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乳 大 家族 催眠

巨乳 大 家族 催眠 巨乳 大 家族 催眠 47139瀏覽 23358評論 收藏


按說他們的關系做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但說不出為什么,我卻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澀澀的很不舒服,可能是 弟妹讓我找到了初戀般的感覺,可能是我真的愛上了弟妹! 他們兩個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經忘了我還在沙發上,弟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能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這讓我的 身體格外沖動,趁他倆不注意,我夾緊了雙腿才讓自己不至于被看出來。

   然而,就在 這個時候表弟的聳動居然戛然而止! 這么快就結束了? 時間持續了還不到一分鐘啊! 弟妹也停止了輕嚶,轉過臉來,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眉眼間透出一絲疲憊之色,還有一絲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聽到又字,還有弟妹失望的語氣,我頓時就明白表弟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沒有得到滿足。

   可表弟卻絲毫不覺得慚愧,一邊用紙擦拭自己,一邊恬著臉 說道男人這方面的能力需要鍛煉,等我練好了,一定滿足你! 弟妹卻是撇了撇嘴,難掩臉上的傷感與惆悵,她沒有把 小褲和絲襪穿上,反而把絲襪和小褲全都脫掉了。

   我忽然就震驚了,她脫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脫光了,全身不著一縷,這樣一來,我全都 看到了,而且她似乎還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非常迷戀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顯扁平,一直都不能滿足我心里的渴望。

   現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飽滿,我激動的熱血沸騰,同時心里也在嘆氣,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換給我老婆該有多好,那樣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弟妹撅著屁股趴在沙發上,我從側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調整姿勢,急的心癢難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讓我有些驚訝的是,表弟 那玩意居然這么小,跟我的比起來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這讓我內心極度的不平衡,弟妹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讓我表弟這頭豬給拱了? 先不說表弟長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給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遷發了點財!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著弟妹 的人是我,那該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來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說道:寶貝,我要來了…… 弟妹的身體一陣痙攣,嘴里也是發出了壓抑的輕嚶。

   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只感覺自己漲的厲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覺,自己似乎好久沒有這么激動了。

   弟妹果然是個尤物,這才第一次見面就挑起了我的興致,我覺得這種感覺大概就是一見鐘情,我暗暗想著,要是弟妹能和我做點什么,那感覺該有多么美妙啊! 這個時候,弟妹應該也是有些動情了,嘴里哼嚶的聲音似乎有些壓抑不住了,潮紅的身體也開始蠕動起來。

   按說他們的關系做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但說不出為什么,我卻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澀澀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讓我找到了初戀般的感覺,可能是我真的愛上了弟妹! 他們兩個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經忘了我還在沙發上,弟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能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這讓我的身體格外沖動,趁他倆不注意,我夾緊了雙腿才讓自己不至于被看出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表弟的聳動居然戛然而止! 這么快就結束了? 時間持續了還不到一分鐘啊! 弟妹也停止了輕嚶,轉過臉來,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眉眼間透出一絲疲憊之色,還有一絲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聽到又字,還有弟妹失望的語氣,我頓時就明白表弟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沒有得到滿足。

   可表弟卻絲毫不覺得慚愧,一邊用紙擦拭自己,一邊恬著臉說道:男人這方面的能力需要鍛煉,等我練好了,一定滿足你! 弟妹卻是撇了撇嘴,難掩臉上的傷感與惆悵,她沒有把小褲和絲襪穿上,反而把絲襪和小褲全都脫掉了。

   我忽然就震驚了,她脫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脫光了,全身不著一縷,這樣一來,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還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非常迷戀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顯扁平,一直都不能滿足我心里的渴望。

   現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飽滿,我激動的熱血沸騰,同時心里也在嘆氣,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換給我老婆該有多好,那樣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弟妹撅著屁股趴在沙發上,我從側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調整姿勢,急的心癢難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讓我有些驚訝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這么小,跟我的比起來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這讓我內心極度的不平衡,弟妹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讓我表弟這頭豬給拱了? 先不說表弟長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給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遷發了點財!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著弟妹的人是我,那該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來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說道:寶貝,我要來了…… 弟妹的身體一陣痙攣,嘴里也是發出了壓抑的輕嚶。

   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只感覺自己漲的厲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覺,自己似乎好久沒有這么激動了。

   弟妹果然是個尤物,這才第一次見面就挑起了我的興致,我覺得這種感覺大概就是一見鐘情,我暗暗想著,要是弟妹能和我做點什么,那感覺該有多么美妙啊! 這個時候,弟妹應該也是有些動情了,嘴里哼嚶的聲音似乎有些壓抑不住了,潮紅的身體也開始蠕動起來。

   按說他們的關系做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但說不出為什么,我卻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澀澀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讓我找到了初戀般的感覺,可能是我真的愛上了弟妹! 他們兩個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經忘了我還在沙發上,弟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能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這讓我的身體格外沖動,趁他倆不注意,我夾緊了雙腿才讓自己不至于被看出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表弟的聳動居然戛然而止! 這么快就結束了? 時間持續了還不到一分鐘啊! 弟妹也停止了輕嚶,轉過臉來,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眉眼間透出一絲疲憊之色,還有一絲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聽到又字,還有弟妹失望的語氣,我頓時就明白表弟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沒有得到滿足。

   可表弟卻絲毫不覺得慚愧,一邊用紙擦拭自己,一邊恬著臉說道:男人這方面的能力需要鍛煉,等我練好了,一定滿足你! 弟妹卻是撇了撇嘴,難掩臉上的傷感與惆悵,她沒有把小褲和絲襪穿上,反而把絲襪和小褲全都脫掉了。

   我忽然就震驚了,她脫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脫光了,全身不著一縷,這樣一來,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還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非常迷戀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顯扁平,一直都不能滿足我心里的渴望。

   現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飽滿,我激動的熱血沸騰,同時心里也在嘆氣,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換給我老婆該有多好,那樣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弟妹撅著屁股趴在沙發上,我從側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調整姿勢,急的心癢難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讓我有些驚訝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這么小,跟我的比起來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這讓我內心極度的不平衡,弟妹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讓我表弟這頭豬給拱了? 先不說表弟長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給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遷發了點財!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著弟妹的人是我,那該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來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說道:寶貝,我要來了…… 弟妹的身體一陣痙攣,嘴里也是發出了壓抑的輕嚶。

   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只感覺自己漲的厲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覺,自己似乎好久沒有這么激動了。

   弟妹果然是個尤物,這才第一次見面就挑起了我的興致,我覺得這種感覺大概就是一見鐘情,我暗暗想著,要是弟妹能和我做點什么,那感覺該有多么美妙啊! 這個時候,弟妹應該也是有些動情了,嘴里哼嚶的聲音似乎有些壓抑不住了,潮紅的身體也開始蠕動起來。

   按說他們的關系做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但說不出為什么,我卻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澀澀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讓我找到了初戀般的感覺,可能是我真的愛上了弟妹! 他們兩個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經忘了我還在沙發上,弟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能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這讓我的身體格外沖動,趁他倆不注意,我夾緊了雙腿才讓自己不至于被看出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表弟的聳動居然戛然而止! 這么快就結束了? 時間持續了還不到一分鐘啊! 弟妹也停止了輕嚶,轉過臉來,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眉眼間透出一絲疲憊之色,還有一絲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聽到又字,還有弟妹失望的語氣,我頓時就明白表弟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沒有得到滿足。

   可表弟卻絲毫不覺得慚愧,一邊用紙擦拭自己,一邊恬著臉說道:男人這方面的能力需要鍛煉,等我練好了,一定滿足你! 弟妹卻是撇了撇嘴,難掩臉上的傷感與惆悵,她沒有把小褲和絲襪穿上,反而把絲襪和小褲全都脫掉了。

   我忽然就震驚了,她脫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脫光了,全身不著一縷,這樣一來,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還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非常迷戀女人的臀部,可惜我老婆的臀部稍顯扁平,一直都不能滿足我心里的渴望。

   現在看到弟妹的屁股如此飽滿,我激動的熱血沸騰,同時心里也在嘆氣,這么漂亮的屁股,要是換給我老婆該有多好,那樣我就能天天摸了。

   我目不轉睛的盯著看,弟妹撅著屁股趴在沙發上,我從側面看不到那道那里,可又不敢調整姿勢,急的心癢難耐,表弟跪在她后面,迫不及待的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讓我有些驚訝的是,表弟那玩意居然這么小,跟我的比起來整整小了一圈,最多只有一半大。

   這讓我內心極度的不平衡,弟妹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讓我表弟這頭豬給拱了? 先不說表弟長的又矮又胖,就是那玩意也太小了啊,完全不能給弟妹幸福啊,也就是家里拆遷發了點財! 我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的想,要是抱著弟妹的人是我,那該多好啊…… 表弟那玩意露出來以后,便是急不可耐的說道:寶貝,我要來了…… 弟妹的身體一陣痙攣,嘴里也是發出了壓抑的輕嚶。

   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只感覺自己漲的厲害,都快要爆炸的感覺,自己似乎好久沒有這么激動了。

   弟妹果然是個尤物,這才第一次見面就挑起了我的興致,我覺得這種感覺大概就是一見鐘情,我暗暗想著,要是弟妹能和我做點什么,那感覺該有多么美妙啊! 這個時候,弟妹應該也是有些動情了,嘴里哼嚶的聲音似乎有些壓抑不住了,潮紅的身體也開始蠕動起來。

   按說他們的關系做這種事是天經地義的,但說不出為什么,我卻莫名有些吃醋,心里酸酸澀澀的很不舒服,可能是弟妹讓我找到了初戀般的感覺,可能是我真的愛上了弟妹! 他們兩個人都有些忘我,甚至弟妹都已經忘了我還在沙發上,弟妹的叫聲越來越大,我能聽到她粗重的喘息聲,這讓我的身體格外沖動,趁他倆不注意,我夾緊了雙腿才讓自己不至于被看出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表弟的聳動居然戛然而止! 這么快就結束了? 時間持續了還不到一分鐘啊! 弟妹也停止了輕嚶,轉過臉來,臉上的潮紅還沒有完全褪去,眉眼間透出一絲疲憊之色,還有一絲失望之色。

   你又完事了?弟妹道。

   聽到又字,還有弟妹失望的語氣,我頓時就明白表弟這不是第一次了,弟妹根本就沒有得到滿足。

   可表弟卻絲毫不覺得慚愧,一邊用紙擦拭自己,一邊恬著臉說道:男人這方面的能力需要鍛煉,等我練好了,一定滿足你! 弟妹卻是撇了撇嘴,難掩臉上的傷感與惆悵,她沒有把小褲和絲襪穿上,反而把絲襪和小褲全都脫掉了。

   我忽然就震驚了,她脫衣服干什么? 很快,弟妹就全脫光了,全身不著一縷,這樣一來,我全都看到了,而且她似乎還有下一步的動作…… 我無比震驚,沒想到弟妹自己正在屋里做那事兒…… 見我忽然進來,弟妹臉色大變,發出一聲驚呼,也顧不上害怕了,急忙跳到床上,然后用被子裹住了自己身體。

   因為她的動作太大,在她跳上床之前,雙腿間的那(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個玩具直接掉了下來,落到地板上以后還嗡嗡直響。

   弟妹無比尷尬,臉色唰的一下就紅透了,害羞的問道:哥,你怎么突然進來了? 我解釋道:我正洗澡呢,忽然聽到你尖叫,以為你出了什么事,就趕緊沖進來了,你沒事吧? 弟妹的身體在被子里蜷縮成一團,臉色紅的都快滴出血來,說道:我沒事,就是剛才看到了老鼠,嚇了我一跳。

   老鼠?家里有老鼠嗎?我故作驚訝的問道。

   同時,我的眼睛也在地面上掃視,好像是在尋找老鼠一般,然后我的目光就停留在那個嗡嗡震動的玩具上。

   哎?這個是什么?我假裝懵懂的走過去,彎腰去撿。

   哥,你別撿……弟妹嚇的臉色都快變綠了。

   她話還沒說完,我已經把那東西撿到了手里,上邊還殘留著弟妹的體溫。

   于是我只好面露歉意的說道:弟妹,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自己正在房間里做這事兒…… 弟妹羞澀的都不敢看我,用被子遮擋著下半邊臉,說道:哥,你也不是有意的,這事我不怪你……對了,老鼠在床底下,你能幫我把老鼠抓出去嗎?我最害怕老鼠了…… 老鼠從哪爬進去的?我現在就給你抓老鼠。

  我說道。

   說完,我就彎下腰往床底下瞅,正好腰間的浴巾有些松動,我一彎腰浴巾直接開了,從我身上脫落下去。

   我的身上只裹著一條浴巾,又是正面對著弟妹,所以浴巾一掉下去,高挺直立的東西完全暴露在弟妹的眼中。

   啊……弟妹驚訝的再次尖叫一聲。

   從弟妹看著我的目光中,我能看出來,她在看到我那里的時候,眼睛都睜大了,一臉震驚的表情,似乎是被我的尺寸給震懾了。

   我趕緊裝出一副窘迫的樣子,匆忙把浴巾撿起來,擋住了那玩意。

   我也裝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憨憨一笑說道:對不起啊,蘇柔,哥是個正常的男人,因為你真的太漂亮了,所以哥才沒忍住…… 弟妹害羞的都不敢看我,悄悄的從我手里把那玩具拿走,然后扔在了背后,用枕頭蓋住。

   然后,弟妹支支吾吾的說道:哥,你千萬別覺得我是不正經的女人,我只是…… 當然不會了!我急忙搖頭說道:畢竟是人之常情嘛,哥理解你。

   弟妹羞的不好意思抬頭,臉色通紅的說道:哥,今天的事情就當沒有發生過好嗎?千萬不要告訴冬偉。

   你放心吧,蘇柔,這事兒我絕對不會跟冬偉說的!我義正言辭的說道,然后又疑惑的問她:蘇柔,你和冬偉都這么年輕,有身體需求是正常的,可是……你怎么自己一個人偷偷用這玩意? 弟妹羞的都不敢抬頭了,用極低的聲音喃喃道:冬偉雖然年輕,可他那里……那里卻很小,而且每次連一分鐘都堅持不住,根本滿足不了我,所以我……我才用那個的…… 聽著弟妹這么羞澀的解釋,我更加激動了,故意裝出一副感同身受的樣子,嘆著氣感嘆道:唉,我還以為你和冬偉在一起很幸福呢,原來你和我一樣,都是表面上很幸福,實際上心里的苦也只有自己知道了。

   聽我這么一說,弟妹好奇的盯著我,美眸眨巴眨巴的問道:哥,你心里有什么苦? 我故意顯的有些不好意思,愣了一兩秒鐘,然后嘆了口氣說道:也罷,蘇柔,你也不是外人,既然今天咱倆已經赤誠相見了,那哥就跟你傾訴一下心里的苦。

   聽到赤誠相見,弟妹羞的捂住了臉,小聲說道:哥,你說吧,我聽著呢。

   沈老太從善如流,點了沈 含雪的名字。

  “奶奶,我去。

  ”沈含雪應道。

  她明白自己沒有選擇權。

  “答應的干脆,你可別背地里偷懶啊。

  ”見目的得逞,沈 東林得意一笑:“不然咱們 沈家丟了機會,你可擔不起責任!”“我看要不派兩個助理跟著她?省得她不當回事。

  ”“有道理,畢竟她辦事不靠譜得很。

  ”親戚們自顧自議論起來,絲毫不在意沈含雪愈發難看的臉色。

  “行了,那就這么辦吧。

  東林,你去營銷部抽兩個人。

  ”沈老太看向沈含雪:“有人跟著也是好事,免得你太辛苦。

  ”這哪是怕她累著,分明就是派人監視她吧!沈含雪攥緊拳頭,明明流著沈家的血,跟其他人一樣坐在會議室,可她卻始終被當做隨便使喚的外人!“我一定會談好跟為水地產的合作,你們等著看吧!”想起葉 滄海的短信,沈含雪一沖動,張口大聲說道。

  話音落下,會議室里頓時鴉雀無聲,三秒之后,人們哄堂大笑,像是聽了多大的笑話似的。

  “沈含雪,你沒事兒吧?受刺激了?”“我以前只當她辦事沒規矩,原來是腦子不太好。

  ”“吹,繼續吹,到現在沒半點進展的生意,你說談就談?”原本沈東林正想跟眾人一起奚落沈含雪,突然間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這可是她自己往槍口上撞,何不借此機會徹底把沈含雪一家從沈家趕出去?也省得將來有一天分家產,多一個礙事的!“好啊沈含雪,既然你這么自信,不如跟我打個賭吧。

  ”逼視著角落里的女人,沈東林緩緩道:“倘若你辦到了,我自愿給你當助理,鞍前馬后端茶倒水。

  可如果你辦不到,現在的承諾就是欺騙,沈家可容不下信口開河的騙子!”“ 老板,給我拿包煙。

  ”“你來的一直都很準時。

  ”沈家集團對面的一個小超市里,超市的老板盯著葉滄海嘆了口氣。

  從3年之前的一天開始,眼前的這個小伙子會準時來他這里。

  3年以來,一直如此,無論是刮風還是下雨。

  起初老板感覺很奇怪,但后來他發現了一件事,每次沈含雪離開集團之后,這個小伙子同樣會跟著離開。

  至于葉滄海的身份,他有了一個粗略的猜測,但是沒有說出來。

  畢竟誰家都第有自己的不容易,這個沈家的贅婿,更是整個江城都知道一個廢物。

  也許……這個年輕人不愿意讓其他人了解自己是什么身份吧。

  “在家也沒事干。

  ”葉滄海笑了笑。

  這個小超市的老板看著已經步入了中年,他十分佩服葉滄海的堅持。

  在過去的3年里,他一直都在4:30出現,一直這樣保護著沈含雪。

  “準備什么時候去接你媳婦?一直這樣看著,這可不行啊。

  ”由于店里沒有顧客,店主跟葉滄海說起話來。

  葉滄海看著沈家集團的大門,然后笑了笑:“還沒到下班時間。

  ”“哥們,老哥我有一句話,不曉得可不可以說?”這個老板說道。

  “可以啊。

  ”“在我看來,你根本不像一個平常人,為什么入贅這個沈家呢?”即便雖然老板不是什么火眼金睛,不過,在這里呆著了也很久了,整天不知道和多少人打交道,在這個老板的眼里,葉滄海跟其他人不一樣,雖然不知道怎么解釋,不過,這個老板一直覺得這個年輕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江城的廢物啊。

  “我有身上血肉,還不是什么三頭六臂,也是知道吃喝的人,肯定是平常人。

  ”葉滄海說道。

  “你清楚我的話究竟是怎么個意思。

  ”這個老板遲疑了一會兒接著說:“如果換做是我不得不忍受這些風言風語,估計我特么現在都不知崩潰多久了!”崩潰?葉滄海笑了,自己被家族當成一個廢物給拋棄了,然后入贅沈家,沈含雪一點怨言都沒說,自己怎么可能說什么。

  在其他人的眼里,葉滄海是在被別人羞辱。

  不過,在葉滄海的眼里,沈含雪比自己要受到更多的羞辱。

  “和她比起來,我所受的苦算不了什么。

  ”葉滄海說道。

  這個老板無奈的嘆口氣,然后就沒有繼續開口了。

  沈含雪完成工作下班后,葉滄海像平時一樣和這個老板道別,然后開著自己小電車直接離開了。

  沈含雪站在集團的前面看著葉滄海消失。

  3年以來,葉滄海每天都在等沈含雪下班。

  沈含雪也是直到葉滄海走之后才上車。

  等沈含雪回到家之后,當沈振華告訴 孫玫今天開會所發生的一些事之后,孫玫感覺就和瘋了差不多。

  “沈含雪,你腦子有病吧?你知不知道,萬一咱們讓沈家給掃地出門了,咱們將來就沒辦法活了啊!”“難道你不知道沈東林是有意來激怒你的嗎?這個 家伙是什么心思,別說你不知道?”“這個家伙不想讓咱們家拿沈家的錢。

  ”沈含雪平靜地說道。

  孫玫聽到這些,她的臉色直接就變了,然后喊道:“你自己都很清楚,怎么還會答應?那些家伙都沒辦法完成的事,你有什么資格可以完成?”沈含雪現在心里面十分復雜,自己剛剛選擇了相信葉滄海,不過,她并不清楚這次是對的還是錯的。

  即便自己家在集團里面的地位非常低,不過,要是奶奶去世了的話,無論如何也可以拿到遺產。

  如果被沈家掃地出門,那真的全部都玩完了。

  相信葉滄海,以未來的命運來賭一把……這個代價可是非常高的!但話已出口,怎么能收回來呢?“媽媽,我是你的女兒,你為什么不信任我呢?”沈含雪說道。

  孫玫整個人都在發抖。

  她憤怒地說:“我為什么要信任你?沈家的所有人都去了,全部都沒有成功,你為什么覺得自己可以做到?”為什么?沈含雪也不清楚為什么,自己同意這個事,就是因為葉滄海發給自己的消息。

  這時葉滄海也回家了,走到沈含雪跟前對孫玫說:“媽媽,您怎么說都得信任自己的女兒,含雪絕對可以成功的。

  ”孫玫不耐煩地看著葉滄海,然后用冷冰冰的聲音說:“這件事與你無關,如果你沒有入贅在我們家,就憑含雪的長相,絕對可以嫁進一個富裕的家庭,但是,都被你這個家伙給破壞了,你沒有資格在這里插嘴!”葉滄海沒有說話,轉身走向了廚房,準備做飯了。

  “葉滄海,我可以信任你嗎?”沈含雪忽然對葉滄海問道。

  葉滄海轉過頭,微笑著說:“可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孫玫見他們兩個之間有點不對勁,立即問(名人哲理故事)沈含雪,心想著難道是這個混賬東西,讓沈含雪同意的?“你先別走,給我說明白了,你和這件事牽連在一起了?你讓含雪同意的?”孫玫向葉滄海問道。

  沈含雪知道,要是孫玫了解了自己收到短信這個事,她絕對會讓葉滄海感到不舒服,都可能將葉滄海掃地出門。

  “媽媽,這個決定是我自己做的,這事與他無關。

  ”沈含雪說。

  “和他無關?含雪,你是不是讓他給迷住了!你居然相信這個廢物的話,你瘋了!”孫玫抓著沈含雪的肩,因為有點激動,她用力的抓著沈含雪的肩膀,很疼。

  看著沈含雪有點吃痛的神情,葉滄海臉色沉了下來,他直接用力抓起孫玫的手,一臉冷色說道:“含雪可不可以完成,到了明天一切結果都出來了。

  你怎么就不能信任她一次呢?”孫玫非常生氣,這里有你葉滄海說話的份嗎?“放手,這里什么時候輪到你來插嘴了?”孫玫說。

  葉滄海冷冷地盯著孫玫,在是葉滄海在沈家頭一次展現自己的強勢。

  盯著葉滄海的目光,孫玫忽然有點心虛,這個家伙的眼神太兇了,就跟準備弄死她似的。

  沈振華感到有點不對頭,連忙上前緩和氣氛說:“好了,都先放手!現在話都說出來了,即便我們再說什么也都晚了。

  目前咱們來合計一下,如何讓含雪做好這個事兒。

  ”孫玫松開沈含雪的肩膀后,葉滄海同樣松開了手,對沈含雪說:“我要做飯了。

  ”孫玫揉著自己被葉滄海抓過的地方,惡毒地說:“早晚有一天,我絕對會將你這個混混趕出這里,窩囊廢的玩意!”晚餐時,孫玫不在餐桌上,沈振華在餐桌上大談為水房產,因為他擔心如果沈含雪明天萬一沒有完成,沈東林跟沈家的那些人,肯定饒不了他們家,萬一他們家真的讓沈家給趕走了,那一切就全完了。

  吃完飯以后,葉滄海洗了個澡,返回他們的臥室,看到沈含雪坐在床上,安靜地看著他。

  葉滄海往地鋪上一躺,對沈含雪說:“為水房產,是我一個同學創辦的。

  ”“哦。

  ”沈含雪簡單地回了一句,就不說話了。

  他們的臥室里非常安靜,轉眼是3年過去了,依然沒有變化。

  不過,現在沈含雪的心情很奇妙。

  尤其是剛剛葉滄海抓著孫玫的手,他的表情又是一副沈含雪從未見過的樣子。

  “從明天開始,不要在集團外面的小賣店里等我了。

  ”沈含雪忽然說道。

  葉滄海頓了頓,沈含雪已經知道了?他有點驚訝,不過沒說什么。

  “好。

  ”沈含雪現在是背對著葉滄海,正在咬著自己的嘴唇,心中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起了漣漪。

  自己總是覺得她能夠非常輕松地跟葉滄海離婚,但當孫玫昨天給自己說這個事時,自己才知道她不能。

  眼前的這個家伙,無論他多么軟弱無能,不過,他也已經在自己的身邊三年了。

  無論外面對這個家伙地那些話有多難聽,無論自己是用多冷漠地態度面對這個家伙,他總是在自己的身邊,一臉燦爛的微笑。

  她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沈含雪不是什么狠心的人,不僅如此,她目前也已經意識到,她也已經習慣這個家伙在自己的身邊。

  “以后直接去集團大門口,接我。

  ”聽到她的話,葉滄海渾身一顫,像是被閃電擊中一樣。

  他在黑暗中盯著著沈含雪的身影,表情逐漸從難以置信,變成了幸福。

  沈含雪看不到葉滄海的表情,但是一直沒有聽見葉滄海回話,便想著他可能不想去,就有些惱羞成怒地說:“如果你不想去,就當我沒說過算了!”葉滄海直接坐起身來。

  他一臉激動地說:“想,我想去!”感受著葉滄海的激動,沈含雪兩行晶瑩的淚珠掉了下來,原來這個家伙是這么的容易滿足。

  “這三年……很抱歉。

  ”——翌日。

  沈東林坐在他的辦公室里,接到了某個人打來的電話。

  “哈哈哈哈!!!!”他爆發出一陣大笑,他笑死了,他要笑哭了。

  沈家的那幾個和他一輩的人同樣在這里,瞧著著沈東林,都是一臉莫名其妙。

  “東林,到底怎么了,你在笑什么啊?”“你一直在那笑,也給我們講講吧。

  ”“難道沈含雪臨陣退縮了嗎?”沈東林捂著自己的肚子說:“哈哈哈哈哈,該死,老子笑到肚子疼,沈含雪果然是個傻子!”“告訴我們究竟發生什么事了。

  ”沈家的那幾個人,現在也都挺好奇的。

  “沈含雪這個瘋女人,她讓葉滄海開著一輛電瓶車,把她送到為水房產里去了!哈哈哈哈,這女人是不是傻了?”沈東林笑著說道。

  等沈東林說完這些話,那幾個人也全部都哈哈大笑起來,一個個都笑的眼淚快流出來了。

  “哈哈,這個沈含雪跟個破落戶似的去找人家?為水房產肯定不會理她的!”“我覺得沈含雪估計是自暴自棄了!說起來也難怪,我們都沒法和人家談成,她沈含雪是誰,就以為自己能談成,做夢!”“東林,你的這個手段確實非常的妙啊,這次沈含雪絕對要被罵死了,肯定會被趕出沈家的,等到老太太沒了,分錢的時候,他們家肯定就沒辦法拿到了。

  ”他們幾個上下一致,全部都覺得沈含雪絕對沒辦法完成這個任務。

  這幾個現在都等著看沈含雪的笑話了。

  “如果她食言的話要怎么辦?”其中一個人有點擔憂地問。

  沈東林一臉冷笑,終于找到了可以將沈含雪踢出沈家的機會,他怎么會給沈含雪后路呢?“別擔心,我能把她從沈家中踢出來,回頭你們幾個站在我這邊就好了。

  ”沈東林說道。

  “放心,肯定站在你這一邊。

  ”“沈含雪已經讓咱們沈家蒙羞了很多,這次咱們將她趕了出去之后,我們不會再被外人嘲笑了。

  ”“是的,葉滄海那個垃圾,多次讓咱們家蒙羞,這一下終于能夠遠離這個窩囊廢了!”為水房產。

  葉滄海把車放好,看了看渾身僵硬,很緊張的沈含雪,便笑了笑說:“別擔心,昨天我都跟同學商量好了,你去了簽一下合同就行了。

  ”沈含雪對于葉滄海同學并沒問那么多,再加上,這一次和沈家搶這個生意的人非常多,沈家沒有一絲優勢,僅僅依靠同學之間的友誼,就可以得到這單生意超級大的生意嗎?“你那個同學,不會和你開玩笑的吧。

  ”沈含雪抿了抿唇,說。

  “肯定不是了,我們倆關系特好,就是鐵哥們。

  ”葉滄海回答道。

  看到葉滄海看起來非常有信心,沈含雪也打起了精神。

  昨天晚上兩人之間的談話,即便兩個人之間的感情,并沒有迅速上升,不過,很多隔閡都被消除了,沈含雪也明白,無論自己的心態如何,這件事她都是會面對的。

  進入公司只,沒等沈含雪說話,公司前臺地職員就來到了她的面前。

  “對不起,您是沈小姐嗎?”專業著裝,高個子的女人臉上帶著專業的微笑,客氣的說道。

  沈含雪有點受寵若驚地回答:“是的,我是。

  ”“那請您和我一起來。

  ”沈含雪跟著這個職員,乘坐電梯直接到了為水房產的頂樓。

  沈含雪覺得她的心在瘋狂地跳著,即便目前并沒簽署合同,不過,職員對自己是這樣的態度,沈含雪看到了一絲希望。

  等電梯到了頂樓之后,有一位中年男子正在等著她。

  “你好,沈小姐,在下叫程實,是西城區那個項目地負責人,我也負責與貴公司之間的合作。

  ”程實介紹自己說道。

  沈含雪茫然地站在原地,有點不知道說什么。

  程實笑著,接著說:“我們老板的應酬很多。

  他不太可能親自出面來見您,所以沈小姐要是有任何問題,現在就能跟我直接提。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