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 叫

淫 叫 淫 叫 17070瀏覽 7368評論 收藏


“農莊,我還真知道一處。

  ”大康便帶著 唐宇到了一家叫錦繡生態農莊的門口,這家農莊環境很好,十幾幢房屋坐落在紅花綠樹間,像個大花園。

  “之前我跟村長來送過菜,你進去問問這家。

  ”唐宇也不客氣,背著 田雞便從后門進去,到了廚房所在,見一個胖 大廚正在忙著做菜。

  他便湊了進去。

  “師傅,收田雞不,又大又肥的野生田雞。

  ”那大廚抬眼看了唐宇一眼,不耐煩的道:“ 你這田雞賣多少。

  ”“現在人工養殖的也要賣四十,我這純野生的四十五。

  ”唐宇給出了價。

  大廚 聞言,皺眉道:“切,四十五?那是上個星期的事了,現在行情變了。

  三十七,愛賣就賣,不賣就走。

  ”唐宇覺得太低了,道:“師傅,四十三。

  ”“三十七,多一分也不要。

  ”大廚拒絕。

  唐宇碰了一鼻子灰,準備離開找下一家,這家給的價格太低了。

  大廚掃了唐宇一眼,嘀咕道:“呸,連個回扣都不給,還想給我們農莊供田雞,做夢呢吧。

  ”此時一個女的穿著職業套裝,端著一盤菜走了進來。

  那曲線玲瓏的腰腹被短裙包裹得均衡有致,引人想要一把握住。

  俊美的臉上化著淡妝,鳳目中帶著幾分威嚴。

  十足的制服美女。

  “怎么搞得,這什么田雞,味道不對,客人不滿意。

  ”“付 經理,咱們的野生田雞吃完了,這是剛買的人工養的。

  而且又瘦又小,沒有野生的入味。

  ”大廚愁著臉道。

  “盡快弄到野生,這次的客人是一個美食家,在餐飲界有很重的份量,人家特意過來吃我們的野生田雞,要是不能讓他滿意。

  我們都得下崗。

  ”美女付經理道。

  見大廚發愣,付經理道:“你盡快再做來,就算高價從其他飯店買,也得給我弄回來。

  我先去應付著。

  ”說著便要從唐宇的簍子旁邊擠過去,只是她腳下滑了一下。

  一下子摔到了下去,那職業短裙下面,頓時摔出一片迷人景色。

  唐宇感覺眼睛都快瞪出來了。

  直到腳下的田雞跳走了,他才回過神來。

  “哇,我的田雞。

  ”唐宇急忙去捉回田雞。

  “怎么搞的,這地上那么滑,回頭你們得好好打掃。

  ”付經理摔了一跤,非常的生氣,但聽到田雞,頓時一喜問道:“你那什么田雞。

  ”“當然是純野生的田雞。

  ”大廚看到跳出來的田雞,皺眉道:“付經理,他那不是野生的。

  ”“喂,你不買我田雞就算了,為什么說不是野生的。

  ”唐宇怒懟大廚。

  “就不是,我剛才看過了。

  ”唐宇怒了,這大廚想吃掉一部分價格,[這么就出現了這個,莫名其妙的;在前文就寫清楚,比如第一次談價格的時候,大廚看著主角離開的背影,內心吐槽,連個回扣都不給我,還想給我xx農場供田雞?然后這下面的劇情就好順了。

  ]從中拿回扣不成,現在竟然說這不是野生田雞,氣憤道:“哼,是不是野生的你我說了都(啊啊……)不算。

  不如這樣,現場做一盤去,請客人品嘗。

  ”付經理聞言,道:“好,就這樣。

  快做一盤。

  ”大廚憤恨的瞅了唐宇一眼,只得乖乖的捉了幾只田雞去做,怕他搞鬼,唐宇親自盯著他。

  很快一盤香噴噴的田雞便端出去了,唐宇與大廚兩人互瞪著。

  “一會好好說話。

  ”大廚恨恨的看著唐宇。

  唐宇根本不想搭理他。

  不一會兒,付經理拿著空盤子回來了,開心的道:“哈哈,太好了。

  客人對這田雞肉非常的贊賞,還說這是他吃過最好吃的田雞。

  讓再上一盤。

  ”大廚頓時瞪著唐宇,唐宇無所謂的靠在一邊的墻上。

  付經理盯著唐宇道:“你這田雞怎么賣,我全收了。

  ”“六十一斤,少一分不賣。

  ”唐宇淡淡的道。

  “六十,你怎么不去搶?”大廚詫異。

  付經理瞪了一眼大廚,道:“能不能便宜點,我可是全收。

  ”唐宇淡淡的道:“我這可不是一般的田雞,山野江河發源處,沒有任何污染,純天然的田雞。

  六十一斤,一點都不貴。

  如果你們付不起這個價,那我倒別處去看看,總有識貨的人。

  ”唐宇收拾背簍準備離開。

  付經理猶豫了一下,果決的道:“好,六十就六十,我全要了。

  ”“經理,這小子坐地起價……”大廚不忿。

  付經理瞪了他一眼,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的事。

  這田雞能讓那位重要食客贊不絕口,這個價值了。

  ”大廚不敢再廢話,唐宇高興的把田雞過了稱。

  “好嘍,六十一斤。

  ”唐宇很開心,故意重復了一遍,大廚的臉都綠了。

  過稱有二百一十二斤,一趟就 賣了一萬二千多塊。

  “這是我的名片,還有這樣的田雞記得聯系我。

  ”唐宇收到了錢,請大康吃了個午飯,然后便帶著錢回到了家。

  還了七嬸跟另外幾個親戚之后,手里還有兩千,他留著備用。

  若是每天都能捉兩百多斤的田雞,家里的債,不出一個星期也就能還清。

  “叮咚!”唐宇的手機響了,拿出來一看,是新加的 李俊茂發來的。

  “你的田雞賣了沒有?好不好賣。

  ”后面配了一個微笑的表情。

  唐宇回道:“六十(元)一斤,一次全賣了。

  ”“哇,真的,你太厲害了,農留市場好像也才四十多一斤。

  ”李俊茂驚喜唐宇興奮的道:“運氣好,遇到一個識貨的農莊經理。

  晚上到我家,一起慶祝一下。

  ”“好噠。

  ”李俊茂發了一個開心的表情。

  唐宇正在三輪車上顛簸道:“我到學校接你。

  ”“不要了吧,天天去你家蹭飯,還要你來接,怪不好意思的。

  ”李俊茂羞澀,配了一個羞澀的表情。

  “沒什么,家常便飯而已,你一個人在村里,除了去老 校長家蹭飯,自己一個人吃多無聊。

  我們是校友同學,我巴不得你天天去我家吃飯。

  ”唐宇說著,到了學校門口。

  李俊茂發了一個驚訝的表情。

  “一會兒見。

  ”唐宇回了一個咧嘴大笑。

  不一會兒三輪回進了村,唐宇下車直奔村小學。

  “老校長,今天進城,順道給你帶點這個。

  ”唐宇拿出一條香煙給老校長。

  “喲,不錯不錯。

  唐宇,這回回來有什么打算。

  ”樓下唐宇遇到了老校長。

  “回來種兩年地,搞搞鄉村創業啥的。

  ”老校長皺眉道:“你是咱們學校第一個大學生,專業好像不是農林吧。

  這樣一頭扎進來,很難有成就的。

  還是去考個公職吧,將來跟小李老師成了,多讓人羨慕。

  ”“校長,你說什么呢?我們只是同學而已,他家這村的,多關照我而已。

  你老想哪里去了。

  ”李俊茂紅著臉從樓上下來,翻著白眼報怨才校長,羞澀的不敢看唐宇。

  她一大早便起來梳了辮子,打扮得清秀靚麗,剛才又特意收拾了一下。

  “呀,小李,以前不怎么見你打扮,這一打扮真是太漂亮了。

  女為悅已者容啊。

  ”老校長笑得擠眉弄眼。

  “她一直都很漂亮啊。

  ”唐宇驚訝的道。

  李俊茂的臉頓更紅了,嬌怒道:“你們再這樣,不理你們了。

  ”“哈哈害羞了。

  唐宇你可得加油了,以后常來學校坐坐。

  ”“一定,一定。

  ”唐宇看了眼破舊的村小學,這里曾是他兒時上學的地方。

  今天賺了錢,又有五行訣,意氣橫生道:“校長,等我有錢了,我要將這學校重新翻修。

  ”老校長聞言,開心的笑道:“好啊,看來我們這所村小學,也要沾沾小李老師的光了。

  ” 據海內網12月21日報道: 劉亮隨口 說道,轉身就要走。

   老張聽到來賊了這幾個字,嘴角稍微抽了一下,正好被回頭觀察的劉亮看在了眼里。

   劉亮心里冷笑一聲又轉身走回來對老張說道:老張啊,你這個店承包了有三年,今年是最后一年了吧。

   老張一聽話茬不對趕緊說道:是啊,不過我還想再承包兩年,校長,你看給通融通融 說著老張從柜臺里摸出一包軟中華遞給了劉亮。

   劉亮不為所動,面無表情說道: 這個是真通融不了,學校研究決定這塊地要征用建一個小超市,你呢,早點找個地方把店騰出來,最多三個月,至于你那租金,學校會酌情退還給你的。

   劉亮說完這句話,轉身就走,絲毫不給老張討價還價的余地。

   老張一下懵在當場,心里一口氣上不來下不去,過了老大一會,才狠狠的罵了一句: TM的,什么東西,惹火了,老子去教育局告你去。

   一下午,老張的心情都不好,他左思右想,覺得劉亮肯定是懷疑到自己頭上了,然后不問青紅皂白就把自己收拾了。

   這狗東西,做事倒是霸道的很。

   老張左思右想也沒想出個辦法保住自己的小店。

   正煩著呢,店里來了一個女客人。

   這個 女人三十四五歲,白皙的臉上扣著一個黑墨鏡,上身穿著一件V領T恤,露出了精致鎖骨和大半雪白的圓球,下身穿著包臀裙,腿上穿著黑絲襪。

  高跟鞋幾乎有七厘米,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浪勁。

   老張只看一眼就知道她不是學校里的,學校有規定,女老師的裙子不能那么短。

   哎,老伯,能不能跟你打聽個事 那女人來到吧臺前隨手把墨鏡掛在胸前,從包里抽出兩百塊拍在了吧臺上。

   老張瞅瞅那女人的臉,又瞅瞅吧臺上的鈔票,不動手色的把錢攥到手里問道: 你想問啥事,說吧。

   你們這是不是有個叫劉亮的在這當校長? 女人問道。

   老張楞了一下,回答道: 對,我們這的校長是叫劉亮,你是誰啊,找他有啥事。

   女人沒回答繼續問道: 那你們這是不是還有個叫 李嬌的女老師? 老張聽出味道來了,深深看了那女人一眼,呵呵笑道: 對呀,是有這么一個女老師,不是,你誰啊,你打聽這么多做什么,劉亮可是我校長,我可得罪不起。

   女人氣呼呼的說道: 屁,他是校長又怎么了,我還是他老婆呢,沒我爹的關系,他能當這校長嗎? 老張眼睛一亮,趕緊說道:原來是校長夫人來了,快請里邊做,口渴不,我給你拿杯飲料。

   那女人坐在了老張端來的凳子上,很沒形象的把兩條長腿搭在對面的凳子上一邊錘著自己的腿一邊說道: 你給我拿杯綠茶吧,這天可真熱的不行了。

   她這裙子本來就短,這么一坐,直接縮上去了,黑色內|內若隱若現。

   那女人似乎感受到了老張的目光,抬頭看了老張一眼,老張趕緊把頭轉向了別的地方。

   再轉過頭的時候那女人已經架起了二郎腿把關鍵部位擋住了。

   老張坐在那女人身邊有一丟沒一丟的聊了起來,通過聊天才知道,這個女人叫 王梅,不知道從哪里得來的消息說是劉亮和李嬌有一腿,這次就是過來調查的。

   老張心里一動立即毛遂自薦說自己能幫這個忙。

   王梅撇撇嘴: 你一賣水果老頭,你能幫啥忙? 老張說: 我不但賣水果,還給學校打掃衛生呢,學校里真有啥事肯定瞞不過我的眼睛。

   王梅說: 成,這事你偷偷調查,最好拿到證據,這里是一萬塊,算定金,這我名片,有啥事打我上邊電話。

  我這次不扒劉亮一層皮,我就不信王。

   王梅留下一沓錢,一張名片走了,老張都沒來得及提別的條件。

   老張數了數那錢,不多不少正好一萬。

   老張的心情又好起來了,這個狗東西劉亮叫你欺負老子,只要我搞到你和李嬌的 照片往王梅那一送,你小子就死定了。

   中午老張一直想找機會給 高靜說自己搞到照片的事情,但是高靜老躲著他,沒辦法趁著高靜上廁所的功夫老張溜進女廁所,隨手關了門。

   高靜正在洗手臺洗手看到老張進來嚇壞了連忙說道:老張,這是女廁所,你跑進來干嘛,趕緊出去。

   老張說道:你別緊張我進來就是告訴你我已經拿到照片了。

   高靜驚喜道:真的? 老張從兜里掏出幾張照片,高靜拿在手里看了看,趕緊塞到自己的包里面紅耳赤的說道: 老張真是多謝你了,對了你把劉亮手機里的照片刪除了沒。

   老張搖搖頭:沒有,我哪里有機會接觸劉亮的手機。

   高靜黯然失色:那可怎么辦啊,哎呀老張你辦事怎么沒辦徹底啊。

   老張微笑道:你別擔心,我有辦法能把劉亮手機里的照片也刪了,不過我們的條件得改一改。

   高靜怒道:又要改條件,你到底想怎么樣? 老張微笑道:你跟我睡一次,要不然我把剩下的照片發給你老公。

   高靜大驚失色連忙說道:別,老張你別這樣,你叫我好好想想。

   老張說道:你可以慢慢想,不過你現在可得給我一點福利。

   高靜驚慌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想做什么? 老張貪婪的看著她的身體說道:你把裙子掀起來給我看一看。

   >>(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全文在線閱讀<<<<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