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野 のぞみ

北野 のぞみ 北野 のぞみ 26093瀏覽 30600評論 收藏


老王今年四十五歲,是個老光棍。

  幾年前他在一家電子廠門口開了個 小賣部,自己身邊無伴,不過每天與來 店里 買東西的電子廠員工們聊聊天,日子倒也算是自由自在。

  電子廠里,大部分都是些大媽、老嬸級別的女員工,老王年到中年,卻壓根對她們不敢興趣。

  老王真正喜歡的類型,是麗質貌美的小姑娘。

  而最近來電子廠的新員工里,有一位叫 芳芳的小女生。

  李芳芳年輕靚麗,嬌美文靜,而且非常有朝氣。

  在這郊區電子廠里,簡直就是雞群里的鳳凰。

  老王早就注意到李芳芳了。

  每當李芳芳來小賣部買東西時,老王都趁機偷視著對方的身材。

  雖說李芳芳看起來年紀不大,但身材比例完美,前凸后翹,尤其是胸前的飽滿,讓老王浴火不止。

  老王為了跟李芳芳套近乎,好幾次對方來店里買東西,老王都打算不收她的錢。

  可李芳芳思想比較單純,對于老王的慷慨,她選擇了拒絕。

  或許是李芳芳認為,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另外她早就發現了老王那色瞇瞇的眼神,便把這位小賣部老板當成了壞人。

  直到有一天早上,李芳芳起床起晚了,匆匆在老王店里買了個面包就往廠里跑,一不小心把錢包落下了。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這么被老王給把握住了。

  老王將李芳芳的錢包物歸原主,讓李芳芳頓時對老王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來 王叔心地善良,虧我之前還把他當成壞人。

  ”李芳芳心里默言道。

  這天,李芳芳休息。

  她早早的起了床,將烏黑靚麗的秀發梳好后,從柜子里拿出來一條粉白色的連衣裙換上,再穿上一雙干凈的小白鞋。

  這一刻,李芳芳仿佛不再是電子廠雞群里的鳳凰,而是天宮里走出來的仙女。

  為了表達對老王的感謝,李芳芳決定請老王吃個飯,所以才特此打扮了一番。

  “王叔。

  ”來到小賣部門口,李芳芳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向坐在里面的老王打了個招呼。

  “芳……你是芳芳?”看到自己店面外的佳人,老王頓時有些語無倫次。

  李芳芳今天太漂亮了,舉手投足,如詩如畫,一頻一笑,沌然天成。

  不僅有著一張美艷如仙、幾無瑕玼的臉孔,老天爺又賦與她一身冰肌玉膚及魔鬼般的身材。

  豐滿的雙峰,纖細的柳腰,迷人的蜜桃臀,在配上一雙毫無贅肉、又細又長的大美腿,簡直能夠迷死全世界的男人。

  而且那條粉白色的連衣裙,似乎是李芳芳好幾年前買的了。

  上半部分,好似裝不下她的那份飽滿,都快將布料撐破。

  老王咽了咽口水,一雙著了迷的眼睛仿佛要將李芳芳的身體看透一般。

  “她完全就是位仙女啊。

  ”老王心底里散發出絲絲渴望。

  對李芳芳的好感,也愈發強烈。

  若是能讓李芳芳與自己發生點什么,老王都覺得死無遺憾了。

  “芳芳,你來王叔店里,準備買啥啊?”老王緩過神來。

  “王叔,我不是來買東西的。

  ”芳芳搖了搖頭,接著說道:“之前謝謝王叔把錢包還給我,所以今天我想請王叔吃個飯。

  ”“請我吃飯?”老王眼珠子一轉。

  雖說有美人主動邀請,不過老王卻不想答應。

  要是接受了這一頓飯,那么老王與李芳芳之間的恩情,算是抵消了。

  “芳芳啊,王叔這開著店鋪呢,不方便跟你去外面吃,要不,你就請王叔喝瓶 飲料吧。

  ”“啊?只請你喝一瓶飲料嗎?”李芳芳決定有點不妥,哪能一瓶飲料就把王叔給打發了。

  不過李芳芳還是答應了下來,并心中牢記,以后一定要報答一回老王。

  老王從冰柜拿出兩瓶飲料,一瓶給了李芳芳。

  “芳芳,你也喝。

  ”老王笑了笑。

  “哎,好。

  ”李芳芳接過飲料,打開薄唇抿了一口后,將飲料瓶放在了桌上。

  “哎呀。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李芳芳一不小心,把飲料瓶碰翻了。

  加上沒有蓋瓶蓋,瓶子里的飲料,撒了李芳芳一身。

  飲料順著李芳芳的頸脖,流進了胸口。

  上半身的連衣裙,也被打濕了,貼身的衣物就近似透明的一般。

  那一對若隱若現,讓老王不禁看直了眼。

  “王叔,你這有紙巾嗎。

  ”李芳芳焦急道。

  “有……有的。

  ”老王如夢初醒,找到紙巾后,直接上手、主動幫李芳芳擦拭。

  擦水漬的時候,老王的雙手,不小心觸碰到李芳芳的一對挺拔飽滿。

  那感覺,真的是又軟又彈,讓老王心中都樂開了花。

  李芳芳則是俏臉一紅,不過她認為老王肯定不是故意的,所以并沒有反抗。

  “芳芳,這飲料撒身上了,挺粘人的,要不你還是回去先洗個澡吧。

  ”嘗到甜頭的老王,沒有被欲望沖昏頭腦。

  他需要在李芳芳面前保持好形象,以后才能跟這位小美女,有更多相處的機會。

  “好呢王叔。

  ”李芳芳早就害羞不已,丟下這句話,便匆匆跑回了女員工宿舍。

  而老王,一個人在店里,回味著剛才手掌心上傳來的舒爽。

  “芳芳,我老王一定要得到你!”之后的一段日子,李芳芳忙于工作,也就每天來小賣部,與老王交談幾句,兩人的關系,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直到某天深夜。

  老王準備關店回去休息,卻看到店外一個熟悉的身影。

  只見李芳芳穿著一身絲薄的睡裙,豐滿的雙峰將睡衣挺得高高的,領口處露出的雪白輪廓。

  還有那雙細白的美腿,在昏黃的燈光下,看的老王直晃眼。

  “芳……芳芳,你這么晚出來,是有什么事兒嗎?”老王咽了咽口水。

  李芳芳扭扭捏捏,兩只玉手都不知道應該放哪,嘴里半天才吐出個“嗯”字。

  “有啥事兒你跟王叔說,王叔肯定 幫你解決!”老王一靠近李芳芳,便聞到一股沐浴露香。

  看來,李芳芳剛洗過澡。

  “王叔……我生病了,想現在去醫院看病。

  ”李芳芳語氣焦急。

  “啊?病了?生了什么病?”老王心中產生一絲疑惑。

  白天李芳芳來自己店里買東西,也沒看出來身子出問題啊。

  “我……下午下班后,舍友給我吃了一包辣條,吃完我才發現,那包辣條是過期的,而且現在我也感覺到身子不舒服,舌頭還起了好多紅點。

  ”李芳芳委屈不已,甚至哭泣了起來。

  “王叔,你說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嗚嗚嗚……”老王聽完李芳芳的訴苦,內心不由的一笑。

  “這小姑娘可真是單純,其實就是普通的上火。

  ”老王知道真相,但他并不打算告訴李芳芳。

  “芳芳啊,你這確實是食物中毒了呀,辣條本就不干凈,加上還過了期。

  ”老王表現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

  “這種病,不單單要去醫院洗胃,而且光吃藥治療,都需要好幾個療程,花費可不小啊!”說完,老王還無奈的嘆了嘆氣。

  “啊?治療需要很多錢嗎?”李芳芳頓時嚎啕大哭。

  “我出來上班本就是為了賺錢給媽媽治病……”“沒事的芳芳,王叔不是說了嗎,你遇到困難,王叔肯定會幫你的!”老王語氣嚴肅。

  “這些年,你王叔開小店也存了幾萬,加上每個月的養老金,絕對足夠治好你的病。

  ”“王叔……”李芳芳感動萬分,可她不愿意接受老王的好意。

  “王叔,這些錢都是你的血汗錢,我可不能用。

  ”“沒事的芳芳,我已經活了大半輩子,錢留著也是留著,還不如拿來幫你。

  ”“不行的王叔,我要是用了這些錢,那不得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

  ”李芳芳轉過身,打算回去自己一個人想辦法。

  “唉……芳芳,其實你這個病,王叔可以給你治好,不需要去醫院。

  ”見李芳芳要走,老王趕忙勸說道。

  “真……真的?”李芳芳停下了腳步。

  “當然是真的。

  ”老王點了點頭。

  “只不過,治療的方法,比較特殊,我擔心你會誤會王叔。

  ”李芳芳腦中閃過一絲猶豫,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

  “王叔你又不是壞人,只要能把我的病治好,我絕對不會亂想。

  ”“好,那你跟王叔進來。

  ”老王重新將店內的燈光打開,待李芳芳進來后,又將店門關上。

  老王不知從哪兒翻出來一本書,一邊翻看,一邊對李芳芳說道:“芳芳啊,當初王叔年輕的時候,自學過一本藥典,上面正好有治你這種病的方法。

  ”“你肯定覺得王叔說的有點扯,那么王叔就先來說說你的病狀。

  ”老王瞪起大眼,宛(草船借箭的故事)如一位老中醫的模樣。

  “你以前是不是不怎么吃辣?”“嗯嗯,以前我老家那邊,幾乎不怎么吃辣,今天吃的辣條,算是我吃過最辣的食物了。

  ”李芳芳直點頭。

  “那就對了,要是王叔沒猜錯的話,芳芳你現在除了舌頭疼痛以外,喉嚨應該也不舒服,吞咽東西、即便是喝水,也會有些痛意,包括胃部,一樣受到了重創。

  ”“王叔!看來你真的會治療這個病!”李芳芳驚呼一聲,因為老王說的全對。

  “芳芳,王叔可從來不會騙你!”老王內心竊喜,之后又讓李芳芳伸出她的舌頭。

  李芳芳的小舌殷紅可愛,上面一顆顆的味蕾,沾染著絲絲晶瑩的唾液,看的老王雙眼瞪住,恨不得當即吞下這顆“草莓”。

  “芳芳,咱們先從治療你舌頭上的紅點開始。

  ”老王強行壓抑住心中的欲望。

  “想要紅點消失,其實喝一個月的涼茶就行了,不過一個月的治療期,實在太慢,會導致后面的進展,更加麻煩、難治。

  ”“所以……唯一快速的辦法就是……”老王賣了個關子。

  “王叔,辦法是什么?”李芳芳急切道。

  “你王叔我天天喝涼茶,堅持了二十多年,所以我的舌頭,完全具備替人治療的能力,只要咱們兩個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十分鐘,只需幾個療程下來,你舌頭上的紅點,便會消失。

  ”“這……”聽完老王的解釋,李芳芳先是尷尬,緊接著俏臉微紅。

  “芳芳,這就是怕你誤會的一個地方。

  ”老王覺得有戲,因為李芳芳并未表達出覺得這種事情,非常的荒唐。

  “好,我相信王叔!”李芳芳咬了咬牙。

  為了治病,她豁出去了。

  得到了美人兒的準許,老王再也抵御不住心中的欲望,雙手放在在李芳芳白皙的臉蛋上,一張大嘴,貪婪的吻住了李芳芳的粉唇。

   你說,咱們酒吧該起個什么名字好呢?小鶯走到卡座旁,坐下,托著腮,思考。

   溺寵 絕色冥王妃是的,八年前,我還是個七歲的男孩,那時父親正帶領 司馬家走向巔峰,然后被別有用心了人通過語言挑撥離間讓人襲擊了司馬家。

  你們家的藥放在哪?說著把眼光轉移到孟逸盈身上。

  隔壁的 阿芙拉txt 深情時見魚葉筱寧看著筆記本上的裴博賢的日程。

  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給你做。

  可是當蕭曉問它李琳的未來會是什么樣的時候,寒破驚天鯉居然會說,看不清……到學校以后展飛只能翻墻進去了,當他翻過墻以后,隱約看到樓頂有個人,但是不一會兒人就不見了。

  溺寵絕色冥王妃在內心嘆著氣,提醒自己要理智。

  你再說什么?我做了什么?一本日記加上一盒藥。

  何已然倒沒有緊張,淡定和何必青查了分數,理科651分,足夠和楊浠他們一起去很好的大學了。

  溺寵絕色冥王妃少女說著脫下了大衣的帽子,金色的長發飛散開來,碧綠色的眼睛像是一對翡翠,吹彈可破的面龐,精致的五官,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少女。

  喂! 上鋪那個,你TM干啥呢!說著瞬間暴跳如雷,險些把他上鋪那胖子給拽下來打。

   當所有人的目光注視到我身上時,我緩緩開口,不,我這個周日有預約了,所以沒什么時間。

  為什么那種地方會有門啊!是當初為了修這個場景需要兩層房間,挖開了一層地面,由于某些原因沒有把那(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扇門拆掉所以留在了那里嗎!好像有人跳樓了。

  出去之后, 凌逸就看了一下藥煎了怎么樣,看樣子還需要一點時間,凌逸就跑去洗澡了,男生洗澡都是很快的,而凌逸更快。

  而F班這邊就溫馨不少了,洛米雅親手獻上,那可愛的笑容甜得有幾個人的骨頭都快酥掉了, 韋一凡倒是沒太大反應,維菈只是握緊韋一凡的手。

  宋依沅跟時辰到約定的大廳的時候,其他人還沒有出來。

  隔壁的阿芙拉txt深情時見魚我正心驚的時候,便聽到一聲宛如炮彈一樣的聲音!你想想你單身,是不是跟顏值 沒關系,你長得姑且還算可以;是不是跟學習也沒關系,畢竟你的成績好歹也是班級前十雖說是第十名吊車尾。

  溺寵絕色冥王妃其實吧,也不是……姑娘的臉上一點害羞的神色都沒有,果然這家伙完全沒有把我當成是戀愛對象來看待吧?成志哈,你兩至于這么生氣嘛。

  沈星河示意秘書將午餐放在茶幾上,對了,今天上午安排了新人面試?沒有,雪兒我沒有那個意思給自己買了藍色的,38碼。

  此刻全身汗毛都要豎起來的許暮現只感覺熟悉的童謠變成穿腦魔音。

  夜晚喝過酒之后送鄰座的姑娘回客棧,他是心懷不軌的,妄想跟著人家一起進入房間,他這那一刻徹底遺忘了自己是人,他是獸。

  少女以不容置疑的口氣下達指示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