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っぱい マニアックス 羽生 ありさ



“有,隊長,你跟我來。

  ” 趙豐年跟駱冰走回客廳,她放下背包,向暗室走去。

  很快,駱冰從里面拿出三支獵槍了來,一支 單管,兩支雙管。

  單管是蘇靜初的,雙管是駱冰和喬小麥的。

  趙豐年把三支獵槍都拿到手里掂了一下, 感覺到單管的明顯要重些,他相信質量重的槍力道會更足一些。

  “我要這支。

  ”趙豐年臉上露出微笑,對手里的那支單管獵槍非常滿意。

  “好吧,你拿走!”蘇靜初走過來大方地說,那支單管獵槍是她的最愛。

  “謝謝!”趙豐年說完拿槍下樓,駱冰追上去問:“隊長,你準備去哪里打獵?”“我們村的后山。

  ”“哪個村?”“稻花縣飲水村。

  ”這時,蘇靜初追下樓,她把一個長形的帆布袋遞到趙豐年面前。

  “隊長,這是槍袋,里面有持槍證和產品說明書。

  ”“嗯!”趙豐年應了一聲,把獵槍放進帆布袋里,走出別墅,在晾桿上把曬得半干的衣服和褲子穿在身上。

  離開別墅,趙豐年在路邊攔一輛貨車進城。

  來到沈墨燃的家,趙豐年推開院門。

  沈墨燃正在院子里澆花,看到趙豐年走進來,對他笑了笑。

  他用賣蘭花得的那六百塊錢給趙豐年買了一部 手機,聯想最新款,一千八,他倒貼了一千二。

  “這是我替你買的手機,拿著!”趙豐年一愣,接下手機,愛不釋手。

  “謝謝 伯父!”“不用謝,沈 瑞雪在飲水村,需要你多多照顧。

  ”“伯父你放心,沈支書住在我們家,有我 阿媽24小時貼身保護著。

  ”“哦,是嗎?對了,你追到在蘭花街搶背包的人了嗎?”“追到了。

  ”“哈哈,你小子身手不錯,一身正義感,我女兒在你們家,我放心了!”趙豐年咧嘴傻笑,說:“伯父您過獎了!”“走,進屋,我買了條魚,今晚陪我喝兩杯。

  ”“不,伯父,我得回去了。

  ”趙豐年看天色不早了,與沈墨燃道別,回飲水村。

  他請一輛摩的開到515岔道,太陽落山了,天邊只留有一抹晚霞。

  步入山下叢林小道,已經看不清路面。

  趙豐年健步如飛,一腳把竄到面前的一只 野兔給踩死了。

  他這是走狗屎運!半個小時后。

  趙豐年拎著野兔走到家,廚房里亮盞昏暗的燈,火灶上煮一鍋的蘿卜菜,卻看不到阿媽和沈瑞雪的身影。

  “阿媽!”“沈,支書!”趙豐年喊了幾聲,沒人回應,把獵槍放進房間,野兔放到砧板上,阿媽和沈瑞雪跑到哪里去了呢?這時,有急促的腳步聲跑上樓來。

  趙豐年迎上去,與從外面急匆匆進來的沈瑞雪撞在一起。

  香玉滿懷!趙豐年怕對方跌倒,摟上了她的腰。

  “你干什么?”沈瑞雪把趙豐年推開,走進廚房,卻把手伸進了趙豐年的褲袋里。

  “你干什么?”趙豐年學著沈瑞雪的語氣,掙扎著跑開了。

  “把我的手機還給我。

  ”手機借給趙豐年,沈瑞雪這一天都魂不守舍,神經兮兮的,總擔心他翻她手機里的相冊和視頻。

  趙豐年愣了一下,從口袋里拿出兩個一模一樣的手機來遞給沈瑞雪。

  “給你!”“咦,怎么有兩個手機?”“另一個是我的,我老丈人給我買的。

  ”“你老丈人,誰呀?”“你爸呀!”趙豐年調皮的說,隨時做好躲避沈瑞雪拳頭的(兩根一起插進去)準備。

  但,沈瑞雪一動不動的,她在想,這家伙這么囂張,肯定是看了她手機里的相冊和視頻了,這可怎么辦?難堪死了。

  沈瑞雪的臉一由得紅了起來。

  “我阿媽呢?”趙豐年問道,把話題轉開,緩解沈瑞雪自己營造出來的尷尬。

  “卜嬸她留在鎮上的外婆家,說明天才能回來。

  ”“哦!”趙豐年對外婆沒什么印象,所以也不太關心,看到 鍋里滾動的蘿卜,問道:“你還沒吃飯吧?”“沒有,等你回來。

  ”沈瑞雪急切盼望趙豐年 回家,主要是想早點把自己的手機要回來。

  “你等等,我做道下酒菜。

  ”趙豐年說著,拿一把菜刀處理砧板上的野兔。

  “哪來的野兔?”“山下的林子踩來的。

  ”沈瑞雪一愣,問道:“又不是山菇,能采到嗎?”“不是用手采,是用腳踩的。

  ”呃?用腳踩到野兔,這家伙又開始不老實了。

  “你沒翻看我的手機吧?”沈瑞雪說出了心里的擔憂。

  “沒有,我就打了一個電話。

  ”趙豐年說著,手上忙起來,他動作干凈利索,三下五除二就給野兔去了皮,揮刀把兔肉切成塊。

  “真沒翻?”沈瑞雪站到一旁不放心地問道。

  趙豐年忙著做菜,沒再搭理沈瑞雪。

  沈瑞雪跺了跺腳,又問道:“那盆蘭花賣到多少錢?”“六百塊,你爸收的錢,給我買了一部跟你一模一樣的手機。

  ”“六百?”“是呀。

  ”“六百元你能買到這么好的聯想智能手機?”趙豐年一愣,他心里早有所懷疑,還想找人問一下呢。

  沈瑞雪找出自己的手機撥打老爸的電話。

  嘟嘟幾下,對方很快就接聽了。

  “喂,爸!”沈瑞雪喊道。

  “是小雪呀,趙豐年回到村里了?”“嗯,回來了。

  ”“那小子不錯,下次帶他一起回家吃頓飯,我親自給你們下廚。

  ”“爸,是你幫他買的手機?”“是呀,我還倒貼了一千二。

  ”“什么?”沈瑞雪看了趙豐年一眼,走出廚房去接聽。

  “沒事,就當我送給我未來女婿的見面禮吧!”“爸,你瞎說什么呢。

  ”“哈哈,爸沒瞎說,如果你對他沒點意思是不會借手機給他的。

  ”沈瑞雪愣了一下,老爸這是什么邏輯?她早上借手機給趙豐年根本沒這么多,借個手機就代表自己喜歡他了?荒謬!“爸,下次你不能再做這樣的傻事了,就算他是你的未來女婿也應該是他買禮物孝敬您的呀,你這樣倒貼是怕你的女兒嫁不出去嗎?”呃?對方一時語塞。

  “爸,我不跟你說了,過幾天我就回家來看你。

  ”“好,記得把那小子一起帶回家!”沈瑞雪急忙掛斷手機,不知道趙豐年給老爸灌了什么迷魂湯,就半天時間就掏錢給他買手機,還要她下次帶他回家,真的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當沈瑞雪回到廚房,看到趙豐年已經兔肉放進鍋里炒起來,他動作嫻熟,往鍋里倒了一勺酒,頓時火焰在鍋里升騰起來。

  趙豐年用鍋鏟翻動鍋里的肉丁,然后往鍋里放些生姜、大蒜、辣椒、八角等配料。

  幾分鐘后,濃郁的肉香飄散出來,坐在一邊的沈瑞雪直咽口水。

  好了沒?饞死我了!沈瑞雪餓得受不了了,食欲已經完全被菜的香氣調動起來。

  這時,趙豐年不緊不慢往鍋里倒了少許的水,再撒些切好的大蒜葉,然后兔肉火鍋搞定了。

  “這么好的菜,得喝上二兩。

  ”趙豐年說著,端來一小壇子米酒倒上兩小碗。

  干嘛,趁卜嬸不在,這家伙想把我灌醉,然后趁機下手嗎?想都別想!沈瑞雪白了趙豐年一眼,為自己盛了一碗飯吃起來。

  “好,你吃飯,我喝酒。

  ”這時,沈瑞雪把筷子伸到鍋里夾了一塊金燦燦的兔肉放到嘴邊吹了幾下,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放進嘴里嚼一下。

  哇塞!濃郁的肉香在口腔里炸開,油而不膩,好吃到味蕾直打顫。

  哎呀,自己剛才煮的那一鍋蘿卜簡直就是豬食,明天喂豬得了。

  沈瑞雪幾筷子就把一碗飯給吃光了,露出一副狼吞虎咽的樣子來。

  “味道怎么樣?”趙豐年一邊品酒,一邊欣賞美女支書的饞相,覺得這一刻的小日子過得特別舒坦,特別愜意!“能吃。

  ”沈瑞雪淡淡地說,又給自己盛了一小碗飯,她平時每餐只吃一碗飯的,今晚卻破例多吃了一碗,這野兔肉火鍋不僅僅是能吃,簡直就是人間美味呀!沈瑞雪把飯吃飽了,但還想吃肉,于是把趙豐年給她倒上的米酒端過來喝了一小口。

  “趙豐年,你真沒偷看我的手機相冊吧?”一口酒下肚,沈瑞雪膽子變大了,開門見山地問道。

  “手機相冊?沒有呀!”趙豐年認真地說,把酒碗端起來,說:“來,沈支書,我敬你一口,我干你隨意。

  ”沈瑞雪狐疑地盯著趙豐年看,端起酒碗來問:“真沒有?”“當然沒有。

  ”說罷,趙豐年把碗里的酒一飲而盡。

  雖然趙豐年說沒有,但是沈瑞雪還是不放心,那私照和視頻如果被這家伙看到了,今晚她就危險了,別看他現在裝模作樣的,說不定心里早就盤算著怎樣弄她了,所以喝酒才喝得這么痛快、豪爽。

  沈瑞雪越想越害怕,也一口把自己碗里的酒喝干了。

  酒能壯膽,如果趙豐年要霸王硬上弓,她拼命也要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這時,趙豐年又給兩人的碗倒滿酒。

  “趙豐年,你想當這個村長嗎?”沈瑞雪有些醉意,媚眼半閉,小臉紅潤起來。

  “想呀!”“五萬塊錢籌到了?”“沒有。

  ”“今天我在鎮上遇到代榮光了,他去農商銀行用小商店抵押貸款,估計明天就能借到錢。

  ”“五萬塊錢姓代的還用去銀行借,看來他也只是一只紙老虎。

  ”“代榮光在家里開了個賭場,估計錢都放高利貸借給村民了。

  ”“這些村民愚昧呀,我當上村長后,第一件事就是要禁賭。

  ”“我聽卜嬸說,上屆的老村長就是因為禁賭被人下黑手打了一頓,才辭職不干的。

  ”“是代榮光干的吧?”“大家都這么猜的,但誰都沒有證據。

  ”“這土惡霸還想跟我爭村長之位,真是太不要臉了。

  ” 李悅平時在村里就像個開心果,今年剛滿十八歲,模樣十分周正,前凸后翹,喜歡把自己打扮的很可愛,但是最近一個月悶悶不樂,因為她覺得自己害了不好的病,難以啟齒。

  一個月前,有個親戚從城里給她帶回來一輛自行車,本來挺高興的一件事,但是每次她騎上自行車的時候下邊就癢的厲害,晚上回到房里 小褲褲上就會有黏黏的 東西

  家里也沒人給她說這些,那些東西臭臭的,一時之間她也不知怎么辦才好。

  但是村里有個 大爺很厲害,這些天她實在忍不住了,只能去拜托劉大爺幫幫忙。

  劉大爺原名叫劉為民,今年四十好幾,七歲就跟著老父認中草藥,行醫幾十年也算是個老中醫了。

  但一次醫療事故 老劉被無辜牽連,誤判判了八年,出來之后老劉就發現自己已經老了,女孩兒也根本不會正眼看自己了。

  老劉的條件其實不錯,用法院賠償的賠償款在鎮上開了個診所,日子過得算是滋潤。

  想著趁自己還不算太老,趕緊生個一兒半女,讓老劉家香火能續上。

  這一天天氣不是很好,風刮得呼呼的,鎮上十分清冷,一上午都沒什么人來 看病

  老劉剛準備把卷簾門關上,突然一個年輕的女兒,一臉緊張的走了進來。

  老劉也十分喜愛這個李悅,只可惜自己年紀大了,這種女孩兒自己是注定得不到了,不然自己要是能跟李悅結合的話,以后生出來的孩子,絕對比明星還美麗帥氣。

  “劉,劉大爺。

  ”李悅一進來,看到老劉之后,臉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眼神這里瞅瞅那里看看,沒敢正視老劉。

  老劉乘機暗暗打量李悅的身材,她臉小小的,脖子修長,鎖骨稚嫩,胸脯飽滿的十分夸張,但腰卻很細。

  小翹臀下的腿細而長,穿著條粉色的小熱褲就像沒穿褲子一樣,都能看到大腿根兒了。

  細長的雙腿又套一雙卡通圖案的白色長絲襪,散發著無限青春活力。

  只是細看一眼,老劉就覺得自己有感覺了。

  不過他可不敢表露出來。

  “小悅?找我什么事?哪里不舒服嗎?過來坐,我看看。

  ”李悅轉過頭來,有點不好意思看老劉,潔白的牙齒輕輕咬著下嘴唇,這一個動作看的老劉心都快化了。

  “我,我想買藥。

  ”糾結了一會兒,李悅憋出了這么幾個字。

  老劉笑了笑,就問李悅要買什么藥。

  說著老劉還用紙杯給李悅接了一杯溫水,遞過去的時候,還不著痕跡的在李悅細滑的小手上摸了一下。

  這小手摸起來可真滑。

  李悅內心掙扎了一會兒,用蚊子般細小的聲音說了三個字:“止癢的……”“止癢?”老劉笑了笑:“哪兒癢?我先看看是什么癥狀。

  ”李悅聽老劉這么一說,頓時兩手小手緊張的抓緊了自己的熱褲。

  看李悅這么緊張,老劉心中不知道為什么,莫名的有點興奮。

  劉為民趕緊寬慰:“別緊張,有什么說什么,這里只有我,沒別人。

  ”李悅深深吸了口氣,用纖細的小指,指了指自己的小腹下方:“這里……”“這里癢得厲害……”李悅說這話時臉漲紅得很,聲音也越來越小。

  老劉順著李悅指的地方看去,看著那褲子下面包裸著部位,加上李悅的話讓人沒法不多想,身子瞬間就有了感覺。

  “怎么個癢法?給大爺好好說道說道。

  ”老劉按耐住自己躁動的心情,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

  老劉是整個村里最會看病的,平時對她還不錯,李悅見他也沒有什么其他表情,更沒有看不起她,索性就全部講出來。

  “我其實就是不知道為什么,自從我騎了那個自行車,我就開始這樣,有的時候不光是癢,還會出一下黏黏臭臭的東西會出現在小褲褲上。

  ”老劉很認真的聽李悅講完,心里偷樂,這哪是病了,分明就是李悅現在這個年紀正是動情的時候,這里雖然大多是水泥路,但是還是少不了一些土路,顛顛簸簸的,大腿根挨著那個凳子上一摩擦,有了感覺罷了。

  此時李悅坐在自己對面,由于診斷用的桌子比較高,李悅挺拔的上半身,幾乎整個被桌子給托著。

  看著李悅焦急的神情,老劉本想告訴她實情,但是看著她如此飽滿的身材離自己不過一二十公分,老劉的心思有些活絡了起來。

  “來,大爺給你聽聽心跳。

  ”說著,老劉不由分說,就將聽診器按在李悅的胸脯上。

  李悅微微一怔,但沒想太多。

  隨著李悅的呼吸,老劉感覺自己手指觸碰到的地方又軟又暖,只可惜隔著一層衣衫。

  老劉的聽診器都在李悅身上挪了幾次,感受到老李的手在自己上身游走,李悅心中有股異樣的的感覺:“劉大爺……還沒好嗎?”“小悅啊,你這怕是得了性病,搞不好會要人命的,傳出去也不好聽吶。

  ”老劉皺著眉頭,一臉為李悅考慮的模樣,大著膽子說這違心的話。

  看著劉大爺緊張又嚴肅的表情,李悅一下慌了神,連忙抓住老劉的手。

  “劉大爺,性病……性病能治吧?我才十八歲,我,我還沒有談過戀愛,我……”李悅一下子慌了神,抓著老劉的手又滑又嫩,老劉心里樂開了花,沒想到李悅被一嚇變得這么主動。

  老劉知道自己欺騙李悅是不對的,自己還是個長輩,但是在牢里這么多年,一直沒碰過女人了,那地方真的憋得快生病了,他生病了不要緊,但是這里七大姑八大姨還指著他看病呢。

  老劉自己在心里說服自己,決定不放過李悅,于是神情變得更加嚴肅。

  “唉,這鎮上是發展起來了,但是你這騎著車到處跑,自然就沾上什么不干凈的東西,本來還不是很嚴重的,但是你拖了一個月,這時間長了難免會癢得難受。

  ”本來李悅就不太明白,現在經過老劉這樣一說她自己也覺得老劉說的有道理,現在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

  “劉大爺,你可得救救我,你醫術高明,你一定有辦法的,求求你救救我吧。

  ”她一直沒敢跟家里人說這些事,現在跟老劉一股腦全說了,仿佛看到救命稻草,抓著老劉的手不敢松開。

  “哎喲,剛剛我也是聽你講的,猜了個大概而已,這種病還是要看看具體情況才能下定論,到屋里去,躺在里屋的病床上去,大爺給你好好瞧瞧。

  ”老劉拍拍抓著他的手,看李悅著急的模樣,安慰著哄道。

  聽見劉大爺的話,像是有了主心骨,聽話的點點頭,躺到了病床上。

  看到李悅聽話的動作,他深呼吸后,決定當一次惡人,大著膽子來到病床前,將手伸向李悅的褲子。

  “劉大爺?你這是?”李悅雖然緊張,但是看著老劉伸過來的手下意識的抓住。

  現在,老劉滿腦子都是小姑娘的 身體,一張老臉變得和藹可親,哄著她道:“大爺給你看病,這褲子不脫怎么看?”李悅猶豫了,她雖然不懂,但是她媽跟她說過,女孩子的身體不能隨便給人看。

  可是,她現在生病了,劉大爺是醫生,應該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來吧。

  ”李悅有些害羞,小臉比剛才還要紅,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脫褲子,能不害羞嗎?李悅將褲子慢慢褪下來,只留下了一條小褲褲,小褲褲上還有蕾絲花邊,老劉也沒想到李悅里面穿得這么好看,褲子脫下來后確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聞到這個味老劉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這,這樣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嗎?”李悅將頭偏向一邊,抿著唇,將小褲褲掀起一條縫隙,余光看著老劉。

  她看不懂老劉現在是個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來了,身子也漸漸難受起來。

  “可以,可以看病了。

  ”老劉吞咽了口唾沫,漸漸地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變得難以控制,隨后他慢慢湊過去。

  “啊,不要,大爺,不要碰啦,那個地方好臟哦。

  ”李悅感覺到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體,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有些微微的顫抖,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

  “我媽跟我說,跟我說男人碰了我這里會晦氣,運氣不好。

  ”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一臉的糾結,她覺得老劉幫她看病對她挺不錯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心里有些愉悅,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你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話音剛落,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以看病為由,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體快要炸開了。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老劉一點都不怕,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方便老劉看病。

  “劉大爺,我還有救吧?”她覺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聲了。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沒事咱們慢慢來,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主意,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爺你說,我都信。

  ”還好有救,李悅心里松了口氣。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腦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須毫無破綻。

  “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覺到不舒服,對嗎?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只能用東西,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這樣你的病就好了。

  ”“這東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但是什么?很貴嗎,要多少錢?”李悅細眉一蹙,有些擔憂。

  “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給你給小姑娘看病,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對著李悅說道,“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大爺怕你不能接受,所以……”還好不是因為錢,可是,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還不得害羞死,這可怎么是好。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 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我沒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露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這樣,大爺去拿藥。

  ”看到李悅直接脫光,老劉激動得身子立馬有了反應,還好他的白大褂遮擋得住,匆匆走到藥柜前拿了無副作用的軟膏,順手將門關上。

  心里尋思,這小姑娘就是好騙,現在他只要慢慢激發她內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鉤。

  回到病床邊,老劉將藥膏涂在自己手上,將手伸了過去。

  “謝謝你,劉大爺。

  ”李悅是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謝謝劉大爺,看向劉大爺的眼神甚是感謝。

  她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現在老劉的眼中。

  可是為什么她一被老劉碰到,她就會有觸電的感覺,更加奇怪的是劉大爺的手指開始活動的時候有一種被大火吞噬的感覺,熱,難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劉大爺好心給自己治病,再多的話都被吞進肚子里。

  “小悅,現在你是不是感覺到這里也漲漲的,有些難受?”老劉一只手微微顫抖的落在李悅胸前飽滿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沒有停止活動。

  他現在想著自己穿著白大褂,然后對一個年僅十八歲的女孩做著這種事,一時之間興奮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悅震驚的點點頭,劉大爺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看來自己真的病的不輕。

  老劉一臉嚴肅的點點頭,“看來是沒錯了,你現在這個病已經被轉移到這里,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快將里面的東西排出來。

  ”你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被我這樣弄著肯定會有感覺,老劉心里暗喜。

  “我們按摩加快吧。

  ”老劉面上十分正經,借著治病為由,將手堂而皇之的伸進李悅衣服中,開始擠按起來。

  “嗯~謝謝,大爺。

  ”在這樣雙重的沖擊下,李悅不自覺的叫了出來。

  現在的李悅對男女主是確實是一竅不通,被老劉這樣襲擊胸部還沒有一點防備之意,反而覺得害羞,真以為是在治病。

  可能這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樣觸碰,她感覺自己身體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難。

  “小悅別見怪,大爺這也是為了治病,免得你漲得難受,為了更快的將東西排出,我們只能這樣,你應該不會怪我吧?”老劉敏感(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的察覺到李悅有些排斥,為了不讓她反感,老劉耐著性子給她解釋一番,減慢手上的動作,溫柔的按摩著她的肌膚。

  本來李悅確實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還要抓我的胸部,現在被劉大爺這樣一解釋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劉大爺說的確實很有道理,處處在為我考慮。

  “我明白大爺是為我好,你再快點吧,我忍受得住。

  ”現在的李悅已經被劉大爺弄得大腦一片空白,而且劉大爺動作越快,她就感覺越舒服。

  老劉眼瞅著李悅一副情動的模樣,可把他給高興壞了,那雙長有老繭的手在李悅身上游走著,柔軟的觸感一下一下的沖擊著他的神經,以及最后一絲理智。

  “不愧是沒干過活的小丫頭,這皮膚摸起來就是跟那些婦人不一樣,摸著真舒服。

  ”老劉享受著自己的手摸到的觸感,不一會就聽見李悅因為可望被挖掘出來而發出的聲音,這種聲音有種魔力,將他整個人都漂浮起來。

  再看看李悅現在,被老劉按摩著,開始憋得滿臉通紅,難受得要命,可現在,大概是被劉大爺的按摩給引起了內心深處對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變得舒服起來,開始配合著劉大爺的手對自己的按摩。

  李悅覺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點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一種無法描述的東西也跟著感覺出來了。

  “大,大爺,你看看,是不是那個東西出來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