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nhub 2019

pornhub 2019 pornhub 2019 15522瀏覽 14570評論 收藏


李悅猶豫了,她雖然不懂,但是她媽跟她說過,女孩子的 身體不能隨便給人看。

  可是,她現在生病了,劉 大爺是醫生,應該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來吧。

  ”李悅有些害羞,小臉比剛才還要紅,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脫褲子,能不害羞嗎?李悅將褲子慢慢褪下來,只留下了一條小褲褲,小褲褲上還有蕾絲花邊, 老劉也沒想到李悅里面穿得這么好看,褲子脫下來后確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聞到這個味老劉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這,這樣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嗎?”李悅將頭偏向一邊,抿著唇,將小褲褲掀起一條縫隙,余光看著老劉。

  她看不懂老劉現在是個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來了,身子也漸漸難受起來。

  “可以,可以 看病了。

  ”老劉吞咽了口唾沫,漸漸地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變得難以控制,隨后他慢慢湊過去。

  “啊,不要,大爺,不要碰啦,那個地方好臟哦。

  ”李悅感覺到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體,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有些微微的顫抖,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

  “我媽跟我說,跟我說男人碰 了我這里會晦氣,運氣不好。

  ”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一臉的糾結,她覺得老劉幫她看病對她挺不錯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心里有些愉悅,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你 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話音剛落,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以看病為由,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體快要炸開了。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老劉一點都不怕,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方便老劉看病。

  “劉大爺,我還有救吧?”她覺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聲了。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沒事咱們慢慢來,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主意,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爺你說,我都信。

  ”還好有救,李悅心里松了口氣。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腦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須毫無破綻。

  “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覺到不舒服,對嗎?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只能用東西,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這樣你的病就好了。

  ”“這東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但是什么?很貴嗎,要多少錢?”李悅細眉一蹙,有些擔憂。

  “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給你給小姑娘看病,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對著李悅 說道,“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大爺怕你不能接受,所以……”還好不是因為錢,可是,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還不得害羞死,這可怎么是好。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我沒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露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這樣,大爺去拿藥。

  ”看到李悅直接脫光,老劉激動得身子立馬有了反應,還好他的白大褂遮擋得住,匆匆走到藥柜前拿了無副作用的軟膏,順手將門關上。

  心里尋思,這小姑娘就是好騙,現在他只要慢慢激發她內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鉤。

  回到病床邊,老劉將藥膏涂在自己手上,將手伸了過去。

  “謝謝你,劉大爺。

  ”李悅是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謝謝劉大爺,看向劉大爺的眼神甚是感謝。

  她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現在老劉的眼中。

  可是為什么她一被老劉碰到,她就會有觸電的感覺,更加奇怪的是劉大爺的手指開始活動的時候有一種被大火吞噬的感覺,熱,難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劉大爺好心給自己治病,再多的話都被吞進肚子里。

  “小悅,現在你是不是感覺到這里也漲漲的,有些難受?”老劉 一只手微微顫抖的落在李悅胸前飽滿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沒有停止活動。

  他現在想著自己穿著白大褂,然后對一個年僅十八歲的女孩做著這種事,一時之間興奮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悅震驚的點點頭,劉大爺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看來自己真的病的不輕。

  老劉一臉嚴肅的點點頭,“看來是沒錯了,你現在這個病已經被轉移到這里,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快將里面的東西排出來。

  ”你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被我這樣弄著肯定會有感覺,老劉心里暗喜。

  “我們按摩加快吧。

  ”老劉面上十分正經,借著治病為由,將手堂而皇之的伸進李悅衣服中,開始擠按起來。

  “嗯~謝謝,大爺。

  ”在這樣雙重的沖擊下,李悅不自覺的叫了出來。

  現在的李悅對男女主是確實是一竅不通,被老劉這樣襲擊胸部還沒有一點防備之意,反而覺得害羞,真以為是在治病。

  可能這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樣觸碰,她感覺自己身體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難。

  “小悅別見怪,大爺這也是為了治病,免得你漲得難受,為了更快的將東西排出,我們只能這樣,你應該不會怪我吧?”老劉敏感的察覺到李悅有些排斥,為了不讓她反感,老劉耐著性子給她解釋一番,減慢手上的動作,溫柔的按摩著她的肌膚。

  本來李悅確實有些疑惑, 我下面生病怎么還要抓我的胸部,現在被劉大爺這樣一解釋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左手握右手)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劉大爺說的確實很有道理,處處在為我考慮。

  “我明白大爺是為我好,你再快點吧,我忍受得住。

  ”現在的李悅已經被劉大爺弄得大腦一片空白,而且劉大爺動作越快,她就感覺越舒服。

  老劉眼瞅著李悅一副情動的模樣,可把他給高興壞了,那雙長有老繭的手在李悅身上游走著,柔軟的觸感一下一下的沖擊著他的神經,以及最后一絲理智。

  “不愧是沒干過活的小丫頭,這皮膚摸起來就是跟那些婦人不一樣,摸著真舒服。

  ”老劉享受著自己的手摸到的觸感,不一會就聽見李悅因為可望被挖掘出來而發出的聲音,這種聲音有種魔力,將他整個人都漂浮起來。

  再看看李悅現在,被老劉按摩著,開始憋得滿臉通紅,難受得要命,可現在,大概是被劉大爺的按摩給引起了內心深處對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變得舒服起來,開始配合著劉大爺的手對自己的按摩。

  李悅覺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點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一種無法描述的東西也跟著感覺出來了。

  “大,大爺,你看看,是不是那個東西出來了?”老劉壓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動,李悅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沒錯,是出來了,看來我的按摩手法相當管用。

  ”老劉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著李悅的身子,“只不過還沒有完全出來,這東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療好的。

  ”“還沒出來完?”李悅一聽還有東西在自己身體里,被轉移了注意力的李悅,完全忘記現在還沒有提上褲子,她斟酌片刻,“那大爺,你能再幫我排排嗎?”老劉眼珠子一轉,自己都這樣弄她了,她還愿意相信自己說的話,而且一點異常都沒發現,自己現在難受的厲害,看來要來點真槍實彈了。

  “那是肯定要幫你清除干凈的,就是大爺現在有點累了,你坐在大爺腿上,大爺給你好好治治。

  ”“成,沒問題,謝謝大爺。

  ”現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悅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煥然一新,對劉大爺更加沒有了戒備之心,便主動朝老劉身上坐去。

  然而 就在李悅背對著老劉的時候,眼看著她就要落在老劉腿上,頭腦發熱的老劉竟然悄悄的將褲子解了開來。

  眼瞅了,兩人就要身體就要有了接觸。

  卻沒想到就在這一瞬間,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劉大哥,你這大白天不開門看病,關門干啥?” 王然好奇的看著這緊閉的大門,她感覺這幾天身體不舒服,準備來老劉這開兩副藥。

  這可苦了 劉為民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這樣被打破。

  李悅對這個男女之事確實懵懵懂懂,但是也是知道廉恥,如果被人看見她這幅模樣,肯定是不行的。

  “小悅沒事,咱這是看病,不著急,穿好后出來就行了。

  ”老劉乘著李悅愣神的空檔將褲子穿好,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樣。

  李悅點點頭,紅著臉將褲子穿好。

  這有人來拿藥,這事兒是做不成了,老劉摸摸李悅的腦袋,“我們已經成功一半了,別擔心,這件事我們都保密,下次你再來找大爺幫你。

  ”“好,我下次再來找你看病。

  ”李悅感激的看著老劉,說完就往外面走去。

  老劉將診所的門打開,讓王然進來。

  “我說這怎么回事,原來還有病人啊劉大哥。

  ”王然看見李悅跟著劉為民從里面走出來,也沒多想。

  “是啊,小姑娘身體不舒服,我給看看。

  ”劉為民說完還對著一旁的李悅囑咐道,“回去注意安全。

  ”李悅點點頭后就離開了診所。

  王然說了自己的癥狀之后,劉國華熟練地將藥包好遞給王然。

  現在他可不想多看王然一眼,畢竟自己的好事都被王然給打亂了。

  等人走后他就開始準備做飯。

  他這座診所的房子就是以前居住兩層小樓,雖然看上去有些老舊,可質量杠杠的。

  因為他坐冤獄的緣故,上面怕他鬧事,給大家找麻煩。

  所以對于他開設診所的營業執照審批很快,基本上沒有花多少錢,要是別人去申請的話,沒有二三十萬,診所的執照是辦不下來的。

  有時候想到這,劉為民心里突然覺得這幾年牢也沒有白坐。

  作為一個老光棍,劉為民吃飯完之后,穿著他那一身白大褂,坐在診所門口愜意抽著煙。

  “真是舒坦啊!”劉為民抽著手里的香煙,瞇著眼睛望著落下的夕陽忍不住感嘆起來。

  因為這幾年冤獄,上面害怕事情曝光牽到大家,所以對劉為民的賠償都很顯誠意。

  不僅給他辦理了診所營業執照,而且光是賠償金就有六七十萬。

  俗話說手里有錢,心里不慌。

  現在他房子有了,錢也有了,就差一個婆娘了。

  劉為民尋思著自己年紀也不小,是該找一個女人結婚生孩子傳宗接代了啊!“可惜李悅那丫頭就不錯。

  ”劉為民想起剛才李悅雪白的身體,頓時忍不住心里一陣意動。

  可他也知道自己和李悅年齡相差太大,人家一個小姑娘,怎么會愿意陪著自己這個糟老頭子過一輩子呢!“過幾天,讓龍媒婆幫忙問問。

  ”劉為民抽完最后一口煙之后,扔掉手里的煙蒂,腦海里忍不住尋思起來。

  畢竟他年紀也不小了,再耽擱下去恐怕就生不了孩子了。

  “老劉,不好了,出大事了!”這時候,一位比劉為民年紀還小一些的中年男人神情匆忙跑過來,朝劉為民喊道。

  “ 陳大孔,出什么事了?”診所里,劉為民望著眼前神情急切的陳大孔開口問道。

  陳大孔他們這個村的村長。

  劉為民所在這個鎮,位于南元省東懷鄉,華明鎮。

  人口也不過上萬,而且還分布在周圍十里八鄉。

  在鎮上生活的人也不過才一千多人,加上年輕人受到外面世界的誘惑,大多數都選擇外出打工。

  所以留在鎮上的不是不是老弱婦孺,就是正在讀書的孩子。

  而因為人口的減少,所以鎮政府都已經遷往縣城,所以華明鎮雖然號稱是鎮,其實和村差不多。

  身為村長的陳大孔跑進診所之后,一臉著急朝他喊道:“老劉,你趕緊去王家看看吧!王家出事了。

  ”“王家出了什么事?”劉為民聽見這話,立馬從板凳上站起來,抓著陳大孔的手忍不住開口問道。

  大家鄉里鄉親的,左鄰右舍,有什么事情自然要互相幫忙。

  特別是劉為民經過這次冤獄之后,對于這些東西更為看重。

  子欲養而親不在!雖然他現在生活變好了,可是一想起因為他去世的父親,劉為民心里滿是悲傷,如果自己沒有蒙冤入獄,或許自己的父親就不會死。

  這也是為什么他不顧鄉人們的閑言碎語,選擇留下來的緣故。

  “還不是王家那婆娘,她今天早上進山采藥的時候,一不小心從山上滾下來了。

  ”陳大孔喘著粗氣,三言兩語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劉為民說了一遍。

  劉為民聽到這,抓起診所里的醫療箱就跟著陳大孔朝王家跑去。

  “她傷得重不重?”在路上,劉為民緊張詢問著劉老頭的傷勢。

  因為陳大孔嘴里所說的王家婆娘今年都快六十歲了,這么大年紀的人從山上摔下來,不死也已經是萬幸了。

  “情況有些不樂觀啊!”陳大孔說到這,一臉擔心道:“雖然她摔下來的時候被幾顆雜木給攔住了,可右腿受傷嚴重,現在人都已經昏過去去了。

  ”“那我們趕緊走吧!”聽到這,劉為民心里一緊,腳下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因為留在家里的老人閑不住,所以都喜歡到周圍山上挖取野生藥材,然后賣給藥販子,換取一些鹽巴錢。

  這幾天本來就已經下雨,山高路滑,她卻還要上山,這不出事才怪。

  鎮上本來也不大,不過就是兩條街而已。

  所以,當他們趕到王家的時候,王家門口聚集了不少人。

  “你們沒事堵在門口干什么?”看見門口被堵,陳大孔臉色有些難看,忍不住吼了起來。

  陳大孔作為村里的村長,在村里多少有些威嚴和氣勢。

  再加上大家看到他身后提著藥箱,一臉著急的劉為民,紛紛邁動腳步,自動給兩人讓出一條路,露出受傷的病人來。

  “劉叔,你給我婆婆看看,她還有沒有救啊!”劉為民剛踏進院子,一位三十多歲的婦女立馬沖過來給劉為民跪下了。

  她,就是王家的兒媳林蘭花。

  林蘭花雖然穿著一身普通花布衣服,頭發凌亂,可是劉為民還是從她精致的五官發現,眼前的這個林蘭花是一個美女。

  在她旁邊的木板上,躺著一位六十來歲的年邁婦女。

  她就是王家婆娘,錢氏。

  俗話說歲月催人老,這錢氏以前也是一個美人胚子。

  在劉為民很小的時候,她就已經嫁到了這個村子。

  可她年輕的時候丈夫死得早,因為擔心改嫁之后兒子沒人照顧,所以就留下王家照顧兒子。

  只是她沒有想到,自己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兒子撫養長大,結果兒子王兵卻在外出打工的時,從房頂墜落去世了。

  只留下一個剛滿月的兒子和新婚一年多妻子。

  于是她當年發生的不幸生活,又落到兒媳林蘭花的身上。

  “你,你這是做什么,趕緊起來!”林蘭花的突然下跪,頓時把劉為民嚇了一大跳,趕忙上前把她攙扶起來:“你放心好了,我會盡力的,畢竟按照輩分我也要叫她一聲老嬸子呢!”因為王錢氏現在已經陷入昏迷,不省人事,所以林蘭花心里已經慌了神,根本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而劉為民的出現,讓她心里燃起了一絲希望,畢竟劉為民雖然坐過牢,可是醫術在這周圍十里八鄉卻是沒得說的。

  “皮膚真心細膩啊!”劉為民雖然嘴里說得正氣凜然,可剛才攙扶林蘭花起來的時候,他卻發現林蘭花手臂上的肌膚細膩,觸感十足。

   周彤嬌顫著,紅唇發出一陣悠長又細膩的銷魂之音,伴隨著熱氣,直沖我的大腦神經。

  我也沒有閑著,一只手繞過她的裙擺,直接攀上了她的臀部,撫摸著。

  “關上窗,好么……”就在周彤嬌嗔之際,我已經將她那條帶著蕾絲花邊的小內內,一把摘下……隨著周彤最后的防線失守,她情不自禁的發出一聲嬌呼。

  隨即,我的手掌直接按在了她那豐滿,充滿彈性的香臀之上。

  豐腴,舒適,手感極佳。

  周彤是名牌大學畢業的,剛來學校任職時就受到了一陣追捧,鮮花領到手軟,追求者數不勝數,雖然不知道為什么她最后選擇了文質彬彬的張老師,但是看得出來,她的人氣很高,就連副校長都看不上。

  但就在此時此刻,周彤最隱私的地方已經被我占據,縱聲嬌呼著。

  誰又能想到,平日里這個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現在會給我如此褻瀆呢?我的手在她的臀部上肆意動著,雖然看不到,但我能想象得出那種樣子。

  “關上窗戶,好不好,求求你了……”周彤的嚶嚶聲 在我耳邊回蕩著,她也是擔心被外面看到,以后對她有什么不好的影響。

  覺得她說的有道理,我點點頭,同時猛地拍了一下她的翹臀道:“那你乖乖的脫了,躺床上等我。

  ”啪的一聲脆響,周彤給我拍的嬌顫不已,重重喘息著。

  就在我起身關好窗戶,正準備自己脫衣服的時候,突然,門口傳來了一陣劇烈的敲門聲!別說是周彤了,就連我都被嚇了一跳。

  “你爸媽不會回來了吧!”她驚呼道。

  我搖搖頭,說不知道,然后朝外面大喊一聲:“誰啊!”“我啊,開門!”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我長舒一口氣,原來是死 胖子

  “等著,我睡覺呢!”喊完,我開始不急不慢的脫衣服。

  “你干嘛?外面的人是誰啊!”周彤反而急了。

  我說,王凱來了,估計是找我玩的。

  “王凱?”周彤愣了愣,隨即更加慌亂起來。

  她茫然的看著我這不大的臥室,著急道:“怎么辦怎么辦,我不能讓他發現我在你屋子里!”要是被別人知道她和自己的學生做了這種事,她搞不好這輩子都完了!周彤的話才說完,她就開始在我的屋子里亂跑起來,一會看看櫥柜,一會蹲下看著床底。

  但無奈的是我家并不大,根本藏不下她。

  我努了努嘴,內心里也嫌棄的王凱不行,這該死的胖子昨天剛坑了我一次,今天還要來壞我好事。

  當下,我只能指著床說:“你先睡進去,一會兒我裝病上了床,你就趴在我身上,應該能蒙混過去!”周彤早就亂了陣腳,也顧不得那么多,連忙鋪開 被子鉆了進去。

  等我脫的就剩一條褲衩后,看著躲在被子里的周彤,不免有些好笑。

  這時,門口的死胖子又重重的敲了幾下門,催促著我。

  打開門,胖子直接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頗為不滿的問我怎么開門都要這么久。

  我故意打了個瞌睡,說自己感冒了,正躺床上呢。

  隨后,我回到臥室上了床,同時不忘扶著周彤的兩邊胳膊,讓她整個人壓在我的身上,最后再蓋好被子。

  胖子 在外面喝了兩口水后跟進了屋子,看我爬上床,嘆了口氣說:“本來還想叫你出去玩呢,咋好好的就病了?”我躺著,很隨意敷衍了他兩句。

  我主要的心思,還是在周彤身上。

  由于現在她完全壓著我,和我緊緊的貼在一起,我能明顯的感受到她胸前正好抵在我的下面。

  就連被窩里都是香噴噴的,充滿了誘人的女人味,讓我大為滿足。

  不由得,我下面也開始有些一絲反應……“你爸媽呢,又出差了?”胖子在我屋子看了幾眼后問。

  “嗯。

  ”“你現在身體怎么樣啊,吃了藥沒,明天能不能好,咱們出去開黑啊?”“應該能吧。

  ”我有一句沒一句的敷衍著他,偏偏死胖子今天耐心又好得很,問了我一大堆廢話后,竟然還拿起了我的PSP,坐在一旁玩了起來。

  “……”我心里那叫一個無語啊,看樣子這死胖子一時半會兒的是不會走了,周彤就這么壓著我,時間一長我也受不住啊。

  我把被子稍微掀開了那么一點,周彤這時也在里面抬起了頭,可憐巴拉的看著我。

  看得出來,她也很煎熬。

  可我也沒有辦法,胖子不走,我就得一直忍著。

  或許是待在里面時間久了,周彤也有些難受,她的身子開始輕微的挪動著。

  這不動還好,一動起來,她那兩團飽滿就在我的下面亂蹭著,整的就好像是她在給我……聯想起那些不健康的大片后,我下面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了。

  到最后,我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竟直接按住了周彤的腦袋,朝我下面貼了過去!面對我的強迫,周彤自然不會愿意,她反抗著,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把下面貼上去,哪知道即將觸碰到她紅唇的那一刻,她直接扭過了頭。

  這一下,導致我下面只是貼在了她的臉頰上!我生氣了,畢竟現在吃虧的是她,她怕,我可不怕。

  我的腦子飛速運轉著,想了一會兒后,我直接掀開了被子,高聲說道:“好熱啊!”周彤被嚇得倒吸一口涼氣,連忙把被子拽了回來,把自己裹得死死的。

  饒是胖子愣了愣,后知后覺的抬起頭來,問我:“熱?熱你也得忍著啊,明天病好了我還等著你帶我上分呢。

  ”我壞笑一聲,說道:“胖子,你幫我把空調開開,遙控器在外面。

  ”“能不能開啊,你不是病了嗎?”胖子狐疑道。

  “開一會兒,我實在受不了了。

  ”我說。

  “那行,就開一會兒啊,稍微涼快點我就關了。

  ”說完,胖子就出去找空調遙控器了。

  趁他不在的這會兒功夫,我拉開了被子,笑嘻嘻的對里面小聲說道:“老師,我難受!”“你想都別想!”周彤瞪了我一眼,她當然清楚我在想什么。

  但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現在滿腦子里都是昨天周彤在辦公室偷偷的給她老公弄,我也想享受一次。

  于是,我威脅道:“老師,你不答應的話,那就別怪我了啊……”說著,我將被子的一角越拉越高,如果這時候胖子走進來,肯定能看到我的身上還趴著一個女人。

  “想死啊你!”周彤被嚇得連忙又把被子拉了回來,然后認命了似的說道:“我…我給你那個就是了!”我得意的笑了。

  后來,胖子在外面找了一圈也沒找到遙控器,還大聲問我到底在哪。

  我強忍著笑意,說我記錯了,遙控器在書桌抽屜里。

  胖子回來不滿的嘀咕了幾句,然后再幫我開了空調。

  與此同時,我也神不知鬼不覺的脫掉了自己的褲衩,對準了周彤。

  隔著被子那條細縫,我隱約可以看到周彤正注視著我的下面,隨后,她雙手扶穩,思索再三后,終于垂下了頭。

  下一秒,我就感受到了來自周彤的魔力。

  上天一般的感覺,美的無法言喻。

  盡管我在竭力的控制著自己,但是當她真正觸及到我的那一刻,我瞬間崛起,差點讓周彤把持不住。

  同時,我還要極力的克制自己,不讓自己哼出那種愉悅的滿足之聲。

  差不多十分鐘后,我的大腦開始逐漸的麻木,神情一陣恍惚,那種溫暖的感覺讓我愈發飄飄然。

  在關鍵時刻,我動了一下,更加的深了。

  “唔……”突如其來的一刻讓周彤猝不及防,悶哼一聲,同樣的,我的眼中也帶著異樣的色彩,一股股的熱浪打向了周彤……縱然是胖子在打游戲,也聽到了一道不對的聲音,隨即抬起頭來。

  他問道:“什么聲音?”我被嚇得冷汗都流了出來,雖然剛才有些克制不住自己,但我也沒想到周彤會發出聲來啊!我咽了咽口水,有些慌張的看向外面說:“好像,是隔壁大媽晾衣服的時候摔倒了吧?”胖子信了,但是我身下周彤卻像是生氣了,朝我的那里不輕不重的咬了一下。

  頓時,我疼的猛地一翻白眼,還好忍住了沒喊出來。

  又過了二十分鐘后,我實在是受不了了,一直被這么壓著,我還沒法挪地方,只能朝著胖子說道:“你啥時候走啊,我想睡覺了,你在這打游戲我沒法休息。

  ”好說歹說一頓勸,胖子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走的時候還不忘叮囑我注意休息,當然了,我的游戲機也給他拿去了。

  終于等到胖子走后,我迫不及待的掀開被子,周彤在里面早就悶得面色通紅,出來后的第一件事,就在趴在床邊,把那些東西全部呸了出來。

  甚至,她還夸張的不住干嘔著,狼狽極了。

  我有些不悅,但還是靠過去,輕輕拍著她的后背說道:“至于么,這東西又不臟。

  ”周彤渾身一怔,猛地推開我,淚眼汪汪道:“別碰我,你這個畜生,張偉,你不是人!”我無奈的擺擺手,心想這都什么時候了,她還要在我面前裝清高,再說了,又不是沒給別人這樣弄過,典型的就是做了婊子還要立牌坊。

  不過,看著周彤趴在床邊,單薄的衣服垂下,露出胸間一片白花花的溝壑時,我瞬間口干舌燥了起來,下面也煥發著生機。

  我從后面摟著周彤的嬌軀,兩只手直接蓋在兩邊的飽滿上,我迷戀道:“老師,咱們現在是不是可以開始了?”“開始什么?我不是都給你……”她的話還沒說完,我便連連搖頭,打斷道:“剛才只是我幫你解圍,你給我的報酬而已,咱們之間的承諾,你還沒有兌現。

  ”說完,周彤恨恨的看了我一眼,擦了擦嘴角后,她又問我:“是不是只要和你做一次,你以后就不會再威脅我了?”我點點頭:“當然。

  ”“那行,你這么想要,我給你就是了。

  ”說著,周彤便開始自顧自的解開了衣領上的兩顆紐扣。

  當即,那兩團飽滿的雪白讓我看的更加清楚了。

  我渾身都開始燥熱著,真恨不得直接撲上去。

  很快,周彤就把衣扣全部解開(辦公室愛愛)了,露出了里面魅黑色的花邊文胸,她上半身那性感的曲線在我眼前一展無遺,風情之中不失嫵媚,嫵媚之中透著誘惑!就在我才靠進她的身邊,嗅著她身上散發的芬芳之際,周彤的手機忽然響了!周彤愣了愣,連忙從口袋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隨即傻眼了。

  “別說話,是我老公!”周彤坐在一邊,撫了撫自己高聳的胸口,盡量讓自己平復心情后接通了電話。

  即便隔著幾米的距離,我還是聽著電話那頭聲音挺大的,好像是張老師在喊什么,反觀周彤說話聲音細膩輕聲著,就好像是正在被人訓斥一樣。

  一時間我便來了興趣,悄悄坐到了她的身邊,一只手摟住了她那不盈一握的纖腰,另外一只手,隔著文胸在外面撫摸著她那飽滿的雪白。

  “哼……”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