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p report time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17瀏覽 0評論 收藏
nfp report time


41位 經濟學家接受了3月5日至10日的調查。


  他們 預計FOMC將 上調 2021年的經濟增長預期,并小幅上調 通脹預期,但他們不會提前減少資產購買或加息的時間表。


  .調查顯示,美聯儲密切關注的 預測可能顯示,2021年GDP將增長5.8%,高于美聯儲 12月預測的4.2%。


  通脹率預計將 略高于三個月前,年底失業率預計將降至5.0%,與12月的預測相同。


  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可能會繼續預測近零 利率將持續到2023年底,但三分之一的經濟學家預計美聯儲決策者的預測中值顯示,在此之前利率將上升。


    弱美元時期,美國證券市場資本流入規模上升。


  美元 走弱帶動美元 信用 擴張,美元信用的擴張通過增加美元供應帶動進一步的美元走弱,美元弱與 全球美元 流動性擴張互為因果。


  當美元信用擴張,全球美元流動性充裕,美元走弱,美國資本市場的資金流入同樣上升;而當美元信用收縮時,全球美元流動性收緊,美元走強,但美國資本市場的資金流入同樣出現萎縮。


  因此,在2002-2007年的弱美元周期中,美國的國際資本流入凈額很高,而在 美元指數顯著走強的2013-2016年,美國的國際資本流入凈額也出現了明顯的萎縮。


    美元信用擴張后的資金至少部分回流 美債市場,有助于壓低美債收益率中樞。


  美元是全球中心貨幣,也使得美債成為了全球資金配置的資產,美債利率水平受到全球因素的影響,而不僅僅是美國國內因素。


  因此,美元信用擴張帶來全球美元流動性充裕和美元指數回落,也會增加全球用來購買美債的資金規模,從而對美債收益率有著壓低作用。


  從歷史情況看,美元指數走弱期間,全球外匯儲備總額趨于上升,而美債是外匯儲備配置的重要資產類別,同時,美元指數走弱期間,外國投資者持有美國國債占其總額的比例往往出現上升,反之,則出現下降,這也印證了上述邏輯。


    早在2005年,前美聯儲主席 格林斯潘就針對美債收益率的異常低迷提出了“利率之謎”。


  從2004年6月至2006年6月,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連續17次加息,將聯邦基金利率從1%上調至5.25%,累計上行425BP,但美國長端利率卻維持低迷,月度均值僅僅上行了37BP。


  格林斯潘指出了這一奇異的現象,因而這也被稱為“格林斯潘之謎”。


    外資增持美債的行為可能就是“格林斯潘之謎”的答案。


  根據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的數據,2002-2005年外資也確實大量增持了美國中長期國債,是美國中長期國債需求擴張的主力,因而也相應壓低了長期國債收益率。


  外資投資美國長期國債或是形成“格林斯潘之謎”的重要原因。


  
https://twjkiohfg.weebly.com/1405412.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308202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4974081.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8666083.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3663210.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2273277.html
https://twhjkiujhgn.weebly.com/5732075.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1360878.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9927748.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1836610.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