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 negba

ron negba ron negba 40018瀏覽 34457評論 收藏


聽到 王松這話, 楊嬸的美麗臉上也是露 出了一抹掙扎之色,她搖了搖頭,心下也是無奈,原本她還真想和王松折騰搗鼓一番,可是,臨到最后一步的時候,她的心頭卻忽然慌亂了起來!她一直都只和自己丈夫干過那 事兒,現在卻要和王松倒騰,她的心里一時著實有些接受不了,更何況……現在她女兒還躺在旁邊的呢。

  看著楊嬸那一臉猶豫的模樣,王松卻一狠心,拉住楊嬸的腿,就往里塞去,可是一來二去,卻咋樣都倒騰不了,弄的王松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著急卻又無可奈何。

  這一幕被楊嬸看見,她也是不由咧嘴輕笑一聲,湊到王松的耳旁,壓低聲音說:“小松,你是不是從來沒和女人折騰過啊?”王松臉龐一紅,心下只覺得快要羞死了,現在都倒這一步了,自己卻弄不來,這也太丟人了吧……可楊嬸卻并沒有笑話他,一雙手輕輕把弄著他那貨子,又是輕聲道:“小松,嬸兒……嬸兒以后給你成么,今天小倩在呢……”王松哪里肯依,他那貨子都漲得生疼了,要是不消消火非得憋出了毛病不成……他貼著楊嬸的耳邊說:“那哪成呢,嬸兒,你都害我憋了這么久了,現在咋能說不弄就不弄呢……”說著,他還咬了咬楊嬸的耳朵,楊嬸吃癢,不由嬌笑了起來,伸手把著王松那 地兒放到了她那白凈的腿上,輕笑道:“反正那樣弄是不能弄的,嬸兒用其他法子給你弄出來……”說著她那腿輕輕合攏了起來,王松的身子一顫,那感覺就跟觸了電似的,從腳跟到頭頂,每一根汗毛,都似乎顫栗了起來……楊嬸的動作很輕柔,但是這種感覺卻讓王松說不出來的爽快,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身子猛地一顫,終于是完了事兒,把楊嬸的睡衣和被子都給弄臟了一些。

  不過楊嬸倒是并不介意,拿過旁邊床頭柜上的紙巾擦了擦身子,就又抱著王松的身子溫存了起來。

  這一晚上,倆人雖然終究沒有折騰那事兒,但是在楊嬸的腿上,王松卻不知道弄了多少次,直到精疲力竭方才心滿意足地睡去……次晨早上,王松醒來時,看看床邊,楊嬸和小倩卻都已經不見了,只剩下了一床空蕩蕩的被子,他皺了皺眉,連忙爬起身來,見到屋外只有嫂子一個人在掃地收拾,他也是不由問道:“嫂子,楊嬸和小倩呢,她們去哪兒了?”秦月荷抬起頭來,一雙美目掃了眼只穿了一條小褲的王松,眸子里泛出了一絲古怪之色:“她們 回家去了啊,你咋穿這么點就出來了,別著涼了,你待會兒不是還要去干活的嘛。

  ”聽見這話,王松也是反應了過來,連忙回了房去換衣服,看看時間,已經六點多了,要是不趕緊點,可就要遲到了。

  屋外響起了嫂子的聲音:“早飯給你弄好了,穿好衣服就出來吃吧。

  ”王松穿好衣服,正準備出去,經過桌上的時候,忽然看見那桌子上那一張折起來的小小紙片,他眼睛一瞪,驟然一拍腦門!你爺爺的,咋把這事兒給忘了呢!王松忽然一拍腦門,眼睛也是一下子瞪大了起來!你爺爺的,咋把這事兒給忘了呢!那張紙片是 喬玉兒給自己的,喬玉兒是村外那所 藥鋪林醫生喬城的孫女兒,王松干活的地方就在那所藥鋪,喬城藥鋪。

  因為王松大哥和父親走的早,當初扶貧分自理地的時候,王松又沒滿十八歲,他家連塊種菜的地都沒,王松自然也不能像別家靠裝莊稼過活,只能去村外藥鋪打工。

  還好當初王松上過高中,那藥鋪林醫生就是見王松有點文化,會算數,就讓他在藥鋪里當個算賬收錢的員工,一個月六百塊錢,除去生活費,倒是讓王松自己還能留個一兩百,攢著以后娶媳婦兒……昨天因為秦梅結婚,王松專程跟林醫生請了假回來,那喬玉兒見王松請假回去,便也順帶著拜托他幫著干一件事兒。

  可是昨天事情太多,王松早就把喬玉兒交代的事兒忘得干干凈凈,直到此刻方才想了起來。

  他拿起桌子上的紙,往兜里一揣,也不吃早飯,飛快朝著門外跑去。

  嫂子見王松不吃早飯,也是不由皺眉喊道:“小松,你咋不吃飯呢?”王松頭也不回地擺了擺手,心里只想著答應喬玉兒的事兒,說了句:“要遲到了。

  ”就飛奔出了家門……秦月荷看著那漸漸跑遠的王松,心里輕啐一口,這小子,咋忙得早飯都不吃了呢?不過隨即,她又是想起剛剛看見的王松那地兒,心頭不由暗暗一熱……這小子,倒是長大了呢……成華村的后面是一座山,山間有條河,名字叫三溝河,成華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來,此刻,王松就正朝著那條三溝(兒童智力故事)河邊跑去。

  他一邊跑,一邊將兜里那張紙片給摸了出來,細細掃了眼紙片上畫出來的一種草藥畫像,心頭暗暗想到,他娘的,昨天早上就該來找草藥的,這么大條三溝河,要是一時半會找不見可咋辦,而且待會兒要是去遲到了,以喬城那老家伙的秉性,多半又要扣老子的工資了!心下著急,跑的就更快了一些,到了三溝河邊,他低著身子來,在河邊的青草從中飛快找尋了起來,喬玉兒畫的這種草藥長得很奇特,要是真的有的話,一眼就能找得到,她還特別交代過,這種草一般都長在河邊的。

  就是這個!找了好半晌,王松一抬頭,終于是見到那河邊上的一個土堆上正長著一叢和紙上畫的一模一樣的草!他心下一喜,連忙爬上土堆,將那一叢草統統扯了下來,也不管這草上還沾著泥土,就往兜里揣了去。

  他娘的,這下可算能和喬玉兒交代了,不過看看太陽都已經快升上了中空,這怕是都已經中午八九點了,喬城那老家伙還不定咋罵自己呢……他轉身正打算離開去喬城藥鋪,忽然聽到遠處傳來了一陣古怪的聲音……轉過頭看看,只見土堆下面不遠處的河溝邊上,此刻正有個女人在洗衣服……王松眉頭一挑,看清楚了那背影,原來是劉某他媳婦兒宋 芳芳,可是聽那聲音,卻著實有些古怪,就和昨天在后院聽到的林柔的叫聲一樣,分明就是女人干那事兒時候的聲音,可是這張芳芳不是在洗衣服么,咋會發出這樣的聲音呢?王松心下古怪,蹲在土堆上面,就低頭細細朝著那宋芳芳看去。

  王松低頭細細看了去……這一看,卻幾乎讓他驚掉了大牙,你爺爺的,這婆娘……這婆娘哪兒是在洗衣服,她面前確實放了一堆衣服,手里也拿著那 搓衣服的棍子,可是……她手里的那棍子可壓根兒就沒砸在衣服上,反而是被這女人拿著往下面那地兒塞了去……王松瞪大了眼睛,幾乎合不攏嘴來,那搓衣棍還能有這作用?他心頭驚訝,再看那宋芳芳卻是一臉享受的模樣,手上不住地動作著,誘人的眼睛半開半闔,就像是下頭正有個 男人在倒騰她一樣……王松吞了口唾沫,心下又是不覺好笑,他娘的,這騷婆娘,難不成是他家劉某那玩意兒不好使嗎?還非得用這搓衣棍來倒騰……想想當初劉某總是在自己面前吹噓他跟他老婆咋樣咋樣,啥一倒騰就是一大半晚上之類的,以前還讓身為單身漢的王松羨慕得不得了呢。

  可是現在看看,只怕那劉某是在胡吹八蛋!王松暗暗好笑,又想逗一逗這宋芳芳,便一下子站起身來,大聲喝道:“嘿!宋芳芳,你在干啥呢!”這一聲吼,可把那宋芳芳給嚇了一大跳,她手上的動作連忙停了下來,伸手就想要把那搓衣棍給扯出來,可誰知道這一著急,居然嵌在里頭出不來了……她心頭是又急又氣又羞,連忙拿起一件濕漉漉的衣服就擋在了那地兒,抬頭一看,見到土堆上站著的人居然是王松,她也是不由咬了咬牙,可是做這種事兒被人逮到了,終歸是有些心虛,連忙低下頭來又狠狠扯了一下子那搓衣棍……可誰知道,這一次扯的力氣大了一點,搓衣棍雖然給扯了出來,可是那地兒卻居然給弄的流血了出來……這一次,可徹底把宋芳芳給嚇住了,這……這可咋辦啊,感覺著那地方傳來一陣陣疼痛的感覺,宋芳芳心頭一急,幾乎都流出了眼淚來……王松本來還在土堆上暗笑宋芳芳被自己逮了個正著,低頭再看,卻見到那宋芳芳的臉色有些古怪,一只手還捂著那地兒,那身子卻低下去,輕輕發顫了起來。

  他眉頭微皺,咋了?出了啥事兒么?他又是扯開嗓子喊了聲:“喂,宋芳芳,你在干啥呢,咋不說話呢?”那宋芳芳咬緊了牙齒,一下子抬起頭來,瞪著王松有氣無力地喝道:“王松……你,你干的好事兒,我……我那里流血了!”那里流血了?王松一愣,隨即心下也是害怕了起來,剛剛宋芳芳可是被自己給嚇住的,她要是出了啥事兒,自己哪里能逃的了干系,更何況……那地方要是出了啥毛病,別說是宋芳芳,劉某和她們一家人怕是也不會放過自己的!一想到這些,王松連忙趕了過去,只見宋芳芳咬著牙齒,臉色蒼白地坐倒在地上,那根搓衣棍還擺在旁邊,棍子上面也有著絲絲血跡,看上去極為駭人……王松蹲下了身子來,掃了眼宋芳芳肚皮上蓋著的那塊濕漉漉的衣服,吞了口唾沫顫聲問道:“你……你這……咋,咋整的,我,我看看……”說著,他就把那塊濕漉漉的衣服給掀了開來……說著,王松便伸出手,緩緩將宋芳芳那地兒的衣服給掀了起來……還不等他細看,那宋芳芳卻一下子伸手把那地兒給捂住了,誘人的臉上泛紅,眉宇之間滿是羞惱之色:“你干啥!”雖然宋芳芳的手掌擋住了些許誘人景致,但是卻依舊被王松看見了一些東西,他心下暗暗發熱,你爺爺的,說起來這還是老子第一次見到女人那呢……被宋芳芳手掌擋住了之后,若隱若現,卻更加引得王松心下好奇。

  他蹲下身子來,臉上裝作一副嚴肅的模樣:“芳芳,你不知道我在啥地方干活么?你這兒流血了,我得幫你看看,不然出了啥事兒可咋整。

  ”聽到王松這話,那宋芳芳也是嚇了一跳,只感覺那地兒隱隱作痛,再看看旁邊那根搓衣棍,棍子上也有絲絲血跡,宋芳芳心里也是漸漸著急了起來,這要是真弄出了毛病,回去可咋跟劉某和家里人交代啊……要是別處倒還好,這地方……還不定劉某他們咋想呢。

  心里這么一尋思,宋芳芳也是抬頭試探性地看了王松一眼道:“王松,你……你不是在藥鋪里算賬嗎,你……你還懂治病不成?”王松一撇嘴:“咋就不會了?老子要是不會治病,喬城那老倔脾氣愿意收我干活?你快把手拿開,讓我給你看看,遲了出啥事兒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聽王松說的真誠,宋芳芳的心頭也是不由相信了幾分,畢竟人王松是在兩村之間唯一的一個藥鋪里干活,只怕他還真會一點醫術呢……可是……這,這也太羞人了吧,讓王松看自己的那地方……宋芳芳的牙齒輕輕咬著紅潤的嘴唇,眼眸之間滿是害羞猶豫之色,偷偷盯了眼那王松,只見他蹲著身子,一顆腦袋幾乎都要湊到自己肚皮上去了,那雙眼睛正緊緊地盯著自己那地兒呢,眼神之中還帶著幾分古怪的神色。

  看到這一幕,宋芳芳一瞪眼:“你湊這么近干啥呢!”她心頭此刻更是恨得牙癢癢,這王松不會是故意嚇唬自己,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吧!王松也是尷尬地摸了摸鼻子,站正了身子嚴肅道:“那啥……你這地方不是流血了吧,我看看是不是真出了毛病。

  ”聽到這話,宋芳芳的秀眉又是漸漸皺了起來:“那……那你看出來是咋回事兒了沒?”王松撇了撇嘴:“你手都擋完了我咋看,就是林醫生來了,你這么擋著他也看不出啥吧。

  ”宋芳芳無奈,只得點頭:“那你……你只能幫我看病,不準動……動別的心思!”她嘴上說著,卻感到一陣發熱,剛剛她自己就在用搓衣棍搗鼓那事兒呢,心里本就想著要是能有個男人,真的倒騰一下自己才舒坦。

  此刻王松就在這兒,要是自己沒事兒的話,還真想讓王松搗鼓搗鼓。

  不過這種話宋芳芳可不好意思說出口,雖說自家男人那玩意兒不行,但是和別的男人……這要是傳了出去,那可就……宋芳芳心頭一陣猶豫,也不知道應該給王松看,還是不給他看…… 2011年, 高圓圓和古天樂、吳彥祖主演的《單身男女》上映,她飾演的程子欣遭遇著愛情中永恒的兩難——我深愛的、有感覺有激情的地球花心男和更愛我的、踏實火星靠譜男,到底選哪一個?今年年底《單身男女2》也將和大家見面。

  莫非程子欣的選擇又起了變數?高圓圓笑嘻嘻地不愿劇透:“導演都不知道怎么選,這個問題其實男人比我們還糾結呢。

  ”說著,她的臉上露出一點狡黠的微笑。

  早在第一部上映之初,這個宣稱自己絕對會選火星男的姑娘大約從未想到,只需一年,她的專屬“火星男”就將出現。

  杜琪峰在電影里借由古天樂和吳彥祖這組對照,表達著如此觀點:不朝秦暮楚的男人地球上是沒有的,他只能來自火星。

  火星男——愛得專注、篤定,有一種“除你之外世界無他”的專一、浪漫、紳士、溫暖。

  而這些詞,放在 趙又廷身上,全部都合適。

  這簡直就是他的一幅白描。

  高圓圓: 一碗牛肉面 結束單身嫁火星男自2012年電影《搜索》結緣開始,趙又廷、高圓圓“異地”加“姐弟”的戀情,稍有風吹草動,便被一番捕風捉影。

  “被分手”的新聞頻頻出現,每當這個時候,趙又廷總是挺身而出。

  他說:“我喜歡高圓圓的一切,我說的是所有。

  ”甚至最初,在被狗仔偷拍后,大方承認戀情也是他提議的。

  相比高圓圓的擔憂和糾結,他更坦然:“我覺得真的沒有什么。

  ”被媒體四處圍堵和各種逼問的兩年,他依然表示:“即便是有媒體的壓力,我也覺得公開戀情是對的。

  ”這份成熟,似乎與他的年齡有些不匹配,但仔細想來,家教和品質讓一切變得合情合理。

  趙又廷的爸爸是臺灣主持人和歌手趙樹海,他有一句名言:晚飯是全家人一起吃的,再忙,全家人也要有團聚和交流的時間。

  趙 媽媽年輕時在律師事務所工作,遇到趙爸爸后做了全職主婦。

  “但媽媽從來不覺得這是為家庭犧牲,從來沒有為此抱怨過。

  ”別看趙爸爸 在外面嚴肅又強硬,在家里絕對是二十四孝老公。

  工作完回家,他會在門口給自己兩巴掌,調整好 精神再進門。

  等到兒子入了這一行,他教導他:不管在外面經歷了什么,回到家里永遠不要讓工作影響到家人的心情。

  高圓圓:一碗牛肉面結束單身嫁火星男在這般傳統美滿的環境中長大的趙又廷,自然而然地也將家庭置于人生的首要位置。

  兩年前,他接受ELLE采訪時說過,從小最大的理想就是建立一個美滿的家庭。

  他甚至表示,如果有必要,可以為家庭毫不猶豫地放棄一切。

  “再紅,賺再多,那又怎樣?也許大家覺得我說這句話很張狂、很奢侈,我想,這是因為,無論在金錢,還是精神方面,我從小在一個安定、安全的環境中長大。

  ”而高圓圓的家,除了傳統和美滿,還有患難與共。

  圓圓母親的身體一直不好,父親無怨無悔地為母親做了一輩子的飯——“我媽媽不會做飯,小時候哪天爸爸下班回來晚了,她就靜靜等著。

  后來(辦公室愛愛)她不上班了,也是我爸做,他一回家肯定擼起袖子進廚房。

  這些年,媽媽生病,家里那么多瑣碎操心的事,我從來沒見過他慌神或者抱怨,他永遠積極樂觀,他是一個無怨無悔的人。

  ” 從2006年之后,高圓圓的生活重心就是生病的媽媽。

  拍《我們結婚吧》的時候,她白天拍戲,晚上照顧母親,熬了4個月,整個人疲勞到極點,瘦到只有90斤。

  高圓圓:一碗牛肉面結束單身嫁火星男因為相似的價值觀和人生觀,趙又廷和高圓圓的愛情是注定的,一旦相遇,之后都是必然。

   本文來源:ELLE中文網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