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yomotion

tkyomotion tkyomotion 27280瀏覽 19883評論 收藏


鄰居最近娶進門個如花似玉的小媳婦,這可讓 林虎眼饞壞了,三十好幾的老光棍,一心想要把她弄到自己床上去。

  深夜,林虎剛爬上被窩,就聽到急促的敲門聲,“ 虎哥,開門,快幫我看看 孩子!” 聽著聲音,心里一喜,竟然是隔壁小媳婦找過來了。

  “妹子,啥事呀?”深更半夜的讓小媳婦進門,或許真的能發生點什么。

  小媳婦叫 張梅,長得嬌美動人,剛生了孩子更是韻味十足,想到她坐在門口喂奶的畫面,林虎小腹一陣火熱,想要自己也上去嗦兩口。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得砰的一聲房門被推開,張梅穿著寬松的孕婦裝抱著孩子急匆匆的就跑了進來。

   女人很美,很白,或許是因為剛結婚一年多的原因,二十四歲的張梅雖然已經為人母,但是模樣卻介于少女和少婦之間,比少女多幾分韻味,比少婦少幾分成熟,因為正處在哺乳期的緣故,身材比原來更棒了,罩杯都大了兩個碼,配合著她巴掌大的小臉,更加的惹人憐惜,富有韻味。

  寬松的孕婦裝根本就遮不住她豐盈的上身,林虎望向她的時候,她正焦急的朝林虎跑來,驚人的山峰,隨著她的步子,正一下一下的跳動著,讓林虎大咽口水,腦袋一片空白,直到陣陣奶香味鉆進鼻孔,林虎才清醒過來。

  張梅焦急的 說道,“虎哥,你在醫院工作趕緊幫我看看是咋回事,孩子都哭了一晚上了。

  ”林虎確實是在醫院工作,不過他卻不是醫生,他一個大專生,而且還是個野雞大學的大專生,在醫院熬了幾年了還只是在醫院前臺做做接待的工作。

  林虎一邊觀察著孩子臉色,一邊 開口問道,“趙建呢?咋不趕緊領孩子上醫院呢?”“那死人又出差去了,去海南,說是半年差,誰知道啥時候回來呀……”興許是對老公的作為太過不滿又無人訴說,張梅一張口就停不下里了,看看可憐的孩子,再想想自己,淚眼婆娑,絲毫沒注意,她已經坐在了林虎的床邊,半個身子都貼在了林虎的身上,柔軟的身子嬌小的臉龐,讓他一下子身心.蕩漾起來。

  “孩子問題不大,就是餓了,讓它吃奶就行了。

  ”林虎想著還能親眼看到張梅喂奶,有些興奮。

  聽著林虎的話張梅下意識的用手緊了緊衣領,心虛的低聲道。

  “可是……可是我不下奶了。

  ”林虎眉頭一皺,“咋回事?”張梅聞言嗚嗚的哭了起來,“虎哥,我已經三天不下奶了,奶粉又恰好喝完了,嗚嗚……”“這時候超市也關門了,不下奶一般是堵住了,得找人幫揉開胸口的淤塞的奶塊就好了。

  ”林虎皺眉道。

  聽著林虎的話張梅眼睛陡然一亮,而后猛然伸手抓住了林虎的手臂急切的說道,“那虎哥你會嗎?你得幫幫我!”聽著張梅的話,林虎下意識的低頭看向張梅的身前,張梅也知道這個提議羞人,她的呼吸急促,帶動的胸口不停地顫抖著,這么近的距離不停刺激著林虎的眼球,可是眼看著孩子餓的哇哇亂叫,她也顧不得羞臊了。

  “虎哥,趕緊的,孩子餓了。

  ”或許是母性,平時極易羞赧的張梅鼓起了巨大的勇氣,見林虎看著自己,竟然還大方的挺了挺胸。

  林虎不可思議的看著張梅,只見她美艷的小臉俏紅,更加的誘人,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兩人說話的功夫,放在一邊的孩子又開始嚎啕大哭起來了。

  林虎也知道這會去醫院已經不可能了,再看看嗷嗷待哺的孩子,眼睛往張梅那粉白如雪胸口看了一眼道。

  “妹子,我上學確實學過些 催乳的手法,我就試試,不一定能成,就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張梅見林虎松口,心里一喜,低頭看了眼孩子,而后又瞥了眼林虎,一咬牙,不帶林虎說完就要脫了上衣,林虎見狀忙從床上跳下來,一把按住她的手臂道。

  “妹子,你別著急。

  就算催乳也不能在我這呀,你趕緊抱著孩子回家,先給孩子喝點溫水,我隨后就到。

  ”聽見林虎這么說,張梅也意識到自己著急了,忙是點頭應聲,可是剛要說話的時候,竟然才發現林虎就穿個褲衩在身上,下面已經有了強烈的感覺。

  “虎哥,你,你……”林虎臉色一紅,“妹子,你別誤會,我剛才在睡覺……”張梅沒有說話,匆忙從床上將孩子抱起出門,心里卻一直咚咚跳個不停,心里尋思著剛才那個里到底塞了什么,畢竟他 男人的可沒那么壯觀。

  越想越是燥的慌,自己男人已經小半年沒回家了,太久沒嘗過滋味了,剛才看到林虎的那里,下面竟然就有感覺了,難道自己這么浪.蕩嗎?穿好衣服后,林虎就到了張梅家,張梅給林虎留門了,輕輕一推門開了。

  張梅也知道讓一個大男人進家里不合適,可是孩子已經餓的前胸貼后背了,聽著孩子的哭聲她更加心疼,只能忍著羞赧讓林虎這個大男人進門了。

  林虎進屋的時候,張梅正用小奶瓶給孩子喂溫水呢,聽著林虎來了,她扭過頭,瞬間四目相對,林虎訕訕站在原地,張梅率先開口道。

  “來了,虎哥。

  ”張梅此時已經換了一套衣服,比之前更加寬松的居家服,透過燈光,還能看到兩點櫻紅閃現。

  林虎干咳著應了一聲,知道待會催乳肯定有肢體接觸,但他一個三十多歲的老光棍,現在最想的事情就是和張梅來一次。

  張梅有些魂不守舍,眼睛余光看了一下林虎的那里,還是很大,她才平復的心跳又咚咚起來,暗罵自己,明明為了孩子,現在卻總是盯著虎哥的那里看個不停。

  張梅嬌美的模樣看的林虎心口砰砰的直跳,他雖然很想立即將張梅撲倒在床上,但是作為一個醫護人員的基本素養還是壓制住了他的沖動,看著張梅開口解釋道。

  “妹子,我雖然會催乳,可是這催乳也是因人而異的,并不是醫生按了,就一定會出奶,我也不能保證我按壓后你會立即有奶。

  ”林虎的話讓張梅眼神猶豫了一下,不過這份猶豫也是轉瞬即逝,稍一停當的工夫,她就再次開口道。

  “虎哥,沒事,我對虎哥的手法有信心!”其實張梅心里有些擔心這個老光棍會把持不住自己,但更多的是莫名的期待,一種對原始浴望的興奮。

  而且張梅回屋躺下之后,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小褲上面竟然……不由得臉色通紅。

  林虎將孩子放在嬰兒床中,轉身回床邊的時候,張梅已經將寬松的孕婦裝掀了起來,豐腴雪白入云的高聳,像是面包一般,又白又軟,讓林虎忍不住咽了下唾沫。

  林虎強制將心底火壓下去,雙腿極其不協調的走到床邊。

  “虎哥,我應該咋配合你呀?”張梅忍著內心的羞赧開口道。

  她不是(男女性故事)什么水性楊花的女人,這輩子就談過一次戀愛,然后就結婚了,身子除了老公趙建這個男人外,再也沒讓別的男人看過,此時竟然不僅要讓林虎看,而且還要讓他摸,頓覺滿臉發燙,可是為了孩子她只能如此。

  “妹子就躺著別動,把衣服撩起來,待會會有一點痛,有什么感覺告訴我就好了。

  ”林虎可能是光棍太久了,現在看到光著身子的女人,簡直要讓他的火箭炮就要炸了。

  林虎趕緊回神,將心底的想法壓下去,心情激動的搓著手,一直到手心發熱的時候才坐到張梅旁邊,將手按了上去。

  將手心搓熱一是怕涼到張梅,二是冰冷的環境會使人體穴位閉合。

  按上的那一剎那,林虎覺得就像是按在了一團發面團上,既柔軟又富有彈性,整顆心都要跳將出來了。

  軟,滑,彈性十足,林虎恨不得狠狠的攥幾下,手感太舒服了。

  而反觀張梅,在林虎溫熱大手一按上她的胸口,敏感的她立即覺得一道電流從 身體劃過,豐腴嬌美的身體忍不住一顫,低頭看著按著自己胸口的林虎,忍不住俏臉一紅。

  林虎摸的舒服,但是不好表現出來,微皺眉頭表示認真的模樣。

  “虎哥,你按的咋樣了?我為啥不出奶了呀?”張梅此時也是羞赧不已,林虎溫熱的手摸.的她竟然有些舒服了,這個發現讓她愧疚不已,見林虎摸著自己不說話,只能羞赧開口提醒道。

  如果不是孩子重要,她覺得可以讓這個老光棍一直摸下去。

   這天晚上,年輕的支教老師劉宇,剛從桃花村希望小學回來,就聽到院子中的簡陋衛生間里,傳出一陣嘩嘩的水聲。

  在這個物質匱乏的偏遠山村,絕大部分村民都挺窮的,能有個遮風避雨的住處就已經滿足了,自然不會把錢花在裝飾上面。

  簡陋的衛生間外墻不但沒有瓷磚,甚至連磚縫都沒有填嚴實。

  劉宇一時沒能忍住心中的好奇,見天色已經完全黑了,周圍也沒什么人,就悄悄摸了過去,把眼睛對著一處還透著光亮的墻縫,往里面偷看。

  “咕嚕!”只看了一眼,劉宇就直咽唾沫,在里面洗澡的,居然是他借宿這一家的女主人 陳曉蘭

  山里女人雖然沒有城市里的小姑娘打扮的花枝招展,可勝在質樸,由于常年勞動,山水養人,身材一般都特別火爆。

  而陳曉蘭更是可以稱得上村花,不但長的漂亮,身材也是沒話說,尤其是那豐滿挺翹的屁股,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特別吸引人眼球。

  幾個月前,劉宇剛支教住進來看到這少婦時,也是驚詫莫名,想不到窮鄉僻壤的地方,還能養出這種極品尤物。

  等后面漸漸熟識以后,他更是對陳曉蘭起了強烈的興趣。

  作為一個血氣方剛的大小伙子,劉宇幾乎是隔三差五的就用手來解決那方面的需求,每次弄得時候,他幻想的都是陳曉蘭,甚至恨不得直接在這女人身上發泄一通。

  但陳曉蘭的老公 虎子,卻把她看的極緊,村子里有不少閑漢對她垂涎三尺,但別說有什么實質性的動作,就是多看幾眼,虎子都能跟對方干起來。

  劉宇覺得虎子這種方法,其實是錯的,你越是藏著掖著,別人反而越是惦記。

  起碼劉宇,他自己就非常渴望能夠和陳曉蘭春風一度。

  只可惜劉宇一直有賊心沒賊膽,卻沒想到,今天竟然能夠窺視到些許春光。

  透過那個窟窿,可以清晰地看見,陳曉蘭已經脫光了衣服,正赤裸著身子水桶邊,舀水沖洗著她潔白的身子。

  水霧中,那波大臀翹的身形讓人眼饞不已,恨不得抱住啃上幾口。

  劉宇看得口干舌燥,忍不住又吞咽了一口唾沫,這時陳曉蘭已經洗完了上面,手開始往下挪,劉宇的目光緊緊地跟著。

  只見陳曉蘭平坦的小腹上,沒有一絲的贅肉,水一路流下來,緩緩滑落,掉在地上。

  只可惜,女人這會兒側對著老劉,最敏感的地方他看不到,多少有些遺憾。

  就在劉宇微微嘆息了一聲后,陳曉蘭卻好似感受到了他的想法一般,忽然轉過身來,面向了他,手掌擦了些沐浴露,微微下蹲,開始清洗著讓男人心馳神往的部位。

  絕妙的春光在陳曉蘭指間若隱若現,竟是那般的美麗誘人,劉宇激動的渾身一抖,連呼吸都變得沉重起來,某個地方慢慢蘇醒,雄赳赳氣昂昂的抬起頭。

  他的眼睛都看直了,心中不由得生 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卻不敢付之行動,只能不爭氣的自己動起手來。

  就在劉宇剛想準備伸進自己褲襠的時候,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下意識回過頭,差點魂都給嚇沒了。

  只見他身后站著一個身材矮粗壯實的男人,正是陳曉蘭她老公,虎子……“虎子哥,我…… 嫂子……”劉宇看清來人,渾身一抖,差點當場就交代了。

  可是虎子的反應卻有些奇怪, 老婆洗澡被偷看,他不但沒生氣,反而貼近劉宇,悄聲說的一句:“小宇,看的過癮吧?”劉宇沒懂他什么意思,嚇得一句話都不敢多說。

  虎子卻又笑了笑問道:“光看有什么意思,你……想不想睡一下你嫂子?”聞言,劉宇整個人都傻了,換了是誰,老婆都被別的男人看光了,也不可能是這么一個反應。

  他還以為對方說的是反話,身子抖的厲害,總覺得砂鍋大的拳頭,下一秒就會落到自己身上。

  畢竟虎子的體型太給人壓迫力了,就他這小身板,碾壓起來簡直不要太輕松,毫無反抗之力。

  就在劉宇以為一頓胖揍不可避免時,衛生間里的陳曉蘭似乎聽到了一些動靜,忽然喊道:“老公,是你在外面嗎?幫我拿下衣服。

  ”劉宇此時特別沒有安全感,緊張的悄聲說道:“虎……虎子哥,我先回屋了。

  ”說完,正想慌張離開,卻被虎子大手一把抓住后領。

  劉宇頓時就覺得腿腳發軟,還以為要挨揍了,差點沒直接癱倒在地上。

  “衣服你去送(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別怕。

  ”劉宇傻眼了。

  這是啥意思啊?虎子沒和他廢話,把衣服塞進了他的懷中,拉著他來到衛生間門口,打開門,不由分說的一把將他推了進去。

  陳曉蘭正拿著一塊毛巾擦著身體,那雙峰翹臀,妙曼的身材,在劉宇面前顯露無疑,如此近距離的目睹,他整個人都看傻了。

  而陳曉蘭也發現了衛生間里突然多出了一個人,她以為是自己老公,就沒在意,結果等了半天對方也不吭聲,轉身一看,頓時嚇了一跳。

  這坑坑洼洼的衛生間本就積水,還有一些沐浴露泡沫之類的,陳曉蘭猝不及防看到劉宇,驚得嬌軀顫動,腳下一個不穩,整個人便摔倒在地。

  這一跤可摔得不輕,劉宇眼睜睜看著女人發育姣好的身體,緊貼著地面,連飽滿的兩團都給壓變形了。

  “嫂子,你沒事吧?”劉宇看的都心疼,忙跑了過來詢問。

  “沒事,沒事,就摔了一下。

  ”陳曉蘭紅著臉背對著劉宇,一只手護著自己的胸,另一只手托著地面,掙扎著想要爬起。

  結果試了幾次,都沒能站好,反而因為撅著屁股,身子毫無保留的暴露在了劉宇面前。

  “嫂子,還是我扶你吧。

  ”劉宇把衣服放到一旁凳子上,抓著陳曉蘭的手,另一條胳膊從纖細的腰間穿過,攬在女人腋下,將人扶了起來。

  當他的手碰觸到陳曉蘭光滑細膩的肌膚時,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好似在做夢一樣。

  尤其是無意中劃過陳曉蘭的雙峰,那種柔軟又飽滿的觸感,讓他剛受了虎子驚嚇的小兄弟,再次肅然起敬。

  陳曉蘭也感覺到了那只手在自己胸前一掃而過,敏感的覺得像是被一道電流擊中,讓她雙腿酥麻,身體也有些發軟,緊緊地靠在了劉宇的身上……這一下,把劉宇激動壞了,正想多感受一會,陳曉蘭卻掙扎著站起,臉都紅到了脖子。

  她還從沒讓老公之外的第二個男人看過自己一絲不掛的樣子,嬌羞不已,忙說道:“小宇,怎么是你進來了?虎子呢?”劉宇干巴巴的笑,沒有回答,他總不能說是你老公把我推進來的吧?他眼神飄忽,注意到陳曉蘭白花花的屁股上被摔紅了一塊,下意識的把手伸過去幫忙揉了揉。

  陳曉蘭的皮膚嫩滑的如同絲綢,散發著淡淡沐浴露的清香,手摸過去,微微一用力,手指便陷入了肉里,那挺翹的臀部上傳來驚人彈性,讓人完全愛不釋手。

  被這么一摸,陳曉蘭一下就分心忘記了剛才的問題,她的嬌軀微微顫抖了一下,只覺得眼前男人的手上似乎帶著電流,那兒酥酥麻麻的,有一種異樣的快感,頓時芳心大亂,竟然生出幾分不舍來。

  但是,身為人婦的羞恥心,還是讓她推開了劉宇的手。

  “小宇,你……你先出去吧。

  ”陳曉蘭又羞又急的說道。

  聞言,劉宇也清醒過來,一時間為自己的大膽咋舌,他忙收起色心,帶著些許留戀的將手從女人身上挪開,干笑道:“嫂子,那……那我先出去了。

  ”說完,他沒敢再留,心臟狂跳的出了衛生間。

  直到進了客廳,劉宇腦子里還是迷迷糊糊的,似乎魂都留在了里面,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怔怔發呆,陳曉蘭那飽滿的胸部,玲瓏有致的身材,和挺翹的屁股,依舊牽動著他每一根神經。

  劉宇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正想動作,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小宇,過來,給你說個事。

  ”劉宇看到是虎子,嚇了一跳,既迷茫又心虛,他不知道虎子到底在想干什么,但又看又摸了人家老婆,他只能乖乖聽話。

  劉宇被虎子生拉硬拽的拖出了家門,山村沒有路燈,這個點天已經很黑了,走著走著,眼看要出了村子,劉宇邁不動步了。

  他越走越心慌,生怕虎子把他怎么樣,畢竟對方今天的表現實在非常奇怪。

  結結巴巴的說道:“虎……虎子哥,你有啥事就在這說吧。

  ”只見虎子左顧右盼了一會,見周圍沒什么人,說道:“行,那就在這說吧。

  小宇,哥求你個事。

  ”“啥事啊?”劉宇感覺不自在,心虛的厲害。

  “借種!”虎子眼睛盯著劉宇,“我想讓你和你嫂子睡覺,讓她懷孕!”劉宇一聽,整個人都傻了,還以為是自己耳朵出了問題,還不等他回過神來,虎子就表情痛苦的繼續說道:“我和你嫂子結婚三年,一直沒有孩子,前段時間我瞞著你嫂子去縣醫院檢查了一下,醫生說我得了什么‘死精癥’,要不成孩子……”聽到這里,劉宇心里隱約明白虎子為什么要找自己幫忙了。

  在這種偏僻的山村,把傳宗接代看的比什么都重要,過繼借種這樣的事雖然比較少見,但也不是沒有。

  劉宇只是沒想到,這種事竟然會落到自己頭上。

  他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陳曉蘭豐盈的嬌軀,心頭一片火熱……“小宇,你是城里來的大學生,出身好還有文化,將來生的孩子一定聰明。

  你就幫幫哥這個忙,行嗎?”。

  劉宇感覺荒唐的不行,沒想到,還會有人求著自己睡他老婆。

  他心情既激動又惶恐,下意識的多問了一句:“那……那嫂子能答應嗎?”虎子咬咬牙說道:“放心吧,這事我來解決,你到時候只管上就行了。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劉宇連連點頭同意。

  這種好事是個男人都不能拒絕,何況陳曉蘭長的那么漂亮,身材又那么好,要是能和她睡,想想都刺激的不行。

  十幾分鐘后,劉宇和虎子回到家里,陳曉蘭已經把飯菜做好了,她看到劉宇時,臉蛋紅紅的,顯然是回憶起衛生間發生的一幕。

  三人圍著飯桌做好,虎子從柜子里翻出一瓶高度白酒,嚷著讓媳婦陪他喝幾杯。

  劉宇看到這一幕,心中有點明白了,看樣虎子是準備把陳曉蘭灌醉,好方便給他創造機會。

  陳曉蘭在劉宇面前,也不好不給虎子面子,只好拿起酒杯小口喝著。

  她酒量明顯不怎么樣,小半杯下肚,臉就已經酡紅一片,扶著額頭說暈。

  虎子發話讓她進臥室休息,等過了片刻,虎子使了個眼色,小聲說:“我先進去,你在外面看,等我招呼。

  ”劉宇緊張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一個勁兒的擦手汗,見虎子進房間給留了個門縫,他趕忙湊過去朝里面看。

  只見房間里陳曉蘭的躺倒在床上,衣服已經脫了,蓋著一條薄被,但卻有大半個身體露在外面。

  雪白的玉背光潔溜溜,連罩子都沒有穿,再往下看去,腰臀之間呈現出一個S型,細腰豐臀,弧線特別完美。

  劉宇盯著床上的玉體橫陳的尤物,鼻間噴涌出的呼吸分外灼熱,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

  而虎子動作也不慢,直接撲倒床上就開始親熱。

  那大手粗暴的往陳曉蘭的挺翹上揉捏,絲毫沒有憐惜的意思,看的門外地劉宇都是一陣心疼。

  如此一來,陳曉蘭直接被驚醒了過來,迷迷糊糊的想推開身上之人:“干嘛啊你,不想弄,我困了想睡覺。

  ”虎子不答,還是悶頭動作著。

  漸漸地,陳曉蘭被挑逗出了情緒,身子不住扭動,甚至能聽見她開始急促的聲音。

  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就是那么幾處,虎子照著那里進攻,陳曉蘭很快就抵擋不住,兩條修長玉腿夾在一起,不停開合著,明顯已經動了情。

  劉宇看的口干舌燥,恨不得現在就沖進去,讓虎子給自己騰地方。

  就在這時,更刺激的事情出現了,虎子似乎已經按耐不住,伸手想把女人身上僅存的褲頭扒掉。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