意。

  正好我身邊也有個女人,喲呵,一看還是個歐洲娘們。

  這 歐洲女人長得也很漂亮,很符合東方男人的審美觀,那碧藍色的眼眸,金黃色的頭發,不斷地在我面前晃悠。

  或許是其他人擠了過來,她一個趔趄,直接倒到了我懷中,把我壓在了她的身下。

  這時,歐洲女也注意到了我,她咯咯地笑著,用她那圓圓的翹臀在我褲襠上狠狠地磨啊蹭的。

  我那要命的玩意一下立了起來,頂住了她那圓鼓鼓的翹臀。

  這種滋味,賊爽賊刺激。

  我陶醉其中,一時忘了女友被其他男人占便宜的事,專心埋頭在歐洲女身上,我開始主動地用腰一頂。

  她低頭望著我,似乎并沒有惱我,反而岔開了雙腿,我看到了她那淡紫色的內褲。

  想起剛才阿亮的話,我準備去脫她的內褲,要拿不到這個,待會眾目睽睽來一段表演,我還沒那嗜好和膽量。

  剛把內褲脫下,嗅了嗅,那上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這讓我小腹的邪火蹭地直竄心窩。

  順眼一看,以前聽說歐洲女身上的體毛少,我還不信,直到見了眼前的,我才相信所言不虛。

  我原本以為,我要跟歐洲女真槍實彈的演練一場,出國一趟,能玩個歐洲妞也算是為國爭光了,可不知什么時候,顧清卻來到了我面前。

  我以為女友不能接受,老臉一紅,剛想解釋。

  可看她的臉,倒是笑嘻嘻的沒有慍怒,他向我這擠來,胸部貼在了我的手臂上,悄悄地跟我說:“反正是國外,誰也不認識誰,你就好好玩玩,就當犒賞你這幾天的辛苦了。

  ”我不由有些感激,可她俏臉突然浮現出一抹潮紅,嘴里發出嗯嗯哼哼的吟叫聲。

  我側臉往她身后一看,心里又急又氣。

  不知道什么時候,阿亮跑了過來,他不僅用手摸著顧清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細腰上,還用手掌磨蹭著女友的豐臀,我甚至能看到她的手掌在兩股之間壓下。

  女友的短裙早就被撩起,想來那里早就被摸得泛濫成災。

  我醋意上涌(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開始用手掌摸那歐洲女的大腿。

  好滑!真是爽死了,這種感官上又刺激又興奮,我到現在還沒有忘記,難怪很多男人喜歡毛手毛腳。

  這時,大廳的燈熄了,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見,身前身后很多人擠來擠去的,是不是聽到不少女人的叫聲。

  耳邊這時也傳來了女友的叫聲,“啊,不要!”接下來,隱隱還聽到了她嬌喘的聲音,我立刻一驚,難道阿亮那家伙,堂而皇之的進入了女友的身體?我醋意更大,趁機抓向了女友,她立刻高叫了起來,不過氣歸氣,心里還是挺爽的。

  突然,大廳的燈又亮了。

  我以為自己的手搭在女友的身上,回頭一看,立刻有些不好意思地縮回了手,原來女友不知道什么時候跑開了,被我襲胸的,也是旅游團的,是個叫阿嬌的少婦。

  我不由慶幸,幸虧沒給她老公看見,正想縮手,阿嬌悄聲說:反正交錢來這里玩了,何必那么拘束。

  這時,音樂又想起來了。

  歐洲女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卻主動的拿起我的手,摸她的翹臀,很有彈性,她的身體不像青澀般的少女,處處透著一股成熟的味道,真的是爽爆了!“你看那邊!”阿嬌示意我看她的老公。

  原來阿嬌老公離我們不遠,他正樂不思蜀地在玩弄我們一個女團友,手掌按在了那女團友的大胸脯上,眼里冒著光。

  看到這一幕,我膽子也大了起來,把手也伸進了阿嬌的衣里,又大有軟,滋味真是爽爆了。

  這一刻,我在想,如果現實中每一天都有這樣的艷遇,簡直賽過了活神仙啊!大廳的男男女女都在相互擠弄,互相伸手到對方的褲里、裙里、衣里摸自己平時不敢摸的各種器官。

  氣氛說不出的淫靡。

  女友這時離我有點遠,她全身都趴在了阿亮的身上。

  果然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淺藍花邊的胸衣落在了阿亮的手上。

  阿亮這貨真特么的賤,拿了我女友的罩杯,還揚手一臉得意的導出宣傳。

  說實話,我有點擔心女友,但阿嬌明顯不打算放過我,她主動的把自己的罩杯遞給了我。

  見她的上衣突出兩粒小豆,沒有罩杯性感得多,我偷偷地摸了一把,她的胸脯比女友的D杯還大,再加上她渾身的成熟味,讓我心神一蕩。

  “小楊,我早就注意你了,借這個機會,跟姐好好玩玩吧。

  ”阿嬌在我耳邊輕聲細語,雙手卻沒有停過,開始在我的身上胡亂摸了起來。

  我被她摸的有點不好意思,恰好這時候有個泰國女人擠了過來,也不管阿嬌那幽怨的眼神,借機跟她分開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女友的身影,但卻發現有些不對勁了。

  這時,有個歐洲人的短褲也不知道被誰扒了下來,露出了他那很粗壯的本錢,竟然圍在了女友身后。

  我的本錢雖然也不小,但跟這歐洲人相比,還真不是一個級別的,心里不禁擔心起來。

  那歐洲人一把抓住了我女友纖細的瘦腰,竟然用力地頂向了女友。

  我都懷疑女友被這么一折騰,那腰肢都要斷裂。

  不行,我得去救她。

  我悄然擠到了女友旁邊,這才發現那歐洲人似乎也很有分寸,并沒有突破女友的防線,他見了我,嘿嘿一笑,不斷地說著GOOD,然后尋找下一個目標去了。

  我松了口氣,低聲問女友:好玩嗎?女友倒沒有不好意思,反而眼里放著光,說這里尺度很大,不過挺好玩的。

  這讓我充滿了驚訝。

  這還是平時那個保守的女友嗎?跟女友在一起一年多時間,房事方面她保守的要命,平時稍微碰一下,她都會俏臉通紅,這讓我充滿了羞恥,總感覺對她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惡。

  還想跟女友說一會悄悄話,可人群又把我們擠開了。

  我面前的是個穿著學生裝的韓國女人,她一個勁地思密達的叫著,可我的心思并沒有放在她身上,目光不斷地搜尋著女友。

  讓我沒想到的是,她背對著我,又跟阿亮搞到了一起,我看不到女友面上的表情,但阿亮把她的上衣越扯越高,而且還緊緊地握著她的胸部。

  我看到阿亮的另一只手已經把她的短裙掀起到腰部,露出了我送給她的那件薄紗性感的小內內。

  阿亮的手放在她的雙腿間,不斷地弄著她,女友的身子開始不安地扭動,但沒有避開他。

  這次阿亮開始發了狠,突然把我女友推在了角落的墻上,女友上身伏下,翹臀高高地聳立著,從我的角度看,真的太性感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