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ianteengfs

asianteengfs asianteengfs 46384瀏覽 49494評論 收藏


本人相貌普通原來上 過幾天班,存了 4萬多錢, 回家后幫家里打點生意, 日子過的很平淡。

  前不久經人介紹,(辦公室愛愛)認識個女孩子。

  剛開始覺得她很有性格,跟別的女孩不同。

  后來 發現談了 戀愛后開支真的很大,兩個月 我用了將近4萬塊。

  雖然家里還可以,但是這確實是貴了。

  雖然只有 幾個月,但是對她還是非常喜歡的,所以想想就通了。

  她家條件不好,我買空調,我買衣服,我買首飾,呵呵我自己也覺得這是談的什么戀愛啊,好在她很愛我,也很關心我,我想想也覺得值得了,對自己女朋友好點也沒什么錯。

  可是偶然的機會發現,她一直跟前 男友有聯系。

  那次她喝多了,手機沒關,里面跟她前男友曖昧的短信很多,當時覺得很失落,后來被她發現了就哭著說對不起,心一軟就又原諒她了。

  但是那次以后我就覺得不一樣了,她對我的喜歡遠不如她的前任男友。

  現在一直在苦惱著,她愛是愛我但是不是那種很純真的愛,多了點別的味道。

  屌絲嘆戀愛燒錢 相愛兩月花四萬傷不起不知道該不該繼續下去,她曾經也因為我手燙傷而流下了眼淚。

  茫然啊,不知道這樣的感情要不要呢?以后她前男友回來,會不會舍我而去。

  為此還醉了幾天,希望大家給出出主意!延伸閱讀:先結婚后戀愛的電視劇集盤點 用膳時間向來是各壇 弟子聚首一堂的少有時候,雖不至於熱熱鬧鬧笑語震天,交情好的(3p經歷) 師兄弟師姐妹還是坐到一起聊上幾句的,這時候通常一目了然誰與誰親近、誰與誰交惡的小是小非,各壇有各壇的一套人情冷暖,唯獨北壇的師兄弟二人清靜簡單一如往常。

  「 大師兄

  」見是顧 長歌那道仙白身影飄袂而入,早早到了飯堂的其余三壇弟子不敢怠慢,恭聲喚道。

  顧長歌身後跟著一個神情冷傲的少年,眉目一動一斂間掩不住盛氣輕狂,見了人也不吭一聲,雖臉色因渾身倦乏而斂去了一身不羈,偏生那與生俱來的傲氣怎麼抑壓也無法完全消去,教人瞧了就是喜愛不來,若誰不信邪同他開口講話更準要氣得磨牙。

  自家 師弟不會叫人,顧長歌倒沒有說什麼,或許這也是縱容得尉遲律成了如今這個樣子的元兇,但顯然顧長歌對自家師弟的要求已經降到不能再低,只要尉遲律在回話時恭恭謹謹不嘲不諷,自己便要覺得滿意了,偶爾也會覺得,自己身為大師兄卻教出如此不守規矩的師弟實是有那麼些許失敗。

  飯堂中央是幾排長長的木桌,四壇弟子分坐於兩側,由低階弟子將膳食分派,一葷一素一湯,尉遲律正值發育年間,怎麼吃也吃不飽,總是要顧長歌開聲阻止他繼續添米飯的舉動方肯罷休。

  膳後,顧長歌正偕著他家師弟離去,一抹身影冷不防地截在前面。

  「大師兄, 杜長老有找。

  」顧長歌微怔,認得這位前來通報的弟子確是侍候在杜十方跟前的小書僮,只恩師甚少在這個時辰找人,怕是出了什麼要緊事。

  「我這就隨你過去。

  律,你自己下去演練吧。

  」顧長歌應道,不忘側身向身後的人吩咐一聲。

  「師兄,我也去。

  」「不必,你自個兒先自習片刻,過後我會再仔細教你一遍。

  」說完,便隨著那書僮去了。

  尉遲律正要抗議,偏偏想不出抗議的理由,那只不過是對師兄隨便就拋下自己的不滿,哪能堂而皇之地說出口,當下只能冷冷地板起臉,悻悻然目送顧長歌的仙白背影而一言不發。

  算了,自己練就自己練。

  他用了三年時光學成雪 月峰 劍法的第一重,比尋常弟子快了那麼一兩年,半是顧長歌悉心教導的功勞,半是自己憑著天姿悟性不辭辛苦的勤練,如今終於到了第二重,心底里不由生出些許得意興奮,好像自己到達了一個里程碑,離他家師兄隱約又近了那麼一點。

  午後習練的地方不受規限,看修習的是什麼,一般而言,劍法在中庭、心法在暗室。

  尉遲律自身偏好弄劍,獨自一人時愛在中庭外的雪地獨練,現下正是著手學習第二重第一式的劍法的好機會。

  雪月峰第二重劍法、逍遙九劍。

  他興沖沖地提劍演習了一會,身後冷不防地響起了一名南壇師兄的叫喚。

  「 小師弟,怎不見你家大師兄?你們平常兩個不是形影不離的麼?」嚴略難得見尉遲律身邊沒有顧長歌的身影,實在是太習慣這兩位同時出現,現下只見其一就怎麼看怎麼怪。

  「師兄被師父叫去啦。

  」尉遲律心不在焉地懶懶回道,手里仍在專心地揮動著他的長劍。

  「嘿,既然你家師兄現下沒空理你,不如跟我較量一回,讓我瞧瞧,大師兄親手教出來的小師弟,又進步到什麼程度去了。

  」這南壇的嚴略出於好奇,也出於看不過眼尉遲律那種好似誰也不放在眼里的狂狷,雖不至於討厭上對方而找他的茬,但見到這種態度就是忍不住想挫挫對方的銳氣,況且雪月峰里弟子私下較量互相切磋是平常事,從比武切磋的過程也能精進自身武藝,因此師長們只眼開只眼閉,只要不見血都隨弟子去。

  「不好,師兄快回了。

  」尉遲律想也不想就拒絕。

  「反正大師兄現下也大概沒空理你了,午前我在大門碰見杜長老帶了個女孩回來,估計你們北壇要多一位小師妹啦。

  大師兄這會被杜長老叫去,大概也是為了這事吧。

  」尉遲律明顯一怔,好似霎時未能理解那些字句似地皺緊了眉。

  須臾,腳步急起,像是焦趕著去何處。

  「小師弟,我今天可不會放過你,接我一招再說!」嚴略在後頭追了上來,一邊叫著,長劍自劍鞘抽刮出尖脆聲響,在午後的雪月峰異常刺耳。

  被人如此撩潑挑釁,換作是平日尉遲律自當奉陪,然他此刻心有疙痞,只想趕去恩師那里看個清楚,心思未曾放在這較量切磋上頭。

  恍惚沉吟之際,沒料到嚴略突然提劍而至,尉遲律霎時間沒有防備,臂上倏忽多了一道血口。

  「你!」尉遲律吃痛怒瞪,怒氣霍地涌上。

  「呃、小師弟,你沒事吧?你干麼不閃不避?不就說了要過幾招而已,你小氣什麼?!」嚴略顯然沒想到對方竟不出招,現下見了血,并非他之本意。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