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es bang

babes bang babes bang 4080瀏覽 33247評論 收藏


花花為什么這樣紅?因為他是進擊的“新偶像”“每次有花花的錄制,外面就特別熱鬧。

  ”離節目錄制還有3小時,《天天向上》編導 袁琪指著樓下黑壓壓一片“火星人”(華晨 宇粉絲昵稱)對 記者說,“他的粉絲超級多,經常在T2或者賓館外面不愿離開。

  ”她的話很快得到應驗,當記者完成采訪,從花 花酒店房間走出,一大撥來自全國各地的“火星人”立即上來團團圍住,幾經“盤問”才將記者放行—此時已是午夜12點! 華晨宇為什么這樣火?這一直是困擾著許多主流媒體的命題。

  2013《快男》奪冠,郭敬明踩凳子示愛,謝霆鋒飆英文大罵“瘋子 ”,微博粉絲數火速破300萬,并以每天5-8萬的數字增長,百度貼吧帖量超1000萬,屢次登上百度搜索風云榜(男歌手)榜首, 甚至順利登上春晚舞臺……這一切都發生得令人猝不及防,從一名普通的大三學生到當紅的90后新生代偶像藝人,華晨宇的身份劇變引起人們泛濫的窺私欲 ,于是他富庶的家庭背景被網友挖出,一時間“金礦富二代”身份、名下有數套房產、父母資料甚至前女友私照等紛紛爆出,令 他不勝其擾。

  “這一點我很不喜歡, 生活是生活,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打擾。

  有時候會有一些歌迷跟車,想知道我住哪兒,那時候 其實我心里面是很不開心的。

  ”他坦言,“所以比賽時家人出現我很開心,但更多是擔憂,因為我家人很低調,我想讓他們的生 活簡單一點。

  ”華晨宇: 我沒 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一般而言,“盛名之下,其實難副”成為選秀歌手群的普遍現象。

  人氣很高,但拿不出與人氣相符的作品—資深娛記艾安將這種 作品不多,但又極具粉絲號召力的新偶像群體稱為“新媒體偶像”—據統計,華晨宇每條微博轉發量均在1萬以上,僅發一個表情 或手勢都能輕松贏得2萬~3萬枚轉發。

  但華晨宇及其團隊顯然不滿足于做一個空洞的“新媒體偶像”,于是努力為專輯收歌及準備演唱會之余,還走進了真人秀《花兒 與少年》節目組。

  一開始,散漫而喜歡神游的他被姐姐們及網友頻頻吐槽, 凱麗甚至表示要將他“綁褲腰帶上”。

  而第三期節目 中,花花向姐姐們講述了自己的成長故事,透露自己曾是“掛鑰匙的小孩”,向姐姐們反省自己在團隊中的散漫是因為孤單的童 年“沒家教”時,劉濤、 許晴等不禁傷感萬分,瞬間成為“姐姐粉”。

  經紀人桂紅姐亦向記者爆料,鏡頭前的隨意和放松表現令 花花引起了好幾個導演關注,紛紛打電話過來建議他涉足影視圈。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曾是“掛鑰匙的小孩”11歲作曲,一個人長大“我從高一去武漢的時候就是這種狀態,一個人在外地的時候就會這樣,因為我是一個人生活,以前也是一個人生活,家人只偶 爾會回來,所以一直我都有自己的空間,無拘無束,沒有任何壓力, 也沒有人管。

  ”談及“一個人長大”的心路歷程,花花語氣 中還是有幾絲落寞。

  生于湖北十堰的華晨宇,兩三歲時父母離異,從此世界中只有爸爸的影子。

  “我從小就很怕他,跟他講話都會用敬語,”他曾在 快男比賽的VCR中說,“從小他就不會夸我,我考第一名也不會表揚我,經常跟我說的一句話就是—不要指望我會教你任何東西。

   ”《快男》決賽時,華爸爸也在VCR采訪中透露,因為離異,華晨宇在學校會有人欺負他,說他是野孩子。

  孤獨的童年讓華晨宇養 成了一種極敏銳的藝術領受力,“很小的時候,打開電視機,聽到一首三寶寫的交響曲,竟然流下淚來。

  ”于是在小學五年級以 前,長笛成了他的最愛。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我第一次寫歌的時候是11歲還是12歲。

  ”花花瞇起眼睛回想往事,“那時候我學彈鋼琴,剛會一點點伴奏,我就想嘗試一下寫 歌。

  但我第一次寫歌的時候是去模仿,比如周杰倫、王力宏的風格。

  因為我不可能直接寫什么,我沒有經驗,也不會用音樂來表 達情緒。

  ”11歲的花花寫歌還需要借用其他歌曲的伴奏或和聲,但初中畢業后,他就能按自己的靈感,用音樂來表達情緒,于是他來到武漢 求學,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

  “我確實什么都不會,不會做飯,不會洗衣服,有時候衣服臟了,我就請家政過來,幫忙打掃和洗 衣,吃飯就在外面吃。

  ”回憶起在武漢的九年獨居生活,花花覺得每一天都是輕松愉快的,“武漢的東西也好吃,熱干面、蝦、 螃蟹、燒烤、火鍋……因為我喜歡口味重的,喜歡吃肉。

  哪都有肉,但是武漢的肉特別好吃。

  ”考取武漢音樂學院后,花花依舊過著“離群索居”的生活,“接觸的同學很少,但是我跟我們樂隊的人非常合拍,在一起聊音樂 ,私下也會一起出來吃飯,跟他們特別開心,也沒讓人覺得不好接觸或者是很怪,我覺得我自己的個性還好。

  ”青蔥校園當然少 不了發生一段浪漫戀曲,隨著前女友身份被網友爆出,花花曾在采訪中坦承,自己從沒主動追過女孩,也沒接受過其他女孩的追 求。

  “我也不太了解(怎么好上的)。

  ”對于戀愛細節他也沒有多說,“不存在誰照顧誰,大家都隨意一點,這樣才叫談戀愛嘛。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當然,花花看似隨意的世界中還有一位寵兒—可愛的“花妹妹”華晶晶被“火星人”選為“世界上最讓人羨慕的女孩”,花花聽罷哈哈一笑,“我妹妹她特別可愛,但是我肯定不喜歡有任何人去打擾她。

  ”去你的“火星”和“呆萌”“我乃24K純學霸”“相比什么‘火星’和‘呆萌’,真實和認真才是他的關鍵詞。

  ”編導袁琪評價,“花花是一個很認真的人,很多人看他的樣子 覺得木訥或其他,但你要真問他一個問題,或交給他一項任務,他會很認真地完成。

  ”袁琪透露,在《天天向上》紀錄片專場, 花花和白舉綱、歐豪一道為《快男》紀錄片導演站臺,并唱一首《時光機》,“當時我們給他設計了一個場景,就是坐在空曠的 演播廳觀眾席里,然后他表演時一個人坐在那里很安靜地入戲了,感覺周圍所有人都沒打擾到他……我們一遍遍彩排,一遍遍錄 制,他就一次次從觀眾席往返舞臺,毫無怨言。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花花的認真早就通過節目令全國人民都有所目睹。

  關注《花兒》的人都知道,花花出發前因回國要考試,將一本《馬哲》塞進行 李箱里——這引發了一場“學渣冤案”。

  某媒體稱他掛科7門,乃24K純學渣。

  “我沒掛科,那是申請緩考”,花花申辯道,“因 為《快男》和春晚,把前兩次考試耽誤了。

  ”崇尚“術業有專攻”的他甚至對記者坦言,在音樂方面自己算是一個學霸,“反正 我每次都考第一”,音樂學院里修的科目包括視唱練耳、曲試、和聲、音樂史等,成績均不錯。

  “明天回武漢,后天考試。

  ”再三確認出刊時間會晚于考試時間后,華晨宇對記者說,高調回校會引發騷亂,“所以基本上是偷 偷回去(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單獨在一個辦公室,不會出現在校園里,見老師也是單獨在某個地方,很隱蔽。

  ”成名前的他在學校亦極少出現在公眾 場合,“只有上課去,一下課就走了。

  因為我每天玩樂隊,要不就待在琴房里排練。

  ”花花回憶,“跟樂隊其他同學處得不錯, 參加過校歌賽。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我其實數學也還可以。

  ”這句無意的嘟噥令記者大為震驚(理由請參看《快樂大本營》“花少”專場“九九乘法表”環節)。

   “小時候總是考滿分,初中還拿過全國一個數學競賽的獎,中考數學考了全校前十名。

  ”花花掰著指頭追憶著自己的“輝煌學霸 史”,“后來學音樂,又選的文科,就沒怎么做題了。

  ”語速200字/分鐘的“思想者”“我的人生就是隨意點”愛寫詩的“二媽”凱麗對花花最深的印象就是他的笑容,“他每次說一句話,然后就那樣一笑,把什么都融化了,我覺得那是他 的殺手锏。

  ”凱麗笑言,“當時他們還覺得我學他特別像,就是那個表情。

  ”“隨意點”、“無所謂”、“我還年輕”是著名的三大“花式口頭禪”,凱麗聽罷哈哈大笑,“對,他就是一個心態挺好的孩子 ,他沒有為自己要上節目就該怎樣去做戲,什么都沒有。

  他總說隨意一點,還有無所謂啦,我還年輕,比如你要說花花你別喝可 樂,那個太甜,他就笑一下,‘我還年輕。

  ’總是這樣子,特別可愛。

  ”凱麗亦透露,在鏡頭外花花默默做了好多事情,“比如 說30公斤重的大箱子,從樓下搬到樓上,一趟趟地扛。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但在生活中,他的“火星人”天性根本閑不住,錄制《快本》當天,記者與他乘電梯時,發現按鍵盤上粘著一只十分逼真的玩具 蟑螂,花花立馬兩眼放光,如獲至寶。

  “我要拿去嚇許晴姐她們。

  ”他奸笑道。

  果然不多時,凱麗和許晴那凄厲無比的尖叫頓時 響徹后臺,記者趕到一看,許晴花容失色,凱麗更是驚魂未定。

  “這小孩知道我和許晴是那種一驚一乍的性格,”回憶起當天的 驚魂時刻,凱麗心有余悸,“哎喲我的天,多嚇人呢!”《花兒與少年》中花花與許晴這一對靈魂小伙伴的表現也直戳人萌點,面對記者多次不懷好意的“最喜歡哪個姐姐”的提問,他 總是變換各種不同的Rap腔回答:“當然是許晴姐,我愛死許晴姐了切克鬧。

  ”(記者此時內心OS:藥藥,藥不能停啊……)頗富 少女氣息的許晴也在后臺對花花關愛有加,于是凱麗談到這對靈魂小伙伴時絲毫不掩“醋意”,“你不信問問花花,如果他承認 你就這么寫,我心里感覺他對二媽也是挺好的。

  ”神交的小伙伴難免會擦出一絲小曖昧,網上開始出現花花與許晴“姐弟戀”的 文章,凱麗姐對此傳聞報以無比爽朗的大笑:“就是一種情誼,那瞎說的,沒有的事,真的沒有。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其實翰哥(張翰)有跟我聊過,因為我跟他住在一起,他教我很多東西,因為這個圈子里面我是個新人,他會把他的一些經驗 教給我,或者一些為人處世,我有去學習……然后我想就順其自然過吧,學到多少是多少,學不會就算了。

  ”花花回憶,登上快 男領獎臺與央視春晚算得上自己人生中的兩大事件。

  袁琪告訴記者,當聽到花花唱起那首張國榮的《我》時,她幾乎已在心中篤 定,此人應該是今年冠軍了,“他唱歌總有一種心無旁騖的感覺。

  ”而春晚舞臺對花花而言,象征意義遠大于其他,初出茅廬即 登上春晚,“隨意”的花花毫不緊張,“我玩得還挺開心的,很隨意的。

  ”“舞臺上是超越一切的藝術家,生活中是需要照顧的 未成年小孩。

  ”袁琪不失時機地總結道。

  與多個節目中的“呆萌”和“反應慢半拍”相比,面對本刊記者提問時,花花時而正襟危坐,時而陷入深思,思維敏捷,語速更 達到平均每分鐘近200字!“因為跟你聊得很爽!”花花笑著說。

  “他是一個很聰明的藝人。

  ”前助理睿子告訴記者,“有時候這 (反應慢)是一種保護自己的方法。

  ”華晨宇:我沒義務照你們的方式生活 陳瑤這才感覺到那洶涌的尿意,又是一陣臉紅,點了 點頭,羞澀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對不起,我剛才……”陳瑤勉強壓下內心深處的悸動, 紅著臉劉豐道歉。

  “沒關系,我能理解!”陳瑤點了點頭幾乎是落荒而逃的鉆進了衛生間,對于劉豐的那句我理解,有些不太能理解。

  他理解什么?理解自己想要?還是理解她長期得不到滿足?上完廁所之后,陳瑤才發現內內上有些痕跡,應該是昨天晚上留下了,頓時又是一陣臉紅,心想著,難道是自己長期得不到滿足,所以才會有這么尷尬的事情發生?此刻,她的臉又紅又燙的,這樣出去根本就不能面對劉豐,于是便打開了淋浴,想要沖個熱水澡。

  閉上眼睛,溫熱的水從從她的身上留下,那種舒服的感覺讓她忍不住有了一些感覺,這種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尤其是只要她一想到門外就是劉豐,還有之前看到的畫面,就覺得自己忍不住了。

  想著衛生間里也沒有人,之前她進來的時候將門也反鎖了,于是一咬牙,便下定了決心,將手伸了過去……一開始她還能忍住不發出聲音,但到了最后,她的忍耐力已經到了極限,終于叫了出來,讓她徹底得到了釋放……劉豐坐在沙發上抽煙,久等不到陳瑤出來,后來又傳出了水流的聲音,便也沒有在乎,可到了后來,那種旖旎的,帶著壓抑的聲音突然出現,讓劉豐也不由得一怔,嘴里露出得意的笑容。

  他能夠感覺到,陳瑤其實心中是非常渴望的,這種渴望是長久得不到滿足導致,一個女人長時間得到滿足是壓制不住的?一旦這種渴望壓抑到沒辦法壓抑的時候,那自己就有機會了。

  陳瑤出來后,雙頰透著不自然的紅暈,有些心虛的不敢對上劉豐的 目光

  “沒事的話,那我們就去公司吧!”早就過了上班時間了,陳瑤現在是劉豐的私人助理,遲到什么的也就無所謂了。

  “嗯!”陳瑤弱弱的說了一句,小褲褲剛才被她洗過了,用吹風機簡單的吹了一下,因為害怕劉豐多想,也沒有吹干,穿著有點難受……看到陳瑤走路的時候有些異樣,劉豐只以為剛才太過激烈了,也就沒有多想,帶著陳瑤到了公司。

  陳瑤害羞,不愿意跟劉豐一起去公司,便等到劉豐離開之后,她才匆匆朝著公司走去。

  剛走到門口,便聽到前臺喊她。

  “陳瑤,你怎么才來,有人找你……”順著前臺所指的方向,陳瑤看了過去,一眼便看到坐在沙發上焦急等待她的薛 大強

  陳瑤頓時變得緊張起來了……薛大強一臉著急,看到陳瑤來了之后,忽的一下就站了起來,眼看著就要質問了。

  陳瑤急了,因為自己家婆婆去世的早,所以她 公公是個暴脾氣,擔心他在公司發脾氣,畢竟周圍這么多同事看著呢,她昨天才升職加薪,不知道多少人羨慕妒忌呢,現在那些人巴不得看她笑話呢。

  “爸,你怎么來了?”陳瑤急忙跑過去,然后滿臉的歉意,這讓薛大強內心深處的那股怒火稍微熄滅了一點。

  “爸,到我辦公室坐坐吧!”沒等到薛大強說話,陳瑤就拉著薛大強去了她辦公室。

  成為董事長私人助理之后,陳瑤有了自己獨立的辦公室,就在劉豐辦公室的隔壁。

  一進門,薛大強立刻沖著陳瑤大聲說道:“你昨天去哪里了,為什么沒有回家,給你打電話也不回?”陳瑤這才想起來,昨天晚上出門,并沒有跟薛大強說。

  急忙拿出電話,發現電話早就關機了。

  “爸,對不起,昨晚我閨蜜叫我出去坐坐,結果喝多了酒,就跟閨蜜住在一起了,手機沒電關機了,我不是故意不接你電話的。

  ”陳瑤的解釋并沒有讓薛大強相信,薛大強的情緒依然很大。

  “你以為我會相信嗎?是不是覺得我兒子死了,你就可以在外面跟野男人鬼混了?”薛大強憤怒對著陳瑤吼道,陳瑤委屈的不行,自己三年來盡心盡力的照顧他,不成想卻換來的是無盡的猜疑,眼淚吧嗒吧嗒就落了下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敲門聲。

  薛大強沖著陳瑤說:“哼,你先去開門。

  ”陳瑤長出了一口氣,急忙朝著門口走去,打開后發現是劉豐的另外一個秘書。

  “陳小姐,劉總昨晚給你打電話你沒有接,是另外一位小姐接的,他讓你聯系的客戶聯系了沒有?”陳瑤聽到人家這么說,便知道是劉豐故意安排,說給薛大強聽的。

  急忙有些抱歉的說:“對不起,我這就聯系,昨晚喝多了酒,手機關機了!”“行,那你忙吧,這件事可不要耽擱,挺著急的!”說完之后看了一眼辦公室里的薛大強,也沒有進來,直接轉身離開了……陳瑤關上門,也沒有時間去想劉豐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

  再次轉身看向薛大強的時候,薛大強的臉色明顯好看多了,甚至眼神中還帶著一絲后悔跟愧疚。

  “爸,你聽到了吧,我昨晚的確跟閨蜜在一起!”“對不起,瑤瑤,我錯了,我也是擔心你,所以才這么著急,希望你能理解我。

  ”陳瑤心里有些煩躁,跟公公住在一起四年多了,薛大強除了多疑之外,對陳瑤是真的很關心,陳瑤想到剛出發生的事情,一開始還挺生氣的,可想想,也沒有之前那么生氣了,畢竟自己有錯在先。

  “瑤瑤,你趕緊上班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薛大強見陳瑤心情不是很好,所以開口離開。

  陳瑤便送薛大強離開。

  回來時剛走到門口,便聽到劉豐的辦公室傳來了聲音。

  “陳瑤嗎?你進來一趟。

  ”陳瑤臉上的潮紅還沒有散去,稍微猶豫了一下便走了進去。

  寬大的辦公室里,劉豐正坐在老板椅上看資料,那垂下頭認真的樣子,有著一種屬于成功者獨特的味道,讓陳瑤莫名的想要多看兩眼。

  “你公公走了?”突然劉豐抬起頭,陳瑤來不及收回自己的目光,顯得有些羞澀。

  陳瑤不知道的是,她的辦公室早就被劉豐安裝了攝像頭,剛才發生的一切劉豐都看到了,這也是劉豐能夠及時出現給她解圍的原因。

  “嗯,剛才,謝謝您!”陳瑤急忙低頭,紅著臉對劉豐說。

  “你過來!”劉豐勾勾手讓陳瑤過去,陳瑤頓時心跳加速,小心翼翼的挪動著自己的腳步,越是靠近劉豐,獨屬于劉豐身上的那種味道就越明顯,是一種香水的味道,淡淡的煙草味,很好聞。

  “抬起頭來!”陳瑤心跳急促起來,劉豐已經從椅子上站起來了,高大挺拔的身材逼近了她,讓她的臉更紅了,那種逼人的氣勢,卻讓她不能拒絕,只能抬起頭對上了劉豐的目光。

  在陳瑤的注視中,劉豐緩緩的抬起手,眼看著就要摸到陳瑤的精致的臉蛋時,陳瑤瞬間反應過來,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老板,我……”陳瑤急的眼淚都要出來了,不知道如何去解釋。

  “怎么了?你的臉上沾了口紅,我只是想幫你擦擦,若是覺得 不方便的話,你自己擦吧!”陳瑤這才發現,劉豐的手里拿著一張紙巾。

  這個烏龍有些大了,陳瑤后悔的腸子都青了。

  “對,對不起,姐……老板,我……”劉豐揮揮手讓陳瑤不要說,指著一邊的鏡子讓陳瑤自己擦干凈。

  站在鏡子面前,陳瑤這才發現自己早上太著急了,口紅沒涂好。

  看到這一幕,陳瑤羞得都不知道如何面對劉豐了,心里尷尬的不行。

  “怎么,你公公嫌你昨晚沒有回去,怪罪你了?”劉豐知道什么是適可而止,于是便沒有再去提剛才的事情,有些關心的問了起來。

  “也沒有,他是因為擔心我,所以才來問問情況。

  ”所謂家丑不可外揚,這畢竟是她跟薛大強之間的事情,不方便跟劉豐說,雖然劉豐是自己的 姐夫

  “沒事就好,有什么事跟我說,畢竟我是你姐夫,我還以為給你帶來麻煩呢,若是這樣的話,我會愧疚的!”劉豐走到陳瑤的后面,逼隘的空間,陳瑤甚至能夠感覺到劉豐身體的溫度,雖然劉豐沒有動,但她莫名的卻有一種被劉豐擁入懷里的感覺,心跳都變得急促起來。

  看著陳瑤羞紅的小臉,劉豐既沒有出手,也沒有(玉米地做爰全過程)離開,就這么對著鏡子,看著陳瑤無所適從的樣子……“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我怕你會誤會。

  ”劉豐突然開口,反而讓陳瑤放松了不少。

  “老板您說吧,我聽著呢。

  ”陳瑤紅著臉將妝容整理好,這才敢對上劉豐的目光。

  “雖然你們公公和兒媳的關系,但你公公對你的態度似乎有些太嚴苛了一些,畢竟,你也要需要一些自由的空間,事無巨細的管著,也會讓人厭倦的。

  ”劉豐的這番話讓陳瑤也變得嚴肅起來,可不是這樣,雖然她明明知道薛大強很是關心她,對她也不錯,可每一次薛大強因為這么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跟她爭吵,她還是很生氣。

  “或許過段時間他就會變好了吧,我公公最近在公司遇到一點事情,他看中的一個項目被他們老板交給了別人,所以這段時間他的心情不好。

  ”陳瑤明白家丑不可外揚的道理,只是客觀的將原因分析了一下。

  劉豐在花叢中浪跡這么多年了,自然明白陳瑤的心思,她是在維護自家公公,對于劉豐來說,一個需要老婆維護的男人,絕對不是什么成功的男人。

  現在問題已經被他提出來了,就應該適可而止,若是一味地讓陳瑤對她公公產生反感的話,不僅不會達到目的,還會讓陳瑤對他產生排斥。

  “什么項目,你能跟我詳細說說嗎?”劉豐突然轉換話題,陳瑤也沒有多想,畢竟是自己的姐夫,反正是自己家公公的公司,于是便直接說了出來。

  當劉豐得知薛大強看中的那個項目在外地的時候,心里就已經有了準備,若是薛大強拿下那個項目的話,意味著他不就要去外地出差了?那自己是不是跟陳瑤就有了更多的機會了?“哦,原來這樣的啊,或許這件事情上我可以幫忙解決!”陳瑤吃驚地看向劉豐,不明白劉豐這話是什么意思。

  “哦,是這樣的,聽你說起你公公的公司名稱,我想起來他們公司的老板是我的一個朋友,若是我幫他說句話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

  ”“真的?”陳瑤激動的差點跳起來,可很快,她又開始為難了。

  “可是,姐夫,這樣做會不會有什么不方便的?”看著陳瑤有些糾結的神情,劉豐的心莫名的動了一下,伸出手在陳瑤的秀發上摸了一下,笑著說:“放心好了,這點小事,根本就是小菜一碟,不說你公公真的有能力,就是是沒有能力,我也會幫你的,我跟我那朋友關系還不錯的。

  ”額頭上傳來的溫度,以及被男人寵溺的感覺,讓陳瑤心底一動,心跳也變得急促起來。

  “嗯,謝謝姐夫!”陳瑤紅著臉看了一眼劉豐,羞澀的點了點頭,那含羞待放的樣子,更是讓劉豐心動,當即給薛大強的老板打了一個電話,將這件問題很快就解決了。

  關系,人脈真是個好東西,這在以前,陳瑤是想都不想敢的,現在卻被劉豐輕而易舉的做到了,看到劉豐周身散發著一股成功人士獨有的魅力,陳瑤莫名的就將他跟自己的死鬼老公相比,然后吃驚地發現,自己的死鬼老公不管是哪一點,都比不過劉豐……劉豐將陳瑤內心深處的糾結看在眼里,卻沒有點破。

  “姐夫,真是太謝謝您了,這樣吧,我明天請您吃飯好嗎?”陳瑤意識到自己想的有點太多,急忙紅著臉暫停了那些想法,抬起頭對上劉豐的目光。

  那晶瑩的目光如同夜空中閃亮的星,精致的五官雖然被她擦去了妝容,可臉蛋依然紅撲撲的,就好像誘人的蘋果,讓劉豐下意識的想要去咬一口。

  “吃飯就算了,要是你覺得過意不去,可以陪我一天嗎?”劉豐的話剛說完,陳瑤的心跳就好像停止了,一動不動的看著劉豐,不明白劉豐這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應該答應還是拒絕。

  “你不要誤會,這不是你姐沒在嘛?之前我跟你姐就已經訂好計劃了,一起出去玩兒,你若是覺得不方便就算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