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n toy anal

teen toy anal teen toy anal 2656瀏覽 39733評論 收藏


“呵呵,沒事,大家以后都是鄰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 老李配合兩人的拙劣演技,假裝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內心加了一句,就讓你老婆來補償吧。

  隨后 陳旭有打著哈哈的客套幾句,他就匆匆離開,趕著就去上班了,而 柳玉倩也如老李計劃一般的留下來沒有走。

  此刻老李一想到柳玉倩里面沒有穿,心底的邪念就控制不住的往上鉆, 眼神不由的看向柳玉倩的翹臀,恨不現在就撲過去。

  她已經穿上了短身裙,還帶了點蕾絲花邊,露出一雙白又直的大長腿,如果仔細看的話, 大腿上還留有一點歡好的痕跡。

  上身領口處露出一片雪白,可能是沒有發現,傲人的柔軟處的頂點異常突出,看得老李又是一陣心癢癢。

  柳玉倩被老李的火熱眼神看的有些不自然,悄悄的瞥了下老李,卻發現老李的下身已經鼓起一個大包,臉上頓時精彩了不少,甚至就連眼神都帶有絲絲火熱的渴望,就這樣直勾勾盯著老李那里。

  看到柳玉倩的反應,老李頓時樂開了花,柳玉倩此時肯定是騷動不已,這離他撬墻角又近了一步,于此自豪的挺了挺自己的那里。

  足足過了好一會,柳玉倩才回過神來,對著老李尷尬的笑了笑,連忙將眼睛轉開,俏臉通紅。

  “ 李哥,我下午沒什么事,就留在這幫忙吧。

  ”柳玉倩裝作不經意的瞥了瞥老李的身下。

  “好,有你幫忙,應該能省不少事。

  ”老李連忙答應,隨后假裝開始干活。

   看著在一旁幫忙的柳玉倩,老李心中的期待強烈了,他假裝把 東西掉到地上,手長又騰不出手來的樣子:“小倩啊,幫我撿一下啊。

  ”柳玉倩點點頭,沒有多疑,就在老李面前蹲了下去撿東西。

  老李趁著柳玉倩低頭,眼神的使勁的往下瞄,同時身軀悄然的往她身邊移動,等會她站起來……嘶!這俏娘們的傲人,真勾人啊。

  柳玉倩蹲下的瞬間,從露出的口子處可以看到蕾絲花邊以及一道極其有人的大白溝,里面的蕾絲只能遮住豐滿又白皙的二分之一渾圓軟物,在明亮的陽光下發出誘人的光澤,讓老李一陣玄迷。

  “真他媽舒服。

  ”老李心中大喊。

  這時柳玉倩也撿起東西,準備站起來提給老李:“李哥,給。

  ”然而,老李已經悄悄移到的面前,她這一站,朱唇直接蹭到了老李突起的資本,俏臉通紅的不得了。

  老李是誰,當年可是夜店小王子,雖然剛剛被蹭的很舒服,但臉上依舊表現的若無其事的樣子,接過柳玉倩手上的東西,還順帶摸了摸她的小手。

  柳玉倩頓時嬌羞的瞪了瞪裝作專心在工作的老李。

  隨后老李便開始工作了,期間多次上演了掉東西,借著柳玉倩彎腰,偷看她的傲人,甚至有意無意的蹭她的嬌軀。

  老李見柳玉倩出來嬌羞的樣子,沒有發火過,心中又是一計。

  他拿出一個小樓梯,對著柳玉倩嚴肅的說:“小倩啊,我現在要裝電路了,你上去用橡膠手套拖著電線,不要亂動。

  ”柳玉倩見老李一副嚴肅的表情,哪里敢多想,重重的點了點頭,換上橡膠手頭,在老李的攙扶下爬上了樓梯,并按照老李的說的姿勢站在那托著電線。

  老李看著雙腿叉開,俏臉專心托著的柳玉倩,心中激動了不少,其實他只要把電閘給拉下去了就行了,這么做,無非就是想看看裙底風光。

  他假裝蹲在地上組裝電線,眼見偷偷往那大白腿間瞄去,瞳孔一縮,果然沒有穿啊。

  柳玉倩兩腳叉開站在樓梯上,讓兩條又白又直的大長腿交叉之間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看到老李是一陣血脈噴張。

  “真他媽刺激啊。

  ”在老李悄悄欣賞這美好的時候,柳玉倩由于是室內較為溫暖有沒有風,并沒有察覺,依舊叉著一雙大長腿站在那。

  直到她手托久了,有想要動的意圖,老李才意猶未盡的收回目光,重手工作,但心里還是回味無窮。

  老李將線路裝好,便讓柳玉倩下來了,自己則爬上去準備安裝。

  “玉倩啊,你把扳手遞給一下吧,我把它擰緊一點。

  ”柳玉倩點了點頭,也沒有多想,將扳手遞了上來,老李本想趁機再摸一摸那嫩滑的小手,結果柳玉倩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飛快的抽回小手。

  看到老李失落的表情,柳玉倩一愣,老李雖然年紀有些大,但他那成熟的男人魅力是男友陳旭不曾有的,也是這種新鮮感,對于一直色瞇瞇看著自己的老李,從來沒有衍生厭惡的原因。

  她忍不住嬌羞的刮了老李一眼。

  老李見此頓時就不樂意了,以為柳玉倩是在挑釁他,腦子一熱,也顧不上什么形象了,直接伸手一把將柳玉倩的小手抓住,把她拉了過來,狠狠的蹂躪了幾下。

  柳玉倩頓時一驚,呆呆的看著老李,這老壞蛋也太大膽了吧。

  而老李也被自己冒失的動作嚇到了,猛然清醒,連忙放開柳玉倩的手,柳玉倩這是也反應過來,臉蛋瞬間通紅,低頭一言不發。

  “我去,會不會玩大了。

  ”老李看向柳玉倩,心里有些后悔。

  然而后悔不到一秒鐘,老李的眼睛瞬間直了,因為居高臨下的視角,柳玉倩胸前的洶涌全都展現在老李的面前,這一次可比她蹲下時看的要徹底的多。

  “李哥,你在往哪看啊,怎么這么不正經?”柳玉倩看到老李的眼神,連忙用手掩住胸口,嬌羞的白了他一眼。

  老李被這突然的說話聲嚇了一跳,不小搖晃的摔了下來,柳玉倩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驚到了,張開雙手企圖托住老李。

  然而,老李年紀雖大,但身體可是杠杠的,豈是一個小女人你托的住的,這壓下去還不得把她壓壞,還好他反應迅速,單手摟過柳玉倩的細腰,將她緊緊摟人懷中,另一手對著墻壁推了一下,就這樣老李在下墊著,兩人摔倒在地。

  “李哥……你沒事吧?”柳玉倩連忙抬頭,俏臉擔憂的問道,內心也不由大受感動。

  女人是個感性動物,面對這樣的危機,老李居然用身體保護她,對于一直和陳旭平平淡淡相處的柳玉倩,怎么能不受感動,連帶著看老李的眼神中都帶有少許莫名的情愫。

  然而,老李并沒有想象中去回話,而是緊緊摟著柳玉倩,她胸前的傲人也是緊緊的抵在了他的胸膛,那柔軟上的觸感差點讓他輕吟出來。

  “我快受不了。

  ”老李心中低吼一聲,雙手趁機攀上她的翹臀,開始作惡。

  “嗯啊。

  ”柳玉倩一陣嬌嗔,嬌軀軟了下去,朱唇緊緊貼在老李的脖子上。

  老李這邊的手不由自主的由翹臀,向大腿摸去,這雙大白腿,他可是覬覦很久了。

  突然柳玉倩壓不住聲音的“嗯”了出來,面部表情變得十分異樣,臉上紅得仿佛要滴出了血一樣,甚至臉她的脖頸周圍都是一片緋紅。

  “我去,這是什么情況?”老李莫名其妙的看著柳玉倩,情不自禁的又捏了捏她的大腿。

  柳玉倩再度的“嗯”的一聲,聲音比起方才更是撩人。

  花叢中過的老李總算知道這么回事了,原來這大腿就是柳玉倩的敏感部位,內心頓時狂喜,這離他撬墻角無疑是進了很大一步,女人的敏感部位一旦被掌握,那她就是老李嘴里的一塊肥肉,任他吃了。

  老李深深的咽了咽口水,伸出手,繼續撫摸這這雙大白腿,將柳玉倩心中的渴望擴大。

  可能是因為柳玉倩長期跳舞的原因,她的腿比一般女人更結實,緊俏的大腿為她添了一種狂野美。

  在老李高超的撫摸技能下,柳玉倩向是著了魔一般,不斷的發出一聲聲嬌喘,身體也不停的輕微顫動,雙手緊緊摟著老李。

  “李……哥,別……摸了……”“啊?怎么了?我手勁大了嗎?”老李心里嘿嘿一笑,看著柳玉倩飽含春意的眼神,老李心跳更快了,手上的動作力度不由打了幾分。

  “啊…不是,嗯…我腳踝好像扭到了…好…嗯…疼。

  ”老李一聽,臉上不由掀起擔憂之色,可是又不愿這么放過這么好的機會:“我以前在軍隊的時候治過扭傷,我抱你回床上,給你好好揉揉吧。

  ”柳玉倩見老李臉上有著擔憂之色,內心一暖,聽到老李要帶她去床上俏臉再次通紅了起來,剛剛沒有被陳旭滿足的渴望,此刻被無限放大,感受到挺在自己小腹上的那物,低下通紅的小腦袋。

  “嗯。

  ”老李聽到柳玉倩答應后,狂喜萬分,立馬站起來,抱起柳玉倩往她房間走去。

  他將柳玉倩輕輕的放在床上,拿起那雙裹著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的修長玉腿,白嫩的腳趾頭,纖細的腳掌、粉紅色的腳后跟,剛剛隆起的腳弓和纖細的腳踝形成了一個優美的弧度,那雙腳上的指甲尖處也是透明的。

  老李把絲襪給脫了下來,輕輕的把玩著柳玉倩的玉足,老實說,他可沒有什么特殊癖好,但現在的他對著這雙潔白無瑕的玉足由衷的喜愛,情不自禁的摸了摸。

  “嗯。

  ”柳玉倩嬌羞的別過腦袋,卻好像有意無意的掀起超短裙擺,露出大腿間的特別地帶。

  嘶!老李不禁重重的吸了一口氣,柳玉倩里面可是什么都沒有穿的,此時的動作,不言而喻,他順著大腿,看向她的裙底,裙下風光無限好啊,他不禁伸出手去撫摸。

  然而,卻被柳玉倩擋了下來,她放下裙擺,嬌羞的說:“老壞蛋,看夠了沒有,人家的腳還痛著呢。

  ”“哦,我現在就 幫你正骨。

  ”老李收回手,憐惜的輕聲說道:“等會,可能有點痛,你忍著點。

  ”柳玉倩聽著這一語雙關的話不由白了老李一眼,但對于老李的關心她還是大受感動的,不由想到自己的丈夫陳旭,他從來都沒有這么體貼的對她,他從來只顧著他自己舒服,眼神黯淡了許多。

  柳玉倩撐起身子,將玉腿放到老李粗壯的大腿上,從后面緊抱老李,企圖從老李健壯的軀體找尋女人應得到的體貼,一對碩大的豐滿緊貼老李。

  老李感到后背的舒爽,呼吸都重了幾分,他利用自己在部隊的技能,用力一拉,再一撐。

  “啊!”柳玉倩疼了一下后,發現自己的腳不在痛了,對著老李夸贊道:“李哥,你可真厲害,這么一下,我就不疼了。

  ”“呵呵,哪里哪里,只不過是年紀大了些,經歷的事情多了,處理有經驗。

  ”老李謙虛的笑了笑,心里還是有些小得意的,慢慢的把玩這雙誘人的大腿。

  “嗯…你才不大,你這個年紀剛剛好…嗯…可靠又貼心,哪個女人跟你在一起一定很幸福…啊……”老李內心一動,看來柳玉倩對我印象很好,于是就順著說下去:“我們現在不就在一起么,那你很幸福。

  ”看著老李眼睛,柳玉倩居然沒有掙扎,眼神帶著期盼的說:“老壞蛋,不知羞……”老李忍不住了,轉身,狠狠的含住柳玉倩的雙唇。

  “唔!不…不要這樣…”柳玉倩雙唇斷斷續續的念叨。

  不過她嘴上雖然這么說,卻始終沒有推開老李,手上更是緊緊的抓在老李的后背,怕他 跑了

  老李在沒有過多猶豫,在柳玉倩的配合下解開了她一切武裝,柳玉倩的呼吸也越急促。

  “啊啊…”柳玉倩開始嬌嗔著,同時按住老李的頭,雙腿夾緊。

  “啊”隨著柳玉倩一聲舒爽的聲,老李咧嘴一笑,是時候了,再次親上柳玉倩,分散她注意力,與此同時老李找準位置,準備進入正題。

  “李…哥,輕點……”柳玉倩雙眼迷離,滿臉紅霞,嘴里癡癡的呢喃。

  “小倩…噢…我來了。

  ”突然,樓下猛的響起一陣陣“砰砰砰”敲門聲,同時還有人在叫柳玉倩的名字。

  老李頓時嚇了一跳,就連剛剛進去的一小半,也拔了出來。

  “完了,有人來了。

  ”柳玉倩臉上瞬間恢復了清明,剛剛迷離也消失不見,慌忙的推開老李。

  “坑爹啊。

  ”老李心里暗暗罵娘,用雙撫摸著柳玉倩光潔的后背,平穩她的心緒。

  “是我 閨蜜

  ”柳玉倩苦笑道:“她知道我下午沒事,在整理新房,主動要求過來幫忙的。

  ”隨后,柳玉倩六神無主的看著老李說:“怎么辦怎么辦?她認識我老公的,看到我們這個樣子,那可就完全完了。

  ”老李聞言也是慌的一匹,但很快就鎮靜下來了,抱起柳玉倩嬌軀安撫道:“好了,你先別慌,去開門,反正她有沒有親眼看到,應該沒事的,你就說在洗手間幫忙,沒聽清,這也很正常嘛。

  ”柳玉倩感受到懷里男人帶來的安全感,慌亂的眼神也找到焦點,緩緩的點了點,看著直挺挺頂在自己翹臀上的龐然大物,期盼的摸了摸。

  “以后有機會的。

  ”柳玉倩嬌羞的親了親老李的臉龐。

  隨后兩人連忙整理好衣服,順帶把“犯罪現場”也是收拾一番。

  柳玉倩無奈的笑了笑,今天把閨蜜喊來,就是怕和這老混蛋獨處,被占便宜,沒想到閨蜜還沒來,自己就被拿下了,還差點被閨蜜給抓到,她嬌羞的刮了老李一眼,便匆匆去開門了。

  老李則跑到廚房去裝作干活,把工作噪音弄的老大,這樣也就有聽不清的理由,不過眼睛卻偷偷密切注意外面的情況。

  “來了來了。

  ”柳玉倩走到大門邊,再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把裙子拉低一些,因為她里面穿的是老李的內內,再三確定沒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后,這才開門。

  “是你啊,雅麗。

  ”“廢話,不是你叫我來的嗎?話說你怎么回事啊,喊了半天才開門。

  ”隨著聲聲埋怨,一個女人走進了老李的視野中,讓老李頓時眼前一亮……身穿一件寬松的長款T恤,而下身居然是一條超級超級短的熱褲,幾乎要被上身的T恤遮蓋完了。

  喬凸后翹的高挑身材,露出一(姐弟亂欲)雙和柳玉倩相差無幾的傲人大長腿,那白嫩的肌膚猶如初冬的白雪,干凈透徹,而胸前的雙峰更是比柳玉倩還要更勝一籌,果然是物以類聚,這柳玉倩的閨蜜比起她來根本是不相上下啊。

  /臥槽,又是一個極品啊。

  /老李心里忍不住驚嘆一聲。

  “哎呀,對不起嘛,我剛剛在打掃衛生間,新房的廁所特別臟。

  ”“而且我這里在搞裝修呢,吵得要死,我也是剛剛才聽到你在敲門啊。

  ”柳玉倩上前拉著她閨蜜的手,陪著笑解釋著,看得出來,兩人的關系是非常的好。

  /哼,算你有理由。

  /她閨蜜撅著嘴哼到,也沒有懷疑,搖搖頭說著,眼睛也是看向房子里面:“走吧,快帶我參觀參觀吧,這么熱的天,我可不能白來啊。

  ”柳玉倩點點頭,關上門后拉著她的閨蜜在房間參觀了起來,老李也是悄悄的松了口氣,看來暫時算是過了這關了。

  柳玉倩帶著她的閨蜜沒多久就參觀到進廚房里來。

  老李聽到腳步聲,連忙收回了注意力,假裝干起活來。

  “李哥。

  ”老李聽到柳玉倩喊他,這才放下手上的工作,轉頭看出。

  此時柳玉倩已經帶著她的閨蜜來到廚房里,看到我后,她閨蜜的眼神也是落到了我的身上,那充滿驚奇的目光看得我都有些不自在了。

  我心頭一跳,難道她發現什么了?心里有些發虛,臉上當然表現得若無其事。

  “李哥,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閨蜜黃雅麗,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柳玉倩看著我,臉上閃過一絲嬌羞。

  頓了一下又說道:“我之前和雅麗說你以前當過特種兵,雅麗聽說后可是兩眼放光啊,很想見見你,請教請教…”老李恍然一笑,原來是這樣,怪不得一上來就盯著我看,還以為被她發現什么了呢,嚇了我一大跳,迷戀軍人的小迷妹他以前可玩過不少,但這么漂亮的還是第一個。

  等柳玉倩介紹完,他立馬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隨后伸了出去:“呵呵,過獎了,黃小姐你好,我叫李杰。

  ”黃雅麗一愣,隨后也反應過來,也伸出手來。

  老李笑了笑,輕輕握了一下,隨后一沾即離,雖然很短暫,不過也能感覺到手中殘留的滑嫩感覺,對付這種小迷妹,就得若即若離,不能著急。

   “小姨,行啦!別做出一幅腸子都悔青了的樣子,只要你不說 黑娃,不干涉 我的事,其它的,隨你。

  ”蘇亦涵 扔了紙巾,摟著 胡若蘭的香肩。

   “實話,你和傻……黑娃,真沒那個啥吧?”胡若蘭雙頰紅紅的,尷尬的問。

   “你這腦瓜子,想啥啊?就算你不相信黑娃,也該相信我吧。

  ”蘇亦涵連翻白眼,哭笑不得的擰胡若蘭的胳膊。

   “這就好,這就好。

  你以的條件,以后回城了,肯定能嫁個富二代。

  這個傻……黑娃嘛,還是要保持距離,別弄得不清不楚,不三不四的。

  ”胡若蘭叮囑說。

   “了,不要再說黑娃,也別干涉我的事。

  我要什么,在干什么,心里有數。

  ”蘇亦涵俏臉一沉,冷冷看著胡若蘭。

   “我……”胡若蘭尷尬的閉上了小嘴。

   “黑娃,把這兩個 嘴臭的畜生,扔田里。

  ”蘇亦涵松開胡若蘭,走了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

   “曉得嘍!飛嘍!”我站了起來,一手抓一個,扔稻谷草似的,直接把胖胖和瘦竹竿扔了出去。

   撲通! 撲通! 胖胖和和瘦竹竿兩人,爭先恐后的掉進了田里。

   “媽淡!這傻家伙的力氣好大,比牛還大。

  難怪小涵這丫頭要請他當保鏢。

  ”胡若蘭捂著小嘴,呆若木雞的看著我。

   “傻子,你一定會后悔的,一定。

  ”王四發情不自禁的抖(女同學上課摸下面讓我)了下,扔下一句蒼白的場面話,狼狽不堪的跑了。

   “姓王的,你站住。

  ”蘇亦涵兩手叉腰,憤怒吼叫。

   “蘇亦涵,你想干什么?”王四發不敢轉身,緊張的問。

   “你把我和站街的得挺溜的。

  給你兩個選擇,一、跪下給我道歉,二,讓黑娃幫你 洗嘴

  ”蘇亦涵開門見山的說。

   “姓蘇的,別欺人太甚。

  一個傻子,能保護你多久?”王四發轉身,滿眼怒火的瞪著蘇亦涵。

   “你真是個王八蛋,你之前羞辱她不如站街小妹,你想過她的感受嗎?”胡若蘭跑了過去,冷笑瞪著王四發。

   “ 小爺就不相信,你們真敢動我。

  ”王四發脖子一硬,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嘲諷的看著蘇亦涵。

   “你就是個白癡。

  以為,王家那群畜生還能干什么?王四虎被黑娃打成了死老虎,王四海被黑娃一拳打飛,見黑娃的勇氣都沒了,正眼巴巴的盼著他師妹來報仇。

  ”蘇亦涵冷笑說。

   “姓蘇的,你以為這樣就能嚇著小爺,不可能。

  ”王四發色厲內荏的叫囂著,卻無法掩飾他眼底的緊張和不安。

   “你放棄了選擇了權力,我幫你選。

  你嘴臭,就洗嘴。

  ”蘇亦涵深深看了王四發一眼,嗤笑出聲。

   “小涵,他畢竟是王家的……玩得太大了,沒法收場。

  ”胡若蘭緊張的拽了拽蘇亦涵的胳膊。

   “黑娃,他罵亦涵姐姐,用你的……童子尿,幫你洗嘴。

  ”蘇亦涵雙頰泛紅,顯然是想起了之前的情景。

   說到童子尿,差點笑了。

  雙頰紅紅的,開心又羞澀,很可愛。

   “亦涵姐姐,你的臉,好紅哦。

  ”看得我心癢癢的,緊緊的抓著她的小手,有種想親她的沖動。

   “快去,別讓這畜生跑了。

  ”蘇亦涵俏臉更紅了,嫵媚的翻個白眼,揉了揉我的短發,瞪著臉色陰晴不定的王四發。

   “臭頭發,亦涵姐姐說,你嘴臭,要黑娃幫你洗嘴,快躺好。

  ”我握著拳頭,傻笑著走了過去。

   “去你媽的,臭傻子。

  小爺不發威,還真以為我是病貓啊!”王四發眼底閃過一絲兇光,一記撩陰腳,飛踹而出。

   “臭頭發,死來。

  ”我抓住王四發的小腿,一把提了起來,然后重重的砸在地上。

   “啊……”王四發痛得直發抖,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張嘴,洗干凈。

  ”我一腳踩在王四發胸口上,故意對著蘇亦涵和胡若蘭,扒開褲子尿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