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m

xhm xhm 20449瀏覽 30866評論 收藏


月月最近很苦惱,她覺的自己病了,而且患病的 部位還很羞恥。

  這事兒得從一個月前說起,一個親戚回村時給她買了一輛自行車,不知道為什么,每當騎上這玩意兒,一蹬一蹭時,下邊某個位置就癢的厲害,有時候還會莫名的流出一些黏黏的東西。

  她是大山里的孩子,沒怎么上過學,山里信息又比較閉塞,出現這種情況后,就擔心自己是不是得了怪病。

  由于患病的位置在她尿尿的地方,很羞恥,一直也不好意思告訴家里人,這天她 實在忍不住了,便朝村東頭的黃 大爺家走去,尋思讓黃大爺給自己瞧瞧。

  黃大爺名叫黃有仁,今年五十歲,之前在城里當醫生,老伴兒去世后,兒子在城里也成了家,就回到了大山里開起了診所養老。

   老黃坐在院里的藤椅上,手里搖著一把芭蕉扇,悠然的喝著小茶,抬眼間便看到了走進院里的陳月月。

  陳月月今年十八歲,雖然是大山里的孩子,但發育的很好,應該是還沒開始戴胸罩的緣故,里邊那對兒雪白的柔軟隨著邁動的雙腿上下擺動。

  “月月,怎么有工夫來看我這個糟老頭子了?”瞧見眼前長的漂亮,胸前的飽滿還上下擺動陳月月,老黃心頭略有些浮想聯翩,眼神不著痕跡的在她飽滿隱約露出深邃的部位悄悄打量。

  “黃大爺,俺聽說你之前在城里的大醫院當醫生,可有本事咧,是不是啥病都能瞧?”老黃回村后,給了她不少從城里帶來的稀罕玩意兒,讓她對老黃印象很是不錯,說話時客氣的微微彎著腰。

  “大本事談不上,一般的小病小災大爺倒是能瞧,是你爺病了嗎?”陳月月上身的T恤比較寬松,彎腰時又正對著老黃的面部,衣領中露出的雪白飽滿盡收老黃眼中,或許是回村后寂寞了太久,忽然瞧見這么一幕,老黃下邊猛然間有了可恥的反應。

  “不是俺爺病了。

  ”陳月月心思單純,對于老黃的反應渾然未覺,倒是想起自己的病,臉色黯然了下來,猶豫了一下。

  “是俺病了。

  ”山里人但凡有個小病消災,就覺得羞恥,偏偏自己患病的位置還是自己那個部位,陳月月俊俏的臉上莫名的浮現出一抹紅暈,羞答答的模樣十分可人。

  “你放心說,大爺不但不笑話你,還 幫你保密咧。

  ”“黃大爺,說出來你可不許笑話俺,俺這病有點兒怪。

  ”來的時候陳月月騎的自行車,路難走,顛顛簸簸的,說到這她下意識夾了夾雙腿。

  “大爺怎么會笑話你呢。

  ”老黃咧嘴一笑,瞧著陳月月扭捏的樣子,以為這姑娘有啥難言之隱。

  陳月月父母都在外邊打工,平曰里只有上了歲數的爺爺作伴,本來還不好意思說,看黃大爺很關心自己的樣子,人也不錯,略微咬了咬牙關。

  “別磨蹭了,月月,生病了可大意不得,哪兒病了,快跟大爺說說。

  ”老黃強忍著心頭的躁動,和藹的詢問。

  之前還想著自己年紀輕輕的,得了這怪病,要治不好可咋嫁人咧,此時老黃的承諾卻讓她放心了不少。

  潔白的牙齒輕咬下嘴唇,這一個動作看的老黃心都快化了。

  不知道為什么,看著她這幅摸樣,老黃莫名的有點興奮了起來。

  陳月月有些羞澀的低下了頭,鼓起勇氣,手指逐漸指向了自己的那個地方。

  “這里,可癢嘞……”指到了自己羞恥的部位,陳月月的臉蛋突兀的就紅了。

  老黃順著方向一看,緊身牛仔的包裹,依稀還能看到褲子映出來的輪廓,陳月月的話又讓人浮想連篇,讓他下身的反應更加強烈了許多。

  “這是咋回事,快跟大爺好好講講。

  ”老黃按耐住自己躁動的心情,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

  老黃是村里唯一有本事還會看病 的人,平時對自己還不錯,陳月月見他沒有什么異樣的表情,更沒有看不起她,索性全講了出來。

  “俺也不知道咋回事,自從騎了俺叔給俺買的自行車,俺就病了,不光癢咧,有時候還會流出一些黏黏的東西。

  ”一聽這話,老黃樂了,這哪兒是病了,分明是陳月月到了動情的年紀,山里的路顛顛簸簸,自行車前端又是尖的,大腿根兒在凳子那處一蹭一蹭的,自然有了感覺。

  瞧著陳月月窘迫著急的模樣兒,老黃本想告訴她實話,可望著她那年輕的身段,水蛇般的細腰,似乎對生理一點兒都不懂的樣子,好久沒碰過 女人的老黃心里頭突然產生了邪念。

  他今年才五十,身體還健壯的很,好多年沒有碰過女人的他最近總想找個地方發泄,眼前這個啥都不懂的山里姑釀,不正是個機會嘛!拉著陳月月坐到身邊的位置上,老黃回屋內拿出一個聽診器來。

  “來,大爺給你聽聽心跳。

  ”說著,老黃不由分說,就將聽診器按在陳月月的胸脯上,陳月月微微一怔,但沒想太多。

  隨著陳月月的呼吸,老黃感覺自己手指觸碰到的地方又軟又暖,只可惜隔著一層衣衫。

  老黃的聽診器都在陳月月身上挪了幾次,感受到老黃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陳月月心中有股異樣的的感覺:“黃大爺……還沒好嗎?”“小蘭吶, 你這怕是得了陰病,搞不好會要命嘞。

  ”老黃皺著眉頭,一臉為陳月月考慮的模樣,大著膽子違心的說道。

  瞧見老黃凝重且嚴肅的表情,心理年齡還是個孩子的陳月月頓時慌了,忙上前摟住了老黃的胳膊。

  “黃大爺,陰病是啥啊,這病能治嗎?你可別嚇唬俺,俺才十八,還沒嫁人嘞。

  ”陳月月的動作又快又急,胸前那對兒寶貝狠狠的撞在了老黃的胳膊上,又大又軟和,讓他心里樂開了花。

  明知道騙陳月月這種山里的小姑娘是不對的,自己還是長輩,可自從老伴兒去世后,他有三年沒碰過女人了,都快忘記女人的滋味了。

  終于,老黃還是狠了狠心,決定抓住這次跟陳月月接觸的機會,擺出了一臉嚴肅。

  “咱山里頭陰氣重,你騎個自行車整天跑來跑去的,自然就粘上了陰病,哎,你這娃兒也真是命苦。

  ”山里人迷信的很,聽老黃這么一講,雖然不是太懂,反正就感覺很嚴重的樣子,陳月月著急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黃大爺,你在城里當過大醫生,肯定有辦法,求求你救救俺吧。

  ”除了老黃,她實在想不到村里還有哪個能人可以瞧這怪病,摟著老黃的胳膊直晃蕩。

  “這孩子,你甭著急,大爺也只是猜測,到屋里來,大爺給你好好瞧瞧行嗎?”老黃被陳月月蹭的心神晃蕩,看她著急的模樣略有一絲不忍,語氣緩和了不少。

  陳月月早已被嚇得六神無主,小基啄米般點著頭,跟著老黃來到了屋里。

  來到屋里后,想到陳月月的懵懂無知,長的還勾人,心里的邪念愈發濃重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后,他決定做一次惡人,大著膽子將手伸向了陳月月的褲子。

  “大爺,您這是干啥?”瞧見老黃伸過的手,陳月月有些疑惑,抓了過去。

  此時,老黃滿腦子都想一睹小姑娘下身,臉上忙堆起了和藹的笑意:“大爺給你瞧病呢,這不脫褲子我可看不了。

  ”黃大爺要看自己那個地方,她娘說過,這地方是不能隨便給 男人看的,陳月月糾結了一下,但想到黃大爺這是在給自己瞧病,而自己是他的病人,這應該可以吧。

  “俺自己來吧。

  ”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拖褲子,陳月月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望著陳月月牛仔褲子慢慢褪下后,逐漸露出的卡通圖案小褲褲,老黃激動的心都快跳了出來,細細一看,那小褲褲上隱隱還有陳月月說的那種怪病的殘留,這個發現讓他立馬有了強烈的感覺。

  而且老黃還能夠聞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身為過來人的他非常清楚這是什么味道,這讓他內心的邪念更加旺盛。

  “這樣行了么?”陳月月低頭抿著嘴,將小內內掀起了一個空隙,不知道為什么,接觸到黃大爺那奇怪的眼神,她怪病好像又發作了,突兀的癢癢了起來咧。

  “可……可以了。

  ”老黃暗暗咽了口唾沫,呼吸都變了有些急促,慢慢湊了過去。

  “嗯……別摸,這地方可臟咧。

  ”觸碰到老黃的手指,陳月月像觸電了似的,打了個哆嗦,然后又羞答答的說。

  “俺這地方光禿禿的,俺娘說,男人碰了晦氣。

  ”陳月月擔心對老黃不好,善意的出聲提醒。

  這陳月月下邊分明是沒經過男人的澆灌,發育的不太完善,聞言老黃停下了動作,語重心長道:“大爺一把年紀了,只要能給你把病瞧好,大爺啥都不在乎。

  ”說著,老黃又將手伸了過去,借著瞧病為由,占起了便宜,同時心頭的那種渴望也越發強烈。

  “俺這病有的治嗎?”被黃大爺的手碰著,陳月月莫名的想要叫出聲,忙出聲問道。

  不過說來也怪了,以往自己只有騎自行車的時候下邊才會癢,不知道為什么,被黃大爺的手蹭著,竟也出現了那種感覺,又癢又難受。

  村里人迷信的很,黃大爺竟然不在乎自己是那樣的,陳月月心里有點兒感動,主動將大腿分開了一些,好方便黃大爺瞧的仔細。

  “嗯,還好不太嚴重,就是治療起來有點兒麻煩,大爺我有一個快速見效的方法,你愿不愿意試試?”仗著陳月月對自己的生理都不懂,想著自己又好久沒碰過女人,老黃心里打起了壞主意。

  開始老王對眼前的小姑娘邪念還不太重,咋說也是一個村的,自己不能干禽獸不如的事兒,可摸索了這么一會兒,他實在忍不住了,內心深處就像是住進了一個魔鬼。

  “什么方法?”陳月月稍稍松了一口氣,疑惑的問道。

  老黃下邊憋的厲害,陳月月大腿根兒又若隱若現,屬實想要找個發泄口,可這姑娘雖然哪方面的知識不太懂,但腦子是正常的,就算是想要弄她,怕是也得慢慢來,而且裝的還得像那么回事兒。

  “其實你這也就是陰氣入體,只要用陽氣比較重的藥物涂抹上去,把陰毒排出來了,你的病慢慢也就好了,這藥我這里倒是有,只不過……”說到這兒,老黃故意裝的有些為難。

  “是 治病的藥比較貴嗎?”想到家里的情況,陳月月臉色黯然了下來。

  “你這孩子,給你治病大爺怎么能要你錢呢。

  ”老黃義正言辭的說。

  “只不過涂抹也是講究技巧的,得配合上大爺獨特的手法才行,可你患處在那個地方,大爺還得幫你涂抹好一會兒,是擔心你能不能接受,所以……”原來不是因為錢的問題,陳月月松了一口氣同時,繼而糾結了起來。

  剛剛只是被黃大爺看了看,用手蹭了一下,她就覺得這下邊癢的要人親命,現在卻要讓黃大爺在尿尿的地方涂抹好長時間,這怎么好意思呢。

  可是黃大爺好像真的疼自己,治病也不要錢,而且此時下邊正癢的厲害,再耽擱恐怕真的會出事了,陳月月索性將牙一咬:“只要你不嫌棄俺那地方臟,俺就愿意。

  ”說話間,陳月月主動將小褲褲褪到了膝蓋處,將那地方面向給了老黃。

  “大爺這就去拿藥!”瞧見這一幕,老黃激動壞了,扭頭就朝平時放藥的房間走,心里暗暗尋思,這山里姑釀就是好騙,只要慢慢激發出她那方面的渴望,不愁吃不到這塊兒到嘴的肥肉。

  “月月,大爺這就幫你排毒了啊,你忍著點。

  ”重新回到房間的老黃,耐著性子將藥水滴在了掌心,有些顫抖的湊向了陳月月的大腿根兒,說是藥水,其實就是一些無副作用的護理液,涂抹在皮膚上還帶點刺激性的,能引起陳月月更強烈的反應。

  “嗯,謝謝你大爺。

  ”陳月月紅著臉羞臊的說著,明知道被男人碰自己那里不好,但想到自己的病,卻還是乖巧的分開的雙腿,讓自己的羞恥盡收老黃眼中。

  不知道為啥,當觸碰到老黃沾滿藥水的手指,她忽然有種觸電般的感覺,奇怪的是黃大爺的手指還往里邊鉆,有種被螞蟻啃咬的感覺,不光難受,還焦躁的很。

  “嗯……”那種奇怪的感覺讓陳月月忍不住想叫兩句。

  但想到黃大爺是在給自己治病,她只好拼命的咬著牙忍耐。

  老黃一笑,這小丫頭未經人事,被自己用手疼愛著下邊,才這么一(兒童益智故事)兩下就遭不住了。

  “月月,你實話告訴大爺,這里是不是也漲漲的?”老黃興奮的披著治病的外衣在陳月月下邊進進出出的弄著,一會兒后,突然伸手指向了她胸前飽滿的部位。

  被他這么一弄,正常女人上邊都會有所反應。

  陳月月自然也不例外,被他這么一問就羞澀的點點頭回應了。

  “唉,你這孩子,陰氣入體,怕是形成了陰毒流遍全身了,大爺得盡快幫你排出來才行。

  ”說話間,色上心頭的老黃立馬將手伸進了陳月月的T恤之中,抓住了其中一團雪白,借著治病排毒的借口,按了起來。

  “啊……”被老黃極具技巧的挑逗著,上邊的一對雪白又被突然抓住,陳月月忍不住叫出了聲。

  要說陳月月對男女之事確實懵懂,被老黃這糟老頭子襲擊了胸部,竟也沒有排斥之意,反倒是害臊的要命。

  或許是第一次被男人碰的緣故,身上兩處禁忌都被老黃拿捏在手中,她身子幾乎一下子就軟了,有些喘不過氣來。

  “月月,大爺也不想碰你這里,可是你的陰毒已經流到上面來了,只有兩邊一起排毒,陰毒才能在最快時間排出來,大爺 都是為你好,你不會怪大爺吧?”察覺到陳月月強烈的反應,生怕這小丫頭產生反感,老黃語重心長的說道,手上的動作稍微變慢,輕輕摩擦著她的肌膚。

  明明自己是下邊難受,黃大爺卻忽然抓住了自己的胸部,陳月月雖然不是太排斥,但也有些疑惑,但聽老黃這么一說,頓時就明白了。

  原來黃大爺是為自己好啊,這是在治病呢,并不是故意摸自己的,而且黃大爺說的似乎確實有道理,上邊也被抓住之后,下邊的傳來的尿意是變的強烈了,應該就是刺激到了體內的陰毒。

   不得不說, 吳秀的手藝真的不是吹的,哪怕是柳倩平時去足療房,也沒有吳秀按的舒服,這一點發現可是讓柳倩覺得眼界大開。

  “那是,我以前可是在按摩房里面上過班的,我這手藝都是真手藝。

  ”吳秀心不在楊的回答著柳倩。

  他說的也都是事實,在沒來公司之前,他就是在按摩房里面 工作的,其實吳秀的家庭條件完全不需要他做那么辛苦的工作,可是他偏偏就是要去,就是享受按摩房里面的那種刺激。

  倒不是說不正規的地方,只是吳秀每一次在服務女客人的時候,都覺得刺激萬分,可是通通比不上今天幫柳倩按摩,柳倩的腿實在是太漂亮了,多一份則肥,少一分則瘦,每一處都是恰到好處的魅力,讓吳秀的心里七上八下的。

  “真的嗎?你還有這本事啊!實在是讓我佩服。

  ”柳倩從喉嚨里面發出一聲舒服的哼聲,讓吳秀的下身一緊,還沒做出什么反應,已經聽到柳倩接著說下去了,吳秀也只能跟在柳倩的后面嘿嘿一笑。

  吳秀現在魂都要被柳倩給勾走了,怎么按摩這雙美腿都覺得不夠,要不是提醒工作時間已到的鬧鈴響了,吳秀也不知道自己要對著柳倩的這雙美腿做出點什么來。

  “好了,咱們工作吧。

  ”柳倩從吳秀的手里把自己的雙腳抽了出來,重新穿上高跟鞋,吳秀也只能戀戀不舍的站了起來,他還是第一次希望不要工作時間這么漫長,讓他能好好享受一下和柳倩在一起的時光。

  吳秀這一次的工作實在是撿到了大便宜,原本以為只不過是枯燥乏味的 生活,為了應付家里人才來的,沒想到能遇見柳倩這樣的大美女,讓吳秀覺得生活重新有了意思。

  “上午的時候,我只是帶你熟悉了一下工作流程,現在我要正式的帶你交接工作,你首先得明白你每天需要做些什么事情。

  ”柳倩站了起來,表情嚴肅,在對待工作上面,她向來是絲毫不馬虎。

  她越是這幅樣子,吳秀就覺得自己越是喜歡,柳倩這樣的女人有多面化,無時無刻不在給男人帶來驚喜,怎么可能有不喜歡的地方,吳秀帶這些迷戀的看了一眼柳倩,然后低下頭去,不想讓柳倩看穿自己的心思。

  他也知道柳倩是有家庭的女人,早就在上午的時候,他就全部打聽清楚了,但是這些在吳秀的眼里,完全都不是個事。

  兩個人單獨待在柳倩的辦公室里面對接著工作,柳倩每和吳秀說些什么,吳秀就拿出筆和紙,一字不落的記了下來,十分的認真,這種工作態度也是讓柳倩很滿意的,她大小也算得上一個領導,領導最喜歡看見的就是自己的屬下工作盡心。

  “你還蠻厲害的,接受能力很強。

  ”柳倩情不自禁的夸贊了吳秀一句,她是真的覺得這個年輕人是個可造之材,無論她說的多復雜,多困難,吳秀都是一點就通,十分的聰明,工作能力很強,像吳秀這樣的人,柳倩還從來沒有遇見過幾個,加上吳秀長得也算是不錯,很是招女孩子喜歡。

  “過獎!過獎!”吳秀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柳倩一眼,摸了摸自己的后腦勺,笑了起來,柳倩也跟在他后面一起笑了起來,工作是認真的,但是偶爾還是需要開開玩笑的時間。

  “今天一天的工作結束了,你可以下班了。

  ”吳秀接受工作的過程實在是太順利了,本來柳倩以為要好幾天,他才能消化的工作,一下午就全部搞定,柳倩也愿意讓吳秀趕緊下班,去享受一下不工作的時間。

  “那個…柳倩姐,你晚上有時間嗎?”吳秀抬起頭看著正在收拾著桌面的柳倩,他可不愿意放過一點點和柳倩繼續接觸的機會,追求女孩子需要的都是耐心和恒心。

  “怎么了嗎?”柳倩停下手里的動作,看向吳秀,不明白吳秀突然結結巴巴說出來的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想請你晚上吃個飯。

  ”吳秀總算是把自己的意思表達出來了,光是中午吃飯和柳倩待在一起,已經滿足不了吳秀的私心了,他還想要在下班時間里面和柳倩聊一聊。

  “吃飯?”柳倩皺了皺眉,想了想之后,還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我看還是算了,你早點回去吧。

  ”倒不是柳倩不方便,沒時間,只不過她心里面還是對 張龍有些愧疚的,更是害怕和張龍不在一起的時間里面,被張龍發現些什么,這就是所謂的做賊心虛,她還是想早點回去看看張龍。

  “別啊,你看我第一天來上班,就想著和領導套進一下關系,這個機會你都不給我,那你看我得多傷心啊。

  ”吳秀看見柳倩搖頭,一下子就慌了起來,趕緊和柳倩開玩笑似的解釋著,果然,柳倩在聽吳秀說完之后,馬上就捂著嘴笑了起來,吳秀心里面也清楚,柳倩這么一笑,事情也就差不多定下來了的意思。

  “那可是就這么說定了,我現在就定一家飯店。

  ”生怕柳倩反悔,吳秀趕緊從懷里摸出來手機預訂了一家位置和環境都不錯的飯店,柳倩也就隨他去了,她對這個新來的員工還是很有好感的,長相帥氣,說話幽默,柳倩也知(姐弟亂欲)道是個泡妞的好手,但是偏偏這種男孩子又沒辦法讓人討厭。

  最讓柳倩覺得喜歡的地方還是吳秀的工作能力強,她不喜歡平庸的男人,更加看好吳秀這種聰明伶俐的。

  吳秀心里面也是美滋滋的,他對女人一直都很有耐心,更何況是面對柳倩這種大美女級別的。

  等柳倩收拾好了辦公室的東西,柳倩開著車帶著吳秀朝著飯店的方向行駛過去。

  飯店的環境都讓柳倩覺得十分的滿意,看得出來吳秀私底下也是一個很有情調的人。

  “你怎么會選擇我們公司?”在飯桌上面無聊,柳倩一邊吃著飯一邊問著吳秀,她對吳秀還是很好奇的,照理說這么強的工作能力,其實可以勝任更高的職位。

  “我…那你了?為什么要做個女強人?”吳秀剛準備回答柳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樣,話鋒一轉,開始反問柳倩,在他的想法中,就柳倩的樣貌身段,完全可以選擇一個很富裕的男人,然后在家里做自己的闊太太,但是她偏偏不是那種米蟲一樣的女人,而是選擇自己出來奮斗,并且奮斗的十分成功。

  “我需要賺錢啊!我需要養家啊!等你有了老婆就明白了。

  ”下班時間的柳倩還是十分放松的,說完沖著吳秀眨了眨眼睛,在她的眼里,吳秀比自己小,對夫妻之間的事情,應該懂的也不多。

  當你結婚成家了,就是一份責任,你要為了這份責任負責。

  “我倒是希望有個女人能跟著我,讓我養她啊,可惜我碰不到啊。

  ”吳秀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柳倩,也許是氣氛的襯托,柳倩被吳秀的這一個眼神看的,心臟怦怦直跳。

  她好像快要知道吳秀到底是個什么意思,但是又覺得不可能。

  吳秀這么優秀的一個男孩子,怎么看得上已經結婚了的自己,想到這里,柳倩的情緒才一點一點的平復下來,倒是吳秀有一些失望。

  “我們公司好幾個小姑娘都挺喜歡你的,你考慮一下。

  ”柳倩也開始學著吳秀的樣子,開起了玩笑,她經常看見公司里面不少的小姑娘,都圍著吳秀繞,不過這些都不奇怪,吳秀這樣帥氣的小伙子,在公司里面招人喜歡很正常,大家都是沒有對象的人。

  柳倩一直都想的很開,只要不打擾到工作的情況下,她向來是不反對公司里面的員工,開展辦公室戀情的,反而能更大的有接觸機會。

  但是吳秀只是毫不在意的撇了撇嘴,說道。

  “我很挑剔的,我對那些沒興趣。

  ”他的確很喜歡撩撥小姑娘,但是不代表他會真心喜歡,他的要求很高,不然的話,也不會就他的條件,一直拖到現在還沒有女朋友,柳倩算得上是唯一一個讓他覺得動心的女人。

  吳秀的這幅模樣,就是現在大部分年輕人的寫真,他們的思想已經讓柳倩覺得追隨不上了,只能沖著吳秀無奈的搖了搖頭。

  這下子吳秀可是慌了,雖然他是想表明自己的立場態度,可是絕對不想在柳倩的心里面造成一個不好的印象,敢接接著話題說道。

  “但是我一旦有了女朋友,絕對會對她很好的,我是個很專一的男人。

  ”這句話逗得柳倩哈哈大笑起來,要知道吳秀給她的感覺,絕對不是一個和專一靠的上邊的男人,但是往往眼睛看到的事情也不是真的,這種東西都是只能靠著相處去了解。

  只不過吳秀的這幅急切表態的模樣,還是讓柳倩覺得很可愛。

  “好了,飯也吃的差不多了,和你聊天很開心,我去買單。

  ”柳倩從位置上面站了起來,微笑的看向吳秀,這頓飯吃的她近期以來的壞心情通通沒有了,這還得感謝吳秀。

  “不不不,都說好了我請你吃飯,怎么變成你買單了,你趕緊坐下來,我去。

  ”吳秀一下子就急了,拉住柳倩說道。

  “我是你上司,難道這個機會都不給我?中午的時候你已經請我吃過了,現在肯定得我請你了。

  ”柳倩最不喜歡的就是欠別人什么東西,她作為吳秀的上司,無論的資歷還是工資都要比吳秀高很多,她來請客絕對是沒毛病的。

  可是中午是在公司的食堂里面吃的飯,那才幾個錢,吳秀還想說強行說些什么,但是在柳倩堅定的眼神之下,只能乖乖的坐了下來,看著柳倩前去買單的背影。

  柳倩越是這個樣子,吳秀就覺得自己越是著迷,獨立的女人最吸引男人的目光。

  “好了,需要我送你回家嗎?”柳倩買完單就看見吳秀還坐在位置上面等著自己,所以關心的問道。

  她沒注意到吳秀到底有沒有車,看起來像是剛出學校大門的大學生,應該是沒有車的,來吃飯都是坐著自己車來的,柳倩也想要好心的送一程吳秀。

  “柳倩姐,我請你去看電影吧,聽說最近上映了一部很好看的電影。

  ”吳秀還舍不得和柳倩就這么分開了,想要再找點業余活動和柳倩一起進行,反正能和柳倩在一起多待一會都是好的。

  柳倩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這一次和在辦公室的猶豫不一樣,很是堅定的搖了搖頭。

  “我得回去了,實在是太晚了。

  ”柳倩經歷過上海的事情過后,也收心了不少,一個結過婚的女人,下班在外面吃晚飯已經是很難得了,怎么可能還要繼續接著玩,她是真的得回家了。

  之前同意和吳秀一起吃晚飯,也是和張龍打了電話報備的,就說自己要和同事聚餐,現在要是再讓柳倩給張龍打電話,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借口了,更多的是柳倩覺得自己應該和張龍好好的溝通一下生活,也要學會習慣這種結婚多年后的無聊。

  看到柳倩這么堅決,吳秀也不好意思繼續強求下去,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點了點頭,柳倩再一次的問吳秀,需要不需要自己送他回家,被吳秀想了想,還是拒絕了。

  兩個人就在吃完飯之后紛紛回到了自己的家,對于兩個人來說,今天都是愉快的一天。

  …“柳倩姐,今天給你買的是不加糖的咖啡。

  ”連敲門聲都沒有,就直接走進來的人,柳倩頭都不用抬就知道肯定是吳秀,自從那一天兩個人吃完晚飯后,吳秀就每天中午都和柳倩私人相處一會,關系已經熟悉的不行,在柳倩這里也是暢通無阻。

  柳倩也不止一次的和吳秀提過,希望他在公司里面還是要保持一下形象,但是都被吳秀嬉皮笑臉的打馬虎眼。

  一個勁的吵著說柳倩是他的上司,他想要和自己的領導溝通工作,還需要什么禮儀的,柳倩也只能很無奈的同意了,任由吳秀在自己的辦公室里面活動。

  不過吳秀也是個機靈鬼,不僅每天都給柳倩帶她喜歡的咖啡,而且早就把她的喜好摸得一清二楚,還給柳倩堅持按摩,要知道柳倩的工作量實在是太大了,身體早就疲憊不堪,要是一直去按摩店按摩也太耗費時間,在吳秀的手上,柳倩給找到自己難得的舒適感。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