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a stevens butt

jada stevens butt jada stevens butt 13976瀏覽 17307評論 收藏


“啊!”隨著 女人一聲舒服的嬌吟,我急忙收回了手。

  “對不起 麗姐,我 不知道你沒有轉過身。

  ”我窘迫的抵著頭,剛才那柔滑Q彈的觸感仿佛還停留 在我的手指間。

  雖然我是個 瞎子,但我知道那是女人的豐滿。

  今天,麗姐說要教我新的按摩手法,我什么都沒想就欣然同意了。

  我相信麗姐不會害我,因為她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幫了我很多。

  說起來很心酸,因為我瞎了的原因,什么都做不了,找了很多家按摩店都被拒絕了。

  拒絕的理由很可笑,他們說,他們要 的是小姑娘,而不是我這個手腳不靈便,還需要別人照顧的瞎子。

  麗姐本名叫徐麗,她的按摩店是針對女人開放的,而我卻是個男人。

  為了說服她們接受我的服務,她不知道遭了多少奚落和謾罵。

  這份恩情我一直都記得,所以我在工作的時候,一直都兢兢業業,不敢對女客戶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久而久之,情況有了好轉,有很多人愿意接受我的服務了,這樣的成就不知讓我哭了多少次。

  “沒關系 小龍,我今天要教你的,就是這個。

  ”麗姐笑著說。

  “啊?”我意外的看著她,這種服務也太大膽了吧,有誰愿意接受?說實話,我蠻喜歡這樣的,因為我也是個男人,也對女人有想法,只是工作不允許我做出過分的舉動。

  這時,麗姐突然低聲說道:“這里就我們兩人,我告訴你一些事情,你千萬不要和外面的人說,知道嗎?”我忙不迭的點頭,認真的回道:“放心,我會管住自己的嘴的。

  ”接下來,麗姐跟我說的事,大大顛覆了我的認知,聽得我瞪大眼睛,一臉燥熱,連連吞咽口水。

  原來,有這么一群女人,她們因為有著特殊的身份,所以根本不能在外面亂來。

  可是,她們又有著自己的需要,在家里又得不到滿足,所以就找我來幫助她們釋放。

  因為我是個瞎子,不會知道她們的身份,不會看到她們的模樣,所(夾逼自慰)以她們對我很放心。

  “明白了嗎?這和你之前按摩的那些對象不同,說白了,來找你做這種服務的都是一群浪得沒邊的騷貨。

  ”說完,麗姐就沉默不言了。

  我猜,她一定推己及人,想到自己也來找我做這種事,害羞了,罵別人騷貨,不也是在罵自己騷貨嗎?可是,我還是有些擔心道:“姐,真的能行嗎?萬一她們事后反悔了怎么辦?”“沒事,她們就算事后不樂意了,也不會找你的麻煩。

  相對而言,我更擔心你。

  ”“我?”我指著自己的鼻子,很是不解。

  麗姐鄭重道:“對啊,我就怕你到時候把持不住,被這些被撩起情緒的騷狐貍一口不剩的給吃了。

  ”聽了這話后,我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心跳猛然加快。

  不知怎么的,我竟有一些向往。

  腦海中登時蹦出一個個鮮活的身子伏在我身上……“看吧,我就知道你會這樣!”麗姐突然笑著說。

  “這樣?什么意思?”我皺眉問道。

  話一說完,我就感覺自己的下面猛地一緊,被一只大手所捕獲。

  “麗姐,疼!”我苦著臉,又羞又燥,娘的,怎么這個時候升旗了,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麗姐那邊沒說話,手下卻絲毫沒有放松,甚至還輕微活動了幾下。

  感受著她手心里的熱度,我全身上下瞬間變得又酥又麻。

  “小龍,沒想到你年紀不大,本錢還真是不小!”麗姐驚訝的說道,激動的同時,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

  我又羞又囧,“姐,你就別取笑我了,放我一馬好不好?”麗姐放開了我,連連深呼吸了幾口,調整好了氣息才說道:“看來你的定力還不夠啊,我一定要好好訓練你才行。

  ”這點我承認,可是我就不明白了。

  既然是幫助那些女人釋放,為什么還要學習什么手法嗎?干脆直接點不是更省事。

  接下來,麗姐便向我解釋了其中的奧妙。

  那些女人需要釋放是不假,可是她們要的不單單只是身體上的滿足,更多的是心理上。

  麗姐告訴我,她們出來玩,玩的就是一種感覺,如果只是為了那點事,還不如直接找個男公關。

  所以,我的任務雖看起來簡單,但其實不然。

  我要滿足三個條件,一,客戶滿意,這自不必多說,我就是干這個的。

  二,我不能被她們拿下,甚至起一點壞心眼,如果和她們糾纏在一起,或者引起了她們的不滿,將來都是很大的麻煩。

  三,我要掌握分寸,吊足她們的胃口,讓她們離不開我。

  開始我還挺興奮的,可是聽完這些話后,心里便沒有了底氣。

  這三個要求,一個比一個難,單說第二個,要我幫助她們釋放的同時,還不允許我起反應,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姐,我,我擔心我做不來。

  ”“所以你才要學啊!如果,”麗姐中間停頓了一下,“如果你真的受不了的話,可以找姐來幫你解決。

  ”“啊?”我一臉古怪的看著她,心里怦怦直跳起來。

  難道,這意味著我可以跟她那個嗎?!“想什么呢?”麗姐杵了下我的額頭,嗔怪道:“我是說我用別的方法幫你。

  ”“哦!”我失落的低下了頭。

  滿以為這次可以好夢成真了,誰知道只是意思一下。

  不過,這已經讓我很開心了。

  不論是她的哪里,我都十分的想要,哪怕是手,都能讓我激動好半天。

  因為我從來沒有嘗試過讓女人來幫我。

  接著,麗姐撲哧一聲笑出了聲,調侃我道:“小壞蛋,你是不是早對我有想法了?”我憨笑著撓著頭,很不好意思,也就是和她能這樣放松的開開玩笑。

  “不要氣餒哦,說不定你到時候表現的好,我會試著考慮一下的。

  ”說完,麗姐一陣浪笑,笑得我心都酥了。

  此刻,我在重新燃起希望的同時,又無比的痛恨自己為什么是個瞎子。

  可以想象,在我面前的這可人兒,此刻一定美的不像話,偏偏我卻看不到。

  “來,小龍,今天沒有其他人,讓姐姐好好教你。

  ”說著,她兩手抓著我的手腕,將我有些僵硬的手掌按到了自己的豐滿上。

  “啊……”這就是女人的豐滿,我終于摸到它了!軟綿綿的真叫人愛不釋手啊!“嗯……小龍,不要,不要那么用力,溫柔一點,麗姐有些吃不消了,啊……”我嘴角勾起,心中不由有些得意。

  雖然她嘴上這么說,可我知道她喜歡我這樣,每當我輕輕撥動時,她都會引亢高歌,聲音傳到我耳中,引得我渾身都癢癢麻麻的,異常的舒服。

  在我漸漸掌握了規律的情況下,麗姐連連嬌吟,一聲比一聲高,到了最后,她身子猛地一僵,一聲高吟,結束了一切。

  “小龍,你實在太厲害了!”麗姐抓著我的手,氣若游絲的說道。

  她的手非常的滑嫩,可我現在的心思卻完全不在這上面。

  不住在想,要是能探尋一下她下面的幽境該有多好,長這么大,我還沒有接觸過女人的那里,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感覺,眼前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麗姐,我,我想……”我支支吾吾的,話都說不利落了。

  “別著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今天就到這里了,等你完全學會了,我們再進行下一步。

  ”麗姐安慰我道。

  “哦!”我有些失落,但沒有表現出來。

  由于我出色的表現,麗姐特批給我半天的假,說是讓我調整心態,認真思考如何掌握新學的技巧。

  到了中午飯點, 表嫂吳雪晴準時出現。

  不管遇到什么情況,她總是風雨無阻的來接我。

  “今天怎么樣?還順利嗎?”表嫂關切的問道。

  我微笑著點點頭,“還好,店長給我放了半天假,讓我好好休息一下。

  ”表嫂有些意外,“為什么呀,怎么好端端的給你放假了?”我知道表嫂有可能多想,倒不是說表嫂不樂意看我休息,而是擔心我被人攆走,因為這種情況在以前出現過很多次。

  于是我解釋說:“今天我學了新的按摩手法,店長很高興,所以就放我假了。

  ”“那感情好,回頭幫我也按按。

  ”表嫂笑著說。

  額……我不知道說什么了,心說你可是我的表嫂啊,我怎么能對你做那種事!但是,我心里又無比的渴望。

  表嫂是個好女人,然而生活中卻得不到堂哥多少的憐愛。

  不知多少個靜謐的夜里,我起床方便時,總是能聽到她低沉魅惑的叫聲。

  那聲音就像賦有魔力般,折磨的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整宿整宿的睡不著。

  于是,我幻想著表嫂的樣子,然后……我為自己的舉止而感到羞愧,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或許,我真的是個很不稱職的表弟。

  回到家里后,我和表嫂有說有笑的吃完了飯。

  這個時候,是我最享受的時光,聽著女人在廚房里的忙碌聲,悠閑的躺在沙發上,或許,這就是家的感覺。

  ‘嘭!’門被一腳踢開,驚得我‘嗖’的翻身坐起來。

  不為別的,那個兇神又回來了!“呦呵,表弟,你也在家啊。

  怎么,今天沒上班嗎?還是又被人家踢了?” 陳有亮戲謔的聲音道。

  我聽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卻不能通過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因為我是個瞎子,論打架的話,我明顯吃虧。

  這個人就是我的表哥,一個十足的人渣。

  每天除了和他的那幫狐朋狗黨喝酒之外,就是賭錢。

  每次輸到精光才回家,拿了錢之后又去賭。

  我和表嫂不知受過他多少的辱罵和踢打。

  “有亮,吃飯了嗎?鍋里還有包子,我去給你熱幾個。

  ”表嫂知道我有難了,急忙出來解圍。

  “不用!”陳有亮冷冷回了一句,接著沖著我的方向很不客氣的說道:“臭瞎子,是不是人家又不要你了,每天就知道吃白飯,如果給老子掙不回錢來的話,趁早給老子滾蛋!”聽了他這話,我狠狠咬著牙,雙拳緊握,恨不能一刀子捅死這王八蛋!我們是親戚,他怎么能這樣對我!此時,我無比的痛恨自己,為什么我是一個瞎子,什么都做不了!“有亮,你誤會了,小龍今天被領導夸獎了,說他新技能學的好,特地準他休息半天呢。

  ”表嫂解釋道。

  “哦?看來長本事了,這么說來,你工資也應該漲了才對。

  好,從下個月開始,每月多給我一千塊錢,不然的話,我要你好看!”陳有亮兇狠的威脅我道。

  我沒坑聲,此刻我心里不停在想著,是不是帶著表嫂逃離這里比較好。

  之前沒有什么機會,因為錢都被這混蛋剝削去了,可是今天麗姐答應我,說我要是干的好的話,工資給我翻一倍,或許,我能偷偷攢下一些錢來。

  “瞎子!你沒聽到嗎?當老子說話是放屁嗎?”說著,我前方跟著一陣響動,聽情況,這混蛋又想沖過來打我。

  “聽到了!”我高喊了一聲,決定先穩住他再說。

  陳有亮得意的笑了兩聲,接著對旁邊說道:“走,跟我去廚房。

  ”周圍一下安靜了,我心有余悸的手按著自己的胸口,不管怎么樣,總算逃過了一劫。

  可是,不久之后廚房那邊就傳來了聲音。

  人都說,失去視覺的人,其他的感官會變得更加靈敏一些。

  這話不假,因為我確實聽的比別人遠。

  “騷貨,這么快就濕了,是不是想男人想的?”陳有亮喘著粗氣斷斷續續道。

  “別,別在這里,小龍還在,要做的話,我們到房間去。

  ”表嫂氣喘吁吁,似乎被男人折磨的很是不堪。

  “呵呵,你不覺得這樣才興奮嗎?你看,那個瞎子正看著我們呢,怎么樣,想不想讓他也來搞你一把?”陳有亮道。

  表嫂明顯不行了,嗯啊起來,之后便再沒有說話。

  陳有亮倒是一刻也沒閑著,不斷的說著糙話,“還說不想,你他么都來了!”坐在沙發上的我再也聽不下去了,我為自己有這樣的表哥而羞愧,也為表嫂而難過。

  另外,讓我感到難堪的是,我出于本能,居然可恥的有了反應。

  為了不讓陳有亮有進一步取笑我的機會,讓我和表嫂難堪,我決定回臥室去躲一下。

  然而,就在我手持盲杖,繞過茶幾的時候,突然腳下一絆,撲了出去。

  ‘咚!’一陣沉悶的聲響,我的頭當即就是一痛,似乎撞到了桌腿。

  接著,我感覺額頭有液體流了下來,腦袋昏昏沉沉,就要失去知覺。

  “瞎子摔倒了!”“這個時候你還說風涼話,快救他呀!”這是我最后聽到的話,我勉強睜著眼看了一眼,竟看到一雙白腿跑了過來!看來我真的完蛋了,都出現幻覺了。

  ……“小龍,小龍……”睡夢中,隱約聽到有人在輕聲呼喚我的名字,我嘗試著睜開了眼睛。

  好疼啊!我從未覺得眼睛如此的痛過,可是當我看到一絲光亮出現在我眼前時,幾乎瞬間懵了。

  這是怎么回事?!我能看到了!“嫂……嫂子?”我初次恢復了視覺,感覺一切還很陌生,所以便試探著問了一句。

  這時,表嫂裊裊婷婷的 走了過來。

  只見她長發松散的披落在兩肩,身穿花色的印花裙,行走之間,曼妙的曲線若隱若現,韻味十足,讓我頓感口干舌燥,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

  她的身材很豐腴,卻一點都不顯得累贅,胸前的一對鼓囊就像空蕩的衣服里塞了兩個蟠桃,傲人挺翹,渾圓飽滿,牢牢吸引著我的目光。

  等人走近一點,我才看清她的模樣。

  好美!我不由心生感嘆。

  彎彎的新月眉,一雙清靈的大眼睛,如同發亮的寶石一般。

  皮膚白皙,細膩紅潤,清波流轉之間,風情萬種,讓我不由心頭酥癢,為之迷醉。

  唯一不和諧的就是她的右臉龐烏青的傷痕,不用想,一定是陳有亮那混蛋打的。

  沒錯,她應該就是表嫂了!可惡,陳有亮那混蛋,我饒不了他!想著,我雙拳攥緊,手臂上青筋畢現。

  “怎么樣,感覺好一些了嗎?”表嫂輕皺秀眉,擔心的問道。

  看她的潔白的藕臂伸了過來,我下意識的要躲,可還是慢了一步。

  這時,我的心里突然忐忑起來。

  要不要告訴表嫂我的眼睛已經好了。

  重獲光明的喜悅讓我迫不及待的想與人分享,可是剛一張口便心中一頓,停了下來。

  沒錯,如果我說了的話,她一定反對我去按摩店。

  現在,最要緊的是早點拿到錢,脫離陳有亮那混蛋的掌控。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我除了按摩什么都不會。

   雖然許靜剛生了 孩子,可身段卻保持的非常火辣,高挑的身材波濤洶涌,圓滑的豐臀走起路來一扭一扭,別提有多誘人了。

   特別是那張精致的臉龐,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得人心都醉了,每次從小區門口經過,用那張 櫻桃小嘴打招呼的時候,都會讓 老王恨不得 把自己舌頭伸進去猛烈攪動一番。

   年輕時的老王學過按摩推拿,開了個小店后生意不景氣,又做了十幾年的水電工,最后經人介紹來到了這座小區做起了保安。

   老王已經五十二歲了,但精力卻非常充沛,老婆因為受不了他一夜三次的折騰,硬是和他分居兩地。

   這天下著毛毛細雨,老王正幻想著如何才能把許靜睡了的時候,一縷剎車聲把他從想象中拉回了現實。

   老王不滿扭頭,卻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許靜 抱著孩子從出租車走了下來。

   許靜真不愧是個做過空姐的極品少婦,172的高個,穿著黑絲也能看得出全身 肌膚滑的和豆腐一樣,特別是(少婦做愛小說)胸前的那一團白肉,穿著簡單的白色連衣裙都能撐的鼓鼓的。

   許靜丈夫常年在外地出差,老王在這里當保安已經有兩年時間,見過許靜丈夫的次數用一只手都能數的清。

   也就是因為丈夫一直不在身邊,老王一直都在暗地里猜測,許靜一定非常饑渴,保不準輕輕觸碰就能水流如注。

   小區規定,出租車不能進去,許靜只能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拎著從超市買回來的一大袋 東西艱難進去小區。

   距離她家還有一段距離,她皺著嬌額,張開了老王期待已久的櫻桃小嘴,楚楚可憐望著他問:王叔,能幫我把東西送回家嗎?我一個人實在拎不動了。

   老王是個憐香惜玉的老頭,而且他早就想幫許靜一把了,可又不知道怎么 開口,只能干著急。

   現在許靜主動開口,他自然樂的屁顛屁顛。

   老王從許靜手中接過購物袋,無意間觸摸到許靜那只滑嫩的無骨玉手,這種感覺讓他心里面一陣瘙癢難耐。

   許靜抱著孩子走在前面,老王跟在身后,一邊貪婪嗅著許靜身上彌漫出來的成熟女人味道,一邊欣賞著她那婀娜的背影。

   許靜的連衣裙很單薄,加上又是在雨中,許靜上身濕透的衣服貼合在肌膚上,黑色的胸罩顯露出來,那對挺巧的豐臀一晃一顫的抖動,再加上那雙修長筆直的黑絲大長腿,看得老王邪欲萌生,褲子也高高攏了起來。

   他欣賞的目光變得色瞇瞇起來,下身立即就有了反應,他只想撕開絲襪,在雪白的翹臀上狠狠舔上幾下。

   畢竟現在在小區里面,而且還是光天化日,老王硬生生把自己這個欲火給強行壓制下來。

   許靜開門后老王跟著走了進去,客廳內一股獨特的奶香味兒撲面而來。

   這是老王第一次來到許靜家里,他貪婪的吸著只有生過孩子的年輕少婦才有的特殊體香味道。

   王叔,真是麻煩你了。

  許靜把熟睡的孩子放在臥室走了出來。

   因為許靜一直抱著孩子,濕透的短袖粘黏在肌膚上,將她引以為傲的胸部輪廓勾勒了出來,這誘人的畫面讓老王使勁兒吞了口唾沫。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