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minude

跳蛋有什么用 爱之谷官方商城 25浏览 0评论 收藏
nami nude


“那行,那我就不回果园子了,在这里睡了一夜,给你做个伴。


  ” 小北一听这么好的条件,立马点头答应了下来。


   “嗯,有你陪着我,我就放心了。


  ” 张素素也是很开心,一边说着把学校的铁栅栏大门锁了,对着刘小北 说道:“走吧,我们到办公室里去,吹吹电风扇,热得这一头汗。


  ”刘小北点头,和张素素去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刘小北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心中感叹着,这条件可是比自己那个果园小屋好太多了。


  屋子的灯又亮堂,房顶上挂着吊扇,这是张素素正在打开吊扇,随着扇叶子转起来,凉爽的风吹下来,让刘小北感觉凉爽爽的很舒服。


  “坐下吧,别客气。


  ”张素素对着刘小北说道,同时自己也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吹着风扇的凉风。


  天气也确实太热了,张素素这一路上连惊带吓,更是热了一身汗,此时在风扇下面,一边扇着凉风,解.开了紧身汗衫上面的一个扣子。


  刘小北忍不住看了过去,张素素的皮肤很白,白花花的脖子露了出来,只不过可惜只开了一个口子,只能看到少许的一点点白肉,和一小点的乳沟,非常不过瘾。


  即便是这样,刘小北也只是瞟了一眼,就赶快挪开了目光,生怕被张素素看到。


  “小北弟弟,谢谢你送我回来。


  ”张素素一边凉快的,一边和刘小北说道,漂亮的一对大眼睛,上下打量着刘小北。


  “这都是应该的。


  ”刘小北被看的都有些害羞了,小声的说道。


  “咯咯咯……”张素素笑了,说道:“你看起来害羞了,你可是个男孩子,比我女孩子还害羞。


  ”“农村人嘛,没怎么见过世面。


  ”刘小北有些尴尬的解释,面对张素素火辣辣的目光他颇有压力。


  “你还小,等大一点了,到外面闯荡闯荡,胆子就大了。


  ”张素素说道,然后话锋一转,说道:“有点口渴,你也口渴了吧?我去拿两罐饮料过来,放在冰箱里的,可凉了,喝了又解渴又解热。


  ”“不用了,我不渴……”刘小北忙推辞,他不好意思喝人家的东西。


  然而张素素早动身了, 出了办公室,也不知道去那个房间了,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两瓶冰红茶。


  而且还换了一件衣服,是一件宽松一些的衣服,衣服的料子看起来像是纱做成的,半透明的样子。


  隔着衣服上次是里面穿的一件红色的奶.罩,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让刘小北更加的好奇。


  “给,和一瓶(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红茶吧。


  ”张素素一边把一瓶红茶递给刘小北,一边说道:“这个味道不错,挺甜的。


  ”她自己也打开了一瓶红茶,大口的喝了起来,看来确实口渴了。


  两个人又稍微闲聊了一会儿,张素素对着刘小北说道:“走吧,我带你到你睡觉的房间,我们也该休息了。


  ”刘小北点点头。


  张素素扭动的细腰,在前面带路,刘小北跟在身后,目不转睛的盯着张素素那又圆又翘的小屁股,牛仔裤的束缚下,让人很想上去摸一把。


  刘小北咕咚一声,偷偷咽了一口口水,还控制的声音特别小,生怕被前面的张素素听到了声音,发现他的异样。


  并没有走多远,张素素停了下来,指了指一个宿舍,说道:“你就睡这里吧。


  ”刘小北点头。


  “旁边这个是我的宿舍,有你在旁边给我做伴我就放心了,我有什么事我会喊你的。


  ”张素素又是指了指旁边一个宿舍说道。


  刘小北又是机械的点了点头。


  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好了,你再跟我来一下,我告诉你,洗澡的地方在哪里?由于学校 的人并不多,所以只有一个 洗澡间,并没有男女之分,我们两个要分开洗,我先洗完了,你再过来洗。


  ”张素素一边说着,这次流动的水蛇细腰,向洗澡间走去,刘小北忙跟在身后。


  洗澡间距离住宿的宿舍并不太远,也就二十几米,张素素指给了刘小北洗澡间的房间,就说道:“你先回宿舍里吧,等我洗好了回了房间,我会喊你一声,你再出来洗。


  ”“行。


  ”刘小北说了一声忙回了宿舍。


  进了宿舍的房间,刘小北打量了一下里面的环境,这可比自己的果园小屋好太多了。


  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不过被褥什么都没有?刘小北蹙了一下眉,本来心里有些紧张,看到这种情况,顿时心里有些生气了。


  虽然说是夏天,没有被褥也冻不到他,但是再怎么说他留下来也是给张素素壮胆,但是给自己一个没有被褥的房间,这个有点侮辱人了。


  所以心里就有气。


  张素素是漂亮不假,但是如果瞧不起自己,自己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想着想着刘小北转身就想走。


  不过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毕竟对方是一个妹子,自己是一个男人,要大气一些。


  晚上就这样睡吧,把衣服脱下来当枕头,凑合着也能睡。


  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摸出了大前门,郁闷的抽着,顺便把手中的一瓶红茶也喝了一个精光。


  一瓶红茶喝下去,凉快是凉快了,就是想尿尿。


  他出了宿舍,四下观望,在一个边角处,看到了厕所,就走了过去。


  由于这是后院的住宿区,只有一个简易的厕所,上边写着厕所两个字,但并没有分着男厕和女厕。


  看起来也就是学校的老师临时用的厕所,不用上个厕所还要跑到学校的前院,去那个大厕所。


  刘小北一边走一边解 裤子,走进厕所,掏东西就想尿,结果,他傻眼了……不只刘小北傻眼了,傻眼的还有张素素,此刻正蹲着尿尿呢,结果刘小北冷不丁就闯进来了。


  两个人都是呆愣愣的看着对方,张素素看的地方,正是刘小北的那根大家伙。


  她还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最多就看过小电影,她是彻底被吓到了,莫名的就觉得自己下面一紧,而这种反应,让她莫名的有些兴奋。


  “咳咳咳……我,我不知道你在这里……”呆愣了好几秒钟,刘小北才反应过来,忙支支吾吾的撂下一句话,提上裤子,跑出了厕所,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在床上坐了下来,心中还紧张的不行,像有一条小鹿在砰砰乱撞。


  刚刚他并没有看到张素素多少,毕竟张素素蹲在厕所呢,刘小北也就看到了她浑圆的小屁股,其他的什么都没看到,但是不管是看到没看到,毕竟人家正光着身子尿尿,这个就很尴尬了。


  他正在忐忑的想着,等张素素出来了,会不会来找他理论?他有些紧张的摸出了一支烟,点了后猛抽两口,能让自己心里平静点。


  不过,一支烟抽完,三四分钟过去了,张素素依旧没有过来找他后帐?他心里这才多多少少放松了一些,心想也许张素素也并不愿意多提这件事了,毕竟大家都不是故意的是一个误会。


  这样一想,他心里淡定多了。


  不过他心里刚淡定下来,这是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走近……但是他又紧张,这里就张素素他们两个人,他用屁股想都知道,过来的人是张素素,看来还是自己想得太好了,人家一定是来找后账的。


  就在他心中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却听到张素素在外面说道:“好了,我不用厕所,你去吧,我要去洗澡了。


  ”“呃。


  ”刘小北下意识的答应一声,反应明白了张素素说的是什么意思,顿时高兴的不行,说道:“嗯,我知道了。


  ”“对了,还有个事。


  ”张素素又是说道:“在厕所里碰到的这件事,可不许对外人说哟,我是个女孩子,还要嫁人的。


  ”“我知道……我知道……”刘小北忙说道。


  这话他哪会出去说。


  “那行了,没事了,去洗澡了,我洗完你再洗。


  ”张素素又说了一声,脚步声走远了。


  刘小北彻底放心了,刚才的紧张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好的心情。


  大概过了20分钟,房间门被砰砰砰敲响,随后门被推开,张素素头发湿漉漉的站在门口,说道:“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张素素外面现在就穿着一件睡衣,睡衣很薄,朦朦胧胧能够看到里面的样子。


  刘小北虽然没特意看,但是这么近的距离,想不多看几眼都不行,透过单薄的睡衣,她朦朦胧胧的看到了,张素素里面穿着的一件紫色的奶.罩,两侧的两个肉球挤在一起,挤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沟。


  看着他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刚想再趁机看看下面,已经要下这一句话,转身扭动着特别细的细腰,出了房间。


  张小北只来得及,看到她睡衣里面的黑色的小丁字裤,简直是太可怜了,从后面能看到只有几根带子。


  两根带子勒在腰上,另外一根带子和腰部的带子相连,都陷进了张素素的小屁股里面,根本看不到了内库,只能看到张素素两个浑圆挺翘的小屁股。


  这样刘小北忍不住感叹,现在的女孩穿衣服怎么都这样?不过这样的小裤裤,真是好看呢,刘小北不得不这么承认,尤其是穿着张素素这样的女人身上。


  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还好张素素转身就走了,要不然在这里呆久了,自己肯定更出丑出大了。


  于是忙放下这些念头,去洗澡间。


  从房间里出来,隔壁张素素的房间房门已经轻轻的关上,刘小北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口,发现窗口的窗帘也拉上,想偷看一眼张素素都没有机会。


  莫名的他有些失落,不过马上也就收拾了一下心情,去洗澡。


  进了洗澡间的时候,刘小北有些拘谨,这里收拾得很干净,洗澡间有两个隔间,里面有一个柜子和一个沙发,看来是放衣服用的。


  自己在家里凌乱惯了,猛然来到这种环境,让他又有些不适应,又有些微微的自卑,这里的环境对于他这个从小子来说,就像见到了大世面。


  不过还好,这里并没有其他人,有效的深呼吸了几口,对着自己心里说的,没什么的,等以后自己挣的钱,也买个大房子,比着装修的还好。


  这么一想还真有效果,他觉得不再那么拘谨了。


  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闻到的是飘在空中的香味。


  这个味道让刘小北莫名的有些触动,心想,难道这就是张素素香味?女人身上的香味?他贪婪的,连续的吸了好几口,闭上眼睛感觉这样子很享受,脑海中仿佛张素素正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


  好半天才从这种感觉中脱离出来,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和自己说,张素素和自己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别想那个美事了,注定自己这样的穷小子,弄不到张素素这么漂亮,来自城里的女人。


  收拾了一下心情,他坐在沙发上,慢慢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放在柜子上,这时才发现,洗澡间里只有一双女人穿的拖鞋。


  而他的脚太大了,根本就穿不进去,于是乎只好光着两片脚丫子,走进了里面。


  刚进去他顿时就是呼吸变得粗重……在洗澡间的晾衣架上,挂着一条丁字裤,就是三根带子,也就前面一点点是一个小布片。


  丁字裤是蓝色的,看在眼里香香这东西穿在女人身上,让人觉得血脉喷张。


  刘小北下意识看了一眼门口,发现自己把房间门锁好了,这才放心的,把那个小小的丁字裤拿在手中把玩着,而且还放在鼻子下面的闻了闻,嗅到了一种特别的味道……玩弄了好半天,他还把丁字裤又挂回了晾衣架上面,打开了喷头,开始洗澡,一边洗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弄到张素素这样的妹子那该多么幸福。


  他洗澡很快,身上也就是一天的汗渍,冲了一遍,完了打了一遍香皂,又冲了一遍就洗好了。


  拿起了旁边一个毛巾擦干,毛巾放倒脸上的时候,他闻到了淡淡的香味,特别好闻,心中 想到,张素素身上一定很香,如果能够凑进了闻闻她身上的味道,那一定也很美妙。


  擦干身子,我洗澡间出来,习惯性的点了一支烟,向着给自己准备的宿舍走过去。


  推开门的时候,发现之前只有一副窗门的床上,多了一床被褥,不过是粉红色的,一看就是女人用的。


  刘小北瞬间想明白了,这是张素素送过来的,顿时心里暖暖的。


  于是走出了房间,站在张素素的房间门口,说道:“张老师,谢谢你送过来的被褥。


  ”“是我谢你才对,你送我回来,还陪着我。


  ”张素素说道:“好了睡吧,因为你在旁边,我胆子大了很多。


  ”“嗯。


  ”刘小北应了一声,回到房间,躺到床上,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心事,不知不觉,他觉得在心里刻上了张素素的影子。


  而另一个房间的张素素,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闭上眼不知怎么的,脑海中浮现的就是刘小北那根大大的东西……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下面湿了,夜里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和睡在隔壁的刘小北翻云覆雨,她很舒服,莫名的她真的想尝试一下。


  而就在这时,她听到砰砰的敲门声,今虽其后刘小北的声音传了进来:“张老师,天亮了,那我走了。


  ”“哦,你就要走了吗?”张素素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嗯,天亮了,你应该不怕了,我走了。


  ”刘小北再次撂下一句话,就动身出了学校。


  回去的路上,还碰到了几个赶早早来上学的学生。


  回到村里,直接回到家吃早饭。


  进门的时候,干妈 赵香琴正在向着灶里面添柴,做烙饼吃。


  看到刘小北回来,忙说道:“小北呀,快来帮忙,我一个人更忙不过来呢。


  ”“好。


  ”刘小北答应一声,坐到了土灶旁边,向里面添柴,同时问道:“我干爹呢?怎么今天没人帮你做饭?”“你干爹去花生地里面看看是不是该除草了?如果有草的话,我们下午去地里除草。


  ”赵香琴说道。


  “好。


  ”刘小北说道。


  饭做好的时候, 刘大海也从地里回来了,一边进门一边说道:“没想到锄完草这么几天,又长出来了,今天我们还要下地去除草,这大热天儿的,真没办法。


  ”“那就下午去吧。


  ”赵香琴一天把烙饼放到桌子上,一边说道。


  刘大海点头,刘小北 也没说什么,不过稍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下午还打算上山去找赵小梅呢?想到了这里,他说道:“妈,咱不能上午去吗?”“上午?为啥呀,上午打算去一趟集市呢。


  ”赵香琴说道。


  “但是上午凉快啊,到了下午更热。


  ”刘小北说道:“这么大热天,下午去了会把人热坏的。


  ”“小北他妈,小北说的不错,要不我们吃过早饭就去吧,上午凉快一些,下午的真是热死个人。


  ”刘大海也是说道。


  赵香琴想了一下,说道:“那行吧,上午就上午,反正去集市买的东西也不重要,以后再说吧。


  ”几个人吃过了早饭,简单的收拾一下,就拿着锄头下地了,走出村口的时候,刘小北碰到了村长老婆 王莲花


  王莲花正和村长在村口说的什么?村长骑着摩托车好像是要出村办事情。


  王莲花看到刘小北的时候,脸色变了变,村长不注意的时候,投过了一个可怜的眼神。


  刘小北看明白了,王莲花的意思是千万别说出她和赵二愣 的事情。


  刘小北没说什么,和村长以及王莲花擦身而过,刘大海确实巴结的和村长说道:“村长要出门啊?”“嗯。


  ”村长爱答不理的应了一声。


  刘大海还是笑的很贱,一边对村长笑着出了村子。


  刘小北看到这一幕,内心很是不爽,他特别不喜欢像刘大海一样巴结人,尤其像村长这样的官。


  到了花生地里面,里面的野草真的是非常的多,赵香琴看了一眼,无奈的说道:“赶快干吧,天儿会越来越热,我们抓紧干完,趁凉快赶快回去。


  ”刘大海拿出了烟袋,一边装烟,一边说道:“走这么远的路,先喘口气儿,我先弄一锅,抽完了再干。


  ”赵香琴给了他一个白眼,自己下地先干了。


  刘小北这一点倒是随刘大海,拿出了一支烟,先点了一支,抽完了,才下地开始干活。


  三个人抓的也挺紧,上午接近11点的时候,终于是把地里的草弄完了。


  这时天气已经热得不行,三个人抓紧回家。


  在村口的时候,刘小北竟然发现,村长老婆王莲花还在那里,不过现在,村长已经不在了。


  王莲花冲他挤眉弄眼,好像是有话要对他说。


  刘小北由于年轻走得比较快,现在走在最前面,把刘大海和赵香琴远远的丢在了后面。


  看到王莲花这个样子,他眼珠转动了一下,假装脚拐了一下,开始在路旁弯下腰,脱下鞋来查看。


  很快刘大海和赵湘琴追了上来,赵香琴关心的问道:“小北你怎么了?”“我这鞋垫好像扎了东西,你们先回去吧,我弄一下很快就追上。


  ”刘小北说道。


  “你可快点儿的。


  ”刘大海说了一声,招呼着赵香琴先回家了。


  果不其然,等刘大海和赵江琴走了之后,王莲花凑了上来,在刘小北旁边路过,稍微停了一下,一个很小的声音传进到了刘小北的耳朵里:“小北,今天中午我去我原来的小屋找你。


  ”王莲花就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扭动着细腰回了村子里。


  刘小北摸了摸下巴,心里琢磨着,王莲花找他做什么?难不成真的是要陪自己一个手机?这个她舍得吗?一个手机听说要大几百块上千块呢。


  想了片刻,他也没想明白王莲花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干脆不想了,点了一支烟,一边抽着,迈着大步回家。


  到了家里,赵香琴正在做饭,对着他说道:“赶快洗吧,洗把你身上的泥土,一会儿吃饭。


  ” 老王被她勒得脸红脖子粗的,想到她下面还光溜溜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最后拍她肩膀说:好了好了,确定没事了,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当时你不是一脚把他给踹开了吗?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有成功,以后可要小心了,遇到这种人,一定不能给他机会。


   老王嘴里说着安慰的话,底下却不安分,也不知道靳小小感受到他的冲动没有,挺尴尬的。


   嗯!我知道了。


  靳小小喜极而泣,脸上泛起一片红晕。


   老王的担忧成真了,她感受到了老王贴在她肚皮上的东西,想躲怕太明显,不躲又不好意思,只好一直贴着不敢动。


   这可太尴尬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找老王帮这忙是对还是错,但结果是好的,只是她很害羞。


   虽然她当老王是长辈,但也知道老王是男人,有这种反应很正常。


  她不断说服自己不能往歪处想,只要把老王当作自己 爷爷就没事了,可是还是会羞涩。


   知道就好,那你起来吧,丫头。


  老王喘着气,脸上的表情并不是特别的好,整个人非常的难受。


   这也太神奇了,他刚来过,居然又这么冲动了,可能是太多年没有过这样的事了,一来就连绵不断。


   哦!靳小小知道没办法赖着了,于是起身。


   她不敢往下看,就看老王脸上的表情,见老王脸上没有露出跟她那雇主一样的表情,顿时松了口气,更加信任老王了。


   老王也没往下看,把裤子拿过来递给她说:你穿上吧,可別着凉了。


   老王忍得很辛苦,他裤子里头那老伙计太烦人了,如果现在不解决的话,肯定会难受死的。


   靳小小穿着裤子,突然停了下来,小声的问老王说:王爷爷,我能不能再求你帮我个忙?她说完话,脸通红的,显然是在害羞。


   老王诧异问她说:什么事? 靳小小扭扭捏捏的,好一会儿才说:王爷爷,你能不能拿那个手指……我……我是说……我想你帮我掩盖一下那个坏叔叔的感觉。


  我担心我晚上做梦会梦到他。


  如果你也弄过的话,我就会想成是你,就没那么恶心了。


   老王都听傻了,这姑娘读书读傻了?怎么会想到这样一个损招?不过倒也可以理解。


   老王心动了,但不想让她看出来,于是说:这……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我真的怕做恶梦。


  我现在心里就挺恶心的,刚刚洗澡的时候我有使劲擦,可是就是擦不掉那种感觉。


  王爷爷,我求你了,你就帮帮我吧!靳小小都要哭了。


   老王高兴坏了,心说:这可是她求着我帮忙的,就算冒犯也不关我的事。


  虽然他一再提醒自己不能亵渎靳小小,但靳小小都做到这样了,再不出手,雷都会劈自己的吧? 好吧,我应该怎么弄? 靳小小的胆子似乎大了许多,脸红红的也不说话,直接把老王的手拉到了她裤子里面。


   虽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占便宜,老王倒也不敢太过分,一触即离,然后跟靳小小说:好了。


  没什么事的话,你赶紧回去睡觉吧,天很晚了。


  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帮我把门带上。


   老王感觉自己不行了,必须尽快解决一下,要不然会爆炸。


   靳小小心满意足,也不好意思呆了,穿好裤子,抱着自己的湿衣服就走,走到门口才又回头,跟老王说:对了,王爷爷,今天的事,你千万千万要记得帮我保守秘密,我不想让別人知道,包括刚才的事。


   她说完就跑了,也不等老王回应。


   老王看着厅门关上,都傻眼了。


   如果没看错的话,貌似靳小小刚刚拿走了他释放过东西的小 白布,而那小白布,看起来像是一条小裤裤……靳小小的小裤裤? 老王感觉自己要悲剧了,希望靳小小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吧! 他心里祈祷着,然后再不管了,啪一下就把房门关上了,然后裤子一脱,耍起棍法来。


   因为太过澎湃的缘故,没多一会儿他就完事了,有些不甘的想着,如果下次还有这样的机会,是不是考虑做一回禽兽呢?他觉得好人不好当,还是吃了靳小小比较好,自己玩有点没意思。


   靳小小回到宿舍,因为老王给她检查这个事情,她脸上的绯红都还没有消退,一进门差点跟人撞了。


   哎哟,这是谁呀?怎么今天这么晚才回来?这小脸蛋,怎么像苹果一样红呀,该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吧。


   说话的人是 秦欢,她语气挺刻薄的。


   这几天她们俩正闹矛盾呢,要不然老王让靳小小找秦欢帮忙,她也不会拒绝了。


   其实也没多大事,不过是生活上的一些小摩擦,靳小小一直以为秦欢是个很好相处的人,没想到这坎儿就是过不去,她道歉都不被接受。


   现在听着秦欢嘴里说着这样的话,她心里头特别的不是滋味,不过她不敢还嘴,因为她心里其实对秦欢是感恩的。


   要不是因为秦欢,她还不能认识王爷爷那样的好人呢,不过一想到王爷爷她就脸红。


  王爷爷真是的,裤裆居然起来那么高,怪吓人的,害得她很想看看王爷爷裤裆里头的光景,然后她脸就更红了。


   哎哟,你还真别说,刚开始我还没有怎么注意呢,现在看看她的这个脸蛋,也不知道刚刚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回来的。


   在秦欢身边的一个姑娘随声附和着,脸上嘲讽的意思是非常明显的。


   她们宿舍知道老王的事的人不少,她什么意思可想而知,大约就是鄙视靳小小以前装小白花,现在又跟老王走得那么近。


   不怪她会这么想,自从晚上去过一次老王那里以后,靳小小的衣装就丰富了起来,虽然不是什么贵价货,但钱是从哪里来的,惹人遐思呀! 其实主要还是嫉妒,靳小小在学校的名声有多响谁都知道,她简直就是全体女生的公敌,秦欢当时介绍她去找老王就没安好心。


   你们瞎说什么,我……我什么都没做,我刚给学生补习完,被雨堵在路上了,所以才这么晚回来。


  靳小小说话都没底气,声音小小的,还低着头。


   被同学污蔑,靳小小心里很不开心,她摸了下自己红得发热的脸蛋,倒要不怪別人会那么想。


   哎哟,装什么装呢?大家一个宿舍的,都知根知底,你是什么样的人,谁不知道啊! 秦欢看着此刻的靳小小,觉得她就像一个跳梁小丑,在她们两个老司机面前舞所遁形。


   对呀,难不成我们两个还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吗!另一个女孩说话时跟秦欢对视一眼,齐齐露出嘲讽的笑容。


   你们两个就不要瞎说了!我什么都没干!靳小小说完话便直接走进来,泡起了衣服。


   老王很幸运,靳小小根本不懂老王弄在她内内上的是什么东西。


   她拿起来一嗅,味道怪怪的,她还以为是自己在路上不小心蹭到的脏东西。


   她还挺能装的,不过也是,毕竟人家在外面的名声那么好,算了算了,我们还是不要再说了。


  秦欢对另一个女孩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身来看了一眼正在找衣服换的靳小小。


   要不是因为靳小小身上的衣服,她也不会认定这事。


   而另一边的老王, 躺在床上,想着今天靳小小跟他两个人所做的这些事情。


   他想到靳小小今天的遭遇,顿时愤愤不平起来,心里头也就更加的有保护这个丫头的欲望了。


   要是被我知道是哪个色鬼做出这样的事,我肯定不会放过他的,就算拼了这条老命我都要替小小出头!这么纯洁的小姑娘都祸祸,真是不知羞耻了! 老王躺在床上吐槽着这一切,期待着明天靳小小来跟自己说明一切。


   第二天,学生们上学的上学,休息的休息,老王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还是有一些担心靳小小这个丫头还会不会继续去给别人做家教,如果再碰上那个色狼,那该怎么办呢。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时间,靳小小手上端着一个食盒,在食盒的旁边还有一个大大的袋子,里面装的是各种各样子的吃食。


   靳小小因为昨天做家教的时候,已经把这个月的工资给结算了,所以现在手头上还是有点钱的,为了报答老王对她的帮助,她准备了这些好吃的东西跟老王分享。


   扣扣扣……靳小小敲门。


   可能是因为思虑过甚,一夜没睡好,老王的身体有点不舒服,头有一些晕晕的,所以没开门做生意,甚至打开铁门后就没理过学生的出入问题,一个人闷在屋里睡觉。


   扣扣扣……靳小小在敲过第一次门后,发现里面没有声音,又再次敲门,心里头是非常的好奇的,因为老王很少离开门房。


   接连敲了好几次都没有回应,靳小小开始纳闷了。


   要是在平时的话,王爷爷这个时间肯定是乐呵呵的坐在店里头瞧着学生出入,今天这是怎么了? 想到每晚王爷爷都等自己到很晚,昨晚出来迎她的时候又淋了点雨,她开始担心了。


   王爷爷不会是生病了吧? 刚这么想,靳小小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呯……这个声音听起来好像是杯子破碎的声音。


   靳小小顿时就慌了,王爷爷年纪那么大了,他要是真生病了的话,那可是非常严重的。


   她使劲的敲门喊着,听不到回应,准备强行进去。


   因为是午休时间,没人注意到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靳小小犹豫了一会儿,准备破门。


   可当她使劲的时候,可能是因为门没栓紧,竟就这么开了,害她差点没摔跤。


   踉跄几步站定,靳小小一进门就心急火燎的进内屋找人,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老王。


   她急了,冲过去抓着老王的手说:王爷爷,你怎么了?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躺在床上不能动了呢?你生病了。


   这不废话,老王费力的睁开眼,对她笑笑说:你来了?吃饭了没?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我吃没吃饭。


  王爷爷,你想急死我呀?靳小小激动时胸口不停的上下波动,把老王的眼睛都看直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靳小小还是挺有料的嘛,只是平时穿太保守了,看不出来。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紧身的T恤,把上围勒得突显出来,还挺可观的。


   本来老王的意识还有些模糊,被她一刺激,就好了许多,直愣愣的盯着看。


   靳小小注意到了老王的目光,她脸上一红,没说什么,也没遮掩,只是关心的催问老王:(性插故事)王爷爷,你快说啊,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她说着直接伸手摸老王的额头,发现滚烫滚烫的。


   哎呀,肯定是发烧了啊!王爷爷,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快一并跟我说。


  靳小小眼中满是担心的看着老王,她心里头有些害怕,因为她没照顾过病人。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