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per porn

hyper porn hyper porn 42119瀏覽 47681評論 收藏


你這閨女咋不聽話呢?我讓你給 二蛋道歉。

  ”當著這么多鄉親的面,趙前進顯然有些不太高興了。

  看著 趙婷婷又氣又急,左右為難的樣子, 李二蛋心里就嘿嘿一笑,他當然不可能真的讓趙婷婷道歉。

  于是瞅準了機會說道:“前進叔,不用了,又不是啥大不了的事。

  ”趙婷婷看著李二蛋那副裝老好人的樣子就來氣,“死李二蛋,你還挺能裝。

  ”“爹,要是沒什么事的話,那我就回去了。

  我娘讓你也早點回家吃飯。

  ”趙婷婷依然是無視李二蛋的存在,說完就推著 自行車準備離開。

  一見趙婷婷要走,李二蛋也有點著急。

  可是又沒什么借口可以把她留下。

  這時趙前進說話了:“閨女,你要是回去的話也行,正好騎車把二蛋也送家去。

  ”“爹,他那么沉,我能馱動他嗎?”趙婷婷一噘嘴,有些不太樂意。

  “我不沉,能馱動,實在不行我還可以馱你。

  ”還沒等趙前進說話,李二蛋就夠著夠著的說道。

  騎著一輛車回去,指不定路上會摩擦出點什么火花呢,李二蛋可不想放棄這個絕佳機會。

  “那就這么定了,閨女你先馱著二蛋走吧,我晚點自己回去。

  ”趙婷婷畢竟是個孝順的姑娘,雖然她不明白老爹趙前進為啥突然對李二蛋這么好,但是見趙前進態度堅決, 她也就只好點頭同意了。

  “一定是李二蛋這臭小子給爹使了什么道,這壞蛋,一會兒我專門騎石子路,顛死你個小色鬼。

  最好把你褲襠里那兩鳥蛋顛碎了,以后你對我也就死心了!”趙婷婷心里打定主意就去推自行車。

  “婷婷,要是你馱不動我的話,我馱你也行。

  ”“用不著。

  ”趙婷婷氣呼呼的說完,就蹬起自行車,李二蛋趕緊坐在后座上,兩人順著麥田地頭的泥土路向村里騎去。

  趙婷婷身上散發出的香氣,隨風飄進了李二蛋的鼻子里,讓他一陣陶醉。

  “呸,不害臊,一個大小伙子,好意思讓我一個姑娘馱著?臉咋那么大呢?”前面的趙婷婷冷嘲熱諷的說道。

  “我說馱你,你也不用啊。

  ”“你也好意思,趁現在沒人,趕緊給我滾下去。

  昨天你占我便宜的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那可不行,是前進叔讓你馱我的。

  你要是不把我帶到家,我明天就告訴前進叔去。

  ”李二蛋屁溜溜的說著。

  趙婷婷在他眼里總有一種說不出的稀罕。

  所以李二蛋就喜歡故意氣她逗她。

  “行,那你坐吧,一會兒要是把你那條小腿和兩個鳥蛋都摔碎了可別怪我。

  ”趙婷婷氣呼呼的說道。

  大長腿猛蹬了幾下車子。

  其實趙婷婷現在的心里已經有了主意,正準備一會兒找機會懲治一下李二蛋呢。

  等自行車騎出了麥田,四下無人,李二蛋的眼睛就開始有點賊兮兮的了,目光不自覺的落在了趙婷婷那柳條般的小蠻腰上。

  趙婷婷今天穿的是一件短袖小襯衫,本來就有點短,蹬車子的時候她 身子還往前一探一探的使勁,衣服也跟著往上竄。

  整個白皙剔透的小蠻腰就全暴露給了身后的李二蛋。

  趙婷婷這丫頭的小腰怎么長的?平坦的沒有一點多余的肉。

  一使勁,腰和屁股之間,還有兩個性感的腰窩。

  而且腰細還不算,屁股還大,典型的水蛇腰,以后肯定能生兒子。

  這要是躺在炕上摟起來內個,肯定老得勁 了吧?看著趙婷婷腰間的一片白皙,李二蛋的心就直癢癢。

  不由想入非非。

  以后要是把趙婷婷娶過門,天天晚上就枕著這小蠻腰睡覺,還不得美死啊?李二蛋想著,嘴里的哈喇子頓時流出來。

  剛好這時候趙婷婷一彎腰。

  李二蛋嚇得頓時吸了口涼氣,糟了,這下趙婷婷還不得發飆啊?“李二蛋你個臭流氓,你剛才往我身上整什么了?”果然,李二蛋正想著呢,趙婷婷就像觸電似的一激靈,似乎感覺到什么。

  她突然神色一動,像猜到了什么似的。

  憤怒的將自行車停住。

  然后跳下來吼道:“李二蛋,你個大變態,看人家長的漂亮,居然偷偷在我后面……,還把那……那種東西……弄在……你惡不惡心啊?”趙婷婷此刻已經氣瘋了,抬起腳就奔李二蛋踢過來。

  “婷婷,你誤會了!剛才是天太熱,汗水滴下來了。

  你該不會是想成男人那東西了吧?婷婷,你這想象力也夠豐富的啊。

  ”李二蛋趕緊一躲。

  然后信口胡說著。

  “你……”趙婷婷氣的語塞。

  “我怎么說也是咱香草村的有志青年,怎么可能在你后面干那么齷齪的事呢?”一看李二蛋褲子整整齊齊的,應該是沒撒謊。

  趙婷婷也疑惑了。

  “李二蛋,你要是再敢對我有什么企圖,我發誓絕對會打斷你,讓你做太監。

  ”扔下一句狠話,趙婷婷再次蹬上了自行車,李二蛋則又死皮賴臉的坐上了后座。

  對于李二蛋這樣的無賴,趙婷婷也是有點無語了。

  無奈老爹讓她送李二蛋回家,趙婷婷也只好忍著氣,繼續馱著李二蛋往回騎。

  “婷婷,跟你商量個事唄,你能不能下次喊我的時候,別一口一個臭流氓的行不?讓村里人聽見了多不好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把你給弄了呢。

  ”“呸!李二蛋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就憑你還想弄我??做夢吧!說出去村里都沒人信。

  ”趙婷婷打了李二蛋一拳,不屑的說道。

  這時,趙婷婷蹬著自行車一拐彎,進入了一片砂石子的路面。

  香草村是個窮村子,也沒通公路,所以村子里好多的路都是用拖拉機拉些石子粗糙的一墊,平時步行還好,要是騎著自行車,好人都能顛的散了架子。

  “李二蛋你個臭流氓,看我一會兒怎么把你顛成軟腳雞。

  看你還怎么占人便宜。

  ”心里想著,趙婷婷故意專挑坑洼不平的路騎。

  “哎呦,疼死我了,婷婷你這騎的什么路啊……”趙婷婷坐在鞍座上宣呼呼的沒事,可是身后的李二蛋可就慘了,坐在鐵架上,屁股都快顛成八瓣了。

  這下可把前面的趙婷婷樂壞了,她憋著笑,心里總算舒坦了一點。

  “我說婷婷,你就不能挑好路騎嗎?這么顛,你自己不難受啊?我的屁股都快被你顛碎了。

  ”身后李二蛋疼的死去活來的聲音,趙婷婷實在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來。

  那聲音像銀鈴般清脆。

  “該,活該,讓你整天想著占我便宜。

  哼!”趙婷婷剛說完,突然驚呼了一聲。

  自行車的前輪一下壓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趙婷婷差點沒扶好車把。

  連自行車都差點顛飛起來。

  車后座上的李二蛋實在找不到東西抓,只能一下子緊緊的摟住了前面趙婷婷的小蠻腰。

  否則他就飛出去了。

  “好軟!”摟著趙婷婷的小腰,李二蛋心里驚嘆。

  此刻的趙婷婷本來想騰出手來削李二蛋,可是這路面實在是太顛了,一個手扶車把根本扶不住,她只好兩只手用力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但這也助長了李二蛋的咸豬手。

  抱著趙婷婷更緊了。

  然后還把臉也貼在了趙婷婷的后背上。

  那滑滑的觸感讓他一陣陶醉。

  “婷婷,你這身上可真香!”“李二蛋,把你的臭手拿開!”趙婷婷一邊喊著一邊目視前方。

  生怕一分神就容易連人帶車摔倒。

  “婷婷,我不能松開啊,我一松開就得被顛到車轱轆下面去了。

  ”李二蛋的手,還偷偷的在趙婷婷腰間抓了幾下。

  不過被顛簸掩蓋住了,趙婷婷也沒注意。

  “這小腰手感又滑又軟啊!”李二蛋心里暗暗嘆道。

  本來趙婷婷被李二蛋抱住,心里很抗拒,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當李二蛋的臉貼在她后背上的時候,她的腰間漸漸地升起了一股異樣的感覺。

  讓她仿佛觸電了似的。

  “真討厭,我怎么會對李二蛋這臭小子有感覺的?好在這小子不知道,否則真是羞死人啦。

  ”趙婷婷的心里糾結的想著。

  其實趙婷婷在城里讀大學三年,因為長相漂亮,追她的男生很多,但是怕影響學習,所以她全都一一拒絕了。

  畢竟她也是個大姑娘了,所以偶爾也會忍不住瀏覽一些小網站,以滿足那種空虛的心靈。

  誰知越看那種小片子,趙婷婷 身體里的欲望反而越積越高。

  無處發泄這種欲望,所以這么久一直在身體里面積壓著。

  今天被李二蛋男人的手臂這么一抱。

  頓時有要爆發的趨勢。

  就在這時,顛簸的路面終于過去了,自行車已經進了村子。

  路面順暢了之后,還沒等趙婷婷說話,李二蛋就自覺的松開了她的腰。

  倒是讓趙婷婷多少有些意外。

  “婷婷,剛才不好意思啊,實在是車子太顛了,一時情急才抱你的。

  你別介意啊。

  ”李二蛋突然態度轉變,趙婷婷也有些納悶。

  (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李二蛋,這話可不像是從你嘴里說出來的啊。

  ”“婷婷,你看咱們倆抱也抱了,嘴也親過了!要不你就答應跟我處對象唄。

  ”“李二蛋,你還好意思提那件事?占我便宜我還沒跟你算賬呢。

  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婷婷,畢竟咱倆都有了親密接觸了,你看你還有什么條件,盡管提。

  ”趙婷婷此刻也是有點無語,從來沒見過李二蛋這么不要臉的。

  她也是想為難一下李二蛋,讓他知難而退。

  于是說道:“行,那我就給你個機會。

  我爹當村長這么多年,一直想給咱們村修一條公路,連到山外面去,然后把小學重新蓋個新教學樓。

  只要你做到這兩件事,我就考慮跟你處對象,咋樣?”“行啊,就這么簡單?你等著。

  我一定把這兩件事辦了。

  到時候你可不許反悔。

  ”李二蛋嘴上雖然說的輕松,但是心里也知道如果以他現在這樣領救濟款過活,恐怕這一輩子都別想娶到趙婷婷了。

  聽李二蛋的語氣,趙婷婷一陣無語。

  算了,她也懶得跟李二蛋較勁。

  先不說蓋教學樓的事,就是修條公路,就得花個幾十萬。

  這么多錢,李二蛋砸鍋賣鐵也拿不出來,所以理論上,她永遠也不可能嫁給李二蛋。

  自行車很快就拐到了李二蛋家門前的村路上。

  遠遠的看去,似乎有個人正站在李二蛋家的門口,手里還拎著個水桶。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趙婷婷和李二蛋兩人快到門口的時候,才看清原來是 牛美麗

  一見是她,趙婷婷不由的微微皺了一下眉。

  因為趙婷婷的老爹趙前進是村長,而牛美麗的男人魏大國是候補村長,所以兩家向來是面和心不合,走動也很少。

  看到牛美麗,不由的猜測起她怎么會跑到李二蛋家門口來。

  早就聽村里人說這牛美麗經常和野男人在苞米地里打滾,這次難不成是看上李二蛋了?“ 牛嬸,你咋在這呢?”李二蛋從自行車后座下來問道。

  牛美麗趕緊笑盈盈的走過來。

  看到李二蛋是坐著趙婷婷的自行車回來,牛美麗眼神里不由的閃過了一絲詫異和警覺。

  “趙婷婷這死丫頭沒想到也挺悶騷的,居然搶在自己前面勾搭上了李二蛋,八層也是看上李二蛋了吧?哼,跟我搶男人,你丫頭還嫩點,雖然你比我年輕漂亮,但是比起那方面的技術,你趙婷婷可比我差遠了。

  ”心里如此想著,牛美麗臉上不動聲色。

  “二蛋,嬸子今天也閑著沒事,這不尋思過來幫你打掃下屋子。

  你這家里也沒個女人照顧,怎么能行呢。

  ”“牛嬸,麻煩你這怎么好意思呢!”李二蛋客氣著,心里想:這牛美麗不請自來,肯定沒安什么好心。

  難道今天就想在我家跟我滾一次?如果真要是那樣的話,自己是要還是不要?“二蛋,你小子這人緣還不錯啊,牛嬸家住的那么遠,還特意跑過來幫你打掃屋子,你的面子可真不小。

  ”這時一旁的趙婷婷把自行車停好后開口說道。

  李二蛋聽這話風似乎有點不對,看到牛美麗來自己家,趙婷婷不是吃自己醋了吧?想到這,李二蛋的心里還有點小竊喜呢。

  “呵呵,牛嬸也是關心我嘛!”趙婷婷心想:也不知道你真傻還是假傻,還關心你,這騷女人明擺著是想吃了你。

  一個自己男人不行的大騷包,突然來獻殷勤,圖什么?還不是想跟你那個?心里想著,趙婷婷沒說什么。

  反正這事和她也沒關系。

  只不過她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李二蛋身邊突然有女人圍繞,她心里也有點別扭。

  “婷婷,你還說我大老遠來,你不也是騎著自行車馱二蛋回來的嗎!你該不會是和二蛋處對象了吧?”牛美麗聽到趙婷婷的話似乎有點冷嘲熱諷的意思,心里有點不爽。

  但當著李二蛋的面,她也不好發作。

  “牛嬸你想多了,沒有的事。

  要不你們聊著,我就回去了。

  ”牛美麗在這,趙婷婷也實在沒什么話聊,便騎上自行車走了。

  “二蛋,你快把院門打開,我這拎著水桶怪沉的!”李二蛋糾結了一下,牛美麗這騷娘們兒大老遠跑來一定必有所圖。

  也無所謂,反正這大白天的,她就算再饑渴難耐,還能吃了自己咋的?這娘們要幫自己打掃屋子,就讓她掃好了。

  一念至此,李二蛋便打開了院門,牛美麗拎著水桶也跟著進了院里。

  她先將這院子里的臟衣服都泡在了水桶里。

  又用抹布沾了水,像模像樣的幫李二蛋擦著窗戶。

  “二蛋,早飯還沒吃呢吧?”“還沒呢,早上幫鄉親們澆麥田,所以回來晚了。

  ” 韓萌萌說著坐上了副駕駛座位,一向都乖巧懂事兒的她如此撒嬌,讓 老劉的心里面升騰起一絲暖流。

  就這兩句話,讓老劉樂開了花。

  一陣清風從車窗吹了進來,直接將韓萌萌的短裙給吹開,讓老劉瞬間就看到了下面的畫面。

  掛科后韓萌萌越想越不舒服,為了不至于第二次也掛科,所以她想要刻苦練習,就算是晚上,也不想松懈下來。

  撥通老劉電話,在老劉同意之后,她激動的從床上跳了下來,挑選一套連衣裙就跑了出來。

  韓萌萌本來就有裸睡的習慣,不過想到上次胸脯卡在了方向盤里面,就穿上了內衣,但是內褲還有點潮濕,就沒有穿內褲趕了過來。

  因為晚上,所以韓萌萌覺得穿不穿晚上都不會看出來。

  但是她卻忽略了自己的裙子很短,稍微彎腰,就會被人看到兩腿之間的茂密叢林。

  這時,韓萌萌調整坐姿將腿朝前伸了伸,屁股微微翹起,在連衣裙下的那毛茸茸的濃密森林直接就暴露在了老劉面前。

  看到那粉紅色的裂縫,老劉的大腦瞬間充血,呼吸都急促了起來。

  “現在的女生怎么一個個都這么大膽,竟然連內褲都不穿了?”老劉用力壓制住干死韓萌萌的想法,將車開到了駕校里面。

  此刻已經入夜,駕校空無一人,門衛正躲在房間吹著空調,愜意的看著電視。

  不敢一開始就動手動腳,所以老劉教的是認認真真,規規矩矩,盡量避免和韓萌萌有直接的肉體接觸。

  韓萌萌其他的都學的不錯,主要就是倒車入庫和側方停車這個問題有些嚴重,因為距離把握的不是很好,每次都會壓到線。

  老劉耐心的教了很長時間,發現她還是 沒有辦法領悟到其中真理,便不滿說道:“夢夢,這個線你都沒有辦法對準嗎?好好倒車怎么對你來說就怎么難呢?”“我……”韓萌萌人畜無害的看著老劉,頓時傷心和委屈涌上心頭,眼淚滴滴落了下來。

  “我去,你先別哭!”老劉急忙安慰,可沒想到已經崩潰的韓萌萌竟然直接就鉆進了他的懷里哭喊了起來。

  林子大了什么鳥兒都有,有一些人就喜歡受虐,男人越是打她罵她,反而對這個男人越是依戀。

  而韓萌萌就是這樣的女人,老劉一生氣,她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對老劉產生了依賴感,再加上科二掛科,她只能通過哭泣的方式來表達出來。

  老劉將韓萌萌擁入懷中,輕聲安穩:“別哭了,我不兇你了,好好學習,下次一把過!”韓萌萌又是傷心又是難過:“劉 教練,我也知道自己領悟力太差了,只要一上車我就害怕,特別是考試,就算再考十次,我都沒有辦法通過的……”懷中趴著一個誘人的美女,老劉再也無法控制住心里面的沖動,一個瘋狂的想法在腦中萌生了出來:“萌萌,其實我有個辦法可以讓你盡快學會……”“什么辦法?”韓萌萌急忙抬頭,就好像即將溺死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那就是……”老劉放緩了話音。

  “什么辦法啊,快點說啊。

  ”“那辦法是……”老劉故意裝作難為的樣子說:“男人對汽車本來就很有興趣,但是女人不同,而且我坐在副駕駛,和你的角度也有些偏差,如果你坐在我的腿上,這樣角度一樣,我就可以直白的告訴你怎么倒車了。

  ”“坐在你的腿上……?”韓萌萌一時間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畢竟讓她坐在一個男人的身上,這可難住她了。

  “怎么了?你還記得上次我們隔壁班的馬教練嗎?不就是這樣讓學員坐在他的懷里,這樣手把手的倒車入庫,很普遍的。

  ”老劉一本正經說:“而且這可是私人教練的待遇,我也是想要讓你通過科二考試,不然換做以前,這可是要加錢的。

  ”“可是……”韓萌萌一臉為難,紅著臉看了眼老劉,又急忙別過頭。

  當看到老劉的臉色凝重,而且非常正經的樣子,韓萌萌只能咬牙點頭說:“那好吧,劉教練,真是麻煩你了。

  ”見韓萌萌答應下來,老劉激動 無比,急忙爬了過去做了下來。

  韓萌萌站在老劉身前,晃動了一下屁股,不安問:“那劉教練,我現在可以做下去了嗎?”“等一下,我先調整好坐姿。

  ”老劉說著調整了一下駕駛座,找了個可以讓自己和韓萌萌緊密接觸的姿勢。

  上次幫助韓萌萌將胸脯從方向盤擠出來之后,老劉知道韓萌萌并不排斥自己,而且今晚韓萌萌沒有穿內褲,只要他稍微讓韓萌萌動情,搞不好今晚就可以插了韓萌萌。

  想到這里,老劉竟然猥瑣的笑了出來。

  “好了,萌萌,你可以坐下來了。

  ”老劉說完,想到一會兒緊密接觸的畫面,臉瞬間通紅下來。

  “那我就坐了啊。

  ”韓萌萌臉色羞紅,將豐滿的翹臀緩緩朝老劉褲襠處坐了下去。

  也就是在即將坐在老劉身上的時候,他猛地將寬松的大褲衩使勁兒一拉,將兩腿之間那根粗壯無比的大茄子暴露了出來。

  此刻的大茄子已經進入了亢奮狀態,在韓萌萌坐下的那一刻,老劉裝作無意將韓萌萌的裙子掀開。

  在韓萌萌上車的那一刻,老劉就知道韓萌萌沒有穿內褲,而現在……韓萌萌根本就不知道老劉心里面想著是如何上了她,當坐下去的瞬間,她便敏銳的感覺有一根非常炙熱的堅硬巨物正沒有任何束縛的和自己的桃源入口緊貼在一起。

  近乎是在瞬間,滾燙的溫度和甬道內的空虛便將她整個人包裹了起來。

  老劉生怕韓萌萌離開,急忙抱住了她的纖細要是,將她緊緊的擁在懷中。

  韓萌萌在那根堅硬的刺激下控制不住的扭動下身,被刺激的 花蕊在摩擦下讓她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那一瞬間,她的腦中一片空白,一陣激流在身體內快速的翻涌。

  當高潮來臨的瞬間,她渾身無力,身子向前傾斜,趴在了方向盤上。

  她雖然很想離開老劉,可是又沒有任何力氣,更要命的是韓萌萌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只能本能的用雙腿夾住了老劉那堅硬的大茄子,她的渾身無力,面色潮紅,嬌喘不斷。

  老劉饑渴了二十年的老寶貝兒嘗到了甜頭,現在又和女人的美縫相互貼合在一起,讓她顧不得三七二十一,腦中只有一個字,那就是‘干’!這個字讓老劉亢奮不已,他深吸一口氣,伸手抓住自己的老家伙,研磨著瞄準了韓萌萌已經滲出粘液的裂縫口,用盡全身力氣插了上去。

  “啊……”當一股強烈的沖擊從花蕊處席卷全身的時候,韓萌萌喊叫了一聲。

  她未經人事,被老劉這么一折騰,特別是那硬邦邦的槍桿摩擦在神秘的洞口,使得韓萌萌整個人都快要酥軟了下來。

  老劉本以為自己可以順勢破了韓萌萌的處子之身,可因為入口太過緊致,老劉非但沒有直接沖進去,反而被韓萌萌雙腿夾住了。

  在韓萌萌的猛夾之下,老劉舒爽的差點喊叫出來。

  不過他的心里面卻有些失望,韓萌萌的下面如同稍微能松那么一丁點,自己這一下可就直接頂進去了。

  “好大,好熱……”韓萌萌臉頰通紅。

  她的身體已經酥軟,根本就沒有力氣握住方向盤,讓汽車開始失控,更是讓回過神的韓萌萌無比著急。

  這一切都在老劉的意料之中,他急忙扳住了方向盤,同時又將身子朝前傾斜,嘴巴已經觸碰到了韓萌萌潔白的頸部,輕微的摩擦撥撩,讓韓萌萌哆嗦了起來。

  “嗯……”韓萌萌被刺激的開始無意識的呻吟起來。

  老劉已經完全忍不住了,奈何長槍被韓萌萌雙腿緊緊夾著。

  他雖然也想硬干了韓萌萌,但是又怕韓萌萌反抗翻臉,可不上的話,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

  就在老劉不知道如何時候的時候,韓萌萌就好像無數螞蟻啃食身體一樣,讓她無比難受。

  她的花蕊已經分泌出了黏答答的液體,而且無比寂寞的緊緊夾住了老劉的長槍,更是想要讓老劉更加猛烈的親吻自己。

  這些都只是韓萌萌身體上的感官,她的心里面卻對這種事情非常排斥,畢竟老劉的年齡足以當自己的父親了。

  猛地,韓萌萌回過神來,急忙喊道:“劉教練,不要這樣,被人看到不好……”說著話,韓萌萌猛地踩了一下剎車,身子因為慣性朝前面撲了過去。

  老劉也知道韓萌萌在抗拒自己,為了不讓她看出任何問題,趁著韓萌萌起來的時候,急忙將自己的沙灘褲提了上去。

  “怎么了?什么不要這樣?”老劉將車熄火后,裝作一本正經詢問。

  韓萌萌不禁有些納悶,剛才明顯感覺到那滾燙堅硬的東西頂在自己的花蕊處,難道是自己感覺錯了?想著她低頭一看,見老劉的褲子好端端穿著,就是有個大鼓包。

  韓萌萌瞬間臉紅了起來,見老劉一臉的嚴肅,她意識到自己誤會了老劉,急忙解釋說:“劉教練,真是不好意思,剛才我失神了……”韓萌萌雖然不知道剛才怎么回事兒,但是卻覺得這一刻自己非常尷尬。

  接下來,老劉不敢像剛才那樣,而是貼在韓萌萌身后幫她指點,反而一下就讓韓萌萌成功倒車入口。

  “耶,劉教練,我成功了,你太厲害了!”韓萌萌激動一聲,扭頭就在老劉的臉上親吻了一下。

  這一親吻,讓老劉老臉通紅,更重要的是,他早就已經堅硬的巨物受到這種刺激,更是直接一泄如注。

  老劉只穿了一條沙灘褲,所以當億萬精華傾斜而出的時候,瞬間就從沙灘褲滲透了出來。

  老劉急忙遮擋住自己的褲襠,生怕被韓萌萌看到自己這尷尬的畫面。

  韓萌萌雖然未經人事,但是看到老劉沙灘褲上滲透出來的斑點,而且還有一股濃烈的蛋白質味道彌漫而出,頓時就明白怎么回事兒,羞紅了臉說:“劉教練,我自己先試著倒車吧……”“也行,我正巧要去一趟廁所,你先練一會兒!”老劉借坡下車,從車里面出來后就朝廁所跑了過去。

  一直都緊夾雙腿的韓萌萌坐在座椅上,一股涼意從屁股上滲透出來。

  她無比清楚這種涼意代表什么,就是她剛才因為太過興奮,從身體里面分泌出來的東西。

  老劉將沙灘褲清理干凈后就從廁所走了出去,可是朝車里面一看,當即就讓他獸血沸騰,剛剛已經噴射的小兄弟又瞬間抬頭挺胸起來。

  剛才韓萌萌在老劉離開之后就急忙起身在車里面用紙巾擦拭下面的濕潤,可是因為緊夾的雙腿發麻,沒站穩身子就朝中控摔了過去,更是讓兩腿之間的縫隙直接裝在了 檔把上。

  檔把又粗又硬,而且和老劉的家伙差不多大,韓萌萌坐在上面,剛才那種被老劉用力頂著的感覺有生了出來。

  一瞬間,被檔把頂的讓她好像被電了一樣,那種酸麻的感覺讓她身子非常難受,恨不得立刻就把檔把插入自己緊致的身體里面。

  她緊張朝廁所看了過去,見老劉還沒有過來,心中暗想道:“劉教練應該得一會兒才能回來,我先在上面舒服一會兒,等他回來我再離開。

  ”看著空蕩蕩的駕校,韓萌萌心里面更是生出了一個非常瘋狂大膽的想法。

  現在這里一個人都沒有,她為了更加體驗那種美妙的舒服,慢慢將裙子掀開,將雪白的豐臀暴露出來,暴露出自己粉嫩的花蕊朝檔桿觸碰了過去。

  當花蕊和檔把研磨在一起的時候,韓萌萌瞬間便感受到了那美妙無比的滋味兒,原始的本能一旦爆發出來就一發不可收拾,她依依不舍的將自己的整朵花蕊全都貼合在了檔把上面。

  為了獲得更爽快的快感,她開始扭動自己的腰部,讓花蕊和檔把開始摩擦,腦中想著的確實老劉用手在她的身上不斷揉捏,甚至想讓老劉將那根炙熱無比的硬物全都塞進去,那一定是非常爽快的體驗。

  已經來到車邊上的老劉一眼就看到車里面的春光乍現,韓萌萌可是他心目中至高無上的女人,可是他的 女神此刻正一手抓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抓著副駕駛的靠背,正一前一后聳動著身子將粉嫩無比的花蕊貼合著檔把瘋狂的摩擦。

  她的長發飄舞,如蘭喘息,胸前的兩只軟肉瘋狂的甩動,無比誘人。

  一雙碩大的眼睛迷離無比的看著車窗外,似乎是想要讓人用堅硬的巨物來填充她那饑渴又空虛的身體。

  此刻的韓萌萌雖然動作非常不文雅,但她卻好像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蓮花一樣,只能讓老劉隔著車窗觀看,卻不能用手去觸碰。

  當老劉看得入神時,韓萌萌的臉突然緋紅無比,身子也在劇烈的顫抖。

  此刻的她身體和腔道內一陣空虛寂寞,她用力嗅著車里面殘留著老劉的男性荷爾蒙氣息,想象著檔把曾經被老劉撫摸過,就好像是老劉的手在撫摸自己的敏感花蕊一樣,這種瘋狂的幻想讓她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

  韓萌萌雙眼迷離,心中卻如同波濤海浪一樣,心里面不斷向著,如果這玩意兒是老劉的巨大硬物直接捅進來,將會是多么的舒爽。

  這一刻的韓萌萌已經無法分辨清楚此刻研磨著自己花蕊的東西是老劉的硬物還是汽車檔把,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嘗試到作為一個女人的舒服。

  窗外的老劉看得是一陣吃驚,口中一滴滴從嘴角流淌出來。

  心里面卻不斷的咒罵,恨不得自己變成檔把,用舌頭不斷舔舐著韓萌萌那濕漉漉的花蕊。

  想著,他無法控制住自己的需求,將手伸入了褲襠,緊握住了已經昂首挺胸的粗壯巨物。

  隨著一(倆性故事)邊擼動,他一邊想象這韓萌萌的小嘴正不斷吮吸著自己的硬物,那種感覺無比的爽快。

  當韓萌萌動作越發急促時,老劉沒兩下就感覺到體內再次襲來了一陣電流感。

  他已經四十五歲了,這方面的精力正在走下坡路,更是二十年沒有碰過女人,雖然欲望比正常小年輕強烈很多,而且也生猛很多。

  況且自己真窺探的可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今天老劉用自己的鋼槍觸碰到了女神的禁地,而且還看到女神在自己面前做如此下流的事情,如果讓韓萌萌一絲不掛的躺在自己身邊,老劉相信自己足足可以一夜奮戰六次還是會繼續戰斗。

  韓萌萌那兩只碩大的兇器一晃一晃,讓她有些難受,為了可以沒有任何束縛,她將身子朝前趴了過去,將兩只肉球放在了儀表盤上,一邊瘋狂的用檔把研磨花蕊,一邊雙眼期待的朝廁所看了過去。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