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ntr 006

情趣內衣黑絲 愛之谷官方商城 28瀏覽 0評論 收藏
mntr 006


10.小 男鬼雙手掩面,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


   莫白一進門時就看見這只鬼奇怪的動作,皺眉問了一句:「又在發什麼瘋?」小男鬼五指張開,從指縫瞄了他一眼,很是哀傷的說:「是瘋了……這世界瘋了……小畢畢也發瘋了啊~~」話音方落, 溫可就從 畢安的房間里走了出來,衣衫是整齊的,不過他面色潮紅,丟給小男鬼一句「去照顧他」就跑回自己的房間里了。


  莫白在他身後喊了一聲「你的早餐」,他也來不及答,一股腦兒的鉆進房再也不出來。


  莫白一臉莫名其妙,只得自己把早餐給解決後進去看畢安。


  「……怎麼這個樣子?」畢安也是一臉通紅、呼吸急促的模樣,莫白一開始以為他是生病了,不過對照一下溫可先前的神情舉動,他猜到了原因……「他該不會還有發情期吧?」小男鬼一言難盡,只能給畢安擦擦汗,還得忍受他似有若無的呻吟。


  莫白則用一種非常感興趣的眼神盯著他猛瞧,揪揪小男鬼的耳朵,「他有相好的吧?」「他相好的是別人相好的。


  」小男鬼答。


  喔,三角戀嗎?「那個別人又是誰?」「一個你應該 不知道的人。


  」或是說「他」根本不是人。


  「那個相好的現在不在?」「你在說哪個相好?」「你在跟我玩繞口令嗎?不想活了?」「我早就死了,有種你就讓我再死一次。


  」莫白默默的拿出狗 血符,一掌貼上小男鬼。


  「那就再死一次吧。


  」小男鬼尖叫一聲,渾身發抖動彈不得,最後軟得跟條蚯蚓似的倒在地上。


  「死相!你害人家全身酥軟了~」莫白非常驚訝的瞪著它,「你不怕狗血符?」「人家是純男之體,處的,潔白的,你的狗血符只傷惡鬼呀~」莫白狠狠的擰起眉頭,小男鬼的話一句都不真,他自然不可能相信。


  不過這事務所里臥虎藏龍,它都可以在大白天理所當然抬頭挺胸的出沒了,區區一張狗血符或許真的奈何不了它──這只連自己都不知道怎麼死也不知道名字的鬼,功力到底有多深厚?「……畢安的相好到底在哪里?你再拖下去,他會發生什麼事我不知道。


  」 男人有需求時都是靠自己,不過畢安那種情況看起來很不一般,絕對不是普通男人所要的需求。


  小男鬼兩手一攤,很是無奈。


  「剛剛跑掉了啊。


  」是溫可?莫白一愣,沒想到畢安喜歡的人是溫可?不過溫可的相好又是誰?他不禁想起在紅磚鬼宅中,那個俊美到邪惡的男人,能力高強又溫柔體貼,那該不會就是溫可的相好?「現在他這樣,晚上就只能由我和溫可去了。


  你去不去?」小男鬼露出欲語還羞的表情,「我怕我留下來會遭遇不測……」「……」「所以人家還是跟你們去好了~」「畢安怎麼辦?」「討厭!最多變成跟人家同類而已嘛~」他人的痛苦就是本人的快樂,何況小男鬼是一只鬼,他的快樂永遠建筑在其他人類、禽獸類、不死生物類的痛苦上。


  因此虛弱的畢安沒有引起它的同情心──它死了,心都不跳了,哪來同情心?晚上十一點四十四分,溫可和莫白抵達噴水池。


  依莫白的說法,噴水池的 哭聲越晚越清晰,所以他們打算埋伏在附近,等過了十二點再行動。


  因為要下水,所以溫可帶了一套替換的衣物,小男鬼很乖巧的幫他提著。


  不過看它一路上都把頭伸長探進紙袋里,溫可就覺得讓它幫忙是個餿主意──它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誠心誠意的都不是幫忙而已,而是在肖想他衣服上的味道!「啊~~這就是小可可的味道啊~」小男鬼一臉陶醉。


  溫可搶過自己的衣服,罵了一句:「變態。


  」小男鬼不甘心的去搶,無奈身板小構不到,只得理直氣壯地說:「我從人變成鬼,當然變態了。


  」溫可給它的回答是一個巴掌,讓它就此趴地去。


  到了後半夜,果真漸漸有哭聲傳了出來,溫可凝神細聽,還真的是從噴水池的方向傳來的。


  他看了看周圍,都沒有人,不禁有點猶豫,莫白在他後面推了推他,示意他快點出去。


  溫可沒辦法,他不是畢安,仍是有些害怕的。


  人在面對未知的事物,想像力總是會無限發揮,將自己嚇個半死。


  雖然他已經習慣了,但也有人的習性,總是會惶恐的。


  莫白將他半推半就的拉到水池邊,那斷斷續續的哭泣聲更明顯了。


  不過這聽來不像那種紅衣厲鬼凄厲的哭叫,倒是有些像小孩子玩具被搶不甘的哭聲……聲音的年紀聽來不大,或許才十幾歲出頭,暫時聽不出男聲還是女聲。


  但是這半夜會哭的水池也已經讓人思考不了那麼多,溫可脫下上衣,就跳進水池里。


  水有點冷,逼得他硬生生打了個冷顫。


  照著莫白的指示,他緩緩的向水池中央走去……這池子真的很奇怪,有的地方水深才腳踝,有的超過膝蓋,等快到正中央時,水位居然已經到了溫可的下巴了!溫可回頭看了眼莫白,見小男鬼也噗通一聲跳下水後,他鼓起勇氣、吸了一大口氣潛了下去──黑!沉重的黑!深手不見五指,溫可沒想到有路燈的照耀和莫白手上的手電筒燈光,他還是看不見眼前一公尺內的東西!連小男鬼在哪里他都找不到了,只能憋著氣,漫無目的的揮舞雙手,掙扎著往目的地游去!池心已經超過兩公尺深,溫可確定自己游了好一段才終於觸到底,腳尖頂著一個硬硬的東西,像是磚塊,卻不能確定。


  正不知所措之際,有一只冰冷的手握住了他!誰?!溫可嚇得幾乎休克。


  下一秒,他感覺到那是一只小小的手,正用力的拽他。


  原來小男鬼已經游到他旁邊,想將他引向水底一個凹陷的洞里。


  溫可的氣已經快不夠了,下水兩分多鐘,他最多就只能憋兩分鐘的氣,現在已經胸悶頭昏,快要溺水了!那只手一拽他,他本想甩開上岸換氣,可小男鬼力道忽然變大,幾秒內已經將他拖向深深的水底!接下來的時間或許只是一瞬間,但溫可覺得自己已經熬了三年,彷佛經過長長的時空隧道,走一條永無止盡的路。


  正當他想放棄呼吸時,嘩啦一聲,他們居然浮出水面!溫可大口大口的喘氣,伴隨著嗆咳,他一度以為自己的肺會破掉,等他終於緩和過來,才放了心思打量眼前這個明顯是山洞的地方……很貧瘠,幾乎一眼就可以看完。


  山洞里光禿禿的什麼也沒有,連只蚊子都找不到。


  小男鬼正好奇的趴在洞里唯一一道石臺上,不住的打量。


  溫可發現到了這里後,那哭聲不見了!他有點疑惑,難道他們來錯地方?「小可可你快來看!」小男鬼朝他揮手,招他過去,似乎發現了什麼好玩的事。


  溫可一過去,發現石臺上有塊半個人高的 木頭,不知道 是什麼時候被鋸掉擺在這兒的,切面上的年輪可以看出這棵樹原本的年紀是用眼力數也數不透的,密密麻麻的就像千層派。


  而且切面上還長了幾顆小香菇,紫色帶斑點,一看就有劇毒。


  小男鬼正要用手去撥弄,想不到木頭里居然發出聲音──「不要碰!」溫可和小男鬼都是嚇了一大跳,差點從石臺上滾下去。


  「媽呀!你是什麼鬼?」小男鬼推了推木頭,不會動,不過那哭泣又如怨如訴的響起了……「嗚嗚嗚……你們這些壞人……」壞人?一塊木頭會說話很稀奇,而且它似乎也沒什麼攻擊性,溫可忍不住摸摸它的表皮……「呀!你干什麼?不要亂碰我!」木頭又說了,不過那語氣怎麼聽起來帶著一點羞澀?「喂,先回答我啊,你是什麼鬼?」小男鬼很不滿,雖然它身板小,但存在感也不是如此輕易忽略的。


  「我不是鬼,你才是。


  」「你不是鬼?那怎麼會在木頭里?」「我本來就是木頭,以前是一棵千年木,後來不小心被雷劈了受了傷,又被人鋸下,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木頭的聲音脆脆的,很難想像它居然活了一千多年了……「你這個老灰啊還裝正太,不要臉!」小男鬼很不屑的哼了一聲,「不過為什麼你又在這里哭?」這提起了木頭的傷心事,只聽得它又抽抽咽咽起來:「我出不去啊!從我醒來後就出不去了…… 身體變成這樣也不能走路,我好空虛好害怕好寂寞喔……」人家是空虛寂寞覺得冷,你是空虛寂寞覺得怕?小男鬼很白癡的想。


  溫可覺得它單純,也沒有害人之心,不禁問:「你不能走,出去後還能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出去,因為這里太黑了,完全沒有陽光,看不到太陽終有一天我會死的!」好吧,植物的確是需要行光合作用,跟某只「見不到光」會死的鬼相比而言,這木頭還是正常許多。


  溫可想了想,提出要帶它出去。


  它很驚喜的問:「真的嗎?你真是個好人!以後一定會有好報的!」好報?溫可瞄了一眼繞著木頭打轉在研究表面紋路的鬼,他覺得整天跟鬼魂和妖怪在一起,可能下地獄的機會多一些。


  因為他無法忍受它們專程從地獄爬上來向他招手說:來陪我……「可是我們怎麼帶你出去?要游泳耶!你沒手沒腳怎麼游?」小男鬼問。


  木頭說:「我不怕弄濕,只要把我背上,水的浮力會托起我們。


  」「這倒好辦。


  」溫可點頭,而且這樣也會節省很多他們游的時間。


  將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繞了木頭一圈仍是有些不夠。


  溫可看了眼小男鬼,它拍拍自己的小胸脯說:「包在我身上。


  」然後雙手往前一張,十爪尖利的指甲頓時快速增長,一眨眼的功夫,它就用尖指甲將衣服劃成一條一條的布條,還自得意滿的說:「這樣就夠了,多出來的算送你的。


  」溫可看了眼自己殘破不堪的上衣,皮笑肉不笑的道:「那還真是謝謝你了。


  」將布條接長,終於把木頭背上。


  溫可讓小男鬼去背──那木頭看起來就重的要死,當然要找一個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鬼去背。


  接下來,再次入了水後,小男鬼帶著溫可往回游,果然這次較不費力的浮上了水面,前後大概也就一分多鐘。


  但是等他們出來後,等在外頭的莫白居然已經悠哉的吃起「真不飽飯團」?!小男鬼不平了,「為什麼我沒有?!」莫白瞄了一眼,「已經不知道肚子餓的鬼沒資格吃。


  」「鬼也    他說,做我的情人,好嗎?我會把所有的愛都給你,除了那一張結婚證。


  他我暫且用他代替吧,他是我的 上司,男性。


     我說,我們若不能成為夫妻,那么我不會做你的情人的。


    他注視著我搖了搖頭,不說話。


  看到他的眼睛后一種難以言語的感覺剎那間涌上我的心頭。


  我知道他以為他的這個要求對很多女孩來說是一個天下掉餡餅的美事,升職加薪所有所有他都會給的除了 妻子的名分。


  但,這些不是我想要的他給不了的才是我想要的。


  我知道如果我拒絕了我將離開這個單位,就算不走也將永遠被打壓,職場就是這樣,永遠有自己的潛規則。


    以后的日子他還是那么體貼,他知道我不會做他的情人。


  后來的某天他說,你做我的紅顏知己吧,我真的很喜歡跟你在一起的感覺,而且現在我發現自己無法自拔地愛上了你。


    我說,紅顏知己只是男人的次愛,那不過是暫時的歡娛而已,這不是愛。


  我想上司對很多女孩應該都用過這樣的伎倆了,他的心中只有上床根本不會有愛,一切的語言為的都是上床這一個最終目的。


  他就是冷了的時候找個臨時取暖的肉體罷了。


  暖了就會愉快地離開再去尋找下一個。


  男上司的曖昧 糾纏讓我 無力應對  好景不長,上司帶我出差回來后,也許因為我沒回應上司的性暗示,所以上司想把我辭掉,但又不好開口于是叫他的妻子來單位找我,他的妻子大罵了我一通后說:要多少錢你才能離開 老公?你說呢?我反問她。


    他的妻子顯然被激怒了,又是一通大罵,我心里在為她悲哀, 女人真是包容啊!老公天天想著在外邊跟其他的女人偷情,自己還來找人家談判要人家離開她的老公,她怎么沒有想過,如果他老公想要其他的女人,任誰也攔不住的,應該從自己的老公下手,怎么能愚蠢地找其他的女人呢?這也許就是女人的悲哀吧!  我求你你以后不要再找我老公了。


  好啊,只要你老公不騷擾我,我肯定不會找他。


  我老公是個好男人,如果不是你勾引他,他才不會做對不起我的 事情!&rd(被同學壓在教室做了)quo;他的妻子自信地說。


  原來是這樣,那好,你把你的老公找來,你問問他以后可以不找我嗎?如果他說可以,那么我馬上消失。


  男上司的曖昧糾纏讓我無力應對  她果然給他老公 打電話了,很快他來了。


  看見我他很吃驚,看來他并不知道他的妻子找我的事情,是我錯誤的判斷了他。


  你怎么在這里?他問我。


  你的太太約我來的,這不也把你約來了。


  他有些憤怒,對他的妻子說:你怎么能來這里干涉我的事情?你很 沒素質


    我沒素質?你有素質做這種男盜女倡,傷風化的事情?他的妻子發瘋地說。


  我象一個觀眾一樣看他們的表演,突然發現原來你不用心做的事情,無論結局如何你都不會在意,就象他,無論我們的結局如何跟我都沒有關系,因為對他從開始我就沒有期待。


    他的妻子說,你一定要給我保證以后不再跟她糾纏!他說,不可能!我保證不了!他果斷地回答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對他的回答有些意外,她以為自己是掌控著老公的,可是她竟然錯了,他的妻子呆坐在那里,怔怔地看著他。


    我覺得他們夫妻的事情與我無關,于是轉身離開,走到門口時,他在我身后說,我對你認真了。


  男上司的曖昧糾纏讓我無力應對 許多 女性遭遇 性侵后會由于各種原因保持沉默,而在美國高校,這種現象也十分嚴重。


  據美國中文網報道, 白宮 婦女委員會的一份 報告顯示,每5名 女大學生中,就有 一人曾慘遭 強奸,但報案率只有12%。


  在宣布致力減少軍營中性侵行為的一個月后, 奧巴馬22日召集內閣官員和資深顧問到白宮,廣泛檢討如何打擊近年來頻頻發生在高校中的性侵案件,并簽署備忘錄下令成立專案組,打擊 校園性侵現象。


  這個專責小組的成員將包括司法部長,教育部長,衛生福利部長以及內務部長。


  奧巴馬表示,“我們需要鼓勵年輕男女意識到,性侵不可接受。


  他們需要鼓足勇氣站出來表達這一態度,尤其是當社會壓力要他們保持沉默,或壓力非常大之時。


  ”在討論會上,奧巴馬援引白宮婦女委員會的報告《強奸與性侵:再次呼吁采取行動》中的數據稱,“沒有人比大學女生被強奸或性侵的危險更高。


  ”報告顯示,由于受害人擔心名聲受損、警察在調查案件方面受訓不足,以及校方出于學校聲望考慮不愿報告罪案等因素,令大學校園的強奸罪案發展到令人瞠目的程度。


  報告顯示,每5名女大學生中,就有一人曾慘遭強奸,但報案率只有12%。


  美國20%女大學生曾遭性侵據報道,在美國,強奸是較常見的罪行,約2200萬女性及160萬男性在他們一生中曾被強奸。


  報告指出,酗酒和濫藥給校園性侵案的增加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學生派對通常是導致性侵案發生的前奏,而性侵罪犯通常(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是慣犯。


  報告引述一個研究稱,7%的男大學生承認,他們曾有作奸犯科的念頭,當中63%的男性成人曾犯案多次,平均每人犯下6次強奸罪行。


  但由于受害人少有報案,加上警方的歧視,犯罪分子少有被拘捕或檢控。


  奧巴馬在會上指出,性侵是對基本尊重和人性的公開侮辱,作為兩個女兒的父親,他對此現象表示嚴重關切,并敦促各方合作,共同打擊高校性侵。


  本文來源:網易女人論壇 我現在真的好心痛:過年時我跟女朋友在一起,有男生 給她打電話她們當著我聊了挺長時間我心里不舒服就跟女朋友生氣了(之前她一直不讓我碰她電話等等,我心里就覺得她心里似乎還想著別人)正好這事我們就吵架了, 她說我不信任她生氣了,我知道我真的好愛她,看她生氣我又后悔了,跟她道歉哄她都不行最后她說給她點時間,我當時擔心的問她這期間“你被別人追走怎么辦”她說放心不可能。


  后來我回學校從每天都打長途跟她聊天哄她開心,每次我們聊的都很開心,我覺得她肯定原諒我了,半個月前正好周末我告訴她我準備回來找她玩可是她推辭了, 告訴我沒時間,回來那天早上我一早就到她們廠門口等她,見到我她說休班得 回家,我說陪我說會話你再回家她不同意,我問她為什么在我再三問她為什么后她告訴我她愛上別人了,然后打電話讓她姐來把她接回家了。


  守不住身體的女人值得男人愛嗎?我一直沒回學校,一直根她打電話發信息那天我把她約出來了,沒談感情在一起玩了一下午都挺開心的,本以為她說愛上別人是逗我的,可是昨天我們一起時她又跟我說我們生氣后她真的 答應了一個追她很長時間了的人,我很郁悶最后我說讓她選擇一個,她說她愛我對 那個人好象只是兄妹的感情,但是她卻告訴我她選他,要我做她的好朋友而且還哭了。


  我說我要見見那個搶走我女朋友的人可是她不答應,就那樣下午她回去了,我說我會等她的。


  可是晚上她給我發信息時確跟我說了這樣一個意思:她答應了那個人而且那個人對她也很好她不能提出 分手她說她會找機會的。


  今天白天我找她出來玩她說家里不讓她出來,傍晚我正好有事找她給她打電話,可她卻關機了,到現在四個多小時了,我打她家電話她姐姐說她去以前同學家了晚上不回去了~~我現在真的亂一塌糊涂!!守不住身體的女人值得男人愛嗎?老師你說我該怎么想怎么做我真的好在乎她,可是這一切我真的不知該怎么去面對,我不明白她為什么都答應了別人卻不告訴我還每天照舊和我打電話聊天?我不明白為什么短短一個月她就真答應了別人?為什么她說她愛我而不是那個人卻還選他?為什么告訴我她在等機會和那個人說分手?為什么今天她明明出來了卻告訴我她家里不讓她出來?我確定她電話沒問題為什么這么晚還關機她在做什么和誰在一起?我真的不知道我該怎么做了,她說她現在也不知該怎么做了,你告訴我,我們倆都該怎么做啊(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985001.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673066.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252945.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490153.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8759488.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1100460.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8148670.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970734.html
https://twdfgergwewhy.weebly.com/6871717.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7434967.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