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理 韓國

倫理 韓國 倫理 韓國 45892瀏覽 45608評論 收藏


離婚辦公室,一對84年生的小夫妻來離婚。

   小伙子在填離婚申請表格的時候,填著填著眼淚出來了,再過一會,眼淚鼻涕開始往地上甩。

  工作人員 小俞見這場面,趕緊拉出一截卷筒紙遞了過去:這是怎么了,兩個人吵架了?小伙子一邊抽泣著,氣也接不上了。

  別管他,填好離了就是了。

  女孩子瞪了一眼小伙子,繼續埋頭疾書。

  過了幾秒鐘,男方筆一擱,說了一句不離了就往門外走。

  見狀,女孩子一個轉身,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她一把抱住男人的腿,幾乎哀求地說:你就放過我吧,你要是不離,我就自殺! 婆婆短信監控我們 生活 還詢問夫妻生活聽女孩子這么一威脅,小伙子妥協了,沉默地辦完所有手續后,把手里皺成一團的濕卷筒紙往垃圾桶里一扔,走了。

  女孩子沒有馬上走,坐了下來,跟工作人員小俞講起了自己這段維持了4個月的婚姻。

  小張和老婆小袁是湖南老鄉,經家人介紹認識,今年8月8日在家長的(上門女婿的三姐妹)催促下他們領了證。

  結婚前, 公婆已經在萬達廣場附近為他們添置了100多平米的婚房,全部裝修費用、家電婆家買的,沒要小袁家一分錢。

  結婚前,公婆也經常給小袁買衣服、買首飾。

  雖然結婚有些匆忙,但還是讓小袁身邊小姐妹羨慕得不得了。

  然而結婚后,問題就冒了出來。

  公公婆婆太愛管我們 的事了。

  雖然他們住老家,隔著十萬八千里,但他們每天都要遠程遙控。

  小袁說。

  小袁說,公婆每天早中晚三個電話是必須的。

  老公又很依賴 父母,我們倆一吵架公婆電話就來了,無論對錯,兒子是不教訓的,先把小袁教訓一頓。

  婆婆短信監控我們生活 還詢問夫妻生活比如,一次洗衣服不小心把老公一件衣服染色了,婆婆知道了,就電話過來指責了一番。

  小袁說,這種例子太多了,幾乎每天都有!一段時間后,小袁一看到公婆的電話來了,心情就非常抑郁。

  而最讓小袁崩潰的是,一天,婆婆用公公的手機給小張發短信,內容居然是問他們 一個星期過幾次 性生活!還要求他們一個星期不能超過三次!這么私人的事,公婆居然也會干涉!看到這個信息后,她又跟老公吵架說要離婚。

  誰知道,老公又把兩人為這個隱私吵架的事告訴了父母。

  公公還發來短信說,離婚可以,但得把花在小袁身上的錢全還了!太驚訝了,我真被嚇到了,趁現在還沒有孩子,還是各過各的吧。

  小袁說,我還年輕,可不想被他們捏在手里。

  公婆的這種做法肯定會把兒媳壓得喘不過氣。

  婆婆短信監控我們生活 還詢問夫妻生活專家解讀:這樁婚姻的破裂跟公婆的過于 關愛有很大關系。

  現在,很多父母,特別是80后這代人的父母,沒有意識到,婚后的兒子有了另一個角色:丈夫。

  從小到大,孩子的事他們一手包辦,并且想一直包辦下去,不然心里就不放心。

  過分的關愛、過多地干涉小兩口的事肯定會在觀念上引發沖突。

  連這種私密性的事都要管,兒媳婦肯定會有被壓得喘不過氣的感覺。

  父母們應該放手讓孩子們自己去生活,什么事都要管,只會幫了倒忙。

  如果非要幫忙,那也是去幫孩子建立家庭的責任感,讓他從心理上斷奶。

   在自愿的性生活中,無論雙方采用什么樣的方式, 做出什么樣的動作,只要是共同享受的,就談不到誰屈從誰、誰伺候誰, 也就不存在男尊女卑。

  可是,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有確實存在,這主要體現在人們對于性動作的描述里。

  在幾乎一切民族的語言中,異性 性交從來都被描述為“ 陰莖插入 陰道”, 也就是“男人肏女人”。

  可是,它為什么就不是“陰道 吞沒陰莖”呢?女人就真的不能“肏男人”嗎?在“女上位”的性交中,往往是女人主動把陰道套在陰莖之上,難道這不是“她吞沒了他”嗎?在女對男的口交中,男人們常常喜歡說這是“我肏她的嘴”,而女人們則常常描繪為“我吃他的JJ”。

  同樣一個動作,卻被男人和女人做出不同的表述,這才是男尊女卑的表現。

   中國古人很注意這一生活實踐。

  在明清之際的性小說中,屢屢使用“套弄”這個動詞來描述某些女人主動進行的性交,也就是陰道主動地去吞沒和玩弄陰莖。

  問題僅僅在于,為什么在現代的中國,已經沒有幾個人還記得老祖宗的這個概念與哲理,更沒有人去發掘其中的文化意義?潘綏銘: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這種男尊女卑的潛意識有兩個根深蒂固的本土文化來源。

  其一就是“名不正則言不順”的“社會身份主宰論”。

  簡單來說就是:隨著“男尊(姐弟亂性)女卑”的身份制度的確立,“卑”的陰道就再也不被允許去吞沒“尊”的陰莖了。

  反之,“陰莖插入陰道”的概念的確立,不但成為男權中心社會的支柱,而且成為排斥異性性行為多樣化(例如口交、肛門性交等)的思想武器,更是壓制同性性行為的法寶。

  其二,中國古代的祖先崇拜集中體現為“性的惟生殖目的論”,就是規定性的一切僅僅是為了生兒育女。

  結果,唯一可能帶來生殖結果的“陰莖插入陰道”的概念也就應運而生并且唯我獨尊。

  這樣一來,男女之間的性交就變成了一種社會的定規與禮儀,即所謂“倫常”。

  并不是因為我在生理上是男人才去插入,而是由于社會首先把我規訓為“大男人”,所以我才會信奉和貫徹“性就是我插入”,絕對無法容忍“性也可以是我被吞沒”。

  反之,社會如果把我培養成“淑女”,那么我就很難承認性交是“我吞沒他”,即使這樣做過,也絕不能這樣想,更不能說出來。

  潘綏銘:性生活中的“男尊女卑”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