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ese group massage

japanese group massage japanese group massage 12956瀏覽 29319評論 收藏


因為上午剛學完人體構造, 周倩師傅那里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很好奇,有的時候為什么看不到,有的時候又能看到。

  劉自強見到周倩好奇的目光,頓時閃過火熱,急忙拉著她坐到那里。

  “師傅跟你說,其實師傅這里呢,也是有點毛病的。

  ” 一聽這話,周倩愣住了,師傅身為大夫,怎么自己身子還有毛病呢?“師傅,你這里是怎么了?”周倩天真的擔心起師傅來。

  劉自強見狀,干咳一聲,“師傅這里扭傷過,肌肉總是忍不住痙攣,所以就硬邦邦,得需要按摩才行。

  ”“按摩?”周倩眨了眨大眼睛,倒沒有不信師傅的話。

  “師傅,那您教教我按摩,我給您按吧。

  ”周倩心地善良,又感覺到劉自強對她那么好,所以想報答師傅。

  劉自強一聽,心里一喜,緊忙答應:“行,你給師傅褲子脫下來。

  ”周倩有點不好意思,可是想到師傅說的病不諱醫,咬了咬牙就聽話的幫劉自強脫了下來。

  頓時,那東西,出現在周倩眼前。

  “師傅……要怎么按?”周倩緊忙問道。

  劉自強干咳一聲,輕輕拿著她的小手,放了上去。

  “力道一定要有緊有松,動作也一定要輕柔緩慢,不能著急知道么?”周倩認真點了 點頭,按照師傅說的,輕輕捏了起來。

  嘶——!劉自強倒吸口涼氣,身子一顫,周倩的小手軟綿綿的,那滋味別提有多舒(益智故事)服了。

  周倩看到師傅這個樣子,還以為弄錯了,緊忙道:“師傅,弄疼您了么?”“沒……沒……你弄的很好,繼續。

  ”劉自強深吸口氣,身子緊繃繃的,感受到小手在自己那里又揉又捏的,簡直爽翻了!周倩紅著臉,就這么弄著,可是越弄她發現師傅這個東西越大,而且越來越熱,熱的她有點燙手。

  而且,不知道怎么了,她居然又犯病了,身下居然又癢了起來,小臉嚇壞了。

  劉自強沒有注意到周倩的表情,沉浸在這柔嫩的捏拿之中,他突然覺得收周倩這個小學徒實在是太明智了。

  漂亮,身段又好,最重要的一點,這丫頭單純,自己說什么就是什么!劉自強興奮極了,瞧著周倩,突然神色一動。

  “倩倩,按摩的手法不錯,但是對師傅的病情,只能起到緩解的作用,想要醫治,得用別的辦法。

  ”周倩一聽,緊忙問道:“師傅,用什么辦法能徹底醫治好您的病啊。

  ”劉自強深吸口氣,指了指嘴。

  “用你的嘴和舌頭。

  ”周倩頓時愣住了,有點疑惑起來,“嘴和舌頭也能看病么?”“當然了,咱們學醫的,你以為只靠雙手么?你錯了,身為一個合格的醫生,要學會動用任何手段治愈病狀,師傅不是說,這個肌肉受挫過么,其實它里面淤血多,排是排不掉的,只能吸出來!”周倩還是有點迷迷糊糊的。

  “這么跟你說吧,咱們村里不是有毒蛇,你看每次有人被蛇咬了,是不是先要把毒素吸出來?”劉自強悉心誘導道。

  周倩點了點頭,小時候她也被咬過,當時就是父親幫她吸出來的。

  “這個我知道,師傅。

  ”劉自強一聽,頓時笑了,“哎,你看你知道吧,就是這個道理,師傅這里淤血多,就得吸,只不過師傅夠不到,又不好意思求別人幫忙,再說,別人也不會像咱們醫者這么有圣心,醫不諱患道理他們不懂。

  ”周倩點了點頭,不過看到師傅這個東西這么大,可怎么好含在嘴里啊,秀眉緊蹙著,有點不知道什么下口。

  “你不用先著急吸,師傅不剛剛還說的舌頭么,你可以用舌頭替師傅這里消消毒。

  ”“消毒?”周倩愣了起來。

  “哎,笨蛋,你不知道咱們靈長類的動物,唾液中都是含有祛毒成分的么,就比如小貓小狗受傷了,它們都舔傷口,就是先消毒。

  ”劉自強強忍著這股沖動,繼續誘惑著。

  周倩嗯了一聲,雖然覺得很奇怪,但是師傅說的話,肯定不是騙人的。

  再說小貓小狗舔傷口的 事兒,她也知道,倒也沒有多想。

  找了個好的姿勢,趴到師傅跨中間,隨后伸出了可愛的小舌頭,在劉自強一臉期待下,靠了上去。

  眼看著那粉嫩的小舌頭就要落上去的時候,甚至,他都能感受到傳來的絲絲熱意,滿眼興奮,心跳加速。

  誰知道,就在這時,劉自強的手機響了,嚇了他一大跳!周倩聽到師傅手機響了,以為有重要的事情,就停了下來。

  劉自強氣的夠嗆,重頭戲被打斷,當然不樂意,把手機掏出來,看都沒看,就扔到一旁。

  “倩倩,不管它,你繼續吧。

  ”劉自強干咳一聲。

  周倩眨了眨眼睛,倒也沒有在意,伸出舌頭又要繼續。

  可是,扔到沙發上的手機,居然又響起讓人厭煩的鈴聲,弄的這氣氛又不對味兒了!“師傅,可能有著急的事情吧,要不您先接,接完 了我再給你按摩吧。

  ”周倩乖巧道。

  劉自強也不好說什么,要是再不管好像很急切一樣,擔心周倩看出什么,就拿起電話來。

  “喂,老劉啊,怎么不接電話啊!”打電話的是劉自強的鄰村老表哥,比他長了兩歲,結婚早,兒子都二十了,不過小的時候有點毛病,落下個傻病根,至今也沒弄個孩子。

  找了好些地方看,都沒弄好,沒辦法這事兒就拜托給劉自強了,死馬當活馬醫,當然也知道劉自強醫術高,總是讓他幫著給解決這事兒。

  這事兒也就托著,畢竟這生孩子的病可不好治,劉自強不想攬這兒活。

  “哦……我這忙著呢,怎么了?”劉自強語氣有點不太好。

  畢竟打擾了自己好事兒,劉自強能有好語氣就怪了。

  “我這煩死了,韓 小蕊到現在肚子也不大,你說,我老張家弄回來個不會下蛋的雞干啥,我帶著她和 傻根,你給她看看,要是 不行,我就讓傻根給她休了,再找一個。

  ” 張老三氣壞了,家里到他這兒就傻根一個獨苗,后輩無人可鬧心死了,就指著傻根接個種,傳個代了,傻就傻了點,但是他老張家基因可不差,要不是小時候傻根發燒燒壞了腦袋,肯定是個白尖百靈的好小伙。

  “哎,這事兒我可……”“行了,我馬上就到了,已經看到你店門了,我給你帶了幾瓶好酒,你就醫醫看,不行就算了。

  ”張老三緊忙打斷劉自強的話,弄的劉自強也說不出什么,嘆了口氣。

  沒辦法,老表哥說了,再托也不行了。

  緊忙穿上褲子,就去開門。

  誰知道,看到傻根媳婦,也就是張老三的兒媳婦時,劉自強的眼睛沒掉出來,這丫頭也太俊了!特別這身材,簡直完美的很啊,那兩團鼓鼓的,都快把衣服撐破了,還有那腿,比孫潔的還好看,嫩嫩的,又長又直。

  就是這丫頭不會打扮,村里人落后,沒有孫潔那種見過世面的女人會捯飭。

  但是這天然美,更讓劉自強心里顫了一下。

  張老三簡單說明了一下情況,劉自強也沒聽進去,眼睛里都是這個韓小蕊,狠狠咽了口唾沫。

  這丫頭坐 在那里,神情不安,眼圈還紅的,估計沒少挨張老三罵,有這么個兒媳婦也不知道心疼,劉自強都覺得給他們張家白瞎了。

  這丫頭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前凸后翹的,一看就能生兒子,配他們家傻根一百個富余。

  再看看那個傻根,劉自強都懶得瞅,直搖頭。

  “表弟,我也不跟你細說了,你看看怎么整,實在不行,我就找那周媒婆子把親退了,大不了彩禮我要回來一半也行。

  ”一聽這話,坐在那里本就惶恐不安的韓小蕊俏臉頓時變了。

  “爸,我爹他身體不好,那彩禮錢都拿去看病了,哪還有錢給您啊,您別要了成么,我……我肯定能好,肯定能好……”她說這話的時候,梨花帶雨的,看著劉自強這個心疼。

  “行了表哥,別難為孩子了,這樣,你把他倆留這里,我給他們看看,用藥試試,要是不行再說。

  ”一聽這話,張老三樂壞了,“那就麻煩你了表弟,哎,你說這事兒,好在有你,只要能讓韓小蕊肚子大了,表哥給你殺頭豬。

  ”沒辦法,這張老三想孩子想瘋了。

  “行,天色也不早了,你早點回去吧,我一會兒就忙乎了,也照顧不到你,哎,因為你這事兒,我今天還得早點關門。

  ”劉自強故意說道。

  張老三一聽,嘿嘿一笑,從兜里掏出兩盒煙塞到劉自強手里。

  “縣里的,我都沒舍得,那我就先走了啊。

  ”張老三說完,囑咐兒子要聽劉自強的話后,緊忙就走了。

  時間確實不早了,劉自強讓周倩自己回家,隨后拉上了閘門,目光看向韓小蕊,狠狠咽了口唾沫。

   聽到了我爽快的回答之后, 陳老師的臉上立即露出了更加燦爛的笑容,他笑呵呵 的說著:“ 楚楚,剛剛聽說你每天要擠掉那么的奶水, 我感覺就這么浪費掉了怪可惜的,那個我想說的是,你能把多余的奶水讓給我喝嗎?”當陳老師突然將這句話說出來之后,我的臉蛋頓時一下子紅到了我的脖子根那里去了,無比的尷尬,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些什么。

  陳老師見我不回話,他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嚴肅了起來,重重地說著:“楚楚,你別誤會我的意思,我是你的老師,你曾經是我的學生,教書育人是我原本的職責,我不可能不要臉的做出一些違背人倫道德的事情!”陳老師的話,說的特別嚴肅,表情也非常認真,我一下就慌了,連忙擺手解釋:“陳老師,我……我沒有誤會您,只是,只是……”我紅著臉,眼睛不敢看他。

  聞言,陳老師似乎松了一口氣,重新掛上和藹的微笑,“楚楚,老師只是不想看見你這么多這么好的奶水就這樣浪費了!你別想太多。

  ”完了之后直接從他的口袋里面掏出了一千塊錢放在了我的面前,然后淡淡的說著:“楚楚,你看這樣可以嗎?你這么好的奶水浪費了也挺可惜的!正巧我的腸胃最近出了點小毛病,聽 醫生說母乳對這方面有很好的調養作用!老師花錢買你的奶水治病,這可是正兒八經的事情!”當他將這一千塊突然放在了我的面前的時候,我感覺到更加的不好意思了,陳老師畢竟教導過我三年,沒有他的信任,我也不會來他們家給他們的兒子喂奶,更不會拿到一個月幾千塊的薪水補貼家用,老公也不用為了養活一家子,沒日沒夜的干活。

  雖然我們家是窮,但是陳老師的這個錢我是 絕對不會要的。

  我稍顯猶豫了一會,偷看了一眼張姐休息的臥室,咬了咬嘴唇,羞澀的說著:“陳老師,您把這個(媽媽啊啊啊啊)錢拿回去吧,您需要,我就擠一些奶到杯子里面,一會你再喝吧!”陳老師聽了之后顯得非常開心的說著:“真的嗎?楚楚,那真是太感謝你了!”他說完了之后,稍顯急切的走到了旁邊的茶幾上面,拿了一個透明玻璃杯遞到我的手里。

  我依舊有些害羞的從陳老師的手里面接過了那個玻璃杯,然后側著身子,將我的奶汁擠了大半杯到這個玻璃杯里面。

  然后紅著臉,將剛剛擠出來的還熱乎乎的奶汁端到了陳老師的面前。

  陳老師看見了之后,一臉高興的接了過去,一口氣就給喝光了。

  我看著陳老師一口氣就喝完了,我感覺羞澀的同時還有些好笑,我竟然鬼使神差地問了句:“陳老師,好喝嗎?”陳壽此時顯得無比的開心,像是得到了想要東西的孩子,笑呵呵的說著:“恩,好喝,甜甜的,而且味道很濃,比牛奶好喝多了!”我低頭害羞的笑了一下,抬起頭不好意思的說著:“陳老師,孩子吃飽了,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哦!”當我提出要回去的時候,陳壽頓時顯得驚訝了一下,他皺了一下眉頭說著:“楚楚,別急嘛,要不留下來一起吃個晚飯吧?”聽他這么一說,我連忙擺手拒絕,有些靦腆的說:“不用了,陳老師,謝謝你,我已經在家準備好飯菜了!”聞言,陳壽有些失望,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嘴唇動了幾下之后卻沒有說出一個字出來,只是一個勁兒的盯著我看。

  在他火熱的目光下,我感覺渾身不自在,帶著些警告和提醒意味的嬌嗔一聲。

  “陳老師……”被我提醒后,陳壽察覺到自己的失態,臉上出現一些尷尬之色,稍稍收斂了點,但還是時不時偷看我一眼。

  見狀,我輕輕揉著衣角,臉紅紅的低聲問道:“陳老師,您是不是還有什么話想對我說?”我主動這么一問,陳壽臉色倒是變得有些不太自然了起來,尷尬的笑了一下,猶豫半晌后,似乎是無意的說:“楚楚啊,我能再喝點奶嗎?我看你的奶水好像還有挺多的樣子!”說完,他的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我,等著我的反應,又補了一句:“醫生說我的腸胃病還是挺嚴重的,要喝大量母乳調理,不然時間長了,會落下病根的……”“啊!這么嚴重嗎?”我驚訝的叫出聲。

  “嗯,醫生是這么說的,我這也是老毛病了,你也知道老師的工作壓力很大,每天上課都會吸入大量粉塵,還要經常熬夜批改學生作業,飲食不規律,這些對身體健康危害很大。

  ”陳壽面色嚴肅的說:“我這兩年經常腹痛難忍,有時候半夜都疼的睡不著覺。

  楚楚,你也不想老師出事吧?幫幫老師好嗎?”一聽情況這么嚴重,我一下就為他擔心起來,我強忍內心的羞意,想了一下然后輕輕地說:“那……那好吧,我再擠一點,好像還真的有很多呢!老師你放心,只要能幫的上忙的,我一定幫你!”我說完,這次主動去拿到了剛剛的那個透明的玻璃杯,當我拿到了透明玻璃杯,正準備側向一邊去擠的時候,陳壽突然叫住了我。

  只見陳壽走到他們的臥室門口,確認門關緊之后,又把我拉進另一個房間,站在我身邊,用有些哀求的語氣說著:“楚楚,那個…我能直接吃嗎?”當陳壽突然這么一說,我聽見了之后整個人頓時像懵住了一樣,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聽錯了,于是我轉過臉來看著他,不敢置信地問著:“陳老師,你剛剛說什么?”這個時候,陳老師看著我的臉蛋,在那里有些尷尬的笑著,卻又重復了一遍說著:“楚楚,我是說我能夠像我兒子一樣直接去吃嗎?”當這次陳壽這么大膽直白的說完了之后,我的臉蛋刷的一下變得通紅了起來,此時我根本不知道我該怎么辦,慌張的手足無措。

  他的這個要求不單單只是吃母乳了,還會和我有身體接觸,而且那個部位除了自己老公,怎么可以讓別的成年男人碰。

  我羞澀的同時還帶有些許憤怒,微微提高音量,怒聲說:“陳老師,你瞎說什么呢!這絕對不行!”此時陳壽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但是他很快繼續在那里哀求的說著:“楚楚,你就答應我一次,好嗎?醫生說了,直接吃和擠出來效果差的很大。

  老師知道這個要求很過分,但你是我的學生,連你都不幫我,我能怎么辦?老師這也是沒辦法了啊!”他的表情滿是無奈,哀聲請求的樣子很可憐。

  我相信了他的話,但還是過不了心里這一關,喃喃說道:“這不行……不行的……”聞言,陳壽突然朝我跪了下來,眼淚直接出來了,哀聲道:“楚楚,算老師求求你,我可以每月再給你加五千工資,你幫幫我?怎么樣?”看到他這副樣子,我心軟了,可是又怕對不起老公:“可是……可是被我老公知道,他會跟我離婚的……!”陳壽急忙說道:“放心吧,楚楚,我發誓絕對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況且我只是想去吃奶,又不會做別的什么的,你就放心吧!”這時候,我的思緒繼續動搖起來,陳壽似乎已經察覺到了,于是他繼續在那里說著:“楚楚,你就答應我一次,好不好?五千塊錢我可以立刻給你,你拿著錢可以給老公孩子買衣服吃的,我只是想吃你的奶,你絕對不會損失什么的。

  你就答應我一次,好嗎?”此時當我想到我老公為了一家奔波勞累的樣子,他每個月工資還不到五千,如果只是讓陳壽吃一次奶就能賺到五千塊錢,老公一定會輕松很多吧?“嗯……”于是我把心一橫,然后強忍羞意的點了點頭,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聲音應了下來。

  陳壽表情驚喜萬分,似乎也沒想到我竟然真的會答應,直接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后抬起頭看了看四周,發現周圍的窗簾已經拉的好好的,外面是沒有人可以看見里面的,于是拉著我坐到了沙發邊,然后慢慢的用手將我的上衣給掀了起來。

  當他準備去掀起我的里衣的時候,不知道為何,我的胸口卻跳動的十分厲害,我感覺我已經雙頰緋紅了,非常的害羞和緊張,愧疚感襲來,心里有很對不起老公的感覺。

  而這個時候,陳壽則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我,手中還在繼續撩我的衣服。

  此時我的雙眼已經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神,我只敢看向別處,還不到一分鐘,陳壽就將我的里衣給掀了起來,他就蹲在我面前,雙手在那里手舞足蹈了,想去撫摸又舍不得的樣子,然后不停的在那里贊嘆著:“楚楚,你真的是太美了”他的夸贊我的臉蛋羞的更加通紅了起來,胸口也跳的更加的厲害了,羞澀的同時還有點點自豪。

  認真欣賞片刻后,陳壽終于有了動作…….就在陳壽正準備張開大嘴要伸過來吃的時候,突然他們家客廳有了響動,頓時讓我嚇了一跳,下意識的趕緊將衣服給放下,而陳壽也顯的非常失望。

  他戀戀不舍的把手從我胸上收回去,然后給我使了個眼色就先出去了,我連忙收拾了一下稍顯凌亂的衣服,也出了這個房間。

  過了沒一會兒,陳壽的老婆張玉萍從主臥里出來。

  陳壽臉上立即擠出了一絲笑容跟他老婆打了個招呼。

  我假裝站在了安安的睡床的旁邊,不知道為什么,見了她有點心虛,老老實實的問候了一句:“張姐好!”張玉萍看了看我說:“楚楚,今天怎么樣?安安吃奶乖不乖呀?”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