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etchysex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15瀏覽 0評論 收藏
sketchysex


“今天你要是不給我們一個說法,大不了干一架,把事情鬧大了,你也別想有好果子吃。


  ” 李軒很是霸氣地 說道


   王濤臉上沒有絲毫懼意,聳了聳肩,一臉冷笑地說道,“說法,我還想跟你們討個說法呢,這小子想錢想瘋了,跟我們玩牌,出老千你說這事怎么辦?”李軒跟 葉天臉色微微一變,都扭頭看向 了我,我沖兩人搖了搖頭,隨后看著王濤,怒斥道,“你胡說,是你硬拉著我玩的,而且,牌也是你們的,我怎么出千了,分明是你們輸錢了不認賬,找借口。


  ”“空口白話,我還說你們出千,想要坑 陳陽呢!”“你們有什么證據說陳陽出老千了,輸不起,就特么別玩。


  ”李軒跟葉天冷笑出聲,叫王濤有本事,就拿出證據來,王濤卻是詭譎一笑,指了指我道,“要是沒出千,敢讓我們搜身嗎?”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沒有做過,自然不怕搜身,當即站出來,可是當我看到王濤臉上那一副奸計得逞的笑容時,我心里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小馬,你過去搜,記得搜仔細了。


  ”王濤沖馬臉青年吩咐了一聲,對方吆喝道,“放心吧,濤哥。


  ”馬臉青年 走到我身邊,(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翻了翻我褲子的口袋,又摸了摸我的外套,隨后驚呼一聲,“濤哥,還真有。


  ”下一秒,馬臉青年在我外衣的口袋里,摸出四五張撲克牌,我心頭一顫,連連搖頭道,“這不是我的,這不是我的。


  ”“這些牌都是從你身上搜出來的,現在人證物證據在,你還敢狡辯。


  ”王濤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陳陽啊陳陽,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你們相信我,這牌真不是我的。


  ”我看向李軒跟葉天,兩人此時的臉色都有些難看,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


  “陳陽,剛才我一共借了你一萬兩千元,你先把錢還我吧!”就在這時,之前借我錢的青年,從人群之中走出來,問我要債了。


  “是你,是你將牌放在我口袋里的是不是。


  ”我忽然想起,剛才在牌桌上,就只有這個家伙靠近過我,還一副熟絡的搭在我的肩膀上借錢給我。


  青年臉色一沉,冷笑道,“陳陽,你屬狗的嗎,見誰就咬,你自己沒錢,我好心借給你,你現在倒是反咬我一口?”“我……”我嘴唇緊抿著,雙拳緊緊地握在一起,內心怒火中燒,圈套,這一切都是一個圈套,都是王濤這個王八蛋設下的陷阱。


  從一開始,這家伙硬要拉著我玩牌,就沒安好心。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青年催促著,“你們的事情,我不管,趕緊先把我的錢還了。


  ”我現在哪有錢還他,要是有,剛才就不用借了,這時候,李軒跟葉天站出來說話了,“一萬二是吧,這錢,我們替陳陽杠了。


  ”“小天,阿軒,我……”我剛想要 開口說話,他們卻沖我搖了搖頭,說先把這事情擺平了,其它的事情事后再說。


  我心里即感動,又愧疚。


  “行啊,只要有錢,誰還都一樣。


  ”青年一臉樂呵,還沖我笑道,“陳陽啊,下次要是缺錢,記得再跟我說。


  ”這時候,我真恨不得上去,扇這家伙兩巴掌。


  “既然,你們的事情說好了,那接下來就該談談我們這一筆賬了。


  ”王濤瞇了瞇眼,一臉玩味地說道。


  李軒開口問道,“你想怎么算?”“賭桌,就有賭桌上的規矩。


  ”王濤瞥了我一眼,眼中充滿了戾氣,一臉狠辣地說道,“出老千,我要他一只手,這不過分吧?”我倒吸一口涼氣,瞪著眼睛看著王濤,這家伙,居然想要廢了我,李軒跟葉天的臉色也是驟然大變…  “王濤,你確定你要把事情鬧大,到時候可別收不了場。


  ”李軒沉著臉,冷聲道,王濤滿臉不屑,指著李軒破口大罵道,“我王濤要動的人,你保不住,把陳陽的手按住,今天我就斷他一只手。


  ”  “斷我手,我先廢了你。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我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怨氣,在王濤話落的時候,我抄起一旁的椅子,就狠狠地砸在了王濤的頭上。


    剎那間,王濤的慘叫一聲,捂著頭倒在了地上,鮮血從他的指縫間,緩緩流出,染紅了他整張臉。


    劇烈的疼痛,使得王濤的臉色都扭曲起來,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我出手那么狠,一下子就見血了,李軒跟葉天兩人也都愣住了。


    下一秒,王濤嘶吼一聲,“給我弄他!”  轉瞬間,王濤這一組的人,全部都回過神來,有握著拳頭的,有抄起椅子的,開始沖過來。


    我揮舞著椅子,亂砸,滿身煞氣,整個休息室亂成了一鍋粥,霹靂啪啦的打砸聲不絕于耳。


    不過,王濤這一組的人多,我們就只有三個人,很快就落入了下風,好在,我們這一組的一些兄弟,也陸續過來上班,來到休息室。


    一看到王濤等人圍毆我們,全部都紅了眼,大吼道,“臥槽,兄弟們,干死他們。


  ”  頓時,混戰徹底爆發開來,場面變得異常熱鬧,我視線環顧,鎖定了王濤的身子,握著拳頭就沖了過去,砰的一聲,一拳打在了王濤的臉上,“艸你大爺的,敢陷害我。


  ”  我一再忍讓,王濤卻得寸進尺,徹底引爆了我的怒火,我就認準了王濤,一拳又一拳的打在他的身上。


    王濤被我打得鼻血直流,眼冒金星,可是這家伙的身體素質確實強悍,哪怕受了傷,反擊的力量也不弱。


    跟我打得難分難解,場面混亂,我不知道被誰踹了一腳,跌倒在了地上,王濤趁勢騎在我的身上,揮舞著拳頭,砸我。


    我本能的用雙手護著腦袋,格擋著,可王濤的拳頭又重又硬,一拳又一拳,打得我手臂發麻,疼的厲害。


    最后,我抱著王濤,在地上翻滾起來,他打我一拳,我打他一拳。


    就在這時,一聲嬌喝響起,“都給我住手。


  ”聲音冷冽,卻充滿了威嚴。


    是 陳瑤,她過來了,她站在門口,美眸深冷,俏臉冷峻可是任誰都能夠感受到她眼神之中,那濃濃的不滿。


    所有人都停了手,包括我,我站了起來,怯生生地喊了一句,“ 瑤姐!”  “瑤姐!”其余人,也都喊了一聲,我們兩邊的人,很有默契的分開站好。


    “一個個都好樣的,敢在場子里鬧事,還有沒有把場子的規矩放在眼里?”陳瑤的視線掠過在場的眾人,最后落在了我的身上,那眼神帶著一抹說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我羞愧的低下了頭,我知道,我又給陳瑤惹麻煩了,哪怕這不是我的初衷,可事情總歸是發生了。


    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不敢在這時候觸怒陳瑤,陳瑤點了點頭,怒極反笑道,“剛才不是一個個都很威風,怎么現在都不說話了,說,誰先動的手。


  ”  “瑤姐,是陳陽。


  ”王濤惡人先告狀,指著我,咬牙切齒地說道。


    陳瑤冷聲開口,“怎么回事?”  “是王濤,他……”我剛想開口解釋,陳瑤卻冷哼了一聲,“閉嘴,我有問你嗎?”  我一陣窒息,心臟仿佛被重重的打了一拳,王濤則是嘴角微微上揚,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當然全部都是往壞的地方說,說我賭博出千,被抓住了,還動手打人什么的。


    王濤惡狠狠地說道,“瑤姐,像這樣的害群之馬,就不應該留在我們這里。


  ”  我雙拳緊握,心里恨得牙癢癢,陳瑤這時候,淡淡的開口道,“陳陽,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要是真如王濤講的,你自己離開吧!”  “是王濤,是他們故意陷害我。


  ”我將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王濤卻冷哼道,“說我們陷害你,證據呢,你拿出證據來啊,你出千,可是當場被我們抓住的,在你身上也搜出了撲克牌,這一點,葉天跟李軒都是親眼所見。


  ”  說到最后,王濤看著葉天跟李軒冷笑道,“在瑤姐面前,你們總不會睜眼說瞎話,包庇陳陽吧!”  李軒跟葉天沉默了下來,從我身上搜出撲克牌這是事實,這個我無從抵賴,我的心沉到了谷底,額頭上都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怎么,說不出話來了?”王濤得意的笑著,“趕緊收拾東西,滾蛋吧。


  ”  “瑤姐,我相信陳陽是被冤枉的,你再給他一次機會吧!”  “是啊,瑤姐,陳陽還是一個新人,還不懂規矩,你就網開一面。


  ”  葉天跟李軒等人,紛紛開口為我求情,王濤則是火上澆油,“剛來,就鬧事,這種人更應該開除!”  我內心苦澀,抬頭看著陳瑤,等待著她的決定,陳瑤俏臉冷峻,冷沉沉的開口道,“規矩就是規矩,容不得別人破壞。


  ”  我心頭慘笑,可是旋即就覺得不對勁起來,陳瑤說話的時候,總是往一邊瞥著,我小時候,就跟陳瑤一起長大,對于她還是很熟悉的。


    這個動作,似乎是在暗示著我什么,可到底是什么呢?  我順著陳瑤的視線,看了過去,眼前頓時一亮,欣喜的脫口而出道,“瑤姐,我有證據可以證明自己。


  ”  聞言,陳瑤嘴角勾起一抹輕笑,“哦,是嗎?”  王濤等人的臉色都是微微一變,都被我這一句話,給驚到了……  /瑤姐,這休息室里的監控,應該在正常運作的吧?/我指了指天花板角落邊上的監控攝像頭,這個角度,正好是對著我之前打牌的位置。


    陳瑤點了點頭,旋即吩咐葉天去把監控里的視頻記錄給調出來,此時,王濤等人的臉色都難看到了極點,特別是借錢給我的那個青年,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葉天的動作很快,沒過一會兒,就回來了,他用手機錄了下來,當場播放了畫面,從一開始我被王濤等人拉上牌桌開始。


    播放了一會兒,果然看到了那個借錢的青年,在拍我肩膀的時候,將撲克牌偷偷藏在了我的口袋里。


    現在證據確鑿,根本無從抵賴!  青年面若死灰,豆大的汗珠滾滾落了下來,將目光落在了王濤的身上,開口求助道,/濤哥,你要幫我……/  不等青年把話說完,王濤一個巴掌抽在了對方的臉頰上,惡狠狠地說道,/原來是你小子搞的鬼。


  /  這一幕,讓我瞪大了眼睛,我完全沒有想到,王濤居然為了將自己撇清,直接將對方當做替死鬼推了出來。


    /說,為什么要陷害陳陽?/王濤裝模作樣的怒斥著,青年結結巴巴的說,看我不爽,想要給我一個教訓。


    葉天嗤笑一聲,/王濤,做給誰看呢,要是沒有你授意,他敢這么做嗎?/  王濤嘴角肌肉一陣抽搐,并沒有搭理葉天,直接對陳瑤開口道,/瑤姐,你看這事情,怎么辦?要不,我讓他給陳陽道個歉,賠個不是?/  李軒嘟囔著,/道歉有用,還要警察做什么。


  /  /陳陽,你覺得呢,這件事你是受害者,你想怎么處理?/陳瑤直接將處置權,交到了我的手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一切都是王濤搞的鬼,不過看陳瑤的樣子,是不想追究王濤,畢竟王濤是會所的紅牌,場子還要靠他來賺錢。


   ……就,我可能還是有點放不開。


  恩 不要塞塞毛筆了靈兮看了洛一老媽一眼,再看了看早餐,靜靜地定住了一會,好像在權衡著什么,一秒后,她終于還是決定……顧清婉微微喘氣,這個教室真是太難找了。


  像寄居蟹一樣只露出腦袋還有呆毛,平時郁悶地低頭打游戲,要么就是嘟著嘴朝我鬧變扭。


  感謝對方 付出的句子說實話,我覺得這其中肯定有 女班導對我勾引的成分,所以哪怕嘴里說著喜歡李雨桐要告白,但還是不由自主的被女班導的話語吸引,不由自主的想到了今晚會不會睡在女班導的床上,等等等等,那些曖昧又猥瑣的想法,在我腦海中真實的呈現出來,難道她們每次都是往這邊來的? 白楊跳高的時候,洛成君特意去看了眼,白楊不慌不忙地走到桿前,感受 高度后,隨意地走到一旁,雙臂一震,飛快跑到桿邊,雙腳 用力一蹬,瞬間脫離地面,身子像飛燕一樣騰空而起,向上躍起,輕松過桿,現場響起熱烈的掌聲。


  果然,你是有備而來。


  恩不要塞塞毛筆了在離家后,第一次嘗過路邊燒烤的滋味后,我發現我錯了。


  一路上也沒有什么交談,直到到了宿舍樓下。


  唐類別啊,你幫我去報名,你跑步的時候我幫你看衣服拿手機。


  你胡說什么呢,我家 小姐才不稀罕東宮之位呢天心越說越急。


  恩不要塞塞毛筆了最讓我頭疼的,就是這個分組問題……我的小組只有我一個人而已!葉然的學生制服上沾滿了無數男生的腳印, 黑色的長發被一些男生無情無義(是男人就把她搞大)地踐踏著。


  在星珞的不遠處,一輛銀白色的凱迪拉克緩緩駛來,車體的曲線優美有一種不能言喻的美感,這一切無不象征著車主人的品味層次。


  芳玉的一雙柳眉擰緊,道:“剛才安公公來報,說兵部尚書早朝結束后,在回府的路上被人暗殺了。


  語畢,如來時一樣神秘出現神秘消失。


  人們總是以為奮斗過就能過上好日子,一切都會變得更好,就好像我們高中高考的時候死命啃書,好不容易到了大學,以為人生巔峰就要來了,我們快樂的日子就要來了,別人有的,我們也會有。


  我躲開瑞雪的腿,并順手捉住她的小腳。


  夏雅,你怎么突然想玩這種東西了。


  感謝對方付出的句子滾滾滾,打個錘子鐵,人家不是你想的那種人,再說了,我們要走的路還長,第二次見面,就這樣,我他媽又不是禽獸。


  他那石臂的肩膀部開始裂開,變成了減去阻力的梭形,這一拳勢大力沉。


  恩不要塞塞毛筆了原來如此,剛才耳邊的風聲就是柯爾琉斯飛過來的聲音,金色的閃光是琳達的魔法,她帶著我遠離了那個薩蒂酋人。


  我懷抱著我的沙漏,艱難地朝他們揮手,再見——放松下自己,靈魂得到凈化升華!剛要低頭,他用手抬著我的下巴,吻了過來。


  直到那一頁: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742059.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7318392.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9791756.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1598042.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6715781.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2850045.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429510.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3111880.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799087.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972802.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