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ce video

trance video trance video 18755瀏覽 42230評論 收藏


我與男朋友在同一家公司,拍拖大(三個 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半年,準備登記了。

  原來他追我的時候沒少花心思,總是 在我加班加點,心情不好的時候陪在我身邊,我非常感動, 那個時候 他也說過很多他的往事給我聽,包括英國留學,北京的工作,出游的一夜情。

  我是巨蟹座的女生,我不知道當初他為何要向我如此坦白,連曾經的一夜情都告訴過我,甚至連一晚 用了3個 安全套這樣的細節也要告訴我,當然那時候他還沒有和我在一起。

  后來我在他電腦上發現了他和他一夜情 女人照片,拍到她們一起玩,一起睡過的床鋪,從一般朋友到同睡 一張床的過程,當然沒有艷照,只是能從照片上就感覺到他們的關系發生變化。

  于是當晚我就不理他,他說話我也不理會他,后來他說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惹 了我生氣,我是那種一生氣,就不想說話的人。

  后來他終于奈何不住生氣了,說為什么你要生氣啊,我冷冷地說,我見到你一夜情的照片,他震驚了。

  男人的情史其實和 人品無關我從他眼神里面就讀到他的恐懼和無助,他突然跪下來說,抱著我哭著對我說,我錯了,你原諒我,我不知道我以前做 的事會影響到現在這么大。

  說真的其實他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對同事也是非常有涵養,我看到他又跪又哭了,真的好心疼,我知道這個男人對我是非常好的,怎么我還對他在沒有認識我之前煩的錯誤那么緊緊于懷呢,可是我一回想到他和那個女的睡同一張床,用了3個安全套,我真的覺得好氣憤。

  雖然這個是沒有認識我之前的,當時他也沒有女朋友時候的事,怎么我就放不下呢。

   我后來問他問什么要告訴我這么多,是不是要炫耀他曾經有過一夜情,是不是炫耀他一晚能用3個安全套,我說著說著心都碎了,他很傷心很痛苦的跟我解釋說在沒有和我在一起之前,想我了解他多一點,所以才說出來了,并不知道對我有這樣的影響。

  男人的情史其實和人品無關我是確確實實知道他的一夜情是在認識我之前,也確確實實感受他是愛我的,為什么我還要在意他以前犯得錯呢,而且他那個時候沒有女朋友,我為什么都放不下呢。

  ——讀者提問 本文來源:太平洋女性網 我的女友 顧清,是公認的大學校花。

  她雖然長得很漂亮,性格卻清寧淡雅,嘴上總習慣掛著一抹溫柔的微笑,為人保守,很有賢妻良母的味兒。

  當初,我花了足足兩年水磨的功夫,才把她追求到手,內心對她的愛意可想而知。

  但后來,我卻發現了女友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這事,要從我跟她約好的境外游說起。

  大三那年,泰國游在大學莫名地火爆了起來,我便跟女友顧清約好了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報了個五天四夜的團。

  剛下飛機,出了泰國機場,女友很興奮,她立刻換上了及臀的超短褲,上半身穿了個露臍的衛衣,打扮很是性感。

  一般國內的團, 到了泰國會有一個專門的領隊,帶隊 的是一個叫 阿亮的泰國人,但他的國語很標準,介紹自己說祖上是云南人。

  一路上,或許是顧清穿得很暴露,所以他老喜歡盯著我的女友,這讓我很憤怒,特地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以示警告,但這家伙是個老油條,依然故我的在我女友身上掃來掃去。

  行程最后一晚,我心想總算要擺脫阿亮這色鬼了,可他卻敲開了我們酒店的大門,神秘兮兮的問我們,想不想去看一場特殊的表演。

  在泰國,最特殊的無非就是人妖表演,難道還有比這個更特殊的?我有點猶豫,但女友卻躍躍欲試。

  心想著反正最后一天了,難得出國一趟,怎么也得見識一下世面。

  不過見識的費用真高,女的要1000泰銖,男的要2000泰銖。

  阿亮告訴我們,想見識的,就在酒店樓下集合。

  我帶著顧清到樓下,看到團里有十幾個人報名了,基本上都是成雙入對的,其中還有幾個女人長得挺漂亮的。

  阿亮叫了三輛日式的皮卡車,在泰國這種車幾乎遍地都是,很快就到了一個不知名的港灣,接著坐船來到了一個海島上。

  這島上燈火通明的,很熱鬧。

  阿亮對這很熟悉,領著我們穿過了幾條橫巷,來帶了一個黑不溜秋的屋子門口,買了票后,有專門人領著我們走了進去。

  阿亮本來是領隊不想進,后來不知道為什么看看我女友,也跟著買票進場。

  屋子里裝修的跟個鬼屋似的,再加上冷風嗖嗖的,顧清嚇得急忙鉆進我的懷里,四周到處都有墨鏡黑衣大汗把守著,這讓我心里也直打鼓。

  進場后,我們被安排到了一個很大的圓臺下。

  屋里早就坐了形形色色的人,不光有泰國人,還有一些歐洲人的面孔,等我們圍著圓臺坐好。

  有個泰國人嘰嘰咕咕地,站在桌子中間說了一大堆,反正我也聽不懂,但這時燈光卻亮了起來。

  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不,準確的說,是一個人妖,來到了圓臺中間的位置。

  那人妖生了一張女人都會嫉妒的漂亮面孔,讓人不禁暗叫可惜。

  很快,音樂響了起來。

  人妖跟那男人搞到了起來,各種姿勢,我們坐在臺下看的清清楚楚,那些個歐洲人早就起哄了,興奮的不得了,而顧清卻一臉嬌羞的躲在我的懷里,一雙漂亮的大眼睛滿是好奇地盯著臺上的一舉一動。

  等到人妖表演完了以后,先前那主持人叫我們都上了圓臺,嘰里咕嚕地說著,領隊這時給我們翻譯說,主持人讓我們玩游戲,待會擠在一起,要搶異性的內衣,搶到的可以回到座位,搶不到的,要在臺上像剛才那對人妖一樣表演。

  音樂這時又響了起來。

  圓桌上的人開始擁擠到了一起,我想要護住顧清,但人多,很快顧清就跟我被推擠的分開了。

  或許大家都不認識,男人逮著陌生的女人就開始上下其手,說不出的興奮。

  我到處尋找女友的身影,一下就鎖定了她。

  她今天穿了一件露腰短T桖,和短裙子,有好幾個男人圍住了她,說不出的狼狽,好幾次我看到她那碩大的柔軟部位被陌生男人壓住了。

  我的天,那雙平時我都要小心呵護的柔軟,現在卻被幾個陌生的男人擠壓的變形了!我極度懷疑顧清這么保守的女人,會被氣得哭出聲來,但讓我沒想到的是,她不僅沒哭,反而樂在其中,表情似乎還帶了一絲期待和興奮。

  我心里隱隱生出了醋意。

  正好我身邊也有個女人,喲呵,一看還是個歐洲娘們。

  這 歐洲女人長得也很漂亮,很符合東方男人的審美觀,那碧藍色的眼眸,金黃色的頭發,不斷地在我面前晃悠。

  或許是其他人擠了過來,她一個趔趄,直接倒到了我懷中,把我壓在了她的身下。

  這時,歐洲女也注意到了我,她咯咯地笑著,用她那圓圓的翹臀在我褲襠上狠狠地磨啊蹭的。

  我那要命的玩意一下立了起來,頂住了她那圓鼓鼓的翹臀。

  這種滋味,賊爽賊刺激。

  我陶醉其中,一時忘了女友被其他男人占便宜的事,專心埋頭在歐洲女身上,我開始主動地用腰一頂。

  她低頭望著我,似乎并沒有惱我,反而岔開了雙腿,我看到了她那淡紫色的內褲。

  想起剛才阿亮的話,我準備去脫她的內褲,要拿不到這個,待會眾目睽睽來一段表演,我還沒那嗜好和膽量。

  剛把內褲脫下,嗅了嗅,那上頭有一股淡淡的香味,這讓我小腹的邪火蹭地直竄心窩。

  順眼一看,以前聽說歐洲女身上的體毛少,我還不信,直到見了眼前的,我才相信所言不虛。

  我原本以為,我要跟歐洲女真槍實彈的演練一場,出國一趟,能玩個歐洲妞也算是為國爭光了,可不知什么時候,顧清卻來到了我面前。

  我以為女友不能接受,老臉一紅,剛想解釋。

  可看她的臉,倒是笑嘻嘻的沒有慍怒,他向我這擠來,胸部貼在了我的手臂上,悄悄地跟我說:“反正是國外,誰也不認識誰,你就好好玩玩,就當犒賞你這幾天的辛苦了。

  ”我不由有些感激,可她俏臉突然浮現出一抹潮紅,嘴里發出嗯嗯哼哼的吟叫聲。

  我側臉往她身后一看,心里又急又氣。

  不知道什么時候,阿亮跑了過來,他不僅用手摸著顧清那不堪盈盈一握的細腰上,還用手掌磨蹭著女友的豐臀,我甚至能看到她的手掌在兩股之間壓下。

  女友的短裙早就被撩起,想來那里早就被摸得泛濫成災。

  我醋意上涌(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開始用手掌摸那歐洲女的大腿。

  好滑!真是爽死了,這種感官上又刺激又興奮,我到現在還沒有忘記,難怪很多男人喜歡毛手毛腳。

  這時,大廳的燈熄了,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見,身前身后很多人擠來擠去的,是不是聽到不少女人的叫聲。

  耳邊這時也傳來了女友的叫聲,“啊,不要!”接下來,隱隱還聽到了她嬌喘的聲音,我立刻一驚,難道阿亮那家伙,堂而皇之的進入了女友的身體?我醋意更大,趁機抓向了女友,她立刻高叫了起來,不過氣歸氣,心里還是挺爽的。

  突然,大廳的燈又亮了。

  我以為自己的手搭在女友的身上,回頭一看,立刻有些不好意思地縮回了手,原來女友不知道什么時候跑開了,被我襲胸的,也是旅游團的,是個叫阿嬌的少婦。

  我不由慶幸,幸虧沒給她老公看見,正想縮手,阿嬌悄聲說:反正交錢來這里玩了,何必那么拘束。

  這時,音樂又想起來了。

  歐洲女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她卻主動的拿起我的手,摸她的翹臀,很有彈性,她的身體不像青澀般的少女,處處透著一股成熟的味道,真的是爽爆了!“你看那邊!”阿嬌示意我看她的老公。

  原來阿嬌老公離我們不遠,他正樂不思蜀地在玩弄我們一個女團友,手掌按在了那女團友的大胸脯上,眼里冒著光。

  看到這一幕,我膽子也大了起來,把手也伸進了阿嬌的衣里,又大有軟,滋味真是爽爆了。

  這一刻,我在想,如果現實中每一天都有這樣的艷遇,簡直賽過了活神仙啊!大廳的男男女女都在相互擠弄,互相伸手到對方的褲里、裙里、衣里摸自己平時不敢摸的各種器官。

  氣氛說不出的淫靡。

  女友這時離我有點遠,她全身都趴在了阿亮的身上。

  果然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淺藍花邊的胸衣落在了阿亮的手上。

  阿亮這貨真特么的賤,拿了我女友的罩杯,還揚手一臉得意的導出宣傳。

  說實話,我有點擔心女友,但阿嬌明顯不打算放過我,她主動的把自己的罩杯遞給了我。

  見她的上衣突出兩粒小豆,沒有罩杯性感得多,我偷偷地摸了一把,她的胸脯比女友的D杯還大,再加上她渾身的成熟味,讓我心神一蕩。

  “小楊,我早就注意你了,借這個機會,跟姐好好玩玩吧。

  ”阿嬌在我耳邊輕聲細語,雙手卻沒有停過,開始在我的身上胡亂摸了起來。

  我被她摸的有點不好意思,恰好這時候有個泰國女人擠了過來,也不管阿嬌那幽怨的眼神,借機跟她分開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女友的身影,但卻發現有些不對勁了。

  這時,有個歐洲人的短褲也不知道被誰扒了下來,露出了他那很粗壯的本錢,竟然圍在了女友身后。

  我的本錢雖然也不小,但跟這歐洲人相比,還真不是一個級別的,心里不禁擔心起來。

  那歐洲人一把抓住了我女友纖細的瘦腰,竟然用力地頂向了女友。

  我都懷疑女友被這么一折騰,那腰肢都要斷裂。

  不行,我得去救她。

  我悄然擠到了女友旁邊,這才發現那歐洲人似乎也很有分寸,并沒有突破女友的防線,他見了我,嘿嘿一笑,不斷地說著GOOD,然后尋找下一個目標去了。

  我松了口氣,低聲問女友:好玩嗎?女友倒沒有不好意思,反而眼里放著光,說這里尺度很大,不過挺好玩的。

  這讓我充滿了驚訝。

  這還是平時那個保守的女友嗎?跟女友在一起一年多時間,房事方面她保守的要命,平時稍微碰一下,她都會俏臉通紅,這讓我充滿了羞恥,總感覺對她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惡。

  還想跟女友說一會悄悄話,可人群又把我們擠開了。

  我面前的是個穿著學生裝的韓國女人,她一個勁地思密達的叫著,可我的心思并沒有放在她身上,目光不斷地搜尋著女友。

  讓我沒想到的是,她背對著我,又跟阿亮搞到了一起,我看不到女友面上的表情,但阿亮把她的上衣越扯越高,而且還緊緊地握著她的胸部。

  我看到阿亮的另一只手已經把她的短裙掀起到腰部,露出了我送給她的那件薄紗性感的小內內。

  阿亮的手放在她的雙腿間,不斷地弄著她,女友的身子開始不安地扭動,但沒有避開他。

  這次阿亮開始發了狠,突然把我女友推在了角落的墻上,女友上身伏下,翹臀高高地聳立著,從我的角度看,真的太性感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