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 kelso

steve kelso steve kelso 17319瀏覽 38756評論 收藏


近日,娛樂圈老將 景崗山再次來到上海參加了《明星大練冰》的復賽。

  在妻子 馬葭的全程陪同下,他擊敗了師洋、齊襄兩位人氣選手,順利晉級決賽。

  他說:“我這老胳膊老腿還有勇氣跟年輕人較量,全靠馬葭的支持和鼓勵。

  ” 老夫老妻不求浪漫 記者在訓練現場看到,景崗山在冰場練得大汗淋漓,他的妻子馬葭站在冰場外,全神貫注地看著他的表現,時不時指出他動作上的失誤。

  馬葭一個轉身,景崗山就摔了一跤,把剛愈合的傷口又摔破了,馬葭心疼地為景崗山擦了擦傷口,更加專注地盯著他。

   從5月8日開始,景崗山每天都要去北京的滑冰場訓練五六個小時,屢滑屢摔,屢摔屢滑。

  他說:“沒想到自己老胳膊老腿了,還要和比我年輕二十幾歲的小朋友們一爭高低。

  ”話雖如此,但景崗山卻練得極為刻苦,動作編排的難度也很大。

   參加初賽時,景崗山連摔三跤,卻因為動作難度大,最后以0.1分的優勢晉級復賽。

  巧的是,初賽那天正好是景崗山的生日,當馬葭為他送上生日蛋糕時,他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的興奮,原來,馬葭也曾經“傷害”過他。

   景崗山:馬葭“逼” 我成了家當年,景崗山在西安拍《永遠有多遠》時,在馬葭生日當天,他特意托朋友訂了999朵玫瑰,還專程打電話告訴馬葭自己回不去。

  其實,他早就訂了回京機票,想給馬葭一個驚喜。

  沒想到,當他敲開房門時,馬葭卻 顯得特別冷靜:“我早就知道你要回來了,你買那么多花讓我放哪里呢?”景崗山像被澆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腳。

  好在他早就熟悉了馬葭“嘴硬心軟”的脾氣,他也慢慢開始喜歡起這種無負擔的生活,“我們都老夫老妻了,不用這么折騰。

  拿她給我的錢給她買禮物,不是浪費嘛!” 一見鐘情被“逼”成婚 1996年,景崗山來上海參加中央電視臺舉辦的“中國音樂電視大賽”,在酒店休息時,遇見了與毛寧會面的馬葭。

  馬葭的父親馬克堅是新中國的第二代國腳,母親朱一錦在電影《中國 金花》里飾演了“拖拉機金花”,因此,馬葭不僅有出色的外貌,也有倔強的性格。

  景崗山十分欣賞馬葭快人快語的個性,兩人相約回北京再見面。

   景崗山:馬葭“逼”我成了家這以后,景崗山和馬葭頻頻約會,很快就愛得難舍難分。

  對于馬葭而言,機智善良的景崗山的確是她的心中所愛,但 她也敏銳地感覺到景崗山是個貪玩 的人,絲毫沒有想要迎娶她的意思。

   為此,馬葭認真地跟景崗山深談了一次:“你要我把你當成男朋友看呢,還是當成老公來看待?”“這有什么區別嗎?”景崗山忍不住想笑。

  “如果你是我男朋友的話,你在外邊喝得爛醉如泥,一晚上不回家,我一點都不會擔心。

  但是,如果你是我的老公,我就會想盡辦法讓朋友去接你。

  ”最后,馬葭給景崗山 下了最后通牒:“我給你3個月時間,要么我們一拍兩散,要么結婚。

  ”馬葭的這番話果真觸動了景崗山,1998年,景崗山正式將馬葭迎娶過門。

   婚后,景崗山依舊改不了嗜酒如命的惡習,馬葭苦口婆心也無濟于事,于是她又下了一記狠招。

  在一次好友聚會時,馬葭對滿身酒氣的景崗山說:“今天我們倆喝一回,誰先喝醉,這輩子就再不許碰酒。

  ”馬葭是出了名的好酒量,景崗山自知“兇多吉少”,不敢迎戰。

  此后,景崗山喝酒收斂了不少。

  景崗山:馬葭“逼”我成了家 夫唱婦隨同甘共苦 2005年,馬葭開始出任 李亞鵬的經紀人,次年,景崗山正式簽約李亞鵬的春天傳媒 公司,馬葭也因此成為了景崗山的經紀人。

   他們這種夫唱婦隨的工作羨煞旁人,但這其中的甘苦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自從李亞鵬與王菲傳出“緋聞”,一直到結婚生女,女兒患兔唇,直到“ 嫣然天使基金”啟動,李亞鵬夫婦承擔了太多的壓力,而身為經紀人的馬葭更是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景崗山說:“那段時間馬葭壓力很大,尤其是必須在一個月內籌辦嫣然天使基(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金‘愛心圣誕’慈善晚宴,她事事親歷親為,讓我對她刮目相看。

  ” 由于該慈善晚宴備受媒體關注,因此馬葭不允許工作人員有絲毫懈怠。

  每天到家,馬葭總是累得疲憊不堪,怨聲載道。

  景崗山風趣地對馬葭說:“你不能要求每個人都像你那么能干,你反而應該感到欣慰——如果所有跟你合作的人都不如你,就說明你十分優秀。

  ”景崗山:馬葭“逼”我成了家景崗山幽默的話語讓馬葭轉怒為喜,她也開始慢慢學會了放棄,開始享受工作帶來的樂趣。

  在她的努力和全社會愛心人士的鼎力支持下,在晚會當天,“嫣然天使基金”就募集了1201萬元人民幣的捐款。

   近年來,景崗山又重新活躍在電視熒屏上,他說,有了馬葭相助,他的事業一帆風順。

  馬葭為他爭取到了在內地版《鹿鼎記》中飾演“風際中”的機會,幫助他在電視劇《目擊者》中圓了“刑警隊長”的夢。

  而此番他參賽《明星大練冰》,也是馬葭全力支持的結果。

   今年,景崗山和馬葭已經走過了9年的婚姻生活,他們互相理解,很少拌嘴,景崗山從心底里感謝馬葭給了他一個家:“她不僅事業有成,還能照顧好我們的家庭,她非常出色。

  ” “嗯,你們這里的女人都很漂亮,可惜我今晚心情不太好。

  ”我由衷地贊嘆了一句,接著轉移話題:“繼續說薇 小姐吧, 表面上看,她確實像你所說的那樣,但 我覺得她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哦?”沙迪頌顯得很有興趣。

  “我坐過牢,兩次,而且都是她害的。

  ”“為什么?”沙迪頌一下瞪大眼睛。

  我把兩次坐牢的起因簡略地告訴了他,反正自己已經被炒魷魚了, 白薇能不能拿到項目關我屁事,最好她拿不到。

  對軟件行業來說,這個價值超過150萬美刀的項目很肥,白薇拿到的話 肯定會很開心,但就算我不在背后捅刀子,也不一定會輪得到白薇。

  因為這項目很多人搶,國內就有四個公司在搶,還有印度阿三,甚至硅谷一家挺出名的公司都來了。

  如果單單靠軟件本身的功能和可靠性,靠 技術層面,白薇肯定搶不過硅谷的老美,甚至都比不過阿三,殺價格也不一定殺得過國內其他公司(左手握右手)。

  除非給睡,白薇陪BTT某個大佬或者某幾個大佬睡那么幾個晚上,就肯定行,因為其他公司都沒有白薇這么漂亮的女人。

  但現在這事也肯定不行了,人家想特意給白薇安排酒會,都被她拒絕了。

  大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吧。

  至于我為什么把我和她的事告訴沙迪頌,只是純屬發泄而已,覺得沙迪頌這人還挺不錯,自己又悶著一肚子氣,有個人聽我訴說吹吹水也挺好的。

  至少,說完之后我覺得心情舒服多了。

  靜靜聽我講完,沙迪頌一臉不可思議,轉而又皺眉思考。

  沒多久,沙迪頌突然說:“川先生,我覺得你和薇小姐的這兩件事,或許真的是誤會。

  ”“我知道有誤會,但我坐牢是事實,第一次的時候,她沒出面給我作證也是事實,不論有什么理由。

  ”我淡淡地回答道。

  在拘留所和白薇見面的時候,她說過三年前的事她不知情,我表面上不想相信她,但實際上內心已經信了,因為剛進公司見到她時,她的表現不像是裝的。

  聽到我的話,沙迪頌若有所思地點點頭:“的確,那件事她確實做錯了。

  ”說罷,沙迪頌突然拿起酒杯,笑著說:“川先生,你的坦然令我敬佩,我從未見過你這樣的人,能認識你是我的榮幸,我們干一杯吧。

  ”“謝謝夸獎,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我坦然地接受他的吹捧,并和他碰杯干了一杯酒。

  “沙迪頌先生,我很好奇,你們公司的項目,打算給誰做?”喝完酒,我好奇地問道,末了又補充一句:“如果還沒確定下來,涉及到商業機密的話,就當我這個問題是在開玩笑吧。

  ”“哈哈,你確實是個很坦誠的人。

  ”沙迪頌笑了笑道:“確實沒定下來,但跟川先生交流交流也沒什么,其實我們公司的高層更傾向于硅谷的公司,你知道,他們的技術更值得信賴。

  ”聽到他的話,我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又下意識地說:“但我認為你們不應該只考慮技術可靠性,還應該看重別的一些東西,有些因素甚至比技術更重要。

  ”“哦?川先生對此有什么看法?”沙迪頌再次顯得很好奇。

  我喝了一口啤酒,想了想,便宜白薇會讓我不爽,但便宜美國佬或阿三的話我也同樣不爽。

  于是我整理了一下思路,緩緩說道:“沙迪頌先生,如果技術差距不大的話,我覺得你們應該更看重軟件系統的維護和更新,任何軟件都有可能存在漏洞,企業的系統尤其容易遭受黑客攻擊,這就需要有專人24小時隨時待命應付突發狀況,畢竟一家企業的辦公系統無法正常運行的話,往往會造成很大的損失。

  “這是維護,至于更新……OA系統的目的就是為了提高企業的效率,但哪怕是量身定做的系統,也會存在不夠合理或者復雜繁瑣的地方,這就需要優化,需要不斷改善,而企業的管理都是會變的,會進步的,系統也必須要跟著改變才能更好地服務企業。

  “我說這些,其實是想告訴沙迪頌先生,大家現在都用JAVA2開發軟件,技術上差距不大,更多的在于細節而已,但在效率和服務方面……美國人恪守嚴格的工作時間,他們很少加班,他們的恪守工作流程,規則僵化……但我們中國人不一樣,只要領導下令,那些工程師就是幾天幾夜不睡覺也得埋頭苦干。

  “單是軟件的定制開發周期,中國人的耗時肯定會比美國的更短,而在更新或者維護環節,中國人的勤勞就更顯得尤為重要了。

  ”說到這,我有些口干了,于是停下來又喝了一口啤酒。

  沙迪頌則一言不發靜靜地思考。

  “我并不是在為薇小姐爭取這個項目,只是站在客觀的角度分析而已,沙迪頌先生不必在意,更何況我們中國還有其余四家公司也在爭。

  ”我又補充了一句。

  沙迪頌回過神來,感激地朝我合十雙手:“謝謝川先生,你的分析很有見解,我們之前也考慮過這方面問題,但沒有你分析得那么透徹。

  ”我是真的討厭了泰國的禮儀,又不能不還禮,否則會顯得不尊重對方。

  拜佛一樣回過禮,我繼續喝酒,沙迪頌則就剛才說的那些主動問我各種問題。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