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色 コロナ 鈴木 ひ のみ サキミダレ



嫂子,你的小褲好漂亮啊,脫下來送給我穿好不好?我的都破掉了…… 看這會兒 牛壯的表情,顯得好委屈,一只手還摳搜著自己小短褲上的破洞。

   孫曉芬都無語了,合著牛壯悶了好一會兒,是在惦記她的貼身衣物呢! 想到這點,她心里竟隱隱有些挫敗感,沒輸給全村 女人,反倒輸給一條小短褲了。

   她沒好氣的說道:行了行了,趕緊給嫂子吸,回頭嫂子幫你買一打新的。

   牛壯卻是不同意,梗著脖子說道:不要,我就喜歡 你這條,我今晚就要穿! 隨后他又補充道:嫂子要是不給我的話,我就不幫你吸,嘴都嘬麻了…… 牛壯碎碎念式的威脅,讓孫曉芬實在是沒了辦法。

   要么把 小褲褲送給牛壯,要么就不管屁蛋兒里的毒血。

   這個選擇挺容易的,尤其是身上那條小褲褲都那樣了,不要也罷。

   沒做多少計較,孫曉芬就作出了決定,點頭同意將小褲褲送給牛壯。

   牛壯那張老實巴交的臉上,這才重新泛起了憨傻的笑容。

   只是在這笑容背后,卻隱藏著他的花花心思。

   小褲褲他不稀罕,他稀罕的是小褲褲后面擋著的風景! 快給我吧,我現在就想要。

   在牛壯的催促下,孫曉芬雙手摸索上了小褲褲的邊緣,準備褪下來。

   這時,她又一次不經意的將目光落在牛壯 身子下面。

   被破短褲兜著都那么大,這要是放出來的話,那不得更加驚人? 心中忽地泛起這么個念頭后,就再也壓制不住了。

   孫曉芬開始暗暗勸慰自己,只是看看而已,也不算是背叛丈夫吧? 掩耳盜鈴似的借口成功把自己勸服,然后孫曉芬就對牛壯耍起了心思。

   牛壯,你把先把這條小短褲脫了吧,也好穿我的。

   牛壯心思通透,一耳朵就聽明白了孫曉芬的小心思。

   這是想看看他那能要女人命的本錢了。

   他痛快的答應了,然后直接脫了下來。

   當那暴露出來之后,孫曉芬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立刻瞪得滾圓。

   她都不敢相信,竟然會那么厲害! 跟牛壯一比,自己丈夫那玩意兒就好像可憐的小蛆蟲在大蟒蛇面前蠕動似的。

   不自覺的,粉嫩香舌在唇前舔過,可依舊無法濕潤孫曉芬燥熱的內心。

   嫂子你得說話算數啊,快把小短褲給我。

  牛壯突然撅著嘴說道。

   孫曉芬下意識的點點頭,隨即將身上的小褲褲給脫了下來。

   她都不知道自己這么痛快,到底是為了履行承諾,還是因為對牛壯那里的瘋狂覬覦。

   水漾波紋的雙眸,始終盯視著牛壯的身下。

   而牛壯的目光,此刻也火辣辣的注視著孫曉芬那里。

   好美啊,竟然整理的干干凈凈,寸草不留。

   而且超級迷人,一看就是沒有經過幾次愛的摧殘,美到讓人心動。

   牛壯看在眼里,興奮在心頭。

   他 忍不住的粗聲吼道:嫂子你這里有傷,都這么長一條口子了,我來幫你吸吸毒! 話沖出口,都不給孫曉芬任何的反應機會,牛壯猛地撲了上去…… 孫曉芬都懵了,還沒來得及作出任何反應,那里就被吻住了。

   那一瞬間,有火熱澎湃的觸感狂涌而至,令她整個人都處于眩暈狀態。

   太刺激了,太過癮了,她感覺好像觸電一樣,忍不住的顫抖。

   內心的沖動,讓她幾乎把持不住! 而這時候的牛壯,更是刺激到不行。

   好迷人的溫潤,好嬌媚的旖旎。

   而且他還感覺到,那里仿佛有生命似的,還會動,讓他忍不住伸出了舌頭…… 孫曉芬被刺激的有些瘋魔了。

   白皙雙臂不停揮舞著,更有醉心的歡吟聲溢出口腔,啊、啊…… 聲聲歡吟,如同情浪,一下又一下地撲擊著牛壯的心潮,令他更加沖動。

   突然,有雙小手猛地推在他身上,一把將給他給推開了。

   望著牛壯嘴巴上的痕跡,孫曉芬大羞,感覺臉上火辣辣的。

   她萬萬沒想到,今天晚上竟然會被牛壯把那兒給親了,竟然還拿舌頭觸碰她。

   回想起剛才的曼妙感覺,她心里忍不住的躁動了。

   可是惦記起在國外打工的丈夫,她又強行將那種躁動給狠狠壓下。

   羞恥于自己剛才瞬間的情動,孫曉芬惱羞成怒。

   她氣急敗壞的罵道:傻牛壯,你混蛋! 牛壯回味著孫曉芬的味道,心里美到不行,臉上卻是老實巴交的委屈著。

   嫂子這里也你受傷了,連噓噓的 東西都給咬沒了,我幫你吸吸。

  不信你看我,我的還在呢! 見牛壯一本正經的挺著身子,高高的撅著,孫曉芬又有些心動了。

   她看不得這個,身子空虛寂寞了那么久,眼下‘嘴&quo;饞的厲害。

   那么嚇人的東西,可不正是她此刻最渴求的嘛…… 深吸幾口氣,孫曉芬已經意識到牛壯不是故意的了,漸漸平復下了羞惱的心情。

   況且剛才被牛壯給弄的,真的好舒服,是種前所未有的體驗,相當刺激。

   正心情紛亂的時候,牛壯又一次拱著腦袋湊了上來,嫂子,我再幫你吸吸吧。

   雖然很舒服很刺激,可孫曉芬真的不想對不起自己丈夫。

   她連忙制止,更是作出解釋,傻牛壯,男人跟女人不一樣的。

   我這不是傷,我是女人,女人就是我這樣的。

  像你那樣的,是男人,男人才有、才有……才有那么嚇人的東西。

   孫曉芬的聲音越來越小,小到最后幾乎自己都聽不到了。

   牛壯滿臉憨傻,大手抓弄著腦袋,顯得很迷惑。

   但那雙賊溜溜的眼睛,卻始終不離孫曉芬身下的迷人。

   他說,為什么男人女人不一樣啊,而且好像嫂子你那里少了塊、我這多了塊,像是能塞進去似的。

  要不然我塞進去好不好? 聽到這話,孫曉芬大羞不已,想都不想忙回道:不好! 牛壯急了,為什么不好啊,你那肯定也饞了,你看你看,你那兒都那個了…… 孫曉芬羞到要死要活的,尤其是看到牛壯的猙獰嚇人后,心里更慌了。

   她害怕了,怕自己忍不住會答應下牛壯的要求,也怕牛壯這個傻子會用強。

   所以裙擺放下的同時,她趕緊起身下炕。

   連毒血也顧不得繼續吸了,甩開小腳丫就往外跑,半分鐘都不敢再待下去。

   身子后面的豐滿,隨步伐的邁動扭來扭去,直看的牛壯心里更躁動。

   要是能從后面來一次,然后被孫曉芬一通扭,那該有多舒服啊…… 這一宿,牛壯躺在炕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滿腦子都是孫曉芬那兒的味道。

   同樣的,孫曉芬也是好久沒睡著,思來想去的全都是牛壯那兒的碩大猙獰。

   她甚至好幾次都生出了懊悔的情緒。

   牛壯就是個傻子,即便真和他做那事兒,也不會有別人知道的。

   這樣既滿足了自己,又不會有什么不良后果,多好啊! 況且丈夫在國外難保就不會找個小姐什么的,她卻在家守著身子空寂寞,多傻呀! 思緒紛亂了很久,直至快天亮時孫曉芬才進入了夢鄉。

   第二天早上,僅睡了三個多小時的牛壯醒了。

   看著身下高高的撐起的破帳篷,再摸摸旁邊孫曉芬留下的小褲褲,牛壯難受了。

   他知道,今兒要是不找孫曉芬發泄發泄,他怕是要難受一整天! 于是起身下炕,糊弄著穿好衣服,臉都不洗就來到了孫曉芬家。

   確定周圍沒人后,牛壯敲起了門,更是透過門縫壓低嗓音喊著,快救命,救命! 孫曉芬剛起床,腦袋還迷糊著呢,就聽到了門口的聲音。

   趕到門口,她發現牛壯把腦袋湊到門縫上,急匆匆的喊著救命。

   她嚇一跳,不知道發生什么了,趕緊給牛壯開門。

   又害怕被周圍人看到,畢竟獨居女人門前是非也多,于是她趕緊把牛壯喊進家里。

   大門關好后,孫曉芬這才問牛壯,傻牛壯,你怎么了? 從發現是牛壯的那一刻起,孫曉芬就開始擔心。

   是不是昨晚咬自己那條蛇有毒,自己的毒素被吸走了,牛壯卻把毒血吞下去中毒了? 在緊張的詢問中,牛壯猛地一下褪掉褲子,苦著臉說,嫂子,這從昨晚到現在一直都這樣,怎么也消不了,它是不是要炸了? 看到牛壯那里,孫曉芬那張精致的 臉蛋兒‘唰&quo;的一下子就通紅通紅的。

   她還惦記著牛壯中毒呢,哪成想牛壯說的竟然是這種事。

   可她忽地又惦記起另外一件事情,甚至在詢問牛壯的時候,她眼珠子都有些發亮。

   你是說,從昨晚到現在,它一直都這樣? 問完后,見牛壯點頭,孫曉芬不可抑制的躁動了。

   那么大,還那么持久,這要是能那個一樣,還不得飛到天上…… 注視著牛壯的身下,感受著內心的渴求,孫曉芬焦躁不已。

   一邊是滿足自己的渴求,一邊是對丈夫的忠誠,她很難做出取舍。

   將孫曉芬那張精致小臉蛋兒上的糾結看在眼里,牛壯稍一琢磨,繼續下藥兒。

   他‘恍然大悟&quo;道:對了,我去找大老劉,他是村醫,他肯定能給我治好! 話撂下牛壯就要往門外跑,嚇得孫曉芬連忙一把拽住他胳膊,嫂子能治,能治! 把牛壯給勸下后,孫曉芬暗地里長長松了口氣。

   這要是真讓牛壯找到大老劉,再把昨晚發生的事情說出去,那她還活不活了? 村里那些人,肯定得說她水性楊花不守婦道,勾搭一個傻子干那事兒…… 眼下沒了辦法,孫曉芬只能幫牛壯‘治療&quo;。

   她招呼牛壯來到里屋,然后吩咐他坐在床上。

   囑咐今天這事兒千萬不能對任何人說起后,孫曉芬才紅著臉蛋兒,伸出白皙小手…… 可就在手指即將碰觸到牛壯那里時,她又忍不住的緊張了。

   那么嚇人,握在手里面,該是種怎樣的感覺啊? 緊張中夾雜著期待,白皙小手緩慢遞進,終于碰觸到了牛壯那里。

   手腕輕輕聳動,孫曉芬紅著臉蛋兒。

   啊,好舒服,嫂子你的手弄的我好舒服,你真厲害! 感受到玉嫩小手的溫潤,牛壯舒服到不行,忍不住的失聲贊美著。

   這種贊美,讓孫曉芬心里忍不住的竊喜。

   不光是喜牛壯的贊美,更是喜最希冀的東西,終于被她給親手握住了。

   只是竊喜過后的她又忍不住有些失落,那么棒的東西卻不能真的感受下,她好難受。

   孫曉芬臉上的糾結表情,被牛壯清晰準確的捕捉到了。

   他稍一琢磨,就對孫曉芬說道:嫂子,我想摸摸你那里,我還是不明白你那兒為什么會跟我這不一樣。

   這話傳進耳朵里,孫曉芬當時就羞到不行,更是下意識的想要一口回絕。

   可看到牛壯那張老實巴交的臉上掛滿了好奇寶寶似的表情后,孫曉芬沒能張開口。

   這就是個傻子,萬一自己不滿足他,他再跑去摸別的女人,最終牽扯出自己跟他的事情來,那還讓她在村里怎么活? 再說了,反正是個傻子,摸摸…&helli(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p;也就摸摸吧! 尤其回想起昨晚的事情,孫曉芬覺得還是挺舒服的,所以她就紅著臉羞羞點頭了。

   但緊接著她就囑咐道:傻牛壯,記住,可以摸嫂子那兒,但是絕對不能進去! 牛壯連忙點頭,心里也是樂開了花。

   還沒見過哪只狗能經受住肉骨頭的誘惑呢,只要讓自己下了手,就不信孫曉芬受得住! 牛壯興沖沖的伸出大手,貼在了孫曉芬那雙光滑的玉腿上。

   溫潤,柔嫩,玉滑,手掌傳來的觸感,讓牛壯興奮到呼吸都不順暢了。

   孫曉芬這時候也閉上了眼睛,仰著精致的小臉蛋兒,任急促的嬌息從鼻孔中進出。

   望著她嬌媚享受的神情,牛壯更加情動,大手粗暴的一下子就摸到了盡頭。

   縱是隔著小褲褲,卻也已經感受到了孫曉芬的迷人溫熱,還有輕輕的顫動。

   稍微拿指頭揉一揉,更是有醉人的歡吟聲響起,啊~! 這一刻的孫曉芬,再也顧不得什么禮義廉恥,什么婦道忠貞。

   她此刻全身心的都投入到了牛壯對她愛的撫慰中,好舒服。

   手指的溫熱刺激著她,來回的觸動更是如同勾弄著她的靈魂。

   孫曉芬燥熱的沖動著,右手依舊在牛壯身下忙碌,握的更緊,撥弄的更快。

   左手則不自禁的探到了身前,縱情刺激著自己,釋放嬌軀深處的火熱。

   牛壯,你舒、舒服不舒服,嫂子好舒服,嫂子全身都好舒服…… 急促嬌息中,孫曉芬對牛壯不停的喃喃著,期間還時不時夾雜著嬌媚歡吟。

   見孫曉芬這種表現,牛壯就知道她離徹底交出身子不遠了。

   果然,在撩弄了十多分鐘后,孫曉芬徹底不行了。

   這一刻,她腦海里只剩下一個念頭,那就是滿足自己! 牛壯那里太棒了,都這么長時間還沒有那什么,自己只用手的話,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在牛壯身子的誘惑下,在牛壯手指的撩弄下,孫曉芬終于下定了決心—— 她要做個快活的女人,什么丈夫什么忠誠,全都去特么的吧! 決心下定,孫曉芬猛地湊上嘴巴,在牛壯臉上狠狠親親了一口。

   隨后她頂著潮紅的臉蛋兒,在嬌息急促中說,傻牛壯,別弄了,嫂子也不弄了。

  嫂子這就躺到床上,你趴上來,嫂子用那里給你治病,保證給你治的舒舒服服的,快來…… 聽到孫曉芬的話,牛壯亢奮的直想大吼。

   孫曉芬這具嬌媚的小身子,終于憋不住了! 看見牛壯迫不及待的脫掉褲子,孫曉芬有一剎那的恍惚。

   她覺得,牛壯這種急迫的樣子好像跟正常男人沒什么區別。

   她甚至忍不住的懷疑,牛壯是不是在裝傻,看似自己在套路牛壯,實則是牛壯在套路她。

   只是當視線重新捕捉到那嚇死人的猙獰后,孫曉芬心醉了。

   尤其是那玩意兒還故意挑動了幾下如同在挑釁后,她更加的迷亂。

   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那么暴躁,那么強悍。

   如果真的吞進身子里面,那該是怎樣的一種大歡樂! 在嬌軀本能的瘋狂渴求下,孫曉芬摒棄了腦海中瞬間的懷疑,全部被情欲的貪婪所充斥。

   她下意識的探出雙手,瘋狂愛撫在牛壯的身上,感受著那火熱的胸膛,強健的肌肉。

   貪婪撫弄中,她湊上了性感的小嘴兒,親吻起牛壯的臉頰,甚至連胡茬都不放過。

   盡管有些扎嘴,可那是男人的特征,是男人的強硬,是她最最需要的刺激與渴望! 最終紅潤小嘴兒落在了牛壯的嘴巴上,孫曉芬發瘋一般的親吻著。

   牛壯甚至都能清楚感覺到,有條滑膩的小舌‘哧溜&quo;一下子鉆進了口腔,肆意攪動。

   勾搭到他的舌頭后,那條滑膩小舌不停的撩弄著,轉動著,充盈著情愛蜜意。

   忍不住了,別說是孫曉芬,就連牛壯也忍不住了。

   猛地將身前那具嬌媚胴體給撲倒,在迎合親吻著孫曉芬的同時,雙手也不安分的動著。

   睡裙在‘哧啦&quo;聲中被野蠻拽破,露出了孫曉芬身前傲嬌的迷人。

   它們在空氣中顫動著,白花花的,揮霍著屬于它們的迷人與性感。

   “農莊,我還真知道一處。

  ”大康便帶著唐宇到了一家叫錦繡生態農莊的門口,這家農莊環境很好,十幾幢房屋坐落在紅花綠樹間,像個大花園。

  “之前我跟村長來送過菜,你進去問問這家。

  ”唐宇也不客氣,背著 田雞便從后門進去,到了廚房所在,見一個胖 大廚正在忙著做菜。

  他便湊了進去。

  “師傅,收田雞不,又大又肥的野生田雞。

  ”那大廚抬眼看了唐宇一眼,不耐煩的道:“你這田雞賣多少。

  ”“現在人工養殖的也要賣四十,我這純野生的四十五。

  ”唐宇給出了價。

  大廚 聞言,皺眉道:“切,四十五?那是上個星期的事了,現在行情變了。

  三十七,愛賣就賣,不賣就走。

  ”唐宇覺得太低了,道:“師傅,四十三。

  ”“三十七,多一分也不要。

  ”大廚拒絕。

  唐宇碰了一鼻子灰,準備離開找下一家,這家給的價格太低了。

  大廚掃了唐宇一眼,嘀咕道:“呸,連個回扣都不給,還想給我們農莊供田雞,做夢呢吧。

  ”此時一個女的穿著職業套裝,端著一盤菜走了進來。

  那曲線玲瓏的腰腹被短裙包裹得均衡有致,引人想要一把握住。

  俊美的臉上化著淡妝,鳳目中帶著幾分威嚴。

  十足的制服美女。

  “怎么搞得,這什么田雞,味道不對,客人不滿意。

  ”“付 經理,咱們的野生田雞吃完了,這是剛買的人工養的。

  而且又瘦又小,沒有野生的入味。

  ”大廚愁著臉道。

  “盡快弄到野生,這次的客人是一個美食家,在餐飲界有很重的份量,人家特意過來吃我們的野生田雞,要是不能讓他滿意。

  我們都得下崗。

  ”美女付經理道。

  見大廚發愣,付經理道:“你盡快再做來,就算高價從其他飯店買,也得給我弄回來。

  我先去應付著。

  ”說著便要從唐宇的簍子旁邊擠過去,只是她腳下滑了一下。

  一下子摔到了下去,那職業短裙下面,頓時摔出一片迷人景色。

  唐宇感覺眼睛都快瞪出來了。

  直到腳下的田雞跳走了,他才回過神來。

  “哇,我的田雞。

  ”唐宇急忙去捉回田雞。

  “怎么搞的,這地上那么滑,回頭你們得好好打掃。

  ”付經理摔了一跤,非常的生氣,但聽到田雞,頓時一喜問道:“你那什么田雞。

  ”“當然是純野生的田雞。

  ”大廚看到跳出來的田雞,皺眉道:“付經理,他那不是野生的。

  ”“喂,你不買我田雞就算了,為什么說不是野生的。

  ”唐宇怒懟大廚。

  “就不是,我剛才看過了。

  ”唐宇怒了,這大廚想吃掉一部分價格,[這么就出現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在前文就寫清楚,比如第一次談價格的時候,大廚看著主角離開的背影,內心吐槽,連個回扣都不給我,還想給我xx農場供田雞?然后這下面的劇情就好順了。

  ]從中拿回扣不成,現在竟然說這不是野生田雞,氣憤道:“哼,是不是野生的你我說了都(啊啊……)不算。

  不如這樣,現場做一盤去,請客人品嘗。

  ”付經理聞言,道:“好,就這樣。

  快做一盤。

  ”大廚憤恨的瞅了唐宇一眼,只得乖乖的捉了幾只田雞去做,怕他搞鬼,唐宇親自盯著他。

  很快一盤香噴噴的田雞便端出去了,唐宇與大廚兩人互瞪著。

  “一會好好說話。

  ”大廚恨恨的看著唐宇。

  唐宇根本不想搭理他。

  不一會兒,付經理拿著空盤子回來了,開心的道:“哈哈,太好了。

  客人對這田雞肉非常的贊賞,還說這是他吃過最好吃的田雞。

  讓再上一盤。

  ”大廚頓時瞪著唐宇,唐宇無所謂的靠在一邊的墻上。

  付經理盯著唐宇道:“你這田雞怎么賣,我全收了。

  ”“六十一斤,少一分不賣。

  ”唐宇淡淡的道。

  “六十,你怎么不去搶?”大廚詫異。

  付經理瞪了一眼大廚,道:“能不能便宜點,我可是全收。

  ”唐宇淡淡的道:“我這可不是一般的田雞,山野江河發源處,沒有任何污染,純天然的田雞。

  六十一斤,一點都不貴。

  如果你們付不起這個價,那我倒別處去看看,總有識貨的人。

  ”唐宇收拾背簍準備離開。

  付經理猶豫了一下,果決的道:“好,六十就六十,我全要了。

  ”“經理,這小子坐地起價……”大廚不忿。

  付經理瞪了他一眼,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的事。

  這田雞能讓那位重要食客贊不絕口,這個價值了。

  ”大廚不敢再廢話,唐宇高興的把田雞過了稱。

  “好嘍,六十一斤。

  ”唐宇很開心,故意重復了一遍,大廚的臉都綠了。

  過稱有二百一十二斤,一趟就 賣了一萬二千多塊。

  “這是我的名片,還有這樣的田雞記得聯系我。

  ”唐宇收到了錢,請大康吃了個午飯,然后便帶著錢回到了家。

  還了七嬸跟另外幾個親戚之后,手里還有兩千,他留著備用。

  若是每天都能捉兩百多斤的田雞,家里的債,不出一個星期也就能還清。

  “叮咚!”唐宇的手機響了,拿出來一看,是新加的 李俊茂發來的。

  “你的田雞賣了沒有?好不好賣。

  ”后面配了一個微笑的表情。

  唐宇回道:“六十(元)一斤,一次全賣了。

  ”“哇,真的,你太厲害了,農留市場好像也才四十多一斤。

  ”李俊茂驚喜唐宇興奮的道:“運氣好,遇到一個識貨的農莊經理。

  晚上到我家,一起慶祝一下。

  ”“好噠。

  ”李俊茂發了一個開心的表情。

  唐宇正在三輪車上顛簸道:“我到學校接你。

  ”“不要了吧,天天去你家蹭飯,還要你來接,怪不好意思的。

  ”李俊茂羞澀,配了一個羞澀的表情。

  “沒什么,家常便飯而已,你一個人在村里,除了去老 校長家蹭飯,自己一個人吃多無聊。

  我們是校友同學,我巴不得你天天去我家吃飯。

  ”唐宇說著,到了學校門口。

  李俊茂發了一個驚訝的表情。

  “一會兒見。

  ”唐宇回了一個咧嘴大笑。

  不一會兒三輪回進了村,唐宇下車直奔村小學。

  “老校長,今天進城,順道給你帶點這個。

  ”唐宇拿出一條香煙給老校長。

  “喲,不錯不錯。

  唐宇,這回回來有什么打算。

  ”樓下唐宇遇到了老校長。

  “回來種兩年地,搞搞鄉村創業啥的。

  ”老校長皺眉道:“你是咱們學校第一個大學生,專業好像不是農林吧。

  這樣一頭扎進來,很難有成就的。

  還是去考個公職吧,將來跟小李老師成了,多讓人羨慕。

  ”“校長,你說什么呢?我們只是同學而已,他家這村的,多關照我而已。

  你老想哪里去了。

  ”李俊茂紅著臉從樓上下來,翻著白眼報怨才校長,羞澀的不敢看唐宇。

  她一大早便起來梳了辮子,打扮得清秀靚麗,剛才又特意收拾了一下。

  “呀,小李,以前不怎么見你打扮,這一打扮真是太漂亮了。

  女為悅已者容啊。

  ”老校長笑得擠眉弄眼。

  “她一直都很漂亮啊。

  ”唐宇驚訝的道。

  李俊茂的臉頓更紅了,嬌怒道:“你們再這樣,不理你們了。

  ”“哈哈害羞了。

  唐宇你可得加油了,以后常來學校坐坐。

  ”“一定,一定。

  ”唐宇看了眼破舊的村小學,這里曾是他兒時上學的地方。

  今天賺了錢,又有五行訣,意氣橫生道:“校長,等我有錢了,我要將這學校重新翻修。

  ”老校長聞言,開心的笑道:“好啊,看來我們這所村小學,也要沾沾小李老師的光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