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ng young brit

hung young brit hung young brit 39271瀏覽 47171評論 收藏


“真是抱歉,讓你見笑了,這孩子,最近怎么會是?我看來得好好教訓她一頓了。

  ” 邁克自然知曉, 馬婷婷的小心思。

  開心之余安撫 孫玉梅:“沒事兒,都是小孩子嘛。

  以后時間長了就好了。

  ”“是是是,還是老師你懂得多。

  ”孫玉梅笑的像鮮花綻放,與邁克越靠越近。

  兩人絲毫感受不到夏的炎熱,空氣中彌漫的,是愛情的甜美。

  直至夜幕降臨,馬婷婷賭氣,從未出過房間,腦中想的,卻是晨間,與邁克在一起的種種。

  熟悉又陌生的感覺,涌遍馬婷婷身上每一處細胞。

  流經小腹,馬婷婷微紅雙臉,雙手按住裙擺,向下……拿起手機,找到看過的片子,伴著 男女主角,親昵的聲音,嘴里發出滿足的聲響。

  久而久之,連馬婷自己都忘記,叫喊得,究竟是誰的名字。

  “婷婷,在嗎? 媽媽可以進來嗎?”馬婷婷驚醒,混亂中整理好衣服,故作鎮定:“進來吧。

  ”孫玉梅探進一個腦袋,目光有些躲閃,馬婷婷心中一驚,預感到將會有事情發生。

  “你是不是不喜歡邁克老師?”開門見山,孫玉梅低著頭,用手捻著衣角,小聲而害羞。

  “……”“其實,媽媽…….”馬婷婷瞪大雙眼,豎起耳朵,一顆心高高懸在嗓子眼兒處。

  “很喜歡,邁克老師。

  ”終于說出來了嗎?馬婷婷心中滿不是滋味。

  “其實婷婷,媽一直沒 跟你說,我跟你的外教老師在一起了,我希望你能理解,畢竟你爸爸他走了這么多年。

  ”孫玉梅含著熱淚,懇求的看著馬婷婷。

  馬婷婷驚住,這似乎是孫玉梅,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哭泣。

  其實對這層關系,馬婷婷從剛開始的抵觸,變得體諒了很多。

  畢竟媽媽真的不容易。

  “說什么呢?你是我媽媽,只要你開心,我做什么都行。

  ”馬婷婷故作愉悅,像小時候一樣,粘著孫玉梅不撒手。

  “都這么大了,還成天像個小孩子的,以后可怎么辦?”語氣似埋怨,實則寵愛。

  孫玉梅捏起馬婷婷的鼻尖,輕輕的搖晃,勾起手指,飛快的在上面掃了一下。

  媽媽的疼愛,讓馬婷婷暫時舒心。

  一夜未眠,又何止馬婷婷一人。

  邁克回到家中,床上輾轉反側,只要一閉眼,眼前總能浮現,馬婷婷那曼妙的身姿。

  只要一伸手,就能觸碰那白瓷細嫩的肌膚。

  邁克低吼一聲,飛快地沖進浴室,用冰冷刺激自己,勉強平靜。

  一整天,邁克都沒有靜下心,上課時,也是心不在焉,好幾次,下面的學生,都一臉疑惑地 盯著他。

  唉,多好的機會,怎么就浪費了。

  一下課邁克癱坐在椅子上,似一堆爛泥,45度盯著天花板,砸著嘴巴,回味嘴角的香氣。

  終于,心中的悸動處于上風。

  邁克翻出手機,找到那個熟悉的頭像。

  “在么?今天你媽媽,在家嗎?我過去幫你輔導一下功課。

  ”馬婷婷糾結,內心最后一點沖動,被昨天孫玉梅的話給深深打壓。

  一咬牙,一閉眼,馬婷婷決絕回復兩字:“不要。

  ”這才一天的功夫,這個小妮子的變化怎么就如此之大。

  天壤之別的對待,讓邁克一時間反應不過。

  難不成是孫玉梅發現了什么?主動和馬婷婷探討人生?片刻的沉寂,讓二人心中的活動愈發激烈。

  每隔一秒,馬婷婷都會巡查一番手機,卻覺得時間過得太慢。

  “你是不是喜歡我媽媽?你們兩個的事她都已經跟我講了。

  你以后可以在來我家,只是你答應我,從此往后只能愛我媽媽一個人,不能再去和其他女人亂搞。

  ”直至一行字發出去,馬婷婷才發覺,自己心臟處一陣發慌,空蕩蕩的,似少了些什么。

  果然,邁克料到了一切。

  無論在怎么戳馬婷婷,她都不肯搭理邁克。

  哎,到嘴的鴨子飛了。

  邁克長嘆一口氣,更加沒精氣神兒,雙手一攤,雙眼一閉,悠哉悠哉,不知跑哪兒下棋去。

  果然,正如馬婷婷所說,一連幾日,她像躲瘟神一樣躲著自己。

  每日補習,恨不得將自己裹成粽子。

  除了一張臉無法遮蔽,身上每一寸肌膚,都得到了完美的隱藏。

  明明只是正常的補習,卻偏偏畫起三八線,超過警戒線,馬婷婷橫眉冷對,不給邁克任何機會。

  哪怕補習,邁克想要趁機拉一拉馬婷婷的小手,她都像觸電一般飛快的彈跳。

  好幾次,連邁克自己都沒有意識,馬婷婷就躲他三米開外,一臉敵意,盯著邁克。

  邁克感到很憋屈,他很想同馬婷婷講清楚。

  每日見到如此鮮美的嫩肉在眼前,卻只能干看著,下不了手,對邁克來說,簡直比殺了他還要痛苦。

  只可惜孫(邊插邊做吃奶)玉梅自詡,已經和邁克能進一步發展,整日待在家中,不時過來抽查,還要為二人準備可口的飯菜。

  左右兩只攔路虎,讓邁克根本無法對馬婷婷下手。

  每日一張臉,皺的,快成苦瓜了。

  孫玉梅也感受到,邁克的沮喪,誤以為最近太累,并未多想。

  每天晚上,邁克都獨自度過,憑借回憶馬婷婷的身形,滿足自己的空虛。

  唉,這種日子太難受了吧。

  第n加一次,邁克垂頭喪氣,離開講臺,獨留滿堂一臉疑惑的學生。

  腦瓜轉的飛快,想的都是如何讓馬婷婷重新接受自己。

  偷得半日閑時,一路轉到學校后花園,正處于上課期間,這里來來往往人甚少,到給了邁克空閑。

  隨意坐下,身上的每塊肌肉,在陽光下凸顯得異常厲害。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跟我做女朋友,早點兒答應我,這些事就全都沒有了,你非得玩硬的。

  現在,我看你怎么辦。

  ”“你滾。

  我才不要和你這種人成為男女朋友,趕緊把手拿開,別臟了我的眼。

  ”本想小憩一會兒,也不知是哪對男女不長眼睛,非得趁這時候過來打擾邁克。

  本就滿心怒火,邁克直接站起來。

  皺著眉頭,雙眼 冒著火星,大步流星朝前走,他都要看看,究竟是誰膽敢在這兒,擾他閑情。

  順著茂密的樹葉,邁克本想直接穿過去,可才瞟了一下身影,整個人愣在原地。

  前方站著一道倩影,身材高挑,膚如凝脂,披散著頭發,燙著波浪卷。

  因為夏日的緣故,穿得更加清涼,細長的四肢全部裸露在外,到給了邁克一飽眼福的機會。

  這人邁克認識,名叫 范玲玲,是大學的校花。

  膚白貌美大長腿,用來形容她實在不過分。

  她的漂亮在學校可是出了名的,就連邁克也是垂涎不已。

  真沒想到,在這等偏僻的地方,應有機會一睹女神的光彩。

  邁克哪里還顧得上心痛,雙眼冒著綠光,留著口水,透過樹葉盯著范玲玲。

  她的面前,卻站著身材矮小,長相奇丑的男人。

  這人像幾天沒有進食的餓狼,雙眼冒著綠光,死死的盯著范玲玲。

  一雙漆黑肥胖的手,一邊趁著,與范玲玲談話,一邊在她的手臂上來回摸索。

   本文為網易女人 獨家授權,請勿轉載。

  如有 情感問( 上門女婿三姐妹)題,可在“ 我愛問 連岳”博客留言,網易女人將定期 刊發連岳特約情感問答。

   加入 女人幫 大本營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