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船 かれん

三船 かれん 三船 かれん 3463瀏覽 25238評論 收藏


我現在真的好心痛:過年時我跟女朋友在一起,有男生 給她打電話她們當著我聊了挺長時間我心里不舒服就跟女朋友生氣了(之前她一直不讓我碰她電話等等,我心里就覺得她心里似乎還想著別人)正好這事我們就吵架了, 她說我不信任她生氣了,我知道我真的好愛她,看她生氣我又后悔了,跟她道歉哄她都不行最后她說給她點時間,我當時擔心的問她這期間“你被別人追走怎么辦”她說放心不可能。

  后來我回學校從每天都打長途跟她聊天哄她開心,每次我們聊的都很開心,我覺得她肯定原諒我了,半個月前正好周末我告訴她我準備回來找她玩可是她推辭了, 告訴我沒時間,回來那天早上我一早就到她們廠門口等她,見到我她說休班得 回家我說陪我說會話你再回家她不同意,我問她為什么在我再三問她為什么后她告訴我她愛上別人了,然后打電話讓她姐來把她接回家了。

  守不住 身體的女人值得 男人愛嗎?我一直沒回學校,一直根她打電話發信息那天我把她約出來了,沒談感情在一起玩了一下午都挺開心的,本以為她說愛上別人是逗我的,可是昨天我們一起時她又跟我說我們生氣后她真的 答應了一個追她很長時間了的人,我很郁悶最后我說讓她選擇一個,她說她愛我對 那個人好象只是兄妹的感情,但是她卻告訴我她選他,要我做她的好朋友而且還哭了。

  我說我要見見那個搶走我女朋友的人可是她不答應,就那樣下午她回去了,我說我會等她的。

  可是晚上她給我發信息時確跟我說了這樣一個意思:她答應了那個人而且那個人對她也很好她不能提出 分手她說她會找機會的。

  今天白天我找她出來玩她說家里不讓她出來,傍晚我正好有事找她給她打電話,可她卻關機了,到現在四個多小時了,我打她家電話她姐姐說她去以前同學家了晚上不回去了~~我現在真的亂一塌糊涂!!守不住身體的女人值得男人愛嗎?老師你說我該怎么想怎么做我真的好在乎她,可是這一切我真的不知該怎么去面對,我不明白她為什么都答應了別人卻不告訴我還每天照舊和我打電話聊天?我不明白為什么短短一個月她就真答應了別人?為什么她說她愛我而不是那個人卻還選他?為什么告訴我她在等機會和那個人說分手?為什么今天她明明出來了卻告訴我她家里不讓她出來?我確定她電話沒問題為什么這么晚還關機她在做什么和誰在一起?我真的不知道我該怎么做了,她說她現在也不知該怎么做了,你告訴我,我們倆都該怎么做啊(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 位于花云山龍家村一座老舊閣樓里,兩個男人穿著短衣胡天海地聊著天,喝著酒。

  旁邊,一位二十多的少婦不時從廚房端出兩盤小菜放在桌上,“當家的,你少喝一點!”這少婦就是龍家村最有名的美女, 唐宛如

  可自從嫁到 王家之后,唐宛如臉上從來露出過笑容。

  “王,王哥,我真的,真的不能再喝了。

  ”林曉東坐在凳子上,嘴里的舌頭打結說道:“我明天還要上課呢!”“哈哈!你小子喝,喝糊涂了吧!明天是國慶節,學校早放假了,哪里還有人啊!”聽見他的話, 王大龍 忍不住大笑起來道。

  只見這時候的王大龍也滿臉通紅,看樣子馬上就要醉倒了。

  可實際上王大龍頭腦反而是最清醒的,“你還是男人嗎?不就是被人甩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實在不行,大哥幫你在龍家村找一個婆娘,找,就找像你大嫂一樣的。

  ”“死家伙,亂說什么啊!”一旁的唐宛如聽見丈夫的醉話,俏臉頓時一緋紅,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王大龍一眼,轉身回內屋去了。

  “王,王哥!我苦啊!”聽見王大龍的話,林曉東醉蒙蒙的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來。

  林曉東根本不是龍家村里人,大學畢業后,相愛多年的初戀卻提出分手,得到這個消息林曉東猶如晴天霹靂。

  原來昔日的初戀,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成了某個富二代的女朋友。

  林曉東一氣之下,遠走他鄉,來到大山深處的龍家村,做一名光榮的山村老師。

  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他漸漸適應這里的生活,心里也變得平靜了許多。

  只是今天王大龍話讓他忍不住回起往事,傷心痛哭起來。

  “那家伙不就是靠他老爸嗎?要不是有他家里做靠山,他連條狗都如不。

  ”喝醉酒的林曉東情緒似乎變得很激動。

  林曉東醉倒趴在桌上喃喃自語:“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讓那對奸夫淫婦好看。

  ”“ 林兄弟,林兄弟?”看見趴在桌子的林曉東,王大龍使勁推了推他,見他沒醒,然后起身把大門關上。

  “宛如,出來吧!林兄弟喝醉了。

  ”關上大門之后,王大龍神情痛苦躊躇了半天,最后還是咬牙下定決心朝里屋喊道。

  這時候,頭發濕噠噠,裹著毛巾唐宛如從里面出來。

  只見她神情猶豫望了望桌上的林曉東,“大龍,我看這事就這么算了吧!我,我……”眼看事到臨頭,自己的老婆卻臨陣退縮,王大龍頓時慌了。

  “宛如,我們不是都已經說好了嗎?現在退縮已經來不及,你就不怕日后村里人的閑話嗎?”原來早半年之前,王大龍去醫院查出來,他身體有隱疾,他這輩子都別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龍家村的村民們,對他們結婚這么多年卻一直沒有孩子的事情,早就議論紛紛。

  這對好面子的王大龍來說是最難受的。

  在萬般無奈之下,他才萌生了找人借種的想法,只要保密措施做的好,以后他王大龍不僅能讓王家香火傳遞下去,他也能在人前抬起頭做人了。

  可惜,王大龍的想法是好的,可是這人選卻讓他為難了。

  直到林曉東的出現讓他看見了希望。

  林曉東沒有不良嗜好,這種高知識分子,對王大龍來說正好是合適人選。

  最重要的是,林曉東在村里待不了幾年,他就會回城里去了。

  大家這一輩子都恐怕不能再見面了,到時候別人就算懷疑什么,也沒有什么證據。

  于是在他算計之下,前來支教的林曉東住進了王大龍的家,也有了今天晚上喝酒聊天的戲碼。

  “你以為我愿意讓自己的老婆跟別的男人那樣嗎?我這是沒有辦法啊!”看見唐宛如一臉猶豫的模樣,王大龍眼里滿是痛苦蹲在地上低聲痛哭起來。

  一個堂堂男子漢,能把事情做到這份上,可見他的心里有多苦啊!可王大龍也不想整日被人在背后對著他指指點點的模樣,還有如果唐宛如在生不出兒子來,王家可就徹底斷了香火。

  借種,這是唯一的辦法,也是讓他們夫妻兩人重新找回自信的希望。

  唐宛如聽見丈夫的話,臉色來回變幻,心里做著極度掙扎,道德枷鎖和良心糾結在她腦子里來回較量著。

  抬起頭,她看見蹲在地上的丈夫一臉痛苦模樣,唐宛如知道其實自己的丈夫此刻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他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而已。

   想到這里,唐宛如徹底想開了。

  罷了,不就是幾分鐘的事情嘛!閉著眼睛就過去了。

  “大龍,你先起來吧!我答應你。

  ”唐婉如想通之后面上嘆息一聲,把王大龍攙扶起來道。

  “你答應就好了。

  ”王大龍聽見這話,頓時面上一陣閃過喜悅的表情,然后站起身和唐宛如一起把林曉東扶進內屋的床上。

  把林曉東放在床上之后,王大龍囑咐自己的妻子幾句,轉身關上房門,把林曉東和唐宛茹留在內屋里。

  走出內屋來到堂屋之后,王大龍 望著他們兩人所在的房間,他眼里閃過復雜的神色,然后會凳子上,抓起桌上的半瓶白酒灌進肚子,一臉愧疚喃喃自語道:“林兄弟,是哥哥對不住你了,不過為了,為了我王家不能絕后,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了。

  ”然后灌下一大瓶白酒的王大龍終于承受不住醉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來。

  既然不能接受現實,那就只有逃避現實,讓自己選擇性遺忘,這或許是另一種解脫吧!房間里唐宛如望著躺在床上的林曉東,神情掙扎半天,最后還是來到床邊,伸手摸著林曉東的臉龐。

  “林兄弟,姐姐,姐夫對不住你啊!”想起一會要跟躺在床上的男人翻云覆雨,唐宛如臉色忍不住有些微紅起來。

  雖然她的手在發抖,可是唐宛如還是深呼一口氣,用顫抖的雙手去解開林曉東襯衣的紐扣。

  當她看見林曉東寬闊的胸膛,還有身上毫無一絲贅肉的身體之際,頓時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

  沒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文質彬彬的他,居然還有這么強壯的身體。

  “好熱啊!”感覺身上衣服被脫之后,酒醉中的林曉東忍不住說著胡話,雙手想脫著褲子。

    此刻酒醉的他,只知道現在身體熱的難受,好想跳入冷水中洗澡。

    其實林曉東根本不知道,最后喝的那杯酒是山里人經常用的藥酒,藥勁十足。

    更何況林曉東雖然交過女朋友,可是除了情侶間拉拉手之外,他們什么也沒做過的,更別提男女之事了。

    所以藥酒的作用讓林曉東感覺渾身熱得難受,恍惚間他只覺得有一雙充滿涼意的玉手劃過,那種冰涼的感覺讓林曉東頓時心神飄蕩。

    這人是誰?  我不是在自己房間里,誰在幫我脫衣服呢?一想到這,林曉東頓時突然嚇得連忙坐起身。

    昏暗的燈光下,只見他朝自己脫衣服的那人看去時,頓時臉色蒼白,三魂不見了七魄。

    林曉東連滾帶爬滾在床的一邊,嘴里叫道:“唐姐姐,你,你這是干什么?”  因為唐宛如的年齡和林曉東相差不大,所以平日里林曉東都把唐宛如叫著姐姐。

    只是林曉東沒想到喝酒居然會喝出禍事來,現在他和唐宛如兩人衣衫不共處一個房間。

    這要是被堂屋里王大龍發現了,非得提著刀把他們兩個給砍死不可,畢竟農村,這種勾搭嫂子這種事情,那可是天大丑聞啊!  “曉東,難道你就那么不喜歡姐姐嗎?”看見林曉東一臉害怕的模樣,唐宛如面上忍不住嘆息了一下,一臉苦笑望著他道。

    “唐姐姐,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現在,我們……”林曉東看見唐宛如這么說,頓時面上一激動。

    只見唐宛如那兒潔白挺潤,色澤紅潤,特別是那上方因為唐宛如剛沐浴出來時候泛起淡淡紅暈,讓林曉東目不暇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要是一個男人,面對這種場面,都不可能無動于衷的。

    林曉東也沒想到(兩性口述小說)唐宛如已經結婚了,可她引以為傲的地方卻還美如白玉,晃得人眼睛微疼。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如此緊張呢!”聽見于林曉東的話,唐宛如一臉不解的望著他,然后語氣平緩徐徐說道:“或許,還是你認為姐姐是一個不守婦道的女人?”  自從她嫁入王家,知道王大龍不能生育之后,她的心原本已經死了。

    村里的閑言閑語她也聽到過,面對這些傳聞唐宛如也只能選擇默默承受,不敢讓別人知道內情。

    畢竟在農村,如果男人不能生育,這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

    而且作為她的身上有著傳統女人的賢良淑德,唐宛如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靠女人扛著,不能讓自家男人在別人面前抬不起頭來。

    “曉東,其實你知道嗎?這些事都是你王大哥你手安排的,因為他這輩子已經不能生育了,可為了王家的香火著想,所以他才設下這個局,就是想讓你借種。

  ”  “啊!”聽到這個勁爆的消息,林曉東頓時嚇了一大跳,這些都是王大龍安排的?  不過,林曉東望著平日里王大龍做事,干農活,身體都沒什么問題啊!他怎么會不有不孕癥呢!  “唐姐姐,是不是弄錯了,王大哥身體這么好,怎么會有這種怪病呢!”林曉東想到這里,連忙開口問道。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林曉東對于王大龍的尊重,就像親大哥一般。

    只是他沒有想到,平日自己敬重的王大哥,居然會安排出借種這種計劃來,誰說鄉里人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啊! 看見林曉東不相信,唐宛如一臉苦笑搖搖頭:“我們為這病偷偷去過省里的大醫院檢查過,醫生都說治不了,就連試管嬰兒也不行。

  ”  “那,那你們就想到借種?”林曉東試探問道。

    他沒有想到小說中常出現的借種經歷,居然會在他身上發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們這也是沒有辦法啊!”唐宛如無力坐在床上,林曉東沒有在農村生活過,根本不知道人言可畏這四個只有多大的含義。

    有時候流言能把一個大活人活活給逼死,生活在這種情況下,名聲比一切都要重要。

    “可是,可是…..”林曉東口干舌燥,面上吶吶有些說不話來。

    說林曉東不心動是假的,只是這些都出現的太過突然,他一時還沒有反應過來而已。

    隨著唐宛如抽泣時,那兒也不停起伏,林曉東忍不住聳動了一下喉結,結結巴巴道。

    “曉東,都到這份上,你說我們還能回頭嗎?”唐宛如低著頭,臉色微紅,嘴里卻有些苦澀嘆息道。

    雖然現在不是以前的封建社會,可是男人不能傳宗接代,這種事情卻是最丟人的。

    再說王家現在就王大龍一根獨苗,要是再沒后,王家可就要斷了香火。

    這也是為什么唐宛如答應丈夫借種的原因,她也不想王家到丈夫這一代就后繼無人了。

    聽見她的話,林曉東面上一怔,卻是說不出話來。

    他現在走出去,恐怕就是有三張嘴,別人也不會相信,他和唐宛如沒有關系了。

    再說眼前一個美女,把身姿展現在你面前,你能做到不動心嗎?  “好吧!”  想到這,林曉東咬咬牙答應下來,反正事情都到走到這一步,就一切都不要想,好好享受再說。

    只見他說完,神情緊張走上前,抱著唐宛如,把她放在床上。

    或許是第一次在另外一個男人面前如此展露身材,唐宛如身體下意思有些抗拒,可是轉念一想卻是放開了,既然剛才都已經準備行動了,現在有何必扭捏呢!  想到這里,唐宛如她閉著眼睛,等著林曉東上來。

    可等半天,卻根本不見見林曉東行動,睜開水靈的眼睛朝林曉東看去。

    只見這小子因為緊張,居然解不開褲子上的皮帶。

    看到這里,不知何故略顯緊張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

    “你這傻弟弟,連褲子都不會脫了。

  ”她這一笑,頓時緩解房間緊張尷尬的氣氛。

    林曉東臉上有些發熱,不好意思道:“我,我這不是緊張嗎?”  “讓姐姐來幫你!”看到他如此,唐宛如起身幫忙林曉東脫掉褲子,只留下內褲。

    女人一旦想開之后,做事比男人都放得開。

    不過望著林曉東脫掉衣服之后,那堅實的肌肉,寬闊的胸膛,唐宛如心里頓時稱贊不已,和林曉東相比,她老公的那身材簡直就是不堪入目。

    脫完衣物之后,兩人并排躺在床上,林曉東突然問了一個讓唐宛如覺得好笑的事情。

    “唐,唐姐,接下來干什么?”  噗嗤!  唐宛如原本緊張的心情,被林曉東這兩次的舉動和問話,徹底放輕松起來。

    她好些好笑忍不住問道:“沒想到曉東你居然還是一個初哥啊!難道在大學沒有教什么女朋友嗎?”  對此,林曉東有些尷尬,不敢回答。

    雖然他以前有一個女朋友,可是那時候頗有生活壓力,他都一門心思讀書,根本沒有想過其他。

    對于床上的技術,他更是一無所知。

    “讓姐姐教你!”唐宛如面上嫣然一笑,抓著林曉東的手放在自己引以為傲的地方,自從第一次見面她就對林曉東產生了一種好感。

    再加上他們年紀相差也不大,兩人的關系可以說十分的融洽。

    掌心傳來一絲絲的暖意,再加上唐宛如臉頰淡淡的紅暈,林曉東也覺得呼吸有些急促起來,忍不住俯身朝唐宛如紅潤的臉頰親去。

    男人在床上常常無師自通,只要你有一點點的引導,他就能找到前進的步伐。

    兩人分開之后,兩人眼中都散發著焦灼的火焰。

    “我要!”唐宛如口吐香氣,伸手脫掉林曉東的褲帶。

    那被壓制的褲帶被脫掉之后,看到眼前的景象,讓唐宛如忍不住有些吃驚,這家伙好大啊!  眼神迷離的她,伸出玉手在上面輕輕撩過。

    那種難言的刺激感讓林曉東差點叫了出來,太舒服了。

    不過才二十五六歲的唐宛如,渾身上下充滿著少婦的氣息,讓從來沒有接觸過男女之事的林曉東渴望不已。

    在加上她的男人在外面房間,那種類似偷情的刺激卻是讓他火氣頓燒。

    “我進來了!”  “恩!”  經過一番準備之后,兩人的憋著的火氣終于讓他們開始了進一步行動。

    隨著一聲輕吟,唐宛如的眉頭微微一皺,讓林曉東忍不住關心道:“是不是很疼?”  唐宛如嗔怪看了他一眼,用近乎吟嘆的聲音道:“你的東西好大!剛開始慢慢來嘛!”  “哦!”林曉東聞言,身體起伏力度緩而慢,這樣做起來的時候才能更加順暢和舒服。

    他沒想到唐宛如都已經結婚四年了,那個地方還那么緊致,讓人欲罷不能。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