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von edwenna aoki

devon edwenna aoki devon edwenna aoki 42348瀏覽 31544評論 收藏


晚上,我熬了半個通宵,做出了一個自我感覺很是完美的企劃案,第二天我興沖沖的來到公司打算交給經理請功,沒想到剛到經理辦公室門口,就聽到了秘書小麗那風.騷入骨的浪叫聲。

  這聲音就像是一只突然出現的白.嫩的小手一下子將我的心臟給提到了嗓子眼兒,我一時沒忍住,就多聽了一會兒,結果不小心被發現了,胖的跟豬似的的經理當場發飆讓我滾蛋,任我苦苦哀求半天也是于事無補。

  就這樣我失業了,說真的,失業真的比失.身難受多了。

  而且我這一失就是一個多月,在交了下個月的房租后,身上只剩兩百三十四塊,怕是連這個月的飯費都不夠了。

  說實話,我搶劫的心都有了。

  或許是天無絕人之路,以前上班的那個公司的財務張姐打來電話,說是有個 “借種”的差事問我愿不愿意干。

  ‘借種’?!當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我感覺腦子好像被雷劈了一下似的,當時就懵了。

   在我的老家農村倒是經常聽到老人們說起這種事情,或是某人沒生育能力,然后找個族親的同輩來傳宗接代。

  只是現在醫學這么發達了,好多大醫院都建立了精.子庫,實在不行的完全可以去醫院人工授精,只要做的隱秘點,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對自己名聲也沒多大影響,犯不著用這種老掉牙的方法。

  不過聽張姐的意思,顯然對方反而十分熱衷于這種方法,甚至開出了大價錢。

  三十萬!這個數字在我腦海中久久回蕩,對我這個山里出來的窮小子來說這三十萬的誘.惑力太大了。

  我父親當過五年的海軍,在海上留下了風濕性關節炎的病根,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直到兩年前,幾乎只能在輪椅上生活了,這兩年來家里的重擔也幾乎落在了母親身上。

  如果有了這筆錢,父親就有了再次站起來的希望,同時也能解決一下家里的窘境。

  再加上我現在的處境,最后我一咬牙決定,這個女人我干了!張姐隨即就安排 了我跟對方見面,時間是中午,并讓我好好打扮一下。

  我苦笑著 點了 點頭,感覺這事挺操蛋的,我這都打算賣身了,還得看對方滿不滿意,當然我心里也忐忑的很,希望對方不是什么恐龍級別的大媽。

  在我潛意識里,覺得對方整這種‘借種’的幺蛾子,應該不會是什么良家婦女,或是漂亮的女人,要不然勾勾手指,豈不是成群的男人往前湊?反正現在說什么也晚了,為了那三十萬,我也是豁出去了!這個上午我感覺過得很慢,簡直有種度日如年的感覺。

  熬到十一點了,張姐才來電話說在雅丁灣的餐廳見面。

  臨出門的時候,我照了一下鏡子,自我感覺還是良好的,心里雖然有點忐忑和緊張,不過頭皮一硬,也管不了那么許多了。

  在餐廳的包間里我見到了 吳敏,完全沒有想到 的是,她不但不是那種人老珠黃,丑不拉幾的女人,反而是個大美人兒。

  她皮膚白.嫩,眉目如畫,身上穿著一件淡粉色的連衣套裙,腿上套著一雙肉色的絲襪性,將她的腿部線條完全勾勒了出來,一雙淺紅色的水晶系帶涼鞋如畫龍點睛般的配在那一雙大小適中的腳上,顯得她整個人靚而不妖,卻又讓人忍不住遐想聯翩。

  我深吸了一口氣,差點兒想揉揉眼睛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這樣的臉蛋兒,這樣的氣質,穿上古裝那就是天上的仙女,換回套裝就是地上的女神,跟她一比,那個在經理辦公室浪叫的秘書小麗,簡直就是賣弄風.騷的草雞。

  現在已經不關乎那三十萬的問題了,因為像吳敏這樣的美女莫說是給我錢“借種”,就是讓我給她貼錢來上一發,也是我十分樂意的事情。

  因此,對于借種現在我不但沒有抵觸,反而倒有些期待了!在我觀察吳敏的同時,吳敏也用一種審視的目光看了我一會,然后確定了我的學歷和家庭情況之后,就讓我跟她走。

  我心里暗喜,以為她這是要帶我去開房,這簡直比微信、陌陌那種約炮更簡單粗.暴啊,而且還是對方付費的那種。

  隨后證明我想多了,十幾分鐘之后,吳敏驅車帶我來到位于東郊泰河旁邊的一處別墅區,在其中一棟別墅停了下來。

  就在這棟別墅里,我見到了吳敏的老公 黃啟鵬

  黃啟鵬是個胖子,相貌普通,三角眼,腦袋大,脖子粗,要不是人模狗樣的穿著一身西裝,乍一看還以為是個殺豬的屠夫。

  我進來之后,黃啟鵬的一雙三角眼,盯著我看了一陣,直看的我渾身發毛,畢竟我是吳敏找給給他戴綠的。

  “這個人沒什么問題吧!”看了我一陣后,黃啟鵬的目光終于從我身上離開,落在吳敏身上。

  看來這事成不成還是要看黃啟鵬的意思啊,我的心也揪了起來。

  “沒有,老家是農村的,濱海大學剛畢業不到一年,我表姐以前的同事,在這之前我已經打聽好了!”吳敏好像很怕黃啟鵬的樣子,一邊說著一邊觀察著他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道。

  聽完之后,黃啟鵬沉默了一下,最終點了點頭,道,“一會我叫人過來給他檢查一下,如果沒有問題就這樣吧!”說完之后,黃啟鵬直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晃悠著那身顫巍巍的肥肉離開了別墅。

   黃胖子離開之后,吳敏又恢復了她那冷傲清高的模樣,看都沒看我一眼,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

  我心里冷哼一聲,裝什么裝,黃胖子在的時候,跟個乖寶寶似的,這會又裝什么清高?反正這事一旦定下來,老子就能名正言順的上了你,到時候還不是讓你躺著就躺著,讓你趴著就得趴著?不到半個小時,黃胖子安排的檢查人員就來了,是個二十歲出頭女孩,名叫 柳青瑤,是黃胖子的表妹,畢竟這種見不得光的事,還是自己人比較靠譜。

  柳青瑤的年齡看起來比我還要小一點,也就是二十出頭的樣子,面容姣好,青春靚麗,如果說吳敏像是女神,那柳青瑤就像是那種情竇初開的小公主了。

  不過跟吳敏相似的是,這柳青瑤對我態度也是一樣的冷淡,好像我在她們眼里就像是貨物一般,令我心里感覺很屈辱。

  “青瑤是學醫的,讓她給你檢查一下,如果身體沒毛病的話,咱們就可以簽署協議了!”進了客廳,還沒坐下,吳敏就冷冷的吩咐道。

  我點了點頭,表示沒有異議,然后就看到柳青瑤從茶幾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套工具,熟練的消毒之后,在我手腕上抽了一管血,隨后遞給我一個塑料的小杯子,還有一本封面是半裸美女的雜志,有些厭惡的看了我一眼,冷冷的指著洗手間道,“自己去解決一下,這個不用我教你吧!”我苦笑著點了點頭,沒想到還有被美女逼著打手槍的一天。

  完成了兩種采樣之后,柳青瑤就有些悶悶不樂的離開了。

  整個別墅的客廳里就剩下我和吳敏兩個人,氣氛有些冷,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吳敏,發現吳敏也是一臉煩躁的樣子,隨后讓我自己在客廳里等著,然后她自己上樓去了。

  從背后看著吳敏的翹.臀和搖曳的美腿,我心里越發期待和不安,期待的是,如果事情順利的話,她的那雙大白腿將會熱情的為我打開,不安的是,萬一柳青瑤給我檢查出什么毛病來,那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而且看柳青瑤離開時的表情,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一個小時后,柳青瑤終于回來了,并且帶回了一個令我十分振奮的消息,化驗結果顯示一切正常。

  聞言吳敏也是一副如釋重負的樣子,隨即取出一份協議,攤在了我面前。

  我看了一下,這是一份保密協議,上面的內容很簡單一共才四條內容,第一條,在協議期間男方必須辭去所有工作,住在女方家里,直到成功受孕之后方能離開,第二條,必須無條件的服從女人的任何安排,第三條,男方對此事件無論事前還是事后都必須嚴格保密,第四條,以上三條如有違約行為必須賠償女方三百萬人民幣。

  看完最后一條,我忍不住眉頭一皺,抬頭看著吳敏,嘴里說道,“協議沒問題,不知道我簽了這份協議之后,錢什么時候給我!”“哼!”吳敏聞言,嗤笑一聲,“真是鄉巴佬,這點錢我們還不至于跟你耍花樣。

  ”隨后,吳敏讓我把銀行卡的卡號給她。

  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隨即從錢包里掏出銀行卡給了吳敏,幾分鐘之后,手機短信提醒,我的賬號上多了三十萬。

  “這下相信了吧?”吳敏冷冷的瞥了我一眼,嘴里說道。

  “相信了,相信了!”我笑著點了點頭,雖然吳敏太多冷淡,甚至有些厭惡的樣子,不過既然收到了錢,再加上吳敏這樣的絕色美女,我一點都不生氣,反而有點心花怒放。

  簽完字之后,吳敏就將協議收了起來,讓我今天將自己的瑣事處理一下,明天早上再來報到,報到之后就會一直住在這里,直到事情完結。

  我知道吳敏這是為了保密,不過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即便是相當于被軟禁一段時間也無妨,再說有吳敏這個美女陪著,想來這段時間也不會無聊。

  從吳敏的別墅離開之后,我便回了出租屋,將自己是 東西收拾了一下,便將房子退了,然后給父母打了個電話,將錢轉回家,讓老媽帶老爸去醫院看病。

  第二天上午,我如約住進了別墅。

  今天我來的時候,只有吳敏和柳青瑤在,吳敏那個老公黃胖子也不知道是知趣,還是有工作要忙,并沒有在。

  今天的吳敏,可能是因為在家里的原因穿著一身寬松的絲質睡袍,很是隨意的靠在沙發上,跟柳青瑤聊著天,看到我來了之后,立即將露在外面的兩節白如蓮藕般的小腿收了起來,臉上的神色也馬上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的轉彎,由晴轉陰。

  “看夠了嗎?”吳敏冰冷的聲音如一盆涼水澆在了我的頭上,瞬間讓我清醒了不少,心里也開始后悔自己也太禁不住誘.惑了。

  我神色木訥的看了吳敏一眼,這話實在不好接茬,干脆不接她的話。

  “哼!告訴你,別動什么歪心思,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你還不夠格!”吳敏見我不說話,繼續冷嘲熱諷的說道,“你只是我請來一個工具而已,最好把自己的位置和心態擺正,省的怎么死的也不知道!”后面這句話就是赤果果的威脅了,頓時讓我火氣上涌,我是你請來的工具不錯,可我這個工具有點不同,那是幫你受精的,幫你懷孕的,臭娘們看不起老子,老子早晚干了你!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 19日電少頃,房間的門開了,一個中年人疾步走了進來,一臉焦灼地問道:老大,聽說你要回去了? 中年人名叫林 建勛,今年已經四十多歲了,但他卻心甘情愿稱青年為老大。

   不為別的,只因為這個青年名叫 歐陽羽,是整個海鷹組織,乃至整個雇傭兵界的神! 歐陽羽回過頭來,嘴角仍舊帶著淡淡的笑容:是啊,船票已經買好了,今天就動身。

   林建勛有些不甘心地問道:老大,難道你能忍受過那種碌碌無為的生活? 歐陽羽輕輕地嘆道:唉……你不懂,安安樂樂才是福,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歐陽羽說的是心里話,加入海鷹組織四年了,他已然從當初那個懵懂的少年,蛻變成為一個真正的男人。

   然而歐陽羽心里很清楚,他并不屬于這里,他的心,早已經飄到了大洋彼岸的家鄉。

   林建勛沉吟片刻,試探地問道:老大,你該不會因為阿曼達的事情感到內疚,所以才想要逃避現實吧? 你給我閉嘴!!! 歐陽羽臉上的笑容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無比猙獰的面孔! 尤其他那雙充滿暴戾之色的眸子,簡直令人不寒而栗! 林建勛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猶如犯了錯的小學生一般,低頭不語。

   對于歐陽羽來說,阿曼達就是他心中的一個結,是任何人不得觸及的逆鱗! 雖然林建勛的初衷是希望歐陽羽能夠留下來,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歐陽羽居然會如此動怒! 少頃,歐陽羽的臉色恢復正常,走到林建勛面前,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嘆道:唉……林大哥,我知道你舍不得我走,但你要明白,如今我已經厭倦這種刀頭舐血的生活了,繼續留在這里也是無益。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心意已決!而且我也相信,憑你和其他兄弟的實力,定可以將‘海鷹&quo;精神繼續發揚光大的! 林建勛很清楚,歐陽羽是一個雷厲風行、說一不二 的人,但凡他做出的決定,便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萬分無奈,林建勛只好輕輕地點了點頭:好吧,人各有志,既然你想要過平淡的生活,我也就不阻攔了。

  不過老大,我真的希望你不要這么消沉下去…… 歐陽羽笑著搖了搖頭:呵呵呵……我只不過想過普通人的生活,怎么就是消沉了?放心吧,我精彩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呢! 聽到歐陽羽這番話,林建勛忍不住也笑了:呵呵呵……是啊,是我想多了,你回到家鄉之后,一定會更加幸福地生活下去的! 這時候,歐陽羽低頭看了看表,說道: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去碼頭了,咱們就此別過。

   我和兄弟們送送你吧? 不用了,兄弟們有的正在訓練,有的正在準備執行任務,我一個人去碼頭就可以,不用勞煩大家了。

   歐陽羽說罷,提上自己的行李包,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間。

   望著歐陽羽孤落的背影,林建勛心中不由得嘆道: 老大……阿曼達的事情,其實根本不怪你啊…… ………… 遠洋油輪的自助餐廳里,一個青年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頤,他面前已然堆滿了空餐盤,仿佛一座小山一般。

   青年如此行為,已然引起了餐廳內很多人的反感。

   尤其是他吃意大利面時發出的吸溜聲,更是令許多以紳士自居的人,對他報以鄙夷的眼神。

   跟這種沒教養的鄉巴佬坐同一艘游輪,真是丟臉啊! 是啊是啊,我早就注意到那家伙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來的,該不會是逃票溜上來的吧? 像他這樣的土包子,就該扔到大海里喂魚! …… 青年并不在乎那些人的指責和冷眼,不但沒有絲毫收斂,反而故意發出更大的聲響。

   一時間,整個餐廳內,都能聽到他吃面時發出的吸溜聲。

   不僅如此,他還神奇地從口袋里掏出一頭打算,也不知是哪里搞來的,剝開一瓣扔到嘴里,大嚼特嚼。

   意大利面配大蒜,也是沒誰了。

   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歐陽羽。

   歐陽羽的確不是什么紳士,要知道,在過去的四年里,他絕大多數時間都處于生與死的邊緣,幾天不吃飯、不喝水是常事。

   所以,一旦找到食物,歐陽羽便會盡可能地多吃,以便迅速補充體力,儲備能量。

   對于他來說,什么紳士風度、公共禮儀都是扯淡,填飽肚子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基本法則之一。

   正當歐陽羽吃得酣暢淋漓之際,身后突然響起一個冷冷的聲音:喂,你吃東西能不能小聲點?不要打擾本 小姐用餐! 歐陽羽放下手中的餐盤,回頭一看,就見一個身穿緊身連衣裙的女孩,雙手叉腰,怒氣沖沖地瞪著自己。

   女孩看上去約莫十八、九歲的樣子,圓圓的鵝蛋臉,肌膚白皙,一頭清爽的齊耳短發,透著幾分女孩子獨有的可愛與頑皮。

   然而她身上的那件緊身連衣裙,卻是將她那傲人的身體曲線,彰顯得淋漓盡致! 尤其是胸前那一抹傲人的柔軟,不由得令歐陽羽聯想起,站在沙灘上遙望大海的情形—— 波濤洶涌! 但凡是個正常的男人,看到如此美貌佳人,難免都會心動。

   歐陽羽自然也不能免俗。

   更何況,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東方面孔的女孩了。

   雖然這幾年,歐陽羽征服過不少金發碧眼的洋妞,但他還是覺得,東方女孩似乎更有魅力。

   感受到歐陽羽異樣的目光,女孩似乎更加生氣了:喂,你別這樣‘色迷迷&quo;地盯著本小姐,否則的話,別怪本小姐對你不客氣! 歐陽羽笑了笑,正打算說些什么。

   然而他還沒來得及開口,便聽到餐廳門口的方向,突然傳來一陣駭人的槍聲! 隨著槍聲響起,原本喧鬧的餐廳頓時安靜下來。

   循聲望去,就見四個身高體壯的蒙面 男子站在餐廳門口,每個人的手上,都端著一把明晃晃的AK47! 看到這一幕,歐陽羽瞬間反應過來——這伙人八成是 海盜! 就見其中一個身穿 迷彩服的蒙面男子站了出來,目光掃視著餐廳里的每一個人: 各位中午好,很抱歉打擾大家用餐了。

  我和我的小伙伴現在已經控制了這艘游輪,請你們乖乖配合,把身上值錢的東西統統交出來,否則的話…… 說著說著,迷彩服男子舉起手中的AK47,對著頭頂開了幾槍。

   伴隨著駭人的槍聲,餐廳的天花板碎片掉落一地,場面甚是狼藉。

   這時候,餐廳里的其他人也紛紛反應過來,知道他們遭遇海盜了。

   只不過,恐怕他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這種只有在電視或者小說中才有的情節,居然如此毫無征兆地降臨到他們的頭上! 出于求生的本能,人們開始驚慌失措地四散逃竄! 一時間,尖叫聲、腳步聲、餐具掉在地上的破碎聲混作一團,好不熱鬧! 噠噠噠……噠噠噠…… 槍聲再次響起,只不過這一次,槍口不再對準天花板,而是對準了四散逃竄的人群! 最先沖到餐廳門口的幾個人,瞬間倒在了血泊之中! 整個餐廳頓時再次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了。

   大家不用緊張,我們只謀財不害命,只要你們乖乖配合,不要做出無謂的舉動,我可以擔保你們性命無憂。

  否則的話,你們的下場,就會像他們一樣…… 迷彩服男子一邊說,一邊用槍口指著地上的幾個人。

   聽到迷彩服男子的話,人們紛紛掏出口袋里的錢包,扯下身上值錢的金銀首飾,統統扔到地上。

   對于他們來說,錢根本不算什么。

   錢沒了可以再賺,命沒了可就什么都沒了! 剛剛責罵歐陽羽的那個女孩,此時更是緊張得不知所措了。

   女孩名叫唐靈珊,今年剛滿十九歲,乃是唐氏集團董事長唐龍海的女兒。

   在華夏國,提起大名鼎鼎的唐氏集團,恐怕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此次唐靈珊漂洋過海不遠萬里,為的是取回母親的遺物。

   由于這件物品十分重要,所以唐靈珊為了避人耳目,并沒有乘坐飛機,而是選擇乘坐游輪。

   可萬萬沒有想到,居然還是遇到了麻煩! 此時此刻,唐靈珊的腦海之中,不由得浮現出一個大膽的猜想。

   她似乎覺得,這些海盜登游輪打劫是假,想要得到自己手上的東西是真! 唐靈珊心中暗暗叫苦,心說本小姐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將母親的遺物拿到手,沒想到最終還是被人算計了! 這下可怎么辦啊? 正當唐靈珊不知所措之際,迷彩服男子已然緩緩走到了她的面前。

   小姐,請你配合一下,把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吧。

  迷彩服男子得意地說著。

   唐靈珊竭力讓自己保持鎮定,緩緩摘下了身上所有的金銀首飾,以及手腕上的金表,緩緩放到了地上。

   此時此刻,她心中仍舊抱著一絲僥幸,她希望這些家伙只是普通的海盜,并非沖自己身上的東西而來。

   迷彩服男子早就注意到了唐靈珊身上背著的 挎包,笑道:小姐,你包里的東西還沒有拿出來呢,快點拿出來吧,只要你乖乖配合,我們絕不會傷害你的。

   唐靈珊猛地抬起頭來,冷不丁地質問了一句:是誰派你們來的? 聽到唐靈珊的話,迷彩服男子先是一愣,隨即笑得更加得意了:哈哈哈哈……小姐,你該不會是嚇傻了吧?什么誰派來的?我們是海盜!海盜懂嗎? 唐靈珊冷哼一聲:哼!如果你們真的是海盜,并且控制了整艘游輪,為何不把我們綁架到你們的地盤,然后向我們的家屬索要巨額酬金?費這么大的力氣,并且殺了人,卻只是索要一些錢財和首飾,簡直太不可學了吧? 迷彩服男子臉色突然一變,陰惻惻地說道:唐小姐,就算你識破了這個局又如何?我們不過是拿人錢財替人辦事,只要你乖乖將包里面的東西交出來,我保證不為難你,否則的話…… 你這個混蛋!到底是誰派你們來的?唐靈珊一邊質問,一邊暗中思考著對策。

   把母親的遺物交出去是不可能的,可如今對方已然控制了整艘游輪,自己又該如何逃走呢? 正當唐靈珊束手無策之際,突然一陣吸溜聲,傳到了她的耳朵里。

   唐靈(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珊下意識地扭頭一看,繼而驚愕得瞪大了雙眼! 原來,歐陽羽仍舊自顧自地坐在餐桌前,大口大口吃著盤子里的意大利面,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 唐靈珊不由得感到十分詫異,心說這個臭小子怎么會如此淡定? 嗯……只有兩個可能,要么他是個神經病,要么他和這些海盜是一伙的! 我們是誰派來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逃不掉了,乖乖把東西交出來吧…… 迷彩服男子一邊說,一邊緩緩朝唐靈珊逼近。

   唐靈珊緊緊護住背在身上的挎包,厲聲喝道:這是母親留下來的遺物,你們休想拿走!除非……除非你們殺了本小姐! 見唐靈珊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架勢,迷彩服男子反而有所猶豫了。

   要知道,就在他們開始行動之前,雇主還打來電話,特地叮囑他們,只要拿到唐靈珊手上的東西即可,萬萬不可傷她一根毫毛! 迷彩服男子對此大為不解,心說既然要搶人家的東西,索性直接連人一起殺了,豈不是永絕后患? 為何還要如此大費周章? 雖然不理解,但雇主的話就是命令,既然拿了人家的錢,就得按照人家的要求去做。

   所以,如今看到唐靈珊擺出了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迷彩服男子反而感到有些棘手了。

   最終他還是打定了主意,將手中的AK47交到同伙的手里,繼而一邊擼胳膊挽袖子,一邊緩緩湊近唐靈珊,企圖搶奪她的挎包。

   然而迷彩服男子萬萬沒有料到,自己這么一個不經意間的舉動,已然引起了另一個人的注意。

   那個人,自然便是歐陽羽…… 起初歐陽羽根本沒有把這些家伙放在眼里,仍舊自顧自地大快朵頤。

   一來,他身上沒有任何值錢的東西,根本不用擔心被搶。

   二來,他覺得憑自己的本事,收拾幾個海盜簡直不費吹灰之力。

   然而,當迷彩服男子挽起袖子之后,歐陽羽卻是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因為他赫然發現,迷彩服男子的胳膊上,有一個清晰的豹子頭紋身。

   不會吧?這些家伙難道是獵豹的人? 他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為什么要扮成海盜的模樣? 難道…… 想到這里,歐陽羽不由得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尼瑪!原本以為不過是一起普普通通的海盜劫持游輪事件,萬萬沒想到,這些所謂的海盜,實際上是來自獵豹組織的職業供傭兵啊! 歐陽羽對于獵豹組織再熟悉不過了。

   獵豹是一只神秘而強大的雇傭兵組織,在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與其相提并論的,就是歐陽羽曾經效力的海鷹組織了。

   一艘普普通通的游輪上,竟然驚現獵豹的人,這實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啊! 想著想著,歐陽羽的目光不由得落在唐靈珊的身上。

   他發現,唐靈珊自始至終,雙手都緊緊攥著身上的挎包。

   從他們剛才的談話來看,這次獵豹的獵物,多半就是挎包里的東西了。

   獵豹的人如此大費周章,喬裝改扮成尋常的海盜,為的就是得到女孩挎包里的東西,這說明什么? 說明挎包里的東西,無論對于女孩,還是對于這伙人的雇主,都極為重要! 可是,女孩挎包里究竟是什么東西? 正當歐陽羽好奇之際,迷彩服男子又開口了:唐小姐,我們只想得到你挎包里的東西,絕不會傷害你,希望你能夠配合一下。

   唐靈珊雙手緊緊護住挎包,一邊后退一邊目光堅定地說道:本小姐已經說過了,這里面是母親留下來的遺物,絕不能交給你們!你若是再逼本小姐的話,本小姐就跳海自盡,即便玉石俱焚,也好過落入你們之手! 見唐靈珊如此固執,迷彩服男子終于失去了耐心。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多有得罪了…… 說罷,迷彩服男子張開大手,就要強奪唐靈珊的挎包! 見狀,唐靈珊反而鎮定下來。

   雖然唐靈珊看上去只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孩,但千萬不要被她柔弱的表象所迷惑。

   唐靈珊從小便接受跆拳道的訓練,雖不敢說有多厲害,但對付一般人是沒有問題的。

   其實她也很清楚,憑自己的花拳繡腿,肯定打不過面前這個彪悍的男人。

   但如今已經無路可逃,唯有拼盡全力放手一搏了! 看到唐靈珊擺出一個跆拳道的架勢,歐陽羽頓時大跌眼鏡,心說這小丫頭未免也太自不量力了吧?居然敢和獵豹的人動手? 都說女人胸大無腦,這小丫頭……嗯,的確挺大的。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