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e xxx

pure xxx pure xxx 30004瀏覽 41221評論 收藏


  導讀:我剛從大學畢業時,在一家建筑 公司上班,整天幫著 前輩們畫一些無聊的線條,卻沒有機會發揮自己對空間的想像力。

   松禾(化名)是我們樓上廣告公司的文案,他經常穿著 豎條紋的T恤和一條泛黃的牛仔褲。

  那天,我趴在 露臺上,望向遠處,真有浮生偷得半日閑的感覺,因為同 辦公室的前輩出差去了。

  平日里,只要我一離開座位,她總是會大聲叫喚我的名字,似乎在報告老總,我又偷懶了。

  難得她不在,我的心便異樣地暢快,感覺空氣特別清新,天特別藍。

    我剛從大學畢業時,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整天幫著前輩們畫一些無聊的線條,卻沒有機會發揮自己對空間的想像力。

    松禾(化名)是我們樓上廣告公司的文案,他經常穿著豎條紋的T恤和一條泛黃的牛仔褲。

  那天,我趴在露臺上,望向遠處,真有浮生偷得半日閑的感覺,因為同辦公室的前輩出差去了。

  平日里,只要我一離開座位,她總是會大聲叫喚我的名字,似乎在報告老總,我又偷懶了。

  難得她不在,我的心便異樣地暢快,感覺空氣特別清新,天特別藍。

  辦公室 亂情 花心男 讓我提心吊膽(2/2)  正在此時,松禾從樓上露臺探出腦袋,跟我打了聲招呼: 嗨。

  我抬頭,發現光暈包裹下的他特別的帥氣,我對他笑了笑,繼續獨自享受這初夏的寧靜。

  就這樣,我們算是認識了,之后若在電梯里遇見,我們都會點頭致意,這也漸漸成為了一種默契。

  再后來,我們下班遇到了就會一起去吃飯,奇怪,吃了些什么,我都記不得了,只記得我們一直不停地說啊說啊。

    深秋的一天,城市遭遇寒流,街上的行人都縮著脖子低著頭顧自趕路,松禾突然握起我的手,放進了他的風衣口袋里。

  這是我們第一次牽手,來得很自然,我沒有一絲抗拒,倒是渾身上下一陣暖流通過,感覺很溫馨。

  我靜靜地感受著,似乎說什么都是多余的。

  與松禾的大手相比,我的手顯得小了很多,與松禾綿軟的手掌相比,我那骨感的手顯得僵硬很多,我們就這樣在寒風中游走……辦公室亂情 花心男讓我提心吊膽(2/2)  有時候人和人的相處就是如此奇妙,可以相識很久都形同陌路,也可以只一次點頭之交,就一見傾心。

  我想,就是在松禾第一次和我打招呼的時候,我們的緣分已經遇上了。

  漸漸的,我不再排斥這呆板而冰冷的寫字樓,和松禾在一幢大樓里,我感覺特別安心。

  而松禾依然喜歡在露臺與我偶遇。

      失而復得  應該說,前輩們的觀察力總是很敏銳。

  不久,辦公室的前輩就察覺到了什么,她還不止一次旁敲側擊地提醒我,松禾30歲出頭已經離過一次婚,去年還一度和他們公司里的一個女孩相談甚歡,結果卻還是分手,那女孩正準備辭職呢。

  其實這段時間下來,我也隱約知道這些都是事實,那女孩我也見過,屬于耿脾氣的那(愛女狂歡)種,直到現在看到松禾,她的眼神依舊執著。

  我心里開始不安:難道松禾對感情真是如此隨隨便便?他這么不羈,我會是他的惟一嗎?為了試探松禾,那天吃過晚飯,我們在江邊散步,我很隨意地說了一句:我們分手吧。

  松禾震住了,沉默了一會,轉身就走,這讓我既失望又失落,我本猜想著他若真的愛我,應該萬分不舍,急切地挽留我才是,可一切超出了我的把握。

  辦公室亂情 花心男讓我提心吊膽(2/2)  第二天,我失魂落魄地來到單位,一個上午都沒心思工作。

  中午在食堂吃飯時,我真希望能偶遇松禾,可是找遍了角角落落都沒發現他的身影。

  此時,他同事告訴我,昨天夜里松禾拉著他去酒吧,猛灌自己,喝完了一瓶,沒醉,再一瓶。

  我這才意識到了自己是多么愚蠢,我馬上跑到他的公司,一看到他的背影,我的眼淚就不住地往外跑。

  松禾轉過身,他的眼神很復雜,但他終究還是回到了我身邊。

    我期望著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之間的裂縫會慢慢修復。

  那個夏天氣溫不斷地上升,上升的速度如同我們的感情,我們租了個小房子,然后去網上淘各種設計新穎又實惠的家居用品。

  我們一起做很家常的飯,然后狼吞虎咽地吃個精光,最后再相視而笑。

  生活上,松禾一直是很照顧我的,早上,他幫我準備早餐;深夜,他為我熱牛奶;我生病了,他不分晝夜地照顧我……辦公室亂情 花心男讓我提心吊膽(2/2)  心魔作祟  我發現時間越久,我就越愛松禾,也越來越依賴他。

  可正是如此,我像是著了魔一般,對他身邊的女孩充滿敵意。

  我也意識到,原來那么久過去了,我依舊無法從前輩善意的忠告中逃脫出來,我像個警惕的衛兵,毫不放松地守衛著我和松禾的愛情。

  我常常會情不自禁地查看松禾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和短信內容,無法自控地追問他晚歸的原因。

    漸漸的,松禾厭煩了,他是那樣驕傲的一個人,我越想抓住他,他就越想逃,就像風箏拼命地想掙脫線的牽絆。

  他總是怪我疑心太重,對他不信任。

  我們之間變得爭吵不斷,而他也越來越頻繁地徹夜不歸。

    其實我心里很明白,我們感情已經陷入了惡性循環,松禾終究會離開我。

  如今,我不知道我該怎么做才能挽回他的心,挽救我的心。

   孫 春花一臉的誠懇,看樣子也不像是只為了給劉旭解圍,林月心中的好奇心也被挑了起來。

    劉旭真會 按摩?  林月不由得低頭看了一眼胸口,她一直覺得要是能再大一點就完美了,悄悄試了不少偏方都沒用。

    聽人說按摩有用,她揉了好幾次都不見效果,也不知道劉旭行不行。

    “ 旭子,今天多謝你,時候也不早了,我得回去看看鋪子。

  ”  “正好,春花嬸我和你一起回去,帶瓶醬油。

  ”  劉旭跟著起身,和林月打個招呼,說道:“月兒姐,我先走一步,明天見,不要太想我。

  ”  “不要臉,誰會想你。

  ”  林月咕噥一句,心里打著小九九,該怎么開口讓劉旭給她按摩。

    劉旭沒想到林月的心思,已經和孫春花回到了小賣部,剛一開門,嗖的竄出個黑影,把孫春花嚇得不輕,轉身就撲到劉旭懷里。

    胸前的柔軟緊緊貼著他的胸口,還挺舒服,送上門的福利,當然沒有推開的道理,劉旭順手抱住了孫春花,手直接蓋在了她的屁股上。

    “那是啥 東西?”  孫春花被嚇得不輕,都沒注意到這些,驚魂未定的觀察了好幾次門口,都不敢進去,生怕又竄出來一只。

    “哎呀!”  黑影沒看到,倒感覺到了屁股上的異樣,觸電似地,整個人都忍不住扭動起來。

    “你這壞小子,趁機占 嬸子便宜!”  “春花嬸,我也是被嚇壞了,你說這手也真是的,有時候就是不聽話。

  ”  劉旭特地沖著兩只手埋怨,孫春花也不和他計較,只是小心翼翼的走進了小賣部。

    沒有黑影沖出來,但不少東西都被撕扯壞了,多半是老鼠或野貓弄得。

    “旭子,醬油就在架子上,你自己拿一下,錢就甭給了,嬸子還指望你以后多按摩按摩。

  ”  孫春花躬下身子,準備收拾一下地上的狼藉,衣服被沉甸甸的胸口壓下去,露出了大片雪白,這樣的好風景,劉旭怎么能輕易錯過。

    “不著急,嬸子,我幫你收拾。

  ”  劉旭也蹲下身來,眼睛一直沒離開過孫春花,心中忍不住的感嘆,真不愧是當年村里一枝花,本錢就是高。

    “嗯?”  手忽然抓住了個黃瓜似的東西,但感覺又不像,劉旭低頭一看,神色頓時變得古怪起來,他手里抓著的居然是個模具。

    城里他也沒少見過這樣的店子,甚至宿舍里幾個猥瑣家伙還特地買回來研究過,他還是第一次在村里發現。

    尤其這個頭還不小,難道孫春花平時也得不到滿足?才會想到買這個東西?  “旭子,你這……”  孫春花看到劉旭手里的東西,半句話生生咽了回去,一把奪了過去,臉上泛紅,不知所措的解釋道:“就是個城里人的稀奇玩具,我瞅著新鮮就買回來了。

  ”  “春花嬸不用解釋,我好歹也在城里呆了幾年,這東西還是認識的,再說它也不像是剛剛拆了包裝,明顯都用過好幾次。

  ”  劉旭壞笑著湊近孫春花,說道:“嬸子,是不是書記很久都沒壓你了?”  “你這毛頭小子,啥都敢問!”  孫春花被拆穿,索性不再掩飾,哼道:“你葛叔三天兩頭跑城里,一天到晚累個半死,哪里有空閑做那事,再說年紀也大了,那方面也就不行了。

  ”  “春花嬸,這個用多了也不好。

  ”  劉旭一本正經的看著她說道:“就好像一個快要餓死的人,喂了一小塊饅頭,反而會變得更餓。

  ”  “沒想到,你還懂得不少,嬸子心里也苦,但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  孫春花一臉沮喪,有些事情是會上癮的,尤其在這個年齡,更是如此。

  她也想著能再享受一回女人的樂趣,可惜希望渺茫。

    “嬸子,有時間我再給你按摩按摩,也可以緩解的。

  ”  劉旭的話頓時讓孫春花來了興趣,欣喜的看著他說道:“那明天嬸子去診所找你!”  “診所不太方便,人來人往的,這個按摩和按腿不一樣。

  ”  孫春花很快反應過來,笑著說道:“還是你考慮周全,那改天來嬸子家里。

  ”  “好的,春花嬸我就先回去了,小姑還等著我這醬油做飯。

  ”  劉旭計劃得逞,起身就要走人, 卻被孫春花叫住了,從架子上拿了好幾根火腿,還拿了幾瓶飲料塞了過來。

    “拿回去吃,就當嬸子提前給你付按摩錢。

  ”  “謝謝嬸子。

  ”  毫不客氣的收下,劉旭離開了小賣部,沒等走到家門口,就聽到了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轉過身一看原來是陳 大榮

   (愛女狂歡) 想到早上的事情,劉旭還有些心虛,沒想到陳大榮倒是一臉笑呵呵的和他打招呼。

    “旭子,吃了飯到家里一趟, 雯雯說腳還是不舒服,你去給她瞅瞅,按摩一下什么的。

  ”  “好勒,大榮叔你這是要出門?”  劉旭看著陳大榮換了一身臟兮兮的衣服,順口問了一句。

    “唉,特娘的那些老板偏要晚上出貨,我這就得走了,你記得晚上過去,要不明天回來,雯雯又得和我絮叨。

  ”  “好的,大榮叔你放心好了,路上小心。

  ”  目送著陳大榮遠去,劉旭的心中忽然冒出個古怪的念頭,壞笑著回到了院子里。

    “咋這么多東西?”  “春花嬸送的,下午我給她按了按腿,她說這個當診費。

  ”  劉旭回來的時候,陳 蘭蘭剛洗了頭發,濕漉漉的長發垂下來,把胸前的衣服都打濕了,若隱若現的風景,讓劉旭一陣口干舌燥。

    陳蘭蘭剛要開口,察覺到了劉旭的目光,趕快拿著東西朝廚房走去。

    “你在院子里坐會兒,飯馬上就好。

  ”  好景一晃而過,劉旭無奈的搖搖頭,走到水缸邊準備沖個澡。

    “旭子,昨天就和你說了,以后不要在院子里換衣服,你又不是小孩子,影響多不好。

  ”  “怕啥,都是自家人,再說我哪兒小姑沒看過。

  ”  劉旭擦著身上的水珠,滿臉的不在乎,陳蘭蘭卻不好意思的扭過頭去,她明白劉旭是故意的,所以才要盡可能的克制自己。

    一直以來她都把劉旭當成了自己的孩子,現在卻產生了那種心思,實在是太羞恥了。

    “小姑做的飯就是好吃!”  回過神的時候,劉旭已經穿好衣服,端起碗筷狼吞虎咽起來。

    “就你嘴甜,不就是一碗雞蛋炒面條,誰還不會做?”  陳蘭蘭嘴上嗔怪一聲,心里美滋滋的。

    “那可不一樣,小姑在我心里獨一無二,做出來的飯當然也是舉世無雙,別人肯定做不出這樣的香味!”  劉旭毫不吝嗇花言巧語,一邊說,還一邊用力嗅了一口,鼻子都快湊到陳蘭蘭胸口。

    “嘿嘿,小姑身上更香!”  “吃飯也堵不住你的嘴!”  陳蘭蘭笑得眉眼彎彎,她還不到三十歲就成了寡婦,村里人都想著說她的閑話,要不是她檢點,只怕早已經成了人人唾罵的對象,更別說有人夸她了。

    劉旭幾句話,說的她很是舒坦,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湊到劉旭臉上親了一口。

    “獎勵你的!”  “這邊也要一個!”  意外的驚喜,劉旭愣了一下,然后嬉皮笑臉的把另一邊也湊過去,說道:“小姑可不能厚此薄彼,不然這半邊臉要不高興了。

  ”  “就會糊弄小姑,你的臉還會不高興?”  陳蘭蘭哼了一聲,轉身就要走,劉旭蹭的站起身來,突然在陳蘭蘭的臉上親了一口。

    “你看,他一不高興就想親小姑。

  ”  一瞬間,陳蘭蘭居然呆住了,就在劉旭親上來的時候,她感覺自己居然心跳加快,甚至希望再來一次。

    好像,回到了戀愛時候的感覺。

    不行的,我怎么能和劉旭……他以后肯定是要娶媳婦自己成家,怎么能和我一個寡婦在一起。

    陳蘭蘭想到這些心灰意冷,所有的感覺瞬間潰散不見,連步伐也遲緩了不少。

    劉旭根本沒注意到這些,扒拉完飯菜,和陳蘭蘭打了一聲招呼,就去黃雯雯家了。

    聽著腳步聲漸漸遠去,陳蘭蘭洗碗的手也停了下來。

    這樣也好,沒有開始就不會結束。

    終于找到了安慰的借口,陳蘭蘭整理了廚房里的狼藉,便是回到炕上躺著了,只想早早的入睡,就可以擺脫這些煩惱。

    當她躺下的時候,腦袋里閃過的都是昨天晚上被劉旭抱著的場景,現在只能裹緊被子。

    以前就是這樣過來,以后也可以的。

    陳蘭蘭找了無數的理由安慰自己,終于是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這時候劉旭也來到了黃雯雯家的院子里,才走到門口就傳來一陣狗叫,屋里的黃雯雯立刻警覺。

    “誰在外面?”  “ 小嬸子,我是劉旭,大榮叔叫我來給你看看腳。

  ”  黃雯雯聽到是劉旭來了,頓時想到了白天的旖旎事,小臉兒微微泛紅。

    “進來吧,門沒鎖,大黑也拴著。

  ”  特地留門?  劉旭心中暗暗思忖,難道是為了我?白天的時候,他能感覺到黃雯雯對他沒有那么排斥。

    村里也早就議論過,黃雯雯和陳大榮都結婚幾年,肚子一直都沒動靜,不少人都說黃雯雯是不下蛋的母雞。

    為此,陳大榮還和人打過架,后來說的人就漸漸沒了。

    村里人的思想比較封建,對這方面的知識了解也不多,劉旭卻清楚,生孩子可不一定就是女方的原因。

    陳大榮早年就跑長途運輸,像今天這樣的深夜跑車也都是家常便飯,那方面受到影響倒是很正常。

    “小嬸子,有沒有感覺好一點。

  ”  走到屋里,劉旭看著炕上坐著的黃雯雯,眼睛刷的一下看直了。

    黃雯雯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里面襯了一件背心,雖然她只是坐著不動,但若隱若現的風景,依舊讓人移不開視線。

    “眼睛朝哪兒看!”  注意到了劉旭的實現,黃雯雯哼了一聲,抬腳就要踢他一下,沒想到用了受傷的腳,立刻疼的哼哼起來。

    “小嬸子你都差點兒把我魂勾走了,怎么還怪我?”  黃雯雯本想開口,卻感覺到腳斷了似的劇痛,齜牙咧嘴的說道:“還不快給我按摩,小心我讓黑子進來咬你!”  “別著急,小嬸子,我這就給你按摩。

  ”  劉旭笑著抬起她的小腳,把白皙的小腿搭在了自己腿上,手就順著摸了上去。

  瞅準穴位,或輕或重的按壓著。

    在這方面,劉旭還真不是吹牛,整個學院里就他按的最好。

    所以很快黃雯雯就感覺到疼痛減輕了不少,而且感覺到劉旭的手指暖洋洋的,帶著魔力一般,每次按壓都有著一股電流順著小腿蔓延上來。

    連續幾波下來,黃雯雯禁不住發出了嚶嚀。

    劉旭心中暗喜,按照記憶中的穴位,加大了力度揉捏起來,黃雯雯居然感覺自己某個地方跟著有了反應,臉頰很快羞紅。

    “旭子,差不多了,謝謝你。

  ”  為了避免被劉旭看出端倪,她想盡快結束這次的按摩治療,可崴腳哪有那么容易好起來,她這一動,立刻又疼了起來。

    “小嬸子,這個按摩治療是循序漸進的,你這一弄,我又得重頭再來,不然根本沒效果,除非你想以后變成個瘸子,那我現在就走人。

  ”  劉旭還真跳下炕,一副就要走人的樣子。

    黃雯雯立馬慌了,沒有人想以后做個瘸子,也顧不上丟人和羞恥,趕忙喊住了劉旭,說道:“是嬸子不懂,你繼續按摩,我保證不會再打擾你。

  ”  “這可是你自己說的。

  ”  黃雯雯連連點頭,劉旭這才又把手放在了腳上,繼續按摩起來。

    沒一會兒,黃雯雯就感覺身體像面條一樣軟下來,渾身的力氣似乎都隨著劉旭的手指散掉了。

    “嗯呢!”  嚶嚀聲也再一次響起。

    劉旭聽著她的聲音,某個地方也有了反應,手順著小腿摸了上去,手指直接按在了黃雯雯的下面。

    “旭子,你做啥?”  黃雯雯猛的驚醒,瞪大了眼睛看著劉旭。

    “小嬸子,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肚子疼?”  劉旭忽然神秘兮兮的看著她,倒是讓黃雯雯懵了,點點頭問道:“你咋知道?”  “我是醫生,這叫望氣。

  ”  其實都是他隨口胡謅,這中醫的診病法子他根本一竅不通,只是剛剛手指按下去感覺到有點厚。

    借著透視眼看到了里面的東西,就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痛經本就是女人的通病,雖然也有例外,但幾率并不大。

    果然黃雯雯也沒有例外,劉旭笑呵呵的把手放在她肚子上,說道:“我給你按按,包治包好。

  ”  “你還會揉肚子?”  黃雯雯一臉的驚訝,痛經這事情的確煩惱了她很久,尤其是一個人在家里,只能咬牙忍過去。

    陳大榮一個大老粗,完全沒有把這樣的事情放在心上,甚至連個喝熱水都不會說,在每個月的那幾天能不氣她就不錯了。

    “當然,就沒有我不會的按摩。

  ”  劉旭好一頓吹噓,說什么在學校都是全校標兵,黃雯雯被他糊弄得一愣一愣,加上肚子確實疼得過分,索性讓他試試。

    黃雯雯沒有生過孩子,小腹平坦滑溜,手感很是不錯。

    劉旭也不著急按摩,趁機摸了起來,或許是錯覺,黃雯雯的確覺得疼痛減輕不少。

    吃了一頓豆腐,劉旭才找到穴位按摩,揉了一會,效果顯著。

    黃雯雯感覺像是放下了一塊大石頭,肚子里輕松了不少,只是臉上多了幾片紅暈。

    比起按腳,肚子更加敏感,尤其劉旭的手,不斷的往下,幾乎就要觸碰到那地方。

    “呀!”  黃雯雯突然叫了一聲,劉旭的手卻沒停下來,而且更加用力,黃雯雯的身上很快冒出了一層細汗,呼吸也漸漸急促起來。

    劉旭心中暗笑,這些穴位都是刺激那方面的,他也是第一次試驗,沒想到效果這么驚人。

    黃雯雯的身體不由自主扭動起來,薄薄的睡衣里小浪翻涌,看得劉旭心里癢癢的,手不由得探了過去。

    胸前突然被襲擊,黃雯雯的身體一激靈,猛的回過神,瞪大了眼睛盯著劉旭。

    “旭子,你又干壞事!”  “小嬸子,你可誤會我了,是這里也需要按摩,難道你不覺得脹痛,只要我按摩一下,就沒事了。

  ”  劉旭一本正經的開口,黃雯雯也被唬住了。

    因為經過他的按摩,腳和肚子的確減輕了不少疼痛,但她可不想就此放縱劉旭胡來。

    “你就隔著衣服按,別想動歪腦筋。

  ”  “小嬸子,隔著衣服我怎么找得到穴位,萬一按錯了,那可就麻煩大了,弄不好這兒都會得癌。

  ”  劉旭故意說的夸張,癌癥這種東西在村里人眼中,無異于催命符,黃雯雯也立刻重視起來。

    “那,你就隔著背心按!”  她猶豫了一會兒,把睡衣脫掉,只穿了一件緊身的白色背心,兩個渾圓清晰的勾勒出來。

    “也行,可能效果沒那么快,要多按摩一會兒。

  ”  劉旭咽了咽口水,盡量讓自己的反應沒那么明顯,手掌放了上去,輕輕的按了起來。

    電流瞬間流淌全身,黃雯雯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嘴里發出了陣陣低吟,那地方也有了異樣的感受。

    劉旭的動作逐漸加快,黃雯雯直接軟在了劉旭懷里。

    “旭子,你輕點,嬸子受不住。

  ”  “嬸子你忍著點,這都是正常反應,馬上就沒事了。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