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 stripchat

情趣內衣黑絲 愛之谷官方商城 17瀏覽 0評論 收藏
zh stripchat


 罷了罷了,不說出去,誰會知道呢?就這一次,以后絕對不這樣了!   桂芳內心掙扎了片刻,終于下定了決心,不再掙扎,雙臂也緊緊環住了 李耐的脖頸。


    察覺到了張桂芳的動靜,李耐大喜過望,直接將張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將她的衣服推了上去。


    張桂芳身上散發著誘人幽香,李耐鼻血都要留下來了,他興奮地撲了上去……  “咚咚咚!”  就在意亂情迷之際,敲門聲卻忽然響起,糾纏著的兩人被嚇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門外傳來一道年輕女聲,有人來了!  這下子,不僅張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來,因為這聲音聽著怪熟悉的,該不會是……  “ 耐子,怎么辦?”張桂芳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別慌,就當什么都沒發生,你先藏起來,我裝病!”  李耐迅速說了一句,便將床上卷起來的被子攤開,張桂芳也顧不得其他了,急忙縮著身子鉆了進去。


    敲門聲愈發急切,李 耐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開了門。


    看清楚門外站著的人,李耐頓時愣了愣,不是別人,正是他一直以來的夢中情人,柳溝村的村花,楊 小雪!  楊小雪年紀跟李耐一樣大,倆人的淵源也頗深,從村里小學到鎮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學。


    楊小雪生的格外水靈,就算在村里長大,皮膚也白的發光,一點都沒有農村女人皮膚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謂的美女比起來,楊小雪的漂亮臉蛋是純天然的,沒摻一點假,因為長期干農活的緣故,身材也極為火辣。


    因此在柳溝村,楊小雪是公認的村花,也是無數年輕小伙的暗戀對象,李耐自然也一樣。


    高中畢業后,楊小雪沒有考上大學,只能留下來幫家里種地,兩人也就四年沒有見面,這期間李耐也找人打聽過她的消息,據說家里一直安排著相親,可楊小雪壓根沒那心思,也就沒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著去找楊小雪聯絡聯絡感情,但一直都沒行動,沒想到今天,她竟然親自上門了。


    “小雪,你……你咋來了?”  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緊張地看著眼前的年輕女孩。


    四年沒見,楊小雪還是那么漂亮,一點都沒有農村女人的土氣,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叢中的一朵嬌艷玫瑰。


    楊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來買瓶水帶著。


  ”  “行,先進屋,我給你拿水。


  ”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將她迎進了屋。


    放在平時,李耐是很樂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現在炕上還藏著一個張桂芳,萬一被發現,那不就完犢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著,楊小雪能快點離開。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時,一道悶響卻忽然從 里屋傳來,他當場就 臉色一變。


    張桂芳這個姑女乃女乃干啥呢?這是怕自己不會被發現嗎?  果然,楊小雪的注意力已經被吸引了過去,她黛眉微皺,一邊向里屋走去,一邊問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親收養來的養女,李耐的妹妹,在鎮里上高三,和楊小雪的關系很不錯。


    “沒,沒有!”  李耐嚇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搶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門。


    “你這是干啥?”楊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沒,沒干啥,起床還沒收拾鋪蓋,亂的很。


  ”李耐撓了撓腦袋。


    “哦……”  楊小雪微微頷首,美眸中掠過一抹異樣的神色,語氣有些意味深長。


    “小雪,你不是還要去地里么?趁著現在還涼快,早點去,待會就曬了。


  ”李耐打了個哈哈,看似好意地出聲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  楊小雪倒也干脆,把錢一給,拿起柜臺上的水便出了門。


    眼瞅著小學離開,李耐這才松了一口氣,懸在嗓子眼的心徹底 放了下來,還好沒被這妮子發現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窩里藏著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陣火熱。


    轉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開了被子,張桂芳臉色緋紅,衣衫不整,正一臉哀怨地看著他。


    “女.叟子,沒憋壞吧?”  張桂芳搖了搖頭。


  她衣服沒穿好,這一搖頭,那里也在跟著晃動。


    李耐看直了眼,隱隱又有了有反應的趨勢。


    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撲上去……  張桂芳嚶嚀一聲,也緊緊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著王鐵柱和李耐干這事,她雖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結實身體帶來的期待感,卻將那一絲愧疚徹底壓了下去。


    張桂芳現在只想索取,讓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兩人正在炕上激情,卻不知,楊小雪并沒有真的離開。


    楊小雪心思聰慧,之前雖然沒有挑明了說,但卻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隱瞞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門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貓在撓一樣,想了想后還是折了回來,想要一探究竟。


    剛走到小診所門口,一陣隱隱約約的哼唧聲就從里面飄了出來,讓楊小雪一愣。


    這聲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個女人,難道之前李耐不讓進里屋,是因為藏了女人?  孤男寡女,還有這種聲音……饒是楊小雪未經人事,也猜出了點什么,一張俏臉頓時臊得通紅。


    “呸,這個李耐真不要臉!”  楊小雪在心底唾罵一聲,本想著立即轉身離開的,但那哼哼唧唧的聲音卻仿佛有種莫名的魔(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力,讓她怎么都移不動道。


    “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在干啥!”  在心里給自己找了個理由,楊小雪輕手輕腳掀起門簾,踮腳朝里面看去。


    小診所的門是木門,上面有塊玻璃,透過玻璃能看清楚里面。


  送走楊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記帶上里屋的門了,因此楊小雪竟然真的能隱約瞟見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楊小雪的心跳頓時就劇烈了起來,只感覺面頰發燙、身子發軟,小腹處也升起了一絲異樣之感。


  屋子里,張桂芳的黑色打底褲已經被褪到了膝蓋處,她兩條修長的大白腿正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而李耐,則是半跪在炕沿,從楊小雪的角度看去,姿勢極度誘惑。


    此時的李耐,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門外偷窺?  張桂芳美眸微閉,小嘴微張,噴香的嬌軀輕輕顫抖著,時不時會發出一兩聲壓抑的哼叫。


    趴在門上偷看的楊小雪將這一切都盡收眼中,只感覺腦子里嗡嗡作響,有一波接一波的怪異感覺席卷全身。


    小腹處越來越火熱,身體越來越奇怪,楊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看 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嬸子平時都喜歡開這種玩笑呢!  看著看著,楊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的身上探去,她只感覺體內似乎有千萬只小螞蟻在噬咬,只有揉揉才能緩和。


    然而她這一動之下,手肘卻不小心頂在了木門上,頓時“登”的一聲響。


    這響聲讓屋內屋外的三人皆是一個激靈,張桂芳本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無法自拔,卻被這道聲音嚇了一大跳,頓時花容失色,急忙推開了李耐,手忙腳亂地去提褲子。


    “誰?”  李耐心里窩火到了極點,好事接二連三被人打斷,他現在都有砍人的沖動了。


    懷著一腔火氣沖出小診所,卻沒有什么人,李耐往路上掃了兩眼,正好瞟到一道窈窕身影急匆匆地消失在了墻角。


    難道是她?這背影太熟悉了……  李耐愣了愣,片刻之后,嘴角緩緩勾了起來。


    “耐子,怎么回事?”  折返回了屋子,張桂芳已經把褲子提了起來,通紅的俏臉上滿是驚慌。


    “沒事,應該是誰家的狗來鬧了。


  ”李耐擺了擺手。


    接連兩次沒辦成好事,別說張桂芳了,連李耐自己的興致都消退了大半,氣氛頓時陷入了尷尬的沉默當中。


    “耐子,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做飯……”張桂芳俏臉通紅,低聲道。


    “嫂子,要不我們再試試?”  到嘴的鴨子要飛,李耐還是有些不甘心,然而張桂芳卻接連搖頭,很顯然,今天是沒什么可能了。


    反正都那地步了,再進一步深入交流也是遲早的事情而已,而且剛剛舒服過,不急在這一時,一念至此,李耐也就沒有強求。


    又給張桂芳稱了兩斤好雞蛋,也沒收她錢,后者臉上這才出現了一絲笑容。


    “桂芳嫂,按摩還有倆療程呢,改天我再幫你!”  李耐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道。


    “改天的事情改天再說!”  張桂芳哼了聲,風情萬種地白了李耐一眼,旋即便扭動著豐腴的身子出了門。


    送走了張桂芳,李耐就抓緊時間把炕上收拾了一下,省得再有不必要的麻煩。


    正收拾的時候,門口掛著的鈴鐺卻再一次響起。


    李耐皺了皺眉頭,嘀咕一聲,今天的生意怎么這么好?  “來了來了!”  李耐吆喝著走出里屋,卻看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早應該離開的楊小雪,剛才在路邊看到的那道窈窕背影,李耐也嚴重懷疑是這妮子。


    楊小雪俏臉上掛著一抹嘲諷的冷笑,也不說話,就那么直勾勾地盯著他。


    李耐被她看的心里發毛,急忙咧開嘴笑了笑:“小雪,還有啥事兒?”  “我看到桂芳嫂子從你這出去了。


  ”  楊小雪忽然開口。


  楊小雪輕飄飄一句話,卻讓李耐心里咯噔一下,瞬間變了臉色。


  “剛才你支支吾吾的,原來是屋里藏了人啊,怪不得那么慌張呢!”“桂芳嫂是有夫之婦,你竟然跟她干那種不要臉的事!”楊小雪冷哼一聲,眸子中掠過一抹失望之色,冷冰冰的俏臉上滿是鄙夷:“我原本以為你上過大學,跟村里那些臭男人不一樣,我真是瞎了眼。


  ”李耐一聽,心中又悔又喜。


  悔的是,自己和張桂芳的事情被小雪撞破,不好收場了;而喜,卻是因為楊小雪既然會這么說,那對自己的感覺,肯定是跟別人不一樣的!如果她不在乎,哪還會管自己干啥?“小雪,你真的誤會我了。


  ”李耐眼珠骨碌碌一轉,臉色一萎,苦笑著說。


  “誤會?我站在門外看的清清楚楚!”說到這里,楊小雪又想起了方才看到的羞人情景,臉色頓時一陣潮紅:“我親眼看到,桂芳嫂把褲子脫了,你……”“你知道的,我是醫生,桂芳嫂子那么做,是讓我幫忙看病的!”李耐急中生智道。


  “有那么看病的么?李耐,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不成?”見這家伙還死鴨子嘴硬,楊小雪對他愈發厭惡。


  “當然有了,女人的那個地方也是會生病的,我剛才就是在幫桂芳嫂檢查呢!”李耐心思轉動,脫口而出道。


  “我這不剛回家不久么,決定進行一次免費普查活動,村子里所有女性都可以來我這進行一次免費檢查,桂芳嫂是我的第一個客人。


  ”楊小雪聞言一怔。


  李耐的老爹是村里的赤腳醫生,他自然也是子承父業,而且她知道,女人的那個地方的確是會生病的,檢查也說得過去……難道是自己誤會這家伙了?這么一想,楊小雪的心思頓時有些動搖了,但還是冷聲道:“既然是檢查,那我去的時候,為什么要偷偷摸摸藏起來?”“檢查那里,換誰來不得偷偷摸摸的?”李耐瞟了一眼楊小雪的小腹處,無奈道。


  “小雪你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來檢查,希望被別人看到么?”楊小雪聞言頓時面紅耳赤,輕唾了一口:“流氓!”看她的表情,顯然是有些相信自己的話了,李耐頓時暗松了一口氣。


  “你一個男的,卻要幫女人看那里,也不害臊!”“在城市里,男醫生干這個的海了去了,只是看病而已,哪有那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李耐臉色一正:“身為醫生,是要有職業道德的!”“你來的時候桂芳嫂子剛脫了褲子,要是被你撞見多不好意思?就算是檢查身體,也解釋不清楚,還不如藏起來呢!所以……”李耐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說的都是真的?”楊小雪臉色緩和了下來,半信半疑問道。


  “當然了!”李耐點了點頭,旋即嘿嘿一笑:“如果我跟桂芳嫂做什么虧心事,怎么可能這么快完事?我可是很厲害的……”楊小雪雖然未經人事,但也并非什么都不懂,當即便明白了李耐話里的意思,俏臉更是紅得要滴血。


  而且聽李耐這么一說,她又想起之前在門外看到的那一幕了,李耐那里鼓鼓脹脹,似乎真的不小……呸,楊小雪你想什么呢?楊小雪一個激靈,急忙止住了念頭。


  “小雪,咱們農村人的衛生觀念比較淡薄,特別是女性。


  因為生理原因,女性那里生病的并不在少數,所以我這個檢查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有病,盡早發現,盡早治療。


  ”“說起來,你要不要也檢查一下?”李耐隨口說了一句,視線不自禁往楊小雪身上飄去。


  楊小雪個子不矮,一米七左右,雖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卻也掩飾不住那玲瓏有致的好身材。


  “免費的么?”被李耐這么一說,楊小雪竟然有些意動了,將信將疑問道。


  李耐本是隨口一說,根本沒奢望能幫“村花”檢查身體,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聽她的語氣,似乎有戲?心中一陣激動,李耐忙不迭點頭:“自然是免費的!”楊小雪性子矜持,平時和男人話都不多說,唯獨今天卻像是著了魔一般,李耐給桂芳嫂檢查身體的那一幕不斷再腦海中閃現,讓她既面紅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楊小雪羞紅著臉微微點頭:“那……你幫我檢查一下吧。


  ” “靠,咋回事!” 吳浩嚇的連忙后退。


  眾人都驚疑不定,而陳 阿東無所顧忌,他拳頭所向,砸中吳浩的胸膛;就聽吳浩發出痛呼,摔倒在地滾了好幾圈,十分狼狽。


  “丫的,一群 廢物


  還愣著干什么,一起上啊!”孫強覺得面子上掛不住,在自己的地盤竟然被一個瞎子耍威風,這要是傳出去豈不是要讓道上的人笑話死。


  得到孫強的命令,包廂里的十幾個 小弟沒有遲疑,立刻開始出手。


  朱 大虎手中有菜刀,但(夫婦交換性經過實錄)很快就被打飛,隨后就被五六個男人的圍攻,不多時就被打趴下了;另一邊,陳阿東拳頭揮舞,威風凜凜,確實厲害。


  然而,他獲得狐仙傳承畢竟時間尚短,甚至還沒來得及練習功夫,即便有無堅不摧的拳套,也難敵一群人。


  眨眼間,陳阿東就挨了一些拳腳,同時他的體力也消耗很大,拳頭的力量銳減。


  “死瞎子,給我跪下!”吳浩忍著胸口的劇痛逮到機會,從后面狠狠一腳踹中陳阿東的小腿,使得陳阿東膝蓋一軟,身子一個踉蹌;其他混子抓住時機一擁而上。


  砰砰砰。


  拳頭如雨點一般落下來,陳阿東感覺身子骨都要散架了,只能蜷縮在地上護著腦袋。


   趙婉柔剛才看到陳阿東和朱大虎來救她們,感動不已;此時兩人被暴打,他擔心壞了,連忙叫道:“別打了別打了,求求你們別打了!”“嗚嗚嗚,再打要出人命了。


  孫老大,求求你讓他們住手,別打了。


  ”趙婉柔一邊哭一邊跪在孫強腳邊乞求,這讓孫強心里得到極大的滿足,他也擔心鬧出人命,便吩咐道:“好了,都住手。


  ”“咳咳……大虎哥,你沒事吧。


  ”陳阿東現在渾身酸痛,眼前發黑,但他更擔心朱大虎。


  畢竟朱大虎是為了幫他才一起來的,若是出了什么事,他沒法向翠花嫂子交代。


  “沒事沒事,阿東起來!”朱大虎想要拉著陳阿東一起起來,但卻被吳浩踹倒:“草,跪著說話。


  打傷了我這么多兄弟,有你們好受的!”看到陳阿東鼻青臉腫,趙婉柔眼淚嘩啦啦的,扯著孫強的褲腳乞求道:“孫老大,求求你,放了他們吧。


  ”“大嫂,不要求他,我沒事。


  我就不信了,有種弄死我!”陳阿東狠狠的叫道。


  “喲呵,小子挺硬啊。


  吳浩,給我打斷他一條腿!”孫強吐著煙霧,淡淡的說道。


  趙婉柔嚇的大哭,當即磕了幾個響頭不停乞求:“孫老大,阿東他年紀小不懂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千萬別往心里去。


  您是一方老大,對一個少年動手,傳出去也讓人笑話是吧。


  ”陳阿東此時心如刀絞,看著自己敬愛的大嫂為了自己,沒有尊嚴的磕頭乞求,他感覺身子都要炸開。


  他恨自己太沒用了,若是強大一些,就能讓大嫂不至于受到如此虐待。


  “你倒是伶牙俐齒。


  ”孫強捏著趙婉柔的下巴,心里面越發喜歡。


  他扔掉煙頭,對著趙婉柔的臉吐出一口煙霧,隨后壞笑道:“要我放了他自然可以,你知道我的目標是你,并不是他們。


  ”趙婉柔身子冰涼,心神一陣恍惚,但還是做了決定。


  “孫老大,我答應你。


  ”陳阿東腦袋轟鳴,瞳孔驟縮失聲叫道:“大嫂,不要啊……”“你丫的閉嘴!”吳浩給了個大嘴巴子。


  孫強好似故意戲弄,道:“答應我什么?”趙婉柔咬了咬嘴唇,哽咽道:“只要你放了我老公,放了阿東和大虎哥,今晚我就陪你睡。


  ”“哈哈哈,你未免想得太簡單了。


  這兩個家伙打傷我七八個弟兄,直接放人我怎么對兄弟們交代。


  ”孫強松開手,冷冷說道。


  “那孫老大,你要怎么辦,求你不要再傷害他們。


  ”“已經打傷了,說什么也都晚了,那就讓我受傷的弟兄一飽眼福吧。


  ”孫強一揮手,命令道:“受傷的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很快,包廂里只剩下吳浩在內的八個受傷小弟。


  這個局面讓趙婉柔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神閃爍著一股絕望還有濃烈的羞恥。


  “去好好趴著,給我受傷的兄弟來一個現場直播,也算是一點補償。


  ”孫強邪惡的大笑,吳浩等人也是興奮不已,甚至有人下面都開始悸動。


  趙婉柔已經沒有退路,失魂落魄的趴在沙發上。


  “小柔!”“大嫂,不要啊。


  ”朱大虎和陳阿東撕心裂肺的大叫。


  然而無濟于事,他們被死死按住,根本沒能力出手相救。


  看著孫強壓在趙婉柔身上,陳阿東目眥欲裂淚如泉涌,他心里那個恨啊,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大嫂被糟蹋。


  “夠了!”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使得包房瞬間安靜下來,孫強也停住了動作。


  所有人尋聲看過去,就發現 陳輝不知何時已經掙脫了繩子,雙眸赤紅臉色陰沉。


  “大哥。


  ”“老公。


  ”陳阿東和趙婉柔都覺得不可思議,更多的是震驚,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陳輝這個模樣,那眼神和臉色太嚇人了,好似一只瘋魔了的黑熊。


  “陳輝,你丫的怎么弄斷繩子的!”吳浩怒叫起來,馬上就能欣賞趙婉柔完美誘人的嬌軀,關鍵時刻踏馬的被人打擾。


  陳輝不理他,死死盯著孫強,聲音沙啞:“鬧你也鬧夠了,該收手了,真的要逼我嗎?”“喲呵,瞧你這話說的。


  ”孫強站起來,一臉玩味的冷笑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我用得著逼你么。


  你踏馬就是個慫包,是個窩囊廢, 老子玩你老婆能咋地。


  來來來,老子就站在這兒,有種你出手打我!”“放了他們三個,我任你處置!”陳輝聲音冰冷。


  “草你丫的,真的以為老子脾氣好是吧!”孫強抓起一只酒瓶砸了過去,旋即大叫:“吳浩,砍他一根手指,別弄暈了,老子要讓他親眼看著自己的老婆在我胯下升天。


  ”“好嘞老大,這廢物就應該給他點顏色看看。


  ”陳輝的體型雖然高大,然而吳浩并不畏懼,他知道陳輝是個慫包窩囊廢,大搖大擺走過去決定先暴打一頓,然后砍掉陳輝的小拇指。


  哪知,陳輝眼珠子一瞪,抬手就是一拳。


  “啊!”這變故出乎吳浩的意料,他沒有躲開被砸中鼻子,好似有骨頭碎裂聲,眾人就看見吳浩捂著鼻子在地上翻滾哀嚎。


  “老大,浩哥的鼻梁骨被打裂了!”一個小弟叫道。


  “馬勒戈壁的!”孫強勃然大怒,“一起上,給我打斷他的狗腿。


  草,一個個都在挑戰老子底線,都忘了老子是混社會的嗎。


  ”轟隆隆!得到命令,包廂里剩下七個小弟沖過去五人,剩下兩人控制住朱大虎和陳阿東。


  “大哥小心。


  ”陳阿東提醒道。


  “你們這些雜碎,老子忍夠了!”陳輝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邊怒吼一邊揮舞著拳腳。


  他雖然面對五個人,但五個人都受了傷,因此眨眼間陳輝就打倒了兩人。


  剩下三人從三個方向包抄,陳輝挨了幾下,以傷換傷踹倒一人,又撲向另一個。


  看到幾個呼吸地上就橫七豎八躺了一片,孫強臉皮都在抽搐,他怒氣沖沖抓起一個酒瓶大步一跨就來到陳輝身后。


  見此情形,陳阿東、朱大虎和趙婉柔同時驚叫:“小心身后!”嘭!陳輝這邊剛回頭,酒瓶就結結實實砸在他腦袋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陳輝臉上也立馬開出血花。


  孫強一腳踹在他肚子上,之后踩著他的腦袋。


  “可笑,就你個廢物也敢逞威風。


  咋的,舍不得你的小嬌妻?”孫強冷哼一聲,接著陰笑道:“舍不得是吧,很好。


  老子偏偏要折磨他,等老子干完,讓我的兄弟們也嘗嘗鮮!”“吼!”陳輝發出怒吼,可卻爬不起來。


  “憤怒有什么用。


  憤怒只會讓你失去理智,并不會讓你變強。


  你也二十好幾了,難不成看不明白這是弱肉強食的社會。


  再說了,陳輝啊……”孫強蹲下來,褥著陳輝的頭發,將他的腦袋提了起來。


  “還不是因為你好賭,還不是因為你是個廢物,是個窩囊廢,所以你的小嬌妻才會跟你受苦,才會淪落到這么個下場。


  你生什么氣呢?你有什么理由憤怒的?這一切都是你親手造成的,我說沒錯吧。


  ”轟!陳輝心臟沉到了谷低,瞳孔驟縮,好似丟了魂魄。


  “老公。


  嗚嗚嗚,孫老大,求求你放了他們,我給你磕頭了。


  我陪你,我陪你睡,只求你不要傷害他們。


  ”趙婉柔看到陳輝滿臉鮮血,心疼又擔心。


  “草!”孫強松開手,看著趙婉柔磕頭求饒,他來了火氣,咒罵道:“你長的這么漂亮怕不是個傻子,這種廢物,你怎么看上他的,還這么死心塌地。


  ”“他是老公,我不怪他,都是我不好。


  我要是能多努力一點,就能賺夠錢,就能還上賭債。


  孫老大,你放他們走,我陪你睡。


  ”“大嫂。


  ”看著趙婉柔雨帶梨花,陳阿東心如刀絞。


  朱大虎也感動的眼眶濕潤,他恨鐵不成鋼的掃了一眼陳輝,但這個時候責罵已經無濟于事。


  孫強吐了口唾沫,哼道:“嘛的,耽擱這么長時間,老子性趣都差點磨滅了。


  過來,這次沒人打擾了,老子讓你嘗嘗哥哥的大棒。


  ”邊說,孫強將趙婉柔按在沙發上。


  然而,誰都沒有注意到,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陳輝眼中閃過一絲陰狠。


  他暗暗的抬頭,看到孫強嘶開自己妻子的褲子,一股殺氣在胸膛炸開。


  陳輝看到朱大虎掉落在地上的菜刀,就在兩米開外,好似回光返照他猛地翻滾過去抓住菜刀,然后猶如一只豹子,身子弓起來彈射出去,菜刀從天而降。


  “孫強,你給我去死!”這一幕發生太快了,因為在場的小弟注意力都放在趙婉柔身上;退一步說,就算他們注意到陳輝的動作,但因為受傷也來不及阻止。


  于是乎,這一刀就當頭砍了下去。


  孫強反應不可謂不快,能夠坐上如意賭場二把手的寶座,沒點本事也說不過去;在陳輝射過來的時候,孫強本能的感覺到一股死亡危機,使得他寒毛倒豎。


  他頭也沒回頭,身子一個翻滾從趙婉柔身上滾了下來;然而,那菜刀也轉移了個方向,依然朝著他腦袋砍過來。


  情急之下,孫強只能用手抵擋。


  “啊!”撕心裂肺的慘叫響起,鮮血飚灑,一只大拇指掉下來正好落在孫強的嘴里。


  陳輝沒有罷休,又是一刀砍中孫強的肩膀,接下來是第三刀……這血腥的場面嚇蒙了所有人,每個人都發現身子僵硬,無法動彈。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趙婉柔,她驚叫著撲過去抱住陳輝的身子,拼盡全力將陳輝拉開。


  這個時候,陳輝才微微恢復了一點理智。


  可沙發上已經血流成河,孫強身上十幾處血口子,已經奄奄一息。


  “老公,你干嘛呀,這可怎么辦。


  ”趙婉柔嬌軀猶如篩糠一樣顫抖,淚如雨下,眼中滿含恐懼。


  包廂里的幾個小弟嚇的亡魂皆冒,連鼻梁碎裂的吳浩都像是見鬼了一般,連滾帶爬的沖出包廂。


  “老婆,我,不是窩囊廢。


  ”陳輝咧開嘴,一手摟著趙婉柔,一手提著血淋淋的菜刀。


  
https://twhjkmyuytu.weebly.com/1543918.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9510771.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6672368.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1016503.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4222733.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3665355.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8738204.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5184873.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5652762.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6007605.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