椎名 ひかる

椎名 ひかる 椎名 ひかる 20608瀏覽 22539評論 收藏


看到 小麥媽有點出神, 夏雪改了話題,“ 嫂子,你來找我有什么事情嗎?”小麥媽收回心思,臉一紅,從身后拿出一個包裝漂亮的小盒子,“夏雪,你比嫂子讀書多,幫我看看這上面的說明書,這小東西咋用啊?” 唐浩東從床下悄悄探出頭,看了一眼,那個盒子竟然是小麥委托自己帶回來的,只不過,現在,盒子打開了,里面裝的東西竟然是——快樂器!老天,小麥怎么給他媽帶 這東西?難道 麥圈叔男性功能喪失了?夏雪看到這東西,大吃一驚,臉上一紅,“嫂子,你怎么拿個這東西?被大哥看到了,還不打死你?”小麥媽哼了一聲說:“就他那身子骨,還打我?被茍家兄弟這一頓爆揍,至少要躺半個月才能緩過來啊。

  說明書上說這東西是自動的,可我咋不會使用呢?”夏雪接過來看了看,撲哧一笑,“嫂子,這里需要填裝電池才行哦。

  這不是有開關嗎?裝上電池,就可以用了。

  ”小麥媽走后,唐浩東從床下鉆出來,跟夏雪又說了會兒話,也告辭了。

  從夏雪家里出來,想起麥圈挨揍了,就過來看看他的傷勢怎樣了。

  麥圈受了傷,渾身骨頭散了架,青腫部位不下十幾處,雖然涂了藥,但是渾身疼的下不了床。

  麥圈聽到有人敲門(兩根一起插進去),就朝另個房間喊道:“琴,有人敲門。

  ”小麥媽正偷偷使用道具,正在關鍵時候,沒有聽到麥圈的說話聲,所以沒有回答。

  麥圈罵道:“ 你這敗家娘們,弄個假東西,自己捅得這么帶勁啊?有人來敲門,沒聽見啊?”麥圈猜到, 老婆今晚不跟自己同床,一定是偷偷嘗試女兒買的那假東西去了。

  心中雖然有點不情愿,但是,他也知道,這幾年自己身體不行了,老婆正值虎狼之年,必須解決生理問題。

  所以,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這樣也好,免得她紅杏出墻,給自己帶了綠帽子。

  這一次,小麥媽終于聽見了,答應了一聲,趕緊下床來開院門。

  她以為,可能是夏雪抱著孩子過來了。

  誰料開門后,發現居然是唐浩東。

  “ 東子,是你?”小麥媽感到有點意外。

  唐浩東說:“是啊。

  麥嬸。

  麥叔不是受傷了嗎,我過來看看他。

  ”“那快進來吧。

  ”小麥媽領著唐浩東來到屋里,麥圈現在對唐浩東態度比以前好多了,“東子,是你啊。

  快坐。

  吃飯沒有?”唐浩東說:“麥圈叔傷勢怎樣?”麥圈說:“全是外傷,醫生給擦了藥,讓我躺著休息。

  只是,這渾身疼啊。

  ”麥圈微微一翻身,就疼得呲牙裂嘴。

  “東子,聽說今天下午你把那倆小子揍了,我心里挺痛快。

  ”“麥圈叔,咱們是鄰居,以后誰要是敢欺負你,你就跟 我說

  我打他個滿地找牙。

  ”唐浩東說道。

  麥圈欣慰地笑笑,說了一會兒話,因為傷痛,麥圈合上眼睛睡了。

  小麥媽就讓唐浩東來到自己那屋,“東子,你這次回來,就不回部隊了吧?是不是打算翻蓋房子,娶媳婦生孩子啊?”唐浩東淡淡一笑,說:“麥嬸,我暫時還沒有想那么多,不管是翻蓋房子還是結婚生子,都離不開錢。

  我現在還沒有一份正式工作,我打算先把咱們村藥材運輸承包下來。

  攢點錢再說吧。

  ”小麥媽贊成說:“這個想法不錯,多掙點錢,以后也搬到香江去。

  跟我們小麥做鄰居。

  ”唐浩東又問:“麥嬸,小麥和米自強結婚都兩年多了吧?怎么也不見小麥抱孩子?”小麥媽說:“他們小兩口,都挺有上進心,打算多攢點錢,先把買房子的貸款還清了,再要孩子。

  ”唐浩東又說:“我聽小麥說,她現在是公司技術科的副科長,待遇挺不錯的。

  等以后要了孩子,可以把你們二老接到城里,你們幫著帶孩子,他們繼續創業。

  以后,積累了經驗和資金,還可以自己當老板的。

  ”小麥媽見唐浩東一直關注,打聽小麥的事情,猜想他心中一定還惦記著小麥,輕嘆一聲說:“東子,我知道你一直很喜歡我家小麥,自強雖然說也很不錯,但是跟你比起來,嬸我更喜歡你。

  可惜,有一些事情,往往都是事與愿違的。

  小麥在城里認識的女孩子多,我讓他幫你好好物色一個。

  你年紀也不小了,唐姐姐不在人世了,我們這些老街坊都要盡一些微薄之力。

  ”唐浩東從小麥家出來,又來到 田蕊家,田蕊正在家里做飯。

  “嫂子,真香啊。

  今天晚上做什么好吃的?我肚子好餓啊。

  ”唐浩東湊過來,提鼻子在田蕊身上聞來聞去。

  “你……肚子餓了,聞我干什么?再說,今天我也沒說請你吃飯啊。

  ”田蕊嬌嗔道。

  確實,這幾天,唐浩東從來沒有接到過田蕊的約請,每次都是他自己要來的。

  他厚著臉皮嘿嘿一笑,“嫂子,你看你弄這么多菜,你一個人吃不掉豈不是浪費?”田蕊卻說:“誰說我吃不掉,吃不掉,明天可以接著吃。

  ”唐浩東又說:“嫂子,咱們馬上就去香江了,這些菜豈不是浪費了?”唐浩東今天下午已經跟田蕊說了自己的想法。

  他今后要承包葫蘆山藥材運輸,并且想在香江市建一個辦事處,讓田蕊常駐那里,給自己負責賬目。

  田蕊當時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

  “誰答應跟你去香江了?我哪兒都不去。

  ”田蕊似笑非笑地說。

  唐浩東急忙說:“好嫂子,你可是答應我的。

  你要是不去幫忙,我自己一個人怎么可能忙得過來啊?”“這個事,我還得再想想。

  ”田蕊說著,將弄好的幾樣炒菜擺上桌。

  唐浩東自己拿了筷子,打開酒瓶子,也不把自己當外人,坐下就連吃帶喝起來。

  期間,田蕊的電話響了,是她蜀中省老家的妹妹打電話,詢問姐姐現在有沒有對象,自己認識一個條件很不錯的成功人士,想給姐姐介紹一下。

  田蕊說:“姐的事不用你瞎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兩個人又閑聊了幾句,田蕊掛了電話,唐浩東對 她說:“嫂子,你家里人催你找對象了?城里的男人都靠不住,等到了香江,我就天天守著你,你要談戀愛,也只能跟我談。

  ”田蕊罵道:“你這壞小子,真不要臉,我比你大好幾歲,真要是嫁給你,還不讓人笑話死?”唐浩東搖搖頭說:“你要嫁人只能嫁給我,要是不想嫁給我,咱倆就這樣耗著。

  一直耗到老,等你覺得咱倆年齡差不多合適了,我們倆再辦喜事。

  ”“呸,就是老死,我還是比你大好幾歲。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別廢話了,趕緊吃飯。

  ”田蕊說道。

  “急啥,時間早著呢。

  ”唐浩東慢悠悠咽了一口酒。

  “不早了,今天晚上你還想住我家啊?被人知道了,會說閑話的。

  ”田蕊說。

  唐浩東搖頭,“我家漏雨,不能住啊。

  前天,我不想過來,還不是你非要我來你家住的嗎?”田蕊道:“那天,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你回來,今天不同了。

  你少給我惹事。

  ”唐浩東滿不在乎說:“他們管得著我們嗎?要是誰敢閑言碎語嚼舌頭,我……”“你想干嘛?你還敢發橫?”“那倒不至于,大不了,村里以后的運輸,我不管了。

  讓她們采的藥材全都爛在家里。

  ”唐浩東笑瞇瞇地說。

  “你這壞蛋,你敢!”田蕊舉拳欲打。

  唐浩東一縮脖子,身子往下一滑,屁股離開椅子躲開了。

  田蕊一拳打孔,唐浩東哈哈笑著坐回來,誰料,田蕊小腳輕輕一挑,將他屁股下的椅子踢開了,唐浩東沒留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田蕊得意地捂著嘴巴就樂。

  唐浩東搖搖頭,苦笑說:“好疼。

  ”一抬頭,正好可以看到裙內的風光。

  坐在沙發上的田蕊因為高興,笑得前仰后合,“哈哈,你這壞蛋,蹲個大屁股蹲,笑死我了。

  ”田蕊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春光泄露。

  唐浩東咽了一大口口水,他不甘心就此罷休,只見他靈機一動壞點子就冒了出來,忽然站起來,朝田蕊撲過來,口里喊道:“看我怎樣報復你。

  ”說罷,伸手就朝田蕊胸前抓過來。

  田蕊沒想到唐浩東要報復自己,擔心被他占了便宜,嚇得連忙往后仰,這一來,田蕊因為下意識地抬高了雙腿,頓時她裙下那成熟風光便完全地展露出來了!“啊!”唐浩東幾乎要喊出來了!因為向前沖,他的臉幾乎鉆進了田蕊的裙子里,撲面而來成熟女性特有的體香,幾乎讓他窒息,唐浩東開始流鼻血了,不是沒見過女人,而是眼前的女人太令他神往。

  看到唐浩東神情僵硬,眼珠子對著自己猛看,田蕊終于發現不對,女性的本能令她很快地夾緊雙腿,差點將唐浩東的頭夾在了自己的兩腿間。

  唐浩東腦門上立刻被田蕊狠狠敲了一筷子,田蕊對唐浩東嬌嗔道:“小壞蛋,你看夠了沒有?”“還沒呢……不過,你敲得我好疼。

  ”唐浩東壞笑著輕聲叫道。

  “活該!”田蕊看著唐浩東那雙火辣辣的眼睛,臉上一片滾燙,下意識將目光移開。

  時間仿佛靜止,不知道為什么,兩個人都沒話可說了,唐浩東忽然張開手臂抱過來。

  外面天色已黑,田蕊不敢發出聲音,怕被胡同過路的人聽到。

  咔嚓,唐浩東居然弄滅了沙發旁邊的電燈開關。

  屋里一下黑下來,同時,田蕊上衣的鈕扣被解開,田蕊一陣害怕,“浩東,不要!求求你,我們不能這樣……”“田蕊,我忍不住了,你就給了我吧。

  我可以對天發誓,我會娶了你,老支書已經同意了,你就別折磨我了。

  ”唐浩東懇求著,用力一拉,嘶啦一聲,田蕊的上衣扣子居然全部崩掉了,內衣的背鉤也弄斷了,他那火熱的身軀山一樣壓到了她的身上。

     風騷小姨子簡直就是一朵嬰粟花,男人傷不起呀!足有半年多的時間,小姨子一再給我說她姐也就是我老婆的壞話。

  說她從小在家就特懶,說她打扮沒品味,說她眼睛小心眼更小,還說起她以前戀愛過的對象。

  我起初不明白小姨子為么說這些,可聽多了,也就慢慢猜透了她心思,再加上去年有幾次她曾向我含情脈脈地暗送秋波,便更加確信她對我是那層意思。

    我明白她想通過她姐來襯托自己那點兒出息,家務能力強,長相漂亮,會打扮。

  她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么?為何膽敢在我面前對她親姐下黑手呢?她又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或許正是我看出她心懷叵測,一直才沒敢突破那道底線,然而最終她還是找準了機會將我俘虜。

  ..。

  ..  去年臘月,老婆曾有半個月外出培訓。

  她前腿剛出門,小姨子后腳就來了我家。

  她說:姐夫,我姐這些天不在,我來給你做飯吧,你這大忙人,靠吃工作餐和泡面怎能行呀!反正我也是一人在家,閑著沒事,就免費上門來侍候你幾天吧。

  我說,不用了,我能行,還略帶調戲口吻開玩笑說,要讓別人看你天天來,還以為我娶了兩個媳婦呢。

  小姨子 風流 成癮 半夜 爬上我的床(3/3)  小姨子既然來了,我總不能趕她走吧,再說平時她就常來,跟在自己家一樣隨便,我從沒 把她當成外人,老婆是個大老粗,平日家務確實不怎收拾,到處亂七八糟。

  小姨子又非常勤快,每次來過之后,總會把我家里里外外打掃一遍,一天地板能擦四五次。

    我心想,她愿意來就來吧,有人做飯總比到處蹭吃強。

  他 老公長年在外打工,孩子在學校住宿,她自己開了一家小美容店,生意又不怎好,雇用兩個服務員天天照看著,她一有空就去打牌,的確閑得很。

  我兒子都讀大學了,我們兩口子在家更是沒啥事干,除去工作,就是逛公園, 生活過得挺悠哉!  小姨子第一天來了之后,就忙碌著為我家收拾。

  里里外外,包括玻璃都擦得棒亮。

  中午,她特意給我包了餃子,我吃的真是很香,不由就夸了她幾句,都快40的女人了,她還臉紅了一會兒。

  我說晚上有飯局,讓她關店門后就別來了。

  她說行!可到晚上我在外吃過飯,喝了些酒回到家后,她居然還在等我,桌上放著炒好的幾個菜,還沒動筷子。

  我說已經吃過了,你怎么還沒吃飯呢?她說,以為我是故意找借口騙她不讓來的。

  我讓她趕緊吃過飯就回去,已經有些晚了,她說不餓。

  她看我喝了酒,就起身又忙碌著為我去沖糖水。

  我其實那天沒喝多少的,才剛3兩酒,平時酒量至少在一斤以上,可那晚我卻被犯了錯誤,她偷在水里下了藥。

  小姨子風流成癮 半夜爬上我的床(3/3)  當時她正在沙發上津津有味地看韓劇,而我端著水也不好意思同她坐在一起,就進去了房間,雖說是姐夫和小姨子像是一家人,可孤男寡女的還會覺得男女有別。

  我進屋時就囑咐她已經很晚了,她說看完那集電視劇就會走的。

  我說那你看吧,等會兒我若睡著了可就不送你了。

  她還讓我快去睡,就別再管她。

    在里屋,我其實睡不著,心理很復雜,就給老婆打了一個電話,問她是否習慣當地的生活?她說挺好的,讓我別操這份心,問我吃飯了沒?我說在外吃過了,還說中午小姨子給我包了餃子。

  老婆說,之前跟她說起過要出門。

    小姨子,沒啥文化,初中畢業后她就沒再讀書,前些年一直打零工,后來可能她老公掙了一些錢,就給她開了一間小美容店,起初生意還相當湊合,最近旁邊多開了一家規模較大的美容店,就把她的生意搶走了一半,她是在勉強硬撐著,女人沒事干在家里坐著更難受。

  小姨子風流成癮 半夜爬上我的床(3/3)  她比她姐小了5歲,中間還有一個哥,可她看起來卻像是年輕10歲多,她畢竟是學美容的,打扮很時尚,很新潮,身材保持得也很好,老公掙了些錢全都花在自己身上了,雖說也生活在市里,可現在還是租房子。

    別看我老婆做活粗,但她有很多優點,心善、心軟,很孝順,自己也舍不得花錢,她對我家或者娘家的兄弟姐妹卻都很慷慨,只要是家里辦正事,她都會接濟。

  但她對小姨子卻不看好,她嫌這個妹子不知道攢錢,不懂得體諒老公在外辛苦,小姨子她老公雖是農民工,可每年也能掙幾萬塊,結果全讓她給吃喝穿了,這樣她還不滿意,還看不起老公,時常偷睡男人。

    那天晚上,我進屋后,打過電話,看了一會兒報,不知不覺就和衣睡著了,居然睡得很沉。

    早上睡醒之后,我發現自己一絲不掛和小姨子赤裸裸地睡在一起,便有些驚惶失措起來。

  她隨即揉了一下眼,也醒了。

  還關切地問我酒醒了沒?我說你這是干什么呀?讓你姐知道了這成何體統?她說她現在不是不在家嗎?不是不知道嗎?緊接著又摟緊了我。

  我順手就把她推開了,點著了一支煙。

  小姨子風流成癮 半夜爬上我的床(3/3)  她說,姐夫,你知道我很崇拜你,我也知道你喜歡我。

  可我沒有我姐的命好,我沒文化,沒福分嫁給你,可你就不能寵愛我一下嗎?我知道你好面子,你不能主動,可我敢,這就是我自愿的。

  她再次鉆進了我的懷里,這下我似乎沒有理由拒絕她。

    完事之后,我無言地擁抱著她,她像小鳥一樣依偎著我。

  她說這是她活這38年來,感覺最幸福的時光。

  我再次問她為什么要這樣做?她說,一是喜歡我,二是想求我幫忙?我說幫你什么忙?她說想開一家大點的美容院,缺少資金,想通過我貨款。

  我說需要多少?她說至少10萬。

  我說,你這是給我出難題,她說她將來肯定會還上的。

    我說,你跟你姐商量這事了嗎?她說,說過,可姐不同意,就只好找我幫忙。

  我說,你跟你老公說過這個想法?她說她的事,她自己能做主,跟他沒關系。

  我說,雖然我是信用社主任,可若手續不合格我也不能審批的,再說,利息又那么高,何必自己增加負擔呢?她說,她就是咽不下那口氣,就是想有自己的事業。

  小姨子風流成癮 (大炕上性經歷)半夜爬上我的床(3/3)  我說,你自己先好好經營那家小店,等今后遇到合適的事情,我會介紹你去做,幫你找份穩定的工作。

  她說,她自由慣了,不想受別人約束,更不想規規距距上下班。

  我說,你是不是現在缺錢花了?她說打牌欠下別人一萬多。

  那時,我心里像是有了底。

  我起身從保險柜里給她拿出了一萬塊塞到她手中,她才高高興興地起身穿好了衣服,再次親吻我,又急著給我做早餐。

  我說僅此一次,下不為例。

    后來那些天,我沒敢讓她再來,免得鄰里間說閑話。

  她非常聽我的話,也可能是她在牌場上又忙碌了。

  我知道,她今后就一定會更加放肆,男人和女人的關系就是這么微妙,只要有過第一次,便有了慣性。

    老婆培訓終于結束了,我其實內心盼著她看緊小姨子,看緊我,看緊家里的錢。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