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 美 乳

成人情趣 愛之谷官方商城 7瀏覽 0評論 收藏
人妻 美 乳


西山市坐落在綿延大山形成的平原之間,中間黃河貫穿而過,整個城市繁華龐大,有著西域不夜城的稱號。


  眼下,正直響午時分,天上的太陽火辣辣炙烤著大地,炎熱的天氣讓這座城市的女性們穿著十分的簡單,來往之間有不少 美女露出雪白的(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大腿,穿著八成透明的上衣,穿著高跟匆匆而過。


  而在西山市的一家 女子會所前,一名年輕小伙子滿頭大汗,時不時的拿出手里一張干皺的紙條對照女子會所所在的地址。


  這名年輕小伙子正是樂呵呵下山前來相親找小媳婦的 張華


  張華本是一名孤兒,從小便被一白胡子老道帶到大山里面修行,過著神仙般逍遙自在的生活,但最近 老頭子變著法要他下山去相親。


  張華自然十分樂意,不過老頭子就是不讓他在世間動用從小修煉的絕技 拈花指


  于是這樣以來,張華死活不肯下山去相親了,最后老頭子無奈之下只能妥協,千叮嚀萬囑咐之下勉強準許他動用拈花指。


  此時張華捏著手里的紙條,看著紙條上面寫著的地址,他有種想罵娘的沖動。


  因為根據這紙條上面的地址,他未來小媳婦家里的地址就是這里,而這里不是什么民居,也不是什么別墅,而是一家女子會所。


  為了以防萬一自己搞錯了,張華是來回走了幾十遍,也詢問了不少路人,但得到的結果都是一樣,這里就是紙條上面寫的地址。


  “完了,又被老頭子陰了。


  ”張華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回想起老頭子這幾天好說歹說勸自己下山來相親的情景,他忽然意識到老頭子肯定有什么陰謀瞞著自己。


  “先生,請問有什么可以幫助您的?”這時候,女子會所里面的一名 前臺 服務小姐穿著十分性.感的走了出來,她實在忍不住了,因為這名年輕小伙子站在大門前已經來回走動了不下于三十遍。


  見女子會所里面一名美女出來詢問,張華十分有禮貌的回答道:“這位美女,我想問問這里是不是清寧路三十一號?”“先生,沒錯這里就是清寧路三十一號。


  ”前臺服務小姐聲音十分甜美的回答了一句,接著上下打量了一番看上雖然有些土,但長相卻十分帥氣的張華,而后手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家足浴城, 說道:“這位先生我們幸福女子會所只有針對女性的服務哦,如果先生您需要的話,可以去街對邊對的那家足浴城。


  ”“臥槽!”張華忍不住罵了一聲,有些生氣的說道:“俺是來找媳婦的。


  ”“找媳婦?”前臺服務小姐有些疑惑,心里暗暗自語,難道這位帥哥中看不中用,喂不飽他老婆,結果他老婆來找技師?“美女!”見前臺服務小姐低頭在想什么,張華大喊了一聲。


  “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這里沒有您的媳婦,我們要對顧客一切信息保密。


  ”服務小姐急忙解釋了起來,生怕待會兒張華闖進去找媳婦,鬧翻整個女子會所。


  張華一聽心里有些疑慮,女子會所里面到底是干啥的,他根本不了解,但既然是女子會所,顧名思義一定是女性的地方。


  雖然說,他今年正好十八,還是處男一枚,但對于美女這種誘.惑的物種,他向來是無法抗拒。


  “難不成老頭子沒有騙我,我的小媳婦就在這里面?”張華自言自語著,心里想著老頭子既然要自己下山來了解姻緣,而給的地址就是這家叫做幸福女子會所所在地,而經過多番打探,地址沒有錯。


  唯一的解釋,那就是未來的小媳婦就在這女子會所里面。


  想了想,張華理了下思緒,問道:“女子會所里面是干嘛的,沒準我媳婦就在里面,我要進去看看。


  ”說完,張華十分好奇的朝著那裝修的十分別致的幸福女子會所走去。


  這時候那名前臺服務小姐急了,她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忽然腳下一滑,正要朝地上摔去,張華看也不看,速度奇快無比,也不見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便看到他一只手正好抓住了倒下去的前臺服務小姐。


  “啊!”前臺服務小姐一聲大叫,將張華嚇了一跳,張華正想松手卻發現自己幾根手指頭正好捏著前臺服務小姐的大屁股。


  因為從小就跟著白胡子老頭在山里面修煉拈花指,所以他手指的靈活度與力量遠遠超過常人,甚至可以手指成爪輕易的捏碎石塊,所以白胡子老頭之前一直不同意他在世間動用拈花指。


  這一下事出突然,張華想都沒有想就用拈花指抓住了這名前臺服務小姐的臀部,由于這名前臺服務小姐穿著職業黑色短裙跟絲襪,臀部又屬于又圓又翹那種,所以張華這么一抓,那種刺激柔軟的感覺直接席卷大腦。


  “流氓,快放手!”前臺服務小姐生氣的大喊了一聲,猛地掙扎了起來,張華從驚訝中回過身,手一松,那服務小姐直接撲在地上。


  看著性.感的前臺服務小姐,張華的下半身早已經有了反應,回想起剛才雙手抓在對方的那一刻,就像是抓在一層厚厚的棉花上一樣,那種感覺太美妙了,無法形容。


  “流氓!”這時候那名前臺服務小姐從地上爬了起來,臉上一片緋紅,罵了一聲扭身就要朝會所里面走去。


  張華見狀急了,趕緊跟了上去一把抓著那服務小姐的手,說道:“誒,美女等一等,我媳婦說不定真在里面, 讓我進去看看。


  ”“啊,你輕點!”前臺服務小姐慘叫了一聲,張華趕緊松開了手,抱歉的說道:“那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來替師父了結一幢姻緣的,師父給我的地址就是這里。


  ”前臺服務小姐揉了揉剛才被張華抓住的地方,發現竟然紫了一塊,回想著剛才自己即將倒下張華用幾根手指頭就抓住自己屁股,不僅扶住了自己,而且自己竟然一點疼痛感都沒有,反而異常的刺激與舒爽,這讓她很驚訝與羞澀。


  這人雖然有點土但好帥,力氣好大。


  想了想,前臺服務小姐解釋道:“ 不行啊,經理有規定,男性一律不準進入幸福女子會所,除非你是會所里面的男技師。


  ”“男技師?”張華嘀咕了一聲,抬起頭看了眼幸福女子會所大門上張貼的招聘啟事,接著走了過去念道:“招聘男技師若干名,包吃住,底薪五千加提成,五金一險,半年獎,年終獎各種福利,要求十八歲或以上,身體健康無病例,身高一米七以上,長相帥氣,有經驗者優先。


  ”“帥哥,你有興趣嗎?我們的福利待遇可是比同行高多了喲,以你的條件應該可以過經理那一關的。


  ”前臺服務小姐見張華在思索,于是乘熱打鐵的問道。


  “男技師是干嘛的?”張華有些不大懂的問了一聲。


  “就是給女性顧客按摩的。


  ”前臺服務小姐直接回答道。


  “按摩!”張華呵呵笑了一聲,靈活的動了動手指,心里樂開了花。


  這職業簡直是為他量身定做的。


  說實話拈花指乃是老頭子自幼教他練習的一種獨門武功,類似于鷹爪功,龍爪手那樣,雖然威力大,可開山劈石。


  若是放在古時候修煉有成的話定然是一方高手,但在現代社會一切以物質,金錢,權利至上,拈花指根本失去了本來作用,不過用來按摩那絕對是首創。


  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在這女子會所混個男技師不僅可以享受不錯的福利待遇還可以找到自己的小媳婦,最重要 的是替女性按摩。


  一想到一個穿著性.感的女子撅著渾圓的大屁股趴在床上,任由自己觀賞撫摸,張華心便砰砰的跳個不停,血脈曲張。


  幸福女子會所里面裝修的十分豪華與別致,既有現代城市的氣息,又有古典韻味,中西結合,一看就是十分高級的地方。


  前臺服務小姐領著滿懷好奇的張華徑直朝著 經理室走去,一路上張華像個好奇寶寶一樣,特別是聽到一些虛掩的房門之中傳出道道粗重呼吸聲之時,他內心像是火山噴發一樣,急躁狂熱。


  “帥哥,前面就是經理室了,你可要記住,經理不喜歡拍馬屁的男人喲。


  ”前臺服務小姐打量了一下張華,趁張華不注意忽然伸出手朝著張華身下抓了一下。


  “啊!”這一抓,前臺服務小姐跟張華都不約而同的叫了一聲。


  張華雖然表面猥瑣好.色,但內心其實很純潔,無非就是與其他男人一樣喜歡一切美好事物罷了,突然被一個性.感妖嬈的美女抓到自己的敏感處,而且還是起了反應以后的,這讓他的耳根子都紅了。


  而這名前臺服務小姐著實也被嚇了一跳,臉上一片潮紅,暗暗驚嘆張華看起來人不大,但那家伙竟然如此大,之前她還懷疑張華是中看不中用,喂不飽自己的老婆,現在這么一抓,她發現自己是徹底想錯了。


  不過前臺服務小姐畢竟是城里人,自然不像張華這個剛剛下山的土包子一樣,她很快的就恢復了過來,似笑非笑的看著退到墻邊的張華,說道:“帥哥,一定要面試通過留下來哦。


  ”說完,前臺服務小姐扭身便走,那倩麗的背影,職業套裝配上黑絲高跟,簡直是人間尤.物。


  張華雖然不大好意思,但畢竟是個正常的男人,他有些得意的自語道:“老頭子,愛死你了。


  ”收拾了下激動的心情,張華輕輕的扣了下經理室的門。


  “進來”很快的經理室里面便傳出一道清秀的聲音,張華推開門大步走了進去,發現一個女人披著長發正低著頭在整理文件,整個經理室裝修的十分雅致,竟與他跟老頭子在山洞里面的裝飾有些相似。


  “難道這就是我未來的小媳婦?”張華不僅有些懷疑,因為這房間的裝飾真的有幾分熟悉的感覺。


  不過轉念一想,這里是經理室,而整個房間里面就只有這一名女子,毫無疑問這低頭苦干的女人一定就是面試自己的經理了。


  “把門關上,你先坐,我很快就好。


  ”張華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那低頭整理文件的 女經理再次開口說道。


  張華沒有回應,運用拈花指速度飛快的關上了門,然后站在原地,打量著房間。


  “哎呀!”突然,女經理叫了一聲,說道:“來幫幫我,我裙子被勾住了。


  ”“哦。


  ”張華應了一聲,朝著辦公桌走了過來,只見女經理穿著一條紫色的裙子,正半蹲著,臀部高高翹著,電腦桌上的一根鐵絲正好掛住了裙子的一角。


  女經理雖然穿的是裙子,但是依然包裹不住那又圓又翹又大的臀部,張華站在女經理的身后,女經理的屁股正對著她,紫色的裙子不長不短,恰到好處,將完美的臀部勾勒了出來,而且透過薄如輕紗的紫裙,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里面雪白的肌膚。


  “真空上陣!”張華暗暗咽了一口口水,不過仍然裝作正經的樣子欣賞著飽滿臀部下那豐潤,雪白的大腿。


  俗話說得好,屁股賽過肩,快說過神仙,此時張華真想用自己的拈花指對著女經理的大屁股狠狠捏幾下,但他還是忍住了,畢竟嘛好.色是好.色,但做人還是要分三六九等了,而且對方不僅是面試自己的經理,還可能是自己相親的小媳婦。


  “喂,你還愣著干什么?快幫忙!”正在張華想入非非時候,那女經理忽然撇過身來大喊了一聲,緊接著“噗呲”一聲,女經理的紫裙被鐵絲刮開了一個小洞。


   口述:給 妻子洗腳水也暖不了她的心  我是一個很不幸的男人。


  一年前我在媽媽和岳母的撮合下,跟妻子 李曼結婚了。


  說句實話,我是打心眼里喜歡李曼,她曼妙的身姿、美麗的臉蛋我早就心儀已久,但是李曼卻沒有正眼瞧過我一眼,因為她的心里只有她的窮小子男友陳鋼,直到陳鋼因為想在李曼的父母面前表現自己入室搶劫入獄以后,她才在母親的包辦下 跟我結婚。


    雖說我們的婚姻沒有感情基礎,但 我相信憑著我的真情和付出一定會打動她。


  于是結婚之后我對她百依百順,她開車上班,我騎自行車上班,回到家務活全是我做(兒童智力故事),李曼喜歡看韓劇,我就給她買了好多韓劇的光碟陪她看,甚至晚上睡覺之前我都為李曼打好洗腳水。


  同事和哥們知道我的事情以后,都喊我妻管嚴,但我覺得這些都沒什么,在我心里,這是一種愛,是一種讓步。


  口述:給妻子打洗腳水也暖不了她的心  但是我這樣的付出卻捂不熱李曼的一顆心,她經常借故羞辱我。


  最過份的是,半年之后她居然跟我分房睡,不讓我碰她。


  可是媽媽特別想早一天抱上孫子,有一次,在和媽媽通過電話之后,我沖動地砸開了李曼的房門,強行抱住了她,她掙開之后給我一記耳光就奪門而出。


    最讓我受不了的是,去年冬天的時候,我騎著自行車頂著風雨上班,半路中,自行車掉了鏈子,李曼的汽車經過我的身旁都沒有停下來。


  我相信李曼肯定看見我了,但她就那樣高傲地開車馳過我的身邊,呆站在雪地里 的我從頭冷到腳,心更冷,我相信這樣的情景那怕是朋友或者熟人都會載我一程,但是我的妻子卻這樣無情地對我。


     蔚藍老師,如今的我特別 痛苦,我該怎么辦呢?  天空永遠蔚藍回復:  李晨你好,從你的來信中可以看出你非常愛李曼,但她卻不知道珍惜。


  在蔚藍看來,她之所以 對你這樣冷,是因為她不是自愿結的這個婚,因此她 不愛你,所以才會對你的付出和愛熟視無睹。


  在這個不幸的婚姻里,你也是有責任的,明知對方不愛你,卻仍然草率地與之結婚,為婚后生活埋下了苦果。


  口述:給妻子打洗腳水也暖不了她的心  雖說寧拆一座廟,不毀一門親,但是正所謂強扭的瓜不甜。


  與其讓兩個人都痛苦下去,還不如快刀斬亂麻,為愛放手。


  雖然以后你還會想起李曼,但是她留給你的記憶是痛苦的,相信你會盡管把她忘掉,最后祝福你們都找到真正屬于自己的愛情和幸福。


     導讀: 我也曾經試過慢慢地和她少接觸,在情感的懸崖邊回頭,但是她現在好像牽動著我的神經一樣,我現在只要心里不爽就想見她,想和她聊天,即便是不說我真正的苦惱,就是聊別的我也有一種心滿意足的感覺。


    我是成了家的男人,在一家公司做業務經理,最近我發現自己喜歡上了我們公司的文員,她比我小10歲。


   我知道不現實,我也愛我的妻子,但是我現在感覺陷入比較深。


  我很煩惱,可是這些事情沒有辦法向別人訴說,只有和您聊聊,希望您給我點建議。


  梁先生對記者輕聲說。


  或許是咖啡沒加足糖,他喝了一口,表情痛苦。


  微暗的燈光下,梁先生講述了他與辦公室文員之間的故事。


    那種滋生在心靈深處的 東西竟然頃刻間主宰了我的靈魂,控制了我的思維。


     宋燕(化名)是我們公司的一名文員,小巧玲瓏,文靜漂亮。


  她來公司的時候 我已經是公司的業務經理了,那時候我已經結婚兩年了。


  什么時候和她關系親密起來的,我也記不起來了。


  愛上辦公室 小妹 出軌讓我痛苦(3/3)  我開始覺得她很可愛,也很活潑,我就喜歡和她聊天,一次和我們同事一塊玩,我就當著同事的面認她為 妹妹


    她也答應了,后來我們的來往很頻繁。


  剛開始我的確把她當妹妹一樣對待,但是時間長了,我們可以說無話不說,我們可以通宵地聊天,她也特別理解我。


    我們這種職業工作壓力很大,銷售任務很重,所有的一切都用數字說話,完不成任務業績受影響,收入、職位都受影響,非常現實,也非常殘酷。


  所(上課時我和女同桌作愛)以平時有個可愛的小妹妹能在辦公室里聊聊天,舒緩一下壓力,真是一種幸福。


    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友情真的很微妙,雖然我把她當作妹妹,當作好朋友,可是在內心中有一種曖昧的東西是人無法用理智克制得了的。


  每天看著她淡淡地笑,看著她微微地蹙眉,看著她安靜地望著窗外,神情清純而淡雅,我內心就莫名地涌起一股憐愛之意。


  有時候望著她靨笑如花,活潑妖嬈,我會禁不住一陣心神恍惚,心旌搖曳。


  那種滋生在心靈深處的東西竟然會在頃刻間主宰我的靈魂,控制我的思維。


  愛上辦公室小妹 出軌讓我痛苦(3/3)  我以前以為這是我的錯覺,因為我也是成年人了,可是我的有些做法的確否定了這種錯覺。


  我們這種工作應酬很多,以前我喝完酒怎么樣都想著 回家,可是現在幾乎沒有那種回家的意識了。


  即便是想著回家,但只要宋燕在辦公室,我的身體就像是被無形的繩索牽著,總是貪戀著什么,不肯爽爽快快地離開。


  我知道這是危險的,可是我身不由己。


    欲愛不能,欲罷難休,那種折磨人的感覺吞噬靈魂,讓我太痛苦了。


    更危險的是,現在我覺得和老婆的溝通也成了問題,缺少了激情,有時候會幻想著身邊的老婆是宋燕。


    我和宋燕沒有發展到男女那種關系。


  我們之間交往兩年多了,一直是純潔的朋友關系。


  可是前幾天我喝了酒,最后到她房子里去了,并且行為有些過分,親吻了她,她沒有怨我。


  但我知道我的做法超越了一些東西。


    第二天上班我們都裝作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但是我的心里特別難受,也特別矛盾。


  欲愛不能,欲罷難休,那種折磨人的感覺吞噬靈魂,讓我太痛苦了,我知道我的做法對不起愛我的妻子,但我已經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愛上辦公室小妹 出軌讓我痛苦(3/3)  我能感覺到宋燕對我有種若有若無的愛的感覺,她的氣息總是默默地圍繞在我身邊,但從不對我要求些什么,她從沒有因為我的妻子和我生氣,而且晚上遲一點她就會主動提醒我該回家了。


  她是個好女孩,我不知道是不是她和我一樣身陷情網不可自拔。


  或許她的煩惱比我更多,但她總是默默地不說出來,言語間眼神中偶爾表露一下便竦然收起,讓人看了又憐又愛。


    我和宋燕雖然無話不談,但對于兩個人的感情卻閉口不提,我們都在刻意回避。


  有時候真的想和她好好地談談,但每次見面,卻不知道該怎樣開口,更不知道該談些什么,我不知道我捅破這層紙會不會傷害她。


  我知道,在點點滴滴積淀起來的感情中,我已經太在乎她了,這種感情不著痕跡,猶如文火煮魚,又像一個人從坡度極緩的山路上緩緩走下來,還沒感覺到下降,人已經從山頂走到山腳下了。


    情感與理智在我心中來回碰撞,我感覺我整個人都要被它們撞碎了。


  愛上辦公室小妹 出軌讓我痛苦(3/3)  我也曾經試過慢慢地和她少接觸,在情感的懸崖邊回頭,但是她現在好像牽動著我的神經一樣,她的不高興立刻會影響到我,她要是身體不適我就想立刻帶她去醫院,我也想過狠心一點,我可以不理這些,但是我都失敗了,我現在只要心里不爽就想見她,想和她聊天,即便是不說我真正的苦惱,就是聊別的我也有一種心滿意足的感覺。


    我現在就是感覺她年齡不大,但是很懂事情,也特別會安慰別人,這也許就是我陷入的原因。


  現在最讓我感覺可怕的事情是只要做夢就夢到她,并且夢見她成了別人的新娘,我也特別激動和生氣。


  好像真的和幾年前找對象的感覺一樣,是那么自私,那么沖動。


    有一天回家,老婆無意間說她戴的結婚戒指松了,證明她最近減肥成功了。


  戒指松了?聽到這些,我心中一震,突然想哭,傻傻的老婆,如果你知道愛你的老公又喜歡上了別人,你還會說戒指松了這么不吉利的話嗎?愛上辦公室小妹 出軌讓我痛苦(3/3)  我和宋燕不是情人,最多只是曖昧的朋友關系。


  但這種感覺讓我難舍難離,似乎一輩子都想擁有這種感覺。


  但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情感與理智在我心中來回碰撞,我感覺我整個人都要被它們撞碎了,甜蜜、苦楚、愧疚、茫然,我就這么活著,很痛苦。


   兩只手被抓 趙燕使勁的掙扎,不過怎么說她也沒 劉小賀勁大,掙扎了半天手還被劉 小賀給抓著。


  趙燕一急張嘴就朝劉小賀的胸口咬去,劉小賀沒想到趙燕會咬他,急忙松開趙燕的手想往后躲。


   這車斗就那么大的地方,劉小賀往后一躲后背就靠在了車廂板上,避無可避,趙燕一下就咬在了他胸口上,把劉小賀疼的嗷嗚一聲。


   劉小賀這下叫的聲音夠大的,拖拉機噪音那么大前面開車 的人都聽到了他的叫聲,回頭一看趙燕趴在劉小賀的懷里不禁就是 一笑,也沒當回事,還以為他們鬧著玩呢。


   我操,趙燕,你快放開。


   這趙燕是真使上勁了,劉小賀疼的汗都冒出來了。


  劉小賀被趙燕咬出了真火,掰著趙燕的膀子就把他推了出去,砰的一聲撞在了她身后的車廂板上。


   你他娘的瘋了,這么使勁咬我。


  劉小賀撩開衣服一看,胸口被咬出了一個深深的牙齦,血都滲出來了。


   誰讓你占我便宜了?趙燕雖然撞了一下,但根本就沒怎么疼,氣呼呼的看著劉小賀說道。


  你…… 劉小賀還想說啥但看到趙燕的胸口眼珠子頓時就直了,剛才他倆撕把那陣趙燕襯衫的扣子扯開了,露出了里面粉紅色的小背心。


   小背心好像裹不住趙燕那十分良好的發育,被撐的緊緊的,看上去特別的誘人。


   被劉小賀盯著趙燕頓時就感覺出不對,低頭一看自己的衣服開了好大一塊,急忙把扣子扣上,朝劉小賀呸了一口。


  劉小賀你亂看啥,個臭流氓,你等著,等忙完我弟的事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趙燕臉上緋紅了一片,拿眼睛使勁的瞪劉小賀。


  估計她是怕衣服扣子再被劉小賀給弄開,要不肯定還得給劉小賀來一口。


   把目光戀戀不舍的從趙燕胸口移走,也感覺胸口不那么疼了,劉小賀嘿嘿一笑:我哪流氓了,你要不咬我你那衣服能扯開?這事可賴不了我,是你自找的。


   趙燕哼了一聲也不說話了,兩個人一路都保持了沉默。


  快到地方的時候趙燕把趙 傻子給叫了起來,趙傻子一百個不愿意,臉都耷拉的老長。


   喲,這不是燕子嗎?這才幾天沒見,好像又漂亮了。


  劉小賀剛下車就見一個二十四五歲的人朝趙燕走來,上前就要抓她的手。


  趙燕往旁邊一閃躲過那人,也不搭理他,回身對一塊來的人說了句進屋就帶著趙傻子朝屋里走去。


   見趙燕這樣那小子臉上有點掛不住了,陰著臉也跟著進了屋子。


  劉小賀在一邊看著心里有點不舒服,心說這小子他媽誰呀,一上來就想對趙燕動手動腳。


   大伙都跟著進了屋子,新娘穿著印著喜字的紅衣服坐在床邊。


  一見到趙傻子就低下了頭,也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她不想見到趙傻子。


   而剛才那個小子就站在新娘身邊,同來的人告訴劉小賀說那小子是新娘的哥,叫 鄭凡,是個混子。


  他妹妹本來是不愿意嫁給趙傻子的,就是被他給逼的。


   新娘叫鄭秀,長的不算漂亮但也絕不難看,一看就是那種比較老實的人,從劉小賀他們進屋以后她一句話的都沒說。


   接新娘的時候是要吃半生不熟的餃子的,然后有人會問新郎餃子生不生,新郎說生,意思是早點生孩子。


   可趙傻子缺心眼,吃完餃子人家問他生不生他說不生,把趙燕和新娘家那邊的人氣的夠嗆,趙燕直掐他,差點把趙傻子給掐哭了。


   后來趙燕又哄了一會才把他給哄好,騙了半天傻子才說了個生字,大伙都長出口氣。


  隨后就是要新郎抱著新娘上車,但這次趙傻子怕趙燕掐他,十分聽說,一把抱起新娘子就往外走,走到拖拉機跟前連車廂板都沒用打開,直接把新娘給扔進了車斗里,差點沒把新娘給摔背氣兒了。


   大伙也都紛紛往車斗里爬,劉小賀本來不想跟趙燕坐一個車的,但看到鄭凡爬上了趙燕那輛車劉小賀也鬼使神差的上了那輛。


   回去車上的人都擠滿了,娘家客人跟過來不少,要不是娘家這邊也準備了一個拖拉機人都坐不下了。


   趙燕跟趙傻子一塊,鄭凡就在她旁邊,直往趙燕身上蹭,把劉小賀看得心里升火。


  娘的,老子還沒蹭著呢這狗日的就開始蹭,不行,不能讓他占了趙燕的便宜。


   劉小賀擠到趙燕跟前,往她和鄭凡中間一坐,趙燕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鄭凡就十分的不高興了。


   我說你非坐這干啥,那邊不能坐呀? 本來鄭凡想趁著人擠占趙燕點便宜,沒想到劉小賀中間插了一杠子。


  哦,那邊坐著太顛,這里好點。


  劉小賀隨意說道,雖然說這鄭凡是個混子,不過他劉小賀也不是熊包,上學的時候也是有一號的人物,他是不怕這個鄭凡。


   小崽子,有點眼力見,別哪天缺條胳膊少條腿了才知道后悔。


  鄭凡也不傻,當然看出來劉小賀是故意想壞他的好事,所以說話也不客氣。


   少他媽吹牛逼了,誰缺還不一定呢。


  劉小賀可不慣著他,他又不是嚇大的。


  鄭凡在這一片還是有些名氣的,沒幾個敢跟他這么說話的。


   今天被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屁孩給卷了面子,鄭凡哪能不怒。


  媽了個逼的小B崽子,敢他媽這么跟我說話,今天我弄死你。


   鄭凡抬手就要打,不過被旁邊的人也攔住了。


   操你嗎的小B崽子,今個是我妹子大喜的日子,我他媽就放過你,過了今天你別讓老子再看到你,非弄殘廢你不可。


   這些沒營養的話劉小賀聽說不少,只輕輕的說了三個字,我等著。


   鄭凡被他們家人給拉到了另一輛車上,趙燕用胳膊捅了一下劉小賀,小聲說:你還有點爺們樣,今天的事我就不跟你計較了。


   劉小賀一撇嘴,我還有更爺們的地方呢,改天讓你看看。


   婚禮十分熱鬧,菜肴也十分豐盛,劉小賀吃完了就回了草棚子。


  起的太早,得補一覺。


  西瓜基本上都已經熟了,地里也沒啥活可干,劉小賀一覺睡到太陽快落山才被劉根生叫起來讓吃飯。


   小賀,你看我抓著啥了?剛進村里劉小賀就看到趙傻子拎著個破桶往村里走,一看到劉小賀就喊。


  桶里的水裝的挺滿,直往出漾水。


   我說 鐵柱啊,你今個結婚不在家里陪著新娘子還去撈魚呀?劉小賀不由得也有些同情那個鄭秀了,嫁誰不好,偏嫁個傻子,你說這以后的日子可咋過呀。


   趙傻子不接劉小賀的話茬,提著破桶往劉小賀跟前湊,小賀,你看這是啥?劉小賀往桶里一看就樂了,原來趙傻子抓了個 王八,那王八看上去有一斤多重,在水桶里脖子一縮一縮的。


   鐵柱,你看著王八的腦袋像你褲襠里那玩意不?劉小賀哈哈大笑,指著水桶里的王八問趙傻子。


   嗯?你別說,還真像我褲襠里玩意,小賀你可真厲害,你咋知道我那玩意和它長的像呢?劉小賀笑的腰都彎了,拍了拍趙鐵柱的肩膀。


   行了鐵柱,你趕緊回家讓你娘把這王八給你燉了,吃完了晚上有大用。


  晚上能有啥用?趙傻子不是很明白劉小賀的意思,追著劉小賀問到底有啥用。


  劉小賀也不跟他解釋,只說他吃完就知道了。


   回到草棚天都已經黑了,劉小賀把油燈點上隨手拿起羊皮冊子又翻了兩遍,還是跟以前一樣毫無所獲。


  躺在床上劉小賀倍感無聊,忽然想起今天早上的事,劉小賀不由得樂了。


   這趙燕的也不小,摸著肯定舒服。


  想到早上在趙燕身上看到的風景劉小賀下面頓時就有了反應,反正這里也沒人,劉小賀干脆把身上脫的精光透透氣。


   劉小賀。


   一個聲音傳到了劉小賀的耳朵里,隨后一個影子就從門口鉆了進來。


  劉小賀還沒看清是誰就聽呀的一聲,隨后進來的人就跑到了門口,尖聲說道:劉小賀你咋衣服都不穿呢,可真是個流氓。


   劉小賀也聽出來這聲音是誰了,是趙燕,沒想到她這個時候能來。


  劉小賀一邊穿著褲子一邊說道:你走路也不出個聲音,誰知道你來呀。


  再說是你看我,還說我是流氓,你講理不講? 穿完衣服劉小賀出了草棚子,見趙燕站在門邊上捂著臉,還在那害羞呢。


   行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就別捂著了,你干啥來了?聽到劉小賀就在自己身邊說話趙燕慢慢的把手拿開,看劉小賀已經穿上了衣服不禁心里一松。


   我弟媳婦娘家人今天不走,我來買兩個西瓜。


  隨即趙燕好像又想到了剛才的情景,臉上頓時就紅了一片,要不是天黑劉小賀看不著肯定得把她給羞死。


   你這人咋就不知道個羞恥呢,衣服都不穿,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趙燕是生氣還是害羞的厲害,說話都有些喘。


   我說趙燕,這可是在我家,我穿不穿衣服關你啥事?再說了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吃了這么大虧都沒說啥你還有啥可說的? 現在劉小賀對趙燕已經沒那么懼怕了,早上的事讓他膽氣大了不少。


  趙燕知道自己說不過他也就不說了,拍了一下劉小賀,去,到地里給我挑兩個好點的西瓜,家里人還等著吃呢。


   見趙燕饒開了話題劉小賀嘿嘿一笑,也就不說了。


  從趙燕手里拿過手電筒就進了地里,沒多大會就捧著兩個又圓又大的西瓜走了回來。


   拿回去吃吧,不要你錢,啥時候你想吃了就啥時候來拿,全都免費。


  劉小賀把西瓜放在趙燕腳下,豪爽的說。


   沒發現,你這人還挺敞亮呢。


  兩個西瓜太大,趙燕一次拿不起來。


  劉小賀從地上一下捧到懷里,說:要不我給你送家去吧,這兩個西瓜太大,你拿不動。


   趙燕輕輕點了點頭,劉小賀屁顛屁顛的把西瓜給送到趙燕他家。


  劉秀的家人和趙大發家里人都坐在院子里嘮嗑呢,鄭凡見趙燕和劉小賀一塊回來的臉上就有點不高興。


   喲,小賀呀,還把西瓜給送來了,快坐會歇歇,先抽根煙。


  趙大發笑著給劉小賀遞了根煙,劉小賀伸手接過來自己點著,隨后說道:不坐了叔,你們嘮吧,我還得回去看地呢。


   說完朝趙燕家人點了點頭,看到鄭凡的時候劉小賀眉頭皺了一下,不過沒說什么,轉身就出了趙燕家。


   娘的,那個姓鄭的他媽老是跟我擰著,改天逮到機會非抽他龜兒子不可。


  劉小賀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恨恨的想到。


  劉小賀不知道的是,他沒抽成鄭凡,反倒讓鄭凡把他給抽的夠嗆。


   …… 小王八羔子,都幾點了還睡,趕緊回家吃飯去。


   第二天一早,劉小賀聽著劉根生的罵聲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才幾點呀爹,你咋來這么早? 早個屁,太陽都曬屁股蛋子了,快起來吧,今天鄉里有人來拉西瓜,我在地里看著就中,你今個可以玩一天。


   一聽這話劉小賀骨碌一下就從床上爬了起來,整天在這草棚里待著身上都要長毛了,可算是能玩一天了,劉小賀高興的不行。


   今天要去鄉里耍耍。


  劉小賀心里想著,走路都有勁,沒一會就走到了村里。


  一進村劉小賀就看到趙傻子被幾個圍著,笑嘻嘻的問他昨晚咋樣。


   趙傻子手里拎著個破桶,想走但被那幾個人拉著走不了,一臉的不耐煩。


  啥咋樣,反正我摟著我媳婦睡了,過一陣子她就給俺生娃。


   那你弄沒弄你媳婦?問這話的是金龍,三十七八歲了還打著光棍,其他的幾個人只是在一邊笑,就他一臉猥瑣的追著趙傻子問。


   弄我媳婦?為啥要弄她呀?我才不弄呢,要弄你去弄。


  趙傻子悶聲悶氣的說道,金龍一聽這話更樂了,哈哈大笑:那行,今晚我去你家弄你媳婦,到時候你可別不讓。


   嘿,我說你們幾個有意思嗎,這么逗鐵柱,鐵柱過來,別搭理那幾個沒屁擱楞嗓子的下流坯子。


  劉小賀是在是看不下去了,咋說這趙傻子也是跟他一塊長大的,而且他姐又是自己的夢中情人,沒準以后趙傻子就是自己小舅子,不行看著小舅子讓人這么欺負。


   幾個人一聽劉小賀這么說都拎著家伙什走了,只有金龍一臉不高興的看著劉小賀。


  我說小賀,你人不大說話咋這難聽呢,啥叫沒屁擱楞嗓子,信不信我抽你小狗日的。


   喲呵,金棍子,有勁沒地方使了是不?抽我?我他媽拍不死你。


  說著劉小賀從一邊撿起塊不大不小的石頭,金龍一看劉小賀要動真格的不敢得瑟了,嘿嘿一笑:哎呀小賀,叔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你可真不禁逗。


   說完金龍就灰溜溜的跑了,劉小賀把石頭往邊上一扔,拉過趙鐵柱,鐵柱,以后別跟他們在那閑逗,聽著沒。


  趙傻子點了點頭,小賀,要不你跟俺逮魚去唄,要是再逮著王八了就送給你。


   不提王八劉小賀還想不起來,昨天趙傻子就逮了一個,要是吃了的話非得把他媳婦給折騰死。


  鐵柱,昨天你逮的王八吃了沒? 趙傻子搖了搖頭:沒,俺爹說俺用不著那個,都讓俺爹吃了。


  劉小賀一聽不由得暗自好笑,那王八可是旱王八,勁大的很,昨晚趙傻子他娘肯定得讓趙大發給折騰夠嗆。


   鐵柱,你家的娘家客都走了沒?趙傻子點了點頭,一早就走了。


   那你姐在家干啥呢?劉小賀接著問道,要打聽趙燕的情況問這趙傻子再好不過了,這小子不會撒謊,有啥說啥。


   沒干啥,好像說今天要去鄉里。


  劉小賀一聽頓時就樂了(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本來還想著怎么找借口約趙燕去鄉上溜達呢,這回不用想了。


   你趕緊撈魚去吧,我去你家看看。


  劉小賀高興的不行,扔下趙傻子就往趙燕家跑,到門口剛好看到趙燕端著個盆往院子倒水,劉小賀一臉笑容的進了院子,燕子,聽鐵柱說你今天要上鄉里呀? 嗯,挺長時間沒去了,溜達溜達。


  昨天鄭凡的事情讓趙燕對劉小賀的印象好了很多,以前劉小賀在趙燕的心里就是個二混子。


  
https://twhfgbvnhj.weebly.com/9420780.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5954019.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2299405.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9394974.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6157921.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6180070.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8638952.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707281.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877844.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6939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