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 花 綺羅 成人 影片

明日 花 綺羅 成人 影片 明日 花 綺羅 成人 影片 26423瀏覽 6476評論 收藏


  閱讀提示:前不久,溫州蒼南 法院來了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婦。

  “我要離婚。

  我 老公同性戀,兒子和他生活在一起,以后也會出問題的。

  ”少婦一開口,就讓法院工作人員目瞪口呆。

   女子3年無性生活疑老公為同性戀 訴離婚被駁  事件一:女子3年無性生活疑老公為同性戀 訴離婚被駁  前不久,溫州蒼南法院來了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婦。

    “我要離婚。

  我老公是同性戀,兒子和他生活在一起,以后也會出問題的。

  ”少婦一開口,就讓法院工作人員目瞪口呆。

    少婦說,她和老公已經三年沒有性生活了。

  另外,老公的種種行為,都傳遞出“性取向”不正常的信號。

  她自己倒無所謂,可兒子不能被爸爸“帶壞了”。

    三年沒有性生活  老公說和她結婚就是為了生孩子  少婦姓李,和丈夫 陳先生都是蒼南本地人,80后。

    2009年,兩人經人介紹認識,很快就按當地習俗舉行了婚禮,一年后,他們有了一個兒子。

    婚也結了,孩子也生了,看起來這是一個正常、幸福的家庭。

  可 李女士發現,自從2010生完孩子后,老公對她的態度越來越冷淡,連正常的夫妻生活也沒有了。

    老公倒也坦白,他對李女士說,自己根本不想結婚,都是被父母逼的。

    在蒼南,“傳宗接代”對一個 男人來說是頭等大事,不僅關系到個人,還關系到整個家庭的榮耀。

  陳先生說,他和李女士結婚,就是為了生個兒子。

    老公的話像晴天霹靂,把李女士打懵了。

    更糟糕的是,三年前,老公以做生意為由吃住都在外面,怎么也不肯回家。

    偽裝成陌生人和老公聊QQ  他承認“喜歡女人用的東西”  就這樣,李女士結婚四年,有三年在獨守空房。

  她想來想去,一個念頭突然冒了出來——老公會不會是同性戀?  李女士的懷疑是有理由的:“一個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兩三年沒有夫妻生活?”另外,老公平時說話做事,都給人以娘娘腔的感覺。

    想到老公性取向可能有問題,李女士很擔心,“我自己無所謂的,可兒子慢慢長大了,萬一受他爸爸影響,以后也變成同性戀怎么辦?”  李女士決定離婚。

    為了搜集證據,李女士偽裝成陌生人,加了老公的QQ。

    在聊天過程中,陳先生曾說,自己喜歡女人用的東西。

    李女士追問:“你是不是男女通吃?”  陳先生回過來兩個字:“哈哈。

  ”  陳先生不承認自己是同性戀  法院駁回李女士的離婚請求  李女士將自己和老公的聊天記錄復制下來,帶到了法院。

  以老公是同性戀為由,申請離婚,并要求獲得孩子的撫養權。

    她還提供了兩張照片作為證據。

  不過,照片上陳先生只是和男子勾肩搭背,看不出什么異常。

    法官告訴李女士,她提供的證據,無法證明陳先生是同性戀。

    最重要的是,陳先生不同意離婚,更不承認自己性取向有問題。

  他說,自己這幾年不回家,都是在為生意奔波,夫妻倆感情出了問題,只是因為缺乏溝通,“我很希望一家人能在一起開心生活。

  ”  他還說,自己和妻子這幾年是有性生活的,只是次數比較少。

    李女士和陳先生各執一詞,讓法官很為難。

  因為涉及到隱私,根本無法查證,調解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不過,法官了解到,這對夫妻并沒有外遇的情況。

  鑒于雙方婚姻基礎尚可,并育有子女,李女士又無法證明丈夫是同性戀,法官最后駁回了她的離婚請求。

  女子與“男友”發生性關系 在派出所發現其為女性  事件二:女子與“男友”發生性關系 在派出所發現其為女性  “老婆,我希望能和你結婚。

   ”“我從認識你到現在,我 劉健沒有一個字是騙你的。

   ”“這項目談完我多給你三百萬。

   ”“臭老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  這“愛人”間的海誓山盟、信誓旦旦,讓30歲的女孩 鐵某深信不疑。

    鐵某沒想到的是,對方名字是假的、職業是假的、說的話是假的,甚至連性別都是假的。

    在相識、“相愛”的一個月時間里,兩人吃住在一起,甚至發生過多次關系。

  當得知“老公”竟然是女兒身時,鐵某險些癱倒在地。

    2013年4月初,30歲的女孩鐵某在一家網站上刊登了一條征婚廣告。

    這很快引起了一位自稱叫劉健的“男子”關注,連續多天網上的甜言蜜語,兩人便已確立了男女朋友關系。

    之所以對劉健的印象這么好,是因為鐵某聽劉健自稱母親在國外開高爾夫球場,自己在國內外及沈陽有多處房地產、高爾夫球場建設項目。

    2013年4月18日,劉健和鐵某在沈陽市和平區延邊街鐵某的家中見面,并且當晚就在鐵某家里住下。

    “晚上我們住在同一張床上……”  不過,“有著多處房地產”的“大款”劉健突然沒錢了,從4月23日-27日的幾天時間里,聲稱自己做生意缺錢的劉健分四次向鐵某“借了”78000元人民幣。

    隨后,劉健又得知鐵某有一條金項鏈和一條金手鏈,“臨出門前跟鐵某說貴重物品放在家里不安全,隨身帶著比較安全。

  于是,我就把金項鏈金手鏈都要來了。

  ”劉健說。

    民警表示,鐵某后來稱,這些現金和首飾都是媽媽留給她的。

    鐵某的錢和首飾都交給劉健后,再聯系劉健就困難了,打電話也沒人接。

  犯了嘀咕的鐵某開始頻繁催劉健還錢。

  為了拖延鐵某,劉健還給她寫了一張欠條,欠條署名是劉建,身份證號是假的,甚至最后四位只畫了四個框。

    為了逃跑,劉健還來到了和平區中山公園附近的一家汽車租賃公司,花了從鐵某處借來的8000元錢,租了一輛黑色凱美瑞轎車。

    2013年5月5日晚7時許,鐵某報警稱被騙,沈河公安分局朱剪爐派出所介入展開調查。

    辦案民警立即對劉健租用的黑色凱美瑞轎車展開查找,經過汽車租賃公司調取該車GPS信息。

    次日凌晨2時許,民警來到車輛所在位置:黑山縣某鎮,將正在睡覺的犯罪嫌疑人“劉健”抓獲,將其詐騙所得的金項鏈、金手鏈及1200元人民幣成功追回。

    至于其余的7萬多元現金,“劉健”稱,“我和鐵某在一起的這段時間的花費占一小部分,其中的大部分都是讓我自己揮霍了。

  ”  民警馬龍海介紹,根據報警人描述,“劉健為男性”,且兩人發生了關系。

    但當帶回派出所,做筆錄前的核實身份時卻意外發現,所謂劉健是假名,身份證上嫌疑人姓顧,1987年生人,而性別:女!  民警不相信,被害人鐵某更不相信,“不可能啊,他是男的啊。

  ”  經過女警的核實,顧某的確為女性。

  鐵某向民警表示,這是自己的第一次。

    犯罪嫌疑人顧某因涉嫌詐騙罪被刑事拘留。

    網友觀點: 五招讓你一眼看穿他是不是男同志  延伸閱讀:  五招讓你一眼看穿他是不是男同志  其中的一個行之有效辦法便是仔細看看這類男人的穿著打扮,它可以明顯的告訴你他們絕對不可能愛女人!  皮帶永遠挑超亮眼  是的,一般男性白領階級并不會對皮帶斟酌,深色褲子搭配深咖啡或黑色皮帶就是基本,但同志男人的下著怎么可能平凡無奇?你肯定會看到閃到刺眼、無法不去注意的如此配件,奇妙地替褲子加分。

    襯衫衣擺有學問  如果沒有華麗皮帶加持,Gay不可能只緊緊將襯衫塞進褲子里,搞得像是穿上過時的高腰褲,反倒會把襯衫塞完后,再稍微拉些衣擺出來遮住褲頭,讓整體身型看起來更為挺拔,符合著他們天生重視外表的原生性格。

    褲子剪裁要合身  白領男同志不穿寬松的中直筒西裝褲,反而深愛能讓下半身挺直修長的合身剪裁,不過你若看上的是穿緊身AB褲搭皮鞋的男人,恭喜你,將有機會成為英倫搖滾夫人!  頭發再短也要抹 (是男人就把她搞大) 抹什么?不是發膠,就是發蠟,干干凈凈的短發造型是白領階級的必備要素,你可以去愛個只會吹干短發的男人,但那些再短也要抹塑型蠟的千萬別碰,沒辦法,若要同志男人頂上無型地出門,不如干脆打昏他們、宅在家里。

    襪子不會高于腳踝  看一下你老爸穿的皮鞋和襪子的比例關系,襪子低于腳踝或是根本不穿襪子僅穿皮鞋的型男,絕不可能是你未來女兒的老爹。

    當男人始終對你沒興趣的時候,先別急著對自己的長相感到自卑,不仿仔細觀察一下他的穿著,或許他正明白地告訴你答案,但也不是說符合其中一項就該將他歸類為同志,而是隨著項目的增加,你就得告訴自己:是該清醒了!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用膳時間向來是各壇 弟子聚首一堂的少有時候,雖不至於熱熱鬧鬧笑語震天,交情好的(3p經歷) 師兄弟師姐妹還是坐到一起聊上幾句的,這時候通常一目了然誰與誰親近、誰與誰交惡的小是小非,各壇有各壇的一套人情冷暖,唯獨北壇的師兄弟二人清靜簡單一如往常。

  「 大師兄

  」見是顧 長歌那道仙白身影飄袂而入,早早到了飯堂的其余三壇弟子不敢怠慢,恭聲喚道。

  顧長歌身後跟著一個神情冷傲的少年,眉目一動一斂間掩不住盛氣輕狂,見了人也不吭一聲,雖臉色因渾身倦乏而斂去了一身不羈,偏生那與生俱來的傲氣怎麼抑壓也無法完全消去,教人瞧了就是喜愛不來,若誰不信邪同他開口講話更準要氣得磨牙。

  自家 師弟不會叫人,顧長歌倒沒有說什麼,或許這也是縱容得尉遲律成了如今這個樣子的元兇,但顯然顧長歌對自家師弟的要求已經降到不能再低,只要尉遲律在回話時恭恭謹謹不嘲不諷,自己便要覺得滿意了,偶爾也會覺得,自己身為大師兄卻教出如此不守規矩的師弟實是有那麼些許失敗。

  飯堂中央是幾排長長的木桌,四壇弟子分坐於兩側,由低階弟子將膳食分派,一葷一素一湯,尉遲律正值發育年間,怎麼吃也吃不飽,總是要顧長歌開聲阻止他繼續添米飯的舉動方肯罷休。

  膳後,顧長歌正偕著他家師弟離去,一抹身影冷不防地截在前面。

  「大師兄, 杜長老有找。

  」顧長歌微怔,認得這位前來通報的弟子確是侍候在杜十方跟前的小書僮,只恩師甚少在這個時辰找人,怕是出了什麼要緊事。

  「我這就隨你過去。

  律,你自己下去演練吧。

  」顧長歌應道,不忘側身向身後的人吩咐一聲。

  「師兄,我也去。

  」「不必,你自個兒先自習片刻,過後我會再仔細教你一遍。

  」說完,便隨著那書僮去了。

  尉遲律正要抗議,偏偏想不出抗議的理由,那只不過是對師兄隨便就拋下自己的不滿,哪能堂而皇之地說出口,當下只能冷冷地板起臉,悻悻然目送顧長歌的仙白背影而一言不發。

  算了,自己練就自己練。

  他用了三年時光學成雪 月峰 劍法的第一重,比尋常弟子快了那麼一兩年,半是顧長歌悉心教導的功勞,半是自己憑著天姿悟性不辭辛苦的勤練,如今終於到了第二重,心底里不由生出些許得意興奮,好像自己到達了一個里程碑,離他家師兄隱約又近了那麼一點。

  午後習練的地方不受規限,看修習的是什麼,一般而言,劍法在中庭、心法在暗室。

  尉遲律自身偏好弄劍,獨自一人時愛在中庭外的雪地獨練,現下正是著手學習第二重第一式的劍法的好機會。

  雪月峰第二重劍法、逍遙九劍。

  他興沖沖地提劍演習了一會,身後冷不防地響起了一名南壇師兄的叫喚。

  「 小師弟,怎不見你家大師兄?你們平常兩個不是形影不離的麼?」嚴略難得見尉遲律身邊沒有顧長歌的身影,實在是太習慣這兩位同時出現,現下只見其一就怎麼看怎麼怪。

  「師兄被師父叫去啦。

  」尉遲律心不在焉地懶懶回道,手里仍在專心地揮動著他的長劍。

  「嘿,既然你家師兄現下沒空理你,不如跟我較量一回,讓我瞧瞧,大師兄親手教出來的小師弟,又進步到什麼程度去了。

  」這南壇的嚴略出於好奇,也出於看不過眼尉遲律那種好似誰也不放在眼里的狂狷,雖不至於討厭上對方而找他的茬,但見到這種態度就是忍不住想挫挫對方的銳氣,況且雪月峰里弟子私下較量互相切磋是平常事,從比武切磋的過程也能精進自身武藝,因此師長們只眼開只眼閉,只要不見血都隨弟子去。

  「不好,師兄快回了。

  」尉遲律想也不想就拒絕。

  「反正大師兄現下也大概沒空理你了,午前我在大門碰見杜長老帶了個女孩回來,估計你們北壇要多一位小師妹啦。

  大師兄這會被杜長老叫去,大概也是為了這事吧。

  」尉遲律明顯一怔,好似霎時未能理解那些字句似地皺緊了眉。

  須臾,腳步急起,像是焦趕著去何處。

  「小師弟,我今天可不會放過你,接我一招再說!」嚴略在後頭追了上來,一邊叫著,長劍自劍鞘抽刮出尖脆聲響,在午後的雪月峰異常刺耳。

  被人如此撩潑挑釁,換作是平日尉遲律自當奉陪,然他此刻心有疙痞,只想趕去恩師那里看個清楚,心思未曾放在這較量切磋上頭。

  恍惚沉吟之際,沒料到嚴略突然提劍而至,尉遲律霎時間沒有防備,臂上倏忽多了一道血口。

  「你!」尉遲律吃痛怒瞪,怒氣霍地涌上。

  「呃、小師弟,你沒事吧?你干麼不閃不避?不就說了要過幾招而已,你小氣什麼?!」嚴略顯然沒想到對方竟不出招,現下見了血,并非他之本意。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