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 怡 靜 porn

蘇 怡 靜 porn 蘇 怡 靜 porn 40667瀏覽 15465評論 收藏


“嗯,你怎么知道這些?” 李俊茂臉紅如炭,心里暖暖的,跟 唐宇在一起,感覺非常的安全。

  唐宇聞言,想了想道:“我之前看過這方面的書,況且我就生長在村里,多少知道一些急救方法。

  ”“我感覺頭暈。

  ”李俊茂驚恐的道。

  “別猶豫了,性命要緊,快脫了。

  我幫你吸。

  ”唐宇堅定嚴肅的樣子。

  李俊茂羞澀的咬著唇,瞪了唐宇一眼之后,便閉上了眼睛,輕輕的解了扣子。

  唐宇見她還在猶豫,一把去扒了下來,找到傷口。

  他也尷尬了,傷口在大腿后偏內側的位置。

  血已經黑了,毒素正在極速的擴散開去。

  “怎么,沒找到嗎?”李俊茂被扒,心里一顫,咬著牙不敢看唐宇,緊張的捏著衣服,眼珠轉個不停,心都快要跳出來了。

  “找,找 到了

  你別緊張,這就吸。

  ”唐宇撲了下去,只是整個臉被擠在了兩大腿之間,而且李俊茂肉色的小內內就在一邊,充滿誘惑。

  唐宇激動得差點把毒吞下去一口,嚇得他趕緊收斂心神。

  “嗯。

  ”李俊茂身體顫抖著,緊緊的咬著唇,唐宇每次的吮吸,都讓她仿佛被電一樣的麻了。

  又羞澀又難受。

  “還好是夜晚,要是白天,以后還怎么讓我見他。

  ”李俊茂臉紅得跟炭一樣。

  唐宇吸好之后,又就近找了一些草藥, 用嘴嚼碎了敷在那傷口上。

  然后又將汁液擠出,讓李俊茂吞下去一些。

  “這個,剛才你用嘴嚼的。

  ”李俊茂想起自己喝了唐宇嘴里吐出來的汁液,頓時覺得嘴里怪怪的。

  “是啊,用嘴嚼的快,而且能讓藥性充分混合。

  同時唾液還能殺死一部分細菌。

  ”唐宇這些知識,都是炎黃五行訣里的醫藥知識。

  李俊茂感覺怪怪的,自己竟然間接的吞了唐宇的唾液,就跟親嘴互吞唾液一樣的本質。

  心里發燙。

  唐宇處理好后,又用木行氣幫李俊茂做了按摩,將其血脈中殘余的毒素,通過按擠推拿排了出來。

  直到傷口變成血紅,流了許多紅血,到血凝固為止。

  “好了。

  ”唐宇終于弄好了,感覺自己有些暈暈的,今天連續動用體內的土木之氣,身體有些累了。

  “嗯,謝謝你,你又救了我一命。

  ”李俊茂深情的道,隨即收拾了東西,快速的走上前去。

  害羞的不敢再看唐宇。

  唐宇背著簍子緊步跟上,不一會兒就回了村。

  “我陪你到醫務室看看。

  ”唐宇關切的道。

  “不去了,好很多了。

  你的方法很有效,跟你在一起,特有安全感。

  ”李俊茂堅決不往衛生室去。

  “好吧,我先送你回學校去吧。

  ”唐宇背著一簍子 田雞

  “好。

  ”李俊茂 這一路上都沒有說話,只是她走路的姿勢很怪,兩腿夾得很緊,仿佛有什么東西在里面。

  唐宇把這認為是大腿受了傷的緣故。

  “我的電話隨時開著機,你如果半夜有什么不適,及時給我打電話。

  ”唐宇送到樓下。

  “好的,謝謝你,你快回去睡吧。

  ”李俊茂頭也回頭跑上了樓,回去后緊緊的關上了房門。

  唐宇回家將田雞放下,回到床上便按炎黃五行訣修煉了起來,這兩天他的變化太大,由不得不相信這神奇的法訣。

  這一修煉便是一夜。

  “唐宇醒醒,你康叔要發車了,快去把田雞賣了。

  ” 唐父敲打著房門。

  “爸,你的腰。

  ”唐宇醒來,發現父親的腰傷更嚴重了,昨天還只是閃了一下腰,今天就變成了一團黑氣了。

  “唉,老毛病了。

  你快去吧,我躺著休息一下。

  還賣給昨天那個主顧。

  ”唐父吩咐一聲,便回房去了。

  看著父親這一身的病痛,唐宇跳下床道:“爸,我給你揉揉。

  ”“揉什么揉,你又不是醫生。

  快去做你的事。

  ”唐父忍著痛。

  “我揉揉嘛,這幾年在外面,學了一點按摩推拿。

  ”唐宇說著便將手按在唐父的腰上,體內業績的木靈氣順著他的手涌出,隨著按摩浸入唐父體內。

  “嗯,嗯,不錯。

  ”唐父舒服的呻吟著。

  唐宇按摩一陣,發現自己的木靈氣太弱了,只能簡單的驅除現在父親體內的寒濕之氣,要想根治父親的風濕病痛,至少他的木靈氣要再強上五倍以上。

  “看來得加緊修煉了。

  ”給唐父按摩好后,唐宇洗了一把臉,便背著田雞坐著大康的三輪車,進了縣城。

  唐宇再次來到了錦繡生態農莊,找到了付 青娥

  “ 又是這么多田雞。

  ”付青娥也很震驚,昨天才收了兩百斤。

  唐宇笑道:“能捉這么多不容易啊。

  ”“你真是一個捉田雞的能手,以后我們的田雞就由你專供了。

  缺了就找你。

  ”付青娥按昨天的價收下了田雞,唐宇幫她搬到了后院一個專門養活野生田雞的池。

  唐宇見他們這里的生意很不錯,田雞畢竟是季節性的,最終他還是要種菜種地,便問道:“你們這里收蔬菜不。

  ”付青娥應付道:“收啊,不過我們這的蔬菜,品質要求的比較高。

  必須是綠色天然無公害的,極少打農藥,不用化肥的那種。

  ”唐宇點了點道:“價錢怎么樣呢?”付青娥道:“價錢當然比一般的菜價高,畢竟綠色的蔬菜比較難種。

  ”唐宇以開玩笑的語氣道:“好,既然這樣,過幾天有好的蔬菜,我送你這里來。

  保證純天然,綠色無公害。

  ”“好的。

  ”付青娥也不啰嗦,痛快的給了錢之后便去忙了。

  唐宇得了錢,高興的買了一些家具吃食。

  “茂茂,昨晚豐收。

  快來吃好吃的,我現在能掙錢了,把卡還你。

  ”唐宇撥通了李俊茂的電話。

  “不來了,老校長家做了雞,我們剛吃。

  改天再來打擾你,我有教案要寫。

  卡就放在你那里,我現在也不用什么錢,揣著也沒用。

  ”李俊茂似乎有意的躲著唐宇。

  “好吧,卡先放我這里,就當是你給我的投資,等賺錢了。

  每月給你分紅。

  ”唐宇欣喜的笑道,現在的他總想多跟李俊茂交流見面。

  “不要了吧,才幾千塊錢。

  借你用的,要是再談錢,就傷感情了。

  咱們就做不成朋友了。

  ”李俊茂回道。

  唐宇嚇了一跳,急忙道:“好了,好了。

  以后不跟你提錢,我們是永遠的好朋友。

  ”“嗯,不說了,我寫教案去了。

  ”“去吧,茂茂加油。

  ”唐宇也申請了一個直播號,加了許多微信興趣部落群。

  “唐宇,你去 番茄地里看看,聽你齊伯說,咱們家的番茄地,缺水了,你去理點渠水澆一下。

  ”唐父傷了腰,有一陣閑的,唐宇一到家便有活干。

  唐宇拿了鋤頭與糞瓢,往番茄地趕去,遠遠的便看到那些番茄比昨天繁茂了許多,只是一株株無精打采的,一看就是卻水的樣子。

  唐宇理著水過去,卻發現那些水流到番茄根處,(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很快便消失了。

  而被水澆過的地,番茄依舊是缺水的樣子。

  “這些水解決不了。

  ”唐宇吃了一驚,不得不拿瓢舀水去澆。

  “嘩嘩!”水不停的被倒上去,很快便被番茄吸收了,而地里的黃氣卻弱了幾分。

  “這什么情況。

  ”唐宇著急了,唐宇忙得滿頭大汗,但那番茄依舊是萎靡不振。

  運轉五行決,集中目力,體內的青黃之氣按規律流動了起來,而他并沒有停下舀水的動作,看著那水流下,潤入土中消失。

  那土地像人喝了水一樣,發出奇異的酥酥聲響。

  “轟!”突然唐宇體內多了一股透明的氣,雖然看不清是什么,但他知道。

  他多了五行之氣。

  那晚被砸破了后腦,躺在草地上,是那枚玉扣激活,汲取了土、木之氣,保住了他。

  現在竟然獲得了水之氣,唐宇忍不住激動了起來。

  五行之氣,他已有三,不知道五氣聚齊后,會是什么效果。

  有水行之氣的引導,唐宇發現,他可以從那河渠之中汲取水中精華之氣,一瓢瓢蘊含精華的水澆在 番茄苗上。

  只見那些番茄苗瞬間變得繁茂喜人,看到這樣的一幕,唐宇很興奮,顧不得其他,一個勁的舀水澆地。

  即使漢流夾背也不覺得累。

  眼看著他它長得很稀疏的番茄苗變得茂盛,超過了旁邊幾家用農藥化肥催出來的。

  唐宇很開心。

  種地流汗讓唐宇充實快樂,陽下山了他才回家吃飯。

  得趁著晴天好捉田雞,等陰雨天就很難捉到了。

  唐宇弄了一個博客,把自己捉田雞的經驗做了提煉總結,并分享出去,他想讓更多人的捉到更多的田雞。

  只是他非凡的透視、夜視能力無法分享。

  唐宇拿著手電就出了門,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他穿上了水鞋,就算是被蛇咬,那一層厚厚的橡膠也能擋住。

  白天酷暑難忍,晚上有徐徐清風,田間河邊非常的清爽。

  這兩晚上都在田間、溝渠邊抓,今晚唐宇一個人,從田間溝渠,捉到了青青河岸邊。

  唐宇順著河邊走,并沒有開手電。

  河邊的雜草叢中,有許多的蚊蟲,田雞成堆的出現,一次能看到四五只。

  這讓唐宇大喜過旺,捉得很開心。

  腳步走快了都能踢倒。

  看到一處平緩的河堤,唐宇掃了一眼,簡直快樂瘋了。

  這一片平整的草叢里,不知蹲了多少只田雞。

  最為密集的是在一塊大石頭旁邊,四五平方米的面積,竟然蹲了七八只田雞。

  唐宇決定以速度取勝,他將背簍放了下來,一手拎著桶,一手活動了一下,準備大干一場。

  只是他手速再快,還是有許多田雞靈敏的發現了他,一下就跳到了河里。

  入水的田雞要想捉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唐宇一口氣捉了半桶,然后坐在大石頭旁邊拿草慢慢的將它們綁起來丟到簍子里,滿心歡喜道:“要是有直播就好了。

  ”“誰,誰在后面。

  ”一個驚慌的聲音傳來,有人從大石頭后面爬到上面,手電光就射到了唐宇的臉上。

  “李東方,你也來捉田雞。

  ”唐宇戲謔的冷笑道。

  李東方的手電射到了唐宇的背簍,頓時驚訝道:“好多田雞。

  ” 特別是他這個年齡段的,那可當真是隨時隨地都雞兒梆梆硬的階段,號稱能日天日地日空氣的存在。

  以前啊,他這村里的野小子,除了兩畝 瓜地啥也沒有。

  很多事情連想一下都是奢侈,也沒人正眼瞧過他,就張大頭這等條件,別說找人提親了,連媒人的錢都付不起。

  更別提有哪家瞎了眼的姑娘能看得上他,沒想到今兒個俺也時來運轉了啊。

  哎!可她什么時候才能來,這會兒張大頭可就真是等不及了。

  就算是等下將會發生的事,都感覺少了許多期待,他今天一大早就出來,又了一堆事情。

  又發生了這許多事,此時肚皮都開始作響,可是又舍不得回去找吃的。

  這若是自己剛走, 劉翠兒來了又不見人,那可就虧大發了。

  忽然隱約有幾聲狗叫聲傳來,張大頭瞧了瞧,仔細一聽可不就像是瓜地那邊傳過來的。

  頓時一急就從棚子邊抽出一根 扁擔,直接沖了出去。

  快步往自家瓜地里沖過去,正好遠遠看見遠處有兩條大狼狗你追我趕,嘴里發著嗚嗚地叫聲。

  眼見就要沖進他家的瓜地里邊,這一驚非同小可,張大頭可是把這兩畝地里每根瓜苗子都當成心肝寶貝來呵護的,豈容這兩畜生在這里亂糟蹋。

  噠!畜生,給我站住!張大頭先聲奪人,怒喝一聲,果然引得兩條大狼狗身形為之一滯。

  他心里松了一口氣,隨即就看到兩條大狼狗的眼神在看到他后,仿佛是帶著一絲兒輕蔑,居然又照樣跑了過來。

  尼瑪,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狗眼看人低。

  張大頭也看清楚了,這兩貨明顯就是王富貴家養的看家狗,聽說有狼的品種。

  雖然不知真假,但是看著的確唬人就是,平時他可是怕這兩畜生到 不行

  可是今兒跟劉翠兒發生過這些事兒后,那種懼怕感就消減了許多,又發現自己真有超能力,底氣兒自然不同。

  即使心里還有幾分害怕,可是這兩貨敢進他的寶貝瓜地,他心里怒吼一聲,“我跟你拼了。

  ”揮舞著扁擔再次加速沖上去,那兩狼狗正在西瓜上撲騰得正歡,冷不丁瞧見張大頭的扁擔立即就是一驚,頓時閃身退避,可是啊,已經急紅眼了的他可是不怕這兩貨。

  直接就追上去當頭一棍子下去,扁擔敲在狗屁股后邊,直疼得它連連怪叫,飛也似的躥到六七米外。

  另一條則在另一邊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眼睛兒仿佛在說你張大頭莫不是吃錯藥了,咱倆可是 村長家的狗,你想造反?然而張大頭可不管不顧,身子輕靈地朝它又是一棍當頭敲下來,手中扁擔化打狗棍,上下飛舞直攆得兩條威風凜凜的大狼狗遠遠跑了出去。

  可是這倆狗也賊賤,一看他折返,居然又嗚嗚地跟了上來。

  嘿,你還不服了是吧!張大頭肩扛扁擔,剛剛那一副人狗大戰可是徹底將氣打出來,此時一條扁擔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覺透體而出。

  然而兩條村長家的狼狗可不吃他這一套,敢在咱倆面前威風,就懟死你,把你的瓜給糟蹋完,看你敢找村長麻煩不。

  張大頭向前兩步,兩條狗騰地跳出兩米遠,反復了幾次,眼見這兩貨不依不找的樣子,他也不由得有些泄氣,只能往回走。

  剛回到瓜地,回頭一看,嘿,兩只 賤狗又跟回來了。

  這追又追不上,攆又攆不走,張大頭可真有點怕這兩只賤狗了。

  不是怕它倆狂性大發,而是怕對方真和自己磨上了,他也不可能24小時一直守在瓜地里。

  總得干其他活,吃飯睡覺吧,被這倆賤狗這么一記仇,等自己離開,被它們沖進來,到時回來可能黃花菜都涼了。

  張大頭臉上露出猙獰之色,向著兩條狗威嚇,可是人家只是白了他一眼。

  根本就不吃他這一套,不得已,他又抄起扁擔冷不跳了出去。

  這下有效果了,兩條狗一哄而散,他雖然速度快,可是人家四條腿的更快,一見張大頭泄了氣不追,倆貨又是屁顛屁顛跑到他面前對峙。

  這下可把張大頭給氣得全身發抖,我就不信治不了你這兩畜生,去死吧。

  說著手中扁擔化作一道幻影,隨著他手中奮力一擲,那狼狗沒想到他還有這一招暗器,只聽汪地一聲慘叫,一張狗臉給戳個正中,頓時眼淚鼻涕橫流。

  聽那聲音就知道有多慘,另一條嚇得一蹦三尺高,張大頭眼疾手快呼地一下沖上去。

  掄起老拳就砸將過去,一錘正中它的狗肚腩,又是一聲汪的慘叫。

  這條狗飛出米許遠,只疼得汪汪叫個不停。

  張大頭這下狂性大發,可是不會顧忌什么,“敢惹老子,今兒個就殺了你們這倆條賤狗,吃個夠。

  ”嗚嗚!兩條狗一見他這副模樣,哪兒還敢再懟他,只嚇得一下躥了出去,頭也不回地跑了。

  張大頭追出了數十米,這才冷靜了下來,想想剛剛那神來的一擲。

  只感覺混身都透著得意,那扁擔可不輕,居然一下就將這賤狗給扔中了。

  俺原來居然也有這樣的身手,張大頭一陣得意。

  然后忽然他一轉身,就看到村子方向一個人影慢悠悠地往地這邊方向走過來。

  他眼神兒尖,一眼就看清那不正是劉翠兒,只是你這不急不緩的是鬧哪樣,老子憋得褲叉都要被戳出個洞來了,張大頭雖然焦急,可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當下連忙假意四周張望了下,然后就拿著扁擔走回棚子中去。

  沒過多大會兒,外邊就傳來了腳步聲,坐床上騰地站起來。

  門口人影一閃,一個身影就鉆了進來,可不正是他想得起勁的劉翠兒,她似乎特地換了身衣服,緊身的彈力褲,交那腿那臀給勾勒得跟要爆也似的。

  “翠兒嬸,你怎么來得那么慢啊……”張大頭語氣里一陣幽怨,兩只大手搓來搓去。

  劉翠兒媚眼一挑,“瞧你這小樣,到底玩不玩啊。

  ”“要玩!要玩……”張大頭一把過來將她給抱住。

  然而劉翠兒這會兒倒是不急了,身子輕輕往外一掙,道:“別急別急,我是暫時讓那口子看店的,這會還要回去呢。

  ”劉翠兒這話可把張大頭給聽得一愣,隨即就反應過來,卻是哪里肯依,兩只手一下就摸在彈力褲上,彈力褲包裹著的方圓之地充滿了彈性,手感又是另一番滋味。

  “翠兒嬸,你答應了的啊,我要的時候不多,就一會就好啦。

  ”張大頭將她的身子往懷里直按,恨不得正個給摁進自己身體里邊。

  可是這事情畢竟要兩人配合,劉翠兒可是村長夫人,當下端起本村第一夫人的架子來:“怎么著,小犢子,連我的話都不聽了是嗎?”張大頭苦著臉,“ 嬸兒,你就行行好,要不我就蹭一下,先讓我過一下癮唄!”眼見他死皮賴臉的樣子,劉翠兒依舊扳著臉,“說了不行就不行,那我家那口子可不能等人,不然等下回去又有得吵。

  ” 說著,她又補充了一下:“他不是干魚塘(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嘛,晚上他會到那去吃酒,到時你再過來,隨你怎么玩都行。

  ”瞄了張大頭的褲檔一下,劉翠兒會心地一笑。

  在這熟悉的眼神下,張大頭頓時就放心多了,只要這婆娘心里還想著俺這寶貝,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想到這,張大頭這才肯把手松開,可嘴里卻是不舍地道:”翠兒嬸,那你用嘴兒再幫我一下唄。

  “這會劉翠兒白了他一眼,卻也是不急著走了,她往后看了看將門關緊了,然后一轉身就蹲了下去。

  有了之前的經驗,她倒是熟練地將其解放了出來,然后開始了。

  張大頭倒吸了一口氣,就像是被水管牢牢地吸住不放。

  那滋味兒,就好像是有螞蟻要往里邊鉆一般,可勁的磨人.他低下頭,居高臨下地看著劉翠兒那張媚臉,心里卻不由想著真做起那事兒來會是個什么樣的感覺?“嬸兒,俺這支羅卜比起村長怎么樣?”劉翠兒白了他一眼,腦海里卻是不由自主地拿來對比,想到那條小筍尖。

  這兩者完全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沒想到這野小子別的不行,倒是長了這么一根得天獨厚的寶貝。

  這樣也好,瞧他那挫樣也找不到媳婦兒,以后就給自己秘密小情人好了,比起玩具來,這可是會動的超級尺寸。

  這一口悶不大會功夫,劉翠兒擦了擦嘴站起來。

  “好了,再不回去那老貨可就要發飆了,晚上記得啊!”說著,她直接拉開門,最后撇了一眼小張大頭。

  然后背影就消失了,只空留下小棚子里的一股子好聞的氣味。

  ……入夜,村里蟲鳴蛙叫,滿天星斗。

  張大頭一個人出了自己的破屋,剛剛飛快扒了兩碗剩飯,他就迫不及待地出門了。

  想著這會兒王富貴應該已經出門了吧,他腳步輕靈地往小賣部走去,這夜路從小走到大,不過今晚看起來雖然沒有月光,可是看路卻也是清得很,一點障礙也沒有。

  路過隔壁老王頭家時,還能聽到一陣細膩的嬌喘聲。

  等走了過去,張大頭才反應過來,頓時心頭一陣火熱。

  沒想到老王頭都一把年紀了,這剛入夜就玩兒起來,他不由想入非非。

  到了小賣部的外邊,張大頭探頭仔細聽了一下,見沒有動靜。

  當即壯著膽子喊了聲“村長,村長在家嗎?”心里卻是有些七上八下的,這萬一王富貴真在家,說不得又要費一番口舌,今晚的好事兒,又要多磨啦。

  好在,過了半響,也沒有聽到人回答。

  他心里一下踏實了許多,當下裝作平常的樣子走進了小賣部,里邊電燈亮著,卻沒有見到人。

  張大頭又喊了句“村長,嬸兒?”可是屋里靜悄悄,還是沒有回應,張大頭這下可就有些急了。

  直接就往后邊走去,剛剛轉到后邊,迎面就看到劉翠兒提著裙腳就從洗澡的地方出來。

  “兔崽子,叫春呢你?”只見她發際還有些濕潤,臉上紅通通又白又細膩,看起來就像能掐出水來的一樣。

  那胸前更有兩顆黑點頂起,還隱約還能看到一抹雪白。

  張大頭口水都要快吞不完了,連忙下意識問:“嬸兒,村長呢?”“他啊,在后邊呢。

  ”這一句話,張大頭就嚇得心頭一跳,眼睛連忙往四周望去。

  卻是一下就裝起老實來,然而撲嗤一聲,劉翠兒就捂著嘴笑出聲來。

  隨著笑聲,她胸前那兩團在裙子里蕩來蕩去,看起來就像是裝滿水的氣球在里邊翻滾著。

  這婆娘,是在玩我!張大頭一下就反應過來,頓時惱得一把伸手就按在她胸前。

  入手柔軟無骨,又滑又大,跟白天相比又是另外一翻感受。

  一股芳香撲鼻而來,她的身下還殘留著香皂的味道,同時皮膚還濕潤潤的。

  嘴唇兒還反著光,飽滿而嬌嫩,讓人忍不住想吃上去。

  張大頭心里跟明鏡也似的,”翠兒嬸,你是想就在這兒辦事,還是到里邊去?“說話的這功夫,他的兩只手已經忙碌起來,一前一后將她給擒住。

  劉翠兒顫聲道:“要死啊,當然是里邊,快點兒,咱可以玩久一點。

  ”張大頭一聽,這話在事,頓時心花怒放。

  這一興奮之下,直接一矮身,就將她扛在了肩膀上,就像是扛化肥一般把這軟弱無骨的身子給扛進了里間。

  兩團高聳的圓彈就蹺在他眼前,隔著褲子都能感受到那渾圓飽滿之處肉感是有多厚。

  他心里一陣激蕩,手老不客氣地啪一下打在上面。

  只打得那高聳之處一陣亂顫,入手之處充滿彈性,讓人根本停不下來。

  不由得,張大頭手上不停,又是拍又是掐。

  好不容易進了里邊屋,張大頭將她放了下來,劉翠兒剛才在他身上摸著他那后背,只感覺混身都是硬綁綁,皮實得很,還能看到他倒三角的肌肉。

  只是單單這么一項,就將她心都快征服了,那王富貴早就年老色衰,這些年整天喝著小酒,身體都快跟老頭兒也似的,可把她給氣得。

  如今跟張大頭這一對比,心里就喜得跟吃了糖一般,她用手指了一下張大頭的帳篷,指著它道:“今兒個可就要到你賣力了,千萬不要讓嬸兒失望,不然就用剪刀把你給咔嚓了。

  ”看著她那咬著牙齒說話地表情,張大頭不由聯想起這畫面來,不由打了個哆嗦。

  這婆娘不會真這么狠吧?若是這樣,自己不知真行不行啊。

  雖然平時感覺石頭都能捅穿,可是畢竟是頭一回上戰場,心里頭沒譜是正常的,他捂著前頭胡思亂想,等下要怎么賣力伺候村長夫人。

  劉翠兒卻一把抓住他,直接往側房拉去,這一進去他就頓時為之一愣。

  這里只有一張不大的床,蚊帳是粉的,床單也是粉的,床頭墻壁四周還貼著各種年輕明星的海報。

  床上疊得整整齊齊,看樣子很明顯是王梅梅的房間,這婆娘居然帶自己到她女兒房間來干這種事。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