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ki touma

yuki touma yuki touma 35505瀏覽 10130評論 收藏


“阿偉,過來! 小姨 教你玩個 游戲好不好?”小姨李雨涵竟當著我的面,撥開文胸,露出白皙。

  她長得很漂亮,身高一米七,桃花眼,胸很大,白皙如雪,屁股特別翹。

  我小時候生了一場大病,半身 癱瘓,我爸因為賺錢給我治病犯了事兒,被判了無期,不久后,我媽就跟著別的 男人跑了。

  小姨跟我媽是最好的閨蜜,沒有血緣關系,但情同姐妹,見我可憐,就收養 了我

  小姨是屬于那種很高冷,難以接近的女人, 對我也特別嚴厲。

  可今天對我說話態度怎么變了呢?這么溫柔???“小姨,玩什么游戲呢?”“你跟我進房間就知道了。

  ”小姨媚笑道。

  我坐著輪椅,尾隨她進了房間,只見她從衣柜里拿出了一個粉色的盒子,可精致了。

  我湊上去一看,還以為小姨要送我禮物呢。

  “這里面裝的啥呀?”我好奇的探過頭。

  “待會兒你就知道了。

  ”說完,她讓我坐在了床邊,將盒子打開,從里面拿出了好多東西。

  有 黑色絲帶,黑色的球,直徑大概四厘米的樣子,黑球上還系著兩根繩子。

  我當時也不懂,問小姨,這些都是啥啊?小姨默不吭聲,俏臉微微泛紅。

  她依次將東西拿出來,擺放在床上,然后走到我的跟前,“游戲開始,你先上床,跪著。

  ”“啥,做游戲還帶這樣的啊?”我有點不解。

  “那這個游戲你還玩不玩,不玩的話到時候我就罰你寫作業了啊。

  ”小姨板著臉。

  我一聽寫作業,腦子炸裂,那時我心思也不在學習上。

  讓我在游戲跟寫作業之間做個抉擇,我想了許久,最終還是選擇游戲。

  于是我聽從小姨的話,跪在了床上,她還挺滿意呢,夸了我一句。

  我問她接下來要干嘛?她就讓我把眼睛給閉上。

  我尋思著閉就閉吧,反正只是游戲,更何況小姨還是如此漂亮的一個美人呢。

  小姨見我閉眼,一臉壞笑,將黑色帶子系在我的脖子上,然后讓我張開嘴巴,將黑色的球塞在了我的嘴巴里。

  我有點難受想吐出來,但小姨將后面的帶子系的非常死,我根本就沒辦法。

  我睜開了眼。

  突然小姨拿起了黑色皮鞭,抽了我一下。

  “誰讓你睜眼的啊?”我有點怕了,眼眶泛紅。

  “小姨,我們這玩的啥游戲啊?”“哭什么哭,再這樣小姨下手就更重了啊。

  ”小姨一聲吼,嚇得我屁都不敢放一個。

  就這樣,我伺候著小姨,玩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游戲。

  說也奇怪,也不知是我游戲表現好,還是什么原因,小姨隨后一段時間在家里對我格外溫柔。

  因為我腿腳不便,曾在特殊學校讀了一個學期,我不想讀,就一直輟學在家。

  也不知是不是姨夫出差時間太久了,小姨竟然開始對我有了那種想法……隨著逐漸發育,我也逐漸懂得之前小姨要我陪他玩的游戲,不僅僅是那么簡單。

  這天清晨,客廳。

  “阿偉,你喝過奶嗎?”小姨正在給 寶寶哺乳,原本哭鬧的小妹妹突然安靜下來。

  她的胸前,赫然映入我的眼簾,香味陣陣,讓我不禁咕嚕了一嗓子。

  “啊?”我愣神,火辣到底臉龐,“沒,沒喝過……”小姨俏臉竟微微泛起紅潤,她接下來的話,讓我震驚!“那你想嘗嘗不?”瞬間我腦子炸裂開來,半天都沒緩過神。

  小姨竟然問我想不想喝人奶,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這些天她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前那么高冷、嚴肅的一個女人,突然之間在我面前,變得如此?難道是姨夫常年不回家,一個人寂寞了嗎?可就算寂寞,她也不能將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啊!我可是一個殘廢啊!半身癱瘓,那里更是從未崛起過啊!我心底掙扎著,可小姨實在是太美了,是個男人都會想。

  見我默不吭聲,她媚笑,伸出手捏了下我的臉。

  “跟你開玩笑呢,瞧你緊張兮兮的。

  ”開玩笑?這可不得啊!可面對如此美艷的女人,我竟忍不住道:“其實我蠻想嘗嘗的,以前聽一個老中醫說,喝奶對我的 大腿有幫助呢。

  ”小姨俏臉一紅,“還有這事兒?”我靈機一動,趕緊解釋:“有啊,小姨,小時候我爸帶我去看病,見過一老中醫,就說喝奶對我大腿康復會有好處。

  ”“這樣啊……”小姨對我話竟深信不疑。

  我從小姨臉色察覺到,她有點動心,甚至有些激動呢。

  客廳很安靜,小姨還抱著寶寶在喂奶,發出一陣陣滋滋吃奶聲。

  我撐著拐杖,坐在小姨對面沙發,小姨并不忌諱當著我的面給孩子吃奶。

  寶寶吃了幾口就睡了,小姨握了握另一邊,眉頭緊皺,看樣子似乎是漲奶了。

  (三個洞都被塞滿爽)她順手拿起旁邊的 吸奶器套在胸口上,手握著手柄按了幾下,白色的汁液不斷流到瓶子里,不一會兒奶瓶都要裝滿了。

  可能是抱著寶寶,力道沒用好,小姨竟忍不住發出了幾聲,俏臉漲紅,忍不住瞥了我幾眼,我假裝沒聽見。

  眼看奶水滿了,小姨正打算將吸奶器拿下來,可哪里知道,吸奶器竟然被卡主了,鼓搗了半天,都拿不下來。

  “這東西怎么吸的這么緊啊?”小姨額頭冒著汗,吸奶器卡的特別的嚴實,用力取也不行。

  “怎么了?小姨。

  ”我見她一臉狼狽,趕緊詢問。

  小姨焦急的看了看我,忽然她主動朝著我走來,靠近我的時候,一股奶香味迎面撲來。

  “阿偉,你替嫂子抱下云翳……”說完,彎下腰將寶寶遞送到我的懷里。

  我內心激動不已,目光停留在她白嫩的上圍。

  可讓小姨萬萬沒想到的是,她剛把寶寶遞送到我的懷里,正要拔出吸奶器的時候,竟然啵的一聲,吸奶器直接滑落襲來。

  小姨一聲嬌呼,趕緊接去,可哪知吸奶器里面剩余的奶水竟飆到我的嘴邊。

  我渾身一怔,趁著小姨沒留神,竟主動伸出舌頭,味兒竟然有點甜……小姨俏臉漲紅的跟蘋果似的,趕緊忙著跑到隔壁的浴室里,拿著毛巾過來,替我擦拭了一下臉頰。

  然后從我懷里接過寶寶,讓我坐輪椅回自己的房間。

  晚上我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渾身熱的厲害,一想起奶味兒,仿佛就跟吃了藥一樣,渾身特別難受。

  一想起那一幕,宛若一股電流一樣,刺透全身。

  就在這一瞬間,奇跡發生了!我竟感覺到自己下面來了一股強烈的反應。

  這在以前可從未發生過。

  因為半身癱瘓,所以龍根處從未有過反應,但就在那一刻,它竟然開始昂起了頭。

  而大腿竟也開始能動了!剛開始我不相信,但我用手掐了一下,微微的刺疼感。

  天哪!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緩了緩情緒,癱瘓幾年的時間,感覺跟做夢一樣。

  我嘗試著從床上起來,然后慢慢站到地上,直到我真的站立起來,我才確信!這不是夢!我正打算要將這個驚喜的消息告訴小姨,但突然隔壁竟然隱約傳來一陣性感曼妙的聲音。

  此時此刻,我心底竟滋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從床上,我悄悄的走下,然后慢步走到小姨房間門口。

  門沒有關嚴實,露出一個小縫隙,我貓著 身子,蹲在門口的角落里,瞇著眼,往里面一瞄。

  眼前的一幕,把我徹底震驚,只看見小姨躺在柔軟的大床上,穿著一身單薄的真絲睡衣,白皙的大長腿蜷縮在一起。

  手里拿著一個粉色的玩具。

  發出陣陣震動的聲音。

  伴隨而來的是,嫂子皺著眉頭,發出那一陣陣性感的嗓音。

  微弱的月光灑在床頭,白皙的皮膚更顯嬌嫩,瞬間我就來了很強烈的感覺。

  咕嚕,吞了一大口口水,從小到大從來都沒見過這么香艷的畫面,之前因為雙腿癱瘓,從未離開過輪椅,更別提窺探了。

   “是不是我根本就不適合燒菜啊……”看著自己切出來那大小不一的白蘿卜,蕭雅滿臉沮喪。

   老李連忙安慰道:“別急,第一次切成這樣很不容易了,我當初第一次 切菜的時候,還把手都給傷了呢,跟我比起來,你這算很好了!”“真的嗎?”“你這話說的,我 這么大年紀了,還騙你一個小姑娘干啥!”看著蕭雅真給自己糊弄過去了,老李當即咳嗽了兩聲,對著蕭雅說道:“小雅,這樣吧,我手把手教你切菜,這樣你能習慣我的動作,學得也快。

  ”這次,蕭雅倒是矜持了起來,沒有立馬同意。

  她知道男女授受不親的道理,從小她家里面管她也管得嚴,可以說長這么大,除了她 老公,還沒有其他男人碰過她呢。

  蕭雅給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斗爭,她想拒絕老李,但是又怕老李生氣,直接走了。

  氣氛沉悶了一會兒,老李一臉嚴肅正經,直接板起臉問道:“我說,教你切個菜怎么那么難,你還學不學了?”“學,我學,可是……”蕭雅紅著臉看了一眼老李,老李表情嚴肅,看不出絲毫異常(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

  “可是什么可是,當初我就是這樣手把手教的我徒弟,現在他都從一個打雜的學徒變成大廚了。

  我看,你是壓根就不想學吧?”老李又 怎么可能看不出來蕭雅內心的想法,所以將激將法給搬了出來。

  “沒有沒有。

  ”蕭雅在驚慌下連忙搖頭,她還是非常想學好做菜的,說不定以后店里請廚子的錢都能省了,而且還可以討好自己的老公,她發現老公最近有些反常,很可能是外面有人了……“那不就得了。

  ”老李故作正經,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后一把抓住了蕭雅的纖纖玉手。

  這一抓,老李差點忍不住渾身都打了個哆嗦……這手感,真軟!蕭雅的手被老李壓在手心,白皙的手背和他自己那粗糙的大黑爪子形成了強烈的對比,不僅如此,老李還覺得這個女人的手仿佛沒有骨頭似的,特別柔軟,滑嫩。

  要不是還得教她切菜,老李都恨不得抓著她的手往自己下面摸摸,讓自己的小祖宗也感受一下,肯定舒服死了……雖然說是切菜,但是蕭雅羞澀的趴在身前,以一種老漢推車的姿勢,長腿微微叉開,渾圓緊致的翹臀便送到了老李面前。

  致命誘惑的少婦體香,襲入老李的鼻孔,老李覺得渾身的血氣都在這一瞬間沖了上來。

  因為怕挨著老李,蕭雅身子盡量往前傾著,姿勢誘惑,老李幾乎都要忍不住貼上去,將她就地正法。

  老李抓著她的兩只小手,大腦也遲鈍了不少,切菜的速度也完全比不上之前那么順暢了。

  剛開始的時候,蕭雅俏臉布滿紅霞,非常的羞澀,但慢慢地放松了起來,告訴自己:老李只是在教自己切菜,用心學。

  克服了心理障礙后,蕭雅開始把心思和注意力都放在手上,因為有老李把著自己,蕭雅這回切出來的蘿卜倒也有模有樣的,都讓蕭雅覺得,自己這刀功比店里那倆廚子都要好了。

  不過,老李的心思早已經飄了,畢竟底子在那里,他就算閉著眼睛也能切出花來,他現在完全沉醉在了蕭雅柔弱無骨的嬌軀之中。

  老李不僅手上感受著蕭雅的溫度,就連身子也逐漸貼緊了蕭雅的后背,以至于他大腦都開始在幻想著,如果可以用老漢推車的姿勢,在廚房后入一次蕭雅,該有多好啊……不想還好,一想起來老李那 玩意兒就難受了,越來越膨脹了,到最后愣是直接頂在了蕭雅的翹臀之上……“啊……”蕭雅嬌呼一聲,因為她似乎感受到了身后的異物。

  身為人妻的她又怎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一時間,蕭雅的臉頓時紅到了脖子根。

  蕭雅和老公也愛愛過不少次了,但是老公每次幾分鐘就完事了,搞得她每一次都不上不下的,完全得不到滿足,而且從尺寸上來看,老李那玩意兒好像也比老公大的多!蕭雅心里驚訝極了,這是錯覺嘛?怎么可能會有這么大!因為她從來沒有見過別的男人那里,所以她一直以為,男人的那玩意兒都和自己老公差不多大。

  此時,那根白蘿卜已經切的差不多了,老李還意猶未盡的貼著蕭雅的后背,下面早就變得巨大無比,將褲子撐的老高,頂在了蕭雅渾圓的翹臀之上。

  他真恨不得直接闖進去,狠狠的索取……被這樣頂著,蕭雅竟然有一種別樣的快感如電流一般流遍全身,整個身子都感覺輕了許多、軟了不少,下面居然隱隱有些羞恥的感覺……“李師傅,我好像學會了……”蕭雅滿臉羞紅,擺脫了老李的魔爪。

  老李漫不經心的點了點頭,見蕭雅掙脫了,老李也沒了辦法,取出了一半蘿卜絲丟進鍋里翻炒,給她做樣子。

  不一會兒,香味便彌漫了整間廚房。

  “學會了嗎?”等這半盤蘿卜絲出鍋后,老李問。

  雖然炒蘿卜絲特別簡單,但他倒還是希望蕭雅能沒看懂,只有這樣,他才有機會繼續把著蕭雅來炒一次菜。

  “學會了……”蕭雅低聲說著,然后接過了鍋鏟。

  其實蕭雅心里也在打鼓,她剛才雖然把步驟都看明白了,但實際操作起來,肯定還是會手忙腳亂的。

  不過也沒有辦法了,她可不想再讓老李站在自己身后,身子貼著自己。

  她覺得老李這個人廚藝沒得說、人品也挺好,但就是看向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大晚上的,兩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自己竟然有一些莫名的緊張。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