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a ruru

ella ruru ella ruru 10888瀏覽 17209評論 收藏


  兩年前,我因為跟家里人吵架,放棄了上大學的機會,來到 義烏

  在 老家那所中學,我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上大學的機會很大。

  可是,爸媽總是懷疑我早戀,一氣之下,我就來到義烏打工。

    到義烏后,我幫人看店。

  不久,愛上了隔壁店里的一個男孩。

    我們的相識很浪漫,第一天上班,我怕遲到急急趕去, 跟他撞了個滿懷。

  他比我小一歲,是隔壁店老板的兒子。

  認識一個多星期后,我們就相愛了。

    我雖然不太了解他,但是非常愛他,可他在網上有兩個以老公、 老婆相稱的女網友,在生活中也有一個很親密的對象。

  加上他父母知道我們的戀情后拼命反對,他就跟我 分手了。

    他提出分手那天,我準備割腕自殺,幸好被朋友勸阻了。

    跟第一個男朋友分手沒幾天,我就答應了一個曾追求我的 溫州 男人,跟他開始戀愛了。

  我要讓棄我而去 的人知道,沒有他還有其他男人愛我。

   男友竟灌醉我把我送給他哥們  不過,我們開始戀愛后,溫州男人就因為生意需要回溫州去了。

  雖然我很想跟他一起去溫州,但他說,我們應該先相處一段時間,如果覺得彼此合適,再考慮讓我去溫州。

  再說,雖然回了溫州,但他還會經常到義烏辦事,所以,我還是先在義烏做著好了。

    果然,他去溫州不到10天,就到義烏辦事。

  小別之后,他對我特別好,我就跟他發生了關系。

    但是后來,他來義烏的次數越來越少,打給我的電話越來越少,我們通話的時間也越來越短,從一開始的無話不說到現在幾乎無話可說。

  我不喜歡這種被冷落的感覺,想要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一個人跑到溫州去找他。

  我雖然找到了他,卻發現他已經結婚,他老婆剛生完孩子不久。

  女人私房話(http:ifanghua)  跟這個溫州男人分手一個多月后,我又認識了一個跟我同齡的義烏男孩。

  他家里有廠、在國際商貿城有攤位,是比較有錢的人。

  雖然我知道他家里人不會同意我們在一起,但我還是接受了他的追求,跟他以老公、老婆相稱。

  男友竟灌醉我把我送給他哥們  一開始,他對我好得沒話說,每天見面,還給我發很多短信。

  我整天被他的甜言蜜語包圍,覺得自己非常幸福。

  可是,因為我一直比較任性,還是經常會跟他有爭吵,有時甚至會跟他打架。

    而他自認為家里有錢可以得到一切,很快就對我無所謂了。

    有一次,他帶我出去玩(秦檜兒子怎么死的),灌我喝酒。

  我醒來后,發現我跟他一個朋友睡在一起。

  他朋友說,我男朋友已經把我轉讓給他了。

  第二天,我去找他,他還罵我是賤貨,叫我滾。

    我好難過,沒想到他竟然這樣踐踏我對他的愛。

    現在,我真后悔當初離家出走,很想離開這個城市。

  在老家的父母也催我回家,說一直擔心我。

    可是,我覺得義烏這個城市機會比較多,如果回到老家,我就會失去很多機會,因此我還不想回去。

    老實說,在義烏這兩年,我一直很孤單,平時連個說知心話的人也沒有,談了三次戀愛,卻一次比一次受傷。

  我已經被愛情傷得遍體鱗傷,再也不會相信愛情了。

  男友竟灌醉我把我送給他哥們  相關熱門推薦  午夜我與入室的小偷激情  繼父與繼女被我捉奸在床  那晚,老公喂我吃春藥后  和姐夫偷情 我對不起姐姐  八大女星與干爹的復雜關系  女人一夜多少次才合適?  我和嬸嬸過了兩天的夫妻生活 劉寒夢的衣服本來就是半透明的,經過剛剛的按摩過后,下擺已經完全埋了進去,上面更是松松垮垮的搭在腰上,露出了曲線優美的后背。

   老楊看得越發口干舌燥,沒得到釋放的下身難受極了。

  劉寒夢這才反應過來,驚叫一聲,急忙拉上衣服,接過小衣進了浴室。

  劉寒夢臉色緋紅的靠在門上,想起方才的事情,她覺得難堪極了!老楊的年紀都可以做她爸爸了,她竟然對他產生了想法,還主動的幫他那個……她心里慌的很,想著明天還要找 楊叔幫忙揉那里,呼吸不覺重了起來。

  劉寒夢素手一抬,裙子滑落在地上,露出了里面的 小褲褲,原本潔白的小褲褲,這時托底的地方已經濕漉漉了。

  她羞紅著臉,將小褲褲脫下,然后拿衛生紙輕輕擦拭著。

  盡管動作很輕盈舒緩,可每一次的碰觸,都會讓她忍不住的想起老楊。

  尤其是想到老楊那里的火熱和猙獰巨大后,她就忍不住的難受。

  劉寒夢把小褲褲放到一邊,打開蓮蓬頭的開關,忍不住開始自瀆起來……她學著之前看過的小電影,雙手撫摸起前面的高聳,不一會兒,就感覺下方涌出熱流,便抽出一只手往下探去……老楊在老地方放好凳子,剛踩上去就見到如此火爆的場面,鼻血立即流了出來。

  (我的男友一千歲)他太難了!這段時間是過了手癮,但一次都沒有吃到嘴里,火氣不就上來了。

  老楊極不情愿的下來,去泡了一杯降火的菊花茶喝。

  劉寒夢滿面潮紅的走出浴室,羞答答的說:“楊叔,麻煩你送我一程。

  ”老楊又喝了一大口,道:“你等一下,我馬上送你回去。

  ”他回房間拿出一件薄外套,披在了劉寒夢的身上,幫她拉好拉鏈叮囑道:“以后這么晚出來,別穿的這么性感。

  ”“知道了。

  ”劉寒夢心中劃過一道暖流,已經很久沒人關心她了。

  老楊把劉寒夢安全送到家,回去就睡了。

  劉寒夢就沒那么好過了,她做了一宿的夢。

  夢里她沒有拒絕老楊,老楊讓她享受到了極致的快感。

  清早醒來發現床單都透了,不敢讓家政阿姨知道,自己扔到洗衣機去了。

  中午吃完飯在小樹林中散步,聽到不遠處傳來壓抑的喊叫,好奇的貓著腰過去。

  “啊,老公,你太棒了……”剛走近,就聽到一個耳熟的聲音,發出奇怪的喊叫。

  被這種聲音刺激到之后,劉寒夢感覺她的全身就好像著了火似的,更加難受了。

  男人冷聲道:“哼,我還沒發力呢!”劉寒夢躲在樹后面望去,登時愣住了! 吳麗跪在草地上,挺翹的臀部被 趙成扶著,他的腰在前后活動……她急忙捂住嘴,把驚呼聲吞下去,她沒想到吳麗會跟趙成在一起,而且是這么放蕩的姿勢。

  趙成長相清秀,沒想到會有六塊腹肌,那地方的尺度只比老楊小一點,讓劉寒夢根本挪不開眼睛……“唔、老公,你太厲害了……”吳麗嬌喘聲連連,聽的劉寒夢心砰砰直跳。

  要不是之前被老楊撫弄的舒服,劉寒夢根本不敢相信吳麗此時是在享受。

  她腦子里忍不住開始想,要是此刻躺在那里的是老楊和自己,應該也會很舒服吧……這種想法一出現,劉寒夢感覺小腹下面像是鉆進了一團火,燒的她更難受了。

  樹林里,趙成一邊賣力的滿足吳麗,一邊用眼睛的余光往樹后看去。

  他發現劉寒夢在那里偷看,嘴角勾起一絲壞笑,把身下的人想象成劉寒夢,更加賣力的馳騁起來,惹得吳麗直呼受不了……劉寒夢根本不知道趙成發現了她在偷看,看到草地上的情況越來越激烈,她感覺完全受不了了,腿有些發軟,小褲褲早就濕漉漉了……她趕緊離開,到衛生間里,脫下褲子,想象著剛才看到的畫面,伸手往那里探去……很快,她發現自己這種似乎出于本能的動作,可以緩解那種難受,還會有一種美妙的感覺,似舒服似難受,讓她沉浸在其中停不下來……晚上九點,劉寒夢裹著一件外套進了老楊店里。

  “楊叔,我來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劉寒夢滿臉通紅的低下頭。

  老楊秒懂,立馬關門把人帶去二樓。

  重新取了一瓶玫瑰精油,老楊轉過頭就見到了讓人窒息的一幕……劉寒夢脫掉了外套,她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背心,下面是一條包臀短褲,胸部高高的挺立,頂端有兩粒可疑的凸點。

  老張看得血脈賁張,這種含而不露最是勾人了。

  見她遲遲不脫上衣,老楊假裝一本正經的說:“ 夢夢,衣服是楊叔幫你脫,還是你自己來?”“我自己來。

  ”劉寒夢急忙說,脫掉白色的背心就往床上一躺。

  老楊迫不及待的伸手,抓起那對雪白的玉兔玩弄起來。

  不甘心就這樣,老楊又隱晦地說:“夢夢,我有一套 穴位推拿法,可以引導和刺激身體的穴位,能夠起到排毒美容的作用,你要不要試試?”劉寒夢紅著臉,“楊叔,這些我都不太清楚,你看著辦吧。

  ”她被老楊按得渾身舒爽,小臉紅撲撲的想著:楊叔難道是想跟昨天一樣,不由心跳加速,覺得口干舌燥。

  老楊一聽有戲,笑著解釋道:“嗯,因為穴位有些偏,我怕你接受不了,所以先說一下,也是擔心你有其他別的想法。

  ”劉寒夢閉上眼睛說:“不會的,楊叔你動手吧。

  ”“那我就按你身上的幾個穴位,哦、包括玉泉穴。

  ”老楊內心狂跳,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的說完。

  劉寒夢不太清楚老楊為什么強調穴位,不過還是應了一句。

  “好。

  ”老楊深吸了口氣,激動地顫著手說道:“夢夢,那楊叔開始了。

  ”剛說完,老楊就迫不及待的把手往一些敏感的穴位按去……這幾十年的男人經驗,可不是白費的,再加上老楊懂得人體穴位,知道從哪里用力,會讓女人更加敏感和快樂。

  劉寒夢的反應越來越大,尤其是老楊的手摸到她胸前的紅暈,那兩顆葡萄的時候,她下意識的夾緊了雙腿,因為兩腿間好像有了一些感覺,隱約似乎濕了呢。

  哎,羞死人了,她害怕被老楊發現端倪,只能拼命地強忍著。

  “夢夢,現在感覺怎么樣?”“唔,好,好多了。

  ”劉寒夢說話的聲音都變了調。

  老楊慢慢地 把她的褲子脫掉,忍不住咕噥猛吞了口唾沫。

  可沒想到的是,劉寒夢很是緊張,一時間竟然讓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老楊只能耐住心中地急切,輕聲說道:“夢夢,你這樣,楊叔找不到穴位了。

  ”聽到老楊的話,劉寒夢恨不得把頭埋到枕頭去,她羞紅著臉,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微微張開了雙腿,那神秘的地帶全部展現在他的面前。

  老楊坐在床沿,擔心被劉寒夢知曉他的想法,深吸了口氣,一本正經地將手對著穴位按了過去。

  “啊!”當老楊的手按上去的那一剎那,劉寒夢瞬間就爆發了。

  她眼中透著一絲炙熱,直勾勾地盯著老楊。

  “楊叔,好難受,幫幫我……”說完這話,劉寒夢感覺心里有什么禁錮被打破了。

  自從白天見到吳麗和趙成那個以后,她內心的就強烈的渴望著,就算是后來自瀆,依然覺得不夠,所以今晚故意穿成這樣。

  本來還有幾分猶豫,但是剛剛老楊把她的渴望徹底勾了起來,她才說出了那羞人的話語。

  她瞇著眼,悄悄看向投向楊叔,見到老楊的褲子頂起一個大包后,心里產生了一絲竊喜,難道楊叔摸著我,也有強烈的感覺?想到這,她膽子突然大了很多,嘴角浮出一絲壞笑,將一雙玉手悄悄地按向了上去……嘶!好大!昨晚她害羞,沒仔細感受,現在才發現、她的一只手都握不住!劉寒夢臉色大變,想著如果這個進入自己那里,會不會很疼?看到劉寒夢吃驚的表情,老楊微微有些得意,當年他就是靠著自己的本錢,還有一手不俗的推拿手法,才追到了貌美如花的妻子。

  老楊不自覺的加重了力道,讓劉寒夢尖叫起來,手上也抓了一下。

  “啊……”老楊被下面的酥麻感拉回現實,不由地更加激動了。

  現在雖然上了年紀,但身體并不比小年輕差,哪受得了這種刺激,心中的那股邪火騰騰燃燒了起來。

  此時,他的小心臟已經跳到了嗓尖,懷著忐忑的心情,附身試探著輕輕地吻了上去。

  劉寒夢沒有反感,只是看了他一眼,隨后將眼睛閉上,能感覺她整個人都在發燙。

  得到了劉寒夢的默許,老楊更興奮了,彼此之間吻的更深了。

  在老楊高超的吻技攻勢下,劉寒夢潰不成軍,身子軟成泥任老楊為所欲為。

  老楊摟著劉寒夢的小蠻腰,緩緩的撫摸著她的翹臀,嘴一路往下,低頭吻住她那飽滿的雙峰。

  隨后,他急切的把褲子脫了,把自己的那根粗壯的 東西拿出來了,抵在小褲褲那里磨蹭著。

  劉寒夢睜眼一看,發現老楊兩腿間那根粗大的東西,嚇的臉色一變,非常緊張。

  結結巴巴的說:“楊、楊叔,這、這個怎么又大了?”老楊壞笑道:“它太喜歡夢夢了,越大代表著它越喜歡你,等下把它放進去就沒事了。

  ”“可是、夢夢這里那么小,放的進來嗎?”白天趙成的和它一比,瞬間被秒成渣了,她不由擔心起來。

  “會有點疼,夢夢要忍著點,慢慢的就放進去了。

  ”老楊越說越激動,已經忍不住挺著那東西,在她兩腿間頂弄起來了。

  “嗯……那好,我們試試吧,你要輕點。

  ”劉寒夢嬌喘一聲,把腿又張得更大了。

  老楊激動的快要爆炸了,把她的小褲褲撥到一邊,摟著她的長腿,慢慢的把那東西對著她的兩腿間肉縫……“啊,疼,好疼的,楊叔你弄疼人家了。

  ”劉寒夢害羞的輕叫,她感覺下面被撐得脹脹的。

  “你忍忍,你看看,你這里反應更大了,說明排毒效果很好,再堅持一下馬上就會好的。

  ”這個節骨眼上,老楊可不想停下來,繼續哄著她。

  劉寒夢咬緊嘴唇,額頭上的汗水打濕了烏黑的發絲,她疼的把眼睛閉上,兩手緊緊的抓住老楊的胳膊。

  老楊非常興奮,劉寒夢的下面那么緊,可能是他的太大,加上她緊張的全身發抖,他好不容易才進去了一丁點,劉寒夢立刻張著小嘴嬌喘起來。

  老楊激動不已,劉寒夢這少女的身子,果然水嫩啊。

  老楊那里越來越膨脹,抱著劉寒夢雪白光滑的大腿,狠狠的朝她身子進入。

  “啊,疼,疼呀,楊叔我忍不住了。

  ”劉寒夢開始嬌喘了起來,身子下面一陣陣的收縮發抖,她的手指抓破了老楊的胳膊,想推開他。

  老楊卻壓的她更緊了,趴在了她的肚皮上,挺著腰桿奮力撞擊她的身子。

  雖然只是進去一點,但老楊已經舒服的欲仙欲死了。

  老楊在她那里緩緩的動著,漸漸的,劉寒夢那里已經溪水潺潺,春潮泛濫了。

  老楊渾身抖動,分開了她的兩腿,欣賞著她那里粉嫩的美景。

  少女的身體,果然是那么雪白嬌美,讓老楊恨不得馬上把她給揉碎似的。

  劉寒夢低頭看著自己的雙腿間,發現老楊那恐怖的東西,已經快進去一半了,弄的她特別的脹痛,雖然很舒服卻有些難受。

  “不,不要了,楊叔,我太疼了。

  ”劉寒夢眼淚汪汪的,覺得下面那里越來越脹痛了,她使勁的推老楊的胸膛。

  老楊擔心她又像昨天一樣反抗,就停了下來。

  “我在給你排毒啊,你沒發現嗎,排出來的毒素越來越多了。

  ”老楊知道劉寒夢因為是第一次,有點疼是應該的。

  多少年了,他都沒有碰過這樣純潔美好的少女了,所以很珍惜很憐愛。

  他舍不得馬上就占有她,擔心會嚇著她,必須要讓她心甘情愿的。

  劉寒夢小臉一紅,楊叔真以為她什么都不懂啊,還想拿話哄她,她才不上當呢!“楊叔,要不明天再排毒吧,我今天實在太疼了。

  ”劉寒夢拽著老楊的手臂撒嬌。

  老楊哆嗦了一下,她剛剛扭動的時候帶到他那里了,刺激的又前進了一點。

  “啊……”老楊吸了口氣說:“夢夢,今天一口氣排完,不用等明天了。

  ”“不要,不要,好痛。

  ”劉寒夢一個勁的掙扎,讓老楊很痛苦,眼瞅著要吃到了,叫他這么放棄實在是不甘心。

  可是這回劉寒夢的反應太激烈了,好像明白了什么,三兩下一推,把他的東西都推了出來。

  老楊只好哀求道:“夢夢,我特別難受,你幫幫我吧。

  ”“怎么幫你?”老楊的表情太過痛苦,她有些不忍,猶豫的問道。

  一聽有門,老楊趕緊指了指下面的東西,“把它放到你的嘴里,我再教你怎么做。

  ”劉寒夢驚呼道:“把它放進嘴里,可是這么大,怎么可能放的進去呀!”“可以進去的,夢夢,你就幫幫楊叔吧,再不舒緩,楊叔就要死了!”想到網上查到的資料,劉寒夢紅著臉說:“你不能死,我幫你就是了。

  ”老楊見她同意,剛準備指點她操作,劉寒夢居然蹲在了他的面前,張嘴就去含他兩腿間的東西。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