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scaria アテラ

viscaria アテラ viscaria アテラ 14694瀏覽 2686評論 收藏


為了能夠清除這種感覺, 劉清下意識的運轉起了自己的功法。

  隨著功法的運轉,那火熱的感覺果然是消逝了許多,隨之而來的,是一股讓劉清無法抗拒的舒適感。

  就這樣,劉清在昏迷中下意識的運轉著功法。

  時間一轉眼,就已經是到了次日的中午。

  “啊……”劉清舒適的伸了個懶腰,從床上坐了起來。

  剛一坐起來,劉清就愣了一下。

  “怎么回事?”劉清轉動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疑惑的 說道

  此刻的他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居然是在自己不知不覺中上升了一個層次!疑惑的搖了搖頭,劉清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只記得自己丹田一熱,就昏迷了過去,其他的,他什么都想不起來了。

  “管他呢,反正也是好事。

  ”半晌,劉清甩了甩脖子,自言自語的說道。

  而后朝著床邊伸過去了手,下意識的想要穿上衣服,只不過,抓在手里的,卻是昨天被自己撕壞的那刺客的衣服。

  劉清一愣,隨即苦笑了一聲,對方肯定不可能赤裸的回去,所以,不用想都能夠知道,肯定是穿了自己的衣服走的。

  想到這里,劉清急忙掀開了自己的枕頭,然后 才是舒了一口氣。

  還好他有睡前把口袋里的東西放到枕頭下面的習慣,不然的話,他那一萬塊錢和手機估計要被一起帶走了。

  “哎,昨天忘了問她叫什么名字了。

  ” 看著這身衣服,劉清才是想了起來昨天自己連人家名字都沒問。

  不過現在也沒機會了,劉清站起了身子,從床下翻出了自己備用的那一身道袍,穿在了身上,而后走到了外面,開始繼續練起了拳來。

  劉清的力量確實是增加了許多,這一點從他用來練拳用的那個木樁上就可以看得出來。

  平時雖然劉清也都是用力的對著木樁擊打,不過也都只能在木樁上留下淡淡的痕跡。

  然而,今天那木樁居然是被自己給打得凹陷了下去好幾厘米!練完拳,劉清仔細的看了眼木樁,然后才是搖了搖頭,反正也是好事,他也沒有那種一問到底的心情。

  剛一回到房間,劉清拿起手機下意識的看了起來,卻是看見了好幾個未接電話和一條短信!這個電話是江鈴留下來給自己的,所以不用想都知道,打自己手機的肯定就是江家人。

  劉清皺了皺眉頭,點開了那條短信。

  上面只有短短的幾個字:“急癥,未確診,能不能治?”劉清一愣,然后便直接笑了起來。

  他師傅當初便告訴他,沒有學會留下醫書的一半以上,禁止給人治病。

  從十六歲起,劉清便已經是學會了一半以上。

  加上這兩年的實踐經驗,不說全部學會,一大半是有的,對付一些疑難雜癥,劉清自然是有把握的。

  而且,沒有確診是最好的,畢竟中醫西醫是不同的體系,有時候西醫確定下來的病癥,也許反而會讓劉清束手束腳。

  而這沒確診,則是表明了從認病到治療,全部都要經由劉清的手,這樣一來,反而是給了劉清最大的施展空間。

  況且,一想到江山給自己開口的那驚人的價格,劉清就有一點躍躍欲試的感覺。

  當下,劉清立馬是回了一個電話過去。

  剛響沒兩聲,電話就被接了起來,不出意料的,這是江鈴打過來的電話。

  “喂?劉清,剛剛你在干嘛呢?”電話一接起,江鈴便是疑惑的說道。

  劉清輕笑了一聲,然后說道:“沒干嘛,手機沒帶,具體的病情你大致跟我描述一下,我很快過來。

  ”聞言,電話那頭的江鈴才是說道:“不知道什么病情,就是四肢冰冷,無法活動四肢,突發病,今天早上就這樣了,之前一直好好的。

  ” 聽著江鈴的描述,劉清輕輕皺了皺眉,然后說道:“準備一些上好的銀針,最起碼要給你爺爺治病的時候的那個等級,我很快趕過來,你在江家門口等我吧。

  ”說著,也不待對方再說些什么,劉清直接是掛斷了電話,朝著山下走了去。

  江鈴所說的這種病癥,有一例類似的被記載在了劉清師傅留給他的醫書上面,劉清現在只需要去確認一下是不是這種,如果是的話,劉清有八成的把握,讓對方痊愈!多少現在也有了一點錢,加上這種病癥也拖不得,劉清剛一下山腳,便直接朝著村里唯一有摩托車的 村長家走了去。

  剛走到村長家院門口,劉清就 聽到了屋內傳來的陣陣啜泣聲。

  這啜泣的聲音明顯是一個女人發出來的,而且劉清還感覺有那么幾分熟悉,當下直接是敲了敲門板,然后走了進去。

  剛一進門,劉清就看見了 李春花正眼角帶著一絲絲的淚水,低著頭坐著。

  而村長則是面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仿似是什么都沒有發生一般的緩聲說道:“你也知道,你老公整天和人在倒賣山里的東西,我們都是同村的,我也只有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他現在欠了別人五千塊,別人也不要什么,就要你家的房子,不過分吧?”這時,劉清才是看見屋里的另一頭,一個長相猥瑣的光頭男正翹著二郎腿坐在村長家沙發上,一副無賴的樣子說道:“你家老公欠了我五千塊,跑路了,現在我這可是白紙黑字的有欠條的,你那破房子值不值五千塊,你心里有數吧?我這已經算是吃虧了!”“那……那你拿了房子,我住哪?”李春花苦著臉,低聲道。

  她是從鎮上嫁過來的,這要是這么回家了,估計風言風語都能夠讓她沒臉活下去,又怎么能就這么回去?聽著李春花的話語,那人嗤笑了一聲,然后說道:“你住哪,可就不關我的事了,不過嘛……”說著,那男子瞇了瞇眼睛,一臉色相的說道:“你要是愿意跟我住,說不好哪天我心情好了,就把房子再給你也不一定!”“你!”李春花一愣,隨即臉上寫滿了怒意。

  讓她和這種猥瑣的人一起,她是打死都不愿意的!“嘿嘿,你不同意也沒用,這五千塊你拿不出來,房子我就要定了!你要是有臉你就回鎮上去!”這男子仿佛是已經吃定了李春花一般,淡聲說道。

  聞言,李春花那原本準備好的說辭,也是瞬間被自己給咽進了肚子里。

  “喲,春花姐,這么巧,你也在啊。

  ”在門外聽了一會,大致了解了情況后,劉清才是緩步走進了屋子。

  “劉清!”聽到劉清的聲音,李春花眼睛一亮,轉過了頭去。

  不過僅僅也只是這么一會,下一刻,李春花的臉上又再次掛上了苦色。

  劉清出來的一瞬間,她才是想到自己可以依靠劉清,不過隨即她就想到了,劉清這個村醫,一年都未必能夠掙到五千塊,怎么可能幫自己!看著李春花臉上的苦澀以及那眼角未干的淚水,劉清心頭微微抽了一下,然后才是緩聲說道:“這是咋了,說給我聽聽。

  ”“沒用的,你幫不上忙。

  ”李春花猶豫了一下,然后才是小聲的說道。

  雖然不清楚劉清的為人究竟怎樣,但是她卻是不想就這么告訴劉清,不然的話,若是劉清執意要幫自己,恐怕也是害了劉清。

  倒是那個 猥瑣男看劉清和李春花那若隱若無的親密感,心頭不由得生出了一絲嫉妒的感覺,畢竟他自己也是看上李春花了。

  “哼,你小子問這個干啥?五千塊!你特么拿得起么?”那男子看了劉清一眼,不屑的說道。

  這時,一直在一旁保持著冷漠臉的村長也是說道:“是啊,劉道長你就別摻和這個事情了,你來我家有啥事,辦了就走吧。

  ”到底劉清除了這個道士的身份,還有一個就是相當于村醫,村長自然是不會莫名去得罪劉清。

  劉清輕笑著擺了擺手,然后淡聲道:“你倒是說說,這五千塊是怎么回事?”聽著劉清居然是絲毫不顧勸的問起了錢的事情,那猥瑣男嘴角一翹,輕蔑的說道:“她老公跟我說搞那個什么野山參能掙錢,讓我投資了五千塊,接過丫的轉頭就跑了,這會我找不到人,就只能拿借據來要錢了!”說著,他還揚了揚手上的借據。

  劉清微微皺了皺眉頭,伸出了手:“借據給我看看。

  ”“嘿!你給我撕了我找誰要錢去?”那人一笑,收起了借據:“總之,你特娘的拿不出錢,就別給勞資裝什么英雄好漢,滾一邊去。

  ”劉清笑了一聲,然后看了一眼李春花:“春花姐,你就別擔心了,這個事情我來給你解決吧。

  ”說著,劉清伸手朝著自己的口袋摸了去。

  那兩萬塊錢給了龍朝霞一萬,他現在還剩一萬,倒是正好派上用場了。

  “嘿,別想給我神棍的說什么東西值五千,沒用!老子就只要現金……”那猥瑣男見劉清伸手進口袋去,冷笑了一聲,說道。

  只不過,話沒說完,他的嘴就那么張著,看著劉清手上那厚厚的一沓錢,沒了聲音。

  劉清倒是沒有理會對方,只是自顧自的數起了錢來。

  看著劉清手上的錢,村長眼睛一亮,隨即多了一絲慌亂:“咳……那什么,我說劉道長啊,這事兒也不歸你管,咱也不是什么有錢人,你就別來這充冤大頭了!”村長的話語劉清倒是不管不顧,默默的數著錢。

  見劉清沒說話,村長又轉過頭去,對著李春花說道:“我說村花妹子,你和劉道長也沒什么交情,就這么讓人給你破費五千塊,你過得去么?說不好,這錢劉道長存了好幾年呢!”本來見劉清掏出來那一萬塊錢,眼中多了一絲希望的李春花一愣,然后咬了咬牙,輕輕的拉了拉劉清的衣袖,低聲道:“劉清,要不……房子就給他吧,沒事,大不了我就回娘家。

  ”劉清笑了笑,然后淡聲道:“沒什么,就前天出門去給人看了個病,掙了兩萬,存我是懶得存,有錢就花嘛!”劉清一句話,直接是讓在場的人一驚,隨即就都沒有了聲音。

  只剩下劉清手上鈔票發出來的響動。

  半晌,數了兩道的劉清才是把錢給放在了村長身前的桌子上,淡聲說道:“五千塊,一分不少,按道理,你得拿借據來跟我換吧?”說著,劉清的目光移到了那個猥瑣男的身上。

  聽著劉清的話語,那個猥瑣男一呆,然后面色略微有了一些不自然:“那什么……一人做事一人當!不能讓你一個外人出錢!”聽著對方的話語,和那略顯不自然的神色,劉清微微瞇了瞇眼睛,然后淡聲道:“那你的意思就是,不為難春花姐了,要去找他老公要錢?”“她……他們是一家人!”這猥瑣男咬了咬牙,大聲說道。

  “老子不管!這錢你要不要?!”劉清也是面色一冷,寒聲道。

  似乎是被劉清氣勢壓住了,那個猥瑣男一下沒了聲音,半晌才是一咬牙,把那借據給放在了村長的桌子上,然后看著村長說道:“楊村長,你是見證人,這作為你們村第一個解決的案子,你應該留下來做紀念吧?”聞言,楊村長眼睛一亮,急急的 點頭說道:“就是!劉清你快把錢給人家,這個借據我就……”只不過,他的手怎么可能有劉清快,他手方一伸出去,那借據就已經是被劉清給拿在了手上。

  “春花姐,來看看,是不是你老公寫的。

  ”劉清冷聲說道,而后把手上的借據朝著李春花遞了過去。

  李春花一愣,然后立馬是跑了過來,接過了劉清手上的借據。

  從李春花接過借據開始,那男人和村長的臉色就開始有些尷尬了起來。

  原本一直在說著話的村長,這一會也是停了下來,略帶緊張的看著李春花那邊。

  看著這兩個人的模樣,劉清冷哼了一聲,也是沒有說話,而是默默的等待著李春花那邊的答案。

  半晌,李春花才是抬起了頭,只不過這一會,她眼中的那種苦澀已經完全散盡,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說不出來的怒火。

  她舉起手中的借據,雙手微微有些顫抖,壓著聲音說道:“這借據不是他寫的!”此言一出,整個房間內立馬彌漫起了一股略帶沉默的味道。

  劉清冷哼了一聲,將那拿在手中的錢再次放入了口袋,而后瞇著眼睛看了一眼那個猥瑣男。

  畢竟劉清自小習武,雖說年紀不大,但是身材還是算得上魁梧的,這也是那猥瑣男不敢動粗的緣故。

  “假……假的那就算了!我不要這錢了!”那猥瑣男左右看了一眼,見村長也是不再說話后,猛然一揮手,怒聲說道,隨即作勢就要離去。

  劉清自然是不可能讓他就這么走掉,而是伸出了一只手,捏住了對方的肩膀:“喲,怎么,你說要錢就要錢,你說不要就想走?”感受著肩膀上那略微的疼痛,那猥瑣男咬了咬牙,用力的一揮手,把劉清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給甩過了一邊,然后臉上那無賴之色再次浮現:“我說你小子啊,別給臉不要臉!我要走,你還硬是要攔著是不是?!”說著,他的一只手別到了自己的腰上,不用想劉清都知道,他腰間絕對是有小刀一類的東西的。

  劉清笑了一聲,倒是沒有再對他說什么,而是轉頭看向了村長:“我說村長,這無賴都騙錢騙到你家來了,你不管管?”眼見著劉清頗有那種今天這事必須管到底的架勢,村長臉上終于是掛不住了,他陰著臉,冷聲說道:“你是不是管得太寬了點?有事就說,沒事就走,別打擾我辦公!”“就是!人村長怎么做事,輪得到你丫來管?”見村長發飆,那猥瑣男眼睛一亮,大聲吼道。

  劉清微微皺了皺眉頭,正想著再說什么,卻見李春花拉了拉自己的衣袖:“劉清,這事……就這樣吧,反正咱也不用給錢了。

  ”看著李春花那副為自己擔心的模樣,劉清內心卻是不由得稍稍有了一點受打擊的感覺,到底自己現在還是人微言輕,連自己的女人的事都管不好?想到這里,一股子無名的怒火忽然是涌上了劉清的心頭,只見他輕輕撥開了李春花的手,一回身,按住了那猥瑣男的肩膀:“我說,今天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特么給勞資說清楚!”本來那猥瑣男對于劉清這樣幾次三番的打擾自己的好事,心底就已經很不爽了,當下直接是怒吼了一聲,然后從腰間掏出了小刀,朝著劉清的下腹刺了過去:“你特娘的找死!”就連那刺客都無法傷到劉清,更別說這個小小的無賴了。

  只見劉清右手一伸,捏住了對方的手腕,而后用力一甩。

  那男子吃痛之下,手中的小刀立馬被甩了出去,然后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自己小腹一痛。

  “噗……”一口鮮血猛然從這猥瑣男的口中噴了出來。

  而劉清則是緩緩收回了自己的膝蓋,淡淡的說道:“給我說清楚。

  ”“你……”那猥瑣男被這一擊之下,非但沒有怯懦,反而是更加的變本加厲了起來。

  “都給我住手!”就在這時,一直在一旁觀看的村長終于是站了起來,沉聲喊道。

  劉清微微瞇了瞇眼睛,回過了頭:“村長,這事,你也有一份吧?”聽到劉清的話語,村長的神色稍稍的不自然了一下,然后才是冷聲道:“劉清,你現在就走,我可以當做什么都沒發生過,不然的話,你可別怪我不客氣了!”聽著村長的話,劉清卻是冷笑了一聲:“你想怎么不客氣?”就在這時,門外卻是忽然想起了一個腳步聲,而后一個身穿制服的男子面帶笑意的走了進來:“嘿嘿,村長,叫我啥事啊?”“二狗子,通知我侄子,這小子鬧事,你先抓起來,然后移交過去!”村長冷哼了一聲,淡淡的說道。

  他侄子可是鎮里派出所的的所長,這劉清被抓進去之后,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讓劉清知道什么叫做后悔!想到這里,村長惡狠狠的盯了劉清一眼。

  聽著村長的話,二狗子一愣,看向了屋子正中間的劉清和那個猥瑣男,然后上前一把把那猥瑣男給抓了起來:“嘿,還敢到我們村來動劉道長?”這貨作為村里唯一現存常駐村里的男人,對于年紀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劉清,自然是有點感情的,畢竟自己偶爾生病,也都是靠著劉清的。

  看著二狗子抓的人,村長那原本已經是漆黑的臉龐更黑了下去:“抓錯人了!把他抓起來!”說著,村長指了指劉清。

  二狗子一愣,然后看了一眼劉清,吞了口唾沫。

  不過既然是村長的命令,他也不得不執行,當下只得是放下了那猥瑣男,然后一臉歉意的走向了劉清:“劉道長,這上面的命令,你也配合配合哈。

  ”說著,他才是象征性的按著劉清的手,朝著外面不遠處的暫住處走了去。

  見狀,村長才是冷哼了一聲,看著站在屋里已經是完全慌了神的李春花說道:“你也別在這了,等我收拾了劉清,有你好看的!”話說完,村長才是坐了下來,喝了一口桌子上的茶,撥通了自己侄子的電話。

  等電話打完,那猥瑣男才是吐了口血水,走到了村長的面前:“哥,這事您看咋辦?”村長看了他一眼,然后一眼看到了方才在慌亂中,被李春花給甩到了地上的借據,輕笑了一聲:“撿起來,等下我侄子來了,正好把這也給辦了!”走到了自己的暫住處,二狗子才是松了手,然后回身關上了門,一臉關切的說道:“劉道長啊,你這是咋了嘛,跟我說說,我看看能不能跟村長求求情,他侄子可是……”話正說著呢,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二狗子一愣,然后嘟囔了一聲:“今兒個事咋這么多。

  ”說著,他起身去開了門。

  只見門外李春花正俏生生的站著,臉上還帶著未干的淚痕,加上那熟女特有的氣質,讓二狗子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沫,然后才是小聲說道:“春花姐,今天要是沒什么大事的話,你就先回去吧,我這還有事要辦呢。

  ”李春花倒是沒理會他,直接走了進來,走到了劉清的身邊,然后咬了咬牙:“劉清,你看……實在不行,我就把房子給他們,他們也就是想要我的房子而已。

  ”聽著李春花的話,劉清沉沉的吸了口氣,然后站起了身子,拍了拍李春花的肩膀:“信我。

  ”李春花一愣,看著劉清那清澈的眸子,下意識的點了點頭,不知為何,心頭的慌亂也是在這一刻消失殆盡。

  就在這時,劉清的手機確實猛然響了起來。

  劉清一愣,然后接了起來。

  電話剛接,那頭就響起了江鈴急切的聲音:“喂,你來了沒有?現在他四肢已經完全沒感覺了,冰冷已經蔓延到身體上了!”聞言,劉清苦笑了一聲,無奈的說道:“我倒是想來,只是被人給關著了,待會還有警察來帶我走,估摸著短時間是來不了了。

  ”“嗯?怎么回事?”那頭的江鈴一愣,疑惑的問道。

  劉清苦笑了一聲,將事情的大致給說了出來,當然,省略了自己和李春花的關系,只是說自己看不過去。

  聽完,江鈴那頭沉默了一下,然后說道:“行吧,你們鎮上的所長對吧?我去打個電話,你盡量來快點。

  ”說完江鈴就把電話給掛了,然后撥通了另外一個電話。

  而這頭,掛斷電話后,劉清心頭卻是大定。

  如果王姐跟自己說的沒有吹牛的成分在里面的話,那么這個江家,必然 就會是一個勢力極大的家族,對付幾個鎮上村里的官僚,應該是沒問題的。

  一旁的二狗子聽完對話,也是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也是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整個房間就這么沉默了下去。

  鎮里和村里倒是不算太遠,開(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車的話,也就十幾分鐘的路程。

  沒一會,村口那邊就已經是響起了警笛的聲音。

  聽到村口的警笛,正坐在凳子上的村長臉色一喜,朝著那個猥瑣男給了個臉色:“走,借據帶上,記好我們的說辭。

  ”“嘿嘿,明白!”那個猥瑣男輕聲一笑,站起了身子。

  他還是頭一次遇到那種警察鐵定幫自己的局面,這讓他的斗志是前所未有的高漲了起來。

  說著,二人就朝著二狗子的臨時住所走了過去。

  剛走到門口,警車就停在了旁邊。

  隨即從車上下來了三四個警察。

  看著那個高個的警察,村長眼睛一亮,兩步走了過去:“嘿嘿,侄子,今天這事兒可就麻煩你了。

  ”聞言,那個高個的警察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

  看這樣子,村長還以為對方是心情不好,也是沒再說什么,直接走了進去。

  剛一進去,村長就指著劉清說道:“哼,還敢在我辦公室鬧事!”然后,他就看見了正坐在劉清身旁的李春花:“還有你,欠人錢不還,現在警察來了,咱們得一一的說清楚!”說著,他轉過頭,對著那個高個的警察說道:“侄子,就是這家伙。

  ”那警察點了點頭,快步走了上去,對著劉清問道:“你就是劉清?”“嗯,要抓我走么?”劉清看著對方,甚至都沒站起來。

  聞言,這警察臉一抽,不過隨即就想到了剛剛跟自己打電話的人,當下臉上立馬掛上了笑臉:“嘿嘿,哪敢呀,我就是想問問究竟是咋回事,我好幫您處理了!”聽到這話,劉清才是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后不顧這滿屋子人僵住的臉龐,指向了那個猥瑣男:“就這家伙,弄了個假借據,騙錢。

  ”劉清心底清楚,對方一定是看在了江家那邊的關系上,才是對自己這般好臉色,他自然不會不識趣的連村長一起指進去,讓對方難堪。

  聞言,這警察點了點頭,回頭朝著兩個跟來的警察甩了個眼神。

  兩人立馬是心領神會的一人一邊,把那猥瑣男給壓了起來。

  “村長,咋回事啊!你可不是這么說的啊!”這會,那猥瑣男也是慌了神,對著村長急忙說道。

  村長也是一呆,然后對著這高個說道:“我說侄子,你……”“上班的時候請叫我蒙所長。

  ”村長話沒說完,便被這個警察給打斷了。

  說完,他才是對著劉清繼續問道:“還有什么么?”“你們搜一下身,我沒記錯的話,他應該還持有管制刀具。

  ”劉清瞇了瞇眼睛,然后看到了對方手中的那個借據:“還有他捏著的那張紙,是他偽造的借據,這些東西,夠他入獄吧?”“咳……沒問題!”見劉清態度表現得如此清楚,蒙所長輕咳了一聲,然后說道。

  聞言,劉清才是應了一聲:“還有事沒有,沒有的話,我就先走了,還有事。

  ”“哎,您先走,這邊就交給我處理了!”蒙所長應了一聲,然后笑著說道。

  劉清淡淡的點了點頭,然后轉頭對著李春花說道:“走吧,這里應該沒咱的事兒了。

  ”聽到劉清的招呼,一臉發蒙的李春花才是愣愣的點了點頭,站了起來,然后有些失神的跟在了劉清的身后。

  路過村長的時候,劉清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低聲在他耳邊說道:“不要惹我,不然可就別怪我咯。

  ”說完,劉清才是緩步走了出去。

  看著那平時和自己十分親的侄子一副完全不理會自己的模樣,村長身體微微一抖,在心里想象著劉清的勢力究竟有多么強大。

   如果你想得到一個陽光 自信、充滿激情的另一半,與其苦心尋找,不如依靠自己親手打造。

  通過自己傳輸給他正面能量,用語言、表情、肢體語言為他建立自信,激發他的潛能,給他愛的鼓勵、尊重和支持,培養一個積極自信心中有愛的優質男。

  高情商戀愛心理學,學會用4種方法激發男人自尊。

  1、用充滿意外的言語來 表揚他如果外表看起來是肌肉男,那么肯定經常會被一些“真強壯啊”“非常爺們兒”等贊美之詞包圍,對于他們來說聽到這些詞匯早已經十分麻木,沒有什么新鮮感以及 滿足感了。

  如果你也用千篇一律的詞匯,相信很快你就會被他淡忘,不可能引起他的任何注意。

  對于這樣的男人如果 稱贊他“沒想到你也有這么溫柔的一面”等對立性的事物,對于他來(姐弟亂欲)說這是一個新的體驗,很容易就會把目光投向你。

  比如說一個外表很柔弱的男生,柔弱可能就是他的自卑所在,如果相處的過程中,做出了一些很果斷的事情,你要不失時機的來表揚他“其實也挺男人的呀”等等。

  如果 你的男人很爺們 請表揚 他的溫柔得到女人這樣的夸獎,男人首先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以及自尊心極大的滿足。

  你在他的腦海里就會留下深刻的烙印。

  2、把他和他所 崇拜的人放在一起比較如果稱贊男人像他所崇拜的人,那么他應該美的連鼻涕泡都會冒出來吧。

  比如說如果他所崇拜的人是蘋果的喬布斯,你就可以用以下的話來稱贊他。

  “對了,我覺得你現在的生活方式很像當年奮斗時期的喬布斯。

  ”等等,百分之百能掻到他的癢處。

  自己所崇拜的人,換種說法也就是自己想變成的人。

  那個人的生存方式就是自己的范本,指導著自己的想法行動。

  如果這樣稱贊,男人就會不斷涌出自信心與滿足感,感到別人認可了自己的努力,不停回味那種成就感。

  3、傳達別人的贊揚之詞男人很在乎周圍人的評價。

  如果聽到周圍人的尊敬和信賴的話語,會非常高興。

  通過贊美之聲自己的自信心也會不斷增強,從而使自己變得更加精益求精。

  所以你如果聽到周圍人對他的稱贊,一定要如數的告訴他,并不是說讓你夸大,男人是需要經常鼓勵的,需要哄的。

  如果你的男人很爺們 請表揚他的溫柔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

與本文相關的文章

    {相關文章代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