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x outside porn

sex outside porn sex outside porn 10289瀏覽 46076評論 收藏


在受到丈夫冷落的時候也是 王婷了解到 女人真正快樂的時候,她多次想要自己的老公帶給自己那種快樂,可是從來沒得到滿足過。

  她的那些玩鬧的姐妹多次勸說她讓她找個小年輕快樂快樂,年紀輕輕嫁給一個糟老頭子連女人的快樂都沒有體會到,很虧,要那么多錢干啥,也不快樂。

  今天,在醫院的時候她只是當 林三是個好人,熱情可靠,可是剛才發現林三竟然偷偷的拿著她的內庫聞,一開始她很氣憤,后來她陡然覺得這是一個機會。

  林三年富力強,而且可靠,盡管有些不堪的行為,正說明自己對他的誘惑大呀。

  “三(豁達大度)哥真的嗎?內庫咋可能從衣簍里自己出來呢?”王婷眼中帶著絲絲渴望,努力的讓自己顯得鎮定,她第一次這么主動夠引 男人,她也害怕,當然她更加擔心林三拒絕她,以為她是個臟女人。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此時林三內澎湃,要不是弄不清王婷的真正意圖,他早就動手將王婷推倒 沙發上了。

  身材好氣質佳的少.婦被壓在沙發上,想想某國兩人電影里面的情景林三就覺得渾身刺撓,原本沒有任何反應的二號,正蓄勢待發,再稍微一撩撥恐怕就會頂上天了。

  “你,你都看到了?”林三索性承認了。

  “我還以為 三哥是個老實人呢。

  現在看來,三哥也不是什么好鳥。

  ”王婷嘴上斥責,但是身子卻是猛地往前一倒,整個人一下子撲進了林三的懷中。

  這樣了林三要是再不明白王婷是什么意思,他可就真是老實人了。

  林三聞著她身上淡淡的發香,故作不知的問道。

  “妹子,你這是咋了?咋倒我身上了呀?”“三哥,你扶我躺下吧,我這會覺得渾身沒有一丁點力氣,你說我是不是也感冒了?”王婷低著頭聲音羞澀,可是林三也卻清晰的感覺到她的兩道目光正直愣愣的盯著林三褲子中已經崛起的某個位置。

  林三也能感覺到王婷肯定是第一次對誘.騙男人,這也讓林三心中歡喜,暗道王婷不是個放.蕩的女人,人盡可夫的女人林三可沒有興趣。

  “那,妹子,我扶你到沙發上吧?”林三試探的問道。

  “客廳里不方便,還是去臥室吧。

  ”王婷羞澀的 說道,若是一會林三要在客廳里做,她會羞死。

  林三腦袋里全是兩人電影中沙發上的橋段,床實在是沒什么新鮮感。

  “你家這沙發又大又寬敞,就在這也挺好,再說了我一個大男人去你臥室不合適。

  ”“我感冒了,一會不得打針吃藥啥的,這在客廳里能做嗎?”王婷說著覺得自己臉發燙,這是她能說出的最大尺度的話了。

  王婷隱晦的話讓林三內心激蕩起來,王婷軟綿綿的 身體擠壓在他身上,他早就受不了了。

  既然王婷都這么主動了,林三若是再慫,那可就說不過去了。

  林三一咬牙,雙手大膽的往王婷腰身一圈,在王婷驚叫聲中一個公主抱將她攬在懷里。

  低頭看著王婷羞澀紅透的小臉林三情不自己的低頭在她圓潤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溫香入口。

  “嗯……”王婷嬌軀一顫,輕微的掙扎一下,口中發出哼唧的無力抗議。

  林三見一擊奏效,哪里還會放手,快速的走到沙發上,將王婷平放在沙發上,看著王婷那渴望而又迷離的美眸,林三哪里還忍得住,渾身的血液涌向一處,某處早就蠢蠢欲動的長槍瞬間達到最強狀態。

  “三哥,我好像感冒了,你能幫我打一針嗎?”打針這個詞是王婷的那些姐妹告訴她的。

  “婷婷,你別著急,三哥這就來幫你。

  ”林三吞咽了著唾沫,激動的連衣服都來不及處理,一下子就上了沙發,趴在了王婷的身上。

  盡管隔著衣服,但是一接觸到王婷柔軟的身體林三就忍不住了,一雙手急躁的鉆進王婷的襯衣里,幾下就將襯衣的扣子給撐開了,瞬間那兩顆精美絕倫的倒水滴就進了他的手里。

  王婷的身體很敏.感,林三一上手,她就覺得一股電流流遍全身,身體控制不住的往上挺,雙手從后面 用力的抱住林三的后背。

  “三哥,親我,愛我,我,我好想.要。

  ”林三沒想到王婷這么的著急,基本上是一碰就有感覺了,他能夠感覺到王婷的身體不停的往上挺,他甚至能感覺到自己突出一部正被王婷柔軟的肌膚刺激著。

  “婷婷別著急,三哥也想和你再進一步。

  “林三輕聲說著,而手已經是往下滑,伸向了王婷腰間,稍一用力,王婷的褲子就出現了縫隙。

  王婷知道林三要將她最后的防線撤去了,她配合著躬身方便林三給她脫,而她呢,也是羞赧的伸手慢慢的朝林三的褲子走去。

  片刻,兩人的褲子都沒了,林三跪在王婷下.邊,看著王婷羞澀的臉,再看看她不停顫抖對身體,以及戰戰兢兢輕微分開的雙腿,林三知道王婷還是有些放不開。

  這也不怪王婷,她沒想到自己的身體竟然那么的不安分,竟然對一個認識一天的男人那么的渴望。

  她低著頭羞澀的看著林三雙腿,二號早就是雄赳赳氣昂昂了,她忍不住拿老公的和林三的對比。

  完全不是一個檔次,林三的至少比自己那不中用老頭的大上一倍多,而且似乎還很米且。

  她相信林三一定可以將她帶到姐妹們說的那種快樂的上天的感覺。

  “三哥,你要慢點,我怕承受不住。

  ”王婷扭動著身體,有些害怕的將雙腿又閉上了幾分,聲音有些顫抖。

  “放心吧婷婷,三哥不會用力的,婷婷這么美的女人,三哥咋敢用力呢。

  ”林三伸手輕輕將王婷雙腿往兩側分。

  ”嗯。

  三哥,你這有些大,比我老公的大不少,你一會要慢點,我怕疼。

  ”王婷聲音顫抖的說道。

  她是真的擔心林三不管不顧的猛沖,她嬌小而且真的怕疼。

  “放心吧婷婷,我會很疼你的,會輕輕的。

  ”林三做好了所有準備,慢慢的朝前靠去……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5日電之前營造的輕松愉快的氛圍,隨著那一抹粉色春光消失殆盡,空氣中彌漫著尷尬的情愫。

   過了一會, 趙立晨實在是有點忍受不了這尷尬了,于是就首先說道:來的時候,劉夫人說你身體不太好,我想問一下你哪里不好了? 聽到這話,高媛臉上的尷尬意味就更濃了,雖然在此之前她已經做好的充足的心里準備,但是此時此刻她卻怎么也無法面對一個陌生男人說出自己的難言之隱。

   見高媛不說話,趙立晨也就沒有拐彎摸,直奔主題道:我是性心理醫生,主要治療的就是這方面的問題。

  你不用感到尷尬,也不用有什么后顧之憂,為患者保密是我們的首要職責。

  對于我們醫生來說,性疾病醫生和一般的臨床門診一聲沒有什么區別。

   說是這么說,但是真要讓她徹底的放下心里負擔,她還真就做不到,嘴長了幾次都沒有把話說出口。

   看高媛有了想說的沖動,趙立晨就繼續說道:醫生對于病患做到兩個字足以, 那就是負責。

  而病患對于醫生,也只需要做到兩個字那就是信任。

  你不愿意告訴我你的困惱,那就是不信任我,對于一個醫生沒有信任那就等于侮辱。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只是……只是我……我真的不好意思開口。

   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稍稍停頓了一下說道:&ldqu(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o;嗯,那好吧。

  采取我來問,你來答的方式。

   高媛沒有說話,既沒有 點頭否定,也沒有搖頭拒絕。

  一般這種情況,趙立晨都是認為默認接受,所以他就沒有再問什么,直接就切入了主題。

   你是不是對性愛房事沒有任何的想法和欲望? 高媛猛的抬頭看了一眼趙立晨,似乎對于他的猜測感到很驚訝,但是隨即頭又低了下去,過了好一會才咬著嘴唇 點了點頭。

   哦,既然是這樣,那就簡單了。

  我只需要給你做一下身體 檢查,就可以確定病癥在什么地方。

   身體檢查?高華一聽猛的一下子抬起頭,看著趙立晨道,要脫衣服嗎? 趙立晨微微點了點頭,用一種很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高媛說道:當然,一般這種情況下首先是要看看是不是身體有沒有問題,如果身體沒有問題那就進行相應的心理治療。

  這是必要的過程。

   一聽說是必要的過程,高媛頓時就尷尬了起來,檢查就意味著要全部脫光,除了已故的丈夫以外,她從來沒有在第二個男人面前裸露過身體。

   趙立晨一看高媛臉上的表情,他就能猜到高媛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他就繼續說道:你可能覺得難為情,那是因為你把我當成了一個男人,并沒有把我當成一個合格的醫生,對我沒有做到必要的信任。

  你知道這對一個醫生來說意味著什么嗎?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不不,趙醫生你誤會了,我不是不信任你。

  我……我只是不好意思…… 趙立晨接過話道: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只要從心里當我是個醫生,就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跟普通的門診大夫沒有什么兩樣,只是負責的病患人群不一樣而已。

  你說我都來了,你不愿意,這讓我怎么給劉夫人交代啊。

   可是……可是話是這樣說,但是我……高媛在做著相當強烈的思想斗爭,但是不管她在心里怎么勸說自己,都 沒有辦法做到一絲不掛的讓趙立晨檢查。

   這時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道:既然如此,那么好吧。

  你不肯讓我檢查,我也沒有辦法繼續給你治療。

  那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說句實話,今天我感覺很不好,早知道你這樣,就算我欠劉夫人再大的人情我也不會來的。

   說著趙立晨就提起來建議的出診箱就要抬腿走人,沒轉身的時候是一臉的嚴峻,但是轉身之后他卻在默默的倒數。

  從病患心理學的來看,他斷定高媛一定會出言挽留。

   事實證明,趙立晨在大學時候的努力沒有辦法,就在他數到5的時候,高媛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趙醫生,我檢查我檢查。

   趙立晨竊笑了一下,不過再轉過身的時候,臉上卻變成了無比的嚴肅,他看著高媛說道:你確定可以讓我檢查? 高媛遲疑了一下,然后重重的點了點頭道:嗯,我確定。

   趙立晨深深的出了口氣,然后點了點頭道:好,那就開始吧。

  是在這里,還是在其他地方? 本來高媛想說在這里吧,但是一想在這里的話她就得當著趙立晨的面脫衣服,那就跟脫衣舞娘沒有什么兩樣了,于是她就說在臥室。

   趙立晨點了點頭道:好,那就在臥室。

  你去準備一下吧,準備好了叫我。

  你進行過婦科檢查吧,知道以什么樣的姿勢檢查吧? 一說到這,高媛這腦海里面頓時就浮現出了她去婦科體檢時的情形,這臉頓時就紅到了脖子根。

  她丟了下了句知道,然后就逃似的沖進了主臥。

   高媛進了主臥之后,好半天都沒有什么動靜,對于趙立晨并沒有任何的表示,就只靜靜的等著。

  這時候千萬不能著急,這越是著急越容易弄巧成拙,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才行。

   終于十分鐘之后,高媛才低低的喊了一聲準備好了,可以進去了。

   于是趙立晨就戴上口罩,拿著出診箱走進了高媛的臥室。

   臥室的布置很溫馨,粉色的基調給人一種曖昧的溫暖。

  因為拉著窗簾沒有開燈,臥室里面有些昏暗,所以更讓人有種止不住的魅惑。

   不過趙立晨并沒有心里關心這些,此時此刻他的注意力完完全全的集中到了此時赤裸的高媛。

  于是他就無聲的加快了腳步,穿過我是的小走廊。

   然而看到躺在床上的高媛,趙立晨禁不住笑了起來,因為她居然用枕巾蓋著了自己臉。

   雖然看不到高媛的臉,但是這對趙立晨來說卻是是件好事。

  因為這樣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去看她那白皙的身體。

   我開燈了。

  趙立晨看著昏暗中下面一絲不掛的高媛說道。

   別……別……高媛一聽斷然拒絕道,別開燈好? 趙立晨禁不住淡淡笑了笑道:這不開燈怎么能行呢,光線太暗了,我沒法檢查啊,再說了你蒙著臉開不開等也都無所謂的啊。

   高媛沉思了一會,然后語氣中略帶無奈的說道:好吧,那你開燈吧。

  但是一會檢查完了,你先把燈關上再走。

   趙立晨點了點頭道:嗯,好。

   說著他就把燈給打開了,高媛那白皙身體頓時就完全暴漏在趙立晨的面前,在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高媛并沒有按照趙立晨所說的按照女性體檢的姿勢躺著,而是夾緊雙腿平躺在床上,她的那一對白如水玉般的雙腿繃得很緊,掩蓋了她身為女性的所有私密。

   趙立晨伸出手,放在高媛的膝蓋上,輕輕的拍了拍道:放輕松,把腿打開我才能給你體檢。

   高媛沒有說話,沉默好一會,緊繃的腿才慢慢的放松了下來,然后顫巍巍的打開了。

   終于完完全全的顯露在了趙立晨眼前,和他料想的一樣,完全是嫩白色,即便是應該變黑的地方也只是有點泛紅而已。

   趙立晨把高媛的腿慢慢的打開到合適的角度,她那如同玫瑰一樣的瞬間就在趙立晨的眼前打開了。

   因為床有點低矮,所以趙立晨就走到床頭拿了一個枕頭過來,想要墊在高媛屁股下面以方便檢查,然后他的手剛碰到高媛的腿時候,她身體猛的一抖,很是緊張的說道:你……你要干什么? 趙立晨淡淡一笑道:你這床太低了,我想墊高一點方便檢查。

  你這么緊張干啥?我想你叫劉夫人叫劉姐,你們的關系應該匪淺吧? 聽趙立晨這么一解釋,高媛的緊繃的身體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她頭微微點了點道:嗯,我跟劉姐認識了很多年了。

   既然你們交情不淺,她應該不會害你吧。

   高媛這語氣頓時就有點變了,你這話說的,我和劉姐那是親姐妹,她怎么可能會害我。

   趙立晨揚了揚眉毛,淡淡笑了笑道:那劉姐會把一個沒有任何職業操守的醫生介紹給你嗎? 這……高媛頓時語塞,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趙立晨沒有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語氣清淡的說道:把臀部抬起來,我把枕頭放下去。

  你如果想快點結束這一切,只有放輕松配合我,才能夠盡快的結束檢查。

   高媛這次沒有什么抗拒,直接順從了趙立晨,很聽話的把屁股給翹了起來。

   雖然很順從,但是這并不代表就做的夠好,她抬起來的高度根本就沒有辦法把枕頭塞進去。

   這次趙立晨就沒有再客氣,直接一把抓起高媛的臀部往上一舉,在他的手碰觸到臀部的瞬間一種難以名狀的溫柔從指間頓時就傳遍全身。

   這富貴人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樣,這皮膚都細致的讓人不敢相信,用吹彈可破絕對不是夸張。

   啊……高媛禁不住低低的叫了一聲,但是她還沒有來得及說什么,趙立晨就已經把枕頭塞了進去,同時手也跟著抽了出來。

   經過剛才的小插曲,高媛的又把腿給閉合了。

  于是趙立晨就伸出手扶著她的雙膝,然后直接打開,這次他也很果斷,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那神秘的部位再一次的在趙立晨面前綻放,雖然已經第二次綻放,但是對他造成的視覺沖擊,依舊是相當的震撼,心頭變得一陣火熱…… 不過從看到高媛下身開始,趙立晨就沒有看到她的 敏感點在哪里,找不到敏感點那是肯定沒法治好高媛的性冷淡了。

   趙立晨有點著急了,因為但凡是個人,她只要是個正常機體那就有敏感點。

  所以先檢查再說,敏感點一會再找! 就在趙立晨的雙手放開高媛的雙腿,準備要仔細尋找的時候,高媛的雙腿突然下意識的閉合了。

   你這樣不配合我,我根本沒有辦法體檢。

  說著趙立晨就重新把高媛的雙腿分開到合適的角度道,保持這種姿勢不要動,你只有配合我,我才能盡快幫你完成體檢。

   高媛什么話都沒有所說,很聽話的照做了,在趙立晨的雙手離開她的腿的之后,非常嚴格的保持著角度不變。

   見高媛的腿沒有再動,于是趙立晨就手放在了她的大腿根部,聲音沒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說道了一句有可能會有你不想有的感覺,稍稍忍耐一下。

   趙醫生,我身體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問題啊?你檢查了這么長時間? 趙立晨噢了一聲道:沒……沒有。

  我只是檢查仔細了一點。

   高媛胸脯很明顯的沉了下去,過來一兩秒鐘,她繼續說道:那我身體有沒有什么問題? 趙立晨覺得不能再玩火了,他怕自己真的失去理智,控制不住自己。

  畢竟高媛現在是把自己蒙著的,他要是想做什么,高媛根本就沒有機會阻攔。

  這樣一旦沒了理智,那就會鑄就難以彌補的大錯。

   對于滿足欲望和失去性命,就算是命不久矣的人,也不會選擇用剩下的時光換取一時的暢快。

   于是趙立晨說道:下面沒有什么問題,很正常。

  下面我還要做進一步的檢查,請把你上身的衣服脫掉。

   脫掉上身?高媛有些無法理解,因為檢查的是性冷淡問題,性冷淡應該是下身和上身有什么關系? 不過雖然心里有些納悶,但是她并沒有提出異議,畢竟下面都看的清清楚楚了,而且還用手掰開了,那看看這上身又有什么。

   于是高媛就慢慢的揭開她特意換的長袖,長袖被掀開之后,高媛沒有拖泥帶水猶猶豫豫,直接把帶子揭開,然后把內衣直接拉了上去。

   高媛雖然喪夫,但是她的年齡并不大,所以這身體依舊年輕,歲月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因此那雙峰盡管高聳,盡管沒有了內衣的舒服,但是也就翹楚沒有外擴下垂的意思。

   和她的下身一樣,她那高高凸起的關鍵也是粉紅色的,緊緊是外圍有些淡淡地暗紅,其他的全都是鮮嫩的粉色。

   在那兩抹粉色剛顯露在趙立晨眼前的時候,高媛的手就停止了。

   從始至終,趙立晨都沒有在高媛身上找到敏感紅點,這就讓他有些不解了,這女性的身體敏感點分布的部位都已經看了,怎么會沒有敏感點呢? 脖子以上的部位之前都是暴露著的,根本沒有發現紅點。

   難道說她的敏感點在脖子和胸脯之間的位置? 想到這,趙立晨就沒有再猶豫,直接就把手按了上去…… 在趙立晨的手碰到高媛時,整個人也都跟著酥麻了起來。

  從他上高中第一次談戀愛開始,他一共摸碰過三個女人的胸,每一個讓他有這種如觸電般酥麻的感覺。

   那么重酥麻感覺的誘惑,對于趙立晨來說絕對是致命的誘惑,所以在指尖碰觸到高媛的瞬間,手就禁不住揉了一下…… 高媛冰冷的聲音瞬間擊碎了趙立晨的邪念,語氣很森冷地說道:你這是在檢查身體? 這嚴厲的聲音瞬間就把趙立晨從欲望的漩渦之中給拉了回來,他猛地震了一下回過神來,但是他手上的動作并沒有停,因為他知道這一旦要是驚慌失措的停下來,那就等于不打自招了,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這劉夫人一個電話能讓平日里牛逼沖天的科室主任點頭哈腰,更能一個電話然那個他趙立晨從此再無翻身之日。

   所以他非但不能停,反而要摸的更大膽一些,有時候將錯誤進行到底才是走向正確的唯一方式。

   于是趙立晨就更加變本加厲地揉搓了兩下,那節奏和力度明顯的就是一個男人在調戲一個女人,高媛僵硬的身體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和他之前斷定的一樣,高媛的敏感點果然在脖子和胸部之間的部位。

  怪不得她會是性冷淡,正常男人那里會對這個地方有性趣呢?這才放開她的胸,那后把內衣使勁往上一拉……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