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nhubgayvideos

性爱工具 爱之谷官方商城 30浏览 0评论 收藏
porn hub gay videos


“瞧你说的,刚才就那么一小会儿,他听得见么?”邱 兰馨面不改色,似乎话中有话,言语透露出内心的不满。


  “唉, 老婆,你说我是不是要喝点那些补药什么的?这每次都……” 张小军欲言又止,他猛地打了个激灵,收回了小家伙。


  “你先去睡吧,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


  ”邱兰馨催促道,然后又坐回了马桶上。


  张小军回了房间后,邱兰馨终于长舒一口气,她佯装冲了一下马桶,连忙红着脸离开了。


  又过了许久, 老马隐约听到张小军的熟睡声,这才从洗衣机后面钻了出来,他伸展了一下酸麻的身子骨,蹑手蹑脚的溜回自己的卧室。


  整整一夜,老马辗转反侧,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邱兰馨……这晚,老马失眠了。


  翌日,天刚蒙蒙亮,老马就起床出了门,他有晨跑的爱好,十年如一日,因此岁数虽然大了,但 身体却依然硬朗,干活不累,健步如飞,几乎不输二三十岁的年轻小伙。


  跑步回来,老马顺便买了菜,家里的那对 小夫妻租客,在租房的第一天就和他协商好,每个月多出五百块钱的生活费,每天在家里吃一餐晚饭。


  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自己动手烧火做饭的,这对小夫妻并不例外,早中餐都是在学校的食堂解决,只有晚上下班才回到家里。


  老马回家后提着菜去了厨房,这个时间点也是那对小夫妻起床上班的时候,刚走到厨房门口,邱兰馨从卫生间里洗漱出来,两个人面对面的撞在一起。


  邱兰馨俏脸一红,低着头叫了声,“ 马叔叔,早啊。


  ”老马回应了一声,他看到邱兰馨今天穿着一件浅粉色的紧身连衣裙,乌黑的长发披到肩头,略施粉黛,胸前的领口很低,隐约露出了一抹白花花的深沟。


  霎间,老马又联想到了昨晚那副火热的画面,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了,脚步不觉停留,一时竟挡住了邱兰馨的去路。


  “马叔回来了啊。


  ”老马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张小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刚接到通知,要去省里培训,下午就得出发,这几天就有劳马叔帮我照顾一下兰馨了。


  ”老马回过身来,下意识的点点头,连忙笑道,“没事没事。


  ”由于平日里,老马和蔼可亲,年龄又摆在那,这对小夫妻早已把他当做成自家的长辈来看待,张小军自然很信任这个房东叔叔。


  邱兰馨从老马的身边挤了过去,对张小军问道,“这次要培训多久呀?”张小军自豪的笑了笑,“说是一个星期呢。


  ”张小军是数学老师,虽然年轻,但是因教学有方,又给学校拿回几个大奖,校方领导颇为赏识,只要有机会,就会推荐他去深造,据说下半年还要升他做年级主任。


  相比而言,邱兰馨这个音乐老师,职位晋升的空间就小了许多,因此,也只有在谈论工作上,张小军才会显得那么自信满满。


  很快,两个人就收拾好去学校上课了,留下老马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忙活。


  “一个星期不在家?”想到张小军要出差了,老马的心里忐忑不安,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要和邱兰馨单独同处一室了。


  想想就让人莫名的兴奋,老马琢磨着,今晚的晚餐是不是要准备的特别点?老马忙活了一上午,中午简单的弄了两个菜,一个人吃了后就歪在沙发上打盹。


  两点钟左右的样子,张小军回到了家,一进门就风风火火的收拾行李,老马被惊醒后,还以为家里进了小偷,刚起身就见张小军拉着行李箱出来。


  “小军,这就走啊?”老马恍然道。


  “是啊,马叔,学校催的紧,再晚就赶不上车了。


  ”张小军说着就拉开大门,朝外走去,没走两步,又回头叮嘱道,“马叔,兰馨帮忙看着点,要是晚上没回家,你就给我发个信息啊,谢啦!”嘿,什么情况,这小子?对自己的老婆这么不放心?老马没有多说,只是点头应道,“没事,你去吧,好好搞啊小伙子,前途棒棒的!”说着,老马还伸出了大拇指。


  张小军嘿嘿 一笑,迅速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老马过去关上了门,心里就乐呵了起来,环顾四周,眼前这个居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只是今天,似乎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至于哪儿不一样,老马一时也琢磨不透,自从老婆十年前去世后,家里就变得冷冷清清,膝下无子实在是闷得慌,老马就开始对外招租,而且他很挑租客,社会无业游民一律不租,这对夫妻教师就是老马精挑细选下来的。


  然而,有了租户后,家里看上去虽然热闹了点,但老马心里却总是空空的,有时候都甚至觉得自己才是一个外来人,在这个家里显得有些多余。


  直到今天,老马才忽然有种男主人的感觉,他觉得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自己应该担当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无微不至的照顾邱兰馨。


  想到邱兰馨,老马心里就禁不住暖和起来,这个长相甜美,声音更甜美的小女孩,老马在看去第一眼的时候,就莫名的喜欢,那一声声“ 马叔叔”的叫声,简直是甜到了老马的心坎上。


  突然,老马的老款翻盖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张小军的来电,老马连忙接通后问道,“小军,什么事呀?”“马叔,你快帮我去卧室里找找我的教师证,时间来不及了,一会儿我到楼下,你从阳台直接丢下来。


  ”电话里传来一阵焦急的喘息声。


  “好好,小军,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


  ”老马挂了电话就冲进了小夫妻的卧室。


  在(办公室爱爱)哪里呢?老马四处搜寻,眼光一下子落在了床头柜的角落,张小军的教师证露出了一半,正好夹在了缝隙里。


  老马赶紧过去从墙缝里抽出证件,刚准备扭身往外走,去发现床头柜的抽屉虚掩着,从里面露出了几个五颜六色的 玩具


  “什么东西?”老马好奇的打开抽屉,随手翻了一下那些玩具。


  看清楚后,老马顿时心里一紧。


  “滴滴滴!”手机又响了,老马怔了一下,接通电话,张小军的声音传了出来,“马叔,找到了吗?我到楼下了!”“找到了,找到了,我马上给你丢下来啊!”老马说着关上抽屉就朝阳台跑去。


  老马住的是老式单元楼,屋内结构布局很落后,去阳台必须穿过主卧,老马就睡在这间主卧里。


  来到阳台,老马就把教师证朝楼下的张小军扔了下去,他家在三楼,楼层并不高,教师证很精准的落到张小军的脚下,张小军捡起来,对阳台上的老马挥挥手,一溜烟跑出了小区。


  整个下午,老马都心神不宁,他怎么也无法将外表清纯的邱兰馨,与那些玩具联系在一起,难道她只是表面上很单纯,内心却很狂野?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张小军的身体状态而言,如何能满足得了她!这么一想,老马顿生怜悯,作为过来人,他深知两性之间的奥妙,倘若有一方不平衡,那另一方才真的是有苦难言啊!不知不觉间,老马就越发的心疼邱兰馨,他决定了,从今晚开始,一定会对这个小女孩万般呵护,如果那方面她也需要,老马完全可以满足她……今晚,老马做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


  平日里邱兰馨喜欢吃炒田螺,老马就专门给她露了一手,想到用餐气氛,无酒不欢,特意去楼下超市买回一瓶红酒,他知道女人都爱喝这个,家里的散装白酒不着调。


  就这样,为了这顿晚宴,老马可谓用心良苦,费尽了心思,想当年和老婆谈恋爱,他都没有这般的上心,今天却为了家里的这个女租客……,想想就有些难为情。


  老马掐着点把饭菜做好后,见邱兰馨还没有回来,就先把菜热在锅里,而后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着。


  六点多的时候,邱兰馨推门而入,看到老马还等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马叔叔,今天周五,学校大扫除呢,让你久等了。


  ”老马笑呵呵的站起来,“没关系,菜我热着在,不碍事。


  ”邱兰馨温尔一笑,进了自己的卧室,一阵翻箱倒柜,顺带叫了声,“马叔叔,要不你先吃吧,我衣服上都是灰,想先洗个澡呢。


  ”老马刚进厨房,听到邱兰馨的声音,连忙说到,“那你先洗,我还有点事忙,等你好了一起吃!”他好不容易准备的一顿晚餐,若是独自享用,岂不是前功尽弃。


  邱兰馨拿着睡衣迅速钻进了卫生间,把门反锁了后,打开花洒,开始脱衣服,不一会儿,一具完美的S型火辣胴体便呈现了出来。


  这具胴体虽然算不上十分丰腴,但每个部位都恰到好处,组合在一起堪称魔鬼身材,就连邱兰馨自己都忍不住经常对着镜子孤芳自赏。


  邱兰馨站在花洒下,任由热水冲刷这具性感的娇躯,疲惫了一天,此时阵阵惬意袭来,她顿时有了点兴趣。


  两只玉手将沐浴露涂抹到身上后,顺着白皙柔嫩的肌肤,一路顺流而下,停留在那不可描述的地方。


  “啊!”低沉冗长的一声娇呼,邱兰馨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烟花一般绚烂。


  娇躯一软,手中的花洒不小心冲击到太空架上悬挂的睡衣,眨眼间,睡衣就全部湿透了。


  “这……”邱兰馨秀眉紧拧,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与此同时,老马在厨房里来回踱步,其实他并没有其他的事要忙,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厨房和卫生间相邻,从邱兰馨进去后,老马就听到了哗啦啦的冲洗声,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老马无法自控了,脑海里不断闪出昨晚邱兰馨娇喘吁吁的模样,想象着此时她洗澡的火热画面,身子渐渐有了感觉。


  这时,隔壁卫生间传来一道羞答答的声音,“马叔叔,你,你能不能帮我把阳台上的那件睡裙取过来?” 为了能够保住这份工作,为了能够亲近 苏茜,我赶紧恳求道。


  “哎,算了,你只是个从犯,要怪就怪 张建国这个傻逼。


  ”苏茜谈了一口气,摇摇头 说道


  听到她的话,我松了一口气。


  “张建国真是财迷心窍,为了张老爹的一点钱就这么出卖我,难道生孩子就一定要人工?现在科技那么发达,找个医院就能人工受孕啊”苏茜气的咬牙切齿,说:“要是真的怀上了,他心里过的去?又不是他的孩子。


  ”我看他只是生张建国的气,便插了一句:“ 嫂子你别生气了,张总他也有苦衷的,要是没孩子,张老爹就会把存款跟房产,地都捐出去。


  ”“强子你闭嘴,难道钱比媳妇重要?”苏茜白了我一眼,呵斥我。


  被她这么一说,我不敢再触他霉头。


  “陈强,你打算怎么弥补我?”这时苏茜的气已经消了不少,抬起头问 我说


  “这……嫂子你说吧,我都答应你。


  ”苏茜的话让我一愣,随即我心思一转,说道。


  “以后这个家里什么事你都要听我的,张建国给你说了什么你多要告诉我,只要你能做到这件事,那我可以饶过你,而且……而且我还可以给你福利。


  ”本来苏茜一幅毋庸置疑的口吻,但是她说到福利的时候,忽然脸红了起来。


  我根本都没有犹豫,立马说:“肯定能做到,嫂子你就放心吧。


  ”“过来吧。


  ”我话音刚落,苏茜就 对我说


  我有些激动,走到床边,她指了指床边,我便坐了下来。


  “今天我们做的事情你不能告诉张建国,他要是问 成功了没,你就说成功了,之余细节,你自己去想。


  ”我刚坐下,苏茜就在我耳边说。


   我看到她的脸上泛起潮红,很诱人,但是我现在又不敢再造次了。


  “嫂子放心。


  ”我说道。


  “那好,你……你回去吧。


  ”苏茜看向我的眼神有些闪烁,咬着性感的红唇说道。


  我惊讶说道:“啊?这就回去?”苏茜听完我的话,脸上更红了。


  “怎么你不回去还想让我帮你解决?”苏茜眼神中露出狡黠的神色,说道。


  “嫂子,你看我这还这么明显,根本就不想办事了的啊,这张总一看就知道。


  ”我看了一眼还头角峥嵘的地方,为难的说道。


  毕竟我这上来也没穿衣服,光着身子就直接来了,出去张建国看到一定会怀疑的。


  我看到苏茜听到我的话,脸顿时红透了,娇嗔着在我腰间细肉上掐了一把。


  “躺床上,快好了给我说一声。


  ”苏茜一脸妩媚的看着我说。


  听到她的话,我心里顿时激动起来,难道这是要给我……可是我想多了,当我躺在床上的时候,一只好似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握住那处。


  “嘶……好舒服……”我只感觉一股凉意袭来,但是我小腹中的邪火却变得异常旺盛起来!……足足十分钟过去,我还是没有想释放的感觉,倒是苏茜已经有些累了,从左手换到 右手,再从有右手换到左手。


   我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享受着苏茜给我的服侍……又过了几分钟,我看到她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有些于心不忍,也就不再贪图享受了。


  “嫂子,我……”我刚说到一半,苏茜手上的动作忽然快了很多。


  “啊!强子你……”苏茜忽然惊呼一声,带着怒意,但是更多的却是娇羞。


  刚才本来我就快释放了,但是苏茜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我一个没忍住,提前释放了出来。


  本来我就很强悍,现在又被苏茜这样的美人伺候,更是雄伟,一下子就爆发出浓烈的……因为实在突然,她的玉手上,胸前的柔软上,香肩上,嘴角上……都是我爱的结晶!我看着她这副模样,心里忽然产生前所未有占有她的欲望。


  她这副模样实在是太有视觉冲击了,让人欲罢不能。


  “你坏死了,跟你说了快好了告诉我……”苏茜抽出纸巾,擦拭着嘴角的结晶,幽怨的对我说。


  我嘿嘿一笑,说:“嫂子,我本来要说的,可是你技术太好了,忽然一下,我就没忍住。


  ”“哼,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苏茜一边擦,一边娇嗔着说。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她在擦拭嘴角结晶的时候,她竟然悄悄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咕咚一声,我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这特么是真的刺激……看着我又跃跃欲试的家伙,苏茜眼眸中顿时泛起春光,但是很快理智就战胜了她的渴望。


  “强子,你快出去吧,按照我说的办,要是张建国问你,你就说弄好了,都按照他说的办了。


  ”苏茜说着,眼神中有愠怒,但她克制的很好,不仔细看,并不会发现。


  “嫂子放心,我都听你的,只是……算了,嫂子你休息吧,我出去了。


  ”我点点头,对苏茜说道。


  其实我心里是有点舍不得的,要是张建国知道我一切都按照他说的做了,那我还能亲近苏茜吗?但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还是顺着苏茜的意思最好。


  我给苏茜摆摆手,示意她我离开了。


  而她则冲到浴室中,我开门之前就听见稀里哗啦的水声,想来是她怕张建国发现什么。


  我刚开门出去,张家国就急不可耐的问我说;“怎么样?成功了(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吗?”我装作有些害怕的样子,答道:“张总,成了。


  ” 特别是他这个年龄段的,那可当真是随时随地都鸡儿梆梆硬的阶段,号称能日天日地日空气的存在。


  以前啊,他这村里的野小子,除了两亩 瓜地啥也没有。


  很多事情连想一下都是奢侈,也没人正眼瞧过他,就 张大头这等条件,别说找人提亲了,连媒人的钱都付不起。


  更别提有哪家瞎了眼的姑娘能看得上他,没想到今儿个俺也时来运转了啊。


  哎!可她什么时候才能来,这会儿张大头可就真是等不及了。


  就算是等下将会发生的事,都感觉少了许多期待,他今天一大早就出来,又了一堆事情。


  又发生了这许多事,此时肚皮都开始作响,可是又舍不得回去找吃的。


  这若是自己刚走, 刘翠儿来了又不见人,那可就亏大发了。


  忽然隐约有几声狗叫声传来,张大头瞧了瞧,仔细一听可不就像是瓜地那边传过来的。


  顿时一急就从棚子边抽出一根 扁担,直接冲了出去。


  快步往自家瓜地里冲过去,正好远远看见远处有两条大狼狗你追我赶,嘴里发着呜呜地叫声。


  眼见就要冲进他家的瓜地里边, 这一惊非同小可,张大头可是把这两亩地里每根瓜苗子都当成心肝宝贝来呵护的,岂容这两畜生在这里乱糟蹋。


  哒!畜生,给我站住!张大头先声夺人,怒喝一声,果然引得两条大狼狗身形为之一滞。


  他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即就看到两条大狼狗的眼神在看到他后,仿佛是带着一丝儿轻蔑,居然又照样跑了过来。


  尼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狗眼看人低。


  张大头也看清楚了,这两货明显就是王富贵家养的看家狗,听说有狼的品种。


  虽然不知真假,但是看着的确唬人就是,平时他可是怕这两畜生到 不行


  可是今儿跟刘翠儿发生过这些事儿后,那种惧怕感就消减了许多,又发现自己真有超能力,底气儿自然不同。


  即使心里还有几分害怕,可是这两货敢进他的宝贝瓜地,他心里怒吼一声,“我跟你拼了。


  ”挥舞着扁担再次加速冲上去,那两狼狗正在西瓜上扑腾得正欢,冷不丁瞧见张大头的扁担立即就是一惊,顿时闪身退避,可是啊,已经急红眼了的他可是不怕这两货。


  直接就追上去当头一棍子下去,扁担敲在狗屁股后边,直疼得它连连怪叫,飞也似的蹿到六七米外。


  另一条则在另一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眼睛儿仿佛在说你张大头莫不是吃错药了,咱俩可是 村长家的狗,你想造反?然而张大头可不管不顾,身子轻灵地朝它 又是一棍当头敲下来,手中扁担化打狗棍,上下飞舞直撵得两条威风凛凛的大狼狗远远跑了出去。


  可是这俩狗也贼贱,一看他折返,居然又呜呜地跟了上来。


  嘿,你还不服了是吧!张大头肩扛扁担,刚刚那一副人狗大战可是彻底将气打出来,此时一条扁担在手天下我有的感觉透体而出。


  然而两条村长家的狼狗可不吃他这一套,敢在咱俩面前威风,就怼死你,把你的瓜给糟蹋完,看你敢找村长麻烦不。


  张大头向前两步,两条狗腾地跳出两米远,反复了几次,眼见这两货不依不找的样子,他也不由得有些泄气,只能往回走。


  刚回到瓜地,回头一看,嘿,两只 贱狗又跟回来了。


  这追又追不上,撵又撵不走,张大头可真有点怕这两只贱狗了。


  不是怕它俩狂性大发,而是怕对方真和自己磨上了,他也不可能24小时一直守在瓜地里。


  总得干其他活,吃饭睡觉吧,被这俩贱狗这么一记仇,等自己离开,被它们冲进来,到时回来可能黄花菜都凉了。


  张大头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向着两条狗威吓,可是人家只是白了他一眼。


  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不得已,他又抄起扁担冷不跳了出去。


  这下有效果了,两条狗一哄而散,他虽然速度快,可是人家四条腿的更快,一见张大头泄了气不追,俩货又是屁颠屁颠跑到他面前对峙。


  这下可把张大头给气得全身发抖,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这两畜生,去死吧。


  说着手中扁担化作一道幻影,随着他手中奋力一掷,那狼狗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招暗器,只听汪地一声惨叫,一张狗脸给戳个正中,顿时眼泪鼻涕横流。


  听那声音就知道有多惨,另一条吓得一蹦三尺高,张大头眼疾手快呼地一下冲上去。


  抡起老拳就砸将过去,一锤正中它的狗肚腩,又是一声汪的惨叫。


  这条狗飞出米许远,只疼得汪汪叫个不停。


  张大头这下狂性大发,可是不会顾忌什么,“敢惹老子,今儿个就杀了你们这俩条贱狗,吃个够。


  ”呜呜!两条狗一见他这副模样,哪儿还敢再怼他,只吓得一下蹿了出去,头也不回地跑了。


  张大头追出了数十米,这才冷静了下来,想想刚刚那神来的一掷。


  只感觉混身都透着得意,那扁担可不轻,居然一下就将这贱狗给扔中了。


  俺原来居然也有这样的身手,张大头一阵得意。


  然后忽然他一转身,就看到村子方向一个人影慢悠悠地往地这边方向走过来。


  他眼神儿尖,一眼就看清那不正是刘翠儿,只是你这不急不缓的是闹哪样,老子憋得裤叉都要被戳出个洞来了,张大头虽然焦急,可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当下连忙假意四周张望了下,然后就拿着扁担走回棚子中去。


  没过多大会儿,外边就传来了脚步声,坐床上腾地站起来。


  门口人影一闪,一个身影就钻了进来,可不正是他想得起劲的刘翠儿,她似乎特地换了身衣服,紧身的弹力裤,交那腿那臀给勾勒得跟要爆也似的。


  “翠儿婶,你怎么来得那么慢啊……”张大头语气里一阵幽怨,两只大手搓来搓去。


  刘翠儿媚眼一挑,“瞧你这小样,到底玩不玩啊。


  ”“要玩!要玩……”张大头一把过来将她给抱住。


  然而刘翠儿这会儿倒是不急了,身子轻轻往外一挣,道:“别急别急,我是暂时让那口子看店的,这会还要回去呢。


  ”刘翠儿这话可把张大头给听得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却是哪里肯依,两只手一下就摸在弹力裤上,弹力裤包裹着的方圆之地充满了弹性,手感又是另一番滋味。


  “翠儿婶,你答应了的啊,我要的时候不多,就一会就好啦。


  ”张大头将她的身子往怀里直按,恨不得正个给摁进自己身体里边。


  可是这事情毕竟要两人配合,刘翠儿可是村长夫人,当下端起本村第一夫人的架子来:“怎么着,小犊子,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吗?”张大头苦着脸,“ 婶儿,你就行行好,要不我就蹭一下,先让我过一下瘾呗!”眼见他死皮赖脸的样子,刘翠儿依旧扳着脸,“说了不行就不行,那我家那口子可不能等人,不然等下回去又有得吵。


  ” 说着,她又补充了一下:“他不是干鱼塘(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嘛,晚上他会到那去吃酒,到时你再过来,随你怎么玩都行。


  ”瞄了张大头的裤档一下,刘翠儿会心地一笑。


  在这熟悉的眼神下,张大头顿时就放心多了,只要这婆娘心里还想着俺这宝贝,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想到这,张大头这才肯把手松开,可嘴里却是不舍地道:”翠儿婶,那你用嘴儿再帮我一下呗。


  “这会刘翠儿白了他一眼,却也是不急着走了,她往后看了看将门关紧了,然后一转身就蹲了下去。


  有了之前的经验,她倒是熟练地将其解放了出来,然后开始了。


  张大头倒吸了一口气,就像是被水管牢牢地吸住不放。


  那滋味儿,就好像是有蚂蚁要往里边钻一般,可劲的磨人.他低下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刘翠儿那张媚脸,心里却不由想着真做起那事儿来会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婶儿,俺这支罗卜比起村长怎么样?”刘翠儿白了他一眼,脑海里却是不由自主地拿来对比,想到那条小笋尖。


  这两者完全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想到这野小子别的不行,倒是长了这么一根得天独厚的宝贝。


  这样也好,瞧他那挫样也找不到媳妇儿,以后就给自己秘密小情人好了,比起玩具来,这可是会动的超级尺寸。


  这一口闷不大会功夫,刘翠儿擦了擦嘴站起来。


  “好了,再不回去那老货可就要发飙了,晚上记得啊!”说着,她直接拉开门,最后撇了一眼小张大头。


  然后背影就消失了,只空留下小棚子里的一股子好闻的气味。


  ……入夜,村里虫鸣蛙叫,满天星斗。


  张大头一个人出了自己的破屋,刚刚飞快扒了两碗剩饭,他就迫不及待地出门了。


  想着这会儿王富贵应该已经出门了吧,他脚步轻灵地往小卖部走去,这夜路从小走到大,不过今晚看起来虽然没有月光,可是看路却也是清得很,一点障碍也没有。


  路过隔壁老王头家时,还能听到一阵细腻的娇喘声。


  等走了过去,张大头才反应过来,顿时心头一阵火热。


  没想到老王头都一把年纪了,这刚入夜就玩儿起来,他不由想入非非。


  到了小卖部的外边,张大头探头仔细听了一下,见没有动静。


  当即壮着胆子喊了声“村长,村长在家吗?”心里却是有些七上八下的,这万一王富贵真在家,说不得又要费一番口舌,今晚的好事儿,又要多磨啦。


  好在,过了半响,也没有听到人回答。


  他心里一下踏实了许多,当下装作平常的样子走进了小卖部,里边电灯亮着,却没有见到人。


  张大头又喊了句“村长,婶儿?”可是屋里静悄悄,还是没有回应,张大头这下可就有些急了。


  直接就往后边走去,刚刚转到后边,迎面就看到刘翠儿提着裙脚就从洗澡的地方出来。


  “兔崽子,叫春呢你?”只见她发际还有些湿润,脸上红通通又白又细腻,看起来就像能掐出水来的一样。


  那胸前更有两颗黑点顶起,还隐约还能看到一抹雪白。


  张大头口水都要快吞不完了,连忙下意识问:“婶儿,村长呢?”“他啊,在后边呢。


  ”这一句话,张大头就吓得心头一跳,眼睛连忙往四周望去。


  却是一下就装起老实来,然而扑嗤一声,刘翠儿就捂着嘴笑出声来。


  随着笑声,她胸前那两团在裙子里荡来荡去,看起来就像是装满水的气球在里边翻滚着。


  这婆娘,是在玩我!张大头一下就反应过来,顿时恼得一把伸手就按在她胸前。


  入手柔软无骨,又滑又大,跟白天相比又是另外一翻感受。


  一股芳香扑鼻而来,她的身下还残留着香皂的味道,同时皮肤还湿润润的。


  嘴唇儿还反着光,饱满而娇嫩,让人忍不住想吃上去。


  张大头心里跟明镜也似的,”翠儿婶,你是想就在这儿办事,还是到里边去?“说话的这功夫,他的两只手已经忙碌起来,一前一后将她给擒住。


  刘翠儿颤声道:“要死啊,当然是里边,快点儿,咱可以玩久一点。


  ”张大头一听,这话在事,顿时心花怒放。


  这一兴奋之下,直接一矮身,就将她扛在了肩膀上,就像是扛化肥一般把这软弱无骨的身子给扛进了里间。


  两团高耸的圆弹就跷在他眼前,隔着裤子都能感受到那浑圆饱满之处肉感是有多厚。


  他心里一阵激荡,手老不客气地啪一下打在上面。


  只打得那高耸之处一阵乱颤,入手之处充满弹性,让人根本停不下来。


  不由得,张大头手上不停,又是拍又是掐。


  好不容易进了里边屋,张大头将她放了下来,刘翠儿刚才在他身上摸着他那后背,只感觉混身都是硬绑绑,皮实得很,还能看到他倒三角的肌肉。


  只是单单这么一项,就将她心都快征服了,那王富贵早就年老色衰,这些年整天喝着小酒,身体都快跟老头儿也似的,可把她给气得。


  如今跟张大头这一对比,心里就喜得跟吃了糖一般,她用手指了一下张大头的帐篷,指着它道:“今儿个可就要到你卖力了,千万不要让婶儿失望,不然就用剪刀把你给咔嚓了。


  ”看着她那咬着牙齿说话地表情,张大头不由联想起这画面来,不由打了个哆嗦。


  这婆娘不会真这么狠吧?若是这样,自己不知真行不行啊。


  虽然平时感觉石头都能捅穿,可是毕竟是头一回上战场,心里头没谱是正常的,他捂着前头胡思乱想,等下要怎么卖力伺候村长夫人。


  刘翠儿却一把抓住他,直接往侧房拉去,这一进去他就顿时为之一愣。


  这里只有一张不大的床,蚊帐是粉的,床单也是粉的,床头墙壁四周还贴着各种年轻明星的海报。


  床上叠得整整齐齐,看样子很明显是王梅梅的房间,这婆娘居然带自己到她女儿房间来干这种事。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