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ff jensen dick

cliff jensen dick cliff jensen dick 13910瀏覽 485評論 收藏


淑儀老羅不同,她之前雖然有些排斥老羅,可老羅讓她高潮迭起之后,便將整個身心都交給了老羅,更是已經淪陷在了老羅強大的 老槍之下。

   見老羅如此歉意,何淑儀捋了捋凌亂的長發,任憑胸前的雪山在老羅面前晃動:打架都是成年人,而且你情我愿的,你道歉做什么呢? 老羅一怔,剛才何淑儀如此配合自己,本以為是因為她接著酒勁兒,可這番話絲毫不做作,完全是發自內心深處的。

   何淑儀捂著嘴巴咯咯笑了笑說:你是做什么的?以后我們還能再見嗎? 我開了一家洗腳店,就在平安路,有時間可以洗洗腳。

  老羅心不在焉回應著。

   這次 沈慕媛才是自己的目標,可何淑儀就在身邊,想要去隔壁房間墻上沈慕媛顯然是不大可能了,看來也只能日后再想辦法才行。

   你在床上這么厲害,洗腳的功夫肯定也非常了得,有時間我一定要去試試。

  何淑儀嗲聲嗲氣說了起來。

   老羅這次是為了復仇而來,陰差陽錯上了沈慕媛的合租閨蜜,現在又被如此調戲,頓時有些不知所措。

   但眼下這地方不能久留,不然必定會生出一些事端,老羅干笑一聲,看了眼何淑儀胸前跳躍的兩只白兔,開門便頭也不回走了出去。

   中途生怕何淑儀變卦報警反咬自己一口,老羅是連走帶跑,好不容易上車之后,這才氣喘吁吁定下了神。

   剛才自己伺候何淑儀那么賣力,何淑儀那浪叫聲也是此起彼伏,沈慕媛就睡在隔壁,按理說應該可以聽到的,但竟然沒有任何反應,這有些不合常理。

   這 事情雖然越想越不對勁兒,但老羅也沒有過多去想。

   在車里面干坐了足足有半個鐘頭,確定沒什么事情發生,這才驅車回到了足浴店。

   全身松懈了下來,老羅渾身都疼痛起來。

   在和何淑儀糾纏的時候,老羅一直都在沖刺狀態,根本就沒有休息一秒鐘。

  現在徹底放松,整個人也沒有了任何力氣,躺在床上閉眼就睡了過去。

   而漫漫長夜,何淑儀卻沒有辦法睡著。

   女人都是感性的,何淑儀和老羅有了肉體上的接觸,嘗到了老羅給予的甜頭后,即便老羅不在,一想到剛才老羅的沖刺,她便渾身燥熱難受。

   只要一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老羅身上那扎實的肌肉,還有那根讓她欲仙欲死的老槍。

   這一宿何淑儀心亂如麻,自己已經沉底被老羅的老槍給征服了,以后應該如何面對男友,如果男友和自己赤身糾纏,那根蠟頭銀槍進入自己的 身體,恐怕也索然無味了。

   第二天老羅一大早便醒來,昨晚雖然折騰的差點虛脫,但是在監獄二十年來,他已經養成了良好的作息習慣。

   不管睡得多晚,早上都會準時六點鐘醒來,晨跑鍛煉身體。

   今天烏云密布,黑云壓頂,好像隨時都有可能有一場瓢潑大雨一樣,空氣也濕漉漉的悶熱難受。

   老羅來到晨跑的公園悠哉哉的跑著,腦中卻想著下一步的復仇計劃。

   昨晚沒能成功,反而上了一個和自己毫不相關的女人,這讓老羅有種強烈的負罪感,他感覺自己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已故的未婚妻。

   但是事情已經發生,就算再怎么懊悔也無濟于事。

   就在心亂如麻不知如何的時候,突然,一縷女人驚呼聲突然從公園偏僻的地方傳來。

   這女人的聲音非常驚慌,而且在聲音中,隱約還可以聽到 男人猥瑣的笑聲。

   這座公園雖然地處鬧市中,但是公園內的人跡非常稀少。

   兩個月前這里曾經發生過一起命案,現在兇手還在逍遙法外,隨意搞得人心惶惶,來這座公園的人是少之又少。

   更何況現在還是大清早,老羅一路晨跑過來,根本就沒有看到幾個人影,現在從偏僻的地方傳來女人的呼喊聲和男人猥瑣的笑聲,這就意味著有女人遇到危險了。

   老羅出獄雖然重心是在復仇上面,但他還是非常有正義感的,當即便馬不停蹄的跑了過去。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隱約間,老羅聽到一縷放浪的男人聲音響起:美女,慌什么慌呢?這地方根本就沒有人過來,你倒不如老老實實,只要讓我爽爽,我就放了你,不會傷害你的。

   別過來……你別過來……女人驚慌喊道,聲音帶著抽噎之聲。

   他媽的,竟然做出這種事情! 老羅聽到之后瞬間就不淡定了,這女人驚慌失措的聲音,讓他聯想到了自己二十年前被人輪流糟蹋后自殺的未婚妻。

   當時的未婚妻,或許也是如此的驚慌失措,大喊大叫,卻沒有人將她從魔爪中解救出來。

   二十年前,老羅沒有辦法救走未婚妻,二十年后,他就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在其他女人身上,更加不能因為這種事情讓別人家破人亡。

   老羅火速沖了過去,等來到偏僻的地方,第一眼就看到一個衣衫不整的女人倒在地上驚慌失措的朝后移動身子,而在女人面前,還有一個賊眉鼠眼長相非常猥瑣的男人。

   男人背對著老羅,并沒有意識到有人過來,搓著一雙手瞄著女人白皙的身體,嘿嘿笑道:美女,別抵抗了,一會兒我會非常溫柔的…… 男人說完張開雙臂就朝女人沖了過去,老羅見狀怒火沖天,一個腳步跨了過去,直接就抓住了男人的衣領。

   被突如其來的一只手抓住了衣服,男人猛地一愣,眼看這煮熟的鴨子就要被自己狼吞虎咽的吃干凈,沒想到半路竟然殺出了一個程咬金出來。

   當即,男人惱羞成怒,猛地轉過身叫道:哪個不長眼的東西壞我好事兒? 話畢之后,見身后的老羅已經五十多歲,男人頓時不屑笑道:老家伙,你還想英雄救美?你覺得你有這個能耐嗎?給我滾開,不然我連你一塊揍! 老羅雖說蹲了二十年的監牢,但是在牢里面他接受改造,身子骨非常結實,而且沒事兒的時候就和一些喜歡格斗的獄友練習格斗術,這數十年的鍛煉,別說一般人,就算是格斗教練過來,老羅也有信心一拳撂倒。

   面對這出言不遜的 猥瑣男,老羅冷哼 說道:光天化日的,你竟然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趕緊給我滾開,不然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你對我不客氣?你一把老骨頭還不回家抱孫子,跑到這里裝什么二五八萬的?猥瑣男嗤之以鼻瞥了眼老羅,朝地上吐(姐弟亂性)了口濃痰:識相的滾遠點,不然我讓你趴著離開這里! 老羅并不犯怵,一臉不屑的看著猥瑣男。

   雖然老羅的出現如同救世主一樣,可是當女人看到沖過來的人是一個老頭時,還是有些失望。

   想要侵犯自己的可是一個青壯年,而這個老頭很可能是沒有辦法對付的,搞不好還會將猥瑣男給激怒。

   大叔,你快報警,快點報警啊。

   不用報警,我能對付他。

  老羅輕笑一聲,對女人堅定點了點頭,示意她不要緊張。

   他媽的,今天是出門沒看黃歷,竟然遇到你這么一個不怕死的! 猥瑣男憤怒咆哮一聲,舉起拳頭就朝老羅砸了過來。

   老羅那可是身經百煉的主兒,尋常人根本就不會對他構成任何傷害。

   眼瞅著拳頭快速襲來,老羅并沒有任何動作,依舊一臉憤怒看著猥瑣男。

   但那個女人卻不這么認為,她以為老羅給嚇傻了,當即便大聲叫道:大叔,快點躲開! 眼瞅著拳頭無限接近老羅,就在快要砸中老羅臉的時候,女人已經預料到了下一秒會發生什么,不忍心繼續看下去,急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雕蟲小技,既然沒人管你,那我就好好管管你!電光火石之間,老羅不屑冷哼一聲,猛地伸手就抓住了猥瑣男襲來的拳頭。

   猥瑣男頓時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震驚。

   他做夢都沒想到,這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竟然有這么快的速度,他根本就沒有料想到。

   老羅冷笑一聲,手掌用力狠狠朝遠處甩了過去,猥瑣男瞬間便被甩飛了老遠。

   啊! 一聲慘叫從遠處出來,驚恐萬分的女人嚇了一跳,可是細細一品,發現這聲音不是來自老羅,急忙定睛一看,發現那個剛才欺負自己的猥瑣男竟然趴在地上痛苦的呻吟。

   再次看向老羅,女人感覺這個他仿佛變成了一座大山一樣屹立在自己面前,和老羅在一起,頓時有了一絲安全感。

   滾! 老羅面色難看,當年如果有人也可以如他這樣救了自己的未婚妻,自己現在恐怕已經抱上了孫子。

   你這個老不死的有種給我等著,等我喊人過來收拾你! 猥瑣男匆忙從地上爬起來,一邊跑一邊還不爽的叫罵。

   老羅根本就沒有理會這猥瑣男,而是扭頭朝女人看了過去。

   這一看之下,老羅這才發現,這個女人長得非常不錯,雖然臉上的驚慌之色還沒有消散,但是那雙楚楚可人的丹鳳眼,高挺的鼻梁,還有那張櫻桃紅唇組合在這張瓜子臉上,卻非常的精致,讓人忍不住的想要去憐惜一下。

   更為重要的是,剛才不知道經歷了什么事情,女人胸口的貼身短袖已經被扯爛了一角,胸前那鼓囊囊的雪白軟肉就這么一覽無余的暴露在老羅面前,讓他熱血瞬間涌上大腦,胯下的老槍也不老實,瞬間堅挺將褲子頂出了一個帳篷。

   老羅雖然自從出獄之后就一直盤算著自己的復仇計劃,并沒有想過太多的兒女之情,即便是昨晚上了何淑儀,那也是將何淑儀當成了沈慕媛,從而將錯就錯的事情。

   現在看到這個衣衫不整的女人,特別是胸前那鼓囊囊的雪白軟肉,身體瞬間就產生了反應。

   這個女人看起來有三十多歲,衣服雖然已經被撕爛,但是從衣服的品牌和身上流露出來的氣質來推測,這個女人家境應該非常殷實。

   而且憑借老羅的經驗,這個女人應該是職場女強人,一頭干練的短發就足以說明了這個問題。

   那雙修長的雙腿,挺翹的臀瓣,以及如同波浪一樣搖曳的豐滿胸脯,無疑讓老羅有些窒息。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過來,此刻自己的老槍已經堅挺的將褲子撐起了一個帳篷,而女人就半躺在地上,正巧可以看到自己巍峨的帳篷。

   要是讓對方誤會,那自己這張老臉可就沒地兒放了。

   想著,老羅急忙尷尬笑了笑,關心問道:閨女,你叫什么名字?現在已經沒事兒了,你別擔心。

   我叫馬巧玲,大叔,剛才真是謝謝你了。

   馬巧玲自我介紹了一番,但看到老羅那膨脹的帳篷,心里面還是有些發虛。

   才剛剛從虎口逃了出去,本以為這個五十多歲的男人并沒有任何惡意,沒想到看到自己衣衫不整的樣子,竟然就堅挺了起來,這讓馬巧玲剛剛平復下來的心又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剛才自己躲避猥瑣男的時候扭傷了腳踝,而且自己也沒有太多力氣,更要命的是這地方根本就沒有什么人,要是這個老男人獸性大發,把自己在這里上了,那可就完蛋了。

   劉燕聽到孫浩在圓場,知道自己還是不要和她犟了,以免讓自己的老公難堪,還有就是小強這個孩子自己也挺喜歡的,看在他的面子也要讓讓這個徒弟媳婦。

  孫浩帶劉燕回屋以后,蘇倩回到屋里躺著,她氣不過,為什么自己會輸給這個半老徐娘,越想越氣。

   這個時候手機響了, 張超發來一條消息,叫自己去公司,說有事要和她商量。

  蘇倩知道張超并沒有安好心,但是不想再在家里受氣,便出門去公司了。

  到了公司,張超正在辦公室上的躺椅上躺著,看見蘇倩來了,連忙起身說道:“蘇倩,來坐這。

  ”看見張超一臉猥瑣的笑容,蘇倩感覺十分惡心,說道:“有什么事快說,老娘沒時間沒陪你在這耗著。

  ”蘇倩剛受了一肚子氣,這個時候剛好發泄出來。

  可是張超并不會讓她這么放肆的,罵道:“給你臉了哈,你個賤婊子,敢這么跟我說話。

  ”“上次你打了我,就走了,客戶很生氣,導致我們公司損失了一個大單,你說怎么辦吧。

  ”張超得意說道。

  “你個張胖子,上次哪有什么客戶,你別把什么臟水都往我身上潑。

  ”蘇倩氣的罵道。

  “我說有就有,公司是你說了算還是我。

  ”張超一臉淫笑的說道。

  蘇倩氣的牙癢癢,準備掉頭就走,看見蘇倩要走,張超喊道:“你現在要是敢離開這個房間,我保證網上都是你的照片,你也會收到公司的給你的處罰單。

  ”蘇倩停了下來說道:“你到底想怎樣!”這時,張超向蘇倩走了過來,說道:“我想怎樣,你還不知道……”說著,從后面一把抱住蘇倩,兩只手蹂躪著蘇倩胸前的大白兔,還用惡心的舌頭舔著蘇倩的脖子。

  蘇倩想要發作,可是無奈于人家手機有自己的把柄。

  張超蹂躪了一會,蘇倩竟然起了反應,雖然自己很想要男人,但是張超這樣的她是不屑于一顧的。

  可是身體的反應的卻是自己沒辦法控制的,張超不愧是老手,在他的撥弄下,蘇倩的眼神逐漸變得迷離,身體里的騷癢在四處游蕩。

  張超開始轉移目標了,他把手向蘇倩的幽谷探去,細嫩的皮膚,摸起來十分舒服,他正準備把手挺進蘇倩的幽谷的時候,一陣敲門聲響起。

  這聲音直接讓蘇倩打了一個激靈,瞬間從欲望中醒過來。

  而張超氣的 不行,不知道是誰在這個時候打擾自己的好事。

  蘇倩急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起身去開門,原來是 小王進來提交報告,蘇倩說道:“張經理,工作就這樣,我先走了。

  ”張超氣的不行,但是有外人在這,又不好發作,連忙擺了擺手。

  蘇倩出了門,就聽見里面張超在罵小王,畢竟好事被破壞了,怎么能不氣憤,不過自己得感謝小王,要不是有他,自己也不可能脫身。

  不過張超調情的技術真的很強悍,就是不知道下面那個東西怎么樣,蘇倩竟然在想這個,連忙摔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子,讓自己清醒一下。

  可是自己下面的桃花源已經在潺潺流水了,小內內都濕了。

  蘇倩急忙打車回家,回去換一條干凈的,主要是回去用工具安慰一下自己。

  出租車上,蘇倩坐在后座,她發現 司機的眼神時不時往自己身上瞄,她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被張超蹂躪的巨大豐碩的敏感處還沒有變軟,自己著急出來還沒有穿內衣,兩顆紫葡萄貼在衣服上,顯而易見。

  蘇倩沒有拿手去擋住自己胸前的風光,反倒是很大方的讓司機看,她喜歡被男人看的感覺。

  一路上,司機開的很慢,他想要多看一會這個美女,畢竟下車以后就再也看不見了。

  司機的下面支起來小帳篷,蘇倩看到了,感覺應該不小,肯定是一個能讓女人依賴的尤物。

  司機發現了蘇倩在盯著自己的下面看,故意挺了挺腰板,把自己的堅挺更好的展現在蘇倩的眼前。

  而此時,出租車的方向不是蘇倩回家的方向,而是另外一個蘇倩不知道的方向。

  蘇倩盯著司機的堅挺看的出神,并沒有發現車已經偏離了原來的方向,并且往郊區開去。

  突然車子停了,蘇倩以為到家了,正準備下車,才發現車外是以前荒地。

  連忙問司機:“這是哪,我怎么來這了。

  ”司機并沒有回答蘇倩的話,而是露出詭異的笑容,看到司機的笑容,蘇倩心里有點發怵,她知道了這個司機要干什么,雖然自己是一個視男人為珍寶的女人,但是內心里還是有十幾年來教育所形成的道德觀念。

  蘇倩想要打開 車門,卻發現車門已經被鎖死了,司機從司機位上下車,走到后座門前,臉上猥瑣的笑了。

  后座車門被打開了,一只手伸了進來,他要抓住蘇倩,把她從車里拉出來。

  蘇倩急忙往另一邊退去,可是無濟于事,司機一把抓住蘇倩的腿就往外拉,蘇倩想要反抗,可是拉扯中肉的撕裂讓她疼痛難忍。

  司機沒有費多大勁就把蘇倩從車里拉了出來,蘇倩趁勢用高跟鞋踩了司機的腳,司機疼得松開了雙手,蘇倩抓住機會就開始奔跑。

  司機喊道:“ 小騷貨你是跑不了的!”然后不緊不慢的在后面跟著蘇倩走。

  蘇倩邊跑邊往后面看,卻沒有注意腳下,被一個石頭拌了一下,因為穿著高跟鞋,所以摔的的時候直接把連給扭了,無法再站起來。

  眼睜睜的看著司機一步一步向自己靠近,她的內心有恐懼,還有一絲喜悅,她想要被征服,被一個真正強悍的男人征服。

  司機來到蘇倩面前,說道:“小騷貨,還跑不跑了,本來不想這樣的,誰叫你長的這么好看,還他媽的這么騷。

  ”說完,司機直接解開了自己的褲子,一個圓潤飽滿的 巨龍彈了出來,蘇倩看著咽了咽口水。

  司機用手拍了拍蘇倩的臉,說道:“小騷貨,是不是很想要,喜不喜歡。

  ”司機指著自己的巨龍說道。

  蘇倩點了點頭,這時候原始的欲望戰勝了一切,蘇倩現在就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母狗。

  司機沒有任何的前戲,他直接用手抬起蘇倩的頭,用力一捏,蘇倩不自覺的張開嘴巴,然后他把自己的堅挺一下子伸進蘇倩的嘴巴,一直頂到喉嚨深處。

  蘇倩被頂的有點喘不上氣,司機說道:“既然喜歡它,就給我好好服侍它。

  ”說完,司機用雙手抱住蘇倩的頭,然后用力的往自己身上懟,每一下蘇倩都被嗆的說不出話。

  沒過多久,司機達到了巔峰,直接啊的一聲,忍不住渾身顫抖……“全都給我咽下去,不許吐!”司機說道,并用手拍(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打蘇倩的小翹臀,蘇倩不敢反抗只好全部都吃下去。

  這個時候,司機卻在穿褲子,蘇倩伸手抓住司機的褲子不讓他穿,說道:“我……要。

  ”聽到蘇倩說的話,司機哈哈大笑,你真是個小騷貨,我就喜歡你這個騷勁。

  “可是現在它軟趴趴的,我沒辦法給你!”司機故意說道。

  蘇倩二話不說,直接用嘴巴含住司機的堅挺的,不一會司機的堅挺又一柱擎天了。

  蘇倩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司機,希望他能滿足自己。

  司機直接提著自己的巨龍,往蘇倩的幽谷探去,蘇倩瞬間被填滿,忍不住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雙眼緊閉,她要享受。

  可是沒過多久,她還沒有滿足,司機就一泄如注,沒想到這是一個中看不中用的東西,她有點后悔了。

  “小騷貨,爽不爽?”司機自豪的問道。

  蘇倩十分厭惡,這個人竟然和張小強一樣,自己不行,還喜歡問別人爽不爽,可是她現在處于弱勢,只能順著司機的話,回答自己很爽。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