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 咲 あずみ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15瀏覽 0評論 收藏
春 咲 あずみ


  曾經我也是個驕傲的 女人,有不錯的外表,研究生的學歷,外資企業的工作,身邊的追求者不是特別多,可也有三五個,只不過,在那三五個里, 于剛是條件最好的一個,我最終的選擇也是 和他在一起。


    為什么不?于剛有一米八的身高,風流倜儻的外表,和我一樣是研究生畢業,和 我又是同行,怎么看怎么般配。


  其實在第一次和他談合作的時候我就有注意到這個優秀的 男人,而他很快對我展開了攻勢,我們可以說是一拍即合。


    其實在戀愛的最初,我們也是很甜蜜的。


  每天一通電話,下班一起吃飯,周末一起去逛公園或者看電影,看畫展,小假期時還去京郊踏青。


    我們一起度過了半年甜得發膩的日子。


  雖然在半年以后漸漸變得有點老夫老妻,約會得不是那么頻繁了,但是每天一個電話是雷打不動的。


    我毫不懷疑,今后我會和于剛攜手走入婚姻的殿堂。


   我已經26歲了,雖然在北京這樣的大(媽媽啊啊啊啊)城市里30歲以后結婚的比比皆是,但我還是希望能在28歲之前能為于剛穿上嫁衣。


  小三故意把內衣留在衛生間  可是,周圍 的人一個個結婚了,于剛卻一直沒有任何表示。


  我有點著急,有時候也會找借口暗示,可是不知道他是有意聽不懂還是怎么,反正就是 不接我的茬。


    那天我外出參加一個活動,活動結束后時間還早,我沒有事先打電話,就來到了于剛住的別墅區,剛走到他家門前,門開了,一個穿著優雅的女人從容地從他的屋里出來,和我打了個照面。


    我還沒反應過來,那女人已經走了。


  壓下心頭的疑惑,我進屋看見于剛還躺在床上,一見到我,他迅速從床上跳起來。


  我什么也沒說,無力地靠著墻,眼淚撲簌簌地往下掉。


  過了一會兒,他緊緊地抱住我,哽咽著對我表示萬分的歉意,他說那個女人只 是他的一個老鄉,是她纏著他。


    就這樣,在于剛的懺悔和保證中我原諒了他。


  想一想,不原諒,我又能將他怎樣呢?我已經是他的人,我的第一次就是給了這個我認為會陪我一輩子的男人,更何況,我那么愛他,還想著和他結婚,他那么誠懇的道歉,我的心沒辦法欺騙自己離開他。


  小三故意把內衣留在衛生間  但從那次起,我開始變得急躁和惶惶不可終日。


  我開始對于剛盯得緊了。


  我想等于剛主動跟我說結婚的事,可是又一個月過去了,他沒有提半句。


  我很失望。


  女人私房話(http:ifanghua)  三個月后的一個周末,我又沒有給于剛打電話就直接來到他的住處,于剛不在。


  我有鑰匙,可我居然在洗手間發現了不屬于我的女式內褲和胸罩!看那胸罩的尺寸,比我還夸張,竟然是東方人很少見的D罩杯。


    等于剛一回來,我質問于剛是怎么回事?面對我的質問,他說是他妹妹的。


  我從沒有聽說過他在北京有個妹妹!  此后我開始更注意觀察于剛生活,到他的住處時間也多了。


  在他家的時候:他家的電話時常響起,奇怪的是,他統統不接。


  我問他,他說都是一些不緊要的電話。


  有一次,電話響了好久,于剛還不接,我就去接了,電話那頭聽到我的聲音后就掛了。


    還有一次,一個女人在電話里兇狠很地說:叫于剛接電話!于剛接過電話說,她是我同事,待會兒我給你電話。


  后來,于剛告訴我,那個女人是一家進出口公司的老總,要幫他的公司做食用油外貿業務,不能得罪她。


  我的心開始沉下去……小三故意把內衣留在衛生間  我明知這樣下去對我非常不利,三番五次的女人事件,我強烈地感覺到和他結婚談不上幸福可言,可是我曾經如斯驕傲,不屑于回應一般的男人,可是卻為于剛獻出了自己的一切——從身到心,我已經沒有力量從他和我的愛情困局里解脫出來了…… “啊?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想睡馬蘭姐。


  ” 張寒 壞笑道,說完,他還故意猛地往前擠壓,占便宜的意圖很明顯。


  “ 你個混球,穿著褲子還這么來勁,有本事你穿透褲子呀?”馬蘭曖昧地笑道,看得出來,她其實也很享受張寒對她的揩油。


  “哈哈……馬蘭姐,真要是穿透了你可別怪我哦。


  ”說著,張寒把咸豬手往上面一探,馬蘭像是觸電了一樣,渾身微微顫抖。


  “別弄,你想死呀?這路這么難走,一不小心咱們倆就掉到山溝里去了,別再欺負姐了,你看,這天色好像要下雨了,今天跟你這個猴 崽子出來不會淋著雨吧!這山里可是沒有躲雨的地方呢!”馬蘭仰望了一下天上的烏云,心里有些隱隱的擔心。


  張寒也抬頭往上看,果然烏云在天空中運動著,貌似真的要下雨似的。


  “我們穿 雨衣不就行了么?”“你這猴崽子平時不干好事,我怕你遭雷劈。


  ”馬蘭笑道。


  “馬蘭姐,你說點好的行不?我怎么就不干好事呢!我不是還救了小強和二毛嗎?我可是活雷鋒。


  ”張寒壞笑道。


  “你個猴崽子還算是活雷鋒?你是活雷鋒下面怎么冒壞水了?我就納悶了,你都挺了一天了,咋就不出來呢?老娘還擔心你把老娘的褲子給弄濕了,你還真能忍。


  ”馬蘭曖昧地笑道。


  張寒用嘴巴在馬蘭的耳邊輕咬了一下,笑道,“馬蘭姐,我這不是為你攢著嗎?我知道,我遲早是你的人,你說對嗎?”“啊…你個混球,死張寒,不許你這么說,你要死呀!”馬蘭其實早已被張寒給挑逗得要決堤了,只是身份和條件限制,無法讓她釋放出來,被他這么一挑逗,更加難受了。


  “哈哈……馬蘭姐,你臉紅了,說明你心里也是這么想的,對吧?馬蘭姐,你說過,只要我以后聽你的,你就會對我好的,你說的對我好,是不是讓我做你男人呀?”張寒壞笑道。


  “不是,你個猴崽子,再這么說話,老娘踢你下去。


  ”馬蘭佯作生氣地說道。


  “馬蘭姐,我敢說你肯定不舍得,再說村長還讓我一路保護你呢,沒了我,你的安全怎么辦?”張寒得意地笑道,他現在對馬蘭的挑逗完全是肆無忌憚,也沒必要再有什么顧忌了,不但是因為張德旺不在場,而且關鍵的是,他知道馬蘭打心里已經接受他了。


  馬蘭曖昧地笑道:“猴崽子,村長可沒有讓你用那個的壞東西一直欺負他媳婦吧?”張寒壞笑一聲,道:“不是還沒有真正進去嗎?我都不知道女人那兒到底長啥樣,更不知道怎么玩,馬蘭姐,你等下教教我吧?”馬蘭媚笑一聲,啐道:“你個死張寒,說啥呢?真是越來越過分了,看我一會兒怎么收拾你!”一聽馬蘭說要收拾自己,張寒立刻來了興致,他大笑著說:“馬蘭姐,你還是早點收拾我吧!”說著,這壞家伙的咸豬手又往馬蘭前面鼓起的部分伸了過去。


  “嗯啊……死張寒,別玩了,要下雨了,我得找地方停下來把后備箱里的雨衣拿出來,再走好幾里山路,有個 山洞,我們可以在那里休息一下。


  ”馬蘭被他揉了半天,身上早已經是酥軟無比,心里直癢癢。


  此時,天空烏云密布,夏天的山區,雨水偏多, 尤其是七月天,雷雨多,來去匆匆,但來時卻也很猛烈,傾盆似的下來,一般在戶外,哪怕是披上了雨衣,也抵擋不住狂風暴雨的襲擊。


  馬蘭停靠在了一棵大樹下,兩人下了摩托車,馬蘭將后備箱里的雨衣拿出來了,穿在了身上,“猴崽子,只有一件雨衣,你只能鉆在里面了,警告你哈,天氣不好,不許像剛才那么弄了,姐是女人,正常女人,你一個大老爺們總在馬蘭姐身上揉來揉去,我連車子都騎不穩了,你想跟馬蘭姐一起掉到山溝里去么?”“嘿嘿,馬蘭姐,那我想怎么辦?”張寒裝委屈道。


  “猴崽子,想也不能,等你娶媳婦了揉你自己媳婦去,別廢話了,雨已經下來了,不聽話就自己在后面跑。


  ”說著,馬蘭披著雨衣,跨上了摩托車。


  張寒忙笑嘻嘻地也坐了上去,剛一坐上摩托車,噼噼啪啪的大雨滴,就落在了身上,張寒連忙鉆入了雨衣里。


  “猴崽子,走咯,抱緊了,別把你個猴崽子給丟了。


  ”馬蘭笑嘻嘻地說道。


  兩人在暴風驟雨中艱難騎行了半個小時,其實也就走了有幾里路,終于來到了馬蘭所說的山洞旁。


  兩人手拉著手狂奔進了山洞口,到了山洞里,相視一看,兩人都笑了。


  雖然穿著雨衣,但因為雨太大,所以兩人還是全身都濕透了, 鞋子也都濕了,滿是泥濘,“猴崽子,趕緊把鞋子脫下來吧!你看那邊有雨水從山上沖下來,姐給你洗洗,然后咱們到里面休息一下,以前姐跟張德旺到這里躲過雨,山洞里有干草,一會兒咱們生火把鞋子和衣服烘干了,要不然會生病的。


  ”說著,她自己先將鞋子脫了下來,露出了白白嫩嫩的兩只小腳。


  張寒見馬蘭脫了鞋子,他自己也趕緊將鞋子脫下來了,馬蘭伸出玉手,“拿過來,姐先用雨水沖洗一下,弄干凈點,等下和衣服一起烘干。


  ”張寒也不跟她客氣,將自己的鞋子給了馬蘭,到底是女人,拿著鞋子跑到山洞口,迎著山洞頂上傾瀉下來的雨水將鞋子上的泥濘都沖洗掉了。


  (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張寒站在她的身后,看著全身濕透的馬蘭,心里涌出一股暖流,他從來沒有發現曾經很厭惡的這位村長媳婦,此時此刻,竟然如此可愛和溫柔。


  她渾身上下凹凸有致,性感逼人,尤其是濕透的衣裳已經將她里面的雪肌顯露無疑,透著令人沖動的女人味,張寒的眼睛盯著她豐滿而曼妙的身子呆呆發愣,他的心中充滿了渴望。


  馬蘭將兩人的鞋子沖洗干凈后,回眸見張寒正如饑似渴地盯著自己的身體,尤其是落在她鼓起的部位,眼里似是要冒火,她嗲嗲地撅著小嘴,伸出玉指戳了他一下,“猴崽子,沒想好事吧?”“呵呵,馬蘭姐,你真好看。


  ”張寒傻傻地笑道。


  “好看呀?怎么個好看法?哪里好看咯?”馬蘭曖昧地笑道。


  “哪里都好看,馬蘭姐,要是今天這雨一直下個不停,咱們就回不去了,晚飯怎么辦呀?咱們住哪里呀?”張寒笑問道。


  “猴崽子,姐知道你腦子里想什么呢?擔心晚飯是假吧?你就是想讓姐告訴你住哪里!那我現在就告訴你,除了這個山洞,咱們哪里都住不了,這方圓幾十里山中,只有這個山洞離回家的路最近,也只有這里姐最熟悉,其它地方我就不清楚了,現在時間還早呢!說不定一會兒就停雨了,你想那么多都白想,還是先把衣服和鞋子烘干!進去吧!”馬蘭拋了個媚眼,說道。


  張寒只好跟著馬蘭往山洞中走去,里面有些黑暗,但很干燥,也勉強能看清里面的路徑,大概走了有五十米遠,到底了,最里面是個一百多平米寬敞的山洞,地上鋪上了不少干草,還有些路人在此休息時留下的瓶瓶罐罐。


  到了里面,馬蘭很熟練地走到一塊大石頭下面,身手在一個石縫里掏出了一盒火柴,“呵呵,猴崽子,這就是村長厲害的地方,他上次帶我過來說,留下一盒火柴,說不定以后能用上,這次真的能用上了。


  ”“呵呵,所以他能做村長呀!馬蘭姐,你是不是挺崇拜村長的呀?”張寒見馬蘭挺佩服她老公,心里有些酸酸的感覺。


  “呵呵,談不上崇拜,反正張德旺挺有能力的,要不然咱們靈水村的百姓能服他嗎?來,過來幫忙呀?傻站著干嘛?把旁邊的枯枝弄到一起,架起一個火堆,得趕快把衣服烤干,時間長了就感冒了。


  ”馬蘭說道。


  張寒心想,烘鞋子好辦,烘衣服怎么烘?現在是夏天,渾身上下也沒有幾件衣服,把外衣脫掉,也就剩內褲了,張寒知道靈水村的女人沒有戴文胸的習慣,每個女人都是脫掉外衣里面就是真空了。


  當然,張寒巴不得馬蘭烘衣服呢!所以,他很積極主動地幫助馬蘭將柴火堆給架起來了,下面放些干草,馬蘭劃著了一根火柴,將干草點燃了,很快,一堆旺盛的烈火在山洞中點燃了,使山洞照如白晝。


  火光下,馬蘭曖昧地瞥了張寒一眼,“脫衣服吧?猴崽子,你不會就穿著衣服烘吧?”馬蘭的美眸如同蘊含著一汪秋水,意味深長。


  張寒一瞥她前面鼓起的白嫩的傲人挺立,強咽了口唾沫,色迷迷地壞笑道,“馬蘭姐,我一個人脫嗎?你也脫吧?我們一起烘衣服唄”。


  馬蘭嬌媚一笑,眼睛里滿是春水蕩漾的身材,嗲嗲的說:“你個小壞蛋,姐早知道你心里的小九九了,放心吧!讓你個猴崽子隔著褲子欺負了一天,現在……姐就真真正正地讓你欺負一回,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否則,你今天休想如愿以償!”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6330200.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7516882.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2769714.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9189496.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9994198.html
https://twghjtywecvs.weebly.com/1524862.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9874068.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6826254.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4901282.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5463245.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