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k 052

跳蛋有什么用 愛之谷官方商城 13瀏覽 0評論 收藏
mimk 052


其實 二寶這些年不斷 上山打獵,他整整追蹤了 狼王半年的時間,將蟒碭山的狼王擊敗,是王二寶的畢生理想,今天終于可以得償所愿跟它一較高下了。


  他無法抑制那種發自內心的激動,嘴巴里呼出來的呵氣都興奮地顫抖起來。


  二寶把旁邊的 丁香往懷里勾了勾,示意她不要害怕。


  丁香卻對二寶會心一笑。


  女孩子雖然第一次經歷這么驚險刺激的場面,可是因為有二 寶哥在身邊,她充滿了勇氣。


  狼王晃動著巨大的頭顱,同樣紋絲不動。


  一雙狼眼瞬間瞪得溜圓,身上的鬃毛根根扎起,好比一只猙獰的刺猬,它沖著王二寶呲牙咧嘴,胡子抖動,露出一口猙獰的牙齒,嘴巴里也發出了嗚嗚的仇恨聲,恨不得把王二寶立刻撕成碎片。


  從前的仇恨一股腦顯現在腦海里,狼王終于把持不住,要為自己的那條傷腿討個公道。


  它低吼一聲,身后的四條 大狼匍匐在地上,開始向著二寶和丁香藏身的地方慢慢移動。


  好比五只懸掛在墻壁上的壁虎在撲食,不仔細看,你根本看不到它們在移動。


  距離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終于,一條大狼從草叢的背后探出了腦袋,沖著王二寶飛身就撲。


  哪知道大狼剛剛探起腦袋,王二寶就叩響了手里的扳機,嗖的一聲,那根利箭飛了出去,不偏不倚,剛好射中了那條大狼的右眼。


  這把弓弩非常的強硬,箭的威力也非常巨大,利箭毫不客氣射穿了大狼的腦袋,幾乎將它的脖子一下子穿透。


  那只狼嚎叫一聲倒在地上,打著滾嚎叫起來,不到數秒,兩腿一蹬,就跟耶穌哥哥下棋去鳥。


  剩下的四條大狼渾身顫抖了一下,但是它們沒有撤退,而是 身子一縱,湊湊湊,一起跳在了王二寶和丁香的面前。


  這四條大狼的身子非常的威武,它們呲著牙,咧著嘴,沖著王二寶跟丁香嗷嗷怪叫。


  “嗷嗷嗷……嗷……”整個蟒碭山立刻抖了三抖,樹上的枯枝爛葉也嘩嘩只掉。


  丁香 嚇得媽呀一聲,跳起來老高,身子一下子掛在了王二寶的身上,雙手抱住了二寶的脖子,將腦袋埋進男人的懷里不敢看。


  二寶一下將丁香護在身后,身子一轉,飛快地搭上一根利箭,食指一勾,再次叩響了弓弩的扳機。


  另一支利箭呼嘯而出,這次射中的是最前面那條大狼的脖子,箭桿整整扎進去四寸還多。


  那只大狼嗷地怪叫一身翻身到底,同樣劇烈翻滾起來。


  剩下的三條大狼速度不減,直奔怪石后面的二寶和丁香撲來。


  弓箭就是這樣,距離遠的話還可以射殺,距離太近就失去了它的作用,王二寶已經沒有時間從箭壺里抽箭射擊了。


  他不慌不忙,迅速將弓弩扔在地上,抬手拔出腰里的匕首,飛身迎了上去,直撲狼群。


  為了保護丁香的安全,王二寶決定豁了出去。


  一刀劃過,最前面的那條大狼的脖子上出現了一條深深的血痕,二寶的匕首生生拉斷了它脖子上的氣管,一腔顱血噴灑出來,二寶下面一腳,把它踹出去老遠。


  那條狼的身子還沒有倒地,第四條就撲了過來,咬的是王二寶的大腿。


  王二寶手里的匕首一揮,使出了吃奶的勁兒,狠命刺了過去,撲地一聲,刀鋒扎進了進了第四條狼的脖子里。


  也趕上二寶的力氣大了點,一刀將它的脖子穿了個透心涼,刀子從狼脖子的左邊進去,右邊都露出了刀尖。


  那條狼嗚叫一聲倒在了地上,掙扎了兩下同樣不動了。


  短短幾秒的時間,四條成年大狼被王二寶干掉,干凈利索,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眼前只剩下了那條瘸腿狼王,瘸腿狼王再也不敢向前了, 身體首先哆嗦了一下,后退了幾步,它被王二寶凌厲的氣勢震住了。


  它沖二寶憤怒地瞪了一眼,脖子一縮,身體就像一陣劇烈的驟風,抹頭就跑,轉眼消失在茫茫的夜幕里。


  王二寶吁了口氣,疲憊不堪,渾身跟散了架一樣倒在了地上,驚出一身的冷汗。


   好險,好險,他媽的老子差點報銷,報銷了沒地方說理去。


  二寶抬手擦了擦汗,沖著狼王逃走的方向瞅了瞅,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老半天,丁香才從恍惚中驚醒,女孩子都被剛才的一場大戰驚呆了,她害怕二寶受傷,嚎哭一聲撲了過去:“二寶哥,你怎么樣?傷到沒有?傷到沒有?”王二寶搖搖頭笑了:“沒事,好險好險。


  別怕別怕?”沒想到丁香哇地哭了,一下扎進了二寶的懷里:“二寶哥,俺怕,俺怕啊,咱回家吧,俺以后再也不上山了。


  嗚嗚嗚嗚……”女孩子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么驚險的廝殺,也不知道蟒碭山的野狼會這么兇殘,如果不是二寶哥在身邊,幾乎成為野狼口中的美食,她被男人的勇敢和強壯征服了。


  二寶趕緊幫她擦去眼淚,哄她說:“不哭不哭,走出大山以后,二寶哥給你買新衣服穿。


  ”丁香的臉蛋卻紅了,羞答答說:“二寶哥,俺……褲子濕了,你找個地方,讓俺換下衣服好不好?”“啊?王二寶有點哭笑不得了,這才看清楚丁香的褲子已經濕透了,是剛才被野狼襲擊的時候嚇得。


  女孩子就是膽子小,竟然會嚇得尿褲子,王二寶咕嘟一聲:“你們女人啊……真是的。


  ”他又好氣又好笑,雖然嘴巴里埋怨,還是把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遞給了丁香讓她換上。


  丁香接過二寶的褲子羞答答問:“二寶哥,俺穿你的褲子,那你穿啥?”王二寶說:“我里面有短褲,不穿也沒事,這樣比較涼快。


  ”丁香問:“這么冷的天,你凍著咋辦?”二寶說:“沒事,我是男人,耐凍。


  ”丁香破涕為笑,拿起二寶的衣服躲在了一塊巖石的后面。


  沖他莞爾一笑,說了聲:“不許偷看!”夏季的天就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剛才還星稀月朗,忽然就刮起了一陣風,北天邊飄來一片濃密的烏云,咔嚓一個驚雷在頭頂上炸響,瓢潑的大雨傾盆而下。


  王二寶嘻嘻哈哈背著丁香找地方躲藏,很快找到一個山洞,沖進去以后,他們已經淋成了水鴨子。


  丁香凍得渾身打哆嗦,顫抖成一團,臉色都青了。


  兩個人就像秋雨里的樹葉,一起顫抖。


  山洞不大,里面黑乎乎的,地上有很多枯枝和干草,墻壁上還有火柴和半截蠟燭。


  這個山洞二寶很熟悉,是他上山的時候棲息的地方。


  二寶是小中醫,長年上山采藥,有時候采藥回不去,需要找個地方暫住一夜再回家,他就把這里收拾一下,當做了暫時的小窩。


  劃著了火柴,點著了那半截蠟燭,二寶升起一團篝火。


  干柴很潮濕,放進火堆里比比伯伯作響,冒出陣陣青煙。


  中秋的后半夜開始寒冷,兩個人又淋了雨,丁香的身子一個勁的往二寶這邊靠。


  篝火映紅了兩個人的臉。


  王二寶心疼地不行,用力搓著丁香的手問:“丁香,冷不冷?”丁香笑著搖搖頭:“不冷。


  ”嘴巴里說不冷,身子卻一個勁的往二寶的身上靠。


  現在的丁香美極了,因為剛淋了一場雨的緣故,女孩的頭發濕漉漉的,身上的衣服也濕漉漉的,緊緊貼在身上,勾勒出玲瓏剔透的曲線,的確良襯衫是透明的,根本遮掩不住。


  丁香衣服里所有的一切都暴露在王二寶的眼前,他的呼吸就急促起來,心跳起伏。


  二寶說:“丁香,把衣服脫了吧,在火上烤干,要不然會生病的。


  ”丁香搖搖頭說:“不,脫光衣服,還不啥都被你看到了?”二寶說:“這有啥,以后咱就是兩口子了,早晚要赤果果面對,你會看到我的一切,我也會看到你的一切,早晚你會把身子給我嘛……”丁香羞澀地低下了頭,小聲說:“二寶哥,你抱抱俺,抱抱俺就不冷了。


  ”王二寶會意,一下把丁香抱在了懷里,雙臂一用力,丁香的臉靠(豁達大度)在他的胸膛上。


  男人的懷抱寬廣無垠,散發出一股成熟的朝氣。


  丁香從來不知道男人的身體會有這樣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氣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氣息,就覺得有了個人可以信任依賴一樣,心里很踏實,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見。


  王二寶可以清楚地聽到丁香的心跳,好快,好大聲。


  “丁香,不如在這里,你把身子……給我吧。


  ”丁香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但是立刻就平靜了,不等她明白過來,王二寶已經吻住了女孩的嘴! 這個時候,她想起了自己的 女兒,知道不能再繼續下去了,趕緊拍怕打屁股上的兩只手,想要把陳軍推開。


   別……不行……她慌亂的做出反抗。


   誰知道陳軍竟然非常霸道,在她推拒的空擋,瞅準機會,俯下腦袋直接親了過來。


   陳雪沒料到這一幕,被親了個正著,腦海中轟然響起一聲炸雷,空白一片。


   她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陳軍竟然會這么大膽! 陳雪想要推開掙扎,可力量懸殊根本動彈不得,只能被肆意輕薄,臀部上作怪的手也有一只轉移了陣地,侵犯起她的飽滿,雙管齊下的進攻她那的兩處敏感部位。


   一開始,陳雪還能推搡兩下,但漸漸地,在陳軍的親吻之下,敏感的身體逐漸有了反應,全身燥熱,癱軟無力。


   強行吻了大概兩分鐘,陳軍終于放開 吳雪被蹂躪的微微紅腫的嘴唇,轉到雪白的脖頸上。


   這里是女人的敏感帶,在被侵犯的同時,吳雪就受不了了,謹守的理智被擊潰,那兒竟然有了潮濕反應的跡象,環抱住男人的腰背,無意識的亂摸亂抓。


   她已經不想反抗了,多年的寂寞在這一刻瓦解崩塌,她想要得到滿足,用男人來填補自己的空虛。


   曖昧的情緒到了一個頂峰,她開始給予回應。


   嗯……啊…… 動人的旖旎不停從她口中傳出。


   這是最好的興奮藥劑,讓陳軍變得越來越興奮,那兒也早已有了反應,把褲子頂起一個帳篷,繼續往前,貼頂在女人身上。


   而吳雪在感受到小腹上的火熱后,直接被徹底擊潰,她紅著臉,動情的說道:小軍……來吧……我想要…… 話音剛落,陳軍便得到指令一般,紅著眼睛,氣喘如牛的開始扒吳雪的衣服。


   兩人都已經做好了翻云覆雨的準備…… 吳雪濕透的 小褲被陳軍扔在一旁,他抱起吳雪的腿,剛調整好姿勢,準備一鼓作氣沖進去的時候,突然傳來了門鈴的聲音。


   吳雪亂成漿糊的腦袋終于清醒了過來,知道是自己女兒回來了。


  她一把推開陳軍,手腳發軟的沖進了屋內。


   陳軍的昂揚沖天指著,剛才差一點兒就進到吳雪那兒了,現在得不到疏解,很是難受。


   陳軍,快 開門!我沒帶鑰匙! 瑤瑤的聲音響起,伴隨著急促的敲門聲。


   陳軍將現場收拾好,把吳雪遺落在一旁的小褲裝進口袋,這才慢悠悠的去開門。


   你干嘛啊,這么慢!瑤瑤抱著快遞進來,一眼就看到了陳軍正精神著的部位。


   她臉兒不禁一紅:昨晚上不是才弄過嗎? 又想要了。


  陳軍低笑一聲,一把將瑤瑤抱起來,進到了屋內。


   吳雪聽到旁邊的門鎖上的聲音,這才偷偷的開門出來。


   剛才兩人胡鬧的地方已經沒有半點兒痕跡,連扔在一旁的小褲都不見了蹤影。


   陳軍拿走了嗎…… 啊……女兒的聲音透過門板傳出來,吳雪的身子頓時僵硬在原地。


   自己剛才真是被豬油蒙了心,陳軍是自己女兒的男朋友啊,自己怎么……怎么可以動心思呢…… 這不,瑤瑤一回來,陳軍就抱著她翻云覆雨去了,根本不管空虛寂寞的自己。


   吳雪嘆了一口氣,但是聽著女兒越發興奮的叫聲,不禁身體又來了感覺,手指不自覺的往下伸去。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吳雪的身子癱軟下去,臉上布滿 紅暈


   今天陳軍似乎很有興致,拉著瑤瑤來了四次才算停歇,吳雪就在門外,控制著自己不發出聲音。


   瑤瑤累的很,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陳軍一出門,低頭看到門口有處地板濕潤不堪。


  陳軍眼珠一轉,微笑著走進了衛生間。


   衛生間空無一人,陳軍就坐在里面等著。


  不一會兒,果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吳雪推門進來,和陳軍打了照面! 呀!吳雪控制不住的驚呼了一聲,在看到陳軍手里的,屬于自己的小褲的時候,臉蛋浮起一抹紅暈,剛壓制下去的感覺又翻涌上來了! 小軍,你……吳雪舔舔唇,雙眼迷蒙:你在這兒干什么? 等 伯母啊。


  陳軍笑著,將手上的東西舉起來:伯母的小褲忘在我這里了。


  我要還給你才對啊。


   小褲上濕透的痕跡明顯的很,吳雪現在沒有穿,感覺涼嗖嗖的,內心卻更加火熱了。


   伯母,我給您穿上好不好? 陳軍還是膽大包天,但是吳雪拒絕不了。


  她的身體極度渴求著眼前這個男孩的愛撫和攻擊,所以她默認了。


   陳軍將她抱起來放到洗衣機上,伸手一摸,吳雪身子一顫,嬰嚀了一聲(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


   陳軍看著手上的透明,便笑道:伯母,怎么這么濕? 吳雪臉蛋透紅,眼中波光流轉,看的陳軍幾乎呆了。


   吳雪的玉腿緩慢的抬起,高蹺在洗衣機上。


  睡裙在姿勢的關系下,滑到腿間,露出了…… 陳軍看的癡了。


  沒想到伯母除了身體猶如少女一般,連那里都…… 吳雪根本不像是生過孩子的,像是未經人事的少女! 陳軍興奮的不行,他抬起吳雪的一條腿,將小褲套在白玉般的腳踝上,雙眼放肆地往那盯了過去。


   恩…… 吳雪又害羞又興奮,臉蛋滿是紅暈。


  她渴望著與眼前的這個男孩快些共赴巫山,所以故意抬腿:小軍…… 陳軍剛和瑤瑤大戰四回合,但是現在看到吳雪這樣,陳軍的昂揚又揭竿而起。


   呀,好可怕……吳雪小小的驚呼了一聲,覺得自己更加空虛了。


   之前在地板上的那次,吳雪根本沒有看到過蘇醒的巨物,便被回家的瑤瑤打斷了好事。


  現在親眼所見,不禁雙眼迷蒙,內心滿是渴求。


   ??陳軍一看到雙眼含春的吳雪就有些忍受不住。


  他怒吼一聲,竟然直接將嘴唇埋了下去! ??吳雪驚喘,身子劇烈的顫抖起來。


  她沒想到陳軍竟然可以做到這種地步,猶如海浪一般的感覺幾乎將她淹沒! ??吳雪咬著嘴唇,雙眼含淚,就像是點點星光。


   ??陳軍很年輕,帶著年輕人特有的沖勁。


  他的進攻非常兇猛…… ??嗯……吳雪忍得很是辛苦。


  她亂成一團的腦子還沒忘記自己的女兒就睡在隔壁,甚至在不久之前才剛和眼前的男人翻云覆雨過! ??吳雪心中滿是刺激感,既害怕女兒醒來發現他們兩個的關系,又怕自己會沉淪在這種感覺里面,到最后淪落到和女兒搶男朋友的地步! ??但是現在,她已經顧不上那么多了。


  陳軍的動作仿佛帶有魔法一般,讓她直直的飛向天堂,沉淪于此! ??伯母,舒服嗎?陳軍低低的笑了。


  他的大手攀上玉峰,看著吳雪美麗的模樣,一把將自己的褲子扯下來:伯母,你舒服了,我這里可是難受的很啊…… ??吳雪低頭一看,頓時嚇得瞪大了眼睛。


  陳軍的昂揚正精神的和她打著招呼,吳雪的身子頓時軟了:怎么這么大…… ??不大怎么讓伯母高興呢?陳軍壞笑,將吳雪的小手放在上面:伯母也讓我高興高興吧。


   ??吳雪并不是不經人事的小姑娘,陳軍的意思她明白,能取悅陳軍的方法也是無師自通。


   ? ??陳軍沒想到伯母竟然會這樣,內心更加歡喜,想要和吳雪結合的想法更加強烈。


  他一把拽起吳雪,將她放到洗衣機上,調整好姿勢就準備直沖而入! 不過她清醒沒多久,就又迷醉了。


   ??洗衣機開啟后伴隨著高頻率的顫動,吳雪坐在上面,整個身子也隨之顫動。


   ??而陳軍抵在吳雪泥濘之地的昂揚則隨著兩人的動作不停的摩擦著,給兩人帶來了難以言喻的快樂! 吳雪快要瘋了。


  她已經被這感覺折磨的忍受不了了。


  她不禁開口催促道:小軍,進來吧,我想要…… 被吳雪這么直白的話語一激,陳軍也受不住了。


  他手臂上青筋暴起,正準備好好享受一番之時…… 恩?廁所有人嗎?門外傳來瑤瑤迷迷糊糊的聲音:小軍?你在里面嗎? 瑤瑤竟然醒了?! 吳雪嚇了一跳,意識陡然清醒大半。


  她推拒著陳軍,臉色焦急:瑤瑤在外面…… 可惜陳軍箭在弦上,他不發出來就要憋死了。


  他只能裝作聽不見,后腰發力,長驅直入! 唔……吳雪仰起頭,雪白的脖頸上布滿紅暈,勾勒出完美的線條。


   吳雪沒想到陳軍竟然會這么瘋狂,瑤瑤就在門外還這么放肆,要是被發現了,該怎么辦啊! 奇怪,門怎么鎖了?瑤瑤在門外自言自語:難道里面沒人? 吳雪在陳軍兇猛的進攻下已經潰不成軍,一邊聽著女兒在門外的話語,一邊隨著陳軍在海浪里隨波逐流。


   門外傳來一陣鑰匙的碰撞聲,清脆的很。


  陳軍估計也不想讓女朋友發現自己和吳雪的事情,所以急促的進攻了幾次之后就抽出來說:伯母,你幫忙攔一下瑤瑤吧。


   吳雪眉眼含春,看起來誘人極了。


  如果不是時機不對,陳軍怎么說也要將她徹底的拆吃入腹! 就在瑤瑤拿著鑰匙準備開門的前一刻,吳雪清了清嗓子,說道:我在里面,你干什么? 吳雪和自己女兒關系一向很緊張,瑤瑤并不親近和喜歡自己的母親。


  一聽到母親的聲音在里面響起,她頓時放下了鑰匙,不再開門:你見陳軍了沒有? 沒……啊,沒有。


  吳雪喘息著,一只手緊緊的抓住陳軍作亂的手指。


   瑤瑤不疑有他,徑直走了。


  廁所里只剩下陳軍和吳雪兩個人,但是被瑤瑤一打斷,之前的氣氛和感覺都沒有了。


   吳雪雖然還想繼續,但是羞于開口,最終還是推開了陳軍,將那條小褲褲穿戴好。


   陳軍無奈又可惜的親吻了吳雪一口:今晚上,你愿意等我嗎? 晚上……吳雪的臉上又是一片紅暈。


   剛才的淺嘗即止讓吳雪分外不滿足,看來陳軍也是一樣的。


  她心里癢癢的,在心中想法的趨勢下,她微微的點了頭。


   陳軍掏出手機發送了一條消息,不一會兒便聽見門外傳來了大門開啟又關閉的聲音。


   好了,我讓瑤瑤出門了,我們出去吧。


  陳軍打開門:一直在廁所,氣味挺不好的。


   吳雪直到回到屋內還是反應不過來剛才的事情。


  她竟然真的和陳軍一起做了那檔子事?和一個小了一輪的,年輕帥氣的小伙子? 剛才的感覺太過美好,吳雪甚至有點枯木逢甘霖的感激。


  但是時間太過于短小,吳雪沒有完全感受到快樂,就被迫結束了。


   啊……好像要再來一次啊…… 吳雪躺在床上,越想越覺得空虛,不由得用手指撫慰了自己。


   不知過了多久,在身體一陣痙攣后,吳雪長舒了一口氣,看著滿手的黏膩,苦笑一聲,起身去廁所沖洗干凈。


   陳軍不知何時也出門去了,整個家里只剩下吳雪一人。


  吳雪打開冰箱門一看,里面的食材寥寥無幾,是時候補充食材了。


   吳雪嘆了一口氣,將身上的睡裙換掉,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出了門。


   正好不遠處有一家新開的大型超市,去那邊采購一些食材,做一頓豐盛的晚餐也不錯。


   咦?吳雪老師? 驚喜的聲音從背后響起,吳雪轉過頭去看,是自己瑜伽班的學員。


   作為為數不多的男學員,鄭曉東可謂是學的最認真的一個,下課還經常請教問題和瑜伽姿勢,讓吳雪有很深的印象。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5351124.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6789987.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1503695.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6186609.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7876328.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7652625.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1857282.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9691087.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4932086.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231984.html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